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5篇

本文5个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短篇恐怖鬼故事、恐怖的超短篇鬼故事短篇鬼故事大全100字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第一篇-上锁女厕里的鬼魂

大学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不要乱走。这是周周大一刚来的时候,辅导员小薇老师对她说的话。没几天,新生们也都知道了关于这个学校的恐怖故事。

建校的时候经费有限,买不起市里的地皮,政府就把郊区的大片坟地划给了学校。要说人多,也不怕什么牛鬼蛇神,就是一教,离学生宿舍太远设施又简陋,没什么人去。

曾有一个女生晚上在一教上自习,接了个电话人就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还有一个男生在一教跳楼了两次,第一次摔断了腿,第二次在顶楼跳下,头都飞了出去。

但一教还是在使用,只有一个厕所是上了锁的,平时也没有什么人注意。周周本来就好清净,一教对她来说不得不说是个好地方。这天是清明,很多同学都回家了,因为家远她并没有离校而是抱着一堆书去了一教。

刚到一脚楼下,就看见有人在树下烧纸钱,这并不奇怪,当时那跳楼的男生就是摔死在这里的。

今天人实在是少,诺大个教室就周周一个人,看了一会儿周周就有些渴了,拿着水杯想去三楼管理员打点水喝。刚到二楼拐角,她看见有人在那个上锁的女厕烧纸钱。

那原是教师专用厕所,比其他厕所都要干净,以前旁边就是校长办公室。小薇老师不是说那厕所有老鼠不用了吗?现在怎么有人在门口烧纸钱?周周快速的上楼打了水,下楼再经过那里的时候,门口已经没有人了。

突然,那门被撞了一下。是看了一上午书累的吗?周周走近一听,竟能听到脚步声。“是谁呀?”,周周提了胆子又问了一句:“谁在里面?”里面的人不说话,只一个劲的去撞门。

周周突然想起可能是管理员的儿子小宇,那孩子皮又不喜欢叫人,怕是不小心跑进去了。“小宇别急,姐姐这就去叫人。”刚拉了把锁,那锁就掉了,门里也随之安静下来。

周周慢慢把门推开,一双脚吊在了半空中。她缓缓的抬头去看,一个人吊在了下水道管子上,脖子已经淤紫,那脸却依然笑着看着她。

周周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被吊着的人却开始晃动起来,每晃一下离她更近一点。

“啊~~”凄厉的叫声传遍了一教。

再醒来周周就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父母焦急的守候在身边。在里面发生的事她什么也没说,校领导倒是极为慷慨的以奖学金的名义给了她一笔钱。

后来也是听一位已经工作了的学姐说,是有女生吊死在了那间厕所的。那女生原是学生会的干部,每天帮领导老师打扫办公室,有一次去过校长办公室后就一直在哭。

同学们都以为她事情没做好挨了骂,后来就被人发现死在了校长办公室旁边的女厕所里,死状极惨。从此厕所就被上了锁,校长办公室也从那时搬到了二教。

只是那鬼魂心里怨的慌,每年的这个时候总要出来闹一闹。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第二篇-奇怪的顾客

雨夜,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在街道上平稳的行驶着。

司机看了看手表,3;23,这个时间,打车的人已经很少了,甚至马路边一个人都看不到。

是的,一个人也没有,司机再次确认了一下,他打了个哈欠,将车停了下来,准备抽颗烟后回家睡觉,他的确很累了,几乎是沾枕头就着的状态。

只是今天,司机叹了口气,他拿出薄的可怜的人民币,数了一数,不多不少,刚好够他出工一天的油钱饭钱,就再无剩余。

想想家中的娇妻和孩子,司机用手抹了一把脸,拿起一支烟,又放了下来,再抽烟的话,今天可就算是赔了,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彭!彭!彭!”

有人用力的敲着车窗,司机吓了一跳,透过被雨模糊的玻璃向外看,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城市昏暗的路灯下,笔直的站立着,像一块冰冷的墓碑。

司机揉揉眼睛,刚刚这马路前后左右,他可都是看过了的,这人是从哪里走出来的?

不管那么多,赚钱要紧,司机打开了车门,没成想,那人却坐到了出租车的后面,他穿着黑色的宽大的雨衣,脸被雨衣的帽子遮掩住,只能看见一片阴影。

“去哪?”

没有人应声。

司机回过头去,那人伸出了一只手,苍白没有血色,指着前方。

真是个怪人,司机摇摇头,启动车子,向前方的黑暗处驶去。

车内很平静,似乎听得见轻微的呼吸声音,司机忍不住透过镜子向那人看去,他穿着雨衣雨鞋,将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那这下面的皮肤是否也如同他的手一般苍白没有血色?

他为什么不摘下雨衣的帽子?

黑色的雨衣帽子边缘还在滴滴答答的滴着雨水,在黑暗中,像极了黑色的水,又或许...司机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又或许,那根本就不是水。

他干这一行已经很久了,经常听到有同行在晚上遇到怪事,这其中,搭载鬼顾客的尤其多。

会不会他一摘下雨衣的帽子,就会露出一张面目全非的脸!司机胆战心惊的回忆起来,后座上这位乘客上车的地方,在前几日刚巧发生了一起车祸!

他再次看向镜子,却惊悚的看到,一双泛着寒光的眼,也在镜子中,定定的看着他!

视线一交错,司机马上正过头,目视着前方,他感到他的脑门在冒汗,心,超速般的跳个不停。

车仍旧向前行驶着,司机擦擦满脑门的汗,语气颤抖:“这前面就到分叉口了,走哪条路?”

后面久久没有声音,司机只好慢下车速,他缓缓回过头去,生怕他的车后座上,什么也没有。

呼,他长出一口气,好在,这奇怪的顾客,还在。

那人又伸出一只手,只不过这一次,那手颤的厉害,似乎下一秒就会齐腕掉下一般,司机又想起,那被撞死的人,有一只手,是断的,骨头都透出皮肉外。

他不敢多想,只想快点将人送到地方,一脚油门,司机向那人指的方向驶去。

这条路的尽头是殡仪馆。

司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难道要他将车开到殡仪馆去?

他偷偷的看向小镜子。

后座上那人,低着头,一身雨衣在微微的抖动,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这下面预谋着,蠢蠢欲动。

他不敢再看,默默的加快了车速,却听后座上的顾客说:“在这里停一下。”

司机连忙踩住了刹车,在深夜里,发出了刺耳的巨大声响,整个车身剧烈的晃动,惯性令他差点撞到方向盘上,司机忐忑不安的回过头去,见那人,从雨衣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是钱包,司机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又提起一颗心来,生怕,那人从里面掏出来的,会是一张冥币。

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送到了司机的面前,他颤着手接过来,瞪大了眼睛,钱的上面,沾着血手印,新鲜的。

他大气也不敢出,详做镇定的翻出零钱,一抬头,却发现,后座空了,车门开着,他向车外看去,一个人影也没有,外面,是一所医院。

一所被郁郁葱葱的树木包围着的医院,在幽森的路灯下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司机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说不定,那人...不不不,那东西,是医院太平间的一具尸体。不要欠死人的钱!否则他还会回来找你的!司机慌忙将找回的零钱扔到了外面的马路上,调转车头,疯狂逃离。

到了家门口,司机坐在车上,不放心的掏出钱来看,那张染血的五十元,就是普普通通的人民币,并不是冥钞,他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医院外的街道上,几张冥币迎风飞舞,一个小伙子从树下钻了出来,他摘下雨衣的帽子,露出一张年轻且惶恐的脸,他捂着肚子,急匆匆的走进医院。

他半夜里被肚子痛醒,下楼到24小时营业的药店去买止痛药,药店老板建议他到医院去检查一下,他出来药店,就看到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停在路边。

肚子痛的厉害,他实在是不想张口说话,指了医院的方向后,就坐下来调整呼吸,只是总觉得有视线在盯着自己,他抬头一看,赶巧司机也透过镜子向他看来,他吓了一跳,因为他发现,司机的脸上全都是血!

他想起,自己上车的地方,前几日出了一起车祸,也是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司机当场死亡,据说有一只手腕的骨头都透出了血肉!

他偷偷的打量过去,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透出惨白的骨头,在夜晚格外的阴森恐怖。

这时候,岔路到了,他颤抖着指向医院的方向,到了地方,司机一个急刹车,他的手扶住了前面的座椅,被漏出来的弹簧底端划了一道口子,但他已经顾不上,掏出五十元钱,逃命似的下车闪进了树下。

真是太惊险了,小伙子擦擦满脑门的冷汗,要不是他详装镇定,说不准就没命了!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第三篇-最后一班地铁

最后一班地铁

林小熙的心情糟透了,刚刚在经理办公室里被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顿,因为她的广告策划方案被客户全盘否定,房地产商转而联系另一家广告公司,意味着所有前期努力都付诸东流,二十万的合同也泡汤了,经理气得拍了桌子,放了狠话:“能干则干,不能干走人!”林小熙自从大学毕业进入这家广告公司两年来,一直干得风生水起,从没受过这么大委屈。

林小熙呆呆地坐在办公桌前,面前的一杯咖啡早已冷了,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迷离的视线中,方楠依然对她灿烂地欢笑。电脑旁的楠木金边相框里,是一张方彤的照片,那是她们毕业后去杭州旅游,方彤站在西湖断桥上,展开双臂徜徉在这诗情画意里,当她回眸一笑时,林小熙抓拍了这动人的瞬间……如今物是人非,人已逝,只有笑靥如花……

方彤两个月前死于醉酒司机酿成的惨祸,她被撞飞十多米远,像蝴蝶一样坠落在冰冷的地面,生命永远定格在二十五岁……方彤是林小熙大学同窗,两人是无话不谈的闺蜜,还相约将来做彼此的伴娘,却再不能实现了。方彤的死给林小熙带来很大的打击,这些日子精神恍惚,人瘦了一圈,满脑子都是从前两人快乐的光景,做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这也是她那个潦草广告策划方案被毙掉的原因。

林小熙从沉思中苏醒过来,她揩干眼泪,拢了拢长发,定下心来,把手放在键盘上,她不能让自己再沉沦下去,趁着房地产商那边还未最终钉板,她要抓紧时间重新做一个方案,挽回损失……林小熙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一双手在键盘上熟练地敲打,文思泉涌。

……  终于,新的策划方案完成了,林小熙又从头至尾地审阅一遍,没有瑕疵,她自己也很满意,靠在椅背上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同事们早已下班了,偌大的办公室一片静悄悄,只有她这个隔间里亮着台灯。林小熙抬腕看了看手表,已是深夜11点了,她自嘲地笑了笑,端起面前早已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起身背上挎包,关灯,走出办公室。

林小熙走在清冷潮湿的街道上,她要去就近的地铁站乘地铁回公寓,为了省钱,林小熙租住在离公司很远的地方。夜色深沉,刚刚下过一场雨,街面上看不到一个行人,林小熙高跟鞋踩出的哒哒脚步声在阒寂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孤独。路灯下投下一道彳亍的影子。她从来没有这么晚回家,也不知道地铁收班了没有,这么远的路打车可是不划算的。于是她裹紧衣领,加快了步伐。

忽然,林小熙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这么晚谁发短信呢?”,她狐疑地拉开挎包拉链,拿出手机,翻看信息。这一看林小熙发出“啊!”的一声惊叫,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是惊恐,原来发信人竟是方彤,对,早已死去的方彤!林小熙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脊背一阵阵发凉,她战战兢兢又欲罢不能地查看那条信息,是一串诡异的看不懂的乱码。

林小熙紧张地把手机放回去,抬起头看看,四周依旧一片寂静,她听到了自己紧张的呼吸声。路灯投射下的树影摇曳仿佛一个个魅影,林小熙吓得拔腿就跑,街道上响起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一直跑到地铁站入口,林小熙才停下脚步,明亮的灯光让她感到些许安慰。地铁站内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乘客,甚至连闸口处的验票员和安检员都不见踪影,“难道太晚地铁已经收班了?”林小熙满腹狐疑,看了看手表,马上要到12点钟了。站内LED显示屏幕上滚动的字幕又让她放下心来——最后一班地铁到达本站还有5分钟。

林小熙刷卡进站,坐在站台钢化长椅上等候列车进站,四周安静肃杀的气氛让她感到毛骨悚然,今天发生的奇怪的事太多了,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梳理思绪;“……也许那条短信没什么的,方彤不在了,电话停机太久,号码重新换给别人使用,而电话薄里的联系人还在,短信也许是新机主的无意之举或是有意的恶作剧,不管怎样,都不会是臆想的死而复生……至于地铁站内为何空无一人,就更好解释了,谁会在这个冰冷的雨夜里像她那样在一个小地铁站里乘坐最后一班地铁呢,连地铁工作人员也偷懒提前下班了。”想到这里,林小熙释怀地笑了笑,自己完全是庸人自扰。

时间过去很久了,地铁还未进站,林小熙打了一个哈欠,一阵困意袭来,不知不觉的靠在长椅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林小熙被一阵吵杂声惊醒,睁眼一看,站台上竟然喧闹起来,很多的乘客熙来攘往,背包罗伞,男男女女,形形色色,林小熙有些发懵: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正惶惑间,列车进站了,众人都向着上客门涌去,林小熙也从长椅上站起身,背上挎包,随人流一起走向车门,忽然她的手机响了,林小熙停下脚步,取出手机,一看惊呆了,来电显示竟然又是那个熟悉的号码——方彤,林小熙感到眼前一阵眩晕,她颤抖着按下接听键,“喂……”半晌,电话那头传来方彤悠悠的声音:“小熙,不要上地铁……”声音很空旷,仿佛从地底传来的。突如其来的恐惧让林小熙几乎站立不稳,她手握着电话,大脑一片空白,呆在原地,瑟瑟发抖。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第四篇-绝望之桥

初秋的傍晚,落日的余晖被遮蔽在乌云的后面形成一片带血的红云。蕾蕾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她每次回家都要经过一座大桥,桥下是平静的河水,河面很宽,但水流平缓。每次都会与同行的同学驻足一阵子,因为桥下的风景实在是太美了。清澈的河水,柔软的沙滩,河水里不时的有小鱼快速的穿梭着。

可是今天不同,她只身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班主任老师放学后单独找她谈了十几分钟话,导致她落了单,独自一个人回家。

此刻她的脑海里不时的浮现着班主任老师严厉的表情,“蕾蕾,最近你的成绩可是有点退步呀,小学就要毕业了,考试的成绩对以后选择好的中学至关重要,你得努力了,别让老师太失望!”

想着想着,蕾蕾不禁叹了口气。最近爸爸妈妈经常闹矛盾,动不动就吵架,也许是生活的重压,工作的不顺。导致自己每天上课老是精神不集中,学习成绩也一路下滑。

她来到大桥边,凭栏远眺,太阳从云层里出来落日的余晖洒下一片波光淋漓的金黄。她微眯着双眼沐浴着和煦的日光。她尽情的享受着这短暂的稍纵即逝的暖阳,她甚至不愿回到那个家,那个缺乏温暖的家。

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他们大多洋溢着幸福的神情。想着想着它不禁落下了过泪来。她不自觉的走过桥头,走下台阶,来到河边,河水清冽。她看着河中的自己的影子,柔和的面庞,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却写满了忧伤。她有些顾盼自怜,形影相吊。

可是正在这时,她突然发现眼前的河水映衬的影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随着水的流动扭曲为怪异的形状。她不禁心中一惊,猛地回头看去,是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小子。他正斜着一双有些邪恶的眼睛盯着自己。

蕾蕾突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这个坏小子一定是在打自己的注意。她慌忙起身准备离开,此时河边没有其他人,而且高高的大桥上车流涌动,声音嘈杂。可是坏小子竟然拦住了自己的去路,“往哪走?”蕾蕾吓坏了,“你要干什么?别过来!”坏小子突然亮出了一把尖利的小刀,然后威胁道:“别乱叫!不然我捅了你!”然后上前抱住蕾蕾,一只手掐着蕾蕾的脖颈,另一只手持尖刀威胁到道:“跟我走!”蕾蕾被动的亦步亦趋的跟随坏小子走来到大桥墩子底下。

坏小子名叫东子,附近的一个不良少年。平时喜欢上网聊天,打游戏,经常旷课。他父母离异,跟着父亲单独生活。父亲平时对他疏于管教,惹急了,不是打就是骂,东子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情绪性格也逐渐变得暴烈乖张。

“别出声!把钱掏出来!”东子厉声道。

蕾蕾摇头道:“我没带钱,真的没有……”东子似乎不信,凑上来就对蕾蕾搜身,他对着蕾蕾的身体又捏又揉,表情猥琐。蕾蕾不敢反抗,他的刀就架在自己脖子上。坏小子开始肆无忌惮的对蕾蕾进行各种wx,蕾蕾嘤嘤的啜泣着。

过了一会,东子点了一支烟,缓缓说道:“我观察你好久了,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蕾蕾没有回答,只是低声的在一旁不住的抽泣着。这时趁东子不备,蕾蕾夺路就逃,边跑边喊救命。坏小子跟上前一刀捅在蕾蕾的后背上,顿时鲜血染红了衣襟,。这时桥上的行人发现了下面的异常情况,纷纷大喊,“有人行凶!快报警!”有几个胆大的男子快步冲了下来,大家合计力把坏小子制服了。

有人报警,有人拨打了120,蕾蕾由于抢救及时,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受了重伤,肺内淤血。东子虽然被派出所拘留,但是却因为不满14岁而免于刑事责任。14岁以下属于无刑事行为能力人,即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所以不可能构成犯罪,这是犯罪构成的主体要件。法律竟然成了他肆无忌惮的保护伞。

蕾蕾的事,家人感到很是绝望。虽然经过民事调解,受害人蕾蕾也得到了相应的的民事赔偿,但是蕾蕾从此却背上了沉重的心理负担。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似乎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她经常坐着发呆,眼神迷离,根本无法专注学习了。学校鉴于蕾蕾的特殊状况,决定让蕾蕾休学治疗。父母因为蕾蕾的事情绪也变得更加烦躁,天天吵架,互相推诿。

“都是你,窝囊。女儿受了欺负,你不去为女儿理论出气,整天家在里耍横!”妈妈职责爸爸的不作为。

“还不是因为你!整天这个不顺心,那个不顺眼,眼里挑刺,没事找事!”爸爸和妈妈互不相让。

蕾蕾实在不堪忍受父母的争吵了,趁着他们不备,跑出家门。走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喧闹嘈杂的声音却怎么也遮蔽不了回响在耳畔的父母的争吵声。她捂住耳朵,那声音就越大,她四处奔逃,却逃不开那些声音的纠缠,因为它们无孔不入。

傍晚,蕾蕾再一次来到了曾经带给他无限留恋和深深的伤痛的大桥上,她望着桥下的河水,此时河水里的水已经变得浑浊翻涌。可能是上游下了大暴雨,爆发了泥石流。翻滚的河水让此时心情沉重的蕾蕾感到无比的绝望,可是她突然看到就在河的中央,有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在朝着他邪恶的笑着,那是东子。蕾蕾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她怒不可遏,自己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他害的。蕾蕾已经因为愤怒而迷失了自己,她猛地越过栏杆,纵身直朝着那道身影跳了下去。

“不好了,有人跳河了!”桥上的行人大喊道。

警方经过打捞,在下游终于找到了蕾蕾的尸体,她的双手还保持着聚拢的形状,像是在死死地掐着一个东西的样子。

而在一周之前,东子因为琐事又遭到老爸的一顿打,他心中郁闷,喝醉了酒,在大桥的路中央被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撞飞,他头朝下栽入滚滚的河水。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

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第五篇-鬼事连篇之她在瞪着你

床上正睡着一个迷迷糊糊的男人,就在此时,一双圆圆的眼睛隐隐约约地出现在他的头顶上,而且看不到面孔,确切的说,应该是没有,只有那两个在空中飘浮的黑洞,似乎在狠狠的瞪视着她,接着,它突然向他猛冲过来。

“啊……”高杰发出一声窒息的尖叫,从床上滚落到地板上,全身大汗淋漓颤抖地躺在那里,头脑渐渐清醒过来。

好恐怖的梦啊!他记不起这是第几次梦到它了,那双眼睛每次都是那样瞪视着他!幸亏自己喝得迷迷糊糊的,否则更为恐怖。

他妒忌姚瑶,每天早晨起来,她都是那么容光焕发,从来没有睡眠不足的倦怠,不过,她比他小二十几岁,自然不会像他一样。

正当他挣扎着要爬上床时,姚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由于昨晚的狂欢,她的脚步有些不稳。当她穿过杂乱无比的地板时,空酒瓶和空啤酒罐在污秽的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叮铛声。

“我的头!”听到这声音,他shenyin的道。

姚瑶俯下了身,嘲笑道:“高杰,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她嗲声嗲气的声音一直很让他着迷,现在,这声音又在撩拨他的神经,使他振作了些。

“没有,我在锻练身体,”他自嘲的说道:“每天早晨醒来,我都要作运动。”

这话倒不是开玩笑,认识她之前,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喝过酒,而且每天早上确实是要锻炼的。

他心中回想:“我是三、四星期前搬到这儿来的吗?”记不起来了。每次他试图回忆起搬进来的确切日期时,脑子里全是一片空白。他只能记得一件事,他是在离开妻子程颖的那天晚上搬到姚瑶这儿来的。

姚瑶娇哼了一声,然后乳房在高洁的胸口上蹭了一下,高杰尴尬地装出要抽烟的样子,用胳膊肘将她推开。他从丢在身边地板上的外套里拿出一盒烟,姚瑶把烟灰缸扔到他胸口,疼得他大叫一声。

“你轻点,想要我命吗?”

“我出去买早点去?”

“顺便带点果汁回来。”姚瑶没有理会他,径直朝门口走去。

高杰点着了香烟,“搞什么鬼,为什么不在这儿自己做呢?”可是,门已经关上了。

他觉得很烦,姚瑶这个人从来不进厨房,如果进去,也只是拿冰块和玻璃杯。他们的食物都是从外面买来的熟食,而且每次都是翻来覆去的那几样。

高杰的思绪不由的飘回了以前,想着妻子为他准备的那些东西,煎蛋、牛奶、烧鸡、烤鸭,变着花样的做出各式各样的食品。可是,如今他把这些都给毁了,毁了就毁了吧,也没什么,二十年的婚姻生活中他也从来没有满足过,为什么他要为这次导致破裂的争吵而自责呢?

不错,他爱喝两杯,也很少回家,可这也算犯罪?如果是的话,那他也有很多可抱怨的事呢,他和程颖一样,都是受害者。

是的,她很聪明,他早就知道,也早就受够了!难道他要永远忍受她的聪明吗?而最叫他难以容忍的,就是她的性冷淡,对此,他并不隐瞒。

“也许,是你不希望我有反应,”她曾经这样反驳的说。

他勃然大怒,“别对我胡扯些什么心理问题,你冷淡就是你冷淡!”

“求求你,别这样大喊大叫!女儿会听见的!”她低声恳求的说。

“也许这正是她了解生活真实面目的时候,”他反驳说,他们的女儿已经十八岁,正在楼上房间里整理开学需要的东西。

“高杰,听我一次劝,好不好,”程颖的双眼在她清秀的脸庞衬托下,显得很大。“你总是不顾别人,一意孤行,每当我紧张的时候,你就生气,又不听我的解释。”

“我已经听够了,程颖!”他咆哮道:“结婚这么久,我得到的只有你的冷漠,你真会找借口,女儿一生病你就到她房间去睡,等她好了,你又会有别的借口,总是有借口,全是借口!”他越说声音越大,丝毫不理睬妻子请求他降低嗓音的手势,“你以为我是什么东西做的?我是人,是人啊!”

“你想知道真相吗?那我告诉你,我讨厌你喝酒,我已经告诉你多少次了,真的,我受不了你酒后来碰我,你让我恶心,你明白吗?你让我恶心……”

以上就是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