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寝室鬼故事短篇5篇

本文5个女生寝室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怖客短篇鬼故事哄女朋友睡觉的鬼故事短篇、吓女生的鬼故事短篇、讲给女朋友的鬼故事短的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女生寝室鬼故事短篇第一篇-异瞳

有一类人,他们天生就跟平常人要有所不同。他们的精神也要比正常人承受的更多。

因为他们的眼睛能看到平凡人所看不到的东西事物。有的时候,明明看到有鬼魂做坏事害人,自己却无能为力。

在它们的注视下,连一句最简单的提醒都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被害人盲目的直走,直至身体被卷入轮胎底部而死的那种内心的愧疚感。

吕青是一个大一的学生,她的人缘特别好,一到学校报道就很快跟其他报名生混熟了。

在她看来,大学生活的三年时间就是一次很好的社会实践,要好好把握住机会跟别人沟通才是王道。

学校里的学长学姐都非常好相处,这不,就有学姐准备带着她们去舍管阿姨那里报道了。

宿舍里教学楼的距离有点远,目测大约有1000多米。不要紧,相反返回宿舍休息的路程也足够锻炼身体了。

吕青跟着一班刚报道的新生并肩而走。

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位置,吕青发现了有一个形影单只的身影,不觉得来了兴趣。

“她也是新生?”望着她的身影,长发飘飘,应该是一个靓妹子,怎么大家都好像很排挤她的样子。

“你不知道啊?还新生什么,她是高我们一届的学姐,这学期读完后,她也可以准备毕业走人了,名叫华菲菲,但是大家给她起了一个称号叫异瞳。”

至于为什么被别人以异瞳称呼着,这个学姐倒是没再多说什么,表示没事的话也不要跟她走得太近,不然很容易沾上什么不好的东西。

大致上,吕青能了解学姐的意思,照学姐的话来说就是她的眼睛是两个颜色的,而且好像她说的话都有预知一样,一说到谁,谁一会就会出事。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远离她。

学姐还跟吕青讲,正常人的双通应该都是黑溜溜的颜色,在怎么说,一对的眼睛都是同一个颜色的。但是华菲菲学姐就不同。她眼睛一边是黑色,一边是红色。

所以平时没事的时候,她总是带着一副黑色眼睛,生怕走在路上吓到路人。

在她刚入校时,华菲菲其实也是一个挺受人欢迎的同学,但是自从她出了一次车祸,动手术换了整个眼珠子后,她的生活就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不说其他,就是在家里,她经常可以看到好多灵体在屋里来来回回的穿梭着,好像把自己的家当成了站台。

紧接着,她回到学校后,同学看到了她的眼睛都被吓了一跳。

跟华菲菲一起的是另外一个女孩子安,她倒是不介意华菲菲的眼睛,还成天跟她腻在一起。但当安从10层高的教学楼纵身跳下的瞬间,华菲菲就注定要被人用这种方式对待。

别人都觉得是因为华菲菲是个不详人,所以安才会死的。

她们都不知道,是因为安在宿舍里玩笔仙中途松开了笔,被请来的鬼魂缠上她,引诱她上来教学楼。华菲菲从舍友口中得知后,赶到教学楼上已经来不及了。

脚刚踩上了天台,安的精神恍恍惚惚,但是华菲菲却清楚的看到,站在安身边的那个女人是没有下巴的。

她望向刚到达天台的华菲菲,冷冷一笑,手一推,安便从10楼上直直的摔下去。

不少人怀疑是华菲菲杀死安的,连学校也一曾怀疑过,不过因为拿不出证据,后来警方也查实了是自杀的。

从那时起,华菲菲从此就是孤身一人,没有人愿意在跟她为伴,都排斥着她。

听完这些,吕青觉得华菲菲学姐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她觉得这种女孩子是不可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而且对方还是自己曾经的好姐妹,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很快到达了宿舍,吕青拐进宿舍去跟阿姨报道,而走在前头的华菲菲师姐却一直朝前走去,看来她的目的地不是宿舍楼。

安置好床铺后,吕青跟宿舍的几个姐妹们一起去食堂找吃的。华菲菲学姐刚好坐在自己的前面一台桌子。

其他的桌子都是人满为患,只有华菲菲的桌子就她一人。吕青鼓起勇气站起,吃饭中的姐妹们都停下了手上的食物,不解的望向她。

女生寝室鬼故事短篇第二篇-爸,妈,儿子错了!

我不知道这该不该说,但是想想还是可以说一下的,我听阿毛说起时并没有第一时间感到恐怖,而是深刻的体会到了父母的爱是多么伟大。

阿毛是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父母身体健康,没有什么大的病痛。所以他生活虽然不富裕,却也是甜蜜无比。

但是他却是很不安分,大罪没有,小错常犯,我们不止一次劝他收敛,但是他似乎听不进去。

几年前,终是因为和人合伙偷厂里的铁来卖,被抓了,那东西本不值几个钱,但是据说偷了上万斤,是别人去偷来卖给他,再由他转手,不巧的是那合伙人被逮个正着,在警察的审问下把他供了出来,他被抓的时候还在睡大觉,被带到警局才完全清醒。警察在他家库房里搜出了成山的铁,证据确凿,后来被判了三年。

他父母只有他一个儿子,有几个女儿,但是不在身边。在听闻儿子被抓了,老母亲哭得老泪纵横,差不多晕死过去。在老人的概念里,进去了怕是就出不来了。

他父亲却是很冷静,只是找出了那多年不抽的旱烟袋,一袋接着一袋的抽。

他母亲在他入狱后一听可以探望时,迫不及待的拉着老头子要往监狱跑,但是老头子坚决不去,大骂道,“我老张头没有这样的儿子。”

最后赖不过,老母亲只得自己去了。

可是回来后,却见老头子一病不起,精神恍惚,没过几天就去世了。临死前我们一群年轻人都在身边,老头子最后还在骂,“这忤逆子,不孝啊。”

丧事办的很简单,请了几个道士做了几场法事就抬上山埋了。

阿毛听闻后在监狱里哭得死去活来,多番申请出来奔丧也被拒绝了。

老头子死后,就剩下他老母亲一人守着一栋空房子,儿媳妇在他进去后就带着儿子回了娘家。

几个女儿也偶尔来探望一下,但都是住个两三天就离开了,毕竟都有了自己的家庭。

我也去探望过几次,每次去都只见空荡荡的院子里,那老人坐在台阶下,看着这不宽的院坝发呆,说不出的孤寂。

老人每个月都会去看阿毛,有好几次都是我陪着,娘两隔着厚厚的玻璃窗,拿着电话,每次老母亲都泪花滚滚。我在一旁也看得心酸,直到探望时间结束,老人才放下电话,看着儿子日渐消瘦的背影被狱警带着离开,兀自的抹眼泪。

一次我路过他家门口,伯母站在院门口,见了我就问道,“阿全呐,阿毛不是今天出来吗?怎么还不回来啊?”

我想是伯母记错了日期,就给她解释了一下,说还有一年呢。

伯母却是哦了一声,又道,“我昨晚梦到他爸了,说是让我快过去,别等那逆子了,你说这谁不会犯个错儿啊,这老头子也太固执了。”

农村人多少都是有些迷信的,总相信梦是灵魂托梦的。

我听了,也只得劝道,“伯母,阿毛就快出来了,等他出来了。改过了,您再给伯父上香告诉他阿毛改正了。他老人家也就安心了!”

老人却是摇摇头,说,“我怕是等不到他出来了,最近这几晚上呐,他爸总催促我快过去。唉!”

我这一听,心想老人可能是太孤单了,就打电话给阿毛的姐姐,让她们来陪陪老人家。

我也会经常去看看,可后来由于生活所迫,我不得不出远门挣钱养家。

他进去的二年初秋,我正在外地工作,却接到了他母亲去世的消息,当时不知怎的,眼泪不自觉的掉,我和阿毛是发小,伯母对我们很好,就像我也是她的儿子,每次去他们家总是会给我好多好多好吃的。

伯母是因为焦虑,高血压引起的脑冲血去世的,说是她坐在院坝里乘凉,一起身,血压一冲,倒在地上就再没起来,还好当时她女儿在的,可是送到医院时已经晚了。

我不知道阿毛该有多后悔,可我这局外人都为他悲哀,一次错误,挽不回的是父母的生命,在最后一刻自己都不能在身边陪伴,甚至连丧事也不能看一眼。

我在第二天就赶回了老家,我想我该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就算不看在和阿毛的关系,也该对伯母做点什么。

我刚到他们家,同村的人就说让我去监狱一趟,通知阿毛。我也没迟疑,也不顾长途的劳顿,当天下午就赶到了他在的监狱。

阿毛听了母亲去世的消息,当时就失声痛苦出来,大叫老天无眼。我也没多说,只让他赶快申请出来。于是当天连夜赶了回去。

女生寝室鬼故事短篇第三篇-迷狸鬼故事之夜半歌声

我看着漫天飞舞的红色花瓣,看着躺在血泊里的她,我心里一阵开心:他是我的了!明天我们就结婚,以后他永远都是我的了!

第二天婚礼如期举行,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却不想在和他一起登上红地毯铺着的台阶时,脚下一滑,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我觉得脑袋里少了什么,除了老公,我谁都不记得了,他们都说是我的谁谁谁,我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结婚后的生活滋润而惬意,他是个好丈夫,每天工作到深夜只为了买一套房子,这个小院子终究不能算一个家,就连厕所都是在大门口的一个小黑屋子。在我们结婚的第六天,发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情。那天我去上厕所,就在我准备提裤子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歌声,一个女人的歌声:“妈妈看好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我的头发瞬间炸了起来,也不管冲没冲厕所连门都没锁就直接冲到我的屋子摔上门躲进被子瑟瑟发抖。过了一会儿歌声渐渐远去,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被子,并且那只手将手背放在了我的手心,那只手凉凉的没有一丝温度,出于恐惧加好奇的心理我在被窝里用另一只手按下了手机的电源键。“啊!!!”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一只手!我看到一只鲜血淋漓并且还在渗出丝丝鲜血的手!我一个驴打滚就翻身下床,脑袋在床沿“咚”的一声好悬没晕过去。

揉揉脑袋站起来,定眼看去,床上只有卷起来的被子和我那绣花枕头,什么都没了。“?!”难道我眼花了?不对,肯定不是这样,因为那个女人还在唱歌!我在房间角落瑟瑟发抖,那声音无孔不入,即便我使劲捂住耳朵也无济于事。“但愿你抚摸的女人正在腐~~~烂,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我越来越害怕了,老公今天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如果他在我身边就好了,呜呜呜……

我开始哭,虽然我知道这没什么用,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掉。透过模糊的视角,我看到那边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人!从影子来看那是一个女人,穿着类似旗袍的衣服,长长的头发,活脱脱就是一个“贞子”。她慢慢的站起来,长发及腰,略低头,向我慢慢的看过来!我不敢再待下去,立刻起身跑出门,冲出小巷来到大街上。

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街道两旁店铺都关门了,只有昏黄的路灯散发着柔和而温暖的光线。我一个人光着脚,现在街上不知道怎么办。这时候耳边又响起那恐怖的歌声:“嫁衣是红色,毒药是白色~~”在夜空传的很远,很远。

我躲在一个路灯底下,靠着路灯哭泣着。却没看到一个正在向我靠近的人影。他走到我身前,蹲下来放下手中的公文包,摸摸我的脑袋:“老婆?你怎么了老婆?”我抬起头,直接抱着他哭起来:“老公,有鬼啊,救我。呜呜呜。”我扑在老公怀里哭泣着。“老婆,不哭不哭,乖,老公在这里呢。”他摸着我的脑袋,就那么任由我抱着他,直到我在他怀里睡过去……

第二天晚上老公怕我又一次被吓到特意陪我在家里看电视,却不想半夜的时候他突然肚子饿去买夜宵,我只好一个人在房间看电视。百无聊赖的我看一些无聊的肥皂剧等着老公带好吃的回来。中间插播广告的时候有一个广告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个女人穿着红裙子在跳舞,漫天的红色花瓣如同红色的雪花一般飞舞在她身体周围。这时候电视机里突然传出一个声音:“妈妈看好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我大叫一声猛的拔掉了电视机的电源,那画面还在播放!!

“老婆,老婆我回来了,快开门啊!”老公的声音传过来,那画面一闪而逝,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歌声也戛然而止。我又出门,打开大门。老公提着一堆好吃的进来了。我的眼泪又一次上来了。

“老婆你看你哭什么嘛,哭丑了不漂亮了。”老公在我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拉着我进了屋。

等我们吃完东西已经是夜里两点了,老公打了个呵欠拉着我就睡觉。一会会就穿出来老公打呼噜的声音。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翻来覆去睡不着,过了一会我快睡着的时候听到老公的声音:“老婆,开门啊!我回来啦!”声音……是从院子门那里传过来的,那我身边的是……

这时候我老公一把从身后抱住了我:“老婆,别出去,我也听到了。”他的身体在瑟瑟发抖,他也害怕了。这时候好死不死的那首歌又开始唱:“但愿你抚摸的女人正在腐~~烂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这时候老公的手开始不老实,在我身上游走起来。不过每当他的指尖划过我的皮肤,那里就会变得刺痛不已。我的身体也没办法控制,根本动不了,只能任由他抚摸。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我赶紧掀开被窝:天啊,我的身体,怎么会……烂掉了?我的皮肤一块又一块的脱落,露出鲜红色的肌肉,肚子上更是恐怖的一个大口子,器官都掉了出来,摊在床上一块又一块。这时候我却不觉得疼了,看着老公起身,下床,开门,领着“我”走进来。

我看着他们依偎着,自己却动不了,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

漆黑的夜,我为了霸占那个男人,对她下了杀手。我明知道第二天就是他们大婚的日子,却还是残忍的杀了她,剥下她的皮披在自己身上变成了“她”,今天是她的头七,她,回来找我索命了。回忆浮现,终究小三还是没有好下场啊!我看着他们,慢慢的倒下,化为一摊血水……

女生寝室鬼故事短篇第四篇-买木偶招来邪物

不知什么时候,高飞的家旁多了一个做木偶的老人,这老人头发花白,看起来年龄已经很大了,但是却十分的健壮,高飞注意过这老人,做起木偶来一点也不含糊,三下五除二就能把一个圆柱形的木头雕刻成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偶。

正是因为老人高超的技术,所以很快就吸引了很多慕名前来人购买木偶。

有一天,高飞实在忍不住好奇心,也到了老人的摊子前。

“老人家,给我做个木偶呗!”

老人笑道:“好啊,小伙子,不知你想要个什么样的木偶呢?”

这下高飞有点纠结了,想了一会,高飞也笑看说:“那,就要个美女吧,像真的一样最好。”

高飞嘴上这么说,其实多带有开玩笑和戏弄的性质,他想看看老人是怎么能雕刻出一个像样的人偶。

也就是几分钟,老人就雕刻完成了,老人把雕刻好的木偶递给高飞,高飞仔细端详这木偶,仔细抚摸了一下,不由的啧啧称奇,这木偶真的是栩栩如生,尤其是木偶的面部,分明一个面色清秀美丽的女子,身体凹凸有致,摸起来竟然十分光滑。

“小伙子,看呆啦?”老人的话打断了高飞的思绪。

高飞挠了挠头:“没有没有。”说完,付给老人钱之后就快步回家了。

高飞把木偶放在了书架上,然后就忙工作了。

转眼就到夜晚,高飞已经累的精疲力尽,一下子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不知怎么的,高飞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睡在了一个装饰非常华丽的床上,高飞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身处的也不是自己的房间。

“夫君,你醒了?”一个声音吓了高飞一跳。

高飞这才注意到,旁边睡了一个身看古装的美丽女子,这女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是?”高飞疑惑的问道。

“夫君,你怎么能把我忘了呢?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啊。”女子故作伤心状。

高飞想了一想,这才想起,这女子跟自己带的木偶的面容有几分相似。

没等高飞多思考,这女子便一下搂住了高飞:“夫君,想什么呢?”

高飞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级。于是他一下子扑倒了这女子。

第二天,高飞睁开眼,他揉了揉太阳穴,感到异常的劳累。

高飞醒来才发现,昨天这一切都是做梦,他还是睡在自己原来的床上。

“哎”高飞叹了口气:“昨天的梦,好真实,像真的一样。要是这女的是真的就好了。”

可是,高飞没有想到,这一天晚上,他又梦见了这女子,在梦中又和女子缠绵起来。

高飞发现,他每天晚上都能梦见这女子,虽然高飞有点疑惑,也有点害怕,但是俗话说的好,色字头上一把刀,高飞已经乐在其中不能自拔。

但是渐渐的,高飞发现的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虽然睡了很长时间,但是每天早上起来都会感觉到身体异常酸痛,就像根本没睡一样,高飞也去医院看过,医院的检查是营养不良,叫他自己买一些补品,高飞听医生这么说,也就没有继续在意这件事。

又是一晚缠绵,高飞搂着这女子在床上聊天。

女子温柔的说道:“夫君,真想你一直陪我。”

高飞笑看说:“我这不是每天都陪着你吗?”

女子突然面露伤心神色:“实话跟你说,夫君,我其实已经死了几百年了,这几百年没人陪我,我真的好孤独好寂寞,你不怕我吗?”

高飞回到:“我才不在乎这些呢,我喜欢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你!”

“真的吗?”女子十分高兴,“那你愿意永远陪看我吗?”

“当然当然,此生只爱你一个。”高飞笑道。

“我真的好开心啊。”女子笑了起来。

咔咔咔……一阵骨头撕裂的声音,这女子笑的嘴越来越大,仿佛下巴就要掉下来一般。嘴里的鲜血啪嗒啪嗒的滴了下来。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高飞惊恐的一下子跳下了床。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每个字从女子嘴里说出,都夹杂看骨头碎裂的声音。

“不不不,你是鬼,救命啊!”

啊!高飞大叫一声,从梦中醒了过来。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

高飞看了看书架上的木偶,木偶静静的躺在那里,保持看原本的笑容。

高飞迅速起床,带上木偶就出门了,他要找做木偶的老人问清一切。

但是,老人没有像往常在那里做木偶一一老人今天不在。

高飞很是惊恐,他找了个机会,把木偶扔在了离家较远的一个垃圾车里,眼看垃圾车走远,高飞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高飞却大吃一惊,这木偶还是静静的躺在他的书架上。

高飞叫喊起来,他拿起木偶,拼命的踩踏着,然后拿起打火机,点燃了木偶,把木偶烧成了灰烬。

高飞喘看粗气,心想这下应该解决问题了。

正当高飞暗暗窃喜的时候,空荡的房间突然响起了凄厉的叫喊。

“负心汉,说好一直陪我的呢??我要你一直陪我!”

高飞一下慌了神,惊恐的说道:“求求你了,我色欲熏心,我该死,我该死!放过我吧!”

声音戛然而止。

这下高飞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这女子好像真的走了。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平常,第二天,高飞像往常一样出门。

突然,他发现,老人又在那里做起木偶来。

高飞有点生气,走上去质问老人起来。

“老家伙,你这是要害我啊!”

老人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说:“木偶他永远是木偶,没有感情,一些邪祟附在木偶上,只是因为这主人心怀不轨,所以自然吸引来也是一些不正之物。”

老人顿了顿,继续说:“小伙子,你是不是烧了那木偶?”

“这?你怎么会知道?”高飞十分惊讶。

“回家去看看,你就知道了。”老人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高飞听到这里,赶忙跑会了家。

木偶,静静的躺在书架上,仿佛从来没人动过一样。

高飞又跑回了老人卖木偶的地方,老人又一次的不见了。

这一次,老人不会再回来了。

女生寝室鬼故事短篇第五篇-女鬼的诅咒

林辰和彩玉一度春风,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就觉得非常的甜蜜。

刚醒来,没有睁开眼的林辰伸手去抱住了身边的彩玉,可是他抱住的不再是昨天柔软而温热的身体,他抱住的是一具冰冷的身体。

彩玉全身的冰冷,让林辰一个灵机就睁开了眼来,他才睁开眼就被吓的掉到了床底下去。

他大叫着跑出了房间,他的父母被林辰的叫声给引到了林辰的房间门口,他的父亲从未见过这样惊慌失措的林辰,紧张的问道:“辰儿,怎么了?”

“鬼,鬼,鬼”林辰指着房间,声音发颤的说道。

他的母亲好笑着说道:“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啊,大白天那里来的鬼啊。你房间里不是你妹子玉儿吗?”

林辰的父母笑盈盈的走进了林辰的房间里,林辰害怕的跟在父母身后走了进去。

林辰的父母看到了床上的彩玉也被吓了一大跳。

这那里是彩玉啊,床上的人上身穿着红色的肚兜,下身穿着白色的长裤,原本是短发的彩玉,现在的头发却是一把垂到腰上的长辫子。可是她的那张脸分明就是彩玉的啊,只是她的舌头伸得老长老长的,眼睛瞪着老大老圆,就像快要吐出来一样,她的脖子上还有着一条很明显的红色伤痕。

林辰的母亲吓得大叫,林辰的父亲大着胆子叫着:“玉儿,玉儿。”

一家人退出了房间,沉默的坐在客厅里。

林辰的父亲毕竟是一家之主,他说了句:“活人不能被尿给憋死。”就走了。

林辰父亲回来的时候,还带回来了一个道士。

道士看了看彩玉就说:“这是被吊死鬼给缠上了,她最近有没有遇到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林辰一家想了想,都说没有。

彩玉是从小被林辰父母抱养来的,彩玉和林辰是名义上的兄妹,从小青梅竹马。

长大后两人彼此相爱,这不昨天刚向父母坦白,一家人一起吃了顿订婚宴,说好选定日子就结婚。

这不林辰和彩玉昨天才订完婚,昨晚就搬到了一起住,可是谁知道才春风一度,彩玉就这样离奇的去世了。

林家把彩玉风光大葬。

道士为彩玉做了场法事。

彩玉去世后,林辰总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彩玉,成天躲在和彩玉一度春宵的房间里。谁也不见,哪里也出不去。

才短短几天时间,林辰就变得苍老了很多,头发乱哄哄的,胡子拉里拉碴的,一套衣服也邋里邋遢的穿了几天。

林辰一直闭着眼躺在床上,他想要再见一面彩玉,他想知道彩玉真正的死因,是否真的像道士说的那样,是吊死鬼缠身。直到彩玉死后第七天回魂夜的时候,林辰梦见了彩玉。

彩玉恢复了原来的面貌,林辰张开手想要抱住彩玉,可是彩玉却倒退了一步,似乎在害怕林辰的怀抱,林辰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紧张的问道:“玉儿,那一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彩玉难过的说道:“哥哥,你别伤心,我的死和你没有关系的。”

林辰难过的问道:“那你到底是怎么死的?”

彩玉回忆着说道:“我是给人杀死的,不,不是被人杀死的,是被鬼给杀死了的。”

林辰惊讶的问道:“鬼?你这么善良,又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鬼怎么会杀死你呢?”

彩玉苦笑着说道:“我也不清楚,那天晚上我睡着了。在梦里我见到了一个女人一个穿着肚兜,和白色宽大的土布裤子,她的头发很长很长,绑着一把长长的大辫子垂在背上。她的舌头伸的老长老长,她的珠子凸了出来,瞪着又大又圆,她的脖子上还有一条很深的伤痕。”

林辰在心里想道这不是和彩玉死去的时候一样吗?

彩玉苦笑着继续说:“她出现后,我想叫可是却发不出声音来,想动却也动不了,我突然觉得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以上就是女生寝室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女生寝室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