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5篇

本文5个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故事短篇、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鬼故事带短篇给女朋友讲短小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一篇-我遇见的真的是你们吗

这年春末夏初,我生了一场莫名奇妙的病。这场看似平常的小感冒,竟让我在医院里折腾了两个多月。

得病初期,我住进市医院急诊科。这是一幢老式的三层砖混楼,看上去已有百年历史,外观虽显陈旧但内部格局还是不错的。或许是在急诊科经历的生生死死太多,以至于其他科室都早搬进医院新区了,惟独留它在这座老式的楼房里。我住的病房在二楼尽头左边第一间,斜对面是卫生间,走廊的另一尽头是医生办公室和手术室。

我的这间病房虽有点偏僻,但通风好阳光足,并且窗子外面爬满了好多绿盈盈的爬山虎。这片生机盎然的绿色,多少让我饱受病患折磨的心情,生出些许快乐念头。

在医院住久了,看在眼里的生生死死,真的让人觉得人生的苦痛无边,悲喜无常。住了二十多天的医院,我的病因一直不明朗,咳嗽声依然没完没了。每天难忍的咳嗽让我感觉心肺间就好像揣了一个大气球般难受。让我极度郁闷的是,同一间病房的人都进出了好几拨,惟我一个人丝毫没挪窝的迹象。医生最后一次会诊后,决定把我转到上一级医院进行治疗。

也许是病久了身体虚弱的缘故,以致于在转院的头一天晚上,我能遇见他和她。

那天下午,医院下达了转院通知后,陪护的女友回家去收拾换洗衣物。

傍晚的时候,女友被一场滂沱大雨阻断,看着又是雷电又是风暴的,我就让她别再回医院,等第二天一早再赶过来。

这是一场人们渴盼了太久的春雨,一直哗啦啦下个不停。雨声催人睡,病房里没说话的对象很无聊,我躺床上看了会书,在不自觉间睡了过去。

八点一刻,小护士来查房,我清醒了半个多小时,接着前边的内容又看了会书,又在不知觉间睡过去了。

“叔叔。”迷迷糊糊中我听见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一个激灵我睁开眼睛,惊吓之下我没完全清醒过来。我睁大眼睛环视了一下周围,才猛然想起这间病房里目前就只躺着我一个病人。十几秒后,我重又闭上眼睛继续睡。

“叔叔。”这一次我没听错,真的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我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在我的病床后面,果真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他仰望我的小脸脏兮兮的,头发衣服裤子也是污迹斑斑,大下雨天的还赤着个脚。

哪里来的孩子,夜半三更的还到处乱跑,家长难道不担心吗?我心里暗暗骂道。

“叔叔,我找不到我妈妈了。”小男孩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些哭音。

“你妈妈是在这里住院吗?她住哪一个科?”我问他。因为我确信,今晚在睡过去之前,我从没见过这个小男孩,也没听到过有病人家属找小孩子,可以肯定他不是我这楼里跑丢的孩子。

见他一直蹲着捂肚子,我下床来问他,“是不是肚子痛?”

小男孩说:“我妈妈是吴梅梅,我要找她。”他几乎要哭了。

看他浑身脏脏的小模样,我心里不由得又责怪起那个不负责任的妈妈来。我向他伸出手去说:“来,叔叔带你去找妈妈。”我准备把他带到走廊那边的护士站去。

出了病房门,也许是下雨的缘故,走廊上吹过来一阵冷嗖嗖的风,打了个冷颤后,我突然有点尿急。走过卫生间时,我让小男孩等在门口,自己进去方便。还没等我回转,就听到外面有一个女人在冲我们这边喊。

我急步回到门口,看见有一个女人在我们相对的走廊里出现。

“小X。”对面的女人又喊了一声,我没听清楚她叫的是什么,却看见门口的小男孩已朝着她跑过去。

“你到处乱跑,妈妈到处找你。”那个女人一把搂抱住小男孩,埋怨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又急又脆。 “给孩子穿上鞋子,小心会有碎玻璃扎脚。”我跟上去忍不住告诫了一声,女人似乎向我笑了笑,牵着孩子的手下楼去了。

那个妈妈虽然没来到我面前,但就着走道的灯光看,她整个人似乎也是脏兮兮的,身上到处都是污迹,头发也乱糟糟的。这般模样的妈妈,怪不得会把孩子带得那样的可怜。

这场大雨一直下到第二天凌晨才停止,等一早赶来和我汇合的女友上了救护车后,我才发现跟车的小护士满脸疲惫不堪。一问才知昨晚她替小姐妹倒夜班,从接班就忙到了天亮。

她惨白着脸色说,都是这场大雨惹的祸,市郊出了一场连环大车祸,急诊这边送来五个,最后结果三生两死。最可怜的是死了的那对母子。母亲很年轻,那孩子挺可怜的,轧到了肚子,送来没多久就死了。妈妈还抢救了大半夜,呼吸和心跳一直时断时续,一整夜累得我们够呛,最终回天无力。

那个瞬间里,我敢肯定我的脸色绝对也是惨白的,脑袋像充了气一样的膨胀起来。我想起了昨夜的小男孩和那个脏兮兮的妈妈。粗略算了下,我见到他们的时候正好与车祸后的时间相吻合。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天知道,鬼使神差的我问出了这个问题。

“吴梅梅,跟我同学的名字一模一样,这个我记得清楚。”小护士脱口说,紧接着又好奇的问,“是你认识的人?”

我没法回答她,因为我的咳嗽声又激烈起来了,感觉咳得我心肺都快掉出来,咳得天也旋地也转了。

后来,就此事我咨询了长辈。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当时那妈妈在抢救时的呼吸、心跳时断时续,那是她在找自己的孩子。找到了,她才能安心地离开。”

在心里,我也便释然了。医院本是生老病死的场所,在那个雨夜,不管我是否真的遇见过他和她,那位母亲都是值得敬重的。

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二篇-神秘的女读者

话说京城地坛每年春秋两季都要举办大型书会,聚集京城乃至全国各大出版社和图书公司,一起摆摊售书。新书一般可以打八九折,老书低的能打二三折,甚至一折。因此总能吸引许多书迷前来购书淘宝。作家在地坛书市上签名售书是常有的事情。许多著名的、非著名的真假畅销书作家们常常在地坛书市现身,为书市增加一份亮色。

春天的时候,我推出一部新书,应出版商之约,在今年秋季书市上冒充著名畅销书作家签名售书。没想到读者真不少,排队签名的读友像一条小长龙,忙得我不亦乐几乎,签名签到手软。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我终于得以喘口气休息,正准备先告假回家洗个热水燥睡一好觉,从人群中走出一个穿着红风衣的细高挑女孩。她微笑着来到我的签售桌前面:“老师,我是你的铁杆书迷,麻烦你给我签个字。”

因为此时已没有几个排队签名的读者,我的以有时间多看两眼这个红风衣女孩,披肩长发,白晳的脸,柳叶般弯眉,一双大眼灵动而温婉。能有这样可人的女书迷,真是容幸至极,就是码字再苦再累也值。我潇洒地签自己的大名。

“老师,能与你合个影吗?!”红风衣女孩明眸皓齿,红唇轻启。

当然不能拒绝,我急忙从站起来,红风衣女孩小依人一般站到我身旁。

这时候,晚报记者小白就在不远处,他看到我这边作家美女的精彩一幕,岂肯放过,窜过来举起相机叭地拍了一张。

红风衣女孩再三道谢,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小白望着女孩背影意犹未尽,笑眯眯地说:“老师,你还很有女读者缘啊,刚才那女孩,标准的封面女郎。”

我心中得意,却不能表现在脸上:“小白啊,年轻人要学好,不要总是盯着人家的漂亮脸蛋!”

晚报记者小白脸皮比较厚,嘿嘿笑一笑:“老师,我把这张照片洗出来,放大十二寸给你寄去,你夫人不会打破醋瓶吧?!”

我只当这时小白的玩笑,并没放在心上。晚上回家,吃过晚饭,看了会新闻,忽然接到小白打来电话,听语气他并不是一般的惊慌:“老师,还记得下午你和那个红风衣女孩的合影吗?”

我当然记得,平静地问:“怎么了?!”

小白哆嗦着说:“老师,你上网,我把照片发过去,你自己看看吧。”

我用QQ接收了小白发来的照片,照片的名字就是“老师和女读者”,我把收到的文件放在桌面,轻扣鼠标右键,半晌,兰光一闪,照片打开,我一本正经地站在那里,在我的身边,站着的正是那个细高挑的红风衣女孩,清秀俊美,只是看上去比较单薄。

我回复小白:“收到,照片拍得相当不错。”

那边小白连着打了三个惊讶的鬼脸:“什么?不错?你都到什么了?”

我说:“我看到我,还有那个漂亮的红风衣女孩。”

小白又连打出三个惊讶鬼脸:“不可能!”

我此时倒惊诧起来:“我明明和一美女读者合影,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小白回复:“在我的电脑上,我看到的你却不是和一个美女和影,而是……”这小子竟然打了省略号。

我呵呵笑了。莫非小白在和我开玩笑,想吓唬一下我这个恐怖小说作家。我点上一个笑脸回复他:“小伙子,天不早了,洗洗睡吧。”

次日一早,小白就现在我的家门口,他神色慌张,脸色苍白,黑眼圈,似乎一宿没睡好。我倒杯热水给他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小白极庄重地问:“我能看一看你昨晚从QQ上收到的我发给你的那张照片吗?!”

当然没有问题,我打开电脑。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找不到昨天晚上收到的那张我和红衣女孩合影的照片。我明明记得自己把那张照片放在电脑桌面上了。

“它找不到了!”我只好无奈地说。

小白说:“没关系,我这里还有。我把你的那张照片存在我的笔记本里了。既然找不到我发给你的那张,就请看一看还存在我笔记里的这一张吧。你得做好思想准备,千万别把你吓着了!”

听小白的话,我感到一种莫明紧张,是什么把小白吓成这样?又是什么能把我这个以吓唬读者为职业的恐怖小说作家吓着呢?!

小白掏出他的笔记本电脑,插上电源,开机。我看到他的手还在不停地发抖。他吞咽一口唾液,显然他的嗓子因为紧张而非常干涩。笔记本电脑打开了,小白迅疾点开的文件夹,他忽然紧皱起眉头:“怪了,我存在这里的照片也不见了啊!”

“你再找一找!”我安慰小白。

小白又找半天,绝望地摇头:“不可思议,那张照片彻底不见了。”

我说:“你的数码相机里不是还存的有吗?”

小白说:“我有个习惯,把相片转存到电脑以后,就把相机里的删除了。”

我遗憾地拍了一下手,问:“小白啊,你究竟看到了什么,瞧把你吓得都魂不附体了!”

小白瘫坐下来,喝了满满一茶杯水,才慢慢地说:“亦老师,说了也许你可能不相信,在那张照片上,和你合影的不是那个漂亮的红衣女孩,而是一个异常诡异的——”小白说到这里,突然眼睛一翻,一头载倒在地,双手痛苦地抓挠全身。我吓得差点小腿儿抽筋,急忙拨打110。

三天后,小白才在医院里苏醒过来。

小白究竟在照片上看到了什么,我至今仍不知道,他再没有提起,我也没有再问。

也许有些事情,我们还是不知道为好!

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三篇-农村真实鬼事之附身

双全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一类本。

这个消息在当地农村震了三震。大家都说也没白金生媳妇这些年一个人拉扯孩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受这些罪。一个女人,拉扯孩子长大,给孩子交学费,没有什么外侩,钱都是从牙缝里勒出来的。姥姥说双全这孩子真有出息,农村没出几个大学生,这孩子考上大学了。他妈没白疼她。他爸在下面也算是放心了。

双全的父亲叫金生,在双全三岁的时候死于车祸。金生是个实在的男人,勤勤恳恳,是地里一把好手。他为人热情朴实,平时没别的爱好,没事的时候就和兄弟几个喝点小酒,唠唠家常。金生的母亲淑霞能吃苦,很会算计着过日子,所以夫妻俩攒了点钱买了一辆农用三轮车,大概类似于现在的狗骑兔子。他们在农闲的时候种了些菜、果子,有了些收成就开了车拿到城里的集市卖,金生总说:攒些钱让孩子读书,咱们就烂在这土坷垃块儿里了,但是要让孩子走出去,见世面。话说双全也是生得乖巧聪明,三岁就能背好多歌谣了。大家都夸双全以后一定有出息。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谁都没想到,不幸就要降临在这个三口之家。

有一天金生去集上卖菜,碰上了邻村的表亲,俩人格外的热乎。集市散了的时候,金生执意要送表亲回家,表亲拗不过金生,只好答应,俩人有说有笑的到了表亲家。表亲盛情邀请金生吃顿饭再走,金生是个好交际的人,也不推托,就坐下了。表亲让婆娘弄了几个菜,表亲说,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怎么也得喝两盅啊。金生本来就是馋酒之人,这一说也来了兴致,表亲的婆娘端上了猪肉炖粉条子、炒豆芽、鸡蛋摊韭菜,又炸了一盘花生米,饭菜喷香,俩人推杯换盏的,就喝了不少。眼见着到了下午,金生起身告辞,表亲说,金生你今个儿就别走了,你喝这些我不放心你开车。金生说:不当事,这点酒算啥,表亲见留不住,也知道他的脾气禀性,便随他去了。

话说淑霞在家里左等男人不回来,右等还不回来,眼见着天就黑了。她缝着活计,心不在焉地,一下扎了手,淑霞心想,不好。

淑霞找了村里的几个青壮年,沿途去找,终于在路边的树林旁找到了金生,他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有人闻到酒气,以为他睡着了,拍了他的肩膀刚要骂,发现方向盘已经杵进了金生的肚子里,肠子肚子留了出来。淑霞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金生弄到县医院,医院的大夫脑袋摇得跟布楞鼓是的,不行了,时间太长,感染了,你们往市里医院转吧。

金生死在了去市医院的路上。

金生因为喝多了撞到了路边的树上,方向盘顶进了肚子。当时天气热,好多人看见他都以为他把车停在阴凉里,趴方向盘上睡觉呢,人就这么给耽搁了。淑霞一直在旁边,但是他们一句话都没说上,金生就这么走了。

消息不胫而走,大娘大婶们都过来看望淑霞,想着最可怜的是她娘俩。一部分人安慰着淑霞,一部分人分头给两家老人报信。等老人来了又是一顿哭闹,白发人送黑发人,姥姥说当时她也掉眼泪了,金生这人不错,平时家里有个什么东西坏了主动帮着修修,特别热心肠。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丧事还是要办的。

出殡那天,姥姥也去了。淑霞披麻戴孝的,整个人憔悴的不行,眼窝深陷,到是双全,似乎还不懂得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永远的分离,孩子偎在母亲怀里,不知所措的忘着满院子的人。

这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淑霞说话了。但那分明是金生的语声。只见淑霞望着人群:“给我口酒喝。”她俩眼呆滞。人群一下子炸开了,大家都没见过这阵势。还是村里的老人见识多,有个大娘一把把孩子从淑霞身边拉到自己怀里,孩子哇地就哭了。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是金生上了淑霞的身。

这时候李大爷站了出来,他是村里的老人了,识文断字的,很有些威望,村里的红白喜事都是他主持大局。金生的事也是由他张罗的。李大爷上前一步:“金生啊,我知道你走得太急,不放心。你就放心吧,以后村里人会照顾淑霞和双全娘俩的。可淑霞并不听这些,她开始自顾自嘟囔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大家支着耳朵听,终于听明白,她说的是谁谁谁欠了咱家多少钱,咱家又欠了别人多少钱。在场的几个大娘都抹眼泪了,这是金生走得太突然,没来得及交待两句,看孩子一眼,不放心啊。最后还是金生娘上前:“孩儿啊,娘记住了,你放心,俺一定把孙子照顾好,让他有出息。”此话一出,只见淑霞一翻白眼儿,昏过去了。淑霞娘和几个妇女冲上去又是掐人中,又是铺撒心脯子,终于淑霞缓过气来,双全扑到娘怀里,淑霞悲从心中来,几个人哭作一团。哭够了,大家一起葬了金生,临了在他坟上洒了满满一坛他爱喝的酒。

总听说农村发生俯身的事儿,但是当真事发生在眼前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那语调,难道真是淑霞思念丈夫过渡造成的么?我们不得而知。后来老人们都说,双全这孩子这么有出息,那是金生用命换来的,这就是命。

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四篇-家里尽量少养花

小琪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因为在外地上学,已经一个学期都没回家了,终于放假了

她回到家,妈妈正在为花浇水,小琪叫了她好几声, 她都没有理她,仿佛丢了魂一般,直到小琪从背后拍了他一下她才回过神来,小琪,笑笑说着:好妖艳的花呀,怪不得看的那么入神。小琪看着花,觉得自己深深地被它吸引了,她感觉自己身处一片森林中,到处都是雾,前方隐约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她穿着火红的衣裳,正躲在树下,小琪慢慢的走近,并问到:你是谁啊?只见那个女子慢慢的回过头,满嘴是血,双手还捧着一只血淋淋的胳膊,胳膊上有好几处血坑,好似被人咬过,胳膊上还有一只手镯,发着金光,小琪看到这些立马尖叫了起来,这时她听到妈妈害怕的声音:小琪,你怎么了,小琪,小琪!小琪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满头大汗,妈妈也紧张的看着她,她平静下来,对妈妈说了声没事,就回屋整理东西去了,但心里还在砰砰直跳,想着刚才的画面……事情就这样平静了几天……

某天晚饭后,小琪无意中又和妈妈提起了那盆花,妈妈说:这花是某次妈妈上山时看到的,最奇怪的是,整个山坡全是枯黄的野草,但却有一株开的特别鲜艳的红花,那种红有说不出的感觉,这也是妈妈把它带回家的原因,带回家后,它越长越漂亮,深深地吸引了她,不只是什么原因,家里的其他花都枯死了,妈妈说可能是因为她太爱那一株花,而忽略了其他吧,听妈妈这么说,不知为何我却更讨厌它了。天天给它浇水恨不得把它浇死,但他却越活越鲜艳 有一天妈妈下班回来,高兴的拿出了一只镯子,一种诱人的金色,妈妈把它送给了我,然后就急急忙忙的走了,说是姥爷生病了,让小琪自己在家看门 妈妈走后小琪一个人无聊就玩起了手机,玩的玩的居然睡着了 半夜手机的震动声吵醒了她,原来是闹钟,心想有病吧,半夜12点对闹钟,但好像没对过吧,想着,这时小琪觉得眼前有红色缓缓走过,她揉了揉眼睛,一看也没什么异样,就没怎么在意,又开始睡觉,可正当她要睡着的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出现了:你想浇死我,呵呵,你认为可能吗?……她被吓得顿时清醒了,看看四周,最终小琪看向了那盆发着幽暗的红的花,她亲眼看着花慢慢变形,那朵开着最鲜艳的花逐渐有鼻子有眼,几个枝条开始变粗,变长,直到落在地下,一个女子就这样出现了,她慢慢的向小琪走去眼神那样狠厉 ……啊……伴随着一声长叫画面又回到了那片森林,一个红衣女子正在树下享受美餐,女子口中的胳膊上的金镯子范着金光…… 妈妈回来后怎么也找不到小琪,而那盆红花比以前更加鲜艳好似血般慎人……

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五篇-楼梯口的镜子

我们学校的每个楼梯口都有一面大镜子。传说,其中有几面是受到过诅咒的。虽是如此,我们这些学生们很少有人相信,只能一笑了之了。

“混蛋,竟然作业也不完成!给我站着,放学后把作业做10遍才可以回家!”我们的班主任对顾平吼道,不看也知道,顾平又没有完成作业。这下倒好,等着罚抄吧。

顾平这家伙看上去倒好像没事一样,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许差生们对老师的教训已经麻木了吧。只见他昂着头,一副骄傲的样子站着,真不像被老师教训过。就这样,一堂课马上就结束了……终于熬到了放学时分,同学们都解放了,飞一般地冲出了教室。顾平这小子也一样,全然不顾班主任的话,随着人流想混出去。“顾平!”“啊!糟了!”随着班主任一声巨吼,顾平被怔住了,只好老老实实地回到教室抄写作业。话说回来抄作业也是很枯燥的,眼看一道道做过许多遍的题目再做一遍又一遍,可能会后悔当初的。这顾平倒也耐得住性子,一遍哼歌一遍抄作业,似乎还蛮开心的。班主任呢,这在一旁批改作业和备课,监督着那个坏小子。

“老师,我要上厕所!”顾平受不了了,想找借口出去玩一会儿。“嗯……好吧,不过快点回来,否则小心我……”还没等班主任说完,顾平就跑出了教室,嘴里一边咕哝着:“这老家伙真是可恶,把我比逼到5:30,自己竟然不回家,气死我了!”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楼梯口,他准备先下楼去逛一圈,等班主任走了以后再去取书包。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功夫就到了6:15了,班主任这才意识到被顾平耍了,心里气愤极了,但是由于时间太晚,他只好锁上班级的门后离开。

到了6:36,顾平又回到了学校。照他的计划,现在应该去教室取回书包。

踏上楼梯,静静的,只有顾平一个人的脚步声,但他没有注意到什么,只是想快点找到书包后离开。这时,楼梯口的镜子里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可恶,门竟然被锁了。那个老家伙,真是多事!”顾平发现门被锁了,气愤地骂了班主任一通。“看来这次只能爬窗了。”顾平用力推开了大床,一个越身就翻了进去。“哈,书包找到了!”顾平洋洋得意地说着,又从窗户里翻了出来。他打算离开了。

当他走到楼梯口时,不经意地朝镜子里瞥了一眼,镜中出现了他自己的形象。“哼,什么镜子被诅咒!胡言!”顾平随口说了一句。突然,镜中显示,在他的背后又出现了一个女孩子的身影,头发很长,遮住了双眼。顾平顿时觉得全身一股凉意,他回头张望着,可是没有看见任何东西。“这……是怎么……回事?”顾平颤抖着。“嘻嘻嘻,嘻嘻嘻……”传来了一阵小女孩的嘻笑声。“不,不要过来。”顾平在镜中发现背后的女孩向他慢慢靠近,越来越近了……忽然间,女孩消失了!顾平舒了口气,“呵呵,自己吓自己。一定是错觉!”正当他想转身离开时,一只小手快速地从镜中伸出,狠狠地抓住了顾平的头颅,只听“啪”的一声,小手拖着顾平的头钻进了镜中……“啊!!”学校内传来一阵响彻云霄的惨叫声,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第二天……

“呵呵,不知道顾平昨天怎么了?”“呵呵,应该很惨吧。”我和陆易很早来到了学校,在楼梯上谈论着顾平。正当我们走到三楼的楼梯口时,发现顾平脸朝着镜子,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顾平怎么呆呆地站在这儿?”陆易问道。“不知道……去看看。”我提议道。于是,我们走到了顾平的身旁……“嗨!你怎么了?”陆易问顾平,随及拍了他以下,没想到顾平直挺挺地滑倒了,露出了他的脸蛋……“啊!”“啊!”我和陆易马上瘫倒在地上。顾平的脸的前半部分没了,只剩下了空荡荡的后脑勺。那面镜子里,似乎出现出了顾平的另一半脸……

以上就是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7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