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短篇恐怖故事哄女朋友简短鬼故事给女朋友讲的短鬼故事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一篇-万圣节死灵归来

恰逢李督军五十大寿,江南一带的商贾和军政要员齐聚一堂为他庆寿。

此时西洋文化已传遍中国,京剧作为中国的国粹,在寿宴上自然少不了,可李督军是留洋归来的海派,自然也得弄点西洋的玩意出来耍耍。这不他手下的张副官为他请了个西洋马戏团。

随着一曲萨克斯独奏的《夜上海》响起,西洋马戏团的演出拉开序幕

宴会办在督军府,依着李督军独霸一方的势头,来给他庆寿的人已将督军府门槛挤破。

马戏团的表演一开始,更是座无虚席。

李若雨是李督军的掌上明珠,刚从德国留洋归来,花样少女,赶上这样的热闹自然不甘心呆在屋中。

伴着人流,李若雨挑了个离舞台最近的位置,将台上的表演尽收眼底。

随着训兽师的表演结束,几个小丑抬着一个巨大棺材上场。

那棺材漆着黑色的漆,棺盖上刻着中世纪的图案,上面摆着个巨大的十字架。

那棺材一出场,李若雨只觉一股寒气袭身,她说不出哪里不舒服,隐约间只觉一个男子正盯着她望,那男子金发碧眼,身躯高大魁梧,着一身中世纪军官服,那军官服上贴着一个金色勋章。从质地看,那勋章竟是纯金的,料想那男子的身份定是不一般。

男子面色苍白,嘴唇却腥红如血,突然间男子翕开了嘴,腥红的嘴里不时露出两排锋利的尖齿。尖齿森白坚固如铁,不时发出金属般的森冷,嗜血腾腾的吓得李若雨尖叫起。

“小姐你怎么了?”丫环觉她异常问道。

“那个……那个不能打开!”李若雨指着舞台上的棺材道。

李督军闻声步来,见李若雨一副恍恐不安样,笑着说:“不过就是个道具又不是真的棺材,怕什么?”

李若雨吸了口气,再看舞台上仍在继续表演,一个小丑开始揭开棺盖上的十字架,她被惊出一身冷汗,再看不下去。

“父亲,雨儿有点累先回屋里!”

李督军见她面色煞白,真像被吓到了一般,不由摇头道:“亏你还是留过洋的,这玩意儿也怕!”

“不是的父亲!这棺材我似乎在哪见过?可是又说不上个具体?对了,父亲,今天可是西方的万圣节,万事要小心!”

“什么万圣节!那是洋人的节日,这是中国,就是阎王老子他来了,你爹也不怕!行了你回屋里去吧!”

李督军朝李若雨摆手,示意她别搅他的局。好好的寿宴,被她这么一惊一乍,连他自己心里都起了毛,手一摸,不觉将腰上的枪摸了出。

“妈的!老子有这玩意,管他哪里来的鬼,只要来了就统统毙了!”

说时又回到座位。

此时台上的小丑已将棺盖上的十字架取走,棺盖被完全打开,一团白雾从棺里漫出,瞬间弥漫了整个舞台。

那白雾越漫越浓,一点点将整个督军府都包裹在它的阴暗之气中。

李督军不禁打起冷颤,望着那棺材蹙眉道:“什么玩意,故弄玄虚了半天也不见有个名堂!张副官你上去瞧瞧!”

那张副官领了命,大步跑上舞台,见那小丑一动不动地站在棺木边,像失了魂的木头一样,他用手推了推。

“喂!怎么忤在这半天不动,没看见督军在发火啊!”

那小丑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却道不出一个字,两只眼睛左转转右转转,最后死死盯在那棺材里。

张副官顺着小丑的目光往棺里一瞧,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半天才呼出:“有……鬼……啊!”

张副官叫声极大,那声音很是惊慌,哪知话刚出口,只觉一串阴风窜出,一个金毛妖怪张着腥红大嘴,狠狠朝他脖上咬去。

张副官两只眼珠翻着白眼,瞬间变作一具无血尸体,软软地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在座宾客早已吓得四处逃窜,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二篇-天若有情天亦老

陈潇和韩露两人是一对热恋之中的情侣。因为他们俩是一对情侣,所以就经常去一些地方测验一下两人的缘分。这一天,陈潇和韩露两人走到了风雨桥的桥边。他们两个人手拉着手,韩露问到:“陈陈,我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你要如实地回答我。假如有一天我和你的妈妈一起掉进了水里,你会去救谁?”陈潇回答道:“当然是你啦,不过我可以再救一个的话我会救我的妈妈。”韩露没有再问他什么因为她已经知道了她的心,这样的男人就足够了。

那一天的傍晚,陈潇一个人在风雨桥周围散步。当他碰到了那个关于救谁的问题时,他本来是想什么也没说的。但是似乎有一种力量让他脱口而出了。虽然只是个问题,但他依旧很不舒服。他走到了风雨桥的河段那里,他蹲坐在河边。旁边的一位钓鱼老翁,望了望他笑着说:“小子,好福气呀,呵呵。娶了一个这样的老婆。”“哦,老翁,此话怎讲?”陈潇问到。“呵呵,不可多说,老头子我可不敢说什么。走了,年轻人有缘再见。”老头子一说完话,便提起他的鱼竿和他的那一桶鱼,慢慢消失在远方。“哼,算这个老头子识相,要是他敢说出我的真实身份,小心我不灭了他。”在另一个地方一女子恶狠狠地说到。

两个处于热恋之中的男女是非常疯狂的。他们没有多久,便想开始见父母了,这一天,陈潇的母亲和韩露见面了。陈潇的母亲对韩露的印象很不错,便邀请她去陈潇的家里坐一坐。韩露也腼腆的答应了。

因为要给时间给韩露和他的母亲多多相处一下。所以,陈潇故意走在后面,让她们有很多时间相处。可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后面的一些事情的发生吧!

韩露和他的母亲两人在前面走着,陈潇他在后面跟着。就在过风雨桥的时候,韩露和他的母亲节已经踏上了那座桥,但是因为陈潇在他们后面,所以他还没有到桥。那一刻,屹立了千百年都不倒的风雨桥塌了,说来奇怪,本应是很多人的风雨桥可是今天却只有韩露和陈潇的母亲在桥上。只听见“轰”的一声,整个风雨桥塌了。一时间,陈潇的头脑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下一秒的声嘶力竭的一声大喊:“啊!”陈潇并没有管当初的那个问题(就是那个韩露当初提的那个问题。就是她和他妈掉下河救谁的问题。),他也“扑通”一声跳下了河水中。他脑子并没有先救谁后救谁的概念只有救下两盒最亲的人的意识。他幼年丧父,一直是他的妈妈教他读书做人。因为他缺少父爱,所以整个人都非常怪异,但是韩露就像是一缕阳光一样,把他的心里因为他父亲的事的冰雪都融化了。

在那湍急的河水中,容不得你思考半点。你耽误一秒也许就是一条人命。因为韩露和他的母亲走在一起,所以掉落的地方不远。陈潇打了一个猛子,潜到了水底下。看见了他的母亲但是并没有看见韩露。他的心里已经有了许些着急,但他也够利索。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母亲救了上来。他又潜了下去找韩露去了。因为河里的水非常湍急,有好几次陈潇都要被打下去了。算了,最后一次了,再找不到就算了,陈潇心想。

陈潇使用全身的力气,往水底下潜了下去。在无尽的黑暗中,他想找出一丝希望,他用手在水底下摸索,可是除了他仅仅只碰到了一些水草而已。他慢慢地放弃了,他感觉有人想带她走,他没有一点抵抗,这股力量好像带他走了。他浮到了水面上,慢慢地爬上了岸,他背上了他的母亲,缓缓地往家里走去。他因为失去了韩露而想死,但他还有他的母亲。

回到了家里,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韩露和他的妈妈都在客厅里讨论他们两个人的婚事。陈潇走进了卧室,陈潇也安心了,他也睡着了。他永远地被那股力量给沉睡在了河床中。直到

直到他和韩露大婚的那天,他俩成完了亲。在洞房时,陈潇说:“醒来吧,我不想过这种生活了,虽然美好,但你却不是她了。”“真的吗?我可以比她付出更多。”韩露说到。“哎,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陈潇刚一说完。只听见“咣”像是一面镜子破碎的声音从他心里响起。

他依旧在河里,他的半个人生仿佛只在一瞬之间。他找不到韩露了,他从河里走到了岸上,他背上了他的母亲,走向了自己的家里。

多年以后,和别人完婚了的他,走到了重修了的风雨桥的一旁。他在那里抽着烟,皱着眉,仿佛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又是上次的那个钓鱼老翁,他望着陈潇笑着到:

“怎么样?找到了你的媳妇没有呀?”“你什么意思?你知道些什么快告诉我!”陈潇突然暴怒了起来。那个老翁说到:“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些人不懂得珍惜,还有呀,这条河里根本没有水草。我只知道这两件事。哈哈,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可是风雨桥的桥仙。”

陈潇听完了他的话,哈哈大笑起来。一直笑,一直到陈潇死的那一天。他一直都是神经兮兮的,自从听了桥仙的话以后。他经常自言自语说:“没有水草,哈哈。我不懂得珍惜,假的就那么好吗?哈哈。”等陈潇走后,桥仙也缓缓地摘下了面具,她有些一副绝美的面容,她就是韩露,桥仙也是她。桥仙说到:“想不到我玩弄人心千年,如今却被一个凡人给感动,哎,老了。投胎去了吧。”说完,她便缓缓地朝着幽幽的地府走去。

一路上,他见到了许多被她玩弄过人心的人,她想见他。但是已经永远见不到了。这难道就是天想看到的吗?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三篇-报应

他做了贼,世人鄙视和唾骂的职业。他却每天勤奋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伺机对盯上的猎物下手,以圆熟的手法在瞬间窃取那不属于自己的血汗钱,然后躲回自己阴暗潮湿的小屋,用蘸了口水的指尖数着或多或少的金钱,露出狰狞的笑容。

今天,是元旦,街上挤满了欢乐的人群,为了迎接新年,很多商家都在热闹地做着促销。平日里节约的人们,在辛苦了一年之后,看到有那么多优惠的活动,也禁不住心动了,揣着积攒下来的钱,准备好好的买几件早就心仪的物品。

可是,节日,也意味着他又要施展得意的空空妙手了。

在摸走了几个人的钱包后,他忽然有点索然无味了,因为今天实在是太容易得手了,那种偷之前紧张,得手之后兴奋的心情丝毫都没有感受到,一点都不刺激。于是,他决定进入本地号称防范最严的M商场寻找目标。在几番打量和思考之后,他盯上了一位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

她是一个外科医生,常言说:医者父母心。每一个善良的医生在给患者看病的时候,相信都是真心的希望病人能早日康复,看到病人痊愈后的笑脸和听到病人感激

的话,就是对他们工作最大的奖励。她自然也不例外,虽然她是本市有名的外科主刀大夫,可是从来都没有接受过病人家属塞给的红包,她兢兢业业地工作着,对每

一个病患都一视同仁,也因此屡获市里的表彰,是医生们当之无愧的楷模。可是,今天这个老人情况实在太严重,她和同事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却只能把宣布死亡的

时间拖后7个小时而已。老人知道自己的情况后,只是希望能再吃一碗红豆沙,因为那是他和老伴最喜欢吃的,老伴已经离开这个人世很多年了,现在他就快能和老伴重聚了,在临死前的回忆里,他只想吃着红豆沙,慢慢的回忆自己这一生。于是,她和同事,病人的子女,都赶到各大商场买红豆了,虽然其实只要一小包就行,

可是大家都想为老人尽最后一点人事。

他盯上她的时候注意力全放到那只鼓鼓囊囊的皮包了,心想里面一定有不少值钱的东西:手机、钱包、存折……想着想着他已经靠近了她,正要下手。

“请大家注意自己的随身物品,谨防小偷!”商场的广播突然响了起来,他一哆嗦,把手缩了回去。她听到广播之后,下意识的抓紧了皮包,快步走出了商场。

“该死!”他不死心的跟了出来,在她招手叫记程车的空隙,突然抢了她的皮包就跑,眨眼间,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她呆了半晌,电话响了:林主任,老人情况恶化了,你快赶回来!顾不了皮包了,她匆匆的赶回了医院。

奇怪的是,出去买红豆的人没有一个人买到红豆,大家看着出气多,入气少的老人,眼睛全湿了。

“为什么一个老人最后的心愿都不能帮他完成?”她愤愤的想。

老人忽然张开了眼睛,那里面好象有一丝诡异的光芒闪动:没买到红豆是吗?

众人愣了。

“没事没事,吃不到就算了,我也没时间了,我老伴来接我了……”

老人说完这句话就死了。

不知为什么,在场的所有人在一刹那都感觉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

他抢了包,逃回小屋,强压下还在嘭嘭急速跳动的心,满心欢喜的打开包,却惊讶地发现里面只有2包红豆。“XX!”他气愤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顺手把皮包扔出了屋外。准备躺下睡大觉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对他说着什么:你……会有……

他一个激灵,竖起耳朵仔细听的时候,又什么都听不到了。在他看不见的虚空里,一个女人扶着一个老者,回头朝他阴阴地笑了一下,然后慢慢地走远了。

50年后,他已经垂垂老矣,疾病缠身,生活窘迫不堪,他的亲人,他的儿孙辈都已经先他一步离开了人世,生前还受尽折磨。他有很多次都再不能忍受这种心被

一次又一次撕裂的痛苦,想自行结束自己的生命,却骇然发现想死都死不了,只能眼睁睁地一次又一次的看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重复上演。今天,他最心爱的小孙女也因为感染了急性肺炎永远地离开了他。他悲愤欲绝地冲着老天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亲人,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

当然,他还是没死,又过了10年凄凉悲惨的日子,他终于起不了床了,朦胧中,当年那句没听清的说话突然间变的无比清晰:你、会、有、报、应、的!

几天后,附近的人们发现了他的尸体,脸上残留着一个怪异的惨笑。

(完)

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四篇-空调里的怪异

本故事所有人名地名机构名纯属虚构,如有和现实重合,纯属巧合。若有因此引起的冒犯还请见谅,谢谢。笔者留。

(附,本故事素材由网友私信提供,改编而成。感谢该网友支持。要说的再次见上段,谢谢。)

“啊~!!!”教学楼传来一阵惊恐的惨叫声。可是等老师们赶过去,却是发现,那女生已经死透了。空调开着,挡板却是掉在了地上。涡轮的外壳尽是血迹,趴在地上那断气的人胸膛已经是血红-被挖了一个大洞。这是一个关于空调的故事。

开学将近半个月喻茜茹才姗姗来迟,这时候第一轮复习已经开始一段距离了。没错,这里就是C市的卢俊高考复读学校。喻茜茹就是因为高考没考好所以过来复读的。

本来她是不愿意来的,家里好说歹说才让她在开学近半个月之后极不情愿地过来读书。其实她家里离这个学校也并不远。好吧,其实说这些并没有太大的用处。背景说完了,那就开始了。

初来乍到,和其他同学不一样,她并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喻茜茹其实装扮得并不热,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那么热。一头男性化的头发加上那造型,本来是个女生看起来不伦不类不男不女。短发也好吧,至少不热。可是她偏偏就天天抱着空调吹。长得又丑,这就算了,还调子高。调子高就算了,还十分的自私,这是同学对她的评价。

这个学校对空调的使用规定是30度以上才能够开启冷空调。可是由于最近温度一直没有达到,而空调天天被她开着,致使班上没少扣班级管理分。有同学劝她结果她却说她有的是钱,罚就罚去。其他同学虽然看着不满,可是也无奈。

慢慢的,就是由于她这一个人的原因,天天开着空调,导致班上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感冒,而且似乎还有开始蔓延的趋势。也不知道为什么,恶人有恶报这句话在这里好像并没有实现。

这个空调是后来换的。原来那个空调因为制冷效果不给力在全班同学的强烈要求下果断淘汰了。新来的这个空调,和原来那个同一个型号,可是……制冷效果却是非常的强劲。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寒到骨子里的那种寒冷。这才会导致全班那么多人的感冒生病。真的只是冷吗?

这空调……

刘子璇坐在空调前面,每天上着课,却是隐隐感觉面前的空调有着一丝的不对劲,而且给她一种强烈的不安的感觉 。这来自女生的第六感。可是到底是哪里的问题,她却又说不上来,只是感觉这空调怪怪的,便没有和同学说。她并不是技术流,所以她想着哪天晚上叫上自己的男朋友把这空调挡板拆下来看看。

然而这天晚上她男朋友却临时告知她有事情不能来,后天行不行。

第二天早上晨训,他们班就因为开空调的问题终于被点名批评了。由是至此以后,教室里空调不能随意开了。

喻茜茹看起来调子不知道多高,在班主任面前却就怂了。那时候有钱什么的话自是没有说出口。寝室里空调是没有遥控的,她又“热爱”着空调。晚自习热得要死,她这一天晚自习打铃下课之后没有直接回寝室,而是趁着没人在教室吹着空调,想着吹凉快然后再回寝室好好睡觉,那样就不会热了。

这天晚上就是刘子璇男朋友说要推迟到的第二天。然而却是喻茜茹留在了教室。无奈的刘子璇只好作罢,叫男生不要过来了。

教学楼同学一个接一个离开教室回寝室去了,越来越安静的教学楼,留着她一个人在教室吹空调。

冷冷的风吹在她脸上,十分的冷,可是她却感觉很是舒服。当然,那只是很短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吹着吹着就感觉越来越冷了。只穿着一件短袖的她觉得有点吃不消,温度还是开高点好。要舒服可是也不能弄感冒了不是?

教室里空调遥控器不知道被谁拿着放在哪里了,她便只好通过面板上得按钮来调。可是她却是发现,温度根本调不下去。无论她怎么按,只听见那指示音的响声,可是面板上的数字就是没下去。她感觉……好像越来越冷了。该死,难道面板按钮坏了?

算了还是回寝室睡觉去吧,反正也吹得这么冷,不至于热得睡不着了。她这样想着就准备关空调。可是,旋即她就发现,空调根本没办法关上!无论她怎么按!

她恨恨地锤了一下空调面板,就准备去拔插头。可是这个时候,就在她刚锤那个面板的时候,身后却是“砰!”地一声。她转头一看,教室前后两张门竟然同时关上了。

起风了吗?没有吧。

空荡荡的教室里,她一个人,还有一个怪怪的空调。她开始有些害怕起来。她想赶紧拔了插头就跑,可是灯却是在这一刻骤然炸裂开来,仿佛为了不让她去拔插头一般。

她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和一连串的诡异就吓得有些魂不附体。她想跑,可是腿却灌了铅一般的千斤重。

“咔哒。”“啊!!!”黑暗中,神经极度绷紧的她忽然听得什么声音,一下子吓得惊叫起来。缓过神来才意识到,那只是空调挡板掉落的声音。

随即她就意识到不对了。空调进风口那里的压强是向内的,怎么可能致使空调挡板掉落?!

黑暗中,她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头皮发炸。

她忽然感觉肩膀上仿佛搭上了一只冰冷的手。条件反射就要把它弄掉。在她另一只手触及那只搭上来的手的时候,仿佛电流一般,她只感到深入骨髓的寒意通遍全身,全身为之一振。

一刹那的迟疑,身后那只手就果断把她扯倒在地。她终于看清那面目了。面前是一张散发着绿幽幽的微光的女人脸。而她的身子,半个身子居然还在空调里面!涡轮扇那里!她只尖叫了一声,就只感觉胸口一痛,然后渐渐的眼皮越来越沉……

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五篇-馄饨

沸腾着的锅里,一只小手若隐若现,似红非红的水里漂浮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像是内脏,旁边是精致无比的馄饨,看上去很好吃。

小林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等待着街边的小吃了,像什么麻糕啦,冰糖葫芦啦,烧饼啦,等等。最喜欢的还是小馄饨。放学回家的路上总会碰见个老爷爷在卖馄饨,一辆小小的三轮,一个简单的锅子就成。冒着热气的馄饨,还有那诱人的香味······在并不发达的年代里,吃到这个已经算很满足了。

清晨,小林的村里就开始不安分了。一大婶在井边打水时打上来一人头,脸已经被水浸泡肿胀,双眼突出,嘴角张开,分不出是谁。但恐怖的是村里接连好几天都是如此,村干部们也查了,但就是没有结果。村里人心惶惶,但是却唯独没有捞上尸体。

就在傍晚十分,村长急匆匆的要大家召开会议。因为在村的西边,也就是坟墓地里,村民们发现了十几具尸体,没有头颅,只有身躯,内脏被取出,人皮被刨掉,鲜血淋淋,四周全是恶臭,布满了蛆。现在真的是人心惶惶了,大家都传言是妖魔干的。村上没有人下地干活了,妇人们也呆在家里,学堂也停课了。但是卖馄饨的大爷还是天天来。

这天,听到了卖馄饨的爷爷的吆喝声。小林的奶奶进来了,手里拿着一碗馄饨,说道:“小林啊,奶奶给买的,你今天晚饭吃的少,肯定饿,来,吃吧。”奶奶慈祥的放下碗出去了。又是那一阵熟悉的香味,诱人的色泽。拿起汤匙舀了一个,咬下去······哎呀,怎么今天的馄饨好硬啊。小林一看,那晶莹剔透的馄饨皮里包着一块类似手指头一样的东西,仔细端详一番后,它根本就是手指,上面还有指甲,还有皱纹······小林吐的不行,差点没把胃给倒腾死。“难道,难道,爷爷卖的馄饨馅一直是······这个?”小林不敢想了。

窗外又响了馄饨叫卖声,小林探出头看,买的人还是一样多,但是,他们却是吃的很满足的样子。老爷爷发现了小林,朝他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小林起了一身疙瘩,赶紧关窗睡觉。等他醒来时,却发现自己不在家里。手脚都被捆住了,无法动弹,而他身边正是似笑非笑拿着刀的老爷爷。“我的馄饨馅料,你应该知道了吧,告诉你吃过我馄饨的都要付出代价的哦,你知道是什么吗?”说完露出两颗尖牙,皱起的皮肤把整张脸撑的很恶心,那双空洞的眼睛根本没有眼珠。小林想喊却喊不出。刀子割向他的喉咙,鲜血喷涌而出,又剖开了他的肚子,肠子散落一地,最后挖出了心脏······它却舔着舌头。拿着小刀子最后又把人皮给割了下来,一张完整的人皮,多好的皮肤。小林的头颅也被看下,取出了大脑。它开始包馄饨了,小林的肉就这样被一点点的挖去,而他的人皮就成了上等的馄饨皮。而在那锅滚烫的锅子里那鲜美无比的汤汁里,沸腾着小林的大脑······

“老板,来碗馄饨。”“好的,一碗馄饨,马上好。”在另个陌生的地方,又开始了。

以上就是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