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5篇

本文5个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幼儿故事大全短篇、惊悚短篇鬼故事完本、吓女生的鬼故事短篇、有声短篇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第一篇-诡事之旧宅诡秘

“快挖个坑把她埋了,快啊!”

雷雨夜,民国旧宅的后院,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照的整宅宅子亮如白昼。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年撑着黑布雨伞,面目狰狞,神情慌张的指着一个拿着铁揪的老人叫嚷着。

“少爷,这是做孽啊,少奶奶还没断气,送医院去也许能活。”老人身子颤抖,不敢动手。

少年见老人还不动,一脚就把老人踹倒在地,破口大骂:“老糊涂了你!送医院?嚷的人尽皆知吗?快挖坑,废物。”

老人唯唯诺诺的爬起,一身泥泞,回头看着少年,神情卑微恭顺又透着无奈和哀伤。天空又一道闪电劈下,雷声也轰隆炸响,清晰的照出那少年身旁不远躺在雨水中的年轻女子。女子头上破了个洞,头发上也粘着几片细小的白色碎瓷,血水正在不停的往外流,混着雨水染红了身下的地,那身红色的旗袍也愈发鲜红夺目。而女子脸上的血早被雨水冲净,露着那张苍白如纸的脸,头发凌乱,双目圆睁,死不暝目,老人眼睛只扫了一眼,就吓的一哆嗦。

“快挖!”少年怒喝,作势又要来打,老人忙拿着铁揪开始挖坑。那少年在一旁看着,不停催促着,半个小时过去,坑也只挖了近一米,却积了能淹没脚踝的水,老人已累的举不起铁揪。少年在一旁也冷的发抖,让老头去把那女人扔下去,又阴阳怪气的威胁道:“李老头,今这事你敢向外吐半字,少爷我绝饶不了你!”

老人默默点头,顺从的去搬地上的女子,却几次都没搬动。少年嘴里骂着废物,过来一把推开老头,拉住女人的脚踝,倒拖着扔入了坑中。

次日,一夜暴雨过后的林宅一片平静,只有后院微微隆起一座小土丘,并无人注意。等过了几日,林家少爷去了警署报案,说前几晚与妻子吵架后,妻子冒雨离家出去了,他以为是回了娘家,但今去接时才知道妻子没有回去,故来报警,请警察派人帮忙寻找。

林家只是个小布商,林老爷子去世后,林家已被那个独子败了干净,所以警署派了二人去了林家几趟,没有线索,此事也就过去了,刚开始还偶尔有人提起那个失踪的林家少奶奶,等到后来,后院土丘上也长出荒草时,就已经无人再记得此事。

二年后,林家新的少夫人临产,同样的雨夜,嘶喊了半夜,黎明将至前才生下个女婴,额头上有块醒目的疤痕。那女婴自生下来后,不哭不笑也不闹,面无表情的盯着任何抱着她的人看。而林家少爷看到那个疤痕位置,吓了一跳,心中忌讳,更因为是女儿,所以不喜。林少奶奶不知原因,但毕竟是亲生女儿,所以还是疼爱有加。其实最疼爱那婴儿的是李老头,像是赎罪一般的疼爱着,而林家彻底衰败也从此开始了。

那婴儿百日,少夫人要办宴,林少爷不许,少夫人抱着婴女和他吵,林少爷一生气就掀了桌,可手却忽然一滑,那桌反砸到了脚上,砸断了左脚二根脚趾骨,林少爷惨叫,愤怒要打少夫人时,那个婴儿在少夫人怀中看着他笑,那是那婴儿第一次笑,林少爷看着那婴儿额头上的伤,没敢再动手,不过等他伤好了,却留下后遗症,走路总是一跛一跛的。

等小孩到了一岁,李老头染上风寒,久不见好,拖了半年也去了。而林宅也已被变卖还债,林少爷失去少爷头衔,他本名林成业,现在成了一个司机。

等小孩到了一岁半,林成业开车出车祸,右腿被截肢,人躺在医院,工作也丢了,林少夫人抱着孩子去看他,趁林少夫人离开房间时,那婴儿对林业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还不够!”

林成业惊恐的看着婴儿,指着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等截肢回家的林成业提出要扔掉这婴儿,却又说不出什么原因,林少夫人自然拼死也不允,后来林成业决定暗中下手整死那孩子。

那孩子才二岁不到,林成业却把婴儿头按在一脸盆的水中想淹死她,可淹的脸色苍白,那孩子就是没死,后用被子捂的脸色发紫那小孩还活着,而当他发疯般拿刀准备杀了那孩子时,恰被林少夫人发现,一气之下抱着孩子回了乡下娘家,回家就跟她父亲说林成业疯了,这日子过不下去了。而那婴儿走时,苍白着一张脸,看着林成业阴冷的笑,露出了一口森白的乳牙。

小孩和夫人离开后,林成业残疾在家,生活无依又无人照料,却不敢去接回夫人,他怕看到那个孩子,那小孩他越看越长的像他前妻。可生活无着落又残疾的林成业,只能死皮赖脸的去找他岳父家接济。腿脚不便,连帐都算的一塌糊涂,而他岳父是个土地主,看女婿一无是处的来上门吃白食,自然什么难听的话也能说的出来,冷嘲热讽的往林成业心口捅刀子,而林成业每次看到那个小孩,他便浑身不自在,可也不能天天躲出去,只能祈求眼不见心不烦罢了。而他不来找,小孩却找上了他。

夜里,常常在林成业睡的正熟时,忽然就感觉有东西在床上爬,等伸手一抓,再睁眼一看,不是蜈蚣就是小蛇,所以他每晚都要神经质的把房间床上地下,角角落落搜查一遍才敢睡,最恶劣的拿些鸡粪猪粪趁他睡觉往他嘴里塞,弄不死却也恶心人。然而林成业几番欲打,都被林少夫人发现,二人争吵更凶,林少夫人更数次赶他走。林成业心中更恨这小孩,只一心要这小孩死,他在随身藏了把匕首,等着小孩下次的靠近。

那小孩似乎也玩腻了,在林成业一心盼她死的时候,二岁多的孩子先用绳子套住他的脖子,用了一个滑轮和转轴,像钓鱼一样吊起了他。等众人再发现时,房间里绳子被断成数截,但林成业却并不是吊死的,而是双眼暴凸,脸色扭曲,肝胆俱裂,一副被吓死的面容。而那小孩,被匕首刺入了心脏,微露笑意的表情在脸上凝固。

至于林家那栋老宅子,后来几经转手,卖给了位富商,翻修后院时挖出具发红的人体骨骼,骨架四周土壤鲜红如血,引的众人围观,当听说是具女人骨头时,当年莫名失踪的林少奶奶再次被提起。后来警署调查此事,去找林成业,才知道林成业卖了林宅之后的事。若这尸骨真与他有关,那么林成业后来的穷困潦倒断子绝孙也算报应了。只是不知那个小孩是真是那枉死的女子投胎,还是亡魂附体讨命就无人能说的清了。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第二篇-中元节遇鬼

中元节又可称为鬼节或盂兰盆节,农历7月14/15(七月半)乃是阴间最大的节日,同时也是三大冥节(三月三、清明节、七月半)重要节日之一。

每当中元鬼节来临之际,当年的那个月就被人们视为是不吉利的月份,既不嫁娶,也不搬家。

在我老家就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每年从农历七月初一起,阴间阎王就会下令打开地狱之门,让那些常年受苦受难禁锢在地狱的冤魂厉鬼走出地狱,取得短期的浪荡,前往阳间享受血食。

因此鬼节禁忌:夜晚最好不要一个人独自外出,以免撞鬼;最好不要到河边或海边游泳,以免不小心失足,成了水鬼的替身;最好不要乱说一些不吉利或得罪冤魂的话语,以免招惹阴灵。

“老婆,最近半夜我总是梦见我妈叫我回老家看望我爸,说我老爸的身体不好。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中元鬼节,我想我们一起回乡下看望我爸,你觉得呢”我说

“致远,算起来我们差不多有四年多没回家跟爸过中元节了,那、这次我们就一起回去,明天我再去超市买些补品带回去给爸。”静云说

“那行,明天你去准备我们需要带回老家的东西,我明天去公司请假。”我说

“女儿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幼儿园也不会放假啊!”静云说

“那你明天去一趟幼儿园跟涵涵老师请一天假。”我说

“行,早点休息。”静云说

明月高挂于夜空中,幽幽的银光斜斜地照在冰凉的石碑上。

“奇怪了,我怎么会莫名其妙来到老家坟山”仔细聆听凄凉的风伴随着远处传来的歌声寂寞地低语,唱着那首古老的童谣,似乎在为这片坟场沉眠的逝者哀悼。

声音忽近忽远,动听的歌谣、熟悉的嗓音,这不是我们村里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文杰的声音吗?我循着声音走到一座山坟前“李文杰之墓”。

“咿咿呀呀——”从文杰坟墓中发出悲痛的哭泣声,我屏住呼吸不敢大声出气,生怕惊扰到坟墓中的鬼魂。突然坟墓上方冒出一团淡蓝色鬼火,朝我飞来。

“救命啊,有鬼啊,文杰我不是故意的------”我一边穿梭在坟山中,一边大声呼喊救命。

“致远、致远----我说你要不要起床啊,再不起来我和涵涵可就走了啊”静云说

“额——老婆现在几点了啊!我刚刚做了个噩梦,梦见文杰在老家坟地追我。”我说

“致远,我说你大清早的、说点吉利的话,不行吗?”静云说

“好吧,老婆、我错了,我这就起来洗漱。”我说

今天,骄阳似火,知了叫得震天响。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般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烈日当空,道路两旁成熟的谷物热得弯下腰,低着头。我们自行驾驶着刚买的小车,穿梭在乡村的公路上。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到达乡下的老屋,我将车停在门院前,可家里的房门都是关起来的,我爸去哪了呢?

“爸:我们回来看你了”我对着院子大叫道。

突然从院子侧面出现一位衣衫褴褛、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老大爷。

“哎呀喂——致远回来啦,你爸说你今天要回来就跑去镇上买菜了,去了好一阵了,估计应该也快回来了。”康伯说

“康伯,你在院子后面做什么呢?”我说

“我在后面地里种了些白菜、萝卜,我看你们没钥匙倒不如去我家坐坐?”康伯说

“康伯,不用了,我在等等,说不定我爸就到村口了呢?”我说

“致远、静云,你们回来了啊,来到屋里里坐坐。”老爸说

“涵涵,快叫爷爷——”静云说

“爷爷,爷爷——你买了什么好吃的啊”涵涵说

“爷爷给你们买了好多菜、好多肉,你看爷爷专门给你买的糖和玩具”老爸说

“谢谢,爷爷,你买的玩具我都很喜欢。”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第三篇-夜市

离我家不远有一个市场,这里是我们这个平凡小区中最热闹的地方了,尤其到了晚上,夜市开始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小摊点便开始了它们丰富多彩的一天中的主题曲。我喜欢逛一天中的夜市,因为在这里能找到一切未知的令人感兴趣的小玩意儿,捎带着一天闲瑕时的心情也在这里变得兴奋与美好起来。不过再好的事情也是有两面性的,就像人不可能始终笑口常开一样,偶尔有点小麻烦才是真正的生活对不对?我现在就站在夜市里,遇上了一点小麻烦。“你要买吗?”老头一副似笑非笑的阴险样儿瞅着我,让我直起鸡皮...大约十几分钟前我刚来到夜市,发现了这个新摊位;老头在地上铺了一层红绒布,摆了满满一片儿的玉石类小玩意儿。我一向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的,所以自然的来到他的摊位玩赏起来。说实话,我不认这些玉石货的,只是从艺术的角度来欣赏它的手工艺;这些玉石工艺品做得相当精致,和以往见过的摊位上粗糙的劣等品形成强烈反差。一边暗自奇怪这个摊点的来历,一边拿起一个玉石挂件;这是个非常漂亮的红色挂件,雕成蝴蝶的形状,蝴蝶形状的装饰品我见过很多,而且市面上随处可见,但是这件不同,它确是蝴蝶状的,却与我见过的别样都相去甚远;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是想好好把它拿起来看看,但想不到正拿在手中玩赏,它却忽然发出一声很响的碎裂声,接着蝴蝶的翅膀上出现很多细碎的裂纹,就像是真蝴蝶翅膀上的花纹一样。我吓了一跳,但接下来就没那么好过了,老头以一副“是你弄坏了它”的样子看着我,固执地让我把它买走。这应该是我逛夜市时最低调的一天吧。我暗想,这样小摊点的东西价格都不会太贵,所以我问了下价钱,老头不算黑,要了个大家都认可的价格后,我把挂件拿在了手里。“好好留着吧,它可是个不一般的东西呀。你会走运的...”哦?老头刚才在对我说话吗?我转身疑惑地看看他,只是看见他又悠闲地坐在摊位旁看着其他挑货的人了。打开小屋的台灯,我坐在桌前欣赏起挂件。虽然是被迫买下来的,不过我对这个挂件还是有点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成交。虽然它的翅膀上有了很多裂纹,不过丝毫没有断裂的迹象,反而为它增加了些许的灵气;就像一只真正的蝴蝶一样,细碎的纹路带动它红色的翅膀在我眼前翩翩飞舞起来......我从幻觉中猛然惊醒,下载完的MP3提示我打开文件。点击了打开文件,一首悠扬的歌曲借助低音炮的良好效果回荡在小屋里。《城里的月光》在这个时候播放果然是很合时宜的,但我的心情却好不起来。想起刚才的幻觉,又拿起挂件满心疑问地打量着它,在柔和灯光的照射下,它周身散发着一种魅惑的气息,红色随灯光晕开,在四周形成一片小小光圈。很像动脉血的颜色。我忽然这样想。很想找个跟它差不多颜色的东西比较一下,可是家里似乎没有这样颜色的物品。电话响了,我把蝴蝶放在桌上,走向客厅。家人都去夜市逛了,还没回来,接完电话想回到小屋去,却被电视里的情节吸引住坐下来看电视。我喜欢灵异类的节目,所以电视里播放这类节目比较吸引我的注意力。现在放的是一段灵异探索类的片子,在讲关于玉器方面的事情,说是玉有好坏之分,要是得到好玉会护人,得到坏玉会害人之类云云,还简单介绍了玉的种类,不过我仔细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像我才买的这块玉的颜色和品种。低等玉石是不会出现在这上面的。我这样安慰自己。回到小屋发现不见了玉,这才感到事态的可怖性:玉没了,就在我离开的这一小会儿功夫里不翼而飞了。虽然它雕成蝴蝶的样子,翅膀也像真的,不过按常理它应该是不会飞才对。想起老头说的话,我会走运?好运还是衰运?由于紧张,耳朵也变得灵敏了,对周围的动静开始监听;电视里传来的声音一丝不落地进入我的耳朵:“邪恶的力量注入到玉石里,玉会被污染而变得具有危险性,如果遇上哪个倒霉的人拥有它就会在适当时机杀死那个人作为邪灵的牺牲品,或是终日被鬼缠身,不得好死”...MY GOD!在说些什么?真是会挑时间哪,在我提心吊胆的同时又不失时机地给我加一层鸡皮疙瘩,我真是太佩服电视台了,恐怖气氛拿捏得相当准,太有潜力了!眼下我并没有心情再去探讨电视里说的真假,只是集中精神感觉事态的变化;夏夜的风透过纱窗吹进来,在屋里形成一股凉爽的气流,但对于现在的我无异于阴风...“快看哪!玉里的恶鬼正化为实体向你的家门走过来...你关好门了吗?”...***!!!我的双脚有如灌铅,冷汗以缓慢而优雅的速度在我的脸颊和后背上蜿蜒,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电视里的诡异解说和电脑中的抒情乐曲揉和在一起来回地搅拌着我的神智,如果非得让我用一句话来形容现在的感受,那就是:我想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一个夜晚了。因为,就像电视里说的,我回来时确实没有注意是否关上了门,而此刻,门正发出一种沉旧的吱扭声,在风的恣意穿梭中一开一合,门外,一个黑影伴着沉重的呼吸声正在缓慢地走过来...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第四篇-撒沙人

暑假如期而至,正欲打暑假工的我,突然接到了家里的一个电话!父母要求我赶紧回家……

刚下车不久,天,便开始黑了下来,我拿着手电便急匆匆的往家赶。

由于家住在农村,所以下车后,还得走一段泥路。

我匆忙的走在泥泞的小道上,手里的手电给了我在这黑暗中唯一的光明。

眼看前面便是一片小树林,我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赶紧的回到家里。

在这片小树林里,还有一片竹林。走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得开始发紧。

这里很冷,似乎有一股风在对着我的脖子“呼呼”的吹着一般。我不由得裹紧了衣裳。

突然间,脑海里便浮现起了奶奶给自己说过的一个故事!

……

在奶奶还是孩子的时候,每次她独自从这片小竹林走过的时候,那竹林里便会往她的身上撒沙子或是石子!

吓得孩子时候的奶奶连忙跑回家里,给她的父母说了这件事,可是奶奶的父母却只是安慰她:“那里肯定是有一些调皮的小孩子扔你的!”

奶奶听了后,便安了心。可是奶奶却没有听清楚后面的一句话:“下次别再一个人走过那片竹林了!”这句大有深意的话,却难怪奶奶没有听清楚,那时候,奶奶也不过才十来岁!

孩子时候的奶奶心里想着把那几个调皮的孩子揪出来!

可是奶奶一连守了好几天,也没有再见那竹林里往自己身上撒沙子,便以为撒沙子的人只是不想再捉弄自己了。

那天放学后,孩子时候的奶奶独自一人往家赶,正巧这时经过这片竹林的时候,又有沙子向自己撒来!

奶奶便对着那片竹林乱吼大叫:“倒底是谁在捉弄我!?赶紧给我出来!”

可是半天也没有见到半个人影出来,反而那沙子越撒越多!

奶奶顿时怒火中烧,冲上了撒出沙子的那个地方。

突然,那沙子不再撒了,奶奶还以为他们要开始跑了,一把扒开了灌木丛,可是哪里有什么人啊!?

奶奶的目光向着四处扫视,可是四处根本没有一个人影!

突然,那沙子又往身后的地方向奶奶的背后撒去,奶奶猛的转身,只见视线中一个脸蛋渗白的小孩蹲在地上不断往自己身上扔着沙子!

猩红的嘴唇微微动了动,那个小孩便消失不见。四周也没有沙子再撒向自己。

最后,奶奶吓得连忙赶回了家里,因此还大病了一场,至那以后,奶奶都不敢再独自一人走那段路。

……

想到这里,我不禁猛的摇了摇脑袋。“脑袋里怎么冒出这些东西呢!?”

我看着这片在风中窸窸窣窣而发出嘈杂声音的竹林,心里不禁一紧。总觉得这片竹林有些怪异,可是我始终觉得这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祟罢了,而奶奶所说的那个故事,我也没有仔细问她真假。

身为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鬼这一词已经在人们还没有明显察觉到的情况下开始慢慢的变淡。而我也是一个无鬼神论者!

虽然我是一个无神鬼主义者,但是此刻在这片幽静的竹林里还是略微忐忑与不安,并且奶奶所说过的那个鬼故事不时的浮现于脑海,令我不得不加快了心跳。

我加快了脚步,似乎有人在身后跟着自己似的,所以我不断的转过脑袋望向身后,可是空无一人。

“真是的,这么大一个人了,居然连走路也怕!”我暗暗摇头,只怪自己还是太胆小罢了。

竹林的尽头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已经快到了。就快离开这该死的竹林了,可是突然响起了一阵“哗哗”的响动,接着便是一阵沙子撒来。

“呸,呸。”我吐出了口中的沙子。“该不会真的有鬼吧!?”我顿时心里凸显出了不安。身下的脚步更是不由自主的快了起来。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

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第五篇-等待有缘人

张亮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大学生。逃掉所有能逃的课就是为了留在寝室游戏。也不管自己能不能毕业,能不能找到工作。甚至因为学校晚上十一点熄灯断电这个不合理规定,决定去学校外租房子。他使出了浑身解数拉拢了一位和他臭味相投的室友——李名一起搬出去了。

由于学校建在郊区,所以他们租的房子就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农舍。主人出去打工需要找人看房子,所以价格格外便宜。张亮哥俩就是看中这安静,晚上也不会打扰邻居选择了这地方。

时间过去了半个多月,张亮和李名从学校往他们的“窝”里走去,这是后面伸出一只手搭在他们肩头:“喂,你们俩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天天都泡在自己的世界里出不来了?”“诶,老飞!当初可是我叫你和我们一起出去。你就为了多看一眼你那心目中的女神打死也不跟我们出去的,现在可别说风凉话。”原来这是他们另一个死党郭飞。郭飞讪笑一下:“嘿嘿,这不是没办法么?诶诶,说个事儿,你们有没有听说学校最近发生了一些怪事?”

“怪事?什么怪事?说来听听”李名问道。

“我就说你们活在自己的世界出不来了嘛。”郭飞神秘的说:“最近学校里一些同学会突然晕倒,送到医院医生怎么检查都检查不出原因。说可能会变成植物人。说来也奇怪,有的半天就醒了,有的要几天才醒,有的到现在都没醒过来,包括我那女神。现在都还在医院里躺着。我去看了看她,医生说一切身理机能都完好无损。”

“有这么奇怪的事?”李名惊讶道,随即又说“不过,和我们没关系吧,我们还是好好LOL去!”说着便拉着李名离开了。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张亮正和李名摊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话响了,他极不情愿的腾出一只手来懒洋洋的接起郭飞的电话:“喂,有话说,有屁放。”“喂,张亮,郭飞晕倒了。现在在人民医院。”电话另一头响起了一个声音,很明显不是郭飞的。张亮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不会这么邪门吧?他一把拉着李名就往外走。屋内电视里发出了一则新闻:近期市内发生多起无故昏迷事件,据清醒者称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觉自己在某一个地方说不出话,也动不了。灵学专家称这种现象为另类灵魂出窍......

张亮和李名出了门往外走去,不知今天是什么鬼天气。刚刚明明都是打太阳,他们一出门就乌云密布,风影乱窜了。到他们租房的地方需要经过一条林间小道,还有经过一条河。河的另一边是一条大路,时而会有汽车飞驰而过。河的旁边有一颗古老的梧桐树,风一飘过,就有些许梧桐树叶飘落下来。他们看着前方落叶,谈论着郭飞的事情。突然,李名一声大叫:“老飞,你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在这里?”

张亮顺着李名的眼睛望去,哪有郭飞的身影:“喂,李名,你不会故意耍我吧?”说着说着只见李名双眼直直盯着梧桐树下,向梧桐树走去,张亮怎么喊叫都没有回答。他急的用手去拉他。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他的手臂力气仿佛机器一样,怎么也拉不动。就在这时,张亮就像焉了的茄子一样,倒了下去。怎么叫也叫不醒了。

李名被送到了医院,和郭飞相同的医院。张亮本打算先去看郭飞的,但是李名这里一定要等到了医生的答复,他才能安心离开去看郭飞。医生检查完了以后都离开了病房,结论和其他一些晕倒案例一样:无故。只能看他自己醒过来。张亮坐在病房里,看着昏迷不醒的李名,又想了想郭飞。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郭飞无故晕倒了。然后李名也晕倒了。可晕倒前李名的表现实在是超乎了他的想象。好吧,去看看郭飞吧。就在这时,病房门开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脸出现在门口。“天啦,老飞,不是说你晕倒了吗?”出现在门口的是他们的死党郭飞。只见郭飞神情低迷,没有回答张亮的话,也没有刚醒来的激动,或者说,居然看到李名在病床上没有一点惊讶。他轻声说:“对不起,希望你也能等到你的有缘人。”声音很小,张亮都没怎么听清楚,当他正打算追问的时候郭飞已经关掉病房门离开了。

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李名一点要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李名的家人对张亮说:“小亮,你快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就够了。如果他醒来我们会给你电话的。”是的,张亮确实需要休息了。

张亮出了医院,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街上的行人逐渐的减少着。但是这些都不是张亮关心的。到了学校周围已经差不多十点半了。张亮还是顺着平时的路走着,走过了小河,走过了梧桐树。走过了林间小路。突然,张亮脑袋“嗡”的一声。等一下,刚刚梧桐树下有一个身影,好熟悉。想想,那不是李名吗?他回过头,想梧桐树走去越走越快。他想知道怎么回事,李名不是在医院吗?怎么会在哪里出现?夜风习习吹来。吹动着竹林沙沙响,吹动着发丝轻轻荡。果然,李名在梧桐树下。

“喂,李名你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在这里?”说着竟然不由自主的往李名走去。他想停下自己的脚步,可是仿佛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想大喊,可是怎么也出不了声。他离李名越来越近了。他看到了李名的表情,是那么的期待和那么的痛苦。“嘣”身后传来一声脆响。张亮回头一看。哦,原来是一个人倒在了路边。等等,那不是自己么?自己明明还在向前走着,为什么地上还有一个自己?他回过头,咦?这,哪里有李名?只有那梧桐树的枝叶还在随风飘舞着,张亮能看到自己被救护车拉走,能看到行人在路边河边玩耍。他一直向他们招手,可是没人能看到他。

也许,有一天,你从那颗梧桐树下走过,会看到我在向你招手,来接替我的位置,,,来吧!我的有缘人。

以上就是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