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短篇寝室5篇

本文5个鬼故事短篇寝室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女朋友鬼故事短、惊悚短篇鬼故事鬼打墙、幼儿故事大全短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短篇寝室

鬼故事短篇寝室第一篇-作死捞物

本故事所有人名地名机构名纯属虚构,如有和现实重合,纯属巧合。如有冒犯,还请见谅。谢谢,笔者留。

据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鬼,一种叫做鬼魂,鬼魂事件因果循环,讲求解开因结就行了,而另外一种鬼叫做鬼物,鬼物只知道杀戮,并不具备什么神智之类的。相反,神智却是鬼魂所具有,只是,鬼魂所具有的神智仅仅能够指引它去复仇或者是探亲,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与之相反的鬼物,哪里又有丝毫神智?用一个词,杀戮机器来形容鬼物,一点也不过分。鬼物是这个世界下某种规则的产物,世间的规则恰恰是它的缔造者,同样也是它的约束者。

规则约束着鬼物,鬼物正常条件下并不能够随意地杀人,否则就会被世间所存在的某种规则如同删除打错的文字一般删除开去,不再留下任何的痕迹。但是,只要是有人一个不小心或者是故意触发了某个鬼物杀人的条件,规则就无法再对鬼物进行约束,直到鬼物杀光所有触发这个条件的人为止。

鬼魂则不然,鬼魂杀人有着自己的原则,超出怨气之外的只要是不怎么过分就都可以不做理会,怨气平复了就会自动收手,入六道轮回。反正是不可能进入天道轮回的,不过至于是人道还是畜牲道就不得而知了。

若是鬼魂事件中找不到解题条件,却又偏偏去阻挡鬼魂杀人,那么这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列进了鬼魂的必杀名单。因此这样一说来,遭遇鬼魂虽然并不是完全无解,但是活命下来却也不容易。要知道,毕竟我们是人,而对方尽管只是鬼魂,可是依旧还是鬼!超出人类的存在!

如此说,综合一下,遭遇鬼魂生存概率是五五分,而遭遇鬼物的生存概率……用九死一生还少了,应该是……可以这样说,十不存一!这个词一点也不为过。

而刘文清,却偏偏运气很不好的遇到了鬼物!不过遇到鬼物这还不打紧,打紧的是他居然还作死地触发了条件,把自己逼上了一条完全的死路。不作死就不会死,果不其然。

这天晚上,刘文清接到妈妈的电话,电话里娘老子跟他说今天晚上做晚班不会回来,要他帮忙喂一下猪。本来喂猪这种事情并不是他做的,是他的父亲,可是偏偏他父亲最近有事要出去,所以这任务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他尽管无奈,可还是得去不是?毕竟是为自己挣钱。

他只好拿着钥匙去开猪房的门。由于他家的猪圈是独立的一栋房子,离住房有点远,因此他必须穿过一片空旷地带。而这片空旷地带,却可以看见山上两座无主坟。这天尽管知道这个,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就在他开门的那一刹那,他好像看见一个红色的影子飞快从身边掠过。可是一等他回过头去看,却是什么都没有。哪里有红影?全都是那和原来一样的景物。

他也不管不顾,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便开灯进了门去。

找到饲料所在的地方,然后往没个猪圈里面投放了两瓢饲料。现在喂猪大部分都使用辣条熟食,因为只有三毛钱一斤,比饲料便宜多了,而且又能够长猪。他喂了饲料之后又准备向两个大猪的圈里投放几瓢被水浸泡过一天的辣条。说实在的,这东西猪也的确爱吃。

揭开浸泡辣条的大桶,就准备从水里面捞取辣条出来。可是还没等开始去捞,由于辣条放的不是很多,全都浸在了水面以下,却是这个时候借着那平静的水面,赫然看到自己上空又一个红色的影子快速地掠过。这样一来饶是他胆子再大也被吓着了,况且他胆子也并不是怎么的。这个时候又没有其他人,家里人都不在家,不存在装神弄鬼什么的。嗯……鬼!一个字瞬间从他的脑海里蹦了出来,他瞬间只感觉全身凉飕飕的。抬头一看,却是依旧什么也没有。

现在的他只想快点喂完猪然后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地方今天太邪门了。他就要转身离开,可是偏偏记起喂了这么多东西,还没有放水的。无奈的他只好硬着头皮再待一会儿了。幸好这里什么都有,一个很大的水桶半桶水在那里,想来这些也是足够了。

揭开桶盖就要去舀水,却是看见水底一个白色的四四方方的盒子。

什么东西?他内心一阵诧异。他用身旁本来是捞辣条的钳子去夹,可是根本弄不上来。又试了其他的方法,依旧无果。他决定自己用手去把它捞上来。

等他手伸进去就要触碰到那个盒子的时候,水里再次出现了那个红色的身影。那是一个身着红袍的长发女鬼。一张脸泡得肿胀,五官都已经有些扭曲,头发在水里飘散开来。

他心里一惊,就要缩手,可是与此同时水里面竟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让他无法反抗!可是,要知道,这只是水桶!!!

他一边想缩手,另一边巨大的吸力把他整个人开始往水里面拉。似乎,那巨大的n吸力就来源于这个盒子?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这方已经接近精疲力尽了,只见整个人开始一点点靠近水桶,开始脱离地面……

‘‘扑通!’’一声,整个房间里再没有人,而水里面呢,什么也没有,只留下一圈圈的波纹。水底的盒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鬼故事短篇寝室

鬼故事短篇寝室第二篇-小姐,买支花吧

“又下雨了,真讨厌,幸好带着伞。”罗丽边抱怨着边从自己的包中拿出雨伞。撑起雨伞踩着水花往家的方向走去。

罗丽刚走了没有多久,感觉后边似乎有什么力量拉了她一下,并伴随着幽幽的声音:“小姐,买一束花吧。”罗丽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刚起步似乎有一股力量把她拉住,让罗丽行走不得。

罗丽的心情本来就很烦,偏偏在下雨天碰上了这力量大的出奇的小贩,此时的心情更不爽了,立马转过身,想要对后面的人物进行破骂,可是她转身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身材高大的人物,只有一个身形佝偻,身上披着一块破布的老太太。此时罗丽觉得奇怪,一个老太太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她打量着这个老太太,此时罗丽的心中有无数的疑问。

在罗丽思考的同时,那一丝幽幽声音又想起:“小姐,买一束花吧。”说着,老太太那双干枯的像树枝的手,从那破旧的篮子中拿出一支奇怪的花,红红的花瓣,白白的花蕊,奇怪的是那花枝,一种让人看了及其不舒服的黑。罗丽看着老太太,她低着头,衣衫褴褛,花白的头发遮住了老太太的脸庞,看不清她的脸。罗丽本想拒绝,可是看着老太太实在是可怜,于心不忍。边说道:“好吧,我买了。”罗丽看见老太太篮子中剩下花,对老太说:“奶奶,把你剩下的花都卖给我吧。”此时老太太机械的摇了摇头,木讷的说道:“一人只可以买一朵。”罗丽觉得这个老太太不只是奇怪,而是诡异,总之和她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感觉。

罗丽拿起钱包。“多少钱?”

“一块钱。”

罗丽给了老太太10块钱。“不用找了”。接过花丢下声谢谢转身就走了。

此时老太太,缓缓地抬起头,露出那布满皱纹,饱经风霜的脸庞,和那异常水灵的双眼,并且诡异的说道:“是我该谢谢你才对。”转身挎着篮子消失在雨中。

回到家中,罗丽把花扔在一旁,想起下午的那个老太太心里就发毛,越想越好怕,害怕她的头发下面隐藏一张及其恐怖的面孔。罗丽转头看见自己桌子上那朵诡异的百花,于是就拿来看个究竟,大致一看没有什么特别,就是花枝上有些奇怪的纹路,由于光线太暗所以看不清楚,罗丽用强光手电照着花枝,看着那些纹路,纹路逐渐清晰,而清晰的背后却隐藏着恐怖,那些纹路根本不是什么花纹,而是一副副表情,一副副恐惧的表情。

一滴一滴的汗水从罗丽的头上滴下,恐惧占据她的真个面庞。罗丽拿起那朵花走到窗台,准备扔出去,刚打开窗子,那朵花似乎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像蛇一样在罗丽的手中挣扎弯曲。此时罗丽被这不知名的怪物花朵吓傻了,疯狂的甩动着自己的手臂,想把这怪物挣脱掉,可是这怪物像是在罗丽的手中扎根一般,完全挣脱不掉,它的底部已经深深的插入到罗丽手臂之中,罗丽拽动上部要把它给扯出来,它却没有丝毫反应,只有着撕扯皮肉的钻心的疼痛传来。越往外拉它却钻的更紧。疼痛惊吓伴随着罗丽,但是罗丽不知在城市的另一头有一身披破布的老太,围着一簇奇异花正在手舞足蹈着,发出阵阵让人发麻的奇怪话语。

挣扎一阵,罗丽身体麻痹了,因为这种怪物的毒素麻痹了罗丽,此时的罗丽就像是猎物,那怪物正疯狂啃食她生命的精华,直至天明。天亮了,那朵怪物花朵凋谢枯萎,罗丽也变成了一堆枯骨,枯骨保留着生前挣扎的姿势。但在城市里一边,一名身披破布的人照着镜子,镜子中映射的却是一副异常美丽的脸庞。

鬼故事短篇寝室

鬼故事短篇寝室第三篇-梦中的老婆婆

“妈妈,妈妈,我要吃零食!”大街上,小月扯着她妈妈的裙子,哭着闹着。

“不可以,你看你胖的跟个球似的,再胖下去将来怎么嫁人?”她的妈妈一脸严肃的回答,拖着她的手往家里走。“哼!妈妈真是小气。”小月望着大街上五花八门的零食,努了努嘴。

小月上幼儿园的时候,一直是她爷爷带着。都说爷爷最疼孙子,这一点也不假,每次她放学回家,她爷爷都会拿给她一大袋零食。小月因为每天吃着那些零食,越长越胖,小朋友们都嘲笑她,甚至给她起了“小猪婆”之类难听的外号。她的妈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爸,不能再给小月吃零食了,你看她都胖成啥样了,吃太多零食对孩子不好!”她就这样无数次的劝说小月的爷爷,可这对她爷爷来说是左耳进,右耳出的,一点效果也没有。老人就是认为自己岁数大了,活不了几年,要尽量在有生之年多疼疼孙子,孙子喜欢零食,

那就买呗!

自从小月上了小学,她爷爷身体就越来越不好,大病一场后离开了人世。之后小月就由她妈妈带着。失去了爷爷,小月就意味着失去了好吃的零食,那种对于她来说的幸福生活告一段落。她妈妈为了帮她减肥,每天让她吃一大堆蔬菜水果,吃惯了零食的她自然吃不下这些东西。每次都要她妈妈哄着骂着搞了半天她才勉强吃下去。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虽然小月的减肥成果卓有成效,不过她对她的妈妈越来越不满了,这两个月来,她哪怕一点点零食都没碰到。

“来,小月月乖,吃点白菜,小脸蛋才会变白。”饭桌上,她的妈妈一如既往不停地往她碗里夹菜。看着碗里的白菜,小月想起那些诱人的糖果和薯片,又想起这些让她恶心的所谓健康营养的东西,她心里燃起了一股无名火,这两个月以来积累的不满终于还是爆发了。她冷哼了一声,把碗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冲着她的妈妈喊着:“我才不要吃这些难吃的东西,我要爷爷,我要吃零食!”“啪!”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她的脸上,小月疼的哭了起来,委屈的低下了头。她的妈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对她说:“小月月,妈妈是为了你好,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说完,她妈妈自顾自得走出门去,小月看着那狠心的妈妈,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又过了两个月,小月还是一如既往的吃着妈妈做的难吃的食品,她渴望长大,渴望摆脱她的妈妈,这样她就可以天天吃自己喜爱的零食了。她每天总是梦想着住在童话般的世界里,而那里到处是用糖果和巧克力做成的城堡,怎么吃都吃不完。可是一看到她的妈妈,所有的幻想便化为泡影。

一天晚上,小月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真的来到了她梦想着的童话世界!她高兴极了,因为在这个世界她看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糖果城堡,这里的树木,车辆乃至天上的白云都是糖果做的。她如饿虎扑食般胡吃海吃了起来,直到肚子鼓鼓的,再也塞不下任何东西。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到这终究是一个梦,醒过来就什么都没了,又要吃妈妈做的难吃的饭菜,她不禁大哭了起来。

“好孩子,既然不想醒过来那就永远呆在这个梦里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里,她打了个激灵,回头一看,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妇人映入了她的眼帘。这个老妇人满脸密密麻麻的皱纹,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拄着一把用糖果做成的拐杖,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你......你是谁?”小月害怕得退后了几步。老妇人笑了笑,说:“孩子别怕,我是一个可以实现你任何愿望的老婆婆哦,你想永远呆在这个世界,每天吃到好吃的糖果是吧?”小月看着这个可怕的老婆婆,又看了看不远处那座用糖果做成的城堡,点了点头。“哈哈,好孩子”老婆婆举起那把用糖果做成的拐杖,用沙哑得难以听清楚的声音说:“你的愿望实现了,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咯咯咯......”说完,老婆婆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消失不见了。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小月一直待在这个世界里,每天都有吃不完的糖果,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胖。甚至比以前还要胖许多。最后,她胖的都站不起来了,身体像灌了铅般沉重。“咯咯咯......”一阵诡异的笑声从她耳边响起,老婆婆站在她的旁边,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个胖的不像样的孩子。“孩子,我没有白养你,已经变得这么胖了,咯咯咯......细皮嫩肉的,看着都流口水。”面对眼前这个面目狰狞的老婆婆,小月吓得脸色煞白,她想跑,可是她这一身肥肉,怎么跑?她只能看着这个老婆婆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嘴的獠牙,向自己扑来。她这才想起妈妈的劝阻,可惜,一切都晚了。

“小月月,该起床啦。小月月,该起床啦。”小月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妈妈。“是不是做噩梦了,你看你衣服都湿透了,还流了这么多汗。”妈妈摸了摸她的头,笑呵呵的说,

“唉,你这孩子是不是梦见妈妈给你吃白菜了,好了好了,妈妈知道错了,从今天起,妈妈每天都给你买零食哈。”小月听到零食还是一喜,梦里的情景早就忘到爪哇国去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妈妈一改常态每天给她买了一大堆的零食,虽然小月有点不解,但这毕竟是自己所爱的零食啊!不管三七二十一,吃了再说。

用不了多久,小月又变胖了,同学们都说她胖的跟头猪似的。她回到家,听到厨房里发出一阵一阵刺耳的声音,她走进去一看,她的妈妈正背对着她,拿着一把菜刀不停的磨着。“好孩子,我算是没白养你,长这么胖了,咯咯咯......”她的妈妈回过头,小月吓得瘫软在地上,呈现在她眼前的,分明是那个老婆婆满是皱纹的脸......

鬼故事短篇寝室

鬼故事短篇寝室第四篇-花茶

陈强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总经理,他天资聪颖、年轻有为,短短的三年内就从普通的业务员被擢升为现在的总经理。在他事业上顺风顺水的同时,他也寻获到了自己的爱情,随后又育有一个三岁的女儿,三口之家,其乐融融。

虽说陈强工作起来像个疯子,但在闲暇之时,却也不忘修身养性,喜欢用上好的茶具沏几杯香浓的花茶,对他而言,这似乎是缓解疲劳的唯一途径。这一天,陈强下班开车回家,经过路边的一座公园时,不禁被一阵浓郁的芳香所吸引。于是他将车停靠在了路旁,徒步走进了芳香四溢的公园。

园里草木茂盛,其间生出一条鹅卵石铺砌的小路,一直延伸到远方。也许因为是冬季的傍晚,园中的雾气很重,陈强勉强只能看见几米以内的物体。于是他掏出身上的手机来照明,刚走了几步,他便隐约看到了一面巨大的白幅,白幅上写着一个“奠”字。陈强当时就吓的脸色煞白,浑身哆嗦。然而,就当他转身离开之时,却发现身后的石桌上摆满了颜色各异的花茶。

陈强一时搞不清楚却又难以抵抗嗅觉的驱使径直走向了摆放花茶的石桌。他把鼻子凑近了茶杯,就在他俯身的时候,从石桌的下面探出了一个脑袋。从背影来看这是一位约莫十岁的小女孩,绾着一头公主发髻,上身套着一件鹅黄色的毛衣,下身穿着一条麻灰色的棉裤。她背对着陈强,忽然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嬉笑声。

小姑娘缓慢的转身,就在这时,也不知从哪里传出了送葬的音乐,由远及近,伴随着阴冷潮湿的空气慢慢向陈强袭来。此时,陈强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六神无主的他胆颤的按下了“接听”键,“嘟嘟”两声后电话的那头竟然传来了唢呐(民间送葬乐队重要乐器)的声音,陈强吓的急忙扔掉了手机。当他再次将目光转移到小女孩的身上时,却惊恐的发现眼前的石桌已经变成了祭台,而女孩也换上了一身白布麻衣的孝服跪在了祭台前啜泣。两支白烛的火苗在阴冷的寒风中摇曳,灼热的烛泪顺着烛身一直滴落到烛台。

陈强慌忙的捡起散落的电池和手机壳,没等电池装上,裸机的声孔里又传来了可怕的亡者之声。他吓的急忙起身,忽然他感觉背脊一阵发凉,好像有一双阴冷的眼睛在盯着自己。他半闭着眼哆嗦的转身,伴随着急促的心跳声陈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之前的一切好像又都回归了平静,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裤脚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他惶恐的低下头。“叔叔,你的手机忘拿了!”一个没有眼睛和下巴的小女孩抬着头打量着身边这位奇怪的叔叔,“你能帮我找一下我的眼睛吗?”由于没有下巴,小女孩的表情很狰狞,眼角里还不时的溢出红色的液体。

陈强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公园,汗水浸湿了他的衣衫。他迅速的打开车门准备点火启动引擎,忽然天空中飞来两只争食的鹰隼,扑打着翅膀停在了他的前车挡风玻璃上,两颗圆球状的珠子在玻璃上滚出了两条血色的轨迹。陈强定睛一看,这两只猛禽真相啄食的竟然是一对眼珠子。他猛地踩了一下油门,轿车疾驰而去。

回到家中,陈强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卧室里,傍晚所经历的事情仍让他心有余悸。  “孩子她爸,快开门啊,晚餐好了,看你浑身哆嗦,我还给你泡了一壶菊花茶!”陈强的妻子杨丽敲门道。陈强拖着疲惫的身躯打开了房门,整个人像焉了一样坐在饭桌旁。跟平常一样,陈强喝完了一整壶菊花茶,只不过这壶茶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是夜平安无事。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如往常一样进展顺利,陈强渐渐的忘却了那件事。可没过多久,在一个暴雨肆虐的夜晚,陈强开着车回家,在路过一个偏僻的路口时,遇到了一个身披雨衣肩背书包的小女孩。出于好心,陈强停下了车,示意小姑娘上车避雨。小姑娘脱下了雨衣,坐上了副驾驶座。陈强关切的问道:“小妹妹,这么晚又下这么大的雨怎么一个人在外面,你家人该多着急啊!”“我是来接我父亲的!”小女孩冷冷地回复道。“这么小就会撒谎,那么我问你,你爸爸现在人呢?”陈强带着不容反驳的口气反问道。小女孩没有说话,从随身的背包中取出了一个紫色的檀木盒,面带诡异的微笑说道:“父亲就在这里面呀!”

陈强像是不小心碰上了裸露的电线一下子踩停了轿车的刹闸,他颤抖的瞥了一眼副驾驶座位,却发现旁边空无一人。车里面开着空调,但他的背脊仍然感到一股阴冷的寒气。陈强慌忙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烟,点燃后大口大口的吞吐着。直到抽完整包香烟,他又再次启动了引擎,用最快的速度开回了家。回到家里,陈强把皮衣随手扔在了鞋柜上,整个人无精打采的躺倒在沙发上。跟平时一样,杨丽又端来了一壶菊花茶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陈强晕晕乎乎的端起茶壶,将六个紫砂杯子通通都倒满,不一会儿所有的茶都喝完了,然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一位中年男子将送葬花圈上的白菊花摘下来放在六只茶杯里,旁边还有一个小女孩,正往茶杯里倒水,不,那是像血液一样粘稠的红色液体。一切就绪,小女孩和中年男子转过身,带着怪异的表情朝着他走来。小女孩没有下巴和眼睛,走路时脖子还不停扭转,口里还不断往外冒出黑色的流状物体。中年男子的内脏像是被掏空了一样,一边挪动着身体,一边将拖在体外的肠子塞进体内。

鬼故事短篇寝室

鬼故事短篇寝室第五篇-鬼拆桥

村里人都知道王勇胆子大,也都知道王勇怕老婆,王勇才不怕人家笑话呢,老婆又精明长得又俊,怕这样的老婆他是心甘情愿!

这天,王勇到邻村给舅舅祝寿,临出门的时候,老婆给他念了一段顺口溜儿:“出门在外,老婆交代:少喝酒,多吃菜,够不着,站起来,晚上回家老婆有安排!”

老婆这样念有缘故:前几天晚上,王勇在外面喝醉了酒,东倒西歪地撞进了邻居潘寡妇家,一头倒在人家炕上便睡,吓得潘寡妇吱哇乱叫。周围有这么多邻居,王勇解释不清为啥偏偏闯进了小寡妇家,至今一直被老婆“制裁”,晚上只能睡沙发,现在一听老婆这话,知道有了转机,乐得他点头不迭。

舅舅的寿宴很丰盛,王勇起先倒还记得少喝酒多吃菜,可是后来跟表兄弟们划拳总是输,不知不觉又喝多了,喝到半夜才想起了老婆的交代,赶紧丢下酒杯往家跑。

本来走大路回村也不过五公里,可是王勇心急抄近路,又恰好赶上这天晚上没月亮,摸着黑跑了一阵子才发现,脚下那条细细的小路不见了,不知怎么就跑到了荒草地里。好在远远地看到了村子里的几点灯光,王勇干脆趟着荒草,对准了灯光接着往前跑。

磕磕绊绊地又跑了一阵,眼前出现了一条闪着微光的小河,王勇松了口气,只要找到桥就能找到直通村里的大路了。他估摸了一下方向,觉得桥应该在自己的西面,于是顺着河岸往西走,踉踉跄跄地走了十多分钟,就是不见桥的影子,离村里的灯光却像是越来越远,难道是走反了?王勇转过身来再向东走,又走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找到桥。这下,王勇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站在河边一动不动。

刚才跑得浑身发热,站下来才觉得秋风萧瑟,吹得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四周的杂草也被吹得乱响乱晃,就像有好多东西在里面钻来钻去。王勇倒不怕什么野物儿,只是奇怪那座小桥怎么不见了。他听说过鬼搭墙,半夜里让人四处碰壁回不了家,可是没听说过“鬼拆桥”,难道今天就让自己给碰上了?

眼看过了半夜,王勇急眼了:他娘的,就是真有鬼老子也不怕,你敢拆桥我就敢跳河!他知道小河也不过五六米宽,虽然跳不过去也能勉强趟到对岸,最多是湿了裤脚粘了泥,反正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河边困上一夜!要知道,他老婆还在家等着他呢。

王勇倒退了几步,冲到岸边纵身一跃,不料喝酒太多,两腿发软,根本就使不上劲儿,“咕咚”一声落在了河中央。好在他会几下狗刨,扑腾扑腾地就往对岸刨,刨了几下又不知被啥东西扯住了腿,怎么蹬腿也甩不掉。王勇有些害怕了,难道碰上了淹死鬼抓替身?人一急就豁出去了,他使出全身力气拼命扑腾,终于抓到了对岸的杂草,水淋淋地爬上岸来,朝着村里的灯光撒丫子就跑。

村子在山坳里,刚才在高处还能看到几点灯光,跑到近前却只见一片黑糊糊的房子。村里的房子没什么格局可言,路也都是些横七竖八的小道,每家房子包括周围的地形都差不多,不仔细看还真就分辨不出来谁是谁家。王勇心里估摸了一下家的方向,顺着房屋之间狭窄的小道摸了进去。小道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走不多远就碰了壁,王勇只好退了回来,另找了一条小道再摸进去,谁知走不多远又碰了壁。这次王勇真害怕了,碰上鬼搭墙了!

王勇差点儿叫喊起来,刚要张嘴又咽了回去,大伙儿都知道自己的胆子大,这么叫喊不是丢人现眼吗!他缓了缓神儿,摸摸眼前的墙也不过一人多高,管他娘的什么鬼搭墙,你敢搭墙我就敢跳墙!提了口气向上一蹿,抓住墙头爬了上去。他正要看看墙里是啥地方,不料墙头上的砖松动了,只听“咕咚”一声,连人带砖一起跌了下去,“咔嚓”砸翻了墙边的酸菜缸。这下可好,缸里的汤汤水水一点没浪费,都在他身上呢。等他水淋淋地爬起来,对面房里的灯亮了,原来是跌进了人家的院子里,一个女人尖叫起来:“来人呀!抓贼呀!”

王勇听出来了,这女人正是潘寡妇!这不是碰上了倒霉鬼吗!吓得他酒也醒了,赶紧压低了嗓子招呼:“别叫别叫,俺是王勇!”寡妇门前是非多,潘寡妇怕啥来啥,放开嗓子叫得更响了。左邻右舍的人们拿着棍子铁锨冲了过来,王勇只好跑出院子,冲着人们直摆手:“没有贼,没有贼,俺是王勇呀,黑灯瞎火走错路了!”

人群里冲出王勇老婆:“你倒会走错!俺带你认认家!”一伸手拧住王勇的耳朵,疼得他嗷嗷直叫,被老婆牵狗似的拖回了家……

邻居们都知道王勇要挨收拾了,都跟着王勇两口子回了家,有的来解劝有的看热闹。老婆在家开庭审问,王勇老实供述,大家听了有人相信有人怀疑,七嘴八舌地争论起来,老婆知道审不出结果,干脆宣布休庭:“别吵了,等天亮了俺亲自去考察!”

第二天一早,王勇带着老婆一起来到小河边,走到小桥西面十多米的地方,发现了脚踩手扒的痕迹。老婆问王勇:“你就是在这儿跳的河?”王勇点点头,老婆向左右看了看:“你找桥的时候先往西走了十多分钟?”王勇又点点头,老婆沉吟了一下又问:“返回来又往东找了十多分钟?”王勇挠着头皮说:“是呀,可是……”老婆笑了起来:“缺心眼儿的东西!这不是又回到老地方了吗?你往东再走十多米就是桥了!”

还是老婆精明呀,王勇也笑了:“俺还以为是鬼拆桥了!”

老婆嗔道:“什么鬼拆桥,你是醉糊涂了!”

王勇又想了起来:“是谁在河里扯俺的腿呢?”

老婆指指河面上浮着的一片水草:“就是它!”

王勇拍拍脑袋:“俺还以为是淹死鬼呢!”

老婆又笑起来:“什么淹死鬼,你是吓糊涂了!”

王勇顺坡下驴:“是呀,俺还以为是鬼搭墙呢,那知道就跳到潘寡妇院里了!”

老婆一下子板起了脸:“什么鬼搭墙,你这就是装糊涂了!”

完了,哪样都是糊涂,就碰上倒霉鬼才是真的,这一回又解释不清了,他呀,还是接着挨制裁吧!

以上就是鬼故事短篇寝室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寝室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2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