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短的鬼故事段子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简短的鬼故事段子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50字、恐怖惊悚短篇鬼故事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能吓哭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第一篇-勿忘我

一张照片,两个人,却有三个影子。那两个人,是灵和她的男友迪。时间被定格在他们的脸上,笑靥如花。

当灵拿着这张照片找我时,一脸惊慌,“我该怎么办,你说,一定是他来了!难道他还不肯罢休吗?”我看得出,一脸苍白的她现在情绪极度不稳,几颗泪珠也在眼角闪烁。“可能是曝光,你先别激动。”我不想引起她的更大恐慌,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只能安慰她这几句。“不可能啊,不会是曝光,不会的!”灵喃喃自语,我无言。

灵说的他,或许是她的前男友秋,我只知道,两个人曾经如胶似漆过,但后来秋失踪了,灵还哭得死去活来。“你知道吗,秋失踪的事?”不知何时,灵已然换了另一副神情,让我有些不适,说不出为什么。“你什么意思?”我有些好奇,更多的是不解。

“我和秋,原来感情真的很好,但那一天,我跟他到离这里很远的一个山坡上,因为我想跟他说,我累了,我们先分开一阵子吧。”灵卷起一根烟,动作熟练,放进口中,又吐出烟云,我知道,她从不抽烟,今天怎么了?

“他始终不肯分手,还莫名其妙打了我一巴掌,又跪下来苦苦哀求。我被他激怒了,看着他那窝囊的表情,我彻底厌烦了。哈哈!这个蠢货!”灵表面平静,与刚才的恐慌无助形成鲜明对比,甚至,那笑容,让我觉得隐隐不安。

“我就跟他说,那边的草地上有很多勿忘我花,你帮我摘一些回来吧,他信以为真,以为我原谅他了,跑到那边的草地上去了。”灵又吐出了一团云烟,我忍不住问了:“你今天怎么回事,平常你不抽烟的啊!”  灵无视我的问话,又缓缓说来。

“其实我只是想随便敷衍他一下,但我听到了他的一声惨叫传来,我走了过去,看见他身陷一个不深不浅的洞中,这时他出现了。”“等等,你说的他,该不会是.....”“你听我说下去!”灵以一种严厉的眼光盯着我,真的让我很不安。

“我看见他手上抱着一块石头,狠狠的砸了下去,当时我根本不想救他,因为若是他活下来,我和他还得纠缠下去,而且,那个人也会被拘捕。我就站在那里无动于衷,直到那个人将一团已不成人形的东西用沙土掩埋,原来那个洞,是我和那人设置好的。这也是我们的计划,如果他当时不打我那巴掌,我还不会那么做呢!”灵夹烟的姿势越来越像个男人,说真的,我无法想象出这个瘦弱的身躯曾经是杀人凶手。

“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我总是感觉身边有一个人在跟着我,一开始只是一种感觉,但后来,我发现我的影子旁边总是有另一个影子,我问别人,他们都说没有看到,渐渐地,大家都认为我已经疯了!哈哈!”我重新拿起那张照片看了一遍,那个影子在灵的影子旁边,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一股冷飕飕的风飘荡在我身旁,让我直冒冷汗,时间就这样凝固了三秒左右,我已经快要奔溃了。“我害怕一个人的空间,因为越是孤独,我越能感到它的存在。我刚才说的那个人,就是迪,那时,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他的性格不会像秋那样软弱,我就是喜欢他!”灵毫不在乎的说着,但我却听得背脊发凉,浑身战栗不已。

“好了,我该走了,时候到了呢!”这时灵以一种不男不女的声音对着我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就在她刚走出门口的时候,我喊了一句:“你快把那张照片烧掉,凭我的感觉,它肯定有问题!”“不用了,留给你做纪念呢!”我望向桌子,那张照片就在那里,而我就在转头的那一刹那,余光瞟见阳光下灵的影子旁边,还有一团影子,根本就不成人形!

我细细揣摩着那张照片,突然,不只是那团黑乎乎的影子,连灵和迪的影子也不翼而飞!我慌忙拿出打火机,将这张照片烧毁。但我的眼皮一直狂跳,我知道,有事会发生了,我的感觉一向都很灵验。

烧毁完毕,我推门而出,想去看看灵究竟有没有事发生,当我推开灵的家那扇虚掩的门时,只看见两具尸体,但脸上血肉模糊,躺在床上,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到底发生什么事啊?我努力克制住恶心的心情,看见桌子上有一大束勿忘我花,但是都有血迹。

我彻底昏了过去,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拿着一大束勿忘我花走进灵的家,我看不出他的脸,因为他始终低着头,他把勿忘我放到桌子上时,转过了头,我看到一个脑浆肆流的脸庞,我无法动弹,这时他的手中拿着一块石头,疯狂的砸下来!我被吓醒了,那个人,一定是秋,那两具脸上血肉模糊的尸体就是灵和迪。

勿忘我,永不忘我!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第二篇-恐怖高楼

刚刚搬进高楼,这栋高楼人甚少,只有几个人,其它栋倒是挤满了人,刚刚搬进,进了房间,先我看了看客厅的摆设,还挺简洁,有一台电视机,一张桌子,一张椅子,灯也好看。

我进厕所看了看还行,有五六个平方,我进厨房看了,也挺大的,没有装饰,我又进卧室看了看,有十个平方左右,看完后我回到了客厅,我总感觉这房子有些不对劲,可是一时又说不上有什么,我出了门,想看看其他房子,串串门,熟悉一下,我找遍了整层,居然只有我一个人住这层,怪骇人的,我叫了我朋友陪我买家具,我觉得现在房里的家具有些旧了。

我买了一个小沙发,一张精致的小床,一台彩色电视机,厨具和浴具,晚上我睡了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影影约约听到一个小女孩的抽泣声,这个声音离我很近,又好像离我很远,不知过了多久,我背上碰到一个很冰凉的东西,我还时不时听到有人说妈妈,我在下面好冷,你来陪我好不好,妈妈,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淹死我。

我被这一出吓醒了,连忙往屋外跑,可是我一出门就看见有一个小女孩,没有脚,脸色发白,嘴里还咕噜咕噜的叫,手里抱着一个满脸是血的洋娃娃,那个娃娃在诡异的笑,女孩在说着妈妈,妈妈,我好冷,为什么你要把我淹死,你害死了我的孩子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重复,我吓的我连忙往外跑。

我跑出了这栋房,我一出去就看见一个人,我向他求救,然后我就晕过去了,第二天,我问那位救我的人那栋楼的事,并给他讲了我的遭遇,他意味声长的说,那孩子是个苦命人,她叫依依,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我们都喜欢她,可是,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她已经长得亭亭玉立了,有几个喝醉酒的混混,把她拉到后巷,撕了她的衣服,凌辱了她,她回到家什么也没说,可是谁想到她怀孕了,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最后她还是说了,他的妈妈觉得她不干净,再一次她洗澡时称她不注意把她头按到水里淹死了她,她妈妈把她的尸体放在墙中就搬走了。听完女孩的遭遇我也生感同情,后来我天天去祭拜那个女孩。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第三篇-灯光

凌晨两点,冷清的街道上空飘洒着萧瑟的细雨。一盏盏昏暗的路灯在黑夜中吃力的散发着微黄的灯光。将街道两旁整齐的行树拉出一块块巨大的到影。罗杰漫不经心的驾驶着自己那辆顶着“TAXI”标志的夏利缓缓的行驶在寂寥的黑夜中。希望自己运气好还能捡到一两个刚从酒吧或是夜总会里寻欢作乐出来的需要用车的顾客。但清冷的街道上除了他自己,就再也看不见一个行人了。

“妈的”罗杰低声的咒骂着,他已经这样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呢。却连一个鬼影也没能看到。小城市就是这样的。一到深夜就变得如坟场一般的冷清和孤寂。最后,他干脆将车靠在路边停了下来。

放下车座的靠垫,罗杰点燃了一支烟,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然后尽量的伸展了一下自己那早已蜷得发麻的一双长腿。吐出了一个烟圈。借着从车外挤进来的微弱的灯光。罗杰呆呆的看着那一缕被映成幽幽发蓝的轻烟。心里不禁的一阵阵发愁。

“这场雨都下了十来天了也都不见停,再这样下去。恐怕要喝西北风了。”

“……”

“她只怕早就睡熟了。”

她!一想到这里,罗杰的心里不自觉的就涌起了一丝莫名的温暖和柔情。闭上眼,他的思绪飘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那间叫家的小屋。那里有他的妻子,有他未出世的儿子。还有那盏每晚都会等着他归去的灯光。每一个夜里。固执的妻子都会在睡后留下一盏灯光,等待着那个整晚熬夜跑车的丈夫归来。当每一次罗杰披星戴月的顶着一身疲倦自己的家门前,看着透过窗帘映出的那模糊的微光,所有的辛苦和疲劳也都被一种浓浓的温情溢满和代替。消失在了厚厚的夜幕中去里……

“我爱你”罗杰的眼神停留在了车窗外的路灯上。一丝微笑浮上了嘴边。

“司机”一阵冰冷的声音伴随着车门被打开的声音飘进来罗杰的耳里。罗杰吓了一跳,慌忙坐起身来。一个白衣如雪的女人已经坐进来他身旁的副车位上“去火葬场”

“哦,什么?……火葬场”罗杰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嗯”

火葬场在位于城西十多公里外一个偏僻的山坡上。据说那个地方邪得很。经常都有车在夜里经过那里时翻进公路旁的河道里。一些侥幸生还的驾驶员事后都说自己原本开得好好的,突然眼前就出现两条公路。明明是沿着一条公路跑着,却不知道怎么就一头冲进了河里。事实上,那里根本就只有一条公路。还有一些说得更悬,夜里经过那里的时候还亲眼看到一个穿白色或是红色衣服的女人在路边拦车……众说纷纭的说得如同真的一样,罗杰这人原本也不大相信这些以讹传讹的鬼故事,但这种雨夜要他去那种地方多多少少的心里都有点发毛,一时间不由得一阵阵的踌躇“这……这……”

“你怕?”女人转过头来,冰冷的声音中带有一种嘲讽。

借这那微弱的灯光,那女人的脸模模糊糊的印在了罗杰的眼里,一身雪白的连衣群和一头湿潞潞的青丝构成一种强烈的色差。幽暗的脸庞也似乎透露出近乎如衣服颜色的惨白。充满着一种诡异的美丽。“一百,送不送。”

一百!罗杰紧张的心情一下就被这个数字打飞了,换在平时,就是包个来回也不过三十块。低下头罗杰想了想连这十多天的雨,想了想妻子下岗后家里的困境。也想了想每个月杂七杂八的人情所需……不由得咬咬牙:“好。我送”

雨越下越大,密密麻麻的敲打着车顶。车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两道刺目的车灯撕裂着黑暗的帷幕,拉出一阵耀眼的光线。车内的人都没有说话。只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冰冷。

“小姐,你这么晚怎么还到火葬场去呢?”罗杰忍不住想要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

“我刚去找了个男人。”身旁的女人文不对题的回答着。她的脸完全的隐入在了车内的黑暗中,只剩下一片模糊的白色,咋一看活像一个无头的白衣女鬼。“他也是开车的,和你一样……”

冰冷的气氛加上冰冷的声音,罗杰的心里觉得一阵阵的不安和发麻。

“你们开车的男人最坏,都是些不负责任见一个爱一个的人渣,不是有句话说的吗?十个司机九个嫖,还有一个在坐牢。”停顿了一下,女人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激动起来,如同夜幕里的猫头鹰一般的尖锐:“你也一样!是不是……”

“我?”罗杰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吓得一怔,但很快的就平静了下来。“听她这么说,看来她或许是刚刚被男朋友甩了。”想到这里,罗杰的胆子大了很多。回答道:“我结婚了,我很爱我的妻子。”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第四篇-迷狸鬼故事之不存在的七楼

上次和大家说过了我和几个女朋友…(咳咳,女性朋友)玩笔仙的故事,那次真心吓到了。现在我在厦门实习,那天晚上又一次遇到了灵异事件。

我们公司有六栋楼,分别用A-F区分,我在F栋三楼和一些韩国客户打交道(嘻嘻,很高端吧)。那天晚上我上夜班,工作了好久好久,累的我双眼直跳。迫于无奈我去楼顶吸烟提神。现在我觉得那天我真傻,深夜一点多一个人去吸烟。

呃,吸完烟之后我下楼打算继续工作。结果……我从楼顶往下走看到了一个七楼的牌子,当时吸烟加上困意我有点晕乎乎的,觉得想上厕所我就信步走进去。七楼一个人都没有,没有工作的人甚至没有安勤。当时我也没想什么,出厕所的时候我突然后悔了,特么哪来的七楼!我们公司最高的F栋才六层尼玛出现一个七楼,我还在里面上厕所!我当下不敢犹豫玩了命向外跑。到了楼梯口,我直接三格楼梯三格楼梯向下跑,跑了大概有我觉得有三层吧,我抬头……

卧槽?!我还在七楼,这个不存在的七楼!!那一瞬间我死的心都有了,我的两条腿不受控制的抖动,根本不听使唤。我瘫坐在六楼和“七楼”的楼梯间,看着绿油油的“安全出口”,欲哭无泪。

好吧,我承认人都喜欢犯贱。我明明害怕的要死,却还是再次走进“七楼”,看着这个不存在的车间。这时候里面不再是空空荡荡,到处是我们公司的员工,挂着和我一模一样的厂牌,也有无尘车间,也有包装部。甚至和三楼一样也是人声鼎沸。如果不是我知道在“七楼”,我肯定以为这也是公司的楼层。我到处走走看看,看着他们生产的产品都和三楼一样,我也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结果异变突起,突然某一个房间冒起滚滚浓烟,那些员工争先恐后向门口跑,他们一股脑向我跑过来,可是……他们穿过了我的身体,对,他们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去,跑向楼梯口。我很奇怪为什么那么浓密的烟雾我不感到呛,我也没觉得视力受到阻碍。相反,我看的很清楚,我看着产品一箱箱一件件被大火吞噬。我看着有些跑不出去的员工在火海中倒下,我却不能做什么。念及于此我痛苦的闭上双眼……

“哎,那个,你是哪个部门的,在这里做什么?”一个声音传来,我猛地睁开眼。我看到一个戴着主管厂牌的大叔对着我,怒目圆睁。他的嘴角有一颗痣,右脸还有一小块烫伤的疤痕。

“呃,我是F3siment后检车间的,我去离岗刚回来。”我报上自己的所属单位。

“三楼那你来七楼干diao啊,不好好工作小心我找你们领导。”他还是看起来气呼呼的,满口脏话。

“我这就下去,这就……”我讪讪的笑着,突然我心里一惊:“啥?七楼?!”

“你离岗离的有够远的,闲的蛋疼来七楼,好玩是不是?”他已经不耐烦了。

“好好好,我这就回去,这就回去。”我当下不敢停留,撒丫子就跑。

来到楼梯口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F7”的牌子还挂在哪里,泛着绿油油的光芒。我不敢在呆立刻下楼,下楼的时候我心里还在打鼓,嘴里念叨着别再是七楼了啊,那我可就崩溃了。所幸,下了一层,我看到了五楼的牌子,我瞬间没了力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在医院,我们班长在旁边照看我,叫我醒来立马问我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休息几天。我摇摇头,把我看到的都告诉了他。听我说完他拉上了窗帘,坐下来,他说了这么一段我再也不敢回想的话:

“那是四年前,我们F栋还是有七楼的,不过那一次员工失误操作导致机台故障继而引发了火灾,全七楼四百多号人活下来的不超过十个,从那以后七楼就改成了现在的楼顶,也就是吸烟区。你看到的那个主管是我以前的发小,那场火灾他死的最惨,整个人都被烧的看不出来那是一个人了,小时候他最怕火了,哎。”

听着班长的话,我的思绪又一次飘向那个不存在的……七楼。

作者寄语:小狸真的有进过F栋七楼哦,不过只是上了个厕所就出来了,下楼的时候才发现不对立刻跑到了三楼。所以,这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

简短的鬼故事段子第五篇-别拉我

1.别拉我

5年前有个司机向我讲了这么一件事,这个司机叫大军。  大军和他弟弟合伙买了一辆货车跑春运,这天拉了货急匆匆的往家赶。因为快到春节,而且还是夜里点多,所以路上车辆很是稀少,半天都不见一个人影。因为着急向家赶,晚饭一直都没吃。夜里又没饭店开门,哪怕是集镇都是黑压压的。

货主终于忍不住了,对大军说:马上到前面个镇子找家饭馆随便吃点吧,实在撑不到家了!  大军点点头,说实在的他也很饿了,还很困,弟弟刚学开车又不敢让他开好的,到前面的镇子我们看有没有还开门的饭店!  转眼到了一个小镇,可是集镇里黑黑的,很少亮灯。出了镇子一里多的地方有一个房子亮着灯,看样子是一家公路饭馆。大军自己在这条路上行走过好多次了,对这家饭馆却一点印象也没有。也许是刚开的吧,他这么想着把车慢慢停了下来。  饭馆里的灯光很暗淡,一个老头在门口坐着,嘴里吊着烟。看见有人来了,向里面喊了声:有人来了,起来招呼客人。

大军三人选了个靠门口的桌子,从这可以看到他的车。你们店里灯光怎么那么暗啊?也不搞亮点,不太注意还真看不到。  老头说过年用电量大吧,电压不稳。你们吃点什么? 随便搞三四个菜吧,来三碗面,吃了要赶路。 老头笑笑进了里屋,不一会从屋里听到呲吱的炒菜声。。。  没过多久,见一个大姑娘端着两个盘子进来了,菜还冒着热气。大军跺着冰冷的脚,菜上的还真快啊,姑娘似笑非笑的点了下头,面部表情麻木,然后又进去了。

这时候老头拿来一瓶白酒,你们几位喝不喝点?今天就剩这一瓶了。货主摇摇头谢了,半夜不想喝。老头就又进去了,里面依然是吱嘶的烧菜声。  也许是真饿了,大军弟弟和货主已经在疯狂扫荡大军吃了两口,觉的菜没什么味道,好像没放多少盐。  这时候他觉的桌子下面有人在拉他的裤脚,他以为是弟弟,随口说:干什么啊,别拉我裤子。弟弟疑惑的看了看大军和货主,他们三个人,六个胳膊全在桌子上。  弟弟弯了下腰,在桌下看看了谁拉你裤子啊?桌子下什么也没有啊!大军也低头看了看,确定什么也没有。  这时候他看到货主瞪大了眼睛,筷子在嘴边停顿了你们别吓我啊,有人在用手拉我的裤子但是他可能也发现三个人,六支胳膊都在桌子上。

他们三个慌忙站起来,桌子下的确空空的。大军向里屋伸了伸头,那个屋里根本没一个人,而且里面相连着的门,还是反插的。就是说人应该在屋里才可以插那个门,而他们三个并没有看见有人走出来。那个门外面依然是烧菜的吱兹声。

大军觉的两腿发凉,货主早就嘴发青,还在颤抖。大军从衣兜里摸出了个50元,放到桌子上。三个人飞似的跑上了车!狂奔了几十公里,三个人才开始恢复理智。但是他们谁也没多说话,只是同时说我想吐。  停下车三人忍不住大吐起来,把胆汁都要吐出来了。无须多问他们三个都觉的在吃饭的时候有人在桌子下拉他们的裤子。

大军说,那是他这辈子经历的最可怕的一夜。事隔几日在从那条路上走的时候,却没见靠近小镇的那个饭馆。在然后呢,到现在为止,大军都没敢走过那条路,他情愿绕道多跑几十公里。

2.

一栋公寓里,有一位女子被杀了。当我赶到那里时,房间外,一个男子掩面哭泣:“亲爱的!我们才结婚了一年而已啊!你怎么能独自走了呢!你等着,我一定找出凶手!将他碎尸万段!”

我进了屋子,问了问警察,果然,那是女子的丈夫。房间正中,女子倒在血泊里,胸口插了一把刀,一只哈士奇正在一边默默地看着尸体。

“死者情况?”我问警察道。

“和丈夫结婚一年,刚结婚搬到这座城市,两人比较富裕,没怎么出门,也没认识任何一个这座城市里的朋友。死亡事件在一个小时之内,尸体由丈夫发现。据说是最近受害人想分居体验几天独居生活,丈夫就答应了,丈夫来找妻子的时候,便发现了她的尸体。”

“可靠吗?”

“问过附近的邻居,都说确实是他们夫妻两个合计好了,分居了一段时间,谁知道会出这种事……看上去可能想入室抢劫,但是碰到了被害人,担心她报警,于是刺杀了她!”

“看起来的确像……那只狗不是警犬吧?”

“这是他们夫妻一起养了一年的狗,听邻居说异常暴躁,但很忠诚,看到夫妻两个之外的人就叫,整个楼都能听到。从我们来开始,这只狗就一动不动看着尸体,也没理我们,赶了它好几次就是不走,没想到……和主人感情那么深啊!真感动!”

“是啊……真感动,查过录像了吗?”

“摄像头被黑布蒙上了……应该也是歹徒干的!”

“那有没有异常的声音?”

“开关门的声音……响了几次。”

“一小时之内只有开关门的声音?”

“嗯,怎么了?”

对,各位看官,这回又是怎么了?

3.嫌疑人的自杀

大路中间,一个女子倒在血泊中,显然是被歹徒袭击了,已经断气很久了了。

“警察同志!凶手往那边跑了!我还拍了他的照片!”唯一的目击者激动的说道。

刚刚,我们接到报案,说有歹徒刺杀了一位女子,我们便赶了过来,凶手像是没走得太久,我们沿着目击者提供的照片和指引的方向追去。

一个小巷子里,照片中的男人正倒在地上,胸口竖直插着刀,刀刃上还残留有女子的血迹。

看来就是那个凶手!看情况,他像是自杀了……

我仍觉得哪里不对,猛地抓起他的手闻了闻,啊,果然!

看客们,"我"发现了什么?

以上就是简短的鬼故事段子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简短的鬼故事段子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