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5篇

本文5个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短鬼故事、儿童短篇故事、给女朋友讲的恐怖短篇鬼故事给女朋友讲的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第一篇-蛇祸

二十年前 在我们的村子东头最前面,有五间没有外粉刷的红砖平房,在当时的农村还是比较显眼。房子里面住着一对结婚三四年的小夫妻,夫妻两个非常能干,他们从我们附近收购稻子碾成米,用一辆飞彩三轮车拉到山东去,用稻米换玉米,然后将换来的玉米再拉回我们那里出售,接着再买稻米去山东,因为山东那个地方产玉米而没有稻子,我们那里有稻子没有玉米,所以从中赚取差价,如果就这样发展下去,他们将是村中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可有些事情往往没有如果,事情发生在一个夏天的晚上,天上下着小雨,夫妻两个又在我们附近收购了满满一三轮车的稻米,用塑料纸蒙起来,经过村子东头的一条古老的土路慢慢向村子里开来。到了家里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夫妻俩将车子停在了平房门口,男人在小雨里检察了下雨布,两口就进平房里,由于累了一天,又加上下着雨,所以两口都是又冷又饿,所以就忙着准备做饭吃,日子问男人,我们怎么吃,男人说:明天还要赶早去山东,今晚就煮点挂面吃省事了。

于是妻子就到外面的厨房去烧水了,在水烧开了之后,妻子来平房里拿了两把挂面,另外又拿了几个鸡蛋,到厨房后先将鸡蛋下到锅里,等鸡蛋成型后,又将挂面下了下去搅了搅,就去平房里面拿碗筷,到厨房外面的菜盆里洗了洗,准备装面条,可当她拿着碗筷走进厨房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两条花斑蛇(亦可能是屋蟒)正从厨房棚顶上探下了身子,两个蛇头已经垂到了锅台上面,嗤嗤的吐着信子,大概是想吃锅里的鸡蛋。女人吓的一声尖叫,丢掉了碗筷,撒开腿跑进了平房,告诉了男人锅台上有两条大蛇,男人跑到厨房门口看了看,也吓得不轻,接着跑到外面拿来一把锄头(以前农村用来给庄稼除草的工具)女人又找到一把铁锨,男人用锄头把那条有胳膊粗将近两米长的大蛇头给砸扁,那条略小一点的想爬回屋檐去,他又从女人手里接过铁锨对着它就是一阵乱砍,最后那条也垂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两口子出车的时候顺便将两条蛇挑在车后面的横梁上,慢慢的向村口开去,一群上小学的孩子都跟在后面像看耍猴的一样喊着跑着,在这群孩子中有一个不起眼的男孩就是当年的我,车子将两条花斑蛇拖到了村口一个叫桥口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是村口,又有一个解放前造的老桥,所以习惯上都叫那个地方桥口,桥边有一颗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老桑树,村中有死人的时候都要到那个地方去烧纸钱),男人下车用一个木棍将两条蛇一条条的挂在了桑树枝上,接着就开着三轮车带着女人又踏上了去山东的路。我当时站在桑树前,看着两条蛇还不断地顺着身子往下滴着血,感觉它是那么的大,那么的无辜,那么的可怜……

自从桑树上有了两条不同寻常的死蛇之后,无论是放学还是上学,总有许多的孩子围着它们看一会儿,有时还会听到一些大人对这两条蛇的看法和猜测,说什么不该打死它们,能长这么大不容易,又是在家里发现的,应该是屋龙,是看守房子的神灵,不会伤害人之类的,说如果它们想伤害人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死的了。时间就在人们的议论和上学放学中过去了两三天,一个下午楼主放学经过桥口,看到一辆三轮车翻在了桥下面,直觉告诉我,那是他们的车子,我当时站在车子前,看着看着桥边桑树上的两条花斑蛇是那样的刺眼,那样的恐怖,听大人说,车子翻了后,女人倒没有什么大事,男人被压在车子下面了,再后来看到那个男人已经是几个月后,他坐在轮椅上出现在村子里……

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第二篇-一张床板

“师傅,……我死得好怨…好怨……”

“张帅,你已经死了,就安心去吧……”

“不,我不甘心啊……”

“你……”当老吴看到徒弟那张血肉模糊,而又扭曲的脸慢慢贴近自己,“别,别…你别再吓师傅了……”

“啊……”老吴从噩梦中惊醒,才想起今天是徒弟张帅的头七。

老吴点燃一支香烟,望着身边那张空荡荡的床,那本来是张帅的,但现在只剩下床板,上面的属于徒弟的东西都被张帅家人清理遗物时,取走了!

老吴和张帅有三年的师徒缘分,张帅乖巧懂事,老吴很是喜欢,要不是张帅走了,自己打算把一身的本领都交给他!

张帅是七天前和女网友见面,结果遭遇抢劫,被歹徒捅死的……

身为师傅,多少有看护,管理不力之嫌,张帅家人嘴里不说,但老吴知道他们也这么想,否则不会连一样张帅的东西也不留给老吴做纪念!

只有徒弟睡过三个年头的那张床板,此时老吴望着它,多少有些苍凉的感觉,悲由心生……

只是老吴在张帅头七这夜怎么会无缘无故作这样一个梦……

“难道…”老吴觉得是不是张帅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第二天,老吴去张帅坟上,“张帅啊,师傅对你不薄啊!你别再像昨夜那么吓师傅了好吗?你有什么未了的心事可以托梦来告诉师傅,师傅一定替你办到,好吗?”

至此,张帅再也没在老吴梦里出现过……

老吴以为就此,张帅的事便结束了……

不久,老吴又收了个新徒弟,叫王强!

老吴让王强睡张帅睡过的床板!

王强常常会在夜里惊醒,他告诉师傅,说夜里做梦常常有一个满脸都是血的年轻人追自己……

老吴看到面容憔悴的王强,似乎很多夜没睡好觉了………

于是让王强放几天假,回家休息几天……

王强回家后,老吴总感觉他的床上有动静,但仔细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老吴隐隐约约感觉是张帅在作怪!正嘀咕要不要把张帅的事告诉王强,让王强多多小心,却接到王强的死讯……

王强是淹死的,说是回家的第二天,女友突然毫无征兆的跟他提出分手!王强就独自去河边喝酒,醉了就掉进河里……

这夜老吴又梦到张帅,那扭曲可怖的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老吴知道王强的死与它有关!

“你以为把他叫回家我就没辙了吗?”张帅的那流着污秽的嘴不自然的一张一合,“哼…”

“张帅,你已经死了,你也看到你的家人是多么伤心,为什么还要拉别人来和你陪葬,你可知道,王强是无辜的,他的家人也会像你的家人一样伤心啊……”

“这个我管不了,我只知道要找替身,很多很多替身……”

“为什么…”“没等老吴讲完,张帅已消失在老吴梦里……

日子还是要继续,老吴自从收了丁宁作徒弟后,就看得很紧,生怕他再重蹈王强的覆辙!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

“丁宁,”老吴见呆坐在门口呆呆望着天的徒弟问“天这么晚了,赶快洗澡,睡觉,明天还又好多活呢!”

“不洗……”从来没有不听师傅话的丁宁的回答让老吴十分吃惊!也隐隐听出徒弟的异常!老吴立即警惕起来!

“快去…”老吴厉声喝道。

“我都在水里泡了一年了,还要我洗澡……”丁宁呆呆的说“要洗澡,也要去河里,……对,去河里,那里有师兄,两个师兄,两个……两个……”说着丁宁径直朝河的方向走去……

被丁宁几句话惊得毛骨悚然的老吴冲上去,一把抓住丁宁,可不知怎么,丁宁的力气突然间变得无比巨大,凭老吴自己根本拽不住他……

“张帅,我知道又是你,你就放过他吧,算师傅求你了……”被丁宁已经拖出十数米远的老吴情急之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道……这话似乎产生了效果,丁宁仿若如梦初醒,停了下来!

“师傅,您这是怎么了?!”见跪倒在地上的老吴,丁宁一面搀扶,一面问,似乎对刚才的行为浑然不知……

老吴见自己在死亡边缘拉回了徒弟早已老泪纵横,“没什么没什么……”

……

这夜老吴睡得很踏实,是被警察的叫门吵醒的!

看看徒弟的床上没人,预感不好的老吴果然在警察的口中得知徒弟的死……

老吴呆滞的望着徒弟的床,突然豁然开朗,“是那床板”

联想起张帅的遗物只有床板,之后王强睡过,然后死了,接着,丁宁睡过,也去了……

老吴抄起斧头,噼里啪啦把那床板劈了个粉碎,并付之一炬,隐约中,他似乎听见张帅那撕心裂肺,绝望的哀嚎……

从此,老吴再也没梦到过张帅,此后的徒弟也再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横死……

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第三篇-喜爱娃娃

小敏喜欢娃娃,大的,小的,她都喜欢。

一天,天气阴沉沉的,小敏个妈妈去逛街,走进商店街深处,小敏看见了一家娃娃店。台阶上已经声出了幽绿的青苔,湿湿的,腻腻的,滑滑的,个别角落已经结了许多蜘蛛网,可是这家店却是开着的。妈妈见天色渐晚,便拉着小敏往回走,可是小敏似乎对这家店很感兴趣,就算妈妈拉着她她也不走。

妈妈呦不过她,只好陪她去看一看这家店。这店外肮脏无比,可店内却是干净的很。小敏喜欢上了这家店。欢迎光临,我的贵客,一个年轻貌美如花的女孩温柔地说,可她的脸是如此的苍白,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气,即便现在是炎热的大夏天,还是能感觉到一阵阵阴风。妈妈不禁打了个寒战。

妈妈,我想要那个!小敏开心地说,妈妈随着小敏的目光,跃过那琳琅满目的娃娃,撇向了角落里的娃娃,那是一个穿着粉红色丝绸礼服的娃娃,披着柔顺黑亮的秀发,大大闪闪的双眸,怪不得小敏会看上它的呢!只不过这么漂亮的娃娃怎么会放在这样偏僻的角落,而且还摆着2的手型?妈妈想。

小敏拽着妈妈的裙角,妈妈,我想要那个!说着,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又看向了娃娃。

妈妈没有办法,只好买了它。小敏兴高采烈地抱着娃娃,蹦跳着走近收银台。女孩面带微笑着说,嗯,20元,注意,不要让娃娃单独和孩子在一起哦!当时妈妈没有注意听女孩这一番意味深长的话。

回到家,小敏兴奋地抱着娃娃上床了,妈妈也没有担心,心想,这么大的孩子了,家长不在的情况下应该可以的吧,说着,打开大门,走了出去,她今晚还有应酬。

小敏半夜金惊醒,只见一个身着粉红色礼服,披着秀丽长发的女孩现站在小敏的床前,脸白的可怕,没有一点血色。她用那早已枯竭的无神的双眼瞪着小敏,小敏想找妈妈,可是她动不了,就像有人把她捆绑在床上一样,动惮不得。女孩伸出只剩下枯骨的双手,一点一点地撕扯着小敏的皮肉,连骨头都不剩。

第二天,妈妈没有在床上找到小敏,她发现,娃娃的手型变成了3!

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第四篇-惊魂十八天

凌晨两点,刘东被电话铃声吵醒,一看是显示陌生的电话号码,刚要接,电话就挂了。刘东也没当回事,因为现在的陌生骚扰电话,和诈骗电话太多了。以前也遇到很多。不接也没事。

第二天,还是凌晨两点,还是那个陌生号码,当刘东拿起的时候和昨晚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第三天,第四天,连续一个星期,总是在同一时间,会准时电话响起。刘东就有点纳闷了,以前骚扰电话很多,但都是打一遍,或者加入黑名单骚扰电话就没有了,还有近端时间每天头脑昏昏沉沉,浑浑噩噩的,总是感觉无精打采没有精神。找医生看,医生说工作压力大,没什么病,然后开些镇定的药就把他打发走了。刘东越来越感觉难受。

第八天,白天刘东拿着手机看着陌生的号码,决定回拨回去把骗子痛骂一顿,可是电话却得到的提示音是不在服务区内。刘东心想是哪个乌龟王八蛋搞的恶作剧。到晚上刘东就把手机关机,然后心想今天可没有这个讨厌的电话打扰我了,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到了凌晨两点,电话自动开机,然后陌生的电话依然响起,刚接还是不在服务区内。刘东越来越感觉事情不是自己简单的那么回事。浑身毛骨悚然。

第九天刘东跑到移动厅,找朋友查陌生号码的具体情况,一看震惊了,电话号码主人的身份是王丽丽,王丽丽可是刘东最爱啊,是用情最深的一个女人。当刘东在大学校园第一眼看到王丽丽的时候就深深的爱上她。他们从大学时代就开始恋爱,一直到大学毕业,当要谈婚论嫁的时候,王丽丽父母极力的反对,嫌刘东工作不好,家境不好,在大城市买不起房子。王丽丽也是个软弱孝顺的孩子,最后在父母的逼迫下和刘东分了手,嫁给了一个,家境优越但不学好的富二代张瑞。刘东和王丽丽有半年没联系了,以前还经常简单的说说话,然后话题越来越少,渐渐的刘东换了号码也就不联系了。刘东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决定、到王丽丽的父母家去问问情况。晚上电话依旧。

第十天,刘东敲开了住在H市王丽丽的家,这个家以前他是如此的迷恋,如此幸福,让他感觉家里住着他的快乐天使,感觉人活着是如此快乐和有意义。王丽丽的母亲开的门,一看到是刘东,老泪禁不住的花花流了出来,刘东看到王丽丽的母亲差点认不出来,一个才五十几岁的妇人,却像七八十岁。

刘东问:“阿姨,王丽丽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王丽丽母亲一听这话,好像受到天大的委屈一样,扑到在凳子上嚎啕大哭。过一会儿说:“我家丽丽已经两个月,没有消息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去到他丈夫家要人,那家就说赌气跑了,他丈夫家财大势力大,拿他丈夫也没有办法,有时候还到我们家要人,说我们把丽丽藏起来了。已经到派出所报案了,可是一直没有消息。你叔叔已经病的进医院了,我在家里一直等着丽丽回来。”

刘东听到这一切也悲痛的流出眼泪握着王丽丽母亲的说:“阿姨,丽丽不会有事情的,我在帮你找找,到她大学同学那边去问问,看看有没有消息。”

王丽丽母亲感激握紧刘东的手说:“那就多费心了,我先替丽丽谢谢你。”

刘东回到家四处打电话询问,可是依然一无所获。夜里电话依然响起就挂。

第十一天,夜里凌晨两点,电话响起,刘东拿起电话,呆呆的看着,这次刘东没有接,电话自己就挂了。过一会儿,收到了陌生电话的短信。短信写着“在H市鸟瞰山的悬崖下”刘东看着短信,一种死亡的预感,笼罩在他心头。不自觉的哭了起来。想着和王丽丽恋爱的时候,在春天的花丛中,你追我赶,在草地上,睡在一起感觉山花烂漫。可是这一切已经成过眼云烟,一去不复返了。刘东在怀恋和王丽丽的欢乐过往中昏昏睡去。

第十二天,刘东开车赶到H市鸟瞰山的悬崖下面,四处寻找,终于在一个悬崖下面的缝隙中看到了一个尸体,已经不成样子,腐烂的衣服显然有撕扯,推拉,打斗的痕迹,刘东吓得倒退了几步。定了定神,仔细看了看,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刘东已经感觉到这就是王丽丽。腐烂的尸体手里面还握着一把头发。刘东当时觉得这就是王丽丽的丈夫头发。迅速的打电话给

110报警。这天夜里凌晨两点电话没有响起。

第十三天,又到了凌晨两点,手机没有电话打来,刘东心里说不出的痛楚,这个时候真希望有电话响起,真希望结果不是王丽丽,是别的人不小心失足落入悬崖的。

又经过四天,公安机关经过DNA比对,对王丽丽的丈夫张瑞的审讯,张瑞对这一切供认不讳,束手就擒。绳之以法。原来王丽丽和他丈夫张瑞结婚后,张瑞天天吃喝嫖赌,有时候能连续几个月不归家。短短的时间输掉了几百万,还在外面养小三,有一次被王丽丽当场抓到,在回家的途中,他们在车子里面不断的争吵,在开到鸟瞰山悬崖附近的时候,张瑞顿起杀心。张瑞把车停下,把王丽丽拉到车外,王丽丽那是张瑞的对手,在不断的撕扯中,张瑞把王丽丽推下了悬崖。

这几天里,刘东的电话一直没有响起。

第十八天,夜里凌晨两点,刘东电话突然响起,刘东拿起电话突然电话挂了,过一会儿,手机发来短信“谢谢你东哥,你是我一生的最爱,今生以不能报答,来世再报。最爱你的丽丽。”刘东看着短信泪流满面。

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第五篇-烛光里的烟火

病房内,小梦子正在挂着点滴,液体一滴一滴的往下流,空落落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她正熟睡着,空气中弥漫着凝重的血腥味。此时的房间特别的安静,女孩的呼吸声占据了整个房间。迷迷糊糊之中小梦子又回到了事发之前的噩梦里。

这是周末的一个晚上,小梦子推开了自家的门,她走了进去便关上了门。透过杂货间的门缝里,可以看见,黑漆漆的房间里,堆满了许多杂货,面积没有多大,却还是看似温馨,纸糊的窗户正在风中挣扎着。小梦子正坐在她母亲的身边看着母亲给自己缝制衣服。桌上的蜡烛在风的调戏下忽明忽暗,蜡油正在顺势往下滴,这是女孩的妈妈掏出了一双袜子送给女孩,眼里的泪水犹如泉水涌出,因为小女孩的父亲前不久刚去世,留下他们孤儿寡母。

夜渐渐深了,蜡烛还在一闪一闪的,小梦子已经熟睡了,母亲给他盖好了被子,继续干自己手上的活。坐着坐着,女孩的母亲开始发呆了,她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正对着蜡烛旁边的遗照傻笑。忽然一阵风刮过,凌乱了她的发梢,再次抬起头的她像是中了邪一样,口里不停叨念着什么东西,抓起了手中的剪刀不停的修剪自己的长发,一会儿功夫,秀美的长发就被她糟蹋的凌乱不堪,她站了起来撕扯着自己的衣服,用刀子刻着自己的肉体,血一点一滴的冒出,她掏出了自己的瞳孔。打乱了自己的房间蜡烛被打翻了。火势迅速蔓延,小梦子被吓醒了,看见眼前这恐怖的一切。

“妈,妈……你怎么了?怎么了?”

小梦子不停的扯着妈妈的衣服,想拉她出去,可是她的妈妈却听不进去她在说些什么,邻里的人都赶来救火了,女孩被救了出去,她的妈妈倒在了火中,小女孩也被烧伤了。烈火吞噬了她的母亲,小梦子呼唤着她的妈妈。救火队员还在扑火,旧木材在火中噼里啪啦作响,邻居们拉着女孩不让她过去。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在火中挣扎,然后倒下,小梦子晕了过去。不久她的妈妈被救出来了,但是还是没有能挽回一命。之后小梦子被送进了医院。

一声尖叫声,熟睡的小梦子从自己的噩梦中惊醒。被绷带束缚的她就像一个植物人,她很想失忆,很想不知道发生什么,更想回到最初的生活。父母都离开了她,她的未来该往何处去?

小梦子从床上爬了起来,将点滴取下,慢慢的走向了窗台。阳光一缕一缕倾洒在她白皙的脸庞,透过她的指缝间慢慢攀岩。她将手伸了出去,正当她安逸的享受这仅有的温暖和幸福时,一阵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一阵刺痛透着她的手指,透过了她的胸膛。一股撕心裂肺的痛传达到了她的神经,一点一点粉碎她的骨骼,血浆从她的瞳孔迸发出来。带着血淋淋的身躯,小梦子想再看看这个世界,内心的痛楚想必只有自己才可以这么深有体会吧。步履蹒跚的她离开了她的房间,脚下的血正迅速蔓延着。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了顶楼。呼吸都是这么困难的小梦子还是努力的呼吸着。

“爸爸,妈妈,我来陪你们了!”

说吧,她走上了围栏,纵身跳了下去,脑袋一片空白的她没有多想什么就希望这么安安静静的离开,让血液冲刺着她的大脑,让血液在她体内沸腾。这时的她正在加速度的坠落,对于一个想死得人来说这是一种享受,沉醉在这种感觉中的小梦子,仿佛可以看见死神正在向他一步一步的走来,这时身后好像有一股力量将她往上托,不停的向上,此时的小梦子很想挣开眼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竟然漂浮在空气中,旋转着。漂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一束光罩着她的眼睛,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朦胧飘渺,是死神吗?她心里在想是不是可以见到妈妈了。她兴奋极了,突然一个黑影出现了。牵着她的手,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熟悉。渐渐的她睁开了双眼。看着这个黑衣人,啊。是妈妈。

“妈妈,我终于看见你了。”

此时四周一片漆黑,太阳不见了。小梦子看着发光的母亲喜出望外。她的母亲将新袜子递给了小梦子。拿过袜子的她正想问母亲点什么却被什么扎了一针。

“我在哪里,我在哪里?”周围好混乱,好多人。

“小妹妹,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医生正在给你打针哦,不要害怕。”

“我是怎么了?护士姐姐。”

“你受伤了,医生叔叔正在给你治疗很快就没事了。”

小梦子渐渐平复了情绪。问“我的妈妈呢?她在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一时间护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么小的女孩。只是告诉她刚才昏倒了。

这时的小梦子才回忆起了那可怕的一幕,烈火汹涌地吞噬了她的母亲,泪眼婆娑的她,缓缓的回过头。知道真相后的小梦子,不停的哭泣,小小的衣袖饱含了她所有的哀伤。泪水将她的衣袖浸透……刚才是做梦吗?

以上就是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又短又吓人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