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恐怖故事短篇、惊悚鬼故事短篇、恐怖短篇鬼故事1000字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一篇-天黑不要走夜路

爱走夜路的人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感觉,走着走着好好的,突然就感觉自己心跳加快,一脸的冷汗就下来了,而且莫名其妙的开始害怕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就在自己的背后一样。

我是一个很爱走夜路的人,应该说很爱玩儿的人,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每天总是要在网吧上网到深夜,然后才步行回家,网吧到我家这段路是没有路灯的,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路的两边有很多坟墓。

要说当年我也是胆大,经常是半夜十二点一两点连个手电筒都没有就在那路上走着,年轻人总是这样,即使害怕,还是忍不住想要去上网,其实每一次走夜路我都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上网这么晚了。

这一天,我一如既往的上网到了十二点多,然后离开了网吧。离开网啊

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同学,他表情有些紧张,一看到了我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跑过来对我说“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啊。”?

我跟着人关系也不是太好,他问我问题我只能笑着随便说了一个答案,我和他的家顺路了一段,看他的意思看来是想和我一起走一段路。反正我也是一个人走夜路,有人陪着也是好事。

我们两个都保持着沉默在这路上走着,还别说,有一个人陪着,走夜路是要感觉好一点,最起码心里的那种紧张感觉不见了。其实这只是心里的安慰罢了。

他明显没怎么走过夜路,一路上战战兢兢的,一点点声音都会吓得他身体抖一下。我也就只能感叹现在的年轻人胆子真的太小了。和他一起走了差不多十分钟,走到了一个分岔路口。

他家在左边,我家在右边,他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他,似乎他的表情再说并不想和我分开一样。不知道为何,也许是我这时候同情心泛滥了,我居然对他说“我送你回去吧。”

毫无疑问,他肯定是非常高兴的答应了。我也就只能带着他朝着他家走去,刚一走到左边的路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

这种不对劲的感觉一路都有,让我全身都在发麻,不由得我开始加快的了脚步。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终于到了他家,他朝着家里跑去,还不忘了对我说一句“李波今天头七,就埋在那路上,你要不要今晚上住在我家。”

一听这话我才想起来,我们一个同学叫做李波的,前几天出车祸死了,我就说感觉这么怪,原来就埋在那路上,今晚上还是头七。

我想了想,其实我也想住在他家里,可是我想起了我爷爷,我爷爷管不起我,我去上网他也没办法,但是每一次都会等我回家,然后把饭给我做好,等我吃了他才会去睡。

如果我一点钟不回家,我爷爷一定会打着电筒出来找我,不行,我必须回去。老人家大半夜不睡觉我心里就已经很不舒服了,如果还出来找我,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彻底就是一个畜生。

我咬了咬牙说“我还是回去吧。”说着我转身就走了,他就像是躲一样的跑回了家里。

有人说过,对鬼这些东西不要怕,只要你不怕他,它就会怕你。但是说是这样说,要做到真的太难了,对于未知人都是恐惧的,对于黑暗更是如此。

现在是我一个人走在这路上了,我牢记着走夜路的法则,就是不要东张西望,我的视线一直盯着前面三米远的地面,这样既能看见路,又不会看见太远的地方。

就这样走着走着,可是我的心却是越来越紧张,因为我能感觉到,或许在某一刻,就会有一个东西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把我开膛破肚。

想到这些我只感觉后背是一阵的发麻,脚也莫名其妙的有些软了,我现在真的好想快点回家,再也不想走这条夜路了。我的脚步一直在加快着,快到差点就要跑起来了。

突然,我感觉后背一凉,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就像是一块大冰块给我背在了背上,可是我却感觉不到那冰块的重量。我吓得直接就跑了起来。前面二十多米远的地方有一个雷管房。

灯还亮着,我顿时间就感觉到了安全感来了,我跑到里雷管房还有四五米远的时候,里面出来了一个人端着一盆水,这人叫做油才华我认识,就是看雷管房的人。

他看了我一眼,借着灯光我也看了他一眼,他脸通红的,很明显是喝多了酒,醉醺醺的样子让我的安全感顿时间荡然无存,我直接跑过了他,这人现在不可靠。

然而他确实突然对我喊道“我说你小子大半夜背一个人跑什么?”我差点就想转身给他一脚,这种话不要说出来不行吗。他刚说完这话,我就感觉自己脖子传来了一阵的微风吹过的感觉。

突然,我眼前一亮,我只看见一辆大卡车朝我迎面冲来,我根本来不及反应,面对面和卡车撞在了一起。但是想象中我被撞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我居然直接穿过了大卡车。

可是我却听到了一声惨叫,就在我背后传来的,我转过脸去一看。只见地上躺着一个人,我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这人就是出车祸死的李波。见到我转过脸去,李波居然直接站了起来,诡异的笑着看着我。

我看着他的脸,有一半脸是好的,可是另外一半,已经是骨肉分离,眼珠掉在外面,就连脑浆都能看见。突然间我感觉自己脑袋一沉,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朦胧中我看见我爷爷把我背起来,然后朝着家里跑去,最后去挨家挨户的敲门,还找到了我们村的周大娘,周大娘一看到我就大吼一声不好。

然后叫我爷爷把我抬进了房间,然后她抓了很多米,还抓了一只鸡。用米不断的朝着我扔着,嘴里还念念有词。过了一会,她走到我面前,伸出手在我头上慢慢的掐着。

我能感觉到,他似乎在掐一个形状。可是大致的我也感觉不出来了,我只感觉她掐的很舒服,一点一点的在我脸上掐着。我有点想要闭上眼睛了,周大娘突然吼了一声“不要闭上眼睛。”

我立刻就把眼睛睁开了,接下来周大娘掐完了,然后开始拔我的头发,一根一根的,挑最长的拔,拔了大约有七八根,周大娘表情一凶,转过身拿出一把刀直接就把鸡的脑袋剁了。

就在这一瞬间,我感觉全身充满了力气,那种想要睡过去的感觉完全不见了,就像是我的身体又属于我了一样。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在那条路上走过夜路,就算是下午走,也得带上一两个朋友。

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二篇-杀妹的恶报

胡美茵和后夫左志伟出席了一个朋友的宴会后,回到家里已经夜里十二点了,她很疲倦,洗洗就睡了。恍惚间,她听到狗在惨叫,卧室的门开了,飘进一个人影,这个人是一个瘦弱的女人,怀里抱着一只胖乎乎的小泰迪狗。胡美茵心里一惊,这不是她妹妹胡秀芬吗?

胡秀芬脸色苍白,凄惨地说:“姐,我要走了,不送我一程?”

突然电话铃响了,胡美茵惊醒,原来胡秀芬的出现只是一场梦。但她接电话,却得到胡秀芬的死讯,电话是胡美茵她爸打来的,说胡秀芬已经服安眠药自杀了。

胡美茵心里暗喜,早就料到如此了。胡美茵不肯帮忙处理胡秀芬的丧事,除非她爸把她现在住的房子过到她的名下,她爸已经七十多岁了,没能力处理胡秀芬的丧事,所以就答应了。

这下子胡美茵就满意了,因为她离婚后嫁给情人左志伟,可是左志伟是个吃喝嫖赌什么都干的人,说做生意,却赔了本,把胡美茵和前夫离婚分到的房子都卖掉了。胡美茵没办法,就占住了她爸买的新房。但是她顾忌到她妹妹胡秀芬,因为她爸说这套房子将来是给胡秀芬的,只说让胡美茵暂住。

胡秀芬是一个很孤僻的人,到了三十多岁还没有结婚,养了一条泰迪狗作伴,把小狗当孩子养,相依为命。后来小狗突然莫名其妙地惨死家里,胡秀芬伤心地精神就不太正常了,没几天就自杀了。

一只小狗的惨死导致了一条人命,却让胡美茵愿望得逞了。

胡美茵像以前一样忙着吃喝玩乐,日子过得很美。

这天晚上她和一群人去环球娱乐城跳舞,她喝的洋酒太多了,就去卫生间排泄。她坐在马桶上,就觉得背后凉风嗖嗖的,马桶边缘冷得象冰,让她屁股都觉得难受。她站起来,走向镜子,却觉得头晕。

她打开水笼头洗脸,想清醒清醒,可是她在镜子里看到两个人,一个是她自己,另一个人站在她身后向她笑,这个人的脸好熟悉,就是她妹妹胡秀芬。

胡秀芬那张苍白的脸笑得很诡异,她的脸和她穿的白袍子一样白,她的怀里还抱着那只小泰迪狗,小泰迪狗冲着胡美茵大声愤怒地叫。倾刻间,小泰迪狗的头突然裂开,喷开了大量的鲜血,嘴和鼻子也开始喷血,血染红了胡秀芬的白袍子,白袍子变得鲜血淋淋。胡秀芬流着眼泪说:“我的宝贝死后,我天天流泪,我的眼泪都流成血了,姐你知道吗?”

这时胡秀芬的眼睛里开始流血,流得满脸都是,五官已经模糊,只看到鲜血,看不到脸的轮廓了。

胡美茵心里恐惧,凉意从脚底升到头顶,她转过身来对胡秀芬大叫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可是胡秀芬却冷笑着,一步一步走向她,血淋淋的小泰迪狗也对她张牙舞爪……。

当胡美茵醒来时,身边有一群人,都是她的女同学。她们看胡美茵上厕所很长时间没有回来,就来找她,却发现她晕倒在地,几个人一起拍她叫她,把她叫醒了。胡美茵谎称酒醉晕倒,别人也都相信了。

回到家里,胡美茵开始害怕,把这件事告诉了后夫左志伟,左志伟却不相信,说她产生了幻觉,世上哪有神鬼之事?但胡美茵却恐惧不安,让朋友请来一个法师,请他打鬼。法师做了一番法后,对胡美茵说:“这个鬼是含冤而死的,很凶,我不一定能打跑她。”

突然间,法师的桃木剑冒出血来,法师大叫一声:“我命休矣。”然后丢下他带来的法器拔腿就跑。

法师丢下的香炉开始冒烟,大量的白烟涌起,弥漫了整个屋子,白烟里出现一个人影,就是胡秀芬,满脸血污的胡秀芬还是抱着那只血淋淋的小春迪狗,哭着笑着一步一步向胡美茵走来……。

第二天,胡美茵的尸体被别人发现,尸检是心脏病发作死亡。半年后,左良伟因和一个嫖客打架,被对方用砖头砸破了头而死。他的尸体缩成一团,象一条狗。

其实胡秀芬的那只小泰迪也死于头骨破裂,是被左良伟摔死的。为了谋取那所房子,左良伟和胡美茵想让胡秀芬精神崩溃,就合计谋杀了她那一直相依为命的小泰迪狗。

胡美茵死后,她爸又续娶了一个老伴,这个老太太很精明,打官司夺回了胡美茵的财产。最终胡美茵和后夫费尽心思地伤害生命、谋取钱财,最终还是一场空,自己也身遇惨死。

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三篇-蓝光诅咒

桔子是一个旅游爱好者喜欢去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探险,正好赶上暑假,一个人背着行囊进山了,山路蜿蜒崎岖直通云天,峡谷奇观,云海浮云,也是一种奇景,站在山顶桔子看见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有一个小亭子泛出悠悠的蓝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看看天色已晚,只好先找个地方住下,

走了没多远,在山脚下遇到了一个村子,山民淳朴好客,没费力气桔子便在一家山民家里,投宿了。这家里人口挺清静的,只有一对老年夫妇大约七十多岁了,老婆婆热情地做了一些山里的菜肴,招待桔子,老爷爷十分健谈,和桔子也聊得上来‘老爷爷,这里的风景太美了,尤其是不远的一座小山上的凉亭闪闪的发着蓝光,太好看了看’

‘什么,你看见一座小山上的凉亭闪着蓝光’原本淳朴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什么不对吗’桔子看到这一对老夫妇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惊恐的,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好像时间被凝固了一样,老爷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老太婆,今天是不是六月三号’‘是呀,六月三号,该来的还是会来呀’老婆婆轻轻的叹息着。

‘两位老人家,我有些不明白,小山上凉亭中的蓝色光芒是怎莫回事呀,你们为什摸这麽害怕’

‘小伙子,明天一早你还是离开这吧,走得越远越好,记住千万不要靠近山上会发光的凉亭,我们这个村子叫做清水村,离这里不远有一座小山,叫做清泉山,也就是你看到过的那座,山上有一眼泉水,村民们世世代代都喝那里的水,直到三十年前的六月三号,村民们到清泉山取水,无意中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一个墓葬,当时的村民挺好奇的,于是就想打开棺木,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几个人将棺木拖到了凉亭里,将棺木打开了,只见棺材里躺着一个奇装异服的女人,身上泛发着蓝色的光芒,尸骨保存的还相当完好,几个人也顾不得害怕,将棺木里的陪葬品一抢而光,就在当晚天色突变,凄厉的闪电一次次将夜空撕裂,就在凉亭的上空,蓝色的光芒,久久不愿散去,下了一场大暴雨,那一夜雷鸣电闪,黑暗似乎要吞没一切,紧接着大地开始剧烈的抖动,一夜风雨过后,几个胆大的村民发现,清澈的小溪竟然流出了鲜红的血水,更为诡的是,放在棺木里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人们只在棺木上看到几个鲜红的大字【相隔十年,我会再来】遭遇了惊天巨变,村民们害怕了,只好将哄抢的陪葬品,送了回去,然后将棺木重新放回山洞里,然后再找了高僧做法事,高僧说;这个古墓的主人生前是个巫师,精通各种邪术,村民们会遭到灭顶之灾,大做法事之后,高僧让各家各户,把一些值钱的东西,都作为陪葬品放到了古墓里,并且严令任何人不准到山上去,没过多久原本身体健壮的高僧便圆寂了,临终之前,高僧留下遗嘱【古墓的主人,每十年会回来一次,给村民们带来灾难,如果山上的凉亭里出现了蓝色的光芒,那就是预兆,唯一的办法就是往山洞里再放一些值钱的东西,希望可以化解墓主人的怨气,转眼十年又到了,可是村民们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了可送了,只能等死了’

听到这里桔子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吧,老爷爷,我行李里面有些值钱的古董,这样吧,明天我去山上送东西,换去你们的平安,也不晚您二位的款待之情,’

第二天一早,在山民的陪伴下上了清泉山,村民们又是烧纸钱,又是烧高香,一副虔诚的样子,仪式完毕之后,桔子将背包里的东西放到了棺木旁边,然后悄悄的退了出来。转眼到了子夜时分,一个诡异的身影传进了山洞,想着棺木旁边的财务走了过去,就在他伸手的意义瞬间,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大师,你本是方外之人,为何也贪图人间的财物,难道不怕佛祖发怒吗,你为什麽要拿属于我的东西,为什麽’诡异飘忽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让人无边的恐惧,干枯的容颜,死死地盯住黑衣人,仿佛是索命的亡灵、

只听见只听见一声惊恐的嚎叫,黑衣人便倒在地晕了过去 ,桔子摘下头上的面具,得意的笑了笑,大伙都出来吧,村民们闻讯举着火把都跑了过来,原来上山的当晚桔子就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和村民们商议,要解开其中的谜团,

原来被吓晕的黑衣人,竟然是当年做法事的假和尚,利用山民的淳朴善良诈骗财物,其实所谓的蓝色光芒,流血的溪流,还有神秘消失尸体,只是这个假和尚故意制造的假象,他只不过利用了人们,对诅咒的恐惧心理而已。

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第四篇-鬼点灯

陈二狗是保定村出了名的赌徒,不仅在村里村外赌,还经常去镇上市里赌。每次回来只要带着一脸的伤,那肯定就是赌输了,要是笑呵呵的回来,那肯定就是赢了不少。不过陈二狗每次回来都是输多赢少。

尽管家里输得都没剩下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但陈二狗一丝都不担心以后的生活。因为他有一个有钱有本事的二叔,他二叔五十了也没结婚生子,唯一的遗产传人不就是他吗。

一天,陈二狗约上同村的牛蛮一起去镇上打牌,结果不到半天,又输得惨败而归。

牛蛮不像陈二狗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是有家室的人,这下输了身上的钱,回去肯定得不好受。便对陈二狗说:“二狗,你说咱俩是什么关系。”

“兄弟!铁兄弟!他们都看不起我,只有你看得起我,还经常陪我去赌。”陈二狗不假思索地回答。

“好,既然是铁兄弟,那能不能借我一点钱?”牛蛮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陈二狗觉得莫名其妙,“我他妈和你一起去打的牌,我输得一毛都不剩,你是都看见了的,还向我借钱,你这是拿我寻开心吧!”陈二狗有些不开心了。

牛蛮赶紧搭上了陈二狗的肩:“兄弟,莫见怪,我也是怕回去交不了差才问你借点钱。我知道你身上肯定没钱,但是你二叔有啊。”

“对啊,我怎么把二叔给忘了呢!”牛蛮一语惊醒梦中人,陈二狗刚才也寻思着去哪弄点钱来再过过瘾呢。

一说到钱,陈二狗立即就来到了二叔家里。二叔坐在藤椅上抽着烟,家里摆着各式各样的古玩器具。

陈二狗见了二叔,也不含糊,直接单刀直入,笑呵呵地说:“二叔,我没钱了,能不能先借点钱给我,不然你侄子活不下去了啊。”

二叔放下了烟蒂,看着这个游手好闲的人,就知道肯定是又是牛蛮的主意,要不是每次牛蛮提醒陈二狗到他二叔这来搞钱,陈二狗早就不记得他还有个二叔了。

二叔是个盗墓的 ,盗了大大小小近两百个墓,这会儿又在寻思着下个古墓。

二叔看着陈二狗,突然想,不如把这混小子放到墓穴去锻炼锻炼,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我的接班人呢。

二叔笑了笑,说:“二狗,你爸死得早,我年轻时也没好好管教过你,现在照顾你也是应该的,只不过你每次来我这拿钱,都是牛蛮的主意,每次拿去的钱都是借给了牛蛮,你说是不是?”

二狗摸了摸头,笑了笑说:“二叔,果然瞒不过你的法眼。你知道的,我和牛蛮就像亲兄弟一样,他现在因为陪我去打牌,输光了钱,回家不好跟他那母老虎交代,我帮帮他也是应该的。”

二叔看着这个愣头愣脑的侄子,也是没有办法。

“给你钱是可以,不过今晚你得陪我下趟墓。”

二狗想了想,反正有二叔在,也不会出什么事。也就答应了下来。

到了晚上,二叔带着二狗来到了一墓穴处。墓穴已经被人从旁边掘开了一个洞,刚好可以进去。

“这个应该是已经被盗了的墓了,我们就下这个吧,反正也就是带你来见识一下。”二叔说着就在墓穴的东南角点燃一了盏灯。

二狗不解,问:“二叔,干嘛要点灯呢?”

“这是祖师爷传下来的规矩。人的身上有三盏油灯,一盏在头上顶着,另两盏在肩膀上。 进墓时,一定要在东南角点一盏灯。如果墓的主人不让你进,就会把灯吹灭。是一种活人和死人之间的协议。”

“哦~”陈二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二叔看了看油灯,没有什么变化,便直接从洞口进去了,二狗在后面尾随着。

看着这不起眼的小墓穴,下去之后,竟然别有天地。

二叔站在前面一动不动,考察着墓穴的布局。这是一个墓穴群,虽然地面上只有一个冢,但是看着下面的布局,前面房门后应该就是主墓穴了,连同主墓穴的有十来间房子,也就是说,这里应该不止一具尸体。上面的坟墓只是个幌子,为了防止盗墓人而已。同时,也就是说这个墓穴肯定是不一般的墓穴,墓穴里的主人应该是非富即贵。

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五篇-吊死鬼

有人发现村头的歪脖树上,有人上吊了,是个女子。据说舌头吐到了胸前,吓死人了!老人说吊死鬼都这样。

古时候,交通不方便,保长赶紧派人去报官。一去一来,官府第二天才能赶到。白天,人们都不敢来看,晚上可得有人来看尸啊,以免再发生啥变故,没法向官府交代。思来想去,保长想到了一个人,张大胆。这个张大胆不怕鬼,不怕神,只要给钱,啥都干。

保长说,张大胆你只要这一夜把女尸看好,第二天就多给银子。这时,有人提醒说,吊死鬼,最容易诈尸,如果女鬼诈尸跑了,你可要小心。

不愧是张大胆,胆真大,弄了条破棉被就睡在了吊死鬼下面。天渐渐黑下来了,张大胆看看吊着的女尸,也越来越看不清了。咋办?她真诈尸跑了也看不见啊。情急之中,张大胆想出了个办法,他点着了根香,然后插在了女尸身上,心想只要你一跑,看不到人影,可看见红红的香头了。一切布置完毕,张大胆才放心打起盹来。

有个走夜路的,走累了,想抽袋烟解解乏,找了半天发现自己没带火。黑暗中,看到远处有个红点,就磕磕绊绊跑了过去。黑夜看火,一般是看着不远,实际不近。这个人好不容易到了跟前,一把拿过香火,点着了烟,嘴里还说,不就是借个火用一下吗,你咋不说话。再仔细一看,我的妈呀,原来是个吊死鬼!吓了个魂飞魄散,撒丫子就跑。你可把手里的香火扔了,他也忘了是咋回事,拿着个香头没命的跑。

这时,张大胆听到动静,惊醒了,睁眼一看,发现果然跑了,提起木棒,顺着火光就追了过去,边追边喊,站住一一我看你往哪里跑?不一会,就追上了,上去一棒就打趴了,张大胆,真个有劲,把个死尸抗着又回到了歪脖树下,往上一挂,愣了,女尸仍在挂着。张大胆这才明白自己闯了大祸了。

以上就是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