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短小鬼故事哄女朋友短篇鬼故事、有声短篇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200字超恐怖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第一篇-夺命电风扇

经过朋友介绍,男主角一家三口住进了新的房子。

房子比他们之前住的要大上很多,各个角度的采光点都非常好,男主句跟女主角都十分满意,还有他一岁的孩子,嘤嘤的叫喊着,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似乎也在为搬进新家欢呼着。

唯一有些缺陷的是墙体的颜色泛黄,有的位置已经发霉了,可能是屋子太久没有人收拾了。

男主角跟女主角都决定给房子重新粉刷一遍,买来白漆后,两个人对屋里的整个墙体粉刷了一遍。

屋子内瞬间焕然一新,宝宝也在屋子里开心的到处爬来爬去。

夫妻两人把所有的家具整理完毕,躺在沙发上休息。

女主角瞥一眼的吊在客厅天花板上的风扇,心里突然萌生一个想法。

跟自己的丈夫说既然房子里面有风扇了,就不要去多卖了,毕竟他们也是在这次搬家上花费了不少的金额,能省则省。

男主角也没反对,风扇看上去虽然有些破旧,擦干净了勉强还可以用,也就随他去了。

原本空荡荡的房子,在家私的装饰下,有不一样的视觉。

这天,女主角在厨房里煮饭,下班的男主角在客厅里陪着儿子玩耍。

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男主角走开去听电话,留下儿子一个人在客厅。

此时,原本静止的风扇缓慢地转动了起来,风扇“吱嘎“的声音越来越大,连接口也出现了松动的情况,螺丝缓缓出现了转动,随即越来越快,运做的风扇开始出现了不稳定的晃动,一点点细微粉尘掉落在男主角孩子的头顶上。

孩子正中的坐在风扇的下方,风扇晃动的情况也变得频繁。

站在阳台外面接电话的男主角根本就不知道客厅里面的一切,在厨房里煮菜的女主角似乎也没有注意到客厅外面的情况。

嘴里还哼着小曲,看上去心情很好呢。

突然,就在女主角熄火后,端起刚炒好的菜,脚刚刚踏出厨房门的瞬间,“轰隆”一声,整个风扇砸在客厅地板上。

手上的盘子掉到地上,女主角惊慌失措,连滚带爬地爬到风扇砸下的位置,却没发现孩子的身影,把她惊出了一身冷汗。

听到屋里这么大的动静,男主角来不及挂电话,直接跑进客厅,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他慌忙的搜索着孩子的身影,心有余悸的跑过去抱起坐在客厅边上的孩子。

不敢想象要是孩子刚坐在风扇底下,后果会是怎么想,两人想都不敢想。

夫妻两人都以为是风扇老化的原因导致的,为了安全着想,最后还是决定去买一台新的风扇。

新风扇买来了后,安装师傅在夫妻两个人的再三嘱咐下,把风扇的安全性大大的提高了不少,重新把线路安装了一遍,这回夫妻两人终于可以放心了。

又是一个礼拜天,男主角跟朋友们去聚会了,女主角在家里陪着自己的还在正坐在客厅中央玩耍。

3月的天气还是比较凉快,宝宝身上的衣服穿的有点少,女主角起身回房给孩子找衣服穿。

刚起身,女主角仿佛听到有什么金属摩擦的声音,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马上安静了下来。

女主角停住脚步,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天花板上的风扇,还在心里大笑自己太敏感了,没在多疑,继续往屋里走去。

孩子正坐在风扇的正中间,金属的摩擦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就在女主角拿完衣服,脚踏出房门的一刻。

“嗤”像是有什么快速转动的东西刹住了的声音。

女主角也听到了,傻傻到以为是自己最近搬家太累了,精神错乱。

当她走到客厅,正准备给孩子穿多一件衣服,见到自己的孩子已经睡着了。女主角轻轻的抱起孩子,就在转身的瞬间。

伴随的“啪”的一声,紧接在后的是一声巨响。

是风扇,那把新买的风扇,重重的砸倒在了地板上。女主角的脸整个都青了,如果不是自己刚好把孩子抱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女主角马上把所发生的事情告知了男主角,两个人喊来装修师傅当面对质。装修师傅却是满脸的无辜,自己也是按照业主的要求来安装的,而且螺丝加固的各方面他都顾虑得很周全的,不可能会发生这种意外的。

装修师傅走到掉落的风扇端详了好一会儿后,气冲冲的把被拧出来的螺丝套拿到男女主角眼前,质问他们为什么要把螺丝套拧出来。

男女主角面面相觑,问的一头雾水,他们压根就没有动过呀,电风扇那么高,他们不可能会闲着没事做,爬到两米高的把螺丝套拆下去冤枉装修师傅吧。

既然不是人为的,而且自己也很注重每个顾客的安全,那…

装修师傅抬头看了一眼,把夫妻俩人拉到一边,好心相劝,让他们还是搬离现在的房子。

男主角跟女主角听装修师傅说完,眉头都皱到一起去了,始终无法相信房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两次的风扇砸下来可能是巧合吧!

也许是资金缺乏,也许是真的喜欢这房子,夫妻俩并没有离开。

男主角本来想把风扇给拆了,被女主角阻止了,风扇这么新,就这么扔了,太浪费。

在装修师傅劝阻无限后,他们的生活也慢慢在改变,每天都精神紧张,怕无意间在路过客厅的时候被头顶上的风扇砸到。

孩子也不让去客厅玩了,就让他自己在摇篮里面玩。

女主角去忙之前忘记了一件事,是摇篮里面的安全栓,她没有栓住。

留在孩子自行爬出摇篮,移动到客厅的正中间,女主角刚好从阳台晾完衣服转身回客厅,便看到自己的孩子对自己招手,小嘴一动一动的叫着:“妈妈。”

“啪”金属断裂声,轰隆一声,整个风扇瞬间砸了下来。

后话:男主角和女主角的哭声震天,围观的人群中,有这么一段对话。

“阴公咯,这家人真可怜,好好的孩子就这么被砸死了。”

“你懂什么,这家人入住之前是一个舞女住的,她本来怀孕了,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想不开就自杀了,就是在风扇上面上吊的。”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第二篇-棺材仔

民国年间-----

“不好意思,你被解雇了。”

王勇双手有些颤抖,激动道:“经理,我在这间公司干了六年,从我十七岁开始,现在二十二岁,整整六年阿,也算是公司的老员工了吧,没有功劳也有……”

王勇话音未落,经理冷漠道:“正因为你干了六年还一事无成,性格又非常内敛,业务又不强,公司才解雇你的。”

王勇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他单身,可是家里还有病重的母亲,每个月都靠他的工资买药吃,自己少吃点没关系,母亲的药不能断阿。

这时候,王勇看到大街上张贴着一张招聘棺材仔的公告,心中有所动,不如去应聘这个职位。

这位棺材仔,就是招聘年轻人来看守棺材,棺材仔的来历就是如此。

如果招聘棺材佬,那就是指要老年男性。

“不就是照看几口棺材吗,有什么了不起,现在我都吃不上饭了,家里母亲也快没药了,死就死吧。”

王勇来到义庄,咚咚咚敲了几声,只听吱嘎一声,沉重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慢悠悠的说道:“进来吧~”

那一刻王勇听到这个声音,在这种氛围下,全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不过来都来了,他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

“你好我是来招聘棺材仔的。”

王勇说完后,再一看,天阿,整个义庄几口黑压压的棺材排成一路,地下还有一些火盆,此时火盆里燃烧着一些纸钱,烧的霹雳巴拉的。

“奇怪了,刚刚还听到声音,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一股恐惧感缓缓爬上王勇的后背,让他后背心一凉,就好像被人浇了一桶冰水,那滋味不好受。

“年轻人,我在这里~”

“阿~”

王勇吓得几乎跳起来,在看着眼前的老太婆,长的古里古怪,一张脸满是皱纹,手里提着一盏煤油灯,面无表情的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我是义庄的看守人龙婆,我准备退休了,所以想要招聘有正义感,又胆大的年轻人来当棺材仔。”

“哦哦。”

王勇吓得不轻,还没缓不过来。

龙婆这时候回过头来,古怪笑了笑道:“年轻人,其实你不用怕,跟他们相处往往比跟那些居心叵测的人相处要容易的多,对了,说说吧,你为什么想要来当棺材仔。”

王勇低着头实话实话:“我被公司解雇了,现在工作又不好找,我也要吃饭,家里还有一个病重的母亲,药也不能断。”

龙婆听后满意的说道:“嗯,年轻人,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孝子,就凭这一点,我决定聘用你来当棺材仔。”

王勇终于得到了这份工作,不过他心里既高兴又担忧,他还不知道今后要如何跟这些死尸相处。

龙婆也似乎看出王勇的心思了,笑了笑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勇。”

“好,王勇,那我现在就简单跟你交代一下义庄的规矩。”

龙婆佝偻着摇杆,手里拿着一盏煤油灯,仔灯光的照耀下,龙婆的身影变得巨大,甚至到了房顶,走在了天花板上,在加上义庄的几口棺材给人一种诡异而神秘的感觉。

“王勇,我跟你说,这第一口棺材里面的人是张大爷,这张大爷无儿无女,死了没有后人就被送进义庄里来了,张大爷最喜欢的就是抽大烟了,平时你抽烟的时候,记得点燃一支烟放在棺材上,也让张大爷过过烟瘾。”

“哦哦,我记住了。”

“嗯,这第二口棺材里面的人,叫做张玉凤,是个可怜的妇人,她是外来的媳妇,被婆婆害死,死后就在义庄里,生前张玉凤最喜欢啃包谷了,你记住,放一只包谷在她棺材上。”

“好好。”

“这第三口棺材是……”

龙婆一一跟王勇介绍棺材里面的人,以及他们的兴趣爱好,直到龙婆介绍到最后一个的时候,王勇这才发现,眼前的这具尸体,连口棺材都没有,身体上盖着一块白布。

“棺材还没做出来,所以这姑娘暂时就露宿在外,这姑娘叫做茉莉,为情自杀,怨气很大。”

王勇轻轻撩开白布,忽然龙婆猛地按住他的手,凶狠的骂道:“你干嘛!”

就在那一刻,王勇看到女尸面色惨白,嘴唇却鲜艳似血,好像鲜血随时会坠下来似的。

“我……我就好奇看看……”

“我跟你说过,这具女尸怨气很大,不要随意去动。”

王勇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我说的差不多就这么多了,不过还有最后一点要提醒你,对于这些亡人,一定要做到尊敬他们。”

王勇点了点头道:“龙婆你就放心吧,虽然我有些害怕,不过我想我会慢慢适应的,你说的,我也会做到。”

龙婆放心里去了,王勇倒也是个正义的青年,每天都给义庄打扫清洁,还会根据喜爱放上亡人最喜欢的东西,倒也和这里的亡人相处的融洽。

直到有一天,王勇以前公司的同事,竟然不请自来,大家提着啤酒来到了义庄。

“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不是想你了嘛,想来找你玩玩。”

“这里是义庄,不太合适吧。”

几个哥们嘿嘿一笑道:“这样的地方才有气氛阿。”

“那好吧,不过我要先跟你们说好,不许太闹了,也不许动义庄的东西,更不能随便拿走,否则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不敢保证。”

几个哥们倒也识趣的,笑道:“知道了,知道了,别啰嗦了,快过来喝酒。”

接下来,大家就坐在一起喝酒,谈谈心事,好不快乐。

倒是一位叫做李东的,从他一进来的时候,就瞄到屋子角落里的女尸。

他趁着大家喝酒聊天的时候,掀开了女尸的裹尸单,竟然看到女尸手腕上带着纸钱的手镯,一时贪恋心起,拿下女尸的手镯,嘿嘿一笑道:“这下赌债可以还了。”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李东急急忙忙的拿着手镯走了,大家玩到十二点前,也被王勇下了驱逐令。

“今天就玩到这里吧,等改天我们到外面聚聚。”

这晚上大家提前离开了,直到第二天,有人发现了李东的尸体,经过检查他竟然是被吓死的,谁也不知道他生前到底看到什么恐怖的情景,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过李东的死,这也怪他的贪恋心起,若是像王勇一样,那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

(完)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第三篇-虎头狗灵

狗,从古至今就就被当做是人类最忠实的好伙伴,好朋友。相信人对于狗这种动物都是处于喜爱的,并不讨厌。尤其对于农村来讲,几乎家家都会养一条狗,原因想必只有一个那就是看大门,防止坏人。

我家就养了一条狼狗,取名为虎头,是一条十八岁的老狗了。而接下来的所讲的故事就是关于我家虎头的‘撞鬼‘事件。

我记得那一天是发生在我高考的前一天,我半夜起来去院子外上厕所的时候,当时天上的月亮特别的圆,高高地挂在黑漆漆的天空上,人都说月光是柔和而美丽的,但是在那天给我的感觉却是格外的凄凉,甚至感觉还有一点阴森,一股凉风吹过让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在这炎热的夏季,凉风五一就是最好的享受,但是那也的那股凉风让我感觉似乎有一双冰冷的双手抚摸着我的全身。真的是有一些可怕,我也没干多想,急急忙忙的站在院子中解决了生理问题之后,正要往家中跑的时候,无意识的我看到了我家的虎头,它的一双眼睛正冒着绿光,一动不动的站在离我两米多的地方看着我。

“汪汪汪”它竟然朝着我狂吠起来,甚至朝着我扑过来,幸亏有铁链拴着它,才没有让我受伤。恐惧害怕感瞬间袭来,我狼狈的跌了一跤逃回了屋子里。

我蜷缩被子里听着窗外虎头时不时地发出呜呜呜有些凶狠的地吼声,然后我又想起它那冒着绿光的眼睛,紧紧地握住了被子。

第二天,我匆忙的背起书包骑上车子快速的朝着镇子赶去,母亲看到我脸色惨白,眼睛充血有些担心,但是我不能告诉我的母亲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不想让她担心。走出门的时候,我还看了一眼狗窝,虎头依旧保持着昨天的姿势,嘴里发出浅浅的呜呜呜的声音,然后汪汪汪朝着我喊了三声。我知道这是它在送我出门。

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当我要进入考场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准考证不在了,正当我着急该怎么办的时候,虎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它的嘴里叼着的是我的准考证,真是奇怪。不过我也没有想太多,正当我想要从它的嘴里拿出的时候,虎头突然咬住了我的手臂,我看到鲜红的血一滴滴的落下,但是我却没有感到一丝疼痛,然后我竟然看到一个黑影被虎头从我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拉出来。

然后虎头开始拼命的撕咬着那个黑影,紧紧是一分钟,黑影消失了,而我家的虎头突然也开始流血,躺在地上急喘的呼吸着。

“同学,你看着地面做什么?怎么哭了?你还考不考试了?”门卫大爷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我摸了摸脸上的泪水。

看着身体在一点点消失的虎头,我露出一个比哭还要丑的笑脸“谢谢你,虎头。”

在高考之后,我将事情告诉了我的家人,母亲告诉我虎头就在我高考的两天前被车给撞死了,我看到的是因为高考而出现的幻觉,而奶奶却说那是狗灵,狗死后因为牵挂某种东西而形成的一种精灵,极有可能是因为虎头感觉到有脏东西要害我,所以才会来保护我的。不然早就成佛上天了。不过现在它心愿已了,升天了。

随后奶奶给了我一串手珠让我随身携带,说是可以和虎头在梦中相见,直到现在我依旧在噩梦中与虎头见面,然后看着它将噩梦驱散,看着它泛绿的眼睛一点点消失在我的梦中。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第四篇-鬼魂索妻

从前,山东阳谷县田冲镇有个汉子名叫吴小牛,靠给人做挑夫为生。前不久,他娶了邻湾一个叫曹大兰的姑娘为妻。曹大兰生得貌美,温柔可人,夫妻俩十分恩爱。

婚后不久,吴小牛出门给人运送盐巴,好些天都没有回来。曹大兰心中惦记丈夫,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开门一看,却是与丈夫一起做挑夫的王二。只见王二衣衫凌乱,满脸血污。原来他们经过青山口时,遇到了打劫的,吴小牛被人当场砍死。王二滚进山沟,才逃得一条性命听说丈夫已死,曹大兰双眼一黑,昏了过去,被王二摇醒后就号啕大哭。丈夫死后,曹大兰一天到晚泪水涟涟。田冲镇盐行的老板陈运昌因吴小牛是为他运盐遭劫,  于是隔三差五就派人送银子来,曹大兰一时也衣食无忧。

一天深夜,曹大兰突然被一阵男人的哭声惊醒。她到窗前一看,只见院子的半空悬着一条黑影,披头散发,体形与丈夫十分相似。难道是丈夫的魂魄回来了?她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第二天半夜,哭声再起,而且比昨晚哭得更加凄惨。那黑影边哭还边朝房门走来,曹大兰吓得抱着被子不敢入睡。听人说三清观的张道长颇有法力,于是曹大兰便将张道长请来帮忙捉鬼。张道长在房前屋后转了几圈,说那鬼是她的丈夫吴小牛的鬼魂,由于舍不得她,阴魂不散,又找了回来。为了驱鬼,张道长在院子里诵经念咒作了一阵法,离开时又给了她几道符,让她贴在门窗和床头上。或许是符的作用,之后一连几个晚上总算相安无事。

一天半夜,曹大兰突然梦见丈夫从外面回来,还给她带回不少首饰和礼品。她并不觉得害怕,还扑到他的怀里醒来时,曹大兰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回想梦中的情形,她不由一怔:难道昨晚丈夫真的回来过?接下来一连几晚她都梦见和丈夫在一起。没过多久,她出现了恶心、厌食等反应。开始,她以为自己患上了什么病,找郎中一把脉,才知道自己有了喜。这就怪了,难道梦中和鬼魂交媾也能怀孕?丈夫死了这么久,自己孤身一人居然怀上孩子,外面的人会怎样看自己。

就在曹大兰无计可施时,突然吴媒婆受人之托给她做媒来了,说男方是田冲镇的一户生意人家,前不久刚死了娘子,想娶个填房。曹大兰本不想再嫁人,可这不争气的肚皮一天天大起来,如果真的被人瞧出破绽,怕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她淹死万般无奈,曹大兰只得答应了这门亲事。

娶她的这户人家不是别人,正是田冲镇盐行的老板陈运昌。嫁到陈家来不到半年,曹大兰就生下一个女儿,但陈运昌毫不介意,并将女儿视作己出。这一来更令曹大兰感到难为情。只是没过多久女儿就病死了,曹大兰十分伤心。好在陈运昌对她十分疼爱。时间一长,曹大兰也就渐渐想开了。

这年中秋夜,陈运昌和曹大兰饮过桂花酒,一同在后花园内赏月。曹大兰感到身上有些凉意,就进屋穿衣服,只剩陈运昌一个人在后花园。就在这时,陈运昌听见一声怪叫。他扭头一看,只见墙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个断头人,一颗头倒挂在胸前,脖子处还在往外冒血。那人用手拎着头上的两只耳朵把头往脖子上一装,陈运昌看出那人竟是吴小牛,披头散发,面如死灰,七窍流血,形态异常得恐怖狰狞。那人瓮声瓮气地喝道:“陈运昌,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快快还命来,还我娘子来!”说罢双手一松,头又掉下去挂在了胸前。陈运昌吓得屁滚尿流,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吴小牛一个纵步跳到他跟前,用冰冷的手卡住他的脖子喝道:“快将你所干的坏事如实招来,否则要了你的命!”陈运昌战战兢兢地说:“小牛兄弟饶命,我说我说”于是不得不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全说了出来。原来,吴小牛和曹大兰成婚的那天,陈运昌去参加了他们的喜筵。他见到曹大兰后竟害起了相思病,一天到晚寝食不安。陈运昌觉得要想把曹大兰弄到手,唯一的办法就是除掉吴小牛。刚好那阵子盐铺有批盐要运到宜昌去,于是陈运昌买通几个地痞扮作劫匪打劫了盐队,当场将吴小牛杀死。除掉心腹大患后,陈运昌开始打曹大兰的主意。他先是半夜三更用竹竿吊着个纸人儿垂到院子里,扮成吴小牛的鬼魂啼哭。然后陈运昌又买通三清观的张道长,让他说是吴小牛的魂魄回来了,让曹大兰不怀疑是有人在装神弄鬼。随后陈运昌就潜入曹大兰院内,朝房内喷上迷香,等曹大兰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他就拨开门栓进去施奸。而曹大兰由于迷香的作用,以为是梦,没有介意。时间一长,曹大兰竟怀上了他的孩子。陈运昌见时机成熟,便用砒霜将自己的老婆毒死,然后请吴媒婆做媒将曹大兰娶了过  来陈运昌说完,像捣蒜泥似的不住磕头求吴小牛饶命。等他抬起头来时,哪还有吴小牛的影子?却见曹大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跟前,一双怒目正死死地盯着他。原来吴小牛的魂魄审问陈运昌时,陈运昌招认的那些话曹大兰都听到了。她抓住陈运昌的衣服叫道:“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表面上装得像个正人君子,肚里却装满了坏水。你害死了我的丈夫,还害得我失节,我要杀了你!”陈运昌忙抓住她的手哀求道:“娘子,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不容易才将曹大兰哄住。

第二天早晨,陈运昌还在睡梦中,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他开门一看,却是田冲镇县衙的捕快。原来曹大兰又气又恨,连夜上县衙敲响了惊堂鼓。陈运昌被带到衙门后,对曹大兰的指控拒不承认。就在这时,衙役将扮劫匪打劫盐队的那几个地痞押了出来。证据确凿,陈运昌才不得不低头认罪。田冲镇知县当即将陈运昌判成死罪,秋后问斩,其余的人被判充军。

终于给丈夫伸了冤,曹大兰不再有牵挂。她来到江边,心想小牛不在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这样就可以跟他在一起了于是双眼一闭,跳入波涛滚滚的江中。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

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第五篇-名字

大学生活,什么不多就是时间最多。在嘉义读书,听说民雄鬼屋非常有名,我们几个死党决定找一天去探险。

我们选择在正午进去。同行的阿夏坚持要先拜神,进去前还不忘叮咛:“进去以后不可以叫任何人的名字!”

拜神之后,我们五个人就缓缓地走进了鬼屋,小陈负责用摄像机拍摄。走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来越害怕,一股凉意从脚底直窜脊椎。胆小的阿田忍不住开口叫我:“敬廷,我们还是走吧!”

语毕,我睁大眼睛看着他,所有人包括阿田在内,都知道他犯了大忌——鬼屋里不可以叫任何人的名字。

“中午它们应该还在睡觉,听不到的!”小陈安慰我。

这趟鬼屋之旅就这么画下了一个不愉快的句点。

还好我跟小陈、阿田、阿夏四个人住同一间寝室,想起来也就不那么怕了。

当天回去后,小陈将摄像机拍的内容给我们看,没有任何异样,我才稍微放心。听说只要第一晚没事,就不会有事情,因此白天同行的宋仔也来到我们宿舍,和我们一起睡。

这晚睡得很安稳,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于是,在阿夏的坚持之下,我们去找神婆收惊——他从网上得知神婆跟民雄鬼屋有关,找她便可以逢凶化吉。

由于乡下没有路标,就算有地址可以问当地人,他们多半也不清楚路名。找到神婆的住所时,天色已经暗了。神婆一个人住在山脚下,四合院式的红砖建筑内只有她一个人,说明来意后,她很不理解我们的行为。

“没事去那里打扰它们做什么?出事情了才来找我,太晚了!”

在阿夏的央求下,神婆才告诉我防范之道。

“它们还不知道你的姓,只要不告诉它们就好。下个月初一你再来找我,我帮你解。你一个人来就好。”

回学校的途中,天色早已变黑。乡下的路灯并不普及,骑到一半经过一间土地公庙,有个老人在那儿拜神。这么晚了还有人在这儿?我越想越不对劲儿,又开始心惊胆颤。到学校之后又问其他四个人之后才知道,五个人当中只有我看见了那个老人,这下更恐怖了。

第二晚宋仔还是过来陪我睡,我们聊了一些有关下星期联谊的事情,突然他问我:“对了,你姓什么?我忘了。”

我差点儿脱口而出。突然,宋仔的脸变得很狰狞,我在惊吓中昏了过去。

隔天醒来,我平稳地躺在床上。其他人都还在睡,宋仔却不见了。后来再看见宋仔,他告诉我那天他回家了!知道了这个消息,我差点儿崩溃。那天问我姓氏的“宋仔”是谁?

阿夏拍拍我的肩膀,提醒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自己的姓,特别是联谊那天,因为那天会有自我介绍的环节,而且时间又是在晚上。

联谊当日,一切还算顺利,聊天时从来没有人提过我的姓,我让大家统一叫我英文名字。那天小田来得最晚,他说是因为轮胎破了去找人修理,耽误了时间。我隐隐觉得不太对劲儿,还好直到联谊结束都没发生什么怪事,也没人问过我的姓。

转眼间初一到了,出门前阿夏给了我一个护身符,要我早去早回。小田本来坚持要陪我去,可是神婆说过只要我一个人去,为了活命我只好放胆一个人去赴约。

到神婆家时刚好也是中午,但是大门紧掩,敲门也没人开。又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人,想打手机却发现没有信号。为了活命,我继续鼓起勇气等,直到天黑才看到神婆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一袋东西。

“来了就好,我已经准备好了。”

原来她去准备施法用的道具了。我跟她进屋后,发现院子角落里有一口古井,不禁想起阿夏说过的有关民雄鬼屋的传说。

富人贪恋女仆的美色,女仆抵死不从,逃出了房间,追逐过程中富人错手将女仆推入古井。死掉的女仆为了报复。将别墅内的人一个一个都抓入古井……

算一算,那个女仆如果还活着,年纪应该跟神婆差不多……

我眼前一黑,逐渐失去意识……

其实,阿田一直不敢告诉大家,去找神婆那天,离开前神婆指着我问他:“他姓哈?”阿田一时失口回答:“黄。”

以上就是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