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5篇

本文5个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短篇鬼故事恐怖200字、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短篇50字鬼故事短篇超吓人9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第一篇-我要过关

快到考试的时间了,平时不怎么去自习室的小闻也破天荒的来到了自习室里面。她刚翻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她知道自己是一个不擅长于学习的人,自己这学期应该也是要挂科的吧。

她索性趴在桌子上,她两眼无神的看着课本,要是自己以后都不用考试了得多好,但是这是永远不可能的。小闻看见书本上的字,上面所有的字她都认识,但是放在一块儿她就不认识了。自己的学习成绩不好,就连老师也懒得理她。这让小闻非常的失望,她想用其他的方法让教授给自己合格的分数,她准备了红包i,但是教授根本就就不缺这点钱。

她无计可使,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自己可以过关的方法,想到最后,她我也可以过关的方法,就是自己好好的。但是小闻拿着书本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就看不下去了,上面的字像是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地在书本上爬来爬去。她觉得一阵的头晕脑胀,那些字好像不是趴在书本上的,而是爬在自己身体上的,爬满了自己身体每一个地方,她觉得奇痒无比,脑袋也晕晕沉沉,只有将书本丢在一边,她才会觉得舒服。

“这次考试怎么办呢?”她无力的问小旁边的男朋友,她的男朋友是一个矮小的男生,脸上挂着一副厚厚的啤酒瓶。要不是为了体验恋爱的滋味,她才不会答应跟眼前的男生交往。男生推了推厚重的眼镜,他的眼睛,因为长期戴眼镜已经有一些变形,男孩说道,“你要是好好的复习,估计也可以及格,你看里你,看不了几页书你就把书本给丢在一旁。你要是有我一半的勤奋,也不至于不及格。”

小闻看见这个长相有些猥琐的男生,反而将自己给教训了一顿,她的脾气不打一处来,她吼道,“你还敢说是我的男朋友,这么看低我,信不信我现在开始就不理你,让你回到单身狗的时代,像你这样长相丑陋的人,本身是应该的。只是本姑娘有爱心,才勉强跟你在一起,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老娘不开心一脚踢了你。”

男孩陪着笑脸说道,“别生气亲爱的,我是跟你开玩笑呢。我听说老师是非常好色的,跟我们系里好多女同学都有关系,我们找个美女去贿赂他,一定比你给的那些红包有用。”

小闻想到,“对呀,自己怎么没有想到,既然其他的女生可以跟老师交易,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呢?”

第二天晚上,小闻将自己好好的打扮了一番,她本来算是一个美女,但是经过一阵精心的打扮,看上去,也别有一番风味。她穿着非常暴露的衣服,他看见教授的眼睛里面放出了一些奇异的光芒,她知道自己今天的装扮是成功的。小闻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成功了一半,自己这学期一定可以不再挂科。要不是当年他的爸爸花了很多钱走后门,小闻根本就不可能在这所大学里面读书。拍张在大学里面的时光都用来看了言情小说,脑袋里面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坐在教授家的沙发上,故意翘起了二郎腿,她的身体微微的往前倾。她穿着吊带裙子,这样的动作,让她看上去极具诱惑力。小闻眼神魅惑的看着教授,教授的表情也是一脸的玩味。教授的确跟系里面很多女孩子在一起,但是他也没有看见过像是小闻这样放荡的。

教授泡上了两杯咖啡,他讲其中的一杯递给了小闻。小闻故作优雅地举起杯子,她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几下。小闻立刻闻到了一阵咖啡的香气,那香气让人觉得头脑非常的清醒,小闻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她的手忽然一斜,咖啡浇在了她的身上,教授立刻拿起毛巾帮她擦干净。

但是,小闻却抓住了教授的手,一脸迷离的看着他。教授也抓住了小闻的手。两个人相拥在一起。

正在他们亲热的时候,窗户上忽然传来啪啪的声音。教授这才想起来,这久忘了拉上窗帘。他住在一楼,他看见窗户外是一张悲愤的脸,那张脸真是小闻男朋友的脸。

小闻的男朋友,大吵大闹,他扬言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学校的领导,并且对刚才的事情进行了录像。小闻吓坏了,只要他去告发他们,他们就会身败名裂,小闻也不可能在会待在这个学校里面,这对小闻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教授一不做二不休,他不能让任何人毁掉他多年以来的苦心经营,自己是花了非常大的力气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正在他可以享受的时候,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夺走他的享。他上前捂住男孩的嘴,胳膊死死地勾住男孩的脖子,将男孩往浴室里面推。小闻吓呆了,教授大叫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将浴缸里面放满水。”小闻照做了,他们一起将南海淹死在浴缸里,然后丢进了学校的荷花池里。

这件事情过去了几天,没有任何人发现有异常,那些学校里面认识男孩儿的人,都以为他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学习去了。他是学校里面的学霸,每次要考试的时候,他都会消失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已经被人害死了。

小闻看见很多天都没有异常的反应,她的心放了下来,她又开始担心自己学习的问题。正在这个时候,教授给她发了一个一短信,让她晚上到自己家里面来,一起研究一下这次考试的事情。小闻非常的开心,他她知道教授这样说是愿意给他一个过关的机会,谁能过关,谁不能,还不是教授说了算。

小闻仍然是打扮了一番,她来到教授家里。发现教授的家里并没有开灯,而是点了一支白色的蜡烛。小闻问道,“教授您怎么不开灯呢?这个房间这么黑,不开灯让人觉得非常的恐怖,你把灯开开好不好?”

教授嘶哑的声音说到:“别开灯,就这样,你不觉得这样非常的有情调吗?”小闻在心里将教授的祖宗18代都问候了一遍。这个人也太变态了,喜欢这个情调,谁让自己要求他给自己过关,反正只有一次,自己就委屈一下吧。

正在这个时候,浴室里面响起了流水的声音,小闻惊恐都说的到:“里面还有人吗?”,教授摇了摇头,他抬起苍老的脸,他的两颗眼睛肿了起来,红色的微微有些发亮,看上去像是很久没有睡觉一样。他忽然像一头野兽一样扑向小闻,他的手死死地掐住小闻的脖子,小闻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他使劲的挣扎,她使劲儿的挣扎。但是教授还是将她的头按进了浴缸里,她拼命地挣扎着,双脚不住的蹬着地面。

小闻感觉自己的肺部已经开始燃烧,她的呼吸道里面吸进了水,整个身体像是火烧一样疼痛。她拼命而又绝望地挣扎着,渐渐地,小闻不再动弹。这时候看见小闻不再动,他放开了小闻,他回到客厅里面,用蜡烛点燃了窗帘,最后他们都葬身火海。

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第二篇-第三双眼睛:吃人心的婴鬼

再一次无聊的时候和姑姑聊起了姑父的小时候,姑姑说姑父在很小的时候非常的调皮,由于村子里孩子很少,所以平常姑父都是独自一个人玩耍。

姑父小时候的事情就碰见过一次灵异的事情,那是夏天的时候吧,当时姑父的一家人都在地里面忙活着耕地,只留下姑父一个人在外面玩。

姑父见家里的大人都出去了自己办蹦蹦哒哒的来到了河堤上面玩,一会追着蜻蜓,一会追着蝴蝶,就在姑父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追着的蝴蝶却落在了地上。

姑父看到蝴蝶突然落到地上不飞了非常的高兴,小跑着就过去想要抓着它,可是当他来到蝴蝶落地的地方却没有发现,只看到一个小女孩蹲在草地上摆弄着地上的狗尾巴草。

“你是谁啊?”姑父看到这个陌生的女孩。

“我妈妈不让我和人玩,说人会伤害我....”小女孩看到姑父后有些害怕的说道。

“你放心吧, 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们会成为朋友的。”姑父走到小女孩的身边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们会成为朋友么?”小女孩有点不敢相信姑父说话。

“会的!”姑父毫不犹豫的回答道,直到这时小女孩才笑嘻嘻的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拂棉牵着姑父的手在河堤的下面玩耍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

就在快要到晚上的时候姑父的母亲在河堤上面看到他后就让他快点回去吃饭了,姑父和那个小女孩道别后就跑到了河堤的上面跟着母亲回去了。

当母亲问道他刚才在干嘛时他如实的说道和一个小女孩在那里玩耍,可是姑父的母亲听到后却愣了一下,紧接着说说刚才那里没有人啊。

可是姑父却一再的坚持刚才就在那里和一个小女孩玩,母亲转身看向河堤的下面,除了一座孤坟,那里有半个人的影子。

姑父的母亲让他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就牵着他的手回家吃饭去了,可是当时的姑父调皮,怎么可能听母亲的话,每当母亲出去农作的时候就会偷偷的来到河堤的下面和小女孩玩耍。

姑父和那个小女孩在一起玩耍也有一个多月了,一天小女孩伤心的说自己不能和他玩了,姑父听完后疑惑的问为什么,之后从小女孩的嘴中得知原来小女孩生病了,每天都在吃药,所以她的妈妈不让她和姑父玩了。

当时的姑父家里还算是富裕一点,得知小女孩生病后就挺了挺胸脯说要帮小女孩买药,可是当姑父问完小女孩吃的药后就见到小女孩拿出一颗跳动的心脏伸到了姑父的身前。

当时的姑父无知的还用手去摸了摸那个奇怪的东西,问小女孩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说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东西是从这里取出来了,说着用手指了指姑父的心脏。

当时的姑父不相信,说如果小女孩想要自己可以把自己的心给她,小女孩听完后非常的高兴,伸着手就插到了姑父的胸口里。

当时那种感觉非常的奇怪,姑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脏一点点的被拉出自己的胸膛却没有半点的疼痛感。

然而就在心脏快要被拿出胸口的时候突然从身后传来了一阵骂声,小女孩听到骂声后就呆住了,姑父回头看去,发现是自己的母亲后就应了一声,可是转身后却发现身前那里还有小女孩的身影。

姑父觉得胸口非常的痛,仿佛千万根针扎在上面一般,只来得及转身看了母亲一眼便双眼一黑倒在了地上,姑父被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过后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可能是中暑了吧, 休息几天就可以了。

姑父醒来后只在医院呆了一天就回家去了,回家后听到母亲的话后就再也没有去过河堤下面的孤坟旁。

时如今日的我站在河堤上面朝着下面看去,一个满目苍容的女人牵着小女孩的手朝我微笑。

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第三篇-风月恨

我叫何晨风,是个道士,是个不会捉鬼的道士,师傅说他捉了一辈子鬼却没见过鬼,而我见到了。我和师傅住在仁傔山芜青林中,注意:此“仁傔”非彼“人间”,此“芜青”非彼“无情”。师傅长年云游在外,于是剩我一个人守着冷清的宅子,宅子是古式的庭院楼阁,不大而有些破旧。大山里没有城市里繁华喧闹,连灯也还是照的煤油,因为没电。

这日清早一觉醒来,已日上三竿。林子里的鸟儿开始撒欢,唧唧喳喳叫个不停,我爬起床伸了个懒腰,磨磨蹭蹭洗漱完都将近中午了,准备直接做午饭吃。我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切着菜,突然听得外间有人道:“就是这里了,不会错的。”我放下菜刀,出来到院子里只见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两人都西装革履,戴着墨镜,正四处张望,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我高声问道:“喂喂喂,你们是什么人?找什么呢?!”两人循声看向我,都摘了墨镜,其中高点儿的那个道:“敢问你就是白云道长么?”我小声嘀咕道:“原来是找师傅的!”便走近了些问道:“你们找我师傅有何贵干?”我站在他俩面前不觉有股无形的压力,因为我和他们相比太“娇小”了。还是那高个儿,说道:“原来是白云道长的高徒,我家老板遇上些不干净的东西,想请白云道长做做法。”听此我只能抱歉道:“师傅长年云游在外,现在不在,你们还是请回吧。”两大汉互相望了一眼,另一个矮点儿的不耐道:“早就听说白云道长难请,看来不假。但我家老板要是好了又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何必摆臭架子呢!”我听他这口气有些不悦了,但不想惹麻烦,只好忍气道:“两位先生,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师父真不在,他就我一个徒弟,我常常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你们别为难我。”两大汉又相互望了望,高个儿温和道:“无碍。您是白云道长的高徒,那就劳驾您走一趟了。”我心里咯噔一下,不自觉就想起昨夜的事——

昨夜,我和往常一样,在灯下看《道德经》,心却不静。窗外风声簌簌,庭院里一丛细竹的叶莎莎作响。屋里的煤油灯散发着昏黄而柔和的光,抬头往窗外看去,幽静的月光下,依稀可见婆娑摇曳的树影。屋里太过静谧,只听得外面风吹叶响,我吹了灯,和衣躺下。不多久就迷迷糊糊要进入梦乡了。可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格外清晰的嘤嘤哭泣声,泣声幽怨而凄绝,扰得我睡意全无。我翻身下床,推门出去不耐地高喊道:“谁半夜里在此嚎丧啊?!”哭泣声戛然而止,我四下望了望,没人,连鬼影也没个,地上只有月光从叶隙间洒下的斑驳的碎影。我一拍脑门儿自语道:“大山里能有人么?准是自己听错了。”于是转身要回屋里。这一转身不要紧,要紧的是眼前赫然站着个白衣纱裙的女子!我吓得一抖,差点跌坐在地,只听得她轻笑道:“原来是个假道士!”听此我有些不悦,反倒忘了害怕,问道:“你瞎说什么?!瞧你穿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出来吓人来着?!”只见她勾了勾唇角,并未生气,她眉眼间竟有说不出的清丽温婉,我禁不住细细打量她,美艳的面庞带着几许清冷,瘦弱的身姿却是别样一番娇柔婀娜。我看着有点发痴,也早忘了责怪她装神弄鬼。她竟笑了,樱唇皓齿,如绽开的石榴,我想她定是笑我看呆了,我不禁脸红道:“你一个女孩儿家怎么大半夜还在这大山里呀?”她幽幽道:“因为我是鬼呀!”我不禁噗嗤一笑,道:“吓谁呢!有你这么漂亮的鬼么?!你说你是仙女,我反而信了。”我想女孩子听到这话大概没有谁不高兴的吧,果真,她笑意盈盈,声音也柔和了许多道:“小道士,你认识鬼么?”我摇摇头道:“不认识。因为我是自小身体不好,我父母才把我送上山来学道,说白了我学道不是为了捉鬼,是为了强身健体、修身养性罢了。不过我师父说他捉了一辈子鬼,却没见过鬼,我想大概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女子似是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看来不是假道士,只是个不会捉鬼的道士罢了。不过我可是头一次听说道士不相信世界上是有鬼的。”我拉长了声音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哪来那么多鬼呢,不过是做了坏事良心不安,疑神疑鬼罢了。”她却轻哼了一声,不以为然道:“是么?可要是真有鬼呢?”我不禁玩笑道:“要是有鬼,叫我师傅去捉呗!”她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道:“是不是你们道士见鬼就捉?”我想了想道:“我不知道别的道士如何,但是如果我会捉鬼,我想我只会捉害人的鬼。”女子挑眉道:“是么?如果这只鬼是来报仇,害的人是个十恶不赦比鬼还恐怖的人呢?”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便转移话题道:“别老说鬼了,你是不是来这山里迷了路才找到这儿来的?”女子摇头道:“不是!”她又换成了警告的语气续道:“小道士,明天不管谁来找你,也不管他请你去干什么,你都别去!”我疑惑道:“为什么?”女子柔声道:“你是个好人!我不想伤及无辜!”我有些莫名其妙,正想问,却只见她长袖一挥——不见了!我环顾四周,找不到半点踪迹,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妈呀,她真的是鬼?不可能吧!我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脊背生凉,晃了晃脑袋道:“见他妈大头鬼!自己把自己吓死了。”窜进屋里就跳床上蒙头大睡。

现在看来,那女子说的话成真了,居然真有人请我下山!我佯笑道:“两位大哥,我不会捉鬼的,您二位就别为难我了。”高个儿又道:“小道长别谦虚了。老板娘说了,不管如何都得请白云道长过去,既然尊师不在,就只有劳驾您了。您可以不走,但我们有的是力气抬!”我终于忍不住生气道:“你们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那人微笑道:“请小道长带上必要的工具!”两人并肩往我前面一站,我只觉得天都阴了,我被笼罩在他们的影子里。我生来胆小,我现在是既怕眼前的两人武力处事,可又怕昨夜那女子、不对,是女鬼,怕那女鬼找我麻烦。两人见我半晌不出声,相互使了个眼色,把我抬了起来。我忙喊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还不行了吗?!”他俩放下我,我白了他们一眼,把师傅以前常用的一些东西都带上了。山间小道很阴凉,不同往常是,这次凉到了我心里。昨夜那个女子警告过我不要下山,可是我还是跟这俩大汉下山了。我不知道我将遇到什么,只是隐隐觉得不安。到了公路旁,两人带着我朝一辆黑色大奔走去,一个上了驾驶位,另一个给我拉开后座车门,打了个请的手势,我上了车,他关了车门上了前面的副驾驶位。座椅软软的,车在平缓的公路上驰骋,我看着车窗外的绿野和稻田,稻子还没抽穗,叶青得像傍晚的暮色,亦如昨夜那女子幽深的眼眸。

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第四篇-化妆师的爱情

上回我们说到遗容师赵老怪原本生的一脸俊俏的模样,最后死掉来世竟然生得一女儿身,那么本篇就给您讲述赵老怪的今生孽缘。

孙杰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大男孩,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略显得稚气未退,不过一向温和的他,备受同事和家人的喜爱。

最近他的奶奶生病入院,这是近几年来第四次入院了,老太太七十多了,随着年龄的增大,身体就出现了许多症状,这也是在所难免的。

孙杰不甘,因为打小奶奶就很疼自己,虽然现在工作了,但是每天晚上都会去看望她。

这天晚上又来探望奶奶了,今晚的奶奶简单吃了点东西,就一直端详着对床的病人还有一个年龄跟孙杰相仿的姑娘。

原来对床是一名女性重症患者,孙杰奶奶亲眼目睹这个女人被病痛折磨的愈发憔悴,但是自从她身边的女孩儿来过之后就大不一样了,女孩儿每日为该女子梳妆打扮,简直和之前判若两人。

奶奶眯缝着眼睛抓着孙杰的手就说:“多好的姑娘啊,要是能为我也化上一化,我也知足了。”

“奶奶您说什么呢?”

“看那姑娘了么?长得多漂亮啊,不光漂亮还生的一双巧手,对面的那个阿姨原来面黄肌瘦的,在她的巧手下,现在脸蛋上熠熠生辉。”

孙杰也瞄了一眼对方,果不其然之前的那个黄脸婆变得很漂亮,而旁边的那个姑娘更引起了她的注意……

“奶奶,您喜欢?”

老太太点了点头,

“奶奶你喜欢,我就去找她。”

后来在孙杰的多方央求下,那个女孩同意给奶奶化妆,之前女孩扭扭捏捏的并未答应,最后还是同意了,每天为临床的阿姨化完妆之后就给奶奶亲手化妆。

女孩儿不怎么爱说话,给奶奶化妆时,显得也没多少底气,她的名字叫张晓珍,也不知道孙杰磨了多少次嘴皮子才淘换来名字。

短暂的相识就造就了孙杰对这个姑娘的倾慕之情,孙杰奶奶也看得出,当然也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亲自看见自己的宝贝孙子结婚,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所以老太太即便是住院也没闲着,跟那个卧床阿姨一直询问姑娘家的信息。

原来那个女人和女孩儿并不是母女,只是普通的朋友,看见她一天比一天面容憔悴,女孩儿于心不忍,便力所能及的为她化妆。

之后孙杰变得更为主动的追求起来张晓珍,打听其住址,便每天等在她家门口,准备接送她上下班,可是谁知道这张晓珍看见他像见了鬼似得跟他玩起了捉迷藏,使得孙杰一次送她上班都没成功过。

这天下班早,孙杰就去了张晓珍家附近盯梢,是的,一个人如果堕入了爱情的魔窟,自己的行为也会变得怪异起来,更何况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孙杰就向张晓珍家附近的邻居开始打听起来她的事,谁知道却遭到了无数个白眼。

只听一年近五十多岁的阿姨讲:“小伙子,我看你人不错,别把心思花在她们家人的身上了,谁和她们家的人扯上关系都不吉利的,听说她们家这些女人都是扫把星,男人年纪轻轻的就死了,劝你还是离她们远一点。”

“阿姨为什么这么说呢?晓珍她是干什么工作的?”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她啊,是给死人化妆的……”

孙杰听完心里咯噔一下,这也就难怪为什么自己央求她给奶奶化妆,她却不肯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孙杰在她的家门口果然等到了晓珍回来。

“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告诉你别跟着我么?”晓珍的眼睛不敢直视着孙杰,一脸羞红的模样。

“我是特地来谢谢你的,并且很和你做朋友!”说完孙杰就从身后拿出了一束花,还有一盒点心。

“我不要,还请你拿回去!”

“拿都拿来了,怎么还能拿回去呢?”最终晓珍还是没有扭过孙杰收下了东西。

“我能上去坐坐么?”

“什……什么?”晓珍的表情略显惊讶,因为她从小到大没有邀请过任何一个人到自己的家里。更没有任何一个朋友。

来到晓珍的家中,孙杰发现她的家里十分的阴暗,里面有股子十分难闻的中药味。

只见从里面的房间里面出现了一个中年女人推着一个老太太。

“妈,姥姥!”

只见那个中年女人面目略显狰狞,一只眼睛没有了眼球,看得孙杰有点害怕,相对于孙杰,老太太和中年女人更加的吃惊。

这家人话都不多,所以气氛十分尴尬。孙杰看在放在柜子上的照片,都是他们三人的照片,其他人的一概没有。

“晓珍呀,你们家原来都是做什么的?”

晓珍的母亲搭话了:“我们三代都是给死人化妆的……”听到这话的孙杰在配上晓珍妈那种恐怖表情,后脑勺“嘣嘣”直跳。

好像自己说错话了一样。

“那,阿姨,晓珍的父亲呢?”

“死了,薄命鬼,自己不好养活,非要赖在我们头上……”

晓珍看出了二人之间的谈话略显尴尬,就把孙坚拉到自己身边说:“父亲在我不大的时候就去世了,你也不要见怪,我们家从来就没来过什么外人,而且……”

“没事的,晓珍,还有什么吗?”

“而且我们家的人面相极为丑陋,所以都只能选择去给死人化妆,外界人都不肯接受我们,只有死人……”

孙杰的面目略显难看,因为自己毕竟是个大活人那。

“喔抱歉,我似乎说错话了,你是第一个来到我们家做客的人……”

“谁说你们家丑了?瞧见没,晓珍长的亭亭玉立的,怎么会丑呢?真是睁眼说瞎话。”

“那是你不知道……”这句话是晓珍在自己嘴边小声说的,孙杰也就没听清。

“你刚才说什么?”

“哦没什么……”妈妈把饭弄好了,我们一起过去吃饭吧……

现在来说孙杰目睹的一切基本还可以在承受的范围,但是吃饭呢?我相信会是他这辈子都很难忘却的记忆了……

欲知孙杰在饭桌上都经历到了什么?请看下集。

作者寄语:这篇就是遗容师的后续故事!

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第五篇-弹琵琶

肖丽满头大汗的跑着,她要离开这里!她不知不觉的来到一个森林里,此时已经天黑了,她却看着森林里爬动的人,她刹那脸色惨白,因为,因为那一些人都没有骨头!她的脑子唯一浮现了一个词语——鬼!她转身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余眼却看见,无数的骨头被数不清的红绳子绑在了树上,月光照印着大地,一个黑影闪过,拿着“琵琶”弹着乐曲,“啊!……”肖丽的哀嚎声传遍整个森林……

凌玥有着迷人的身材与漂亮的脸蛋,追求者十分的多,但她更喜欢在网上追求刺激,每当她一上QQ,就会十分多的男人找她聊天,日来方长,她也逐渐习惯了别人与她“打交道”的方式。今天,她再度上一次QQ,可是,令她失望的是只有几个人找她聊着天。都是她不认识的,她忽略了全部的消息,刚想郁闷的下线,突然的一个消息引起她的兴趣,她看了那一个人的头像,那是一个骨架,上面残留着血肉,而网名是:“骨架琵琶”这一下使的凌玥兴奋起来了,其实在她那清纯的外表下有一颗恶魔心,她最喜欢那一种血腥的味道与感觉,当然,这一种嗜好并没有人知道。

“晚上好,美女。”那个网名为骨架琵琶的人说着,“晚上好,帅哥。”凌玥有礼貌的回答着,但对方刚好发出了信息,上面写着:“我不是帅哥,我也不是美女。”凌玥笑着打道:“莫非你是人妖?!”

“我不是人!”那人说着,“哦!你不要开玩笑了,这一点不好笑!”凌玥生气的嘟嘟嘴打着字,然而刚发出去又收道了一条信息,“人妖不适合我,我是禽兽,高级禽兽!”凌玥笑的前俯后仰,然而那人又打来:“开玩笑,别在意,你想知道弹奏出最优美音乐的琵琶是怎么来的么?”

“你怎么知道我肯定要知道这个秘密?”凌玥好奇的问,“因为感觉,好了,我会发给你一张图片,明天来到那儿,跟5个人汇合。”他刚发着图片,也同时下线。凌玥静静的看着那个地址,不经意的震了一下,那是森林……

以上就是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