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超吓人鬼故事动画片儿童、能吓死人的鬼故事名字、哄女友睡前的鬼故事、吓女女朋友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第一篇-迷屋密影


  二十年前,我在高考复习班复读,准备来年再次参加高考。我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读书,就同另外一位同学合租了一间小屋。

  这间小屋离学校一里多,年久失修,破落不堪。屋里陈设简陋,一张床,一张木桌,两条板凳,其他就没有了。但靠床的一面的土墙有点奇怪,一张桌面大小的白纸覆盖着。时间久了,白纸有点灰暗。令我意外的是,这张纸较正常的要厚很多,而且看上去有点透明。透过这张纸,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人的身影。我想摸一摸,同学阻止了我,他说算了,我们还是早点睡吧。

  安置好生活用品后,我们累得不行,都早早地脱衣睡去了。大约午夜1点,我尿急醒了,打算起床上厕所。刚睁开眼,意外地瞅见一面墙上出现了一片模糊暗淡的光。我有点诧异,揉了揉眼睛,真的,确实是那张白纸发出的光。令我困惑的是,纸面上浮现的是一条平静的河流,岸边是一片郁郁苍苍的森林。

  我紧张得张大了嘴,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不一会,画面渐渐模糊了,半小时后,河流消失了,森林也隐去了。小屋恢复了黑暗。

  第二天,我将晚上的所见向同学说了一遍,他不以为然,说我做梦做多了,大惊小怪的。我说今天晚上再出现我就叫醒你。

  晚上12点半的时候,白纸墙又出现了亮光。我用脚蹬了同学,同学哼了几声没动静。我猛地蹬了他,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怎么了?”他生气地问。

  “你看……”我悄悄地提醒他。

  他擦着眼,定了定神,果然不错,一片白光又显现了。画面上,依然是昨晚出现的河流和森林,暗淡的月光下,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河里游泳。这个人模糊得分不清男女,也不知道是老人、小孩。渐渐地,画面越来越清晰起来,好像是电影特写镜头一样。四周都隐去,只剩下游泳的人——一个年轻的女人!

  同学果然吓呆了,一句话都没有说,愣了半个时辰。想必吓傻了。

  我也大惊失色,这不是海市蜃楼吗?

  我听说过海市蜃楼,只知道经常发生在海上、沙漠里,从没有见到过在屋里、在墙壁上出现过。人们对海市蜃楼的解释我不大认可,用光的散射、折射知识解释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游泳的女子,在画面上清晰得连毛孔都纤毫毕见。在河里折腾了很长时间,她才爬上了河岸,穿上了衣服,走进了森林。

  一个小时后,森林消失了,画面逐渐暗淡了。不久小屋又平静如初。

  同学半晌才还过魂来,嘴里喃喃自语,不知说了些什么,一句也听不懂。看样子他的神经错乱了。

  天亮后,我问当地人这间屋子怎么回事,当地的老人摇摇头,一言不发地走了。一连问了几个,都不吱声,好像都在回避什么似的。

  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灵异现象?我决定亲自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一个妇女偷偷地告诉我,你去把前村5里远的张老道士请来,他会告诉你的。

  按着妇女的指点,我费劲了周折,才找到张道士。张道士仙风道骨,长须飘飘,清朗矍铄。果不其然,道士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气质。我花了200元钱,上街买了七八个菜和一瓶老酒,请张道士吃晚饭。

  晚饭就在小屋里进行。我和同学轮番给道士敬酒,希望道士给我们揭谜底。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张道士终于开腔了……我们听了汗毛倒竖,冷汗嗖嗖。

  原来,50年前,这间小屋原住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这女人不仅聪明贤惠,而且待人处事很善良。国民党一个地方官员听说后,垂涎于女人的美色,欲娶女人为小老婆,女人宁死不从。这个官员气恼了,派人将她抓到公署,奸污糟蹋后,将女人一顿毒打。女人欲告状,但“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悲愤之下,投河自杀了。这条河,就是道士家门前的那条河。

  我这才意识到,晚上画面的小河真的很像道士家前的小河,但不完全像。道士见我疑惑,就接着给我解释。其实,画面的小河是50年前的小河,墙上的场景是50年前的再现。画面里的森林也是50年前的森林,可惜,现在小河污染了,森林也见不到几棵树了。

  我还有一个疑问:这面铺着白纸的墙,怎么总是在深夜显示这个场景呢?道士笑了笑,从我们道教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世界有两界,阳界和阴界。阴界的事情阳界是无法说清的。说完,道士陷入了沉思……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第二篇-人皮面具


  玩伴

  九岁那年,我家隔壁搬来一户新邻居,那家的孩子叫良子。由于年纪相仿,我们经常玩在一处,我们最喜欢的就是戴上各种各样可怕的面具到处吓唬人,看到小女生们被吓得哇哇大哭,我们就乐得拍手大笑,而且乐此不疲。久而久之,我发现良子有个习惯,戴面具时他会不时地用手拉一拉面具,没戴面具时便拉自己的脸皮,有几次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总拉脸皮,他斜着眼睛看着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整一下面具嘛。”我笑着骂他神经病,白痴才把自己的脸皮当面具呢。

  重逢

  后来,良子的父母在一次意外中暴毙,他便被亲戚带走了,再没回来过。以后关于良子的记忆便渐渐淡去,直到在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暑假快来临时,我突然接到良子的一封信,他在信里说,自己现在住在杭州,生活过得不错,还力邀我去玩。

  小时候一起疯玩的印象便模模糊糊地复活了,良子他过得好吗?没爸没妈的他是怎么长大的?刚好闲着没事,我决定去一趟。我让死党昊雨跟我一起去,还让他带上妹妹蔷儿,以及蔷儿的好朋友小丽。我一直喜欢蔷儿,但愿这次杭州之行,能促成我们的好事。

  空落的别墅

  车站上良子热情地与我拥抱,良子变了许多,削瘦的脸,深凹进去的眼珠,个子又高又瘦,如果不是他认出我,我还真认不出来他了。“你们一定累了,走吧,到我的别墅去休息。”“别墅?”我惊讶地喊道:“良子哥,你可真行啊,在哪发财啊?”我一听良子有别墅,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良子呵呵笑道:“这也没什么,说不定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合作呢!”

  我们上了良子的车,半个多小时后,良子将车直接开进了别墅的院子。下了车,我向四周一看,大概是几十年前的建筑了,院子里草长得老高,门窗也过分老旧,一切都显得死气沉沉。“咦,良子哥,这么大的别墅,怎么没有别人啊?就你一个人住吗?”我好奇地问道。

  “这别墅只有晚上才有人来看护,白天没人,而且我也不常来。你们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吧。” 良子淡然一笑,说,“本来你们刚来应该多陪陪你们的,可我还有点急事,要先走一步。”

  “没事没事,你去忙。”我连忙说,怎么能耽误良子发财呢。

  “噢,对了,这里是城郊,晚上不要乱跑,就在这呆着。”临走时,良子在门口回头环顾我们一圈,叮嘱道,顺手将门带上。

  第一夜

  白天我们跑到城里玩了一圈,直到天全黑了才回到别墅,远远的,看见别墅里影影绰绰的幽光在闪,显然,有人来了。

  大厅里,良子安安静静地坐着,还有另外三个人坐在角落里,良子急忙站起身,“喔,回来了,玩得好吗?”

  “哇!爽呆了,今天玩得快疯了,真是太棒了。”还没等我回答,蔷儿抢先说了话。

  良子一笑,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三位是老张、阿龙、小东,这里的保安。”三个人都阴沉着脸,没有走过来的意思,只是远远地点了点头,他们的眼光在我们几个人的脸上认认真真地看了又看,可能是做保安的职业习惯吧。看得我怪怪的,究竟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良子安排我们到楼上休息,我和昊雨住一间房,蔷儿和小丽住一间房。睡觉前我和昊雨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他似乎对我和良子小时候的事非常感兴趣,总是追问那时候良子是个什么样,和现在像不像。

  十一点多了,昊雨起身要去上厕所,“哎,我上趟厕所,你等我回来再睡啊。”去就去呗,大男人的,还要人等。“好好好,我等你,快去快回啊。”我催他。可能是白天玩得太累了,昊雨刚一出门我就迷糊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一个激灵醒过来,抬头看看手表,刚好是十二点。可是昊雨还没回来。

  “这么长的时间,是去上厕所还是修厕所呀?”我自言自语道,“不会出什么事吧。”我匆匆穿上衣服,向外走去,卫生间就在走廊的尽头,几步就到。

  卫生间里果然没人,会不会去了蔷儿那呢?我三步两步跑到蔷儿的房间,睡得迷迷瞪瞪的蔷儿被我叫了起来,自然没有好脸色给我,她不客气地说:“你有病啊,半夜跑我们这儿来,干什么?”

  “不是啦,你哥,你哥他不见了。”

  蔷儿一怔,睁大了眼睛,“胡说什么,我哥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怎么会不见呢?”我急得直跺脚,“你哥说要去厕所,结果快一个小时了,还没回来。”

  蔷儿顿时清醒过来,“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找!我告诉你,我哥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我和蔷儿刚说完,转身要去找昊雨,一转身,只见老张他们三人站在我身后的阴影处,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蔷儿似乎也没看见。蔷儿见了他们像见了救兵,三句两句地告诉他们,她哥不见了,要大家一起找人。我们一间房一间房地找,都没有。我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昊雨昊雨昊雨,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良子这会也醒了,跟我们一起找。

  “唉,找遍了,没有。”阿龙唉声叹气地说。我们几个人呆立着,束手无策,“要不我们报警吧。”蔷儿一边抽泣一边说。

  “老张,你们三个先去休息,致恒,我们到你房间去看看。”良子哑着嗓子说。我行尸走肉般地跟着良子走进我的房间,天哪,我当时就呆掉了,昊雨正好好地躺在床上睡得正香。良子脸上浮出一丝诡异的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再见吧。”蔷儿见了大怒:“李致恒,以后少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玩。”蔷误会了,她以为我又在变着法的追求她呢,我要怎么跟她解释呢?或许真的是我的神经出了毛病吧。

  昊雨他竟然好好地躺在床上,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战战惊惊地轻轻推醒他,“你,刚才,去哪儿了?”

  昊雨爱理不理地说:“你有病啊,我一直在这,哪也没去。”

  “你不是去厕所了吗?”

  “去你的头啊!鬼才去了呢。”我突然想起来,同窗三年,昊雨从来没有半夜去厕所的习惯。“那刚才我们又叫又喊地找你……” 昊雨将被子往头上一蒙,再不理我了。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第三篇-定陵地宫


  宅男王飞,一天,电脑突然弹屏,一张恐怖阴森的地宫图片,掺杂着血红的文字,“鬼节,游览十三陵,亲临一棺七命,狐妖附身灵异地带,你怕了吗”他知道这是旅行社的一个营销噱头,为了抓住胆大游客的好奇心,而投放的广告。王飞承认,自己中招了,拨打了旅行社电话。

  第二天,在旅行社相约地点集合。导游一人发了一顶红色帽子。在大巴车车头系上了红色绸带。

  游客大概三十人左右,多以年轻人为主。7月,闷热的季节,赶巧大巴的空调坏了。这可苦了这帮游客。王飞随便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一路看沿途的风景打发时间。

  出了城区,车辆也不见少,大巴车放缓了前进的步伐。这时,王飞发现路边杨树下有人向他招手,他仔细看了看,这男人并不认识。

  “大家看这边,注意听一下”女导游招呼着游客。

  “咱们这次去的是定陵地宫,自认为体弱多病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最好就不要进去了,本命年的也最好不要进去了,进去的游客,不要讲话,不要叫彼此的名字,更不要给人拍照。还有您的食物,要留在外面,不然要成了这墓中的祭品,您要不忌讳这些东西,随便进,反正收了您钱了,开心就好”

  导游一段告知后,王飞认为简直是无病呻吟。其中不知哪个游客回了一句。“你不知道,今天是鬼节,红色招鬼吗?”在场游客听后有些议论纷纷。

  导游听后并没有太大反应“帽子365天都是红色,不可能在鬼节给您换一个颜色,这是咱们的标志,希望您最好带上。关于鬼,我在这条线路上干了好几年了,根本就没有的事”

  几分钟后,大巴车靠右停了下来,上来一个中年男人。导游介绍,这是为大家邀请的导游,专门讲解地宫部分。

  王飞扫了一眼新导。这时,座椅后面有俩年轻女孩叹道,导游,好帅啊。听说地宫里阴冷,有他在自然不怕了。王飞听后,撇了撇嘴,看向窗外。齐刷刷的杨树一一掠过。他感觉到,闷热的车厢,开始转凉。

  到了定陵,走马观花游了祾恩门、祾恩殿、宝城、明楼。皇家坟墓论慎人指数还不及山间的坟冢。王飞,走向地宫,沿路人群稀少,直到发现路上竟然只有自己时,他才觉得有些蹊跷。

  “王飞,这里,你走错方向了”

  王飞辨别声音来源的方向,转身看见新导正在挥手招呼着他。动作似曾相识,他想起来了,在来时的路上,王飞在车上,他在车下,他错过了大巴,然后他又上了车。

  这一系列并没有让王飞产生任何的疑心,人家可以打车追车再上车吗,无可厚非。

  到了地宫入口,大部队正在检票,导游清点人数。听说曾有一旅游团,进地宫30人,出来竟然少了一人,原来那人好奇心太重,去了禁止通行的耳室,被困在了里面。事后,那人出来,说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团里的人。

  随着人流摩肩擦踵进入地宫。幽暗灯光下的影子一米俩米缓缓向下,阴风扑面,体感渐凉。

  有人嘴碎,每下一层台阶,都要数着数,一层两层数到十八层的时候,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不敢再往下数了。

  “再有几个十八层就到了”新导声音变得冷漠。

  这时,一个女生问“导游哥哥,您不讲解一下吗?”

  “今天,我主要带大家亲身体验一下地下宫殿”

  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地宫。王飞回头望了眼,看到的只是一拨拨人潮往下流动。他好像听到了外面关门的声音和一阵悠长钻心地笑声。

  王飞有些纳闷儿,缓缓地回过了头。新导原地不动正在看着他,下行的游客穿过了新导的身体,他的表情像笑像哭。

  王飞止住步伐,迅速闭上眼睛,怀疑是不是眼花了。后面的游客开始埋怨,“不走,别挡道”

  人群突然一阵骚乱,有个游客害怕,惊慌失措逆流而上,他要离开这里,新导并没有拦,随他去了。

  隧道口俩扇硕大石门敞开,见人有说有笑的触摸那本不应该被打开的石门。王飞也想凑个热闹摸一下这几百年前的古件儿。冰冷厚厚的石门,挡不住王飞想了解它的热度。上下左右拍打,也听不出什么名堂,反而手倒是蹭出了一丝血迹。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第四篇-永巷夜惊魂


  永巷是条古老的街巷,与如今高楼林立的住宅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永巷里的房屋古色古香,居住的的很多都是在这里住了一辈子的老人,虽然周围尽是繁华的都市,但这里似乎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但是,在如今寸土寸金的年代,有多少人在打这片地方的主意。终于,在永巷中央开始出现了挖掘机,开始没日没夜的挖土。永巷的老人知道,这里快要变成另一处价值不菲的社区。

  这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工程终于暂时停下了,夜里没有了轰隆隆的机器声,显得格外安静。工地上只有看着机器的几个工人,马良就是其中之一。躺在临时的帐篷里,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想着远在故乡的老父老母,想着多年来为了生活所受的辛酸,这堂堂七尺男儿也不禁留下了眼泪。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着了。在梦里梦到了多年不见的老父亲,只见父亲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站在不远处,对他说:“儿啊,快离开永巷吧,这儿很危险啊!快走吧……”

  猛然惊醒的马良,仔细回忆着刚才的梦,哎,大概是最近太累了吧,他自己这么想着。已经听不到外面的雨声了,于是,马良走出了帐篷。雨果然已经停了,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松柏的清香。

  突然,一些亮光从远处慢慢近了,马良很好奇,于是连忙躲在了不远处——挖掘机的后面,在漆黑的夜里,很难发现暗处的他。直到火把靠近,马良才看清楚,是一群穿着黑衣服,拿着火把的人。他们排成了两排,黑色的衣服把全身(包括脸)都遮住了,只留下了一对眼睛。而火把,燃烧的很旺,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就在马良纳闷的时候,队伍中出现了六个穿白衣服的人,同样用白纱遮着脸。他们六个人抬着一个类似担架的东西,担架上似乎躺着一个人,但是用白布遮住了。难道是死人吗?马良身体不由得一震。那六个人后面又是穿着黑袍的两排人。好长的队伍啊,因为这样陆陆续续已经出现了六个抬着的担架。

  突然间,马良意识到了一件事,他们好像走着走着围成了一个大圈,正好把他们的工地围了起来。马良有些害怕,紧缩在挖掘机的缝隙里不敢出来。庆幸的是,黑夜把他掩藏的很好。等他回过神来,那些奇怪的人已经停下了,他们就在工地上最宽敞的地方围成了个大圈,而马良正好可以看到,因为就在他的正前方,从前面两个人的缝隙中,看到了刚才的六个担架。果然是六个人,因为这么近的距离,马良可以清楚的看到白布下的人在动。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来了一个类似族长的人,开口说话了:“黑暗赐予的黑夜力量啊,让我们惩罚这些罪恶深重的恶魔吧……”话音未落,周围就吹起了大风,风吹动着四周的一切,马良感到冷风吹进了他的骨头里。

  就在此时,突如其来的风把担架上的白布吹开了。马良清楚的看到了躺着的几个人,他都认识。分别是这个工程的开发商,工程队的经理,还有几个和工程有关系的重要人物。他们在奠基典礼的时候都出现过,马良就只见过一次。

  只见他们都躺在担架上,面部因为恐惧而变得扭曲,全身似乎连动都不能动了。这种场面让马良想到了杀猪的时候,那些肥猪也是这样,虽然想拼命逃跑,但是免不了死亡的命运。绝望,放弃,死亡。马良很害怕,想逃但又怕被他们发现。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马良甚至感觉到了死神即将到来。经过了一阵的沉默,那个族长又开始了,“今夜,我们代替黑暗力量来惩罚这群罪恶的人——”

  只见黑衣众人又开始围着担架转了起来,一边走一边嘴里振振有词的念着“黑暗力量,惩罚罪人,黑暗力量,惩罚罪人——”声音越来越响,他们围得圈越来越小。

  就在此刻,黑衣人都退到了一边,穿白色衣服的人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把把刀子。刀子在黑夜里显得锃亮,凶恶,嗜血。每六个白衣人围着一个担架,手中拿着锋利的刀子,瞄准着担架上人的心脏。担架上的人脸上满是恐惧,但是毫无反抗能力。

  “嘶  ——”六把刀子在同一时刻,齐齐的插在了六个人的心脏上。血像喷泉一样射向四周,血腥味立刻向四周蔓延开来,马良想逃离这里,可是他害怕,害怕只要稍微动一下,就和那些人一样。六个人的血还在不停地流着,地上到处都是鲜血,那六个人睁着眼睛望着黑夜,只是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就在这时,族长手中拿出了一个奇怪的玻璃瓶,里面有许多不同颜色的空气,来回窜动。

  “感谢黑暗之神赐予力量,在此,我们为你献上祭品……”族长说完,就听其他众人随声附和:“祭品……祭品……”

  突然间,马良清楚的看到从六个死人的身上,窜出了不同颜色的空气一块飞进了玻璃瓶中,就像瓶子里的其它东西。

  “我们把罪人的灵魂献给你,感谢你保护永巷……”族长像做最后陈述一样说着。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


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第五篇-血红色的嫁衣


  苏芬要嫁人了,得知自己的好友结婚的消息,还是从父母的口中得知的。小薇忍住想杀人的冲动,她快车加鞭的赶往到她的楼下。

  丝毫不顾自己半个小时之前还在父母面前对着灯火信誓旦旦的发誓说自己以后一定当一个堂堂正正的淑女,一脚把苏芬家的门直接T爆,数落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就愣住了。

  苏芬头戴皇冠一身白色的旗袍,在灯光的照射下,如同一个仙女。

  尽管如此,此刻什么都不能阻挡小薇内心的小宇宙爆发。

  “你什么意思啊,还够不够姐妹的?要结婚都不通知我,你说,你好意思么?”小薇抓住苏芬的双肩,死劲的往死里摇。

  真的生气啊,想想自己跟苏芬都快走过是来个春秋了。苏芬结婚的事自己的父母知道了,而她居然后知后觉的。

  “我美么?”苏芬没有搭理小薇的激动,轻轻推开她,自行走到全身镜子。审视着自己身上的白色嫁衣。

  小薇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恩,好看!”然后回答后她就再度抓狂,她来是要找她兴师问罪的,怎么又扯开话题了。

  不过苏芬穿着嫁衣的模样很美,无人能及。小薇看得有点忘神了,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她看到镜子里的苏芬狰狞的一笑。

  待小薇再定神一看,苏芬正低着头,摆弄手上的捧花,哪有什么狰狞的笑脸。

  或许是看错了,小薇没怎么么去在意。

  明天就是新郎新娘交换结婚戒指的大喜日子,按苏芬那边的习俗,伴娘是要在新娘的家里陪她度过最后一晚,明天将要嫁人的她。就不在可以留念这里的一切了。

  小薇当天晚上就住下了,衣服穿的是苏芬的睡衣。

  两个躺在床上聊到很晚,谁都很舍不得。毕竟感情,都会很舍不得。

  这样,两人聊到自然睡了。但是半夜突然被尿憋醒的小薇,却发现睡在自己旁边的苏芬不见了身影。

  她却在床尾不远处,发现了苏芬。

  她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镜子前,眼皮未曾张开。她穿着那件白色的旗袍,像似在欣赏般的,站起身来侧过身,审视着自己身上的旗袍,然后满意的笑了。

  妖艳的红色唇色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十分的诡异,小薇不仅心里一凉,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着自己不要怕,苏芬可能是梦游了。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小薇吓出一声冷汗,她看见了站在镜子前的苏芬是紧闭双眼的,而镜子里面,看到的苏芬她的双眼竟然是睁开的,还有那笑容,阴森的诡异,令人后背发凉。

  小薇仿佛看到了镜子里的苏芬她望向的视线正是自己的方向,吓得她连连整个人躲到了被窝里。但是回过头来想想,不行啊!如果真的是遇上了这种邪气的东西,那苏芬怎么办。

  想到这里,小薇从被窝里爬了出来。苏芬像化上了死人妆的脸容坐在她身边,吓得小薇失魂落魄的。

  还好小薇胆子够大,不然在这样的环境里,遇上这样的情况,早就该被吓得心脏病发作了。

  “苏……苏芬。你怎……怎么还不睡?”尽管自己已经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了,但是声音的颤动还是令她的恐惧表露无疑。

  “本小姐,不喜入眠,翌日将乃是我的大事日子,如此这般,叫我如何入睡呀!”如果现在在戏台上听戏曲,一定会有人大赞这人唱的不错。但是现在在这夜里,半夜三更的有人唱着京剧,是不是显得很灵异?

  小薇陪着她闹腾了一夜,看准她对苏芬也不会有什么伤害。只是她怎么都想不通,苏芬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惹上这么些脏东西。

  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苏芬身上的那间旗袍。

  苏芬一直闹腾到了五点,天刚微微亮起。苏芬就一下子好像什么东西泄气一般,软瘫在了床上,呼呼睡大觉。

  她可就好了,苦了小薇一个晚上。

  但是小薇并没有在意到这一点,她反而回想起昨晚苏芬的异常,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苏芬租来的旗袍。

  经过小薇的再三追问下,苏芬才逼不得已的把自己租下旗袍的店名地方位置告诉了小薇。

  婚礼照常进行,小薇一边让自己的朋友按照刚才苏芬提供的位置去找寻她所说的旗袍店的地点,一方面为了给苏芬打扮的漂亮的她真是忙到焦头烂额了。

  “大小姐啊!你不要动了。再动你这个发型就要乱了,记得!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啊!今天你可是女主角。”听了小薇的话,苏芬才乖乖的坐好。

  在那么一瞬间,苏芬突然间,脸色凝重的对着小薇道:“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了,你要记得帮我照顾我爸爸妈妈。”

  “你乱说些什么呢!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对小薇说的这句话,苏芬好像没有意识到刚才自己对小薇说了什么,她也是一头雾水。

  小薇也懒得理她,就知道她爱装糊涂。

  婚礼的过程继续进行着,不过看着苏芬被她父亲牵着手,交到新郎的手中。小薇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像似被压着一块石头般的,透不过气来。

  这种情况不常见,姐妹结婚应该高兴才是啊!小薇却无端端的留下了眼泪,就当她转过身抹掉眼泪的瞬间,悲剧发生了。

  教堂里,苏芬像是发了狂一样,推开要给自己带上戒指的丈夫,跑出走廊,纵身跳下。

  当大家赶到楼下的时候,苏芬已经断气了,她的血把整件本该是她的白色嫁衣染成了红色。

  当天喜事变成了丧事,众人围着苏芬的尸体,都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

  如果早该知道今天会发生这种事,这个婚就不应该结。让小薇困惑的就是苏芬身上的那套嫁衣,她发现了,每当苏芬穿上这件嫁衣,精神总是会有点恍惚。

  然而,她让朋友来电话了。原来苏芬去租嫁衣的店根本就不是什么婚纱店,而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寿衣店。

  小薇偶然的一次经过那家寿衣店,发现橱窗上放着一件红到滴血的旗袍,似乎有着无限的魔力,指引着小薇往店里走去……

  以上就是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越穿越小的鞋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