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短篇5篇

本文5个恐怖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古代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带短篇、真实农村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短篇50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恐怖故事短篇第一篇-无脸女生

我刚刚到大学报到时,听说这里原先是一大片坟地,师兄师姐们警告我们夜里别乱跑,并且特别强调,如果深夜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蒙头大睡就是,千万不要去追寻声音的来源。这种警告让我恐慌了好一阵,但一切都很平静,如果不是那晚我亲身经历了那件事,我也不会太在意这种鬼神之说的。

事情发生在暑假开始的前几天,大家都回家了,往日热闹的宿舍楼就剩下我和小孟两个人,显得特别冷清。我住在209,对面是小孟住的210。那晚我由于喝多了茶,好不容易才睡过去,但睡得不熟。半夜隐隐听到走廊上传来“噔,噔,噎”走路的声音,迷糊间,感觉声音在我和小孟的房间门口停了一下,接着又走,不停地走来走去……我心想,明天要好好问问小孟怎么回事,大半夜的还在走来走去,简直不让人睡觉嘛。谁知,第二天清早,小孟来敲门,我说:“小孟,你昨晚怎么回事,老是不停地走?”小孟的脸刷一下白了,“我还以为是你在走呢……难道……”

第二天晚上小孟死活都要和我一起睡。我们谁都睡不着,直到三点,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噔,噔,噔……”小孟和我的手握得很紧,满是冷汗,那声音在经过我们房间的时候,总会停一下,我大着胆子,趴在门缝那里,想看个究竟。一看,看到一个穿裙子和高眼鞋的女孩,但我肯定她不是我们学校的,而且……我吓呆了,身子都动弹不得了。小孟急切地问我看到了什么,我哆嗦着对小孟说:“一个女孩,但她的脸……”“怎么了?”我缓了缓气,闭上眼睛,转过身子,听到小孟说:“是不是像我这样?”目光所及处,身边哪有小孟的身影,是……

是门缝里那个女孩,穿着裙子和高跟鞋.脸上一片空白.在诡异的月光卞,平滑得像一面镜子!

恐怖故事短篇第二篇-腥风血雨

中村少佐随意地擦了擦手中的军刀,洁白的手帕已经变成了鲜红色。他狞笑的看着跪在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男人。举起了明晃晃的刀,用力地砍了下去。。。

只听“咔嚓”一声,那男人身首异处,鲜血从脖颈的断口处喷涌而出,流的满地都是。被砍下的头颅还睁着眼睛。中村少佐满意的收起军刀,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数十个人头,和无头尸,对立在一旁的宪兵命令道:“把这些“支那猪”的尸体统统剁碎喂狗。

“ 长官,请问那些人怎么办?宪兵指了指站在土墙下的一群老百姓,那些人大都是些老弱妇孺,他们蜷缩在一起,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统统死了死了的!中村少佐咆哮着,用沾满血的右手做了枪的手势。宪兵立刻心领神会,他找来另外几个日本士兵,在土墙前架起了机枪。“突突....突突”!几声枪响过后,那些老百姓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中村少佐恶毒的笑着,走到土墙前,抽出军刀对那些尸体乱扎一通后,见天色已晚,便吩咐所属部队带回县城。

过了许久,一个身体羸弱的人捂着被鲜血染红的胸口,颤颤巍巍地从尸堆里站了起来,他愤怒地望着扬长而去的日本军车,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道:“小日本...鬼子,你们....统统不得...好死,说罢,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断了气。。。。。

中村少佐是县日本宪兵队队长,他生性残暴,做事心狠手辣。有很多无辜的生命都倒在了他的屠刀之下。在这次“清乡”行动中,他带着爪牙们来到槐杨村,因为没有搜查到八路军和国军,中村少佐恼羞成怒,他发了疯一般的将怨气全都发泄到槐杨村的老百姓身上。将村里的老百姓杀了个精光。使槐杨村血流成河。然而他却没有感到丝毫不安和愧疚。

第二天,中村带着几个鬼子和汉奸在街上闲逛,看到有一个算命先生在摆摊,一个汉奸连忙对中村说:“太君,那里有个算命的,我们不如过去算一卦吧。

“呦西,那就听你的。中村点了点头,于是几个狗腿子簇拥着中村来到了算命的跟前。刚才的那个汉奸说:“喂,算命的,给我们中村队长算算卦,看看他最近是不是好事连连。

算命的盯着中村看了许久,脸上的表情变得愈发凝重,他轻声叹了口气,慢慢说道:“我看太君印堂发黑,双眼紫红。不是好事连连,而是大祸降至。

“纳尼?你的..什么意思?中村心里一惊,连忙追问道。

算命的一本正经的说道:“太君杀生过多,杀孽深重,通过面相来看,报应将至。十日之内,必将有血光之灾。除非请人做场法事,告慰死者亡灵,或许还有可能化险为夷啊。。。。

“八嘎,胡说八道!中村听了以后瞬间发怒,他恶狠狠的吼道:“你妖言惑众,良民的不是,死啦死啦的!说罢抽出军刀,把算命先生一劈两半,脑浆和鲜血立刻喷了中村一身。旁边的几个狗腿子吓得目瞪口呆。中村用力地将刀收回刀鞘,大声吼道:“带回!

中村回去后,并没有对这件事多么上心。整日寻欢作乐,花天酒地。不知不觉过了好几天。这天,是槐杨村屠村事件的第七天,也就是那些无辜死者的头七之日。中村在像往常一样外面干尽坏事之后。领着他的老相好—艺妓小百合回到宪兵队。两个人在屋子里面打情骂俏,纵情欢乐,好不快活。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这天晚上天空有些不正常,远远望着,似乎泛着红色的云,没有星星和月亮。而且异常的寒冷,刮起了阵阵夹杂着腥味的凉风,把站在宪兵队大门的两个卫兵冻得瑟瑟发抖。

“该死,这是什么鬼天气。”一个卫兵被冻得打了个喷嚏。。

“是啊,长官自己在屋子里陪花姑娘,却让我们在这里站岗放哨。另一个卫兵抱怨道。

两个人着靠在门旁,无奈地望着天空,只盼望下一岗卫兵赶紧来换哨。

这是天空下起了雨,两个卫兵连忙往门里退,其中一个伸出手,想借着雨水洗洗脸清醒一下,当他把手拿回来以后,却发现满手都是红色的。而且散发着浓浓的腥臭味。两个卫兵都愣住了,同时感觉到阵阵寒意从后背升起。这不是雨水,这是...血水!!!两个卫兵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血水沾了一身,他们顿时感觉到钻心的疼痛,疯狂的哭叫起来,这血水...似乎在腐蚀着他们的皮肤,两个卫兵抱着头躺在血雨中打着滚,撕心裂肺地惨叫着,不一会儿,他们就化成了一片脓水

,消失了。。。。。

与此同时,远处的大街上,不知从哪里出现了数十个诡异的身影,他们行尸走肉般的挪动着身体,淋着漫天的血雨,向宪兵队的大门慢慢靠近着。。。。

中村少佐已经搂着小百合进入了梦乡,他还没有感觉到那些可怕的身影正在向他慢慢接近。他睡得正香的时候,一道闪电划破了黑夜的寂静。中村惊醒了,他呼地一下坐了起来,习惯性地用眼睛扫了一下窗边,发现在闪电的照耀下,自己的窗外站立着几个黑影。他顿时紧张起来,大声喊道:“是谁在外面?

外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还是直挺挺的矗立在门外。中村有些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摸到了门边。正当他把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外面的景象吓得他连连后退,惊恐的大叫起来。

院子里到处都是鲜血,天空还在不停地下着红色的雨。数十个“人”站在院子的中央。他们都没有头!脖颈处的鲜血还在渍渍往外冒。

中村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而那些“人”正在向他走来。中村听到有个声音在愤怒地咆哮着:“你砍了我们的头,现在,是该用你的头来祭奠我们的时候了!

“啊!。。。。。。一声杀猪般的喊叫过后,中村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他的头像个皮球一样滚落到为首的那个“人”脚下,那个“人”冷笑了一声,抬起脚,把中村的头颅踩得粉碎。。。。

第二天,县城里的人们发现,日本宪兵队的大门敞开着,满地都是鲜血,小鬼子们一个没剩,都找阎王爷报到去了,他们的头颅全都不翼而飞了,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作者寄语:血债血偿,侵略者犯下的罪行迟早会遭到报应!

恐怖故事短篇第三篇-黑佛

七夕过了好几天了,明才回到家里,他进门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回来之后,他给我打了电话,叫我下午去他家拿点东西!

下午我去了明的家中,他坐在沙发上发呆!我进去后,他看了我一眼说:“林还的过几天才会回来,她在那边的朋友家里”

“恩,知道了!你和林去泰国过七夕,怎么样?看你那没精打采的样子,多注意点身体!”我随口应答,顺便打开了电视

“关掉!”

“不是吧,这么小气,你去睡会吧,才回来!一会我们叫几个哥们去玩一下!”

“我说关掉!~”明在我身后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冲我喊道:

这突如的喊声把我吓了一跳,回头的时候,我一下子冷汗全冒,明两眼乌黑,没有半点的眼白,他身后有着一个淡淡的虚影!~

我知道这下事情大发了,连声说到:“好了,我关就是了,还要你这样啊!”说着,我看着明的眼睛,喊着明的名字!就在电视关上的那一瞬间他一下子晕了过去!

这太过不寻常了,我把明扶到沙发上时,明清醒过来,见我盯着他,问道:龙翔,我怎么了?

哈哈,没什么,你可能太累了,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也要回去了,不然我就有的受了!你醒了就好,那我先回去了,过几天林回来的时候,我们在出去玩去,我走了!

出了明家之后,一阵的后怕,风吹过后,猛的打了个冷战,才发现自己身上全是汗!上车的时候向明所在的窗口看了一眼,硬是压下心中的恐惧,落荒而逃!

“ 亲爱的,明天陪我去一下山上!”回家后老婆说道

”去山上做什么啊?你自己去!~"因为明的事情我烦闷的喊道

“你怎么了?大后天就到七月十四了,我想去问问师叔我们要不要回老家一下?”小羽坐到我身边说道

" 是啊。好久没去看那老头了!~那就明天去吧!记得带几瓶好酒,要不然我又要被那老头子虐待了。正好我也有事情问他!对了,羽儿,明回来了,可是林好像还的几天!桌上是明带回来的!我先睡了,你自己看看吧!”

我和羽儿是孤儿院长大的,在7岁得那年有个脏兮兮的老道说我和羽儿和他有缘,就收我们当了弟子,后来才知道那老道叫出尘,是个有名的法师(阴阳师),我和羽儿的名字是他取的,他去世10年多了,可是身体还和活着的一样,真是不明白,今年是他的诞辰,前几天我和羽儿还在说要不要回去!最后决定去问问师叔!

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差点就去见师父了,真是的!羽儿告诉我床头的那个黑佛是明给我的,可是他是放在客厅的,怎么会再床头呢?就这样也不用叫的那么大声啊,羽儿责备道!

就在醒来的时候,隐约看到一个满身血污的女人和孩子压在我身上,喊出声的时,那虚影就隐匿到了黑佛里面!

这是不能让羽儿知道,可是这会给我和羽儿带来什么危险,又和明有什么关系呢?

满脑子都是这些问题,吃完早餐后,我找了两张符纸把佛像报了起来和羽儿一起去拜见师叔!

落凤山半山腰以上云雾萦绕,真是有种天外仙山的感觉,这老头到会享受啊,师父当年也就是在青城山有座到场!

到山上后,一个小童将我们领进了师叔在的地方!我见到师叔后喊道;“哎,老头,到会享受啊!在这钓起鱼来了!”羽儿在我身后嘿嘿的笑着

师叔见是我和羽儿,明显是猛的一震,却又安然的坐着,不理不问!这老头,我有点郁闷的想到,明显都近百岁了,还装酷!~

师叔,我和啊翔来看您了,有你最喜欢的烈茅台哦!

这时师叔才起身看着我和羽儿:算你两还有良心,师兄啊,你看看你养的两好徒弟,就不知道尊敬老人吗?说着就拿起一瓶青瓷瓶的列茅台张口就喝!

这老头子,怎么一点都是像百岁老人呢?就在我要问师叔为何搬到这凤鸣湖边居住时,我眼前一花,就被按在地上,身上还贴了两三张的禁魂符!

我有些气闷的喊道,老头,你发什么风啊,在我身上有什么魂符啊?

“翔子,你最近是不是碰到什么东西了?”老头问道

“没有啊!老头,怎么回事啊,把魂符收起来了!”

啊!老头你要怎么样啊?我头上被老头狠狠的给了一个板栗.

恐怖故事短篇第四篇-厉鬼

王家村是一个小村,村里也就百来个人,平时都呆在深山里面,只是有事才出来,所以当地的人们待人非常好,内心和善,这个个村里面充满着一种平静的气氛,村里的人都很是快乐的生活着,每天日出而耕作日落而息,就这样生活着。

村里的人从来都不想出去,因为村里的老人说外面的人狡猾、奸诈、非常擅长欺骗人、经常为了利益就将自己的朋友、亲人害死,总之一句话外界的人都心计很深,所以村里的人们都不想出去和外面的人接触,只愿意呆在村里面身老病死,而村子里的小孩都是被这样教育着,但是有人总会产生疑问,为什么不出去呢?

因为曾经听大人们在酒后说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有着更为广阔的天空、有着各式各样神奇的东西有着更多漂亮的女人,所以王华从小就渴望着能够出去。走出大山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但是村里的人不会让人随便离开啊,想到这个就头痛。

于是王华就这样等待着,等待着,就这样时间已经过去了,王华已经长大成人了,成为了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俗话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啊,终于机会来了。

一天,王华听到自己父亲跟别的族老说,村子需要出去从外面买一些东西啊,让几个族老准备准备,几个人在一起商量了一个晚上,那几个族老才离开了,王华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在墙下面,所以族老一走就走了出来,说自己也想去见识外面的世界,他的父亲一听就不同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就是想出去,所以不让他出去。因此两个人大吵一架,王华说他的父亲太固执了,最后不欢而散。

第二天,就在几个族老出去的时候,王华走出来跟他们说自己的父亲说让自己出去见识一下世面,所以自己也要出去,当时立马有一个族老觉得不好,但是立马就有族老询问是不是真的,想去验证一下,这个时候王华立马说族老如果没有我父亲的命令,我又怎么敢随便出去呢?

几个族老一听也是点头,如果没有族老的点头,王华有怎么会知道自己几个人将要出去呢?所以没有多想就带着王华离开了村子,一路上看到几个族老将各种陷阱除去才知道,为什么以前有人想出去却出不去了。

原来是因为路上充满了陷阱啊,同时也对自己的决定感到正确,否则自己一个人独自跑出来,可能就要死在荒山野岭了,想像就后怕啊。

王华跟在族老的后面将各种陷阱的启动都一一记住了,以待自己将来回来,就这样几个人慢慢的前进着,很快天就黑了,但是几个人还在外面,由于几个族老年轻的时候都是好猎手,所以就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打算明天再走。

王华突然觉得这是自己逃走的机会,所以几个人在休息的时候自己假装要方便,一个守夜的族老并没有阻拦,就这样自己走到了一个比较远的地方,然后将一张纸条系在了树上,纸条说明了自己的目的,并且要他们不要再来找自己,自己不想回去了。

所以王华就这样乘着夜色逃走了,走了一夜,最后看到了前面的房屋才知道自己走出了大山,将要完成自己从小的梦想,然后找了一个地方睡下了,因为自己太累了。

第二天,几个族老醒来突然发现王华不见了,顿时开始寻找,没有过多久就找到了王华留的纸条,看到纸条的字就知道了王华不会回来了,所以几个人商量一下,先办完事情再来找王华,于是几人匆匆的赶往镇上。

而这个时候我们的王华还在睡梦中,所以很美的样子,但是却不知道自己睡的地方确是一座坟墓,只不过这个坟墓由于年久失修,所以逐渐的变矮了,但是就在王华躺在的地方的下面却又一口棺材。

那口棺材很特别,是一口红色的棺材,而且棺材上雕满了各种各样的精美的图案看起来非常富贵,好像生前是什么有地位的人,可是就在王华熟睡的时候,突然地下的棺材好像有一阵晃动,棺盖突然打开了,一阵黄烟从里面冒出来。

只见那黄色的烟从地下面冒上来,触碰到它的植物瞬间就枯萎了,都死了,眼看着那种黄色的烟就要吹到王华的身上,但是只见王华脖子上一块青色的玉佩突然发出一阵绿光将黄烟击散。

就在黄烟突然溃散的时候,突然地下红色的棺材里面传来了一声‘咦’,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好像是吵到了王华,所以王华动了几下,但是没有醒来,可能是昨天晚上跑太累了,所以很累。

但是,地下的红棺材里面却是一阵摇晃好像是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从里面发出一阵阵桀桀的怪叫声,但是却没有传到地上来,摇晃了一阵子,突然棺盖上出现了一个男子,可是男子脸上充满了一股凶戾的气息,头发居然是红色的,而且身上的衣服什么的,也是红色的。

恐怖故事短篇第五篇-悬疑故事之案中案

林阴市号称“火炉”,一到夏季就格外炎热。陈九和杜威武是从柏县来林阴市的打工仔,他们租住的出租屋里没有空调,一到晚上屋里就像蒸笼,人根本无法入睡。不得已,两人便常常去河边露宿。

这天晚上,陈九和杜威武抱着草席和枕头朝河边走去。路上,陈九看到一个穿着性感的女孩从身边走过,他禁不住盯着女孩看。女孩很快发现了,愠怒地瞪了他一眼,快步朝前走去。

杜威武在旁说道:“我猜那女的是站街女,在招揽客人呢!你不去问问价?”陈九听后,感到浑身一阵躁热。接着,他真的追上那女孩,涎着脸说:“小姐,你要多少钱?”

那女孩吓了一跳,骂道:“臭不要脸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滚!”说完,女孩便跑了。

女孩跑的时候,落下一块粉红色的手帕。陈九闻见手帕上还留有女孩的余香,便鬼使神差捡起来,顺手把它放进了裤兜里。

这时,杜威武才从后面“哈哈”笑着走了过来。两人来到河边,把一排青石板当床,躺了下来。两人海阔天空聊了一阵,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5点,一个中年人来到林阴市公安局报案,说:“我的女儿昨晚失踪了。我叫银国庆,我女儿叫银丽。昨天晚上11点钟左右,她说房里热,要出去透透气,谁知今天凌晨1点多了也没见她回来。我和她妈赶紧出门去找,结果找了半夜也没找到。”

刑警队长肖飞得知情况后,立刻带着警犬,来到了银国庆家。

肖飞带着警犬来到银丽的卧室,让警犬嗅了嗅银丽的衣物,接着便出了门。

警犬将肖飞一行人带到了河边。这时,天已经亮了,陈九夹着草席、打着哈欠从河边走了上来。猛然间,只听警犬狂吠一声,一下把陈九扑倒在地,从他裤兜里咬出一块粉红色手帕。

肖飞见状,赶紧冲上去抓住陈九,并迅速给他铐上了手铐。陈九惊叫道:“你们干什么……”

肖飞从警犬嘴里取下手帕问银国庆:“老银,这是你女儿的东西吗?”

银国庆接过手帕仔细看了看,说:“是,是我女儿的手帕!”他抓住陈九说,“快说,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陈九见状,赶紧说:“这手帕是一个女孩掉的,我捡起来了。”

肖飞厉声说道:“你赶紧老实交代,把银丽藏到哪里了?”

陈九不解道:“我没藏她,我藏她干吗?”

肖飞冷笑一声,说:“你不招是吧!好,等会儿有你的苦头吃。”

很快,肖飞把陈九带回了市公安局。肖飞问陈九:“你说手帕是你捡的,谁能证明?”

陈九急了,说:“我的老乡杜威武能证明,昨天晚上我和他在一起。”

肖飞命手下小王去向杜威武求证。一个小时后,小王回来报告说,杜威武说,昨天晚上他确实和陈九在河边睡觉,但没看到陈九捡到什么手帕,他不知道手帕的事。

肖飞严肃地说道:“陈九,你还在说谎,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杜威武根本就没看到你捡什么手帕。我再说一遍,如果你再不老实交代,我们照样可以把你送上法庭。你要知道,刑法规定,只要你犯了事,即使没有口供,也可以判刑的,而且会判得很重……”

陈九身子抖了一下,痛苦地说:“那我主动交代能不能判轻点?”

肖飞说:“这要看你的态度了。”

陈九又低头想了想,终于抬起头,说道:“我、我把她强奸了……”

肖飞问:“那现在银丽在哪里?”

陈九说:“在河边。”

肖飞问:“在河边的什么地方?”

“在、在……”陈九闭着眼睛使劲想了想,说,“就在林阴大桥的桥洞里,我把她藏在那里了。”

肖飞带上几个刑警上了警车,赶到了林阴大桥。在桥洞里,他们果然发现了一个昏睡的女孩。

肖飞走过去,把她轻轻摇醒,女孩醒来后,眼神有些迷离,她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接着突然大哭道:“警察同志,你们可来了,我、我被坏人强、强奸了……”

肖飞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说:“我叫银丽。”

肖飞开车把银丽送到家里,银丽一进门就和母亲抱头大哭。哭了一会儿,银丽进了卫生间,一会儿里面传出“哗哗”的流水声。

正在客厅抽烟的肖飞不由一愣,一下子跳了起来,跑到卫生间使劲敲门,焦急地喊道:“银丽,你不能洗,我们还没取证呢!”

银丽似乎没听到。她洗完澡,从卫生间走出来时,肖飞责怪道:“你把证据洗没了,会让我们很被动的,知道吗?”

银丽仍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肖飞看她确实什么都不明白,便不再多说了。

接下来,银丽便向肖飞详细述说了自己昨天夜里的遭遇:昨晚11点多钟,因天气闷热,她睡不着,便想到外面走走。她走到了河边后,在河堤上坐下乘凉。突然,一个黑影从后面蒙住她的嘴,说:“不许叫,敢叫我就掐死你。”

接着,那黑影把她拖到桥洞里,把她强奸了。银丽突然觉得那个人有些面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黑影发泄完兽欲,就将她打晕了。

肖飞问:“你还记得昨晚对你施暴的那人的相貌特征吗?”

银丽仔细回想了一下,突然叫道:“对,是他!昨天晚上我经过河堤时,曾碰到一个色迷迷的男人,肯定是他!”

肖飞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这样吧!你随我到局里去辨认一个人。”

肖飞将银丽带到警局。结果,银丽从十个人中,认出了陈九,她惊恐地叫道:“是他,就是他!”

肖飞将情况告诉陈九后,陈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绝望地叫道:“我认罪,我伏法!”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肖飞继续对陈九进行审讯,这次他问什么陈九就答什么,没有什么废话。审讯完毕,陈九在审讯笔录上颤抖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接着,陈九被送进了看守所。

最后该是行文报请检察院批捕陈九了,可该案的关键性证据却没有,那就是对作案人遗留在受害人体内的体液进行检验。作案人的体液早就被银丽清洗干净了,到哪里去找?肖飞一时犯了难。

以上就是恐怖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7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