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5篇

本文5个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超吓人100字惊悚短篇鬼故事鬼打墙简短鬼故事短篇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第一篇-夏美的婚事

夏美的丈夫死于车祸,自从他死后她就一直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很多的亲戚朋友都劝她再找一个。夏美也试过和别人从新建立一个家庭,可是相处一段时间过来她就觉得对方哪里都比不上自己死去的老公。

就拿三天前他处的那个叫做王明的男人,这个男人高大威猛,而且是公务员,夏美就跟他相处了三天就结束了,原因是那个男人抽烟太凶,他最受不了的就是烟瘾大的男人。她的丈夫小南原来也抽烟可是为了她愣是给戒掉了十年的烟瘾。

还有前一阵子街道的王大妈给她介绍的那个开酒吧的小伙子,人家不嫌弃她二婚,就看上了她外表可人,可是夏美觉得他的事业太容易接触别的女人,也跟人闹翻了,最后不欢而散。

就这样夏美以各种看起来鸡毛蒜皮的借口就推脱了十几个相亲的对象。

夏美的老公小南知道了以后担心她这样的挑剔,可能一辈子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男人,这样的话他在阴曹地府也不安心。于是决定帮她找到一个完美的老公。

小南变成街道的工作人员,然后故意接近夏美给她介绍对象。

第一个是个白领,人很好但是吸烟,小南每次看见他吸烟就变成恐怖的样子吓唬他,吓得他再也不敢吸了。于是他就把白领介绍给夏美。

可是没几天夏美就告诉他,白领性格不好,不处了。

别的毛病可以戒掉可这性格不好,小南也没办法,只好再找别人。

第二个人是个官员,人很好,但是喝酒,小南见到他喝酒就变成恐怖的样子吓唬他,官员硬是把酒给戒了。他把官员介绍给夏美。

没几天夏美又说不处了,那个官员脚臭。

这脚臭小南也没办法治只好再次放弃。

第三个是个国企老板,这人什么不良嗜好也没有就是头上没头发。

夏美就见了一面就嫌弃人是秃瓢连处都不愿意处。

小南忙的精疲力尽先后介绍了五十多个,没一个是她满意的。

小南有时候想,他也是一身的毛病,活着的时候没发现老婆有这么挑剔啊。现在是怎么了?

他想出了一办法,如果把自己在她心目中的美好形象破坏掉那她就可以接受别人了。

这天夜里夏美正在看着小南的照片哭,忽然小南就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夏美哭着扑进他的怀里,发现老公浑身散发着臭味,再一细看他嘴里还叼着烟,头上一根头发也没有,右手还拎着半瓶酒。

“老公你怎么成这样了?”夏美问。

“是啊。所以你赶快找个人结婚吧,我已经不是原来的小南了。”小南道。

夏美忽然放开他扑到床上大哭起来,小南的目的达到了,夏美只要嫌弃他,就能接受别人,只要她有了依靠他就放心了。

夏美哭完见小南不在了,她把自己梳洗了一番,变得漂漂亮亮的然后从自家的十七楼跳了下去,在极速降落的瞬间她开心地道:“老公我来了。”

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第二篇-新聊斋:冤魂头骨

话说锦州有个黑山县,解放战争中著名的黑山阻击战就发生在那里,有个101高地,现在那里松林郁郁葱葱,有块英雄纪念碑立在那里。

这附近有个村子,村子有夫妻二人,男的叫老宽,女的叫小白。两口子恩恩爱爱,男的也不出去打工,就守在家里跟老婆种大棚,种点青椒、棚桃。

这天晚上两人看过电视就都睡觉了,老宽睡得正香感觉有人在巴拉他,睁眼一看是他妈,他妈说,宽儿啊,你得看着点你媳妇,你媳妇有人了。

老宽一听挺生气,说,妈你不睡觉,瞎琢磨啥呢,小白是啥人你不知道啊,她有啥人了,你都老糊涂了。

他妈一听也来气了,说,我他妈的眼看那个男的现在就睡在你炕上,我还怎么瞎琢磨呢?老宽往炕头看看,媳妇在那睡的好好的,哪有别人啊,更生气了,说,你快睡觉去吧,哪有别人啊,这不就我们俩吗,再说你都死好几年了,又回家来嘎哈来了?

说完,老宽忽悠一下就醒了,原来是个梦。

醒来后,老宽也吓了一身冷汗,一想这老太太都死好几年了,神神道道回来干啥。

吃过早饭,两口子亲亲热热去了大棚,揭开棉被,钻进温室,小白说哎呀妈呀,有几颗辣椒得青枯病啦,赶紧上老何二姐夫那去买桶盘古冲上吧。

老宽说,盘古能管事儿啊?你听谁说地啊?

小白说,你痛快地吧,还谁说地啥啊,就我说地,管事儿。

老宽赶紧骑上摩托车就去买盘古。一会功夫就回来了。

老宽进了温室,看见小白靠着墙边坐着呢,没干活。就走过去捏了媳妇脸蛋一下,调戏到:小妞儿,爷回来了,给爷唱个小曲儿!

谁知道小白杏眼圆睁,柳眉倒竖大声骂道:你个龟儿子,哪一个是你家小妞儿,老子是国军连长,你个板板,混混儿,你晓得哪一个是你小妞儿?

老宽吓傻了,小白本来一口地道锦州回舌腔,这时候说的却是四川男中音……

老宽说,媳妇你咋地啦,这是啊。

小白说,我日你个先人板板,哪一个是你媳妇,老子是男滴。

老宽明白了,这是中邪了,心想这可咋整,这可咋整?

这时候突然想起,鬼怕桃木,赶紧跑到前面桃树棚里,拽了几个桃树枝回来。

小白一见他拿着桃树枝就更加愤怒了:你个板板,还拿桃树枝,老子怕你么?说着张牙舞爪向老宽扑过来。

老宽差点吓尿了,但是也不能跑啊,就迎面给了老婆一树枝子。

小白啊地一声坐到地上,压坏了好几颗辣椒苗。

然后问老宽,老宽,你拿着几个树条子要干哈呀?

老宽也不敢和老婆说啊,他怕老婆也害怕。

老宽说,没事。鬼大爷鬼故事:转载请保留!

小白说,老宽,刚才我睡着了,梦见一个国民党匪兵,满脑瓜子是血呀,他非得抓住我不让我走,他说话垮不丢丢地。

完了,老宽一想这指定是中邪撞到鬼了。

从此后,小白三番五次的说四川话,开始用桃树枝还管用,后来也不管用了。

这可怎么办,找跳大神的吧?人家都知道他们那个屯子附近都是恶鬼、横死鬼,一般道行的大神也不敢去啊。

这么着,两人商量一下,爬山涉水到千山顶上找了一个高僧,让人家给看看,高僧说,其实也不是啥大事,女施主好好想想是不是什么时候做过冒犯人家的事情了?

小白想了想,突然一哆嗦说,艾玛,我知道了,今年秋天时候我去纪念碑那块树林里拣蘑菇,一下子踢出个人脑袋骨来,我当时吓的心扑腾扑腾之跳,转身就跑回家了。

高僧说二位施主回去把那个头骨找到,再给埋回去,烧点纸就没事了。

老宽就一人去那个树林找那头骨去了,找了两天终于找到了,一看那个头骨正中间有个洞,不用说,是枪打的。老宽就叨咕叨咕,说冒犯了,怎么怎么地。给埋上了,烧点纸。

按说故事该结束了。

幸福生活并没有这么快的来,这事过了大半年,小白不再犯病了。

一天正在吃饭,小白忽然说:瓜娃儿,去拿点辣椒来。

老宽一听不对啊,怎么又四川味儿了呀?这时候小白说:瓜娃儿,你放心,我不会再折腾你婆娘了,我在那山上也很寂寞,想回老家也找不到方向,我们这些横死他乡的糊涂鬼,都不知道是为了谁死地,就这样飘荡在这里吧。我会时常到你这来耍耍地……

老宽愁死了。

无巧不成书,一次老宽与我偶遇,谈论起盘古在辣椒青枯病上的应用,觉着老宽人很不错,我看老宽眼眶发黑,印堂发暗,就和他唠了一会家常,老宽把家中情况和我说了。

我说这事儿好办,你上网在百度上下载一张黑山去往全国各地的路线图,然后去给这个头骨烧了,注意要下载繁体字版本的。

老宽说鬼能看懂地图吗?我说你真是瓜娃子,人家是正规国军连长,一定是有文化的,怎么会看不懂地图?

老宽说那我试一试。我说你再多烧点纸,现在高速过道费都挺贵的……

后来,后来老宽和小白就幸福快乐的种大棚去了。

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第三篇-等着你,我们一起走

当你夜班一人经过厕所时,有没有听到过里面传来呜咽的声音?当你夜半独自上完厕所时,有没有隐隐看见过纵纵白发?

安华中学是一所寄宿中学,这里有着优秀的教学设备,但在这个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学校里,只有少少的几百人,因为这个学校的厕所不干净。这个学校的每一个学生都知道这样一个故事,在这所学校刚建立的时候,突然有位女教师离奇死亡,听说当时那个女教师的眼睛怎么都闭不上,当时整个学校都乱了,纷纷议论这件事,警察来处理了尸体,说是心脏病突发死亡。过了几天又发生了一起命案,是另一位女教师,这次死的那个老师的闺蜜便是上一个老师,听说她们的关系很好,这个老师当时死得非常恐怖,她的眼里充满了血丝,整个脸都扭曲了,她的鼻孔被贯插了一个红铁环,遍地都是血。整个学校再次闹得沸沸扬扬,当时不少老师辞职,学校为了息事宁人,把那个厕所给封了,之后,不断的听说晚上那个厕所里有人呜咽。便再也没人敢在晚上上厕所了。

小雅是个胆很大的人,同时也是个无神论者,当她入学听到这个传闻时,笑着说‘你们这群胆小鬼,这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今天晚上偏要去那个厕所,你们就看着吧’她对着她对着她的好友小晶说‘小晶,今晚你跟我一起去,等我们两个一起回来了,看别人还能怎么说’小晶赶紧摇了摇头。‘你不去我去。’小雅说完便走了。暮色已渐渐降临,小雅上完自习回到宿舍。当睡觉铃打了之后,小雅拿着手电真的偷偷跑去那个厕所了,小雅到那个厕所门前,白天紧锁着的那扇厕所门,这时却打开着,小雅照着手电走了进去,看着暗红的墙壁,忽然,小雅觉得脖子挺痒,伸手一摸,才反应过来是头发,小雅转身一看,手电一照,眼前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她的眼珠吊在脸前,甚至可以从眼眶里看到里面的蛆,蠕动着,小雅忍不住想吐,却又不敢动,那个女鬼头发披散着,脸上的肉早已干枯,皱巴巴的,她和小雅离的很近,小雅忍不住后退,跑去开厕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你来陪我吧’‘不、不’

第二天,整个学校再次沸腾了,没错,小雅死了,是小晶先发现的,她起来后看见小雅不在,便马上跑向厕所,果然,厕所门是锁着的,但厕所门外却流满了血,小晶马上去找了老师,门打开后,是小雅,她跟那个女教师的死法一模一样,警察却什么都查不出来,小静有些后怕地说‘幸好我没去,幸好我没去’过了几天,警察处理尸体的时候,有个很老很老的老人来了,当他看到小雅的尸体后,跪了下来,说‘晴晴,都这么些年了,你难道还放不下吗,别人是无辜的啊’这时校长来了,把老人请到了办公室,希望老人能讲清事情的来由,老人缓缓开口‘在这所学校刚成立的时候,我、晴晴还有杨雪,三个人一起来到这当老师,当时,晴晴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三个从小就一起长大,一起上学,杨雪却也爱上了我,当我拒绝她后,她认为晴晴是她和我之间的碍脚石,便在那间厕所里杀了晴晴,谁知,晴晴死时充满了怨气,终于,在那天晚上,杀了杨雪,杨雪死时鼻子上的那个环子,是当年晴晴送给杨雪的,之后,那间厕所就一直闹鬼,最后,学校就把它给锁了,如今,六十多年过去了,晴晴,还是不能释然啊’这是,老人站起来,走向了那个厕所前,说‘晴晴,当年,是杨雪对不起你,但你也把她给杀了啊,希望你能够放下仇恨,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现在知道你还在,我们一起走吧,我马上来陪你,晴晴,你等我’说完,不知从哪拿出一把刀,刺向了自己,倒在了血泊中。

这时,厕所墙上的暗红慢慢消失,两股白烟隐隐飘起,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宁静。

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第四篇-鬼童话

李玲的丈夫刚刚去世,留给家里的是个烂摊子。家里的积蓄都花给了医院还欠了一屁股的外债因此李玲一边打着零工渡日一边辛苦的带着刚上小学二年级的小玲,母女二人就这样相依为命。

小玲的学习成绩在班上是数一数二的可是她家的境况也班上数一数二的穷。

暑假放完了又是一个新的学期,很多的同学都换了新的书包小玲也闹着和妈妈要一个新款的带动画图案的新书包。“小玲听话,等妈妈有了钱一定给你买好吗?妈妈给做的这个书包不是还好好的嘛。”李玲哄着自己女儿。

“不好,同学们都有了新书包就我没有。他们会笑话我的。”小玲嘟着嘴道。

由于小玲的不妥协李玲第一次打了女儿。看着女儿哭的上学去,李玲哭了,哭的比女儿还伤心。

小玲没有骗妈妈,果然有几个小朋友一下课就跟在小玲的身后说她是个没有爹的野孩子穷的连个书包都买不起。

班里没什么小朋友愿意和小玲玩了,于是学校后边的小树林成了小玲最好的朋友。她经常自己一个人跑来这里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哭,就好像那树林能理解她的烦恼似的。

再次被嘲笑的小玲又一次来到了这片树林。就在她哭得正伤心的当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了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小男孩。

男孩很懂事的安慰小玲还给她讲很好听的故事。小玲很快就破涕为笑了。他们成了好朋友从此小玲一有什么心事都不和李玲而是和彭伟哥哥也就是那个小男孩说。

李玲的脾气越来越烦躁了,单位的同事挤兑她债主也踏破门了快。而小玲还是不懂事的要这要那于是李玲第二次结结实实的修理了自己的女儿。

委屈的小玲把妈妈的不讲理告诉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彭伟哥哥。

“妈妈是个坏人,不给买新书包还打我。”小玲委屈的说。“你真的想要一个书包吗?”彭伟哥哥道。“做梦都想。”“那你明天的这个时候过来找我我送你一个好吗?”彭伟和颜悦色的道。好像他真的是小玲的亲哥哥。“真的吗?我要带动画图案的那种。”小玲 天真的说。

果然彭伟哥哥没有骗她真的送了她一个新书包,带大大的动画图案,比班上的每一个同学的都漂亮。

接下来的日子里班上的小朋友没人再看不起小玲了因为她现在从书包到铅笔再到橡皮等等等等都不比谁的差而且还比他们的更漂亮更高级。

寒酸了会遭到嘲笑同样高人一等也会遭到嫉妒。小玲还是没有朋友从灰姑娘到公主的蜕变让一直是班里孩子王的小健对她颇为不满。

“谁欺负你了小玲?”“彭伟哥哥急切地道。”“小健欺负我了。”小玲边哭边道。

彭伟哥哥从小玲的书包拿出了一本书道:“小玲。彭伟哥哥从现在起就藏在你得书里。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打开这本书,哥哥就会出来帮你。”男孩子说完消失了。小玲看着自己的彭伟哥哥变没了高兴的道:“哥哥和电视里的神仙一样厉害。”

果然小健再一次欺负了小玲。他在值日的时候故意把地上的脏土扫到小玲的身上。小玲和他理论结果屁股挨了几扫把。被欺负的小玲没有哭他知道自己的彭伟哥哥会帮着自己教训他。

小玲展开那本男孩藏身的书小声的说:“哥哥就是这个小健他又欺负我。”书页上原本的字消失了只有三个大大的字体——“明白了。”

打人的小健脸上的得意还没褪去,他就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双手左右开弓大打自己的嘴巴子。

从此以后在也没有人敢欺负小玲了。

今天下了早操并没有很快就到自由活动的时间。校长当着全校的老师和学生说了一件事。

“同学们三年级二班的彭伟同学失踪多日了,他的爸爸妈妈很着急希望有见到的同学能来告诉老师。。。。。。”

“小玲有什么事吗?”班主任张老师看着胆怯地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小玲亲切地道。”“我知道彭伟哥哥在哪。”小玲道。

小男孩的尸体找到了,就在学校后边的小树林里,具体的死因警方正在调查。

小玲还是经常去找彭伟哥哥玩。尽管她知道了自己的彭伟哥哥是鬼,不过她并不害怕。

完。

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第五篇-半夜烧地毯

因为一场金融危机带来的市场萧条,寒的生意也遭遇了冲击,收入减少了一半。

和老婆商量后决定,做了几年自由人的寒,去找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老婆则呆在家中继续做着全职太太,还兼职管理着寒的网店,打理生意。

他找了一份在出版社内做文字校对的工作。

工资虽然不高,但压力不是太大,而且也不是体力劳动,很适合已经步入四十后的他,有长期做下去的打算。

出版社的经营者是一对已经步入五十后的夫妻。

丈夫是社长,却因为中风的后遗症要依靠一支拐杖走路,几乎每个工作日都会出现在办公室,而身为副社长的妻子,则很难得看见她来一趟办公室。

寒在出版社工作了一个月后,也只见过她两次。

所以,当副社长突然打电话给他时,让他感到意外。

“麻烦你晚上十点半来一趟我家,有事情要拜托你帮忙。”

听到她在电话中跟自己这样说,让他更加意外。

副社长要他帮忙从房内的客厅里搬走一张地毯,已经卷起来用绳子从这一头到另一头捆了好几道,防止在搬运过程中散开来。

一卷地毯的重量,超出了常规,好象里面还塞着其他很重的东西,扛在肩上的感觉,只比他九十斤重的老婆稍微轻一点。

扛出了房子后,直接丢进了停在路边的皮卡车车厢内。

副社长坐在了驾驶座上,她要求寒也同行,事情还没有忙完。

坐在副座上的寒,看着她将车驶出了住宅区,从公路的一处缺口,驶上一条铺了层砂石的小路。

穿过成片的农田后,砂石的路面越来越窄,接近一大片树林时,路面渐渐的只剩下了泥土,狭窄的只能单方向的通过一辆皮卡车。

到了路的尽头,车前灯的光柱中,交错的树林里,有很多座竖着残破石碑的坟墓。

下了车后,寒扛着地毯跟在副社长的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树林中穿行,视野范围内除了树木就是坟墓。

朝前走了很长一段路后,已经看不到皮卡车的车前灯光,前面带路的副社长这才停下了脚步。

她将手中的笔式电筒晃向四周,树林深处,看不见坟墓,这就表示,脚下所踏到的土地是几乎不会有人来走动的,这样,埋进土里的秘密,到死也不会曝光。

她将另一只手上的东西递给了已将地毯放下的寒,是一把铁锹。

第一铲,只挖起了一层薄薄的土,冬天的深夜里,气温太低,泥土被冻住了。

挖出了约二十公分的浅坑后,副社长大概是根据目前挖坑的进度,推测出了,即使挖到天亮,也不能达到她想要挖出来的深度。

“可以了,就这样吧。”

寒终于等到了副社长说停。

他把地毯推落下了浅坑,看着副社长从肩挎着的皮包内取出一只矿泉水的瓶子,拧开盖子将里面的透明液体全部倒在了地毯上,一股浓烈的白酒味道刺激着他的嗅觉。

打火机点燃了窝成团的报纸,朝坑内一丢,明火遇见助燃剂,瞬间腾起的火苗很快就吞噬掉了浅坑中的地毯。

寒最后的工作就是用铁锹将堆在坑边的积土回填。

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后。

老婆一直等在客厅的沙发上,边用笔记本上网边等着他。

他累坏了,刚到家就瘫软在沙发上,等不及老婆从厨房端过来一碗夜宵,头枕着沙发靠垫,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老婆给他盖上毛毯时,手碰到了他的羽绒服外套,有硬物塞在里面,拉开拉链,塞在里面的硬物露了出来,是用报纸包裹住的长条形物体。

以上就是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1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