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鬼故事超短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小故事鬼故事超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鬼姐姐鬼故事短篇短鬼故事惊悚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小故事鬼故事超短第一篇-河边的稻草人

那是小时候我的爷爷奶奶离我家很远,爸爸每隔一个星期都会买些鱼称几斤肉,让我跟姐姐两人骑自行车送过去,我是我才6岁,姐姐8岁,每次都是姐姐载着我过去。

到了那爷爷奶都不在家,因为爷爷奶奶住的地方没什么人家,到处都是田地问不到人,我就跟姐姐一起去附近田里找,没找到,姐姐就说我们去南边田里找吧,然后我们姐妹俩就又骑着自行车往南边去了。

到了靠河旁边的一块田时,我跟姐姐看到一个老爷爷在那锄草,他穿着一身布衣,肩膀上打着一条毛巾,头上带着草帽,好笑的是那个草帽因为帽顶没有了,所以在早晨阳光的照耀下,头皮显得特别亮。

原来这位老爷爷是个光头,我跟姐姐哈哈笑了起来,后来我们终于找到了爷爷奶奶就一起往爷爷家回了,走到那边的时候那个爷爷已经不在了,只有一个稻草人站在那,穿得衣服跟那位老爷爷一样,也戴着草帽还有条毛巾搭在肩膀处。

我就跟奶奶说我们刚看见一个光头的爷爷在这锄草,刚刚没有稻草人呀怎么才一会就有了呀?而且跟爷爷身上穿得一模一样,奶奶立马脸色就变了,赶紧走过去对着河边的坟墓说:我俩孙女还小你别吓她们,她们有什么不好的行为你别跟她们计较,我替她们对你陪不是了。

然后爷爷奶奶就赶紧带着我们走了。到了家奶奶给我们姐妹俩一人煮了个鸡蛋在我们额头上滚了一圈然后让我们姐妹俩带回家放在枕头旁边第二天早上再吃了。

我问奶奶为什么?奶奶说防止我们被吓到。回家后我们告诉了爸妈,爸妈赶紧把鸡蛋放在我们的枕头旁边,太阳还没完全落下的时候就不许我跟姐姐出门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拨开鸡蛋靠着头放的一边蛋白都已经黑了,然后我妈就让我们姐妹俩吃了。

稍微长大后我爸爸对我说:宝贝,举头三尺有神明,长大后要堂堂正正做人,不要做利己损人的事,要保持那颗善良心到永远,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还有看见老弱病残者不得辱骂要尊老爱幼,看见残疾者不得取笑要帮助他们,心地好的人会有另一个善良的人来保护你的。

今年我27了,出社会这几年处的朋友有好也有坏,对我好一分的我回报十分对我使坏心眼算计我的我也不跟她们计较认清了就不再相处了,还有些不尊老爱幼喜欢取笑残疾人的,这种人被我看到一次,我就不会再与之相处了。

因为我相信恶人自有恶人磨,爸爸说的很对虽然朋友算计我,但是老天却给了我一个疼我,懂我,保护我的老公,让那些算计我的坏人不敢再放肆。最重要的是他品德好,从不取笑残疾人,坐公交知道让位给年长者,看见行乞者从不给予脸色会拿钱给他们。不像我所处的那些女孩子看见我给行乞者钱不是骂我笨说我假仙就是笑我太好骗。

小故事鬼故事超短第二篇-超恐怖故事 妖精雪

每年的冬季,秦岭总有几场大雪。

头场雪总是在一个夜晚降临,纷纷扬扬的雪花,在人们温馨的梦中悄然降临。

对于山民来说,头场雪,意味着一个狩猎的季节的到来。

山腰小镇非常古老,环绕小镇的古城墙就是证明,虽然城墙只剩下断壁残垣。

小镇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普通意义上的乡镇,它只有九户人,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村庄,总共只有九户人家。小镇属于陕西佛坪县,由于这里是游客进入秦岭深处的最后一个栖息点,所以镇上有一间“山腰客栈”除了经营客栈外,还兼营餐饮。

头场雪降临的第一天,小客栈显的特别的喧闹,这里已经成为进山狩猎者聚集的地方。

此刻虽然已经过了晚膳的高峰期,但是在客栈里饮酒谈天的猎人们意犹未尽。每年头场雪停止的时候,就是灰毛兔、山羊、山鸡外出觅食的时候,那些没脑子的小家伙,总是要等到大雪封洞时才想到要储藏食品。

好狩猎的山民就聚集在这小客栈里,单等大雪一挺,马上进山捕猎。猎人都是附近山民,大家彼此也熟悉,所以,当两条汉子带着一身的雪花进入客栈时,立刻引来众人的目光。

这两条大汉身着冲锋服,登山靴,一看就是城里人,一个长高马大,斜挎一枝锯短了枪管的步枪,另一个生就一张刀巴脸,眼光与身上背着的双管猎枪枪管一样阴冷。

逮山鸡、捉野兔是冬天一种很比较温和的狩猎活动。大雪封山后,莽林一片雪原,雪地平坦如棉,动物的爪印特别清晰,只要在野兔经常出没的地方设下铁丝扣子就可以成功捕获猎物。所以山里猎人通常只带些铁丝夹、单刃刀,再牵上猎犬,没必要带大威力火器的。

看见这俩山外来客,客栈老板曾老五的脸色阴沉下来。

“没有酒了,菜也卖完了。”

“没事,我们自己带着吃的。给间房过夜就中。”其中一人笑了笑,也许,山民的不友好早在他意料之中。

这两人行李包很大,看上去,不但吃喝带足了,甚至还抗着新式帐篷。

按客人要求安排好房间,曾老五回到店堂,长长叹了一口气。

“各位,喝好就早点歇着吧。”老五对大伙说:“这躺进山小心点,见好就收,早些出山,千万不可招惹上雪妖精。”

“曾五爷,啥是雪妖精?”一个年轻猎人好奇地问。

“雪狼啊,只在雪天出现的灵物,惹着它们可不得了,它们嗅觉可灵,一旦谁伤了它们中谁,全部狼群就会倾巢而动,无论你躲到那个角落都能把你拖出来活吞了。”

“群居猛兽嘛,不都是这样的,为什么叫它妖精呢?”

“因为它能催动老天降下妖精雪。”

“妖精雪?是什么?”

曾五爷脸上出现惊恐的神色,闭上了嘴,任凭小伙子怎么追问,五爷再不肯开口。

那一年冬天总共只下了这一场雪,积雪不到一个星期就开始融化,雪融那天黄昏,那两个城里猎人出山了,回来时身上的行李包鼓鼓囔囔,一看便是满载而归。

曾老五一见两人走进客栈,吓得脸色苍白,连连摆手,说什么也不肯提供留宿。

那两人运气还不错,正好镇上有农用车要进城,两人搭便车连夜下山,天没亮就进了佛坪县城。

那夜佛坪,月光皎洁,星光灿烂。

第二天,佛坪县最好的旅店“金山酒店”的豪华客房发生一起离奇命案,两名来自河南的男性旅客,冻死在客房里。

客房似乎遭受了一场大雪袭击,床单、桌椅、沙发、地毯都被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暖空调完全不起作用,两条大汉被活活冻死在鸭绒被子里。

警察在死者行李中发现两具狼尸,厚厚的毛色,白如积雪。

消息传到山腰客栈时,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

“那就是妖精雪啊!”曾老五告诉客人说。

小故事鬼故事超短第三篇-人体出气筒

赵倩是个女孩,一直单身,原因是赵倩有点胖,长得也不是很漂亮,所以基本没有男生追他,但赵倩却一直渴望有一份美好的爱情,有一个疼她,爱她,时时刻刻为她着想的男友,所以,赵倩一直期待着。

赵倩是在一家公司上班,职务是文员,平常的工作也不忙,所以很多时候赵倩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做别的事,大部分情况,赵倩都会网购,有时候,也会在网上聊聊天,自然,都是和一些陌生的男生。

一次,赵倩在一个网络聊天室里聊天,无意间认识了一个陌生的网友,这个网友能说会道,更主要是和赵倩有共同的语言,赵倩于是加了个陌生的男性网友,一番聊天,赵倩得知网友名为汪超,在一家工厂上班,刚才和赵倩一聊之下,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虽然隔着屏幕,两人却聊的很开心,赵倩觉得自己似乎喜欢上对方了,但她毕竟是个女孩,怎么能主动说出这些话呢?所以赵倩什么也不说,她知道汪超肯定也对自己有好感,所以等待着汪超对自己表白。

两人这一聊就是大半年,这大半年里,由于两人不在一个城市,所以两人一直是网聊,或者是文字,或者是语音,从来没有过视频,因为赵倩怕视屏后,汪超嫌自己长得不漂亮,从而不再和自己聊天,当然,也就没有见过面,倒是汪超给她发来了不少自己的照片,或者是生活中的,或者是工作中的,照片中,汪超也不是一个很帅的男生,但是看着很老实,赵倩是一个传统的女生,本来就想的是要找个能结婚的,汪超这样,正好。汪超也要过几次赵倩的照片,说想看一看,但是赵倩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于是汪超也就没有再要过。

两人毕竟已经聊的时间够久了,正所谓日久生情,时间一长,赵倩很想见见汪超,虽然照片里已经见过好多次,但是毕竟不如现实看见的真实,但赵倩又不好意思主动提出,生怕汪超觉得自己轻浮,于是在一次聊天中假装给汪超倒苦水:

“嗨,汪超你知道吗,我最近很烦,干什么事都没有激情。”

赵倩假装说。

“怎么了你,是不是生病了,还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如果是生病了,你就去吃点药,赶紧让病好起来,如果是遇到不开心的事了,别烦,生活就是这样,有开心的就有不开心的,人生就像过山车,有起就有落嘛,你要看开。”

汪超急忙回复,自然,都是打字说的。

“哎,是工作中的事,我也就只能给你诉诉苦啦,跟你说,我其实来这公司不久,资历很浅,经常受老员工欺负,是出气筒,真希望在自己受气的时候也能有个出气筒让自己撒气,这样的我心情也能好点,不然我真怕憋得时间长了,会憋出病来。”

赵倩强忍着笑在屏幕前打字,其实赵倩的目的很单纯,她想让汪超体会到自己的良苦用心,然后主动提出来看自己,毕竟这里自己熟悉,假如汪超是个披着人皮的色狼的话,自己还能叫上朋友和同学,保护自己安全,要是自己去了他那,一方面,显得自己不庄重,另一方面,人身不安全。

“原来是这样啊,嗨,要我说,那都不是事,工作中难免有磕磕绊绊,不尽如意的地方,这都是很正常的,你像我,不也一样吗,虽然我在这个公司也算是个小领导,可是那又能怎样呢?大领导发话的时候,我不还得乖乖地听着吗?我都习惯了,还有你说的公司员工欺负你,那是你没有融入到他们的圈子,你得想办法给自己找些和他们的共同点,尽快融入进去,这样,你在公司就好弄了。这样吧,我觉得你心理状态现在不太好,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当你的出气筒,我过几天给你送出气筒去。”

汪超看了,急忙在网上安慰她。

赵倩看到,乐了,这小子不傻啊,她认为汪超读懂了自己的潜台词,明天就会来看自己,随后高兴地回复:

“真的啊,说过的话一定要算数,你是个大男人,更要说话算话,那我就等你的出气筒了。”

“没问题,到时候一定让你满意,毕竟,你是我最在乎的。”

汪超很快发来一个OK的表情,而且还说了这么一句从来都不会说出的话。

“恩恩,我也是,你也是我最在乎的……”

赵倩看到,红着脸也发了这一句发自肺腑的话语,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表白呢?赵倩感觉脸在发烫,好奇怪的感觉啊。

第二天,赵倩早早就起来了,精心梳妆打扮一番后来到公司等汪超的电话,她都计划好了,等汪超来了后,两人先吃顿浪漫的午餐,然后一起去游乐场,晚上看电影,至于晚上睡哪,到时候再说吧,这个汪超在网上挺正经的,会不会来了后变得不正经呢?赵倩想的脸都红了,要是他真的不正经了,那自己改怎么办呢?是接受还是拒绝?不过听闺蜜说过,似乎做那种事也挺有意思的……

结果赵倩左等右等,就是没等到汪超的电话,而是等到了一个快递的电话,说有赵倩的快递,让下楼取。

赵倩将快递拿到公司,很是奇怪,自己并没有网购什么,怎么会有快递?等赵倩拆开纸箱,一看,愣了,里面竟然是一个大大的垃圾桶。

怎么样,出气筒收到了吧,这是我为你特意准备的。恰好此时,汪超从网上发来信息,给赵倩说。

赵倩哭笑不得,又气又恼,汪超这个笨蛋,竟然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随后给汪超回复,一个垃圾桶也叫出气筒?你做梦呢?

真是的出气筒,不信你翻过来看看。汪超很快回复。

赵倩二话不说将桶底朝上翻过来,一看,大吃一惊:

桶底竟然有一张嘴,正呼哧呼哧的出气呢。

小故事鬼故事超短第四篇-夜见

李柏是一家郊区工厂的普工,三班倒不时加班,辛苦到也劳有所得;因为不定时的加班,他是骑车上下班的。

时间7:11pm

今天运气好,可以早早的下班,这立春刚过冬寒未消的,上中班也许还凑合,上晚班不裹严实点可得冷死不可。和同事打了招呼,托代替打卡,便骑着车子悠悠回家。工厂至李柏家不算太远,骑车也就20分钟左右,八点不到就可以到家了,那是走大马路,李柏为了早点到家看个节目,拐上了小道,小道这李柏并不常走,因为边上有个湖,四周又满是杂草,小道不到半米,隐约可见。为了看得见路李柏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向前方,车头一拐便拐进小道中。看不见的地方黑影重重,除却自身发出的声音,尽然听不到别的了,前方也看不到灯火,此时此刻就连今年刚满三十正值壮年的李柏,也不禁有些寒呼。李白不禁加快了脚程,这路并不很长,也许一会就看见灯火,很快就过去了。

“..嘭..嘭..嘭.....”的声音传来,最后还有似是球类滚动的声音。

李柏不禁皱眉,这黑漆漆的,难道也有抄近路的?随着不断前进,手机上不算明亮的光照在了一名孩童的身上,孩童面向湖的方向,侧对着李柏,手中捧着一白色的球。光照过孩童,孩童未发觉,用手拍着球,白色的球上好像有红色细线时隐时现,和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球。

“小孩,这么晚了,你父母咋让你一个人跑出来了?还在这黑乎乎的地方玩?看的见?快回家啊?!”李柏劝道。

孩童像是才发现李柏似的看了过来,却并不说话。小孩脸色有些青白,不知是营养不良还是生了什么重病,或是别的什么。脸虽白,但是眼珠子黝黑,有要把一切都吸进去的架势。李柏见小孩如此,不禁发愁,这可咋办?路不宽小孩挡在那,不好过;小孩可能反应迟钝,对外的反应总是慢吞吞的,早知还是走的大马路好,也许现在已经到家门口了。李柏又对着小孩说了几句,孩童仍是那般看?着他。李柏只好道“娃,我送你出这段路,这黑漆漆的,出去了你父母也好找到你,啊。”便要抱起孩童,手一触,一股冰凉的感觉,正要抱起,却扑了一个空,孩童仍然站在原地,李柏看不到自己那一半的手,手上还可以感觉到刺骨的冷,不由打了哆嗦,把手缩回来,手还在完好无损。

此时异变发生,从李柏身后冲来一道黑影,黑影手持看不甚清的利器,冲向孩童,一把掐住了孩童的脖颈,不过一分多钟孩童便断气了。整个过程中未发出一丝声音,李柏却从孩童被掐住的那刻听到了尖叫声,直到孩童断气。李柏被吓得傻呆呆的,不知所措,愣愣的看着。黑影像是看不到李柏一般,举起利器划开孩童的头与四肢,血流了满地,却不向着一个方向而是渐渐形成一个圆,没流到的地方,也被黑影从胳膊大腿中挤出,为了挤出血,四肢不免扭曲,忽略它的形态,样子像食物中的麻花。以躯干为中心,以血为图型,四肢和头压在边缘,围成一圈之时。黑影停止了动作,将利器插在一边,利器入土,那身躯,四肢和头便化为黑灰,与血融合在一起成为黑红黑红的稠状物,利器也化为一道黑光,射进那里面。这时黑影已经消失不见,李柏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心有余措四处张望,四周依旧静的除了他自己所发出的声音,没有任何声音。李柏脑子里闪过之前所见,勉强提起勇气望向躯体的地方,也许不能称之为躯体了,那处空无一物,地还是拿地,草还是那草,与李柏身边的并无差别。让李柏觉得是不是前几天工作太累,竟出现幻觉了,这也不是不可能,今天上班前出门的时候还遇见附近的小孩在一个人玩球呢,看他孤单,李柏还趁着时间还早和他玩了会儿。李柏打了个哈切,又四处望了望,返身坐上了自家‘坐骑’,接着晃悠悠的回家去。

出了小道看见马路上明晃晃的路灯,偶尔经过的车辆,李柏一颗心彻底安定下来。刚踏上马路,身后小道上传来“嘭..嘭..嘭...”的声音,可是李柏已经听不到了。

停了车,李柏迈上了自家单元楼,在楼口遇到了正要出门的林晓黑,两人是还不错的邻居,便聊了一阵,李柏此时才发现现在已是十一点多了,匆匆道别,回到家中。李柏靠在大门上不禁惊恐,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忆起那一幕,不禁全身发抖,疑是此中原因。李柏渐渐回神,狠狠地深呼了几口气,压下那疑惑不安,给自己到了被热牛奶,喝完便洗漱了倒床就睡。心里不停念着明天一早一定要买柱香上上各路神佛,迷迷糊糊睡过去。

时间11:00am

上完香,对着各路神佛念叨完的李柏正在电脑上看重播。突然困意连绵,招架不住,竟在桌边直接睡着了。睁开眼时,竟身处那小道上,抬眼向左望去,林晓黑举着手电正一步步走来,李柏低头他身边正是他的‘坐骑’。

小故事鬼故事超短第五篇-杀人手机

编者按:一个荒诞不经的噩梦居然成为血淋淋的现实,一部普通的手机也成了杀人的恶魔。其实这“恶魔”也许就住在我们心里。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这样的“恶魔”,那是人性的丑恶面,素来被我们用纯善压制,隐藏在灵魂最深处,但是可能也会因为某些事端一触即发。文章构思巧妙,情节环环相扣,是篇不错的悬疑小说,推荐共赏。

一、噩梦

汗水早已浸透了衣衫,模糊了他那疲惫至极的视线。他大口地喘着粗气,努力地把体内最后一丝力气也积聚起来,但是,笨重的双腿越发迈不开来。浑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但是他不得不继续奔跑,只要他一停下来,身后的那个恶魔就会追到自己,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时,黑蒙蒙的天空居然下起了雨,冰凉的雨水混合着汗水在他的脸上肆虐。带着咸味的汗水流进他的额上带血的伤口,刺得他生疼,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就像万千条爬虫一样让他浑身奇痒难忍。胸腔里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他快要把体能发挥到极限,就像运动员注射兴奋剂一样,将体内潜藏的体能也逼了出来,用来做这最后的一搏。

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如果稍有懈怠,那么他将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的麻痹的思想只是在想着一件事,就算把自己累死,也比落在恶魔手里强。

他用手抹了抹脸颊,继续在雨夜里奔逃。

前方终于有了一丝亮光,身后的恶魔不敢追过来,他就要得救了!强大的求生意志冲破体能极限让他不敢有丝毫放松。只要一踏入前方光明的区域,那么,身后的恶魔就永远也不会威胁到他。

他跑呀跑,手脚只是在机械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速度却越来越慢,甚至跌跌撞撞,似乎要跌倒在地。不过,前方的亮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触手可及。希望已经被他抓在手心了。

然而,却在这时,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身后的那个恶魔一直没有追上来?或者,他已经被摔在身后了?

不管了,他已经没有力气了,他在做最后的冲刺。这时,他一头栽倒在地,想重新站起来再跑,身体却像死去一般不再受他的控制。

雨水在这时却变得更大,哗啦啦地冲击着大地,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嘈杂声,也重重地击打着他那疲惫不堪的躯体,他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

身后还是浓浓的黑夜,和那黑夜里正向这里赶来的恶魔。

跑吧!他那死去的神经发出最后的讯号!

他紧咬牙齿,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走了几步又跌倒了,嘴巴里全是泥水,这次,他再也站不起来了。然而,他那沉重的步伐已经把他安稳地送到光明的区域。

他趴在泥泞不堪的地上,胸口一直剧烈地跳动着,嘴巴和鼻子正在大口地呼吸,全身一动也不动。安全了,这里安全了。

“你终于来了。”这时,他的耳旁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吓得他一屁股坐起来,回过头来,正是那个恶魔。

“你,你,你不是在我身后吗?”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并不在你的身后。”恶魔回道。

他快要崩溃了,原来他一直是在往恶魔怀里奔跑!

“你在等着我自投罗网?”他无力地问道。

“不是。我也不在你的前方。”恶魔安静地回道。

“那你到底在哪里?”

“我在一台手机里,我的生命存在于那部手机,并且受到手机主人的控制。”恶魔还是很平稳地说道。

“那关我什么事?你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因为,手机在你身上。”恶魔发出一生冷笑,然后就消失了。

以上就是小故事鬼故事超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小故事鬼故事超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5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