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短篇大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短篇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简短鬼故事20字、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200字、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女朋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短篇大全

鬼故事短篇大全第一篇-整容医生

小何是当地一个有名的整容医生,他的整容技术非常的高超,引得不少爱美的女士前来光顾。

今天快到下班的时候,又来了一位漂亮的小姐,小姐点名要何医生给自己做手术。顾客就是上帝嘛,小何虽然心里十分不愿意,但是也只能留下来加班。

漂亮小姐看上去贵气逼人,一看就是家境比较好的人,小何心里渐渐高兴,自己加班看来不是没有收获的,这就是一只大肥羊的啊。“我姓刘,你可以叫我刘小姐。我对自己的鼻子不是很满意,你看看怎么能使我变得更漂亮!”刘小姐不紧不慢的说道。

何医生仔细看着刘小姐的脸,说道:“刘小姐,你已经长得非常的漂亮了,只要把你的鼻子稍微的垫一下,再把你的嘴角修饰一下,还有你眼角的细纹弄一下,就更漂亮了!”

刘小姐看了和医生一眼说道:“没关系,你就帮我出一个计划,我明天再过来,钱不是问题!”何医生正等着刘小姐说这句话,于是很高兴的答应了。

何医生最厉害的就是最大限度的让顾客掏腰包整容,就算是不需要的地方他也能利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让对方接受。经过一整晚的努力,何医生制定可一份自己看来非常完美的方案。

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那位刘小姐果然来了,何医生眼中闪过意思皎洁的目光。“你好刘小姐,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整理了一套计划,你先看看,然后我再跟你详细的解释,你看可以吗?”说完将一份资料递给刘小姐。

刘小姐接过资料,随意的翻看了一眼,说道:“就按照你说的做吧,钱不是问题。”说着从钱包里面拿出一叠厚厚的钞票放在何医生面前,何医生两眼都快要放光了,何医生点点头,“明天就安排手术!”刘小姐笑笑:“要安排在下班以后!”何医生觉得有点奇怪,刘小姐诡异的说:“因为我怕被别人看见我来整容,呵呵,所以每次都是下班以后再来的。”

何医生看见桌子上一叠厚厚的钱,心里乐开了花。刘小姐准备起身离开,何医生笑着说道:“刘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准备好的,明天恭候你的大驾!”刘小姐笑笑,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何医生已经做好了手术的准备,今天要做的是垫鼻的手术。这种手术说简单不简单,说很难也不是很难。

刘小姐如约的来了,何医生很快换上手术穿的衣服,刘小姐也换好衣服。刘小姐躺在手术台上,何医生本来想要安慰刘小姐几句,担心她害怕做手术。但是在刘小姐脸上,何医生没有看见一点害怕的样子,反而觉得她似乎有着一些兴奋,这反而让长期做手术的何医生有些紧张起来。

麻醉药很快就有了效果,刘小姐渐渐闭上了眼睛,陷入了睡眠的状态,等她醒过来以后,就会变得更漂亮了!

何医生深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手术刀在刘小姐的鼻子内划了一个小小的口子,鲜血顿时流了出来,鲜红刺眼,何医生感觉有一点点晕眩。奇怪能做医生的人是不会晕血的,自己这是怎么了?何医生想到,可能是最近熬了几个通宵,有点来不起了吧。

何医生定定神,用镊子夹起一块人造的软骨,小心翼翼的插进那伤口中,刘小姐的鼻子立刻挺立起来。正在何医生调整好软骨的位置的之后,刘小姐的眼睛猛然一下张开了!

啊!何医生吓得大家一声,手上的镊子噹的一声掉在地上。其他两名护士更是吓得大气不敢出,惊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们第一次看见一个被麻醉的人,会在手术才进行不到一会的时间,会猛然的张开眼睛。

“刘小姐,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何医生试探着问道,他不知道是不是麻醉的效力已经过了,刘小姐已经清醒过来。但是看她涣散的眼神,怎么叫都没有回答,何医生知道刘小姐还在麻醉的状态。他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刘小姐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他,让他没有办法再次进行手术。他总感觉刘小姐怨恨的眼神似曾相识,他想一定是自己以前的某个病人。何医生对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颤抖着伸出手想要合上刘小姐的眼睛,但是几次都没有成功。难道是死不瞑目!何医生认为自己这个想法很可笑,因为刘小姐还是活生生的人!

没办法,为了尽快的完毕手术,何医生只能将一块白布搭在刘小姐的脸上,只留出鼻子和嘴巴的部分。何医生深深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将那个小小的伤口缝合了。

何医生摘掉口罩,终于做完了手术,何医生真的太累了。

“何医生!你快看!”一名护士惊恐的叫着。何医生看向手术台上的刘小姐,她正在剧烈的抖动着,像是被高压线击中一般,何医生立刻上前,按住刘小姐的身体,但是刘小姐还是剧烈的抖动着,眼睛已经开始翻白眼。何医生吼道:“马上打镇定剂!”一名护士听到命令,马上上墙给刘小姐注射了一只镇定剂。

刘小姐终于安静下来,但是更为诡异的一幕开始了。刘小姐的下巴,以用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开始腐烂起来,伴随着阵阵的恶臭,何医生不禁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强烈的压抑着自己的反胃。

刘小姐的下巴不断的溃烂,溃烂的地方不断的长出新的肉芽,然后再不断的腐烂……就这样不断的重复着腐烂长肉芽的阶段!这一幕恐怖异常,恶心无比。何医生和两名护士终于忍不住呕吐起来。刘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来,手里拿着做手速用的刀。一下子划开了手上的动脉!

两名护士仍受不住惊吓,拉开门逃走了,何医生也反应过来,想要拉开门逃走,但是门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了。何医生使劲的拍着门,大叫道:“救命啊,有没有人,快点把门打开,救命啊!”外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刘小姐呵呵的阴笑起来,她狠狠的说道:“何医生,一年前,你骗我做瘦脸的手术,磨掉我的骨头,却没有处理好,缝合以后,我看见自己漂亮的样子好开心。但是,谁知道你没有给我处理好,我下巴的肉在里面溃烂了,我疼得不行,去医院检查。我就是这样不断的溃烂不断的长出肉芽,搞得自己面目全非!痛苦不堪!终于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你爱财如命,不管人家的死活,今天我也要给你做做手术!”

何医生终于想起他就是自己以前的一个手术失败的客人,刘小姐一针扎进何医生的手臂里,何医生渐渐感觉四肢无力。他被刘小姐扔在手术台上,他的身体似乎不能动,但是他的意识很清晰。刘小姐拿起手术刀切掉了何医生的鼻子,又切掉他的一根手指插在原本应该是鼻子的地方。刘小姐接着将手术到切进他的两个眼球,血液和眼球里面的液体流了和医生一脸。最后刘小姐切断了何医生的喉咙,接着便消失在手术室里。

鬼故事短篇大全

鬼故事短篇大全第二篇-血债

“先生,先生,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先生”柜台小姐一遍一遍的喊着牧原,而牧原就像失了魂似的一遍一遍的说“她来了,她回来了,她回来找我了”然后失魂落魄的跑出了旅馆。

咕咕~咕~不知道是什么鸟的叫声,路上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咕~哗哗~鸟叫声,风吹的声音,使这条小道显得诡异渗人。牧原狼狈的跑着,他要跑,拼命跑,因为,因为她在后面……“小杨……小杨……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啊!”牧原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这是哪跑来的神经病”走过的人嫌弃的对着他指指点点。

“牧原~牧原~我的原,为什么,我好痛,,我的皮没了……我好痛~”李小杨,牧原的女朋友,因为他怀疑小杨出轨,很生气竟将她打晕丢在滚开的水上,活活烫死,将她的剥了皮……

眼前这个浑身血淋淋的不是李小杨还有谁!牧原吓坏了,“小杨~小杨对不起,我……我错了……我错了……小杨,你饶了我,我,,我做什么都行啊!”他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破皮了,,流血了,,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只一味地磕头,“这人长得不错,没想到竟是个神经的”

“报警吧”路人掏出了手机打了电话,没多久精神病院的车就来到了,牧原被安排到一间很偏僻的房间,那里每晚都能听到磕头声,求饶声……

没几天,医生从那间房间推出来了一个人、如果不是还能依稀的看清那是一双人手,不然根本分不清那是个人,他浑身大面积烫伤,一身皮竟被剥了精光,医院的人说,他自己烧开了水,然后浇到自己身上,生生的自己把自己的皮剥了……

没人看得到病房门前站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幽怨的看着某个地方说“原~我的原~咯咯咯……来陪我~来~来陪我……咯咯咯”

鬼故事短篇大全

鬼故事短篇大全第三篇-鬼纹身

这是一个看似普通的人头纹身,却能像一般人那样吃喝。这个纹身,被纹在一个叫战的黑道老大身上,似乎是经过什么高人指点后才纹上去的。

战的这个纹身在肩膀上,据说位置也是那个高人选的。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他还是很喜欢这个纹身。当初纹它的目的,就是希望能让自己的事业更好。

这个纹身也的确很牛,每当有绊脚石出现的时候,这个纹身就会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就好像是预警一般。预警出现后,战就会比平时更小心翼翼,甚至借助这个人头的作用除去了不少对手的性命。这个纹身可不是吃素的,三不五时还得用人的灵魂祭祀才不会伤到他。很少人知道他有这样一个纹身,这个纹身就如他的秘密武器般非常重要。

但每件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不可能永远那么轻易的获得他想要的地位。那些被他和他的纹身害死的人,通通回来找他了。

这天,战正在处理帮中事务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老妇人的声音。战一听,竟是他的母亲。母亲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他带着疑惑走出门去,却到处都找不到母亲的身影,反而觉得越走景象越奇怪。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在一条小道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大亮,可就是没有人。这条小道很是熟悉,但一时间战又记不太起来。肩膀上的纹身突然让他很不舒服,感觉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他脱下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发现上面的纹身竟表情扭曲的看着他,好像也很痛苦的样子。战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母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小道上,微笑着和他招手。战一开始还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忽然前方好像有一股吸引力般,牵引着他慢慢往前走去。肩膀上不舒服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让他多次停下脚步。他自己也没注意到,肩膀上已经渗出了丝丝血迹。

走了好一会儿,他眼前出现了一个块大大的空地。空地的桌子上摆满了酒席,但就是一个人也没有。等了好一会儿,四周依旧安静得不像话,战大叫了几声,希望能引起这里的人的注意。

不一会儿,就有人陆陆续续的从四面八方赶来,没有人理他,只是安安静静的入席,相互之间都不说话,好像不认识对方一样。更让战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自己好像看不清他们的长相?战揉了好几次眼,甚至走上前去,可就是看不清,仿佛他们的五官本来就是模糊的。

“哥哥,你也入席吧。”战呆站了一会儿,一个小女生拉了拉他的裤脚,一脸笑容的看着他。战惊讶的发现自己能看清女孩的脸,而这个脸的主人,不是应该早就死了吗。女孩的笑容虽然很灿烂,可手很是冰凉惨白,身上到处都是溃烂的伤口。

来不及恐惧,他已经被小女孩拉到了其中一桌酒席上。酒席上的人都只顾着自己吃饭喝酒,气氛安静而压抑。他们边吃着,边不时看看战,看得他心里发毛。直到他坐下后,才终于看清了那些人的样子。那些哪还是活人啊,早就被他和自己的军师纹身合伙逼死的逼死,杀死的杀死了。他们每个人都神情呆滞的坐在那里吃着东西,但又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随时会有恐怖的行为

出现。这里只有他一个活人,让他坐立难安,走留都可能会有危险,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突然发狂,把自己大卸八块的。

正想着,突然有人夹了一块肉给他,原来是那个女孩。而夹给他的肉,竟然是人的大腿。战吓得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但背后却有股力量将他按住,压得他生疼。

“这块肉很好吃的,你怎么能不尝尝就走呢?”一个苍老而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在社团里提携过他的曾经的老大。可当时战为了自己的利益,硬生生的将这个老大踩在脚下,将他的大腿割下作为战利品。事后这个老大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就上吊自杀了。只是战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老大现在居然会出现在自己背后,还逼着自己吃人肉。

“对不起,当初都是我的错,为了权利害死了你,你放过我吧。”战害怕得全身哆嗦,话也有点说不清楚了。但老大没有回应他,反而是坐在他周围的人每个都怒气冲冲的看着他,手中都拿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放着的正是每个人在临死前被他切下来的身体的一部分。有眼睛,有耳朵,也有手脚…战已经彻底崩溃了,只会呆呆的坐在那儿和所有人求饶。

但他的求饶已经太迟了,在场没有一个人愿意原谅他。大家将他死死的绑住,然后一刀一刀的将自己的怨气发泄在他身上。现场除了他痛苦的尖叫声外,安静得让人害怕。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凶狠的神色,拿着各种刀具毫不留情的将他的每一寸肉割下来。扔到地上后,还恨不得踩上几脚。也不知道是不是约定好的,大家就是没动肩膀上的纹身,仿佛那个地方从来就不存在一样。

就在这时,战的房门外有人用力的敲门,焦急的叫着他的名字,来人是听到他的叫声才赶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突然,门毫无预警的打开,战的尖叫声也嘎然而止。一女子连忙跑进去想看看怎么回事,却发现战已经没了呼吸,惊吓过度的样子瘫软在地上。最奇怪的是,他肩膀上的纹身不见了。

纹身到哪儿去了?此时,纹身正在那个帮战纹了这个纹身的师傅手上。原来这个纹身早就被人下了咒,是个会害死主人的纹身。一开始,这个纹身的确会帮主人带来很多的好处。但到了最后,所有纹上这个纹身的人都会招来杀身之祸,无一幸免。而这个纹身会吸收足够的怨气,让邪恶之人得以修炼…

鬼故事短篇大全

鬼故事短篇大全第四篇-吃人的客栈

战争年代,战火纷飞,到处是死人,到处弥漫着战争之后的硝烟味和尸臭味,仿佛人间炼狱。

一行十个人慢慢行进在山林中的偏僻道路上,这是一支打仗的队伍,因为与敌人作战失败,开始逃亡,去某地与大部队汇合。10个人中有5个人都是伤员,靠着别人搀扶着走在泥泞的道路上。天已黑透,月亮隐约可见。

走了很久,10人又累又饿,当他们快要绝望的时候,发现前方似乎闪着点点星火。班长派出一个人前去查看,很快那个人回来了,报告说前方似乎有家客栈。这下,士兵们来了精神,也许能遇到好心人给口吃的和水喝。

当他们到了灯火处,发现这荒山野岭真的有家客栈,门口挂着的两个红灯笼发出通红的亮光,仿佛两个大眼睛盯着上门的人。门上挂着一块牌匾,写着“有来客栈”。

班长曾经听打仗的老同志讲过很多行军途中的奇人异事,这客栈,出现得有些奇怪。为了战士们的安全着想,他刚想下令不要进这客栈时,只见一个小战士已推开门走了进去。

客栈里点着几支蜡烛,桌子板凳柜台上全是灰尘,小战士拿着一根蜡烛在屋里走了一圈,没发现任何人也没找着吃的,便垂头丧气的出来了,告诉队友们这客栈没人。班长下令,不要进客栈,就在客栈外的空地上休息,剩有水和干粮的同志把东西拿出来分一分。

士兵们勉强填了那么一点点东西进肚后,竟然下起了大雨,没法,大家只好都进客栈躲雨。客栈一共有两层,战士们都呆在一楼,客栈里的气氛太过诡异,谁都不愿多说话,除了站岗的,都倒头睡下了。

站岗的一个士兵也很累,便靠着关上的客栈大门偷偷眯了眼,他的身子对着上客栈二楼的楼梯

不一会儿,一个惊雷惊醒了所有人,那个雷似乎落在了客栈外的空地上,声音震耳欲聋。靠在门上的战士一个激灵马上清醒了过来,他抬起头来,借着客栈里微弱的烛光一瞧,看见对着他的楼梯上似乎站着一个人。

他揉揉眼睛,想看得更清楚,突然,天空出现一道闪电,透过窗户照亮了客栈。小战士“嗷”的一声叫了起来,大嚷着有鬼有鬼。所有人都朝楼梯上望去,果然,那站了一个人。

他身形瘦小,佝偻着背,几束头发贴在他的头皮上一缕一缕像粘了油,或是很久没洗,他穿着一身黑衣,因灯暗看不清面容,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鬼怪”。

士兵们都吓懵了,虽知道这地儿古怪,没想真有鬼。不等战士们反应过来,“鬼怪”竟然说话了:“咯咯咯…欢迎,欢迎啊,老夫这小店已经几…几个月没人光顾了啊。”他本想说几十年,马上改口,被这些人知道不等于把到手的肥羊又弄跑了吗。

这“鬼怪”是个佝偻着背的老头,他皮肤松弛焦黄,牙齿黑,还残缺不全,他的小黑眼睛滴溜溜转动着。他说完话就下楼了,开始招呼起这群“客人”来。他大喊道:“老婆子,把我们珍藏的腌肉拿出来给各位尝尝。”

只见一个和老头同样瘦小佝偻着背的老婆子从一楼黑暗的拐角处的小门里敏捷地钻了出来。奇怪的是老婆子身上发着抖,似乎很害怕。她斜着豆豉一样的小黑眼睛看了士兵们一眼,便去了厨房。

队长虽然心中害怕,但认为自己是军人,应该有一身正气,遂大声问道:“你们两人为何会在这山上僻静地儿开客栈?”队长的大声问话让老头打了一个哆嗦,身子抖如筛糠。

接而说道:“老朽和老婆子无儿无女,就找了这僻静地儿开了一个客栈给那些行脚商人和官差们落脚,准备吃食。可现在这年月,来的人是越来越少,我跟老婆子也是要归西的人了,没想今天迎来了几位,呵呵呵。”

队长虽然疑惑,可也找不到理由绑了这老头,只好见机行事。

一股肉香传进了士兵们的鼻子里,让快不知肉是啥味的他们要滴答出口水。老婆子来了,拿着托盘端了10碗水煮肉放在了桌上,一溜儿烟的,又从那小门钻了进去。

“呵呵,没啥好招待各位的,只有这腌肉了,后山的菜地隔得远,夜里不方便采摘,等明儿早再拿好菜招待各位了,吃吧吃吧。”老头笑呵呵,眼里冒着精光。后山哪儿有什么菜地,只有埋尸骨的地儿。

士兵们看到肉都上前捧起碗吃了起来,连筷子都不用,直接手抓着就放进了嘴里。在饥饿面前,人是最没有抵抗力的,满肚子疑问的队长也捧起碗吃了起来。老头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他当然不是因为看着士兵们吃的香而高兴,而是高兴自己又有鲜肉可吃了,那用山下找来的死人做的破腌肉他才不稀罕,想想鲜人肉的美味,他不自觉滴答出了口水掉落在地板上。

吃完肉,士兵竟然全倒在了地上,不醒人世。那胆小的老婆子麻利的钻出了小门,和老头一起将地上的人都抬进了厨房。他们先肢解了那5个伤残病员打打牙祭,剩下的5个健康人他们要慢慢享用。

鬼故事短篇大全

鬼故事短篇大全第五篇-恐怖音乐

朱斯年和李红阳是一对好基友。

他们都是音乐系的学生,两个人都因爱好音乐,而走到了一起,组建了一个二人乐队。

朱斯年擅长唱歌,而李红阳则擅长谱曲,两个人珠联璧合,组建的乐队也十分的出名,至少在这个大学的校园里是很出名的。

这两人也是室友,平时的关系非常的好,不分彼此,正是因为这样,两人合作起来,更加的顺畅了,连续三年都是校园歌手大赛的冠军。

今年已经是大四了,马上面临这毕业,而两个人的乐队也马上面临这解散。

所以,他们准备再取得一次校园歌手大赛的冠军,为他们这四年的大学生活划伤一个圆满的句号,也算庆祝一个新的开始。

当然了,这次作曲的任务又落在了李红阳的身上。

李红阳用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做了一首满意的曲子,也因此,将李红阳累的差点病了。

但是,这个曲子的效果是惊人的,毫无疑问,这一届的校园歌手大赛的冠军又是这两个人。

就在两个人性高彩烈的准备庆祝一番的时候,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美女。

这个美女叫小芳,长的清纯可爱,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充满了灵气。

小芳来到二人的面前之后,对着对着朱斯年露出了崇拜的目光,那表情,就像是遇到了偶像一样。

还拿出了一只记号笔,让朱斯年在她衣服的后面签名。

这件事朱斯年没有放在心上,只是随手的签了一个名而已。

可李红阳看着却十分的不舒服,这次校园歌手大赛,是两个人努力的成果,而且,曲子是他连夜谱写的,花费了他极大的精力,而朱斯年仅仅就是背歌词唱歌而已。

为什么,这个女孩会让朱斯年签名,而忽略自己呢?

李红阳越想,心理越难受,感觉自己被朱斯年利用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成为了别人的嫁衣。

李红阳生气之际,转身离开了,也不去做什么庆祝了。

朱斯年当然发现了李红阳心情不好,可他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正要追过去问一问怎么回事,却被小芳拉住了。

小芳要请朱斯年吃饭,朱斯年本不想去,可小芳毕竟是个女孩子,一直撒娇的拉着他,如果他不去的话,岂不是让小芳很伤心,于是,就陪着小芳去吃饭了。

自从小芳和朱斯年一起吃过一次饭之后,小芳就天天来找朱斯年,对朱斯年展开的爱情的攻势。

这一切都被李红阳看在了眼里,他看到朱斯年和小芳甜甜蜜蜜的笑容,就感觉自己的心里就像被刀割一样难受,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值得的。

于是,李红阳决定报复二人。

朱斯年早晨起床的时候,有喝水的习惯,李红阳就悄悄的在朱斯年的水杯里下了安眠药。

在朱斯年喝了那杯水睡着之后,李红阳又趁着其他的室友都不在的时候,悄悄的掰开了朱斯年的嘴巴,把整整一盒的安眠药都塞进里朱斯年的嘴里。

将这一切都做完之后,李红阳转身下了寝室楼,找到了正在楼下等朱斯年的小芳。

“小芳,朱斯年不在寝室,别在这里等他了。”李红阳对着小芳说道。

“那你知道朱斯年在哪吗?”

小芳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知道啊,就快离校了,他去一家唱片公司面试了。”

李红阳撒谎说。

“那我就在这里等他!”

小芳很执着。

“要不这样吧,我们先去吃个饭,等他回来的时候,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

李红阳对着小芳邀请道。

以上就是鬼故事短篇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