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短篇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恐怖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有声惊悚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搞笑短故事、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睡前鬼故事给女友的短搞笑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一篇-女鬼小倩复仇记

故事要从三年前说起。

那是一个阴天的早晨,小倩感冒了去医院输液,在医院门口,有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一直盯着她,当时小倩也没怎么在意。后来,等小倩输完液回家,他还是在身后一直跟着,小倩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颤颤的心想"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抢劫?绑架?可我没得罪什么人啊!”正当小倩胡思乱想的时候,那男人一个箭步走上前,抓住小倩的衣服,厉声说道:“不准喊,喊就捅死你。”小倩此时整个人都被吓蒙了,那男人接着说:“我有一个生意需要一个人合伙去做,是个大生意,你做不做?!”那男人一直带着强劲的眼神盯着她,小倩心里更加害怕起来。胆颤的回答到:"什,什么生意?我不会做生意,我只是个小小的上班族。”那男人听话阴笑了两声,说道:“到了你就知道了!”小倩当时楞住了,正在她想这事情的时候,那男人的嘴脸更加狰狞了,厉声低吼“你不做也得做,事成之后不会亏待你的。”便捂着小倩的嘴,拉到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上,那男人对着司机说道;"三哥,开车,到手了”那男子听罢,嗯了一声,一加油门...

车子飞快的驶出了小倩熟悉的城市,在接近傍晚的时候,车子停了,停在了一栋别墅门前,男子把小倩拉下车,对她说道:“你别想跑,你要是跑了,我把你全家都给你绑了,让你全家不得安宁。”便拉着小倩走到一个带墨镜的男子身边,说了一句:“涛哥,人给你带来了”墨镜男说了句“恩,不错,很好,没问题吧!”

“涛哥你放心,没事的”墨镜男手摆了下,身后的手下拿着一个箱子过来,一手把箱子交给了那个狰狞的男人,那男人露出了奸笑!说了句:“涛哥真爽快,要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等墨镜男恩了一声之后,他飞快的消失在这豪华的别墅前,

来到别墅里,墨镜男对小倩说:“你以后就住这里了,我养着你,不许逃跑,报警,你知道后果的!”于是他把她拉到楼上的房间里,一阵疼痛之后小倩的眼睛湿了,眼泪打在床单上!男人满足的离开了房间!

小倩感觉到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太肮脏了,于是她拿着一把剪刀往自己手上猛的划了下去,大声喊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到了晚上,墨镜男回来后,看到满屋的鲜血,脸上又出现了一脸的无奈,哎,又死了一个!!说着打着电话,叫了一帮黑衣人,把小倩的尸体给埋了。

就在小倩死的第七天晚上,男子半夜起来去厕所,突然感觉身后一道凉风吹过,心里猛的一激灵!一转身,看到了一张冷冰冰的脸,正狰狞的看着他,男子吓坏了,想要喊救命,但为时已晚,一双无影子的手,瞬间到了男子的脖子上:“我说过,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报仇,你受死吧!”

只听咔嚓一声,男子倒在了地上。小倩消失在这个没有硝烟的城市!!

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二篇-死亡试卷

好不容易盼来了晚自习的铃声,李振华匆匆忙忙把桌子上的书本啊卷子什么的一股脑塞往书包里然后就拿上钥匙就走,也不管自己带的东西都是些什么。下午打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球,浑身都汗湿透了,他急着回去洗澡换衣服。

刚刚第三节晚自习在网上刷了一晚自习的鬼故事,他实在是太无聊了。虽然说黑板上一黑板的作业,然而他浑身都不舒服根本就不想做,全都下课十分钟匆匆抄完搞定。可是鬼故事看来看去都没一个吓人的,反倒是有几个弄得他都笑了起来。他简直无语,这还能叫鬼故事嘛?

一路自行车骑得飞快,很快就到了家。还好由于天色很晚了路上并没有什么人,他骑这么快倒也什么事都没有。不过一路上他却有好几次突然出现一种被人拉住了的感觉。可是放慢速度下来回头摸摸看看,却是一切正常什么情况都没有。难道是风吗?好像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诶。他挠挠头,不管不顾又继续骑车。

回到家赶紧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拿起衣服和沐浴露什么的就往厕所跑去。不过家里好像很安静啊,爸爸妈妈今天都加班还没回来吗?他有点诧异,不过随即释然,管那么多呢?反正会回来的,还是洗澡要紧。

一身汗得很不舒服,在厕所里愣是洗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十点钟的样子了。他突然想起来手机还放在书包里没有拿出来的,而且白天也玩得没电了,就想着赶紧充电去。

然而一拉开书包拉链,打开书包,

在台灯的照耀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白得晃人的试卷。

咦?学校里的卷子明明都是用的那种绿色的再生纸印刷的诶,怎么会有这种白卷子?他瞟了一眼,上面地题目全都空着,一个都没填。他回忆了一下,自己在清东西的时候好像没有把这个东西放进来吧?好像是的?他好像也记不太清了。不过还是给手机充电才是要紧的事情。

一番忙乱中把卷子全都弄出来丢在一边,好不容易算是找到了手机然后赶紧拿出充电器充电,看到了状态栏上那个电池图标在动他才放心。不过他没有注意到,以往的电池图标都是绿色的,而现在在充电的时候,里面却是红色条在走!

那种红色还不是一般的试卷上那样的红勾的颜色,而是那种触目惊心的放了很久的血一般的暗红色。

终于把最要紧的事情做完了,再从那一堆乱七八糟的试卷中翻出那张与众不同的白色空卷子,刚刚只是瞟了一眼,还没有仔细看的。

然而把它拿到眼前一看却是当即就吓了一跳。

第一题:“你觉得你什么时候会死?A现在 B一分钟后 C一天后”

这什么鬼题目?他暗骂了一声晦气,又继续看第二题,然而他更加无语了。

“你觉得你会以什么方式死去? A开膛破肚 B被缢窒息而亡 C过度惊吓血管破裂而亡”

看得他当即就要撕卷子,这不明摆着是诅咒嘛?而且这字……明显就是手写体呀!肯定是班上哪个同学的恶作剧,他这样想着。

“咚咚咚”然而此刻外面的大门响了起来。是爸爸妈妈回来了么?不过他们好像是带了钥匙出去的呀。他感到奇怪,不过还是转身出去开门。然而他身后,台灯光下,地上却是浮现了两个黑色的影子。

打开门,门外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什么情况?他四下环视,可是仍然没有见到一个人。那是谁敲的门?目光随意往下一瞥,却是看到了地上的一张折住了的白纸。

捻起来一打开,却是让他一阵愕然。

怎么又是一模一样的白色试卷?他随手就揉成一团扔到了门边的垃圾桶内。然后转身走回屋子里并关好门。

回到桌子前面,然而桌子上的情景却是让他愕然不已。那张白色的卷子,第一题的B选项和第二题的B选项竟然全都被血滴覆盖遮挡到了!这是什么鬼?自己没有受伤吧?他条件反射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什么问题都没有。卷子上的空一个都没有填,然而紧接着却是一滴血再度滴落下来,

滴落到了第三题的A选项上。

什么鬼?他抬头一看,却是看到天花板上莫名其妙垂下来一根带血的绳子,而且还不断有血珠继续沿着绳子落下来,然后在绳子底端积聚。

当时他就呆住了,自己家的天花板什么时候成这样了?

然而还在他发呆的气候,那绳子却是动了!只见那绳子迅速地下垂,下垂,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套住了他的脖颈。他反应过来就要挣扎,

可是却是来不及了。那绳子迅速吊住他然后开始上升,他不住地挣扎,可是并没有什么用。眼睛瞪得越来越大,脸也胀得越来越红,然后渐渐的挣扎越来越小,再没了声息。而桌上的那张卷子,此刻所有选项全都填满,然后卷子在桌上忽的就隐去了。

本故事所有人名地名机构名纯属虚构,如有和现实重合,纯属巧合。如有冒犯,还请见谅,谢谢。笔者留。

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三篇-纸钱

我家住在哈尔滨,这同所有中国城市一样,每到逢年过节总是要烧点纸钱祭奠先人。每到清明,鬼节,小年等节日,就要烧的更多。

去年年前我和爸爸去置办年货,从商场里出来已经临近八点,正赶上烧纸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在商场前的大十字路口烧纸。

那天风硬,有的人纸钱刚一放在地上解开塑料绳就被风吹的散落了几张,更有的人因为纸点不着,嘴里开始骂骂咧咧一些脏话,走近一点就听见是在骂那些死去的人不识好歹。

商场离我家挺远,坐公交车回家到家也将近九点了。我家小区前面的马路连着高速,车速挺快。所以在我家这边十字路口烧纸的人的纸钱吹乱的更多。

路过一个小卖部,爸爸说要去买包烟叫我等他。我看小卖部里面灯光昏暗,虽然外面很冷,但我还是没有进去。

爸爸进去大概一两分钟的时侯突然刮了一阵风,我的正对面那户人家的纸钱刚烧起来,风一下吧带着火星的纸钱吹的满天飞,如同火海。很多纸钱往我这边刮,其中有一小块碰到了我的眼睛,我下意识的往脚下的零星火焰上踩了几脚,有的一开始没灭,我怕那些火星燎到我的裤脚,新裤子要是燎出了窟窿,过年还怎么穿。

便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狠狠地踩灭它们。

那家人忙着扫回那些残纸碎片,看着慌乱踩着纸钱的我连忙制止,说是什么踩纸钱就是踩小鬼儿的手,叫我赶紧抬脚拖鞋道歉。大冷天的我哪肯听信他们一些陌生人的话脱鞋,正巧爸爸买完烟出来,我们便往家走。这时我突然想起姥姥说过的不能踩纸钱,姥姥说话一直是很可信的,但是踩都踩了,现在脱鞋也来不及了吧。路上我总是揉着眼睛,爸爸问我怎么了,我就说是迷了眼睛,他也没在意。

由于夜已经深了,通我家小区院里得有一条马路和几个并排的门洞,门洞走着近,所以我们打算从门洞里穿过去。

我们路过进入小区的第一个门洞的时候我往里扫了一眼,一个老妪样子的人拄着拐杖死盯着我们,我低头走过的时候用余光看见她拿起拐杖像我们这边狠狠地戳。

我吓得赶紧走的离父亲近点,路过第二个门洞的时候,那个老妪又出现了,只是她离我们更近了,我也更加看得清她的样子。目面无表情,头发上带着一条破旧的戴花的蓝色头巾。我们一直走的不慢,而且这次老妪是站在门洞中间,也就是说按常理计算,一个七八十岁的人是不可能跑的这么快的,况且还是冰天雪地的寒冬。

我揉了揉眼睛,不适和灼烧的感觉很强烈,我想兴许是吹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路过第三个门洞,也就是我们要直走进去穿过的地方。这个门洞里没有老妪,而是有一个看着挺小的孩子在地上捡什么东西的样子,门洞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显得他更加微小。我和爸爸走进门洞,前面就是自家的单元门,突然我听见一声:“为什么要踩我的手。”很清晰,声音很稚嫩,我感觉就是这个小孩子说的,但他却依旧蹲在地上不断的重复着捡东西的动作,就像一个机器人我已经吓得浑身发麻。

我拽着爸爸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男孩没有起身,依旧那样蹲着,时不时往前或后蹭几下。过了门洞,我问爸爸有没有看见和听见,爸爸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往后扔过去,我转头一看,那小孩就消失了,然后我只听我爸爸说了一句:“以后你自己回家从大路进来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家单元门前面的一段路上莫名出现了不少残破的纸钱。其实也没什么奇怪,但是但凡有一点经验的人都知道,烧纸钱都是要在三个门洞开外的那块十字路口烧的,假如是风吹的,也不会就精确的吹到我家门口这一块的地上,而其他地方一片纸屑都没有。

作者寄语:此故事绝对真实,发生在二零一四年的小年夜。

恐怖短篇鬼故事第四篇-风梢儿

听老人说,早年间北方有一种蛇叫风梢儿,剧毒无比,其毒液可穿石融金。这种蛇刚生出来是白色的,长得和小鳝苗差不多。爬出窝见光之后开始生硬鳞,接着周身变得黢黑光亮,黑铁一样。等这种蛇长过了秋天,就会御草而飞,秋后收麦的时候经常会有人远远的看见一根黑线压着麦芒飞,掀起来的风带起层层麦浪。此蛇若是长过百年,则头顶生冠,鸣声若雄鸡。山里人碰见都躲着走,好在此蛇生性驯良,有灵性不害人,人们也知道他的厉害,轻易不敢招惹他。

话说到有这么户人家,住在崂山脚下,家里是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孩子,小孩有七八岁,正是讨人嫌的年纪,寡妇每天让孩子上山区放羊,自己在家开个酱油铺子,卖点柴米油盐,勉强度日。

这年夏天,有一天孩子大清早上山放羊,找了片草肥的山坡,把羊赶上去,自己躺在一边松树下的一块大花岗石上打盹儿。过了晌午,小孩肚子饿了,从石头上翻下来,打开干粮布袋要吃饭。忽然眼角一斜,看见花岗石底下不起眼的一个洞里探出一个小蛇头来。小孩一眼就认出来,是田埂边上爬的那种最老实的菜花蛇。但怪的是这条菜花蛇倒不怕人,看见小孩在跟前还是探着头吐着信子。小孩讨嫌,从腰里抽出柴刀,那蛇看着他,还是探着头躲也不躲,小孩手起刀落,一下就把蛇头斩了下来,过了把刽子手砍头的瘾,又顺手把后半截淌着血没头的蛇身子从洞里拉出来,摔蛤蟆似的扔在一边。

过了不一会儿,小孩坐在一边正啃着干粮,看见洞里又探出个蛇头来,摆啊摆的冲着他吐信子,小孩还是手起刀落,将头斩断,拽出出后半截身子扔一边。又过了一会儿,眼看洞里又探出个头来,小孩还是手起刀落,斩断蛇头,身子抽出来扔一边。就这样蛇不断从洞里往出探头,小孩一只手拿着干粮啃,另一只拿着柴刀随手剁。

一直剁到小孩啃完了干粮,时辰过午了。打山顶上下来个老道大声喝止让小孩自己回头看看。小孩冷不丁转身一看,身后半截的蛇身子已经堆成一小垛了,渗出来的蛇血汇成一小股小溪似的往山下淌。小孩心里一下子害怕了,收起柴刀想赶羊群回去。这时候羊群突然不知道被什么惊了,四散奔逃,小孩回头一看,从刚才那块大花岗石下,爬出一条碗口粗的大风梢儿,黢黑铮亮,头昂着顶着个大冠子紫红紫红的,跟阵黑风似的,冲着羊群就来了。小孩哇的一声吓哭,站在那儿拔不动腿了。幸好有那老道在,抱起孩子就逃,边跑边回头看,那风梢儿蛇撵着羊群一只一只的活活咬死但不吃,心里明白这是来报仇的,便掐诀念咒,脚底生风把孩子送到了家。

到家见到孩子他娘,把事情怎么来怎么去跟他娘说了。寡妇听完一下子就急了,一个巴掌下去把儿子打得原地转了仨转。一边骂儿子不懂事,一边哭天抢地的求老道救救她儿子。老道让寡妇把牲口圈开了,杀一只猪崽,一只羊崽,在院子中间摆了供桌,连同鸡鸭一起供上。老道自己把孩子抱到厢屋里一口囤地瓜干的大缸里,用地瓜干把孩子埋起来,盖上缸盖,请了天师符封条贴上。一切妥当了,老道让寡妇把家里所有的门窗都打开,再跪到供桌前,上香磕头谢罪,老道也守在一边念着咒。

一直到太阳西落的时候,门外一阵腥风刮过,但见那条大风梢儿慢慢的从正门爬了进来,寡妇一眼瞅见蛇头那紫红紫红的大冠子,吓得跪倒不敢再抬头,而老道还是闭着眼平心静气的接着念咒。那蛇昂头吐着信子穿过供桌,绕过寡妇和老道,也没吃贡品也没咬人,直奔厢屋里的大缸去了。

这蛇爬进厢屋,整个身子盘起藏孩子的大缸,也没揭盖也没动封条,只是绕了三圈,就悄么声的爬出门,驾着一阵风走了。寡妇一看这蛇也没伤人,也把家里怎么着,以为孩子逃过了一劫,便连连拜谢老道。老道却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准备个布袋吧,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寡妇不知道老道为什么让自己准备布袋,进厢屋想唤孩子出来吧,叫了几声也没回应。寡妇把符咒封条撕了缸盖揭开,上手扒拉开地瓜干,发现地瓜干里埋着的只剩下孩子的一堆白骨了,原来是那风梢儿道行太深,老道根本服不住,它绕缸三圈已经隔空把孩子的骨血吸干了。鬼大爷

寡妇嚎啕大哭了一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最后果然也只能找了个布袋把孩子的尸骨拣出来,在后院埋下起了个小坟作罢。

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五篇-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我叫安乐乐,是个胆子不大却喜欢那些恐怖灵异事情的主,当然,喜欢归喜欢,我可从没想过去看见那些所谓的鬼的,不想英年早逝啊!!

夏天晚上总是很凉爽的,当然,如果没有蚊子会更舒服。呼,真是的,白天不能去吃饭吗!干嘛非要晚上去嘛,真是的。虽然我嘴上在抱怨,穿衣服的动作可一点没停下来。刚才接到好朋友电话,说为了感谢我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纯属玩伴而已)说要请我吃饭,当然,有吃的不吃白不吃。收拾完毕,就关着灯从小门往外摸索着,或许有人会问,这现成的大门不走,干嘛非走小门啊,因为妈妈不喜欢我晚上出门,说这社会太复杂,明摆着怕我被人骗啊!!所以,我只好黑灯瞎火的慢慢往外移动,终于明白瞎子的世界是如何的黑暗了,心里佩服啊……

终于在我第n次把自己那所谓的好朋友骂了n遍的时候,出来了,知道他在路上等,我就故意慢慢地,急死你,哼。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小害怕的,大晚上走在没人路过的小道上,连个路灯都木有,这让我那小心脏砰砰跳,算了,还是赶快找到他好了,要不然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被吓死。

拿出电话正准备和小建联系时,就看到前面路口,那车灯一闪一闪的,唉,不用猜就知道,前面那二货除了那丫的不会有别人,我撒起丫子往那跑,些路上白天走来走去的没感觉什么,这晚上阴森森的,照不住啊,还没跑到那,那丫的就在那吹口哨了,真恨不得上去踹两脚,我在这边累的要死,他还有心情调戏我?

上车之后,小建脸立刻贴了上来,说:“你旁边那妞是谁啊,不错哦。”说完还不忘冲旁边那空荡荡的位置抛几个媚眼。

我一懵:我旁边?漂亮妞?那丫的没看错吧?我明明自己一个人啊,我估摸着那丫的知道我胆子小,故意吓我来着,所以也没搭理他。

那丫在哪说了半天,看安乐乐不搭理她,也就闭上嘴巴。原以为,他的那个女朋友也会过来,没想到,就他自己过来的,到了地方才知道竟然是ktv,算了,来都来了,玩玩又如何?进去之后,发现里面人不少,男的女的都有,我认识的除了小建,也就那位小建的女朋友了,一晚上小建一直往我这跑,不断的和旁边的空气说话,我怒了,吓我也得有个度不是?

“小建。”我看着小建,总感觉,今天的他有些奇怪,似乎,他说的不像假话,可如果不是假的,又该如何解释?我旁边确实没人,难不成真见鬼了不成?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摇了摇头,说:“别玩了,你女朋友都生气了。”说完,小建努了努嘴,意思是好吧,显然不情愿,看着小建走了过去,心里终于舒服了些。

可小建没坐下一分钟,就跑出了包厢,我看着他跑出去,突然有种感觉,他,再也回不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我下意识的连忙追了出去,却看不到他的人了,我立刻打他电话,却只听到电话那边冰冷的机器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立刻回到包厢,多么希望,在我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回来了,可,在推开门之后,却还是失望了,里面的人玩他们的,也只有一两个过来问问,小建的事情,呵呵,也对,这些朋友只是利益上的朋友,算不得朋友……

我坐下,拿起酒灌下,心里莫名的感伤。虽然小建风流成性,却对自己很好,总感觉,小建这次不可能回来了,想到这,眼泪悄然落下,拿起酒一杯接着一杯,直到醉倒在沙发上。

第二天醒来,发现在家,头痛的要死,老妈红着眼睛看着我,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应该是关于小建的吧,我没有说话,我知道,老妈会说的。

“你那个朋友死了,而且,被人分尸,身上多处伤口,而且,舌头没了,”听完这些,虽然早有准备,却还是忍不住难过,也不由得害怕,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残忍?

“他的旁边还有俱女尸。”我一愣,妈妈又接着说:“而且,这女尸你也认识,那就是小慧。”

听完这些,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脑袋一片空白,小慧?呵呵,小慧?一个死了近一个月的女人?我想,我懂了,小建以前就和我说过他的众多玩伴里确实有一个叫小慧的,一个月前,因为小建玩腻了,要和小慧分手,小慧不愿意,就在小建开车的一瞬间冲到他的车前,小建来不及刹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慧死去,因为周围有人证明小慧是自己撞上去的,所以,小建没有坐牢,一个月过去了,没想到会是这样,怪不得,他会说,她旁边有一个美女,怪不得他的行为怪异,原来,不是他说谎吓她,而是,她的身边真的有一个女人吧,那个就是小慧吧……

我去了小建家里,看着那些东西,却看不到那张熟悉的脸庞。小建妈妈说,这件事,警察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更不明白,小慧的尸体为何会在小建的尸体旁,也许谁都不明白,可我却知道,小建是如何死去的,原来,风流,害得不只是别人,还有自己!

以上就是恐怖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