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超吓人音频、惊悚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给女朋友的鬼故事短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第一篇-你制杖吗

这有一条路叫常青路,路上许多卖日用小商品百货的。生意兴隆,店铺火爆。唯独路南边靠近梧桐树的一家商铺,常年拉着卷闸门,上面一张泛黄发霉的纸写着——旺铺出售,185xxxxxxxx。

用胶布粘贴在卷闸门上。门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好似很多年不曾打开过一般。我曾上前摸过,一手的灰,比面粉还厚,同时那儿还很阴冷。

我曾经听老人说过,这铺子原先有不少人接手过,但都是生意惨淡或者店主非死即伤,最后只能换地儿。最初,上世纪九十年代,这里的第一户店主是个老头,无儿无女,他卖着拐杖,由于手艺好,拐杖经济实惠,不少老人都来买,就连刚出院的病人也愿意赶到这儿买拐杖,生意很好。有一日那老头被一个怒气冲冲的年轻人给打死了,什么原因呢?听说那年轻人的老娘从老头那买了一把拐杖,用了不到三天,一日下楼的时候拐杖突然断裂,那不幸的老婆婆摔成了半身不遂,他唯一的儿子去找老头报仇,结果被判了刑。老婆婆最后也因为无人照顾撒手人寰。

不过那些零零碎碎的谣言我听的太多,事实是怎样的我也不清楚。夏天傍晚六点多,我在这条路散步,经常有小情侣从我身边打情骂俏的经过,哎,我是个单身狗,这太无奈了。走的差不多了,我到了那老梧桐下,不少大爷大娘搬了小板凳在那下棋啊,打牌啊,带小孩啊...我找了树根的地方坐着,静静地看着那传说中的拐杖店发呆。我身旁的几位老人又在说那陈芝麻烂谷子的制杖老头的故事,我听的津津有味,她们甚至分了些瓜子给我吃,我不发表意见,静静地听着。这回又出了个新版本,她们说李大妈在那制杖老头的店铺前听见有个阴森森的声音在问——你制杖吗?你制杖吗?

吓得人李大妈一屁股坐在了水泥地上,最后啊被送到医院去,医生说至少得躺一个月。

我插了话“那还有其它人听见吗?”。“当然有啦当然有啦,东街头的老杨也说他听到了........”他们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大致意思是制杖老头可能重出江湖了,我眼皮跳了几下,这都二十年了吧,此前这店铺最多是不兴旺,或者店主生了一场大病,偶有死亡的。但传说中的制杖老头从未正面出现,都是以讹传讹。不知道这一次他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是什么意思。又或者是瞎编乱造。我走到了店铺门口,树影遮住了大部分光,我又轻摸了一下那灰,真是太厚了。突然,一只手在我背上拍了拍,我扭头看,是一个老大爷,头带一顶灰蓝色帽子,面容祥和,笑眯眯的看着我说“小姑娘,不要乱摸啊”。“嗯知道了”我胡乱的点头。“看你对这家店这么感兴趣,我来给你讲讲真相吧”

我无奈地点头,他给我讲了起来,眼神迷茫有些苍凉“这家店的主人当时与那位阿婆其实是恋人关系,他一直想送个定情信物给她,老头亲手制了一把拐杖,用的是上好的黄花梨木。可是他真是个老糊涂啊,那哪里是什么黄花梨,那是骗子拿药水制假的烂木头啊!根本经不起考验。那把拐杖让他的爱人瘫痪乃至丧命,他自己也被那位阿婆的儿子打死了。那老头不愿意离去,多年来一直守在这里,无奈自己阴气太重,给几位店家招来横祸”我听的冷汗直冒,这果然是我听过最劲爆的版本了“老人家.....你....”

"你制杖吗?"他突然问我。

“我...我...我不会....我撒币。”我颤巍巍地回答。

“别怕小姑娘,我有个东西得托你保管一下,等过些天这店铺开张了,你再帮我交给店主吧,算是听故事帮我个忙吧。”

他递给我一本厚重的书之后就走了,我看看书名《制杖宝典》。半个月后,店铺重新开张了,店家是个中年男人,他把店铺重新装潢了,这是一家拐杖店,古香古色。当我把《制杖宝典》给他时,他一下子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作者寄语:本故事纯属瞎编乱造。(*∩_∩*)

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第二篇-妈妈再爱我一次(儿子篇)

那个老婆娘,老不死的天天就知道在我耳朵边叨叨,烦不烦啊!这不,我妈那个老不死的又开始了:“刚刚啊,你都二十五岁了,别再去吸了好不好,你看你都欠一屁股债了!放着好好的内科医生不当去吸毒,你还是不是个人啊!!”

说实话我真的很烦,不就是年轻人出去乐呵乐呵嘛,死婆娘天天唠叨,迟早有一天宰了你!让你一天破事死是个多!看你这乌鸦嘴,讨债的又来了!

“刚子,你前几天借的钱啥时候还给我啊,家里等着用呢!”这是我的“生意伙伴”大刘,和我一样,吸白面的。他有时候比我吸的还厉害,不就借你五千块钱么,急什么急?

“呃,大刘啊,最近哥几个手头紧,能不能宽限两天。”我讪讪的说。

“两天,又是两天,你什么时候说话算话过,听说城北第三医院收活人内脏,要不咱去偷个肾卖吧。”大刘笑的很贱。

“卖肾?第三医院是么,容我想想。”我下了逐客令。坐在沙发上吸烟,突然看着忙里忙外的老妈,我突然知道怎么办了,你喜欢唠叨是么,我就让你唠叨个够!……

漆黑的夜,我干掉了我妈,我在她擦桌子的时候把菜刀狠狠剁向她的脖子!鲜红色的血喷了我一身,我却管不了那么多,拿着小刀划开她的肚子,找寻可以使用的器官。作为内科医生的我来说人体内有什么东西我很清楚,所以很快我就找到一大堆“钱”,躺在床上我计算着,两个肾起码四十万,肝脏二十万,脾脏十万,两个角膜共十五万。想这些的时候我的眼前堆满了钱!都是钱啊!!想到那女人平时对我的唠叨,我抓起木棍在她嘴里狠狠捅了几十下,把舌头都捅烂了才作罢。

果然,第二天在第三医院卖了好多好多钱,还有我没想到心脏瓣膜都要,最后一堆碎肉卖了两百万!这下好了,又有钱了,又可以逍遥一阵子了,那个烦人的声音也没了,世界真美好!哈哈。我还了欠下的债,对所有人说我妈出去旅游了,要过好久才回来。所以邻居们对我妈的失踪,丝毫不知。

有钱的日子就是好啊,好吃好喝好吸,真惬意。却不想大刘这个蠢货收“货”的时候被条子抓住了,这下好了,我和他一起进了号子。

我想,如果上天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再这么做。在法庭宣判我死刑的时候我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一条命嘛,反正这辈子该干的我都干了,不吃亏,大不了一条命,那去就是。可是啊,我刚刚不是个人!我怎么就为了吸毒杀了我妈呢!

那是我行刑的前两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关押我的大铁门开了一条缝,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的从门外走过去了。我跟着她出去,当时我在想,在号子这么多天女人都没碰过,临死了在他奶奶的干他一炮,也不枉此生了,反正也要死了,不介意多这么一条罪名。

话说我跟着那个女人走到角落,我看四周没人冲上去就捂住她的嘴,把她拖进厕所。脱掉裤子的那一瞬间我才看到那个女人戴着一顶帽子,高高的帽子,上面写着“一见发财”,然后我就醒了!我醒来口干舌燥想喝水,却发现……牢门是打开的!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高高的帽子!我的梦成了真的!我跟着她出门,到角落,把她拉近厕所,一切都和我能力的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她始终背对着我。我奋力把她转过来,却看到她的舌头好长!长长的耷拉在胸前,她的脸白到一种境界!我这时候不再精虫上脑了,谁都知道眼前这位是大名鼎鼎的白无常啊!我瞬间就跪下了:“无常老爷,小的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网开一面饶了小人吧!”是的,我不怕死,可是我怕鬼啊!她阴恻恻的笑着,舌头乱甩说话有些含混不清:“刚刚,男,二十五岁,犯不孝,弑母罪,罪该万死,现在时候到了,去看看你母亲吧,再见最后一面她就要投胎了,我也该收走你的魂魄打入十八层地狱了。”她的话刚说完,角落里就过来一个人,一个我很熟悉的人!她的肚子空空荡荡的,两个眼睛只是空空的两个黑漆漆的洞,她的嘴巴撕裂了,往下滴着血。

我那时候心里一直想的是我被打入所谓的地狱会怎么样,却没想到……我妈走过来直接跪在白无常面前:“无常大人,我求求你。我儿子还小,别让他就这么死了啊,我,我愿意代替他受十八层地狱之苦,求您网开一面啊!”

白无常哼了一声,说了一句:“你们母子再见最后一面,别和我扯。”就转过脸不再说话。我妈的魂魄转过来看着我,她的手摸在我僵硬的脸颊上:“刚刚啊,你怎么就不学好啊,你把妈杀了内脏卖钱妈不怪你,你就这么死了,妈不忍心啊!”然后我妈居然哭起来,听着她的话,我也开始后悔,我真特么不是人啊!谁知道白无常突然对我妈一笑:“你也不必哭哭啼啼,凡事都有路可走,你代替你儿子受过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他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念你救儿心切,我就破例一回,你跟我走吧。至于刚刚,此生财运,官运一跌到底,以弥补犯下的错。”我妈赶紧磕头:“谢谢无常大人,谢谢无常大人!”又转过来看看我:“儿子,妈走了,以后你一个人不能再吸毒了,好好的活下去,答应妈好不好!”我哭着:“妈,我知道错了,以后,以后我一定改!”“好了,跟我走吧!”白无常说完,两个鬼一前一后就那么消失了。而我,也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我是在大街上醒过来的,天空中传来白无常的声音:“刚刚,你妈在无边苦海受苦受难,你作为儿子,不孝!所以罚你做乞丐一辈子!以后多多行善积德,好让你妈早点脱离苦海,你知道了吗?”

“是,我一定多多行善积德,争取让我妈早点脱离苦海,多谢无常大人!”我擦掉眼泪,回想着小时候妈妈带我去看病,会想着妈妈做的饭,我多希望,妈妈,你能再爱我一次!

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第三篇-暧昧

我们两人是在朋友的一次聚会上认识的,那时候,我在我的妻子旁边,说话谨慎而呆板。但是妻子未留意时和她私下的对白,却显得过分亲切。

那时候,我就常常想,她和我的关系会非同寻常的。认识不久我们就开始互发简讯,然后我们去吃消夜,然后我们去看电影,然后我们照大头贴,像恋人一样。只是,我们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亲吻,还留在各自的人左右。

但就算是这样程度的交往,也显得那么暧昧。

“你爱我么?”我问她。

她总是微笑着,却不回答,用手按住我的嘴唇。她的手,纤细又冰冷。

“傻瓜。”她说:“一定要我说出来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常常发现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哀伤。

“你真的觉得,永远都没有必要说出来吗?”

可能是对我有些抱歉,虽然她还是没有说过爱我,可是对我的态度更加热情。

只要是我的事情,她会第一个站出来帮忙,在聚会上,她总是和我坐在一起,我遇到的高兴的事情,她显得比我还要高兴。

当那些人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的时候,我的心里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受。

她还是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她爱着我的时候,我们其实还是保持着可怜的朋友关系,没有越过雷池半步。

她是不是在耍我?我突然有一种可怕的念头。

然后我匆忙地找到了她,大声问:“你说,你到底爱我吗?今天,我们一定要说清楚这样的关系,算什么。”

她还是不说话,把我的头揽在她的怀里,我可以听见她的心跳。这难道,仅仅是朋友之间的安抚么?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她说。

“不,我要你说你爱我。”我倔强地说,

“一句话,真的那么重要吗?”她看着我,又是那种悲伤的眼神。

“我爱你。”她顿了半天终于说出来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是如此的凄凉和绝望。

也许我和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容易冲动,于是我就回了家,闪电般和妻子离了婚。

离婚以后我什么都没有要,我想我需要的只是自由。只要可以自由地爱一个人,新的生活就开始了。

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削苹果。

“我离婚了。”我故意淡淡地说。

“哦。”她淡淡地回答。

“我们可以在一起了。”我说。

她放下手中的苹果,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我们为什么要在一起?”

对呀,我们为什么要在一起?我像受了重击一样,摇摇晃晃差点站立不稳。

“你不是说爱我吗?”我说。

“和你离婚有关系吗?”她说。

“其实你不爱我对不对?”我说。

“对,不爱。”她说。

“可是你上一次还说过爱我!”我说。

“说的时候可能爱,说完了就不爱了。”她平静地说。

“想一想你以前遇到过的那么多人,当你说爱谁的时候,哪一次不是这样斩钉截铁,最后还不是远远离开?”

我觉得精神恍惚,全身的血液被抽空了。

现在的我,算不算一无所有了?

“你再这样说,我就杀了你!!!”我狂吼,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可悲。

“我不爱你了。”她的声音冷冷的。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每一刀都带着我一句声嘶力竭的

“我爱你。”眼泪,和暗红的血沫混合在了一起。

可渐渐地,我感觉有些无力,头脑变得空白,脑海中的一些感觉消失了。

我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微弱,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水果刀。我面无表情看着她痉挛的身体,那女人躺在染红的沙发上居然还有最后的一口气。

“为什么?为什么不继续?”她含糊的声音伴着血腥从嘴里流出。

“我也不爱你了。”我轻轻地说。

女人笑了,用湿滑的手我住了我的手。

‘我们是同类。’我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一天,我紧紧握着那个被我杀害的女人的手,直到她彻底死去。彻底死去的,还我们不能说出口的爱情。我们这样的爱情,说出口的时候,就一定会结束。因为我们是同类,是一种人,需要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对我们来说,太过残忍的总是结束,所以最好一生一世都只停留在旅途。

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第四篇-穿黑袍子的老婆婆

小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母都是教师,对于小童的教育更是严苛。小童本身也很喜欢学习,成绩一直以来都是很好的。小童父母对于自己孩子的努力和成就也感到非常的欣慰。小菲父母总是会尽量满足小童的要求,优越的环境,让小童要什么就有什么,小童觉得自己幸福无比。

小童这样幸福的生活随着自己的弟弟的出生就结束了,小童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弟弟的出生,让小童很多东西都必须跟弟弟一起分享,自己的父母也不全是以自己为中心,而是将重心转移到了自己弟弟的身上,小童觉得非常的难过。小童曾经不止一次的对父母说自己非常的不喜欢自己的弟弟,总是抢自己的玩具,抢自己的零食,而且爸妈的重心都在弟弟身上,小童感觉到了深深的失落感。

小童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回到从前,能够自己一个人得到爸妈全部的爱。小童很讨厌这个弟弟,只要是有机会,小童就会欺负下自己的弟弟,比如抢走弟弟的东西,将弟弟的喜欢的零食吃掉。弟弟每次都会大声的哭喊,小童也就会被父母训斥一顿,严重的时候,小童还会被父母揍一顿。小童就更加的记恨自己的弟弟。

不知不觉,小童已经上中学了,她离开了自己的家,但是心里还是没有放下对自己弟弟的怨恨,现在自己不在家里了,弟弟就会享受父母全部的爱,而自己什么都得不到,小童每次想到这里,心里就更加的难受。小童对自己弟弟的恨意也就深刻了,小童时刻这样想,要是自己的弟弟不见了,不存在了,那么自己就能独自的得到父母的疼爱。

今天是学校放假的时间,小童早早的就收拾好东西,回到家里。小童的弟弟很长时间没有看见姐姐,特别的想念,小童虽然不喜欢自己的弟弟,但是自己的弟弟到是很喜欢小童。每次小童回家,弟弟就会扑进小童的怀里撒娇,将自己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小童。小童更加不喜欢弟弟,以为弟弟是在爸妈面前卖乖,在像自己炫耀爸妈又给自己买了什么好的东西。小童总是将弟弟退到一边,眼里全是厌恶的神色,弟弟也不介意,还是一个劲的讨好姐姐。

吃饭的时候,小童因为弟弟夹走了自己最喜欢吃的鸡翅膀而大发雷霆,将弟弟的碗摔在骑上,小童的父母非常的生气,就打了小童一巴掌,小童赌气从家里跑了出来。小童来到街上,眼泪不住的往下掉,自己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弟弟还要抢自己喜欢的东西。真的是太过分了,小童越想越生气,简直就想好好揍自己的弟弟一顿。但是小童不敢,因为父母一定会帮着弟弟,小童简直要被气死了。

“小姑娘,你跟家里人吵架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小童仔细一看在路的旁边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小童本来心里就不舒服于是说到:“你怎么知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别烦我,我正生气呢。”

老太婆笑了:“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而且是很生你弟弟的气。”小童非常的吃惊,“你怎么会知道!”老太婆的诡异的笑了一下:“我怎么会知道,我有什么不知道的呢?小童,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你,你的爸妈太偏心了,重男轻女,这样对待你真实不应该。你的弟弟也讨厌,总是抢走原本属于你的东西,你一点都不恨你弟弟吗?”小童的双手已经捏成了一个拳头,看来她真的很讨厌自己的弟弟,想让自己的弟弟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老太婆看见自己猜中了小童的心事,非常的得意,于是从阴影里面走出来,老太婆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看上去有一些恐怖,小童吞了吞口水,“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老太婆说到:“你要是不喜欢自己的弟弟,不想弟弟抢走自己的一切,你就将这个东西,放在自己弟弟的床头,这样,他就不会再抢你的东西了。”

小童心动了,这样不是很好的吗?只要弟弟不在了,自己就能得到一切了,这个抢走自己东西的人,本来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永远在自己的生活中消失。小童接过了那个小瓶子,只要放在自己弟弟的房间就好了,嘿嘿。

小童正在气头上,心里只想着要让自己的弟弟消失。小童将这个东西放在弟弟的枕头下面,这样,弟弟就会消失了,小童就可以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刚开始的时候,小童的弟弟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跟以前一样,小童未免有一些失望,看来这个穿着看上去挺有一回事的老太婆也不过如此,什么忙都帮不上,说的好听会让自己的弟弟消失,但是那个东西已经放在弟弟的枕头下面一段时间了,弟弟一点反应都没有,真实太奇怪了。

小童很快就将 这件事忘记了,任然像是以前一样的上学放学。生活就这样继续着,小童也找不到其他的办法让自己的弟弟消失,所以也就认命了。又到了小童放假的日子,小童原本不想回去,但是这样,弟弟就会抢走自己唯一一点的东西,小童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小童还是早早的回到了家里,弟弟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眼睛一动不动的,看上去像是一个木偶一样,弟弟转过头对着小童诡异的笑了一下,那个笑容非常的熟悉,是那个老太婆的笑容,小童惊呆了,“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我的弟弟,你是那个老太婆!”

弟弟嘿嘿的笑了:“你现在才看出来的吗,哈哈,就在你第一天将这个东西放在你弟弟的枕头下面的时候,你的弟弟就已经不在是你的弟弟了,哈哈!”小童吓得跌坐在地上,“你是为了得到我弟弟的身体才这样做的吗?”老太婆嘿嘿的笑了:“你太天真了,我怎么会无条件的帮助你呢?你是我什么人,不只是你弟弟的身体,还是有你弟弟的灵魂,你的身体,还有你的灵魂,我现在就可以用你弟弟的身份活下去了,哈哈!”

小童不住的后退:“不会,你不会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老太婆路出狰狞的样子:“为的就是得到你们的身体和灵魂,哈哈,为了我能活下去,为了得到永生,我不得不这样说,我会感激你的,哪怕你不会再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小童看见来太婆扑向自己,撕扯着自己的身体,小童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小童惊恐的看见老太婆正往嘴里,不断的塞进自己的血肉,她的身体和灵魂正在一点点消失。世界上,不会再有小童这个人了。

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第五篇-冥界鬼市

1963年8月7日,我因为工作的原因,被报社要求跟随某科考队到夔东山岭的英落村进行出土文物考察,汽车从京城出发,在公路上接连行驶了3天3夜,一路平安无事,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挡住了我们前行的道路。

此时,我们一行10人,包括司机在内,全部被困在了曲折蜿蜒的山路中,地处荒郊野岭,十分偏僻,前方泥泞的道路与山体的塌陷,不得不让科考队的成员们选择下车徒步,向身后的南山前行,由于上山的道路异常艰险,加上还要搬运设备行李等原因,以至于我们到了夜晚仍停留在半山腰处,可为了寻找到救援与安全的地方,我们只好不断打起精神,加快前进的脚步。

“队长,你认为这偏僻的荒山里会有人家吗?”问话的是我们队里最年青的成员小何,今年才17岁,是个活力十足的小伙子,戴着一顶破旧的绿色军帽,身上的衣服也十分俭朴。

队长安文定了定神,抽着土烟,目视着前方连绵不绝的山脉,若有所思地讲道,“我好像记得,多年之前就曾经到过这里,不过,现在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无论如何,若想寻找到山村和救援,大家只能先到山顶上去。”说着,他站起了身,开始号召我们继续前进。

经过漫长的攀岩跋涉,我们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山顶,这里没有悬崖峭壁,平坦的道路一望无前,山顶的四周被郁郁葱葱的古树环绕着,仿佛看不到边界,远处村庄内的炊烟与整体轮廓,站在缓坡的高处,可尽收眼底。

“队长,我们真的要去那片村庄吗?”一向沉默不言的茹事突然开口发问道。

“当然了,眼下,我们也只能这样做。”队长安文此时正帮着其他同志搬运行李,但回话时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的他丝毫没有显露出疲惫的样子。

“不过,我小时候听就听别人说过,坐落在山顶上的村庄,到了晚上一般都会有些不祥的事发生,就像…

“唉,你这小姑娘,这都什么年代了,干嘛还要讲这些迷信的话。”老杨打断了茹事的自言自语,他是我们队中年龄最长的同志,也是这次科考队的总指挥,今年已经67岁了,不过这次,科考队能够让一些刚刚毕业或者入伍的年轻人与之随行同往,还要多亏了老杨在选用队员时的不拘一格。

就这样,大家一路上有说有笑,大约半小时之后,我们便到了山顶的村庄处,这时,太阳已渐渐开始落山,周围的景色变得有些些许凄凉与阴森,村中人烟稀少,似乎鲜有人迹,房屋大多是用普通的泥瓦与茅草搭建而城,四周用简单的篱笆围城围墙,十分简陋,周围还有一片烧焦的树林与几亩杂草丛生的田地,村外,几个砍柴的樵夫仍在村口处辛勤劳作,使得这片村庄看起来像是与世隔绝,毫无生机活力可言。

“我说老哥,都这么晚了,还在砍柴啊。”老杨好奇的向那些村民发问道。

也许是老杨的说话声音太大,或者是因为那些科考电报设备的原因,那些村民始终好奇的打量着我们,一言不发,就好像我们来自另一个世界。

“同志,别紧张,我们是京城科考队的。”队长安文的及时解释似乎缓解了此时的尴尬局面,“我们在山脚下被泥石流挡住去路了,这不,现在困在了这荒山野岭的地方,请问这里….

“你们来错地方了,”还没等安文解释完,一个年迈,有些坡脚的樵夫突然便开口打断了队长的话,

“听我说,孩子,”年长的樵夫坐在了地上,轻轻地放下镰刀,直视着有些紧张的小何,和队里的其他成员。

“我不管你们是官兵也好,还是官差也罢,你们来错地方了,这村儿早就不能住了,趁现在太阳还没落山,如果你们在天黑之前还想活命,要赶快到北面的南沙山区才行,我们县大队,和生产队,还有南沙公社都在那里。”说着,樵夫站起了身,和另外几个村民准备离去。

“等等,老同志,这里怎么就不能住人了,刚才你们不是还在这里砍柴吗?”我好奇地向他们问道。

“小伙子,不是说不让你们住,而是这片村庄根本就不能住,不久以前,住在这里的村民,包括远行的旅客,全都消失了,就像是死不见尸那种,趁着现在天色还不算晚,你们还是跟我们走吧,现在县大队的武装连民兵也在我们那里,有什么事好商量。”

“你这老同志,都什么年代了,还讲这迷信,怕我们拿不起旅费吗?”小何有些愤怒地走到了樵夫的跟前,看架势好像要拉着他们一起走进村庄。

“小何,不要无理,”老杨喝止到,“老同志,你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不过现在我们实在太累了,恐怕就是到了天明也赶不到北面的山顶啊,况且这太平世道,你们的话实在让人….

以上就是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