恐怖鬼故事短篇一百字5篇

本文5个恐怖鬼故事短篇一百字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短篇500字、恐怖惊悚短篇鬼故事短篇恐怖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恐怖鬼故事短篇一百字第一篇-一个诡异小故事

吕双家有块萝卜地,萝卜个个儿长得又大又红。全靠吕双的爸妈勤快,侍弄得精心。眼瞅着到了收获的季节,却没人去收了,萝卜们寂寞地待在地里,顶着翠绿翠绿的缨子,过了一天又一天。

因为吕双的爸爸和妈妈要离婚了,确切地说,是吕双的爸爸有了外遇,那个女人比吕双的妈妈年轻漂亮。吕双很难过,她想尽办法试图帮助妈妈挽回爸爸的心,可都无济于事。爸爸仿佛吃了秤砣的甲鱼,铁了心打算跟那个女人过一辈子。

吕双搞不清楚爸爸为什么变得如此冷漠,原来的爸爸非常疼爱自己的,可现在无论她如何哭求,爸爸都不理不睬,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流着泪收拾了东西离开这个家。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妈妈没有办法带她一起走,临走时娘俩儿哭得一塌糊涂,妈妈舍不得吕双,她更舍不得妈妈。

吕双的妈妈前脚离开家,那个女人后脚就搬了进来。她非常懒惰,每天除了描眉画眼什么也不干,做饭洗衣服等家务活儿全都指使吕双来做。吕双的爸爸似乎有些畏惧她,也不敢说什么。吕双越来越想念妈妈,有一天放学后,她没有回家。

“死丫头,不知跑去哪里玩儿了,连饭都不做!”那个女人恨恨地骂道。天黑下来,吕双的爸爸有点担心,就出去寻找。听人说好象看到她朝着自家萝卜地的方向去了。

吕双的爸爸提着灯笼来萝卜地却不见吕双的踪影儿,萝卜地里绝大多数萝卜已经打蔫腐烂了,可是唯独还有一棵还精神抖擞地挺立在地中央,茂盛的叶子象迎风招展的绿色旗帜,微露地表的小半截红皮鲜艳欲滴,着实可爱。

他顺手将其拔了出来,打算回家熬汤喝,却听见萝卜说话了:“爸爸,爸爸,好疼啊,你不要扯着我的头发好吗?”低下头再看,萝卜变成了女儿的头,绿色的萝卜缨子变成了黑色的头发!

他鬼叫一声,扔了萝卜就跑,还听到女儿的声音在后面凄惨地叫着:“爸爸,你不要我了吗?带我一起回家呀,我还要给后妈做饭呢!”

魂不附体地跑回家,见女人两眼直勾勾地望着锅里,原来吕双的头正在锅里煮着,随着滚开的水花上下浮动。男人再也受不了刺激了,大吼一声:“你杀了我女儿!”操起菜刀疯了似的向女人砍去,女人不躲不闪,头被砍掉了,也落到了锅里。

吕双的爸爸最终被警察带走了,那块萝卜地再也没有人敢去播种。

恐怖鬼故事短篇一百字第二篇-外婆家床下的呼吸声

小时候李明就和自己的外婆住在一起,但是自李明懂事起,就知道一件事。

这件事就是在外婆家里面有一张床,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在那张床上睡觉,更加奇怪的是没有人可以在那张床上睡着,无论是谁都没有例外。这件事说起来也奇怪,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由于对于长辈的尊敬,李明的父母和舅舅都没有问过自己的外婆有关那张床的事。

村里的人都说外婆是一个好人,心地善良,对人非常好,从来没有和别人吵架也没有想过去害别人。所以小时候李明在外婆家的生活是快乐的,是无忧无虑的。在李明心中外婆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长辈,与人和善更与己和善,所以外婆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但是,外婆的一个习惯却让李明从小记忆犹新,就是家里的那张床,李明记得很清楚,外婆对于那张床的重视有的时候超过了自己。

外婆家的那张床很大,足够两个人睡而且不显得拥挤。那张床是用木头打造的,床不高,但是小时候的李明由于个子不高却爬不上那张床,床上一年四季都铺着一张很白的床单,外婆很爱干净,过几天就会把床单卸下来洗,总是洗的很白。

有的时候李明和家里的人都感到奇怪,为什么外婆老是将那个床单洗的那么干净?但是没有人敢问,也就只有李明不懂事敢去问为什么?

这个时候外婆就会说衣服床单什么的要多洗洗,不要老是变得好脏才去洗。可是,没有人会相信这个。每个人都对外婆感到很奇怪,但又不敢明说。

就这样,李明随着岁月的流逝,开始逐渐的长大了。也长高了。在李明六岁生日那一天,李明真是很高兴啊。

那一天李明好多亲戚都来了,什么三大姑八大姨的一大堆,都是为了庆祝李明的生日,那一天李明收到了很多礼物,让他开心不已。

但是让他不开心的是爸爸妈妈并没有在场,只是在自己的外婆家搞了聚会,小李明有点不高兴。

李明的父母为什么不在现场呢?

那是因为他们在外面打工,没有时间回来,只是给李明买了一下礼物,所以小李明很不高兴。

可是由于许多礼物的诱惑,李明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不高兴了,因为长辈送的礼物让他玩得很开心。

就这样,那一天李明玩的很开心也很累,随着天色的变黑,李明感觉到很困,于是没有想很多,就迷迷糊糊的爬上了外婆的床,开始睡觉。

过了没有多久,就在他将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从床下传来一阵沉重的呼吸声,一呼一吸的还带着一种节奏,刚开始这种声音还比较微小。

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个呼吸声的声音开始逐渐增加越来越大,就好像……就好像是从床上的人发出的一样。

当时,李明吓的不敢睁开眼睛,只能紧闭着双眼不敢出声,生怕自己会被吃了。

可是,床下的呼吸声并没有停止,那个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一呼一吸的节奏就像是在敲打着李明的心脏,年幼的李明只感觉的到内心一阵不适,同时在整个房间里面都弥漫着一种诡异而又沉重的味道。

李明吓的只能等着外婆的到来,就这样静悄悄的耳边响着呼吸声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

当时的氛围对于李明来说就是度日如年啊,但是他还得艰难的等待着。

就这样,在黑夜中一个人蜷缩着静静的等待着光明的到来。

终于,一阵踏踏的脚步声逐渐从外面传来,只听见吱的一声,有人打开了房子的门,那这个人是谁呢?

又是一阵踏踏的脚步声走到了床前,打开了灯光,这个时候黑暗中装睡的李明从床上带着一种恐惧的心情,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对着自己微笑。

不是外婆又是谁呢!这个时候看到外婆的李明赶紧爬起来,钻入道外婆的怀中同时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外婆感到一阵奇怪,笑着说,我们的小李明怎么了,今天不是过生日吗?怎么还哭起来了?

如果她知道李明的遭遇就不会这莫说了。一个六岁的孩子刚刚经历的种种,就算是说破了天也没有人会相信的。

恐怖鬼故事短篇一百字第三篇-房子里有鬼

今天给大家说一个租房子有关的故事。也许真的有人会碰到类似的故事。

像我们这种年轻人出来工作都是居无定所的,总是去一个地方工作,就要在工作的地方租房子。但是租房子呢,也有很多讲究的,去外面工作的时候,家里的老人往往会叮嘱你很多事情,不知道你的家人是否也是如此。不是说价钱,而是说其他事情。

大家都知道每间屋子都会住着某些东西,特别是一些年份比较久的房子,又或者说建房子的这块地。虽然没有电影中“京城八十一号”那么出名,即使是我们平时居住的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房子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当然,有些事情是否会发生,那就得看你个人运气了。

阿明是我的大学同学,刚毕业出来工作的时候,他去了深圳那边工作,当然也是要找房子住,然而呢,越靠近市中心的房子肯定是很贵的啦,那时的刚出来的工资才两千不到,所以只能到城中村之类的地方找房子。后来他找到了一张贴告示,说有房出租,于是阿明就按照告示里留下的号码拨了过去,,房东告诉他说,房子还没租出去,而且这边环境都是比较安静的,租金也不贵,才四百多。房子是现在四楼的转角位置,这层楼总共有三个房间,虽然是单间,但是比阿明之前去看过的那些用隔板弄成的单间好多了。而且房子通风,阳光效果也好。虽然房龄有二十多年了,但丝毫阻止不了阿明想搬进来的心情。签完合约后,阿明就屁颠屁颠的搬行李进来住了。房子里只有一张床,梳妆台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所以还是需要阿明另外去添置很多东西的。

刚住进来的一两个星期内很正常,只是不知道楼上还有楼下的房客养了一只猫。大家都知道猫到发情的时候发出来的叫声就好像婴儿在哭一样,还时不时用爪子挠门。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但是,有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年轻人大部分都是属于夜猫一族,阿明也不例外,都是两三点才睡觉。那天晚上大概是凌晨一点左右,由于白天工作累了一天的原因,阿明玩了一下电脑就关灯睡觉了。刚躺下大概半个钟,还没入睡,就隐隐约约听到有水声在响。滴-滴-嗒-嗒-有可能是卫生间的水龙头没关好。但是阿明记得卫生间的水龙头是关得紧紧的,应该不会滴水。阿明起床开灯打算去卫生间看一下的时候,这滴水声就没有了,于是阿明就以为是自己白天工作太累了,产生了幻听。关了灯继续躺在床上了,过了几分钟,水声又传来了,而且那水声也来越大了,就像哗哗哗的流水声。阿明就纳闷了,难道是隔壁房的吗,但是明明那声音就是在自己的卫生间里传出来的,阿明觉得很不可思议。于是又起来看了一下,发现声音又没了。阿明索性不理了,直接闭眼睛睡觉了。

不久,阿明懵懵懂懂的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人在自家的卫生间洗头,隐约猜到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然而那女孩子叫阿明帮她拿毛巾,梦中的阿明潜意识就想过去看一下是谁。可是他怎么也起不来,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绑住了一样,动也不能动。突然这个时候好像有人在叫阿明的名字,但是这声音很陌生,应该不是认识的人,但是不认识的人怎么知道他的名字呢?正当阿明觉得奇怪的时候发现自己可以动了,所以就想站起来。正当阿明起来的那一刹那,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就摔倒了,于是就从梦中醒过来了,这次阿明再也睡不着了,因为他觉得这梦有可能是真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是清醒的。阿明躺在床上想打电话找朋友聊天,可惜大半夜的没人理睬他。到了差不多五六点,天快亮了,阿明又睡着了。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八点的闹钟。

到了上班的时间就得上班了,阿明没有多想,只当做是一个梦。反正偶尔也会做一下噩梦什么的,所以当做一个奇怪的梦而已。晚上下班回家,洗澡的时候发现了有两个奇怪的地方,阿明虽然不是个很细心的人,但这两个奇怪的地方很明显的就被发现了。阿明发现自己的洗脸盆有几根比较长的头发,这很明显不是之前的租客留下来的,而且每次租客退房之后都会有人过来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并且自己都住了两个星期了。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膝盖是淤黑的,就像磕碰到哪里一样,变得淤青了。就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梦,阿明开始有点害怕了,于是他就问隔壁的邻居,问这间房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住这里的,住了多久呀什么的。然后有个在这里住了七八年的房客跟他讲,大概四年前有一对情侣住过这间房子,本来两个人一直都是恩恩爱爱的过日子,结果不到一年的时间,男生为了工作经常不回家,一回家两个人就吵架,每次吵架都闹得整栋楼都可以听到。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有一天晚上凌晨四五点了,女生打电话给男生,哭着说你回不回来,你回不回来。男生在另一头说,在跟客户喝酒,完了就会回去。可是女生不停的问,你回不回来。男生不耐烦了,就挂掉了电话。后来女生大哭,哭了很久很久,也许有一个多钟,没有一个房客去叫那女生安静点,所以哭声一直有,到后来渐渐的没有声音了。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多,男生回家,却发现女生在卫生间里割腕自杀了。第二天,男生不知是觉得内疚还是像离开这个伤心之处,搬走了。一个月之后,很多房客都反映总是在夜里听到女生的哭声。所以陆陆续续有很多房客都搬走了,但有的房客由于房租便宜的原因,所以没有走。关于那个房间,房东一直没有租出去。就这样过了三四年,这件事情渐渐的平息了,哭声也很久没有听到了。房客也换了一批又一批,所以极少人知道这件事。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房东又决定把那个房间租出去。又刚好,阿明租了这房子。

恐怖鬼故事短篇一百字第四篇-疯小孩

01、跟踪者

邻座的人正捂住嘴窃窃私语,嘲笑着躲在桌子下面,正抱着桌子腿,瑟瑟发抖的蔚萌。

刚才我们正走在街上,蔚萌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猛地冲进了旁边一家餐厅,当我进去后,才发现她躲在了餐厅的桌子下。

我看了看四周,皱眉对她说:“快出来!别丢人了!”

蔚萌疯狂地摇了摇头,扯了扯我的黑裙子,小声问我:“他……他走了没?”“你说谁?”我突然被她搞得有些紧张。

她深吸几口气,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向窗外,什么异常都没发现时,才爬出来坐到位子上。

“你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我有些不解地问。

她余光还时不时地看向窗外,靠近我说:“最近我总觉得,我被人……啊!是他……”蔚萌指了指窗外,义躲到了桌子底下。我转头看去,顿时吓了一跳。玻璃外面紧紧贴着一张脏兮兮的脸,这张脸上还有一道不是很深的疤痕,头发因为长时间不洗,一缕缕粘着污物,而那双满是冻疮的手,正撑在玻璃上,瞪着眼睛往里面瞅着,一边看一边露出一口黄牙。

还未等我们反应过来,那个人已经跑到我们身边。他伸出手去拽蔚萌的胳膊,蔚萌吓得大叫:“赶走他!快!赶走他!”

我立刻冲过去,打掉男人的手,推他让他快点离开。男人本不想走,他一脸不舍地看着蔚萌,纠缠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一步一步地走了。

我低声问蔚萌:“他是乞丐吗?”蔚萌没有回答,只是颤抖着反问:“他……他走了吗!这次是不是真的走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皱眉问道。蔚萌狼狈地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头发散乱。她抱住自己的双臂,似乎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跟我说,她问,我是不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蔚萌是个孤儿,当年母亲生下她后大出血,没多久便不治身亡了。失去妻子的痛让她的父亲开始酗酒,而且一喝醉就打她。

年幼的蔚萌不懂为什么父亲不喜欢自己,她以为是自己不够乖不够聪明。于是,她很用功地学习,希望能改变父亲的态度。

初一那年的期末考试,蔚萌拿了全班第一名的试卷跑回家,想给父亲看时,正好看到主卧室里,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将父亲推倒在地,左手拿着亮晃晃的匕首,凶狠地一下又一下刺着父亲的胸口。喝醉的父亲挣扎着,但不一会儿就双腿绷直,没了动静。

惊吓过度的她本能地躲进了衣柜。年幼的她,就一直躲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不敢动,在衣柜的两扇门缝之间,看着外面倒在血泊中父亲的尸体……

最后不知是累了还是被吓晕了,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姨妈家了,以后她一直寄养在姨妈家,由于年幼,又受了心理伤害,从她口中根本得不到什么线索,警方只好按照普通的抢劫案草草了事,之后她都封口再也不提这件事

父亲被乞丐杀害,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于是从小到大,她看见乞丐便躲开

02、帮凶

“最近,我上学放学都感觉到有人在跟踪我!”蔚萌害怕地道,“我想……我想可能是他来了!他回来找我!他要杀掉我!”

“就在几天前,我在公交车上看到他了……他当时正在偷一个女人的项链……我不敢出声,本想立刻转开视线,可是……”蔚萌突然顿住了,猛地抓着我的手,“他抬头了!他看见我了!他长得和那天晚上,杀害我父亲的凶手一模一样!刚好车到站我就匆忙下了车,头也不敢回地跑了!”

“后来呢?”

她摇了摇头,咬着嘴唇说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一直跟着我,他肯定想杀掉我!他这么多年肯定都在找我!” 我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相信她,但见她如此害怕却又不得不信。她姨妈一家都出去旅游了,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你要不要去我那里?”

我自己租房住在外面,家里虽然不大,但还是能容下她的。她哭着抱住我,点了点头。

我租的房子在城边,一路上人都很少。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拉着蔚萌快步走着,只要穿过眼前这条小巷就到了。

巷子又黑又长,还未走过一半,突然,我们头顶的灯亮了,除了我们,巷子里竟然还有人,正是白天那个乞丐!他猛地跑到我们面前,气喘吁吁“阿巴阿巴”地叫着,像是要表达着什么,原来他是个哑巴。

“走开!你走开!”蔚萌躲到我身后,我拉着她拼命往前跑,边跑还边试图让她冷静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这个乞丐应该不会是当年的那个人。”

“不!”她瞪着发红的眼睛,“是他!他脸上那道伤疤,那是与我父亲打斗时,花瓶碎片割伤的!”

我正想让她不要太疑心,突然,那个乞丐如鬼魅般地拦在我们面前不远处!

他额头冒出了汗,带着污垢,在他脸上留下一道黑痕。我暗暗蹲下身在地上乱摸,在摸到一块砖头时紧紧地抓在手里!

乞丐举高自己的手,他手心里是一条类似项链的东西。

“他就是那个我在公交车上看到的男人!”蔚萌小声地对我说着,我紧张得脚像是灌了铅。他见我们没动,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我以为他是要出手了,手里的砖头朝着他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他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我与蔚萌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不知该怎么办。

“搬上楼吧!别让人看见!”蔚萌突然站起来,见四周没人,试图拖起地上的男人。本来是她害怕紧张,如今却换作是我。我双腿发软地靠近她,在另一边扛起了男人的肩膀——幸好我家是二楼。

“怎么办?”我看着地上的男人,颤声问着蔚萌,她的目光异常奇怪,连表情在窗外月光下,都诡异得让人害怕。

她声音很小,似乎在狞笑着说:“我看你还不死!”

恐怖鬼故事短篇一百字第五篇-停电以后

一些八零后可能还有一些印象,在小的时候,停电是经常发生的事情,特别是每到快要过年的时候,停电更是家常便饭。

据说是当时电不够用,所以要靠限电来维持用电。

后来电网几经改革,而且各种发电厂,发电设备也是越来越完善,断电的日子似乎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就算偶尔停一次,也是因为哪里的线路破损进行修复,而不是因为电不够用了。

张小七搬到这座新购买的二手老楼,算来已经有近三年的时间了,期间除了刚来那会儿乱接电线烧掉了总闸保险之外,就一直没有停过电。

小七的职业比较特殊,是一名网络恐怖小说写手,而且属于写了好多年都不火的那种。

其实像他这样的写手有很多,许多人都觉得写网络小说很赚钱,其实那只是寥寥无几的几个有人气有实力的大作家,其他大多数都只是在温饱线混日子。

每天小七的生活也比较单调,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之外,就是躲在房间里码字写网络小说故事。

他这样没有名气的写手,靠的是足够多的数量来赚取稿费只有写的多,才会赚的多,稍微偷懒一下,就很可能连饭都吃不上。

深秋季节天黑的比较晚,小七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了,可能是睡得太多了,也可能是白天睡觉就有这样的后遗症,一觉醒来小七觉得自己的脑子总是昏昏沉沉的,右眼一直跳个不停。

不是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嘛,难道有什么灾难要降临到自己身上?不过很快小七就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自己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整天猫在家里码字写故事,能会有什么灾难呢。

一大杯白开水放在一旁,再加上一包不定牌子的方便面,小七一天的创作生活就算是正是开始了。

他喜欢在晚上写东西,因为黑暗能够给他更多的创作灵感,只留下卧室里面一盏灯照明,其他的全部关掉,小七瞬间就被一片黑暗所包围。

“啪嗒!”一声轻微的响声过后,卧室里面的灯光瞬间黑了下来,电脑屏幕也是被一片黑暗所取代。

停电了!小七坐在黑暗的房间里沉默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拿起一旁的手机照明,开始在柜子里面翻找着,找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家里根本就没有买过蜡烛和手电筒。

手机的电量只剩下了不到百分之二十,还不知道这电什么时候才能够恢复,作为唯一的照明设备和通讯工具,这些点还要省着点用。

白天的时候已经睡了一整天了,此时小七已经没有了半点儿睡意,没有了电,大多数可以消遣娱乐的方式也就没有了。

他完全可以出去找一间酒吧喝喝酒,或者找个饭店好好的吃一顿,但是口袋里那瘪瘪的钱包,时刻都在提醒着他,今晚可以出去挥霍一下,但是从明天开始就要吃糠咽菜了。

趁着有时间还是给自己做点好吃的吧,一个人的生活就是这样,每天的饭菜都是能够对付就对付一下,很少能够正正经经的吃一顿。

小七的手艺还是挺不错的,家里的储备也很充足,因为他经常对付,所以这些蔬菜会被放置许久。

大概是懒惰太久了吧,小七很不喜欢动这些锅碗瓢盆,只是简单的给自己煮了一碗面,切上了一些肉丝。

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肚子早就饿的不行,很快一大碗面就被小七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供暖的日期还没有到,房间里显得很冷,每晚小七睡觉的时候,都要插好电热毯,可是今天停电了,电热毯也就失去了它的作用。

做好了充足的心里准备小七钻进了冰冷的被子里面,如同坠入了寒冰之中,冷的他全身发抖。

小七裹紧棉被,心里不停的安慰着自己,等到自己的体温将被窝捂暖了,就不会感觉冷了。

小七禁闭着双眼,躲在冰冷的被窝里,许久也没有睡觉,却想要上厕所。

小七无奈的从刚刚有些温度的被窝里面爬了出来。

他家的卫生间在屋子的里面,就算是白天不开灯里面也是一片昏暗,很不巧今天停电,手机放在了卧室里面没有带出来。

小七身上没有披着衣服,感觉很冷,懒得再回卧室,就借着朦胧的光芒,看着马桶的大概位置解决了。

解决完之后,感觉舒服了许多,小七回到了卧室脱下了披在身上的衣服,重新钻进被子里面。

可能是刚刚的余温还在,被窝里还是暖乎乎的,让小七很快就进去了梦想。

睡梦里小七又回到了乡下老家,感觉自己正睡在老家的火炕之上,老母亲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为自己准备着好吃的饭菜,自己甚至都能够闻到饭菜的香味儿。

闻着这股味道小七感觉刚刚吃饱的肚子又饿了起来,睁开双眼便向厨房走去。

才走了两步突然感觉到周围情况有些不对,原来是灯亮了,自己没有关掉开关,所以来电之后灯自己亮了起来。

小七来到了厨房,看到许久没有来的厨房里,到处都布满了灰尘,锅碗瓢盆被随意摆放着,但是有一碗比较新鲜的面汤却显得与这个脏乱的厨房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锅子里面也是干巴巴的布满了灰尘,可是小开清楚的记得昨晚自己有用过这口锅煮面呀!

小七的身子微微一震,披在身上的衣服便滑落下来,一股寒意瞬间袭来,看着地面上的衣服小七心里又是一惊。

因为这件衣服根本不是小七的,而是小七那去世已经有五年之久的老父亲的!

小七又想起自己刚才去卫生间的时候,明明是光着身子去的,结果身上又被人莫名其妙的披了一件外衣,衣服比较破旧但是很暖和。

难道是自己的老父亲他回来过?小七心中思索着。

第二天一早,小七便踏上了回老家的列车,他想要去给老父亲坟前上一炷香,顺便看看年迈的老母亲。

到家的时候,老母亲正在院子里看着小七的照片,没想到小七竟然真的回来了!

以上就是恐怖鬼故事短篇一百字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鬼故事短篇一百字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1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