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哄女朋友睡觉的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短篇300字给女朋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超短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第一篇-黑夜鬼校

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当下心想。这种事情都我碰上了。10万,鬼才信。转身就走。忽然,听到背后二个女生议论。

一个说:哎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明南高中。听说那里闹鬼,很凶的。

一个说:真的有那么高的薪水吗?

一个回答:有,据说很多人都去了。只是……

一个再问:只是什么?

那一个回答:只是,据说,只有一个女老师拿到了那10万。那个女老师是个瞎子。听说,很多人失踪了。有几个跑出来的人都被吓成了神经,只会说:鬼,鬼,不要过来……于是,这就传开了。这么几年,都没有人敢再去呢。

另一个尖叫道:哎呀,别说了,别说了。

我从小就被人夸胆大。听到这样的事情,加上丰厚的奖金。不由地跃跃欲试。

我对面坐着那位王校长。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一个干瘦的男人。看上去让人有种马上拔腿想逃的阴森。

他说:关于我们学校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吗?

我回答:听说了。那么,真有鬼吗?

他忽然笑了。看起来阴阴的。说道:你可以去问问那位唯一拿到奖金的老师。她叫伏清。这是她的地址。还有,如果,你真的准备来上课的话。明天下午三点再来这里。 眼前是一个安详的女子。清秀且苍白。

只是,她是个瞎子。我不由地叹息。

问道:真的有鬼吗?

她哀愁的笑了。回答:不知道,因为我看不见。看不见的事情我不会枉下断语。只是……

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只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因为,我感觉到了很多的……

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恐怖的表情。忽然将话刹住。没有再说下去。

我回过头去。看到了王校长。他向我点点头。坐了下来。

他说:我来看看伏老师。

伏清的眼睛这时忽然睁大,我看见了她向我摇着头。一个劲的摇着头。我知道她劝我不要去。但是,这样让人好奇的事情,我怎么可以止步不前?

临走之前,我再回过头去深深的看了伏清一眼。她低下了头。象是很难过的样子。

下午三点,我站在了王校长的办公室。

他向我宣读老师的规则:每天下午七点到凌晨二点上课。只要在这段时间里在教室里。其他的,随我自己安排。

在这段鬼时间里上课。吓都会吓死。还不定是给人上课呢。想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个冷战。想起了伏清低垂下去的头。

跟我一起应试的还有五个人。我们一行六个人被带进了校园。

大大的校园一片荒芜的景象,一点都没有生机。

我们走进各自的教室。

这时已经七点钟了。外面的天全都黑了下来。教室中只开着一盏昏黄的灯。学生们静静的在下面看书。不懂的互相的询问着。我这才明白没有老师他们是怎么学习的。

十分的满意,我开始点名。

张若水。

到……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缓缓站了起来。低着头。

他是这个班的班长。

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第二篇-吸血蚊帐

蚊帐,是人们夏天常常用到的“防蚊神器”,有了它的保护,人们不必再担心被蚊子折腾得睡不着觉。但是,蚊帐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乱用的。尤其是,那些来路不明的蚊帐……

炎热的夏季又到来了,对于孩子们来说,这是一个可以尽情玩水,放肆吃雪糕的好季节。可对于方晓茹来说,最难熬的时候也来了。体重180斤的她是最怕炎热的,温度稍微一高就会把她烤出一身肥油。更令她反感的是,晚上睡觉总会有许多蚊子嗡嗡地乱叫,叮得她浑身起包,彻夜难眠。而现在租住的这栋公寓楼偏偏又是老房子,里面又阴暗又潮湿,很容易滋生蚊虫。这才刚入夏没几天,方晓茹就已经被蚊子折腾得苦不堪言了。

“不行,得赶紧去买顶蚊帐支上!”方晓茹用力地抓闹着被蚊子叮咬的又红又痒的打包,自言自语地说道。

周末一大早,方晓茹就独自来到了市场,她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后,就去了百货商店看蚊帐。百货商店里有不少好看的新式蚊帐,让人看上一眼就很喜欢。可价格相对要贵许多,老款的蚊帐虽然便宜,可是看上去很老土,方晓茹很不喜欢。可最近她手里的钱并不宽裕,也只能买老蚊帐凑合了。

“小姑娘,看蚊帐呢,怎么样,看好哪个了。”商店老板眯着眼睛笑迎迎地走了过来:“我们店里的东西都是有质量保证的,无论你挑哪一个,如果出了问题随便换。”

“老板,你这里有那种好看还便宜的蚊帐吗?”方晓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的预算不是很多……”

“哦,这样啊,你早说嘛。”老板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向了最里面的货架:“这些应该符合你的要求,不过都是些二手货,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吧。”

方晓茹顺着老板手指的方向抬头往里看去,只见那货架上也摆着许多蚊帐,其中有一顶粉红色的看起来几乎和新的一样,一点灰尘都没有。方晓茹一眼就相中了它。她最喜欢的就是粉红色,而且那顶蚊帐看起来也很大,能够容得下自己肥硕的身躯。

“老板,那一顶粉红的多少钱啊?”方晓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虽然是二手货,但成色那么新价格也一定不会太低,这一点方晓茹心里是很明白的。

“哦,你说这个啊,这是不久前刚收来的,你如果喜欢就40卖给你了。”老板笑了笑说:“只是这都是些收来的旧货,没什么质保,你可别嫌弃。”

“不会的,我觉得这个就挺好的,就拿它吧!”方晓茹从钱包里摸出四张皱巴巴的十元钞票交到老板手里,随后,她就把那顶粉红色的蚊帐从货架上取了下来,带回了家。一路上,方晓茹心里美滋滋的,心想有了这顶蚊帐,她就不用再受蚊子的骚扰了。方晓茹只顾着开心,却没有注意到,夹在腋下的蚊帐此时正微微地散发着诡异的红光……

回到家后,方晓茹把蚊帐放进盆里,仔细地搓洗干净后,挂在了晾衣杆上。经过了一个中午的日光暴晒。蚊帐很快就干了。方晓茹仔细地把它安在自己的床铺上。看着这可爱别致的蚊帐,方晓茹心里很高兴。这下子,自己终于可以度过一个舒服的夏天了,不必再担心睡不好觉,也不会被咬得满身是包了。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到了晚上,简单地吃过晚饭之后,方晓茹打开了电风扇,抱着一半西瓜迫不及待地钻进了蚊帐中。她侧着肥胖的身子卧在床上,一边用勺子挖着西瓜吃,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视频。电风扇凉爽的风透过蚊帐吹进来,让她感觉舒服极了。蚊帐外,蚊子们依旧像侦察机一样“嗡嗡,嗡嗡”地盘旋着,试图对方晓茹展开攻势,只可惜蚊帐缝隙太小,它们根本进不来。没错,这才是她向往已久的夏天,一个不会被蚊子叨扰的夏天。

“嘿嘿,这下子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睡觉喽。”方晓茹懒懒地伸了伸胳膊。掀开蚊帐把吃完的瓜皮丢了出去。随后,她便缓缓地躺在了床上。一边揉着饱胀的肚皮,一边打着呵欠,没过多久,她就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方晓茹熟睡正酣的时候,她突然隐隐感觉有东西贴在了自己的身上,随之,她从头到脚都开始瘙痒了起来,就像是被成千上万的蚊子围攻了一样。

“难道有蚊子进到蚊帐里面了”。奇痒难忍的方晓茹试图伸出手抓挠一下皮肤,但却发现手怎么也动不了,左手右手都一样,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了一样。方晓茹缓缓地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一片红色,自己的身体被渔网一般的东西牢牢地束缚着,根本动弹不得……

“什,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方晓茹惊恐地看着束缚着自己的东西,那不是什么渔网,正是自己白天刚刚买回来的蚊帐,它的颜色已经不再是粉红色,而是变成了深红的血色!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方晓茹赫然发现,蚊帐的缝隙处不知何时长出了许多像针头一样尖利的刺状物,它们有的已经刺入了自己肥厚的皮肤,虽然不痛,但却奇痒难忍。

“救我,救救我……”方晓茹一边大声呼救,一边使劲地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这蚊帐的束缚。可是却丝毫没有用,蚊帐不但没有被挣破,反而越收越紧,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方晓茹感觉自己的身体里的血液正在被慢慢抽空,她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体温也变得越来越低,在她昏过去之前,方晓茹听到黑暗中传来了一声声诡异而邪恶的冷笑……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到了交房租的时候,房东迟迟见不到方晓茹来交钱,打电话也无人接听,便上门来讨要,但任凭他怎么敲门,方晓茹都没有开门。房东是个急性子,便用自己的备用钥匙打开了方晓茹家的房门。可是,当他走进里屋,看到眼前的景象后,顿时吓得浑身发抖,失声尖叫。

只见方晓茹身体僵直地躺在床上,原本肥胖的身体竟变得如同木乃伊一般枯瘦,仿佛被什么东西榨干了一样。她的身体已经腐烂发黑,已经不知死了多少天了。不过,那顶捆住她身体的蚊帐却离奇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它去了哪里……

“呦,这蚊帐挺漂亮的,还是我喜欢的粉红色,多少钱啊……”

“咳,二手的,便宜,算你40吧……”

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第三篇-我是许夏

窗外摇曳着几棵树影,冬天的梧桐树就像垂暮的老人,瘦骨嶙峋,干枯的枝干上只挂着几片黄叶。

此时已是深夜, 许夏大晚上不睡觉在干什么呢?原来他是看了“鬼大大”网站的鬼故事,兴致大发,决定以自己喜欢的歌星和他的绯闻“女友”的名字,写一篇鬼故事给大家解解闷儿呢。 可他坐下来又没有头绪,只好走到阳台上去吹吹冷风清醒清醒。远处的山峰此起彼伏,若不是一排排路灯齐刷刷地亮着,许夏真要以为那是几座坟墓呢。

在这静谧的夜色中,许夏突然瞥见小区花园里好像有一束火光,随着夜风的浮动若隐若现。那是什么呢?许夏不禁想要出去看一看。出了屋真是冷啊,这么冷的天,谁会在外面呢?路过保安室,许夏便想进去坐坐,走到窗口前跟保安打招呼:“哎~二牛!”二牛没有理他,翘着二郎腿玩手机。嘿,这人真是!许夏也懒得理他,径直走开了。越靠近那堆火光,许夏就觉得越不舒服,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灯光掩映下,梧桐树影交相缠绵,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走进了,许夏发现有个白色衣服的女孩在火堆旁边;再走进,许夏发现女孩在烧纸钱;更近了,许夏听到女孩在轻轻地啜泣。女孩从一个黑色的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是个男孩。许夏一看,啊,那不是我吗!这是怎么回事?风又呼呼地吹了起来,女孩站起身来踩灭了火苗,径直从许夏身边走过。许夏呆了,难道她l没看见我吗?她怎么会祭我?她是谁?我是谁?大片梧桐树的影子交缠在一起,分不出那个枝干是哪个树的。许夏此时只觉得头痛欲裂,他拼命地锤着脑袋,努力地回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记忆只有今天晚上?昨天在干什么?他颓然地倒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突然,他发下地上没有他的影子!许夏慌了。“我的影子呢!我的影子?”许夏向周围望去,是自己所熟悉的小区呀!许夏突然又看到,在小区的公告栏上,有几行醒目的大字:本小区H栋4-2的业主为了救一位跳楼女孩,不幸从楼顶跌落,后抢救无效死亡,请各位业主记住这位救人的英雄!H栋4-2?这不是我家吗?许夏想,那么说,我已经死了?那刚刚那个女孩是……许夏终于想起来了!他原是准备去楼顶散散心,结果却发现一个因失恋而想要跳楼自尽的女孩,苦苦劝说后,她终于想开了,可是天作弄人,该死的护栏多年没维修已经松动,他居然不小心掉下去了!怪不得保安和女孩都看不见我!!

风还在继续刮着,许夏终于写好了一篇小说,安心地发表后准备关灯睡觉。可是他突然反应过来,既然我是鬼,那我写的鬼故事肯定不会遭喷咯!

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第四篇-琳

午夜,电话在吵闹。我揉着朦胧的睡眼接到了电话传出了指令:速到西山。

我是法医。死亡对我并不陌生。人总是呱呱的诞生,最终带着各种表情离开。有人木讷、恐惧、呆滞,甚至脸上还带有泪渍,还有人微笑、从容、坦然……死是人终结的句点,每个人都画过句号,但并不是每一个句号都被画成很规矩的圆。有时候我想,恐惧的死去,那么这个句号一定不圆,而从容的死去,那么句号一定是圆的。但是,很快的,我就驳倒了自己:往往有许多人,他们就在许多不经意的瞬间死去了,根本就还没来得及给自己画句号。由于职业特殊,我接触到的就是这一类可怜的人,他们就在意外或他杀中死去,死前的一秒,他们不会想到自己会死的,而后一秒,就停止了思想。(当然自杀的除外。)他们大多数没有表情,有少数被肢解,留下的只是剁碎的肉。

驱车到了案发地点。一股隐约的血腥味渗在干燥的空气当中,四处都是难闻的呕吐物。这大概又是一场碎尸案。我挤进了警察当中,咽喉燥热,有大量的酸味在胃里翻涌:这是一具男尸。看上去年龄不超过30,从打扮看像是白领,衣着整齐,手臂、腿、胸膛、小腹,都没有伤痕,只是在他的脖子上,喉结偏下的地方有四个血洞,四个大概手指那么宽的血洞。这四个血洞清晰、干净,透进去可以看到血淋淋的肉,还有气管破裂的裂痕。很显然,这四个血洞就是这名男子的死因。

很难想象是什么利器留下了那么清晰、干净的血洞,而且是不零乱的、有一定排列的血洞。这名男子的眼神流离,嘴唇微启,似乎想说些什么,也许他是想乞求凶手给他一个画句号的机会。他的手腕被一条皮带捆绑着,凶手应该是男性,或者死者死前由于某种原因失去了抵抗能力。我这样猜想着,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案子。

如果世界是和平的,那么是否就不需要警察?如果没有那么多的离奇的杀人案件,那么法医就得失业?杀戮从远古至今,从来没有一刻停息过的。动物之间常常为食物、生存环境而厮杀,无谓种外、种间。人,说到底也是动物,为了食物、生存环境而杀戮也就在所难免了吧。人有着复杂的情绪,就使杀戮也复杂化了。有的人为利杀戮,有的人为权杀戮……还有一种可怕的杀戮,那就是恨。我赞同由爱生恨的说法,所以,我认为杀死自己最恨的人,就是杀死自己最爱的人,那不会解恨,只会是痛。

死尸被带回了研究所继续验证。但除了知道死者的身份以外,还是苦无头绪。凶手一个指纹也没有留下,留下的只是四个离奇的血洞还有一条劳拉·比吉奥蒂的皮带。看来这件杀人案件也会像其他的悬案一样被人们渐渐遗忘````

两个星期后,我又接到了一件新的案子。尸体是在宾馆的客房里面发现的,是一具赤裸的男尸。和西山发现的那具死尸一样,死者的喉结偏下有四个清晰、干净的血洞,手腕被一条皮带捆绑着,是一条劳拉·比吉奥蒂的皮带。不同的是,这个男人没有表情,他应该从未想过死后画句号的问题。

四个血洞、劳拉· 比吉奥蒂的皮带,里面有着怎么样的故事?我在沉思着,听着警察给目击证人做口供。目击者似乎已经神志不清了,她用白色的浴巾裹着赤裸的身子,双手紧紧的拽着垂在胸前的蓬乱的发丝,双唇在打颤,整个身子在失控的抽搐,使劲的晃着脑袋,语无伦次。“是……啊是是一个白色的影子,……影子,一张啊~布满泪血的脸,是的……是这样的。”她没有在给警察提供什么了,只是在重复着相同的话。

被带去医院的途中,她眼神流离,但却异常镇定的说了那么一句: “是一个女鬼,她用手指杀死了他。”结果车子改道了,他们不去医院了,而掉头去了精神病院。没有警察会相信那个女人的话的,现在是文明社会啊,就算信了,又怎么样?难不成警察改行当道士,抓鬼去?但是我相信那个女人所说的,而且坚信凶手是由于恨```

法医的职责只是验证死者的死因,我不想去缉凶,再者也没有这个能耐,但我想验证自己的猜测:四个血洞,劳拉·比吉奥蒂是由于恨……我要解开这个悬案……

调查了两个死者的关系,结果大大出乎我的预料:没有任何关系,而只是由于死因让他们串联在了一起。劳拉·比吉奥蒂,第一个死者喜欢的意大利名牌,而第二个死者却从来都没有买过。难道这只是一件棘手的心理病态的凶杀案?

没有多久,我又接到了有关四个血洞,劳拉·比吉奥蒂皮带的案子。同样在喉结偏下的地方排列着四个血洞,手腕被皮带捆绑着的男尸,不同的是这次是两具尸体。他们的脸上有着未干的泪渍,也许他们遗憾自己没能画上句号。

这四个人究竟有着怎么样的关系呢?他们的死,真的像那个女人说的那样是女鬼干的?也许吧,能留下四个血洞的……喝了一杯伏特加,我决定去精神病院见那个目击者。

那个女人精神好象已经恢复了,但她最终没能被释放。因为她坚持说那个男人是被女鬼杀的。她对院里的医生、护士都这么说,还有所有的精神病人他们都知道。在她所告诉的人里,精神病人绝大多数都相信了她的话让我想都有的时候正常人才是真正愚蠢的,他们真伪不辩。

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第五篇-仓库女鬼

一只女鬼,名为绿蕊,比起同类的欺负,她更害怕人类,一天夜里,为了躲避同类的欺负,她只有偷偷的躲进了一间人类的仓库。

药品制造厂,由于污染和喧嚣,通常都建在远离城市的山区,而这所药厂的原材料仓库却多了一只名为绿蕊的女鬼。

白天,仓库管理者按照惯例来记录仓库里的温湿度,绿蕊看到有人来了,对惊慌地躲到一袋牛黄后面,殊不知在她身旁的墙上也有一个温度计,也许,她根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当她看到库管缓缓地朝自己方向走来的时候,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紧张,恐惧,全部都变成了绿蕊反复念叨的一句“不要过来”,当她鼓起勇气从两袋牛黄的缝隙中,去寻找库管的时候,看不到库管的踪影,应该走了吧,她这样安慰着自己,悬着的心才稍稍有些放下,“嗖”的一声,面前的那袋牛黄被库管提了起来,刚才消失的库管赫然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这下绿蕊吓的可不轻,张着嘴,伴随着无声的尖叫,流着血泪飘到另一处储藏黄芪的隔间里去了。

而库管也呆坐在地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大声叫嚷着:“救命啊!有鬼啊!”连滚带爬地跑出了仓库。

路过的部长看到冲仓库狼狈跑出的库管,便走过去,嘲笑般地说道:“怎么?被仓库里的死耗子吓成这副德行?”“有……有鬼,仓库有鬼!”库管颤抖着指着仓库,打着结巴说着,“有鬼?大白天的?”部长疑惑地看着库管,库管双手一把抓住部长的双肩,紧紧地握着,咽了咽口水,表情凝重地对部长说:“部长,我说的都是真的!仓库里闹鬼,血红的眼睛,剑齿虎一样的牙齿,她刚刚还张开血盆大口想要吃我!部长,我说的都是真的,一定要相信我,千万别进仓库!”部长轻轻地推开库管,用手搭在库管的额头上,喃喃道:“会不会是病了,要不你今天休息吧。”说完,径直向仓库走去,看着部长远去的背影,库管仿佛看到了壮士赴死般的决绝,不禁泪流满面,失声叫道“部长……”而部长却连头都没有回,只是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部长一个人在仓库里巡查着,他本来是个不信鬼怪的人,但想着库管的那副模样,又仿佛是真的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部长正在内心纠结的时候,看到一位身材娇好的女子在他面前穿墙而出,不禁吓得叫出声来。而绿蕊正在思考要不要离开这里,换个地方藏一阵子,而就在她想再去什么地方的时候,突然一个“啊~”的声音,像是炸雷,就在她的耳旁响起,当她回过头时,发现旁边又平白无故的多出个人来,吓得她头也不回地直接飘上了房顶的一个阴影角落,部长也吓得直接以惊人的速度冲出了仓库,和在门外焦急等待着他的库管撞了个满怀。

“部长,我没说错吧,有鬼,有鬼!”

“嗯,她还会飞!”

“会飞?还长了翅膀?”

“对,蝙蝠一样的翅膀!”

“部长?怎么办啊?”

“去,快去,你快去找个道士来,我报警!”

就这样,伴随着刺耳的警笛声,一群警察在记者的陪同下,走了下车来,部长向警长汇报了情况,警长又对着记者比划了一番,五人的民警小分队冲进了仓库,而记者和摄影谨慎地跟在后面,“现在是本台的独家报道,我们现在是冒着生命危险,接近人类未知的事物,我们会把我们所记录到的一切实时上传。”那位女性记者这样报道着,而摄影师也配合着她用仪器记录着四周,“鬼。”摄影师说道,顺着摄影师颤抖的手所指的方向,女记者看到了躲在一个角落瑟瑟发抖的绿蕊。“啊!鬼啊!”女记者叫喊着拔腿就跑,在她眼里,比起工作和面子,还是生命比较重要。而摄影看到记者都跑了,自己也提着机器往外跑。

走在最后排那个胆小的民警听到了女记者的尖叫声,看到了向外奔跑的摄影师,也顾不上那么多,撒腿就向门外冲,甚至都顾不上,已经冲腰间掉落的警棍,紧张的民警听到了警棍掉落的声音,以为自己的同事已经遇害,想也没想就朝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开枪,听见了抢响,其余的民警也纷纷开枪自卫,直到一个为首的民警喊停,那个民警看了看周围,除了墙上密密麻麻的弹孔,什么都没有,便果断地喊道“撤!怪物不怕枪械,人员安全要紧!”

先是枪响,紧接着几个民警都纷纷跑出,警长赶紧地拉住那个为首的民警,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了?什么情况?我听先跑出来的女记者说,那女鬼,有血红血红的眼睛,剑齿虎一般的牙齿,蝙蝠一样的翅膀~”那个为首的民警自己想了想回答道:“是啊~那不能算是女鬼,见到我们的时候,简直没了个人形,那个红红的眼睛,不是被血染红的,而是苍蝇一样的复眼,还有那剑齿虎一样的牙齿。对了,它的那个翅膀,可以挡住所有的子弹,除此之外头上还长了牛一样的角,屁股上也长了恶魔一样的尾巴,它那嘴巴一张开,足以一次吃下七八个人的样子。要不是我果断下令撤退,要不然,大家,都没了。”

以上就是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