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带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带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简短鬼故事20字、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短鬼故事、学校鬼故事短篇超吓人20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带短篇

鬼故事带短篇第一篇-午夜敲门声

一年级新生李明怀着憧憬的心情走进了XX大学,在他的心中充满了对未来无限的向往,正在这时,突然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着实吓了他一跳。“同学,你在大门口干什么?是不是找不到宿舍啊?”对他说话的是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孩,“啊!不是的一!诶~是,是”李明居然语无伦次了,女孩见状笑了,说道“:我叫阿薇,大二的学生,这样吧!我带你去你的宿舍楼,给我看看你的条子。”阿薇接过条子后,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轻声自言道:“难道宿舍不够用了吗?”说完遍往宿舍楼那方走去,李明不敢多问,赶紧跟了上去。

一路上他们聊得了很多,不一会儿的功夫,李明的面前出现了一栋和别的宿舍楼格格不入的楼房,这栋宿舍楼还是坐落在校园最角落的一侧,李明咽了一下口水,拿着行李走了进去,可是他感觉到身后的阿薇只是站在那里,好像没有进来的意思。他走过去询问道:“阿薇学姐,怎么了,你的表情不太好啊!”

“没什么,我就送你到这里了,里面有宿管大爷,有什么事你可以到我们班上来找我,我在北苑的教学楼2楼。”说完,阿薇转身就离开了,只留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李明傻站在那儿。“也罢,反正是萍水相逢,别人还帮忙带路,剩下的就自己弄了”李明心想着,拿着行李去宿管王大爷那儿换了钥匙,多吉利的数字啊  ——226,刚打开宿舍的门,从里面飘出了香烟的味道,里面坐着李明的三个室友:爱抽烟的王强;文艺范儿十足的张成辉;还有一个我行我素的陈晓盟。他们很快“打”成了一片,因为大家很投缘,没注意到已经晚上了,李明准备洗澡就睡了,可才发现,热水器用不了,只能下去打水了,叫他们去肯定叫不动的,拿着水壶的李明下楼了。

因为他的宿舍楼在校园最角落的一侧,想要打水就要经过一条小路,走在路上的李明心里有一阵发麻,隐隐约约感觉后面有人跟着自己,几阵夜风吹过,听着就像在叫他的名字一样,不愿多想的他加快了脚步,很快便到了热水房,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阿薇。“阿薇学姐,你也来打热水啊?”李明像看见救星一样的飞奔了过去,“啊!你是上午的那个学弟,寝室找到了吗?你一个人还是几个人住啊?如果是一个人住,要去宿管大爷那说换房间,最好有个伴”阿薇好像想要从李明口中得到什么消息一样的询问道,李明愣了愣回答道:“哦!寝室有3个室友,人都很好,这,不是没有热水洗澡吗?我就过来打热水。对了学姐,我叫李明,今天你走的太急了,我都忘自我介绍了”阿薇听了李明的话之后,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在打水的时间里,阿薇向李明讲很多关于这所学校的事情。

离别的时候,阿薇把正要回寝室的李明叫住了,“李明,之前还有件事忘记给你说了,你一定要记住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事关重大。”李明望着阿薇那张已与往常的严肃的脸,木讷的点了点头,阿薇便接着说:“你所住的那栋宿舍楼是学校的老宿舍楼,可能因为这次招生过剩才重新开放的,那栋楼本身没什么,不过你所在的2楼是这所学校,人人谈之色变的楼层,之前出过一件不好的事,你也别介意,但是如果你们在午夜听见有人敲门,千万不要去开,也不要回答。一定要记住不管外面怎么敲,都不要去开门,更不要回答。”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阿薇提高的音调,着实把李明惊了一下。之后他们便分开了,阿薇的话语却一直在李明耳边回荡“如果再午夜你们听见有人敲门,千万不要去开门,更不要回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疑惑的李明很快回到了宿舍,匆忙的洗完澡后,李明准备睡了,可能今天收拾寝室大家都累了,望着鼾声四起的三个室友,李明忘记了刚才阿薇的话语,进入了梦乡。

“咚...咚...咚...”这是什么声音?“咚...咚...咚...”又响起了,“谁啊?这么晚了还来敲门!”说话的是从梦中惊醒的王强,因为王强越带愤怒的声音,寝室的人都醒了,李明看了看手表,午夜1:00点,‘午夜敲门声’,李明突然意识到什么,一下叫住了正要去开门的王强,“王强,等等,别去,谁会大半夜的敲门啊!”

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传来一声冰冷的女人的声音:“肖强在吗?我找肖强,他在吗?”王强听了,大笑回答道:“哈哈~这里没有什么肖强,只有王强。”本以为门外的那人会走开,可是传来的还是那句“肖强在吗?我找肖强,他在吗?”

王强有点生气了,起身走向门边,李明本想下床拉住他的,可是太迟了,门已经开了,他们看见王强在和门外的女人说着什么,之后王强关上了门,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询问着:“怎么回事?”王强耸了耸肩,回答说:“好奇怪的女人,问她什么都不说,一直低着头,身上还湿哒哒的,你说这么晚了还一身湿的在男生宿舍找人,她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张成辉随声附和着:“嗯!就是,明天一定要给王大爷说一下,不能再放女生进来了,还让不让人睡啊!”

之后,大家有睡了,李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了,对了,是她身上为什么会湿哒哒的呢?今晚没有下雨啊?李明想到这里,就更睡不着了,就这样一直到了天亮,四个人一同下楼去教学楼上课,中途,张成辉还真不忘去给王大爷说昨晚的事,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没有这事,我从不放女生进男生宿舍的,更何况那么晚了,不会的不会的。”四个人只好规规矩矩的去上课了,可是李明在一路上总是觉得有很多人对他们指指点点的,他的心里更加疑惑了。

鬼故事带短篇

鬼故事带短篇第二篇-恐怖杀人别墅

王明是一个宅男,爸爸是公司的董事长,妈妈是医院的护士长,所以家里不缺钱,大学毕业就宅在家里,不出去工作,他的父母也不管,反正有钱(天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母)。

今天他的爸爸出差,妈妈在医院值班,很晚才回来。他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可做,就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觉得有点渴了,就上二楼去啤酒喝(他家是别墅,厨房在二楼)。拿出啤酒准备走的时候,无意间望了一下窗外,发现就在他家窗的那个地方,吊着一个女的,穿着白色的长衣服,头向下垂着,头发散下来,样子异常的恐怖。啊!王明尖叫一声,向后一退,一不小心踩到玻璃瓶摔了一跤,当他再看向窗外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他觉得那是幻觉,就不以为然,到大厅继续看电视去了。

十一点多了,外面的车和人越来越少,他眯着眼睛盯着电视。轰  轰。一道闪电伴着一声响雷划过天际,打破了深夜的沉寂。他发现在房间的门那里站着一个白衣女人,王明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谁在那里,给我出来。”没有反应。他迈着小步子走到那个房间的门口,手里紧握着抱球棒,心想:“MD,在我家装神弄鬼的,找死啊!”他冲进房间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他慢慢地走着,莫非,那个人躲在床底下?王明缓缓地弯下腰,揭开床单,下面只有一些箱子之类的东西。准备出房间的时候,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王明去拧门的把手,却怎么也拧不动,好像外面有人拉着一样。“喂,放我出去啊,等下我出去不弄死你,你信不信?”还是没有反应,背后吹来一阵凉风,凉的刺骨,王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但是,窗户是关着的,哪儿来的风呢?忽然,床底下伸出一双手,慢慢地,慢慢地,一个女人的身躯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爬向王明。“你是谁啊,我,我不认识你。”女人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地爬向王明,王明伸手去按开灯的开关,但是开关不管怎么按都没有用,像失灵了那样。越来越近了,渐渐地,那个女人爬到了王明的脚下,抬起头,女人面目全非,眼珠掉了出来,嘴里不断地流着血,”啊,救命啊!“救命声响彻云霄,但却没人听见,那个女人站了起来,一下字扑向王明。

啊!呼,原来是一场梦啊。王明躺在沙发上擦着汗自言自语道。刚才的梦是那么地真实,摸着自己的胸还感受的到急促的心跳。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咦?老妈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打点电话过去问问。“王明啊,今天加班太晚了,我就在单位是宿舍睡吧,你自己也早点睡!”“好吧。”王明无奈地挂了电话。算了,早点睡吧。

当他从沙发上起身的时候,整栋别墅忽然啪的一声停电了,擦,搞什么飞机?这大热天的我还要开空调啊,你这让我怎么睡觉,今天真倒霉,做了个噩梦,又碰上停电。王明将视线转向房间门口的时候,看见墙角站着一个女人,一个白衣女人,这个场景,跟梦里面的一样,啊,难道,会发生和梦里面一样的事情?王明吞了吞口水,漫步走向房间,整栋别墅似乎只听得到王明那急促的心跳声,离房间近了,更近了,王明一下冲进房间,发现窗台上站着一个长发飘飘的白衣女子,不,准确地说是女鬼,王明吓得几乎要尿裤子了,说:“你是人是鬼?”那个女鬼慢慢地转过身,那个样子,跟自己梦里面的一模一样。

王明下意识地忘别墅大门跑,可是大门怎么也打不开,大门被锁死了,没办法,只好往楼上跑,跑得时候往房间看了一眼,没什么动静,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王明认为,最安全的地方是厕所,以为那个女鬼找不到,但是,他错了。跑到厕所里,把门锁好,靠着墙壁喘着粗气,心想:老天保佑她不要找到这里,老天保佑啊!!!忽然,四周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中带着幽怨:“我死得好冤,好冤,好冤,你们都得死,死,死!”声音带着回音,令人胆颤。一只惨白的手拍打着厕所的玻璃门,砰砰砰,几乎要将玻璃门拍碎,王明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但那个女鬼拍了一会便不拍了,王明松了一口气,心中暗喜:幸好没发现我!但是下一刻,厕所的玻璃窗出现了一张脸,那张脸,正是那个女鬼的脸,那个女鬼发现了躲在厕所的王明,诡异地笑了一下,然后将厕所的窗打开,爬了进来。

第二天王明的母亲回来了。“王明,我回来了!”不见反应,便去王明的卧室去看看,发现没有人影,一到厕所,看到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这具尸体,正是王明,死相非常之恐怖,王明的母亲报了案,但警察也没查出什么,现场没有任何证据,所以这将是一件无头案。

鬼故事带短篇

鬼故事带短篇第三篇-湿婆传说

故事已经代代相传不知道是多少代了,是一个胡姓朋友讲述的一个民间故事。

这位胡姓朋友的故事是他的祖上代代相传下来的,故事发生在他的一个胡姓祖先身上,那段胡姓家族原来祖籍的所在地,鱼王阵。

故事的主人公叫胡大元,别看这名字起得是五大三粗,但是这胡大元,是这镇子上一个有名的秀才,镇子不大,识字的不多,也就因为这个,胡大元深受乡里乡亲的爱戴,每逢除夕佳节,便自出笔墨来为乡里乡亲来写对联。

这胡大元也就是因为这个在这镇子上写写书信,读读信函,教几个孩童识字,这样的过活。

简短截说,胡大元这天早上一直交着孩子读书,可是原本的八个学生,只来了六个,要知道胡大元的私塾管教没那么严格,有学生有事情不来是常有的事情,当天这胡大元就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要知道这胡大元已经二十有余,在古代这个年龄就可以是中年人了,一直为娶妻生子,当晚胡大元就做了一场春梦,梦中溪水潺潺,耳边听见一女子轻声的呼唤,大元大步疾奔来到河畔,只见得一女子身披薄纱,坐在一大石之上。

胡大元双眼一闭,生怕此举惊扰了这位姑娘,之后便大袖一挥,转过身去。

“姑娘,为何这般赤身裸体,让他人看见,岂不羞臊?”胡大元故作正气凌然般说道。

不多时那姑娘用一种极为柔和的声音回了胡大元一句:“公子不知,小女子得的一罕见怪病,要时不时的遇水才能摆脱疼痛。常年的旧疾,皮肤时间长不遇水会开裂,疼痛难忍。本是发现无人在此,所以才敢赤身下水。没成想公子偏偏在这时候来了。”

一句话把胡大元的脸给说的通红,胡大元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一女人赤身裸体的在面前,在转回头之前,胡大元也看见这女子长相着实不凡。

“公子可否帮一下小女子?我的背部淋不到水,还请公子帮我把水淋湿在后背上,这样小女子会好过些”

大元一听,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撞击在咽喉处,情急之下不知道自己改怎么接。

“姑娘,在下闭眼,请信的过在下,绝不会偷看你一眼的,如若……”

此时的胡大元只感觉背后一阵清风,那女子已经来到胡大元的身后,女子用手捂住了胡大元的嘴巴。

一双柔软无骨的双手抱住了胡大元的脖颈,那双手的嫩滑,类似刚出锅的豆腐花一样,水嫩。

胡大元打了个冷战,完全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所感染,毕竟是长久单身的男人,无法抵挡这种诱惑的到来。

起初是胡大元紧闭双眼,女子温软滑嫩的双手扶在胡大元的双臂上,大元浑身一抖,顷刻间就被女子从肌肤透过来的诱惑力所折服。

胡大元只知道脚下已经踏入水中,双眼依旧紧闭着,可是窥探的心终于占了上风。

胡大元微微的睁开眼睛,女子的双手把胡大元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胡大元的呼吸开始急促,因为从小到大既没碰上过女人,更没碰上如此极品的女人。

女子回眸一笑,此时该女子根本不去理会胡大元是否睁开双眼,披在女子身上的薄纱也被掀了下来,飘落在胡大元的脸上。

胡大元的鼻息贪婪着闻着味道。

“好香,真的好香”胡大元不禁回味着,把那片薄纱轻抚在脸庞上,体会那淡淡的余温。

女子抓住胡大元的衣袖,一转身,便来到了胡大元的怀里。

女子妩媚的眼睛瞧着胡大元。

“公子,小女子眼见公子仪表堂堂,气度不凡,不知道小女子能不能以后服侍公子否?”

这一句话就说到胡大元的心里面去了,面对着眼前的一片赤白,怎么可能开口拒绝。

当下胡大元抱住该女子开始在水中翻滚开来。

胡大元贪婪的抱住女子,用力的摸遍女子的身体。

可是这时候的胡大元只知道自己重重的摔了下去。胡大元摸了摸自己摔痛的地方。

方知道自己原来是做了场春梦,已经和被子跌入了床下了。

胡大元看了看天,子时已过。拍打拍打被子,转身放在床上铺好,并自顾自的摇了摇头。

鬼故事带短篇

鬼故事带短篇第四篇-路边东西不要捡,真实!

小时候相信有鬼神的存在,上学后就相信科学不再迷信,每当有人问起,你相不相信有鬼?我都会斩钉截铁的说,不相信!但是,现在再问我,我会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因为,事情就真真实实的发生在我身边……

我有个很好的朋友,为了个人隐私,我就称她小q吧,有一次,我们在一起聊天,她说她最近总是梦见自己结婚(她已经结婚……),而且是同一个梦,梦里总是看不到新郎的脸。

虽然我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光想想,每天晚上做同一个梦,就觉得渗的慌,我安慰她可能是最近她和他老公吵架她压力太大了,也没有当回事儿。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她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她声音颤抖的说:“小月……你……你快来桥头一下,来接我,我走不了……我害怕……”

我觉得她声音不对劲,挂了电话马上去了桥头……

到了桥上,我只看见小q一个人摊坐在桥边,脸色煞白,连忙问她发生什么事儿了,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对我说:“我差点就死了!”我看她不像是开玩笑,她接着说:“刚才我差点被车撞了,而且是两辆车!”

“你先起来再说。”打算扶她起来,她摆摆手说:“不行,我到现在腿还发软,让我缓缓。”接着她又说:“刚才真的差点没命,我在路上走着,突然一辆大货车向我冲来,幸好大货车及时刹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的心还没慌过神,后面又冲出一辆面包车,我连忙躲闪,面包车在离我1厘米真的是1厘米的地方惊险的刹住了车,我当时就腿软坐在了地上!司机下车问我有没有事,我缓了好久才说没事,让他们走了,我现在都不敢走路了,那车真的真的是差一点点就撞到我了!”

我想起她前几天说她老做一个结婚的梦,我查了周公解梦,上面都说梦见自己结婚不好,不死都要脱层皮。我没有和她说,她说她自己也查了,梦见自己结婚不好,更何况还是总做同一个梦。

我为了安慰她说:“今天这事儿肯定是巧合,你别想太多了。”“我感觉绝对不是巧合……她试着站起来,我连忙扶她:“到我家再说吧。”

到了家里,她坐在沙发上说:“小月,这事真不是巧合,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没告诉你。”我越听越不明白:“什么事儿?”

“我不仅仅是总做同一个梦那么简单。”小q继续说:“你知道,这些日子我和我老公闹矛盾的。”我点点头。

“每天晚上,我总会在窗外看见我老公搂着一个女人走,然后我就破口大骂。直到我老公在我身边问我干嘛发神经,我才发现,原来我老公一直都在家里,可是当我再次看窗外时,又看到了我老公搂着一个女人!”她又接着说:“知道有天晚上,我又做了那个梦醒了,我看见我老公搂着那个女人在外面走,我心里来火了,去厨房拿了一把刀就追了出去,在路上我一直叫他,他就是不理我,依然搂着一个女人走,我就一直跟。他们走进大桥地下一间酒吧,那里灯红酒绿,我还挺奇怪的,这大桥下面什么时候那么繁华,怎么那么晚了还那么热闹?刚要跟进去,突然背后被人一拍!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老公!”小q喝了口水继续说着:“我一看是我老公,想起他和那个女人,我一来气就提刀要砍他,他拦住我的手抢下我的刀大声吼我,说我疯了,我说你和那个女人都干嘛了!我老公反问我,他说他倒想问问我在干嘛,大半夜一个人跑到这破地方干嘛?”

“那是什么地方?”我插嘴问道。

小q说:“就是我们家不远那个桥下面啊,你也应该去过吧。”我点点头是的,那里我知道,那里就是片废墟……

“你也知道那里是废墟嘛。”小q继续说:“我被老公拉回家他才告诉我,他半夜看我一个人去厨房拿了刀出门就一直跟在我的后面看我要干嘛,一直跟到那片废墟,看我要进去才拉住我。小月,我怎么办,我肯定是被什么东西迷了……”

我现在也不确定了,我老家的姑姑好像董这方面的事,我想还是打电话帮她问问吧。于是我打了姑姑的电话……

电话通了,我和姑姑说了小q的事儿,姑姑说:“这是遇到家乡亡人了,家乡的亡人路过那里,可能刚好被你朋友撞到了,你朋友有没有在路边捡过什么东西啊?”我问了小q,小q摇摇头:“没有啊……哦对了,我上次和我老公晚上回家经过路口时,他看见一个保温杯,还是新的,所以就捡回家了。”

我和姑姑说了,姑姑听完说:“就是了,就是那个杯子了。”我连忙问姑姑怎么解决,姑姑说:“赶快让你朋友的老公往那杯子里面撒泡尿,从哪捡的扔哪去。”我问:“就这样就没事了吗?”姑姑说:“最好在那个地方给他烧点纸钱,当路费,叫她自己念叨念叨送他走,切记切记,烧完纸钱就一直走,千万不要回头,一定要一直走到家里,不要停留更不要回头,把我说的都正确的做完就会没事儿了。”

“嗯,好的姑姑,我会转告我朋友的。”

“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姑姑注意身体,我先挂咯~”

“嗯,挂吧,没事不要乱捡路上的东西,挂了”

“嗯,知道了,姑姑拜拜~”

挂了电话我把姑姑的话一一转达给了小q,小q半信半疑的,不过当晚回去还是和她老公一一照做了……

过了几天,小q来找我,让我帮她和我姑姑说声谢谢,还说她从那晚过后,再也没有做那个结婚的梦了,也没有再看到莫名其妙的事情了,我看了她的精神也比那些天好多了……

经过了这件事,我对神鬼之事又多了一丝敬畏……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信了……

作者寄语: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因为怕朋友不喜欢。不过我问了我朋友,她同意了,所以就在这写给大家看了~~

鬼故事带短篇

鬼故事带短篇第五篇-东北小事之报应

陈浩是白音村的人,初中毕业就回家务农了,虽然陈浩非常想去南方打工,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但是他家里死活不肯放他走。

其实说到底,就是因为前两年,陈浩的老娘找了个算命先生给他算过命。算命先生告诉陈浩的老娘,她儿子三十岁之前不能离开家,不然会横死在外面。

陈浩的老娘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对于算命先生的话是深信不疑。于是无论陈浩有什么要求她都努力满足,只要陈浩在家务农就可以了。

陈浩要电脑要手机,他家里全都一一满足,他家里条件也算比较好的,买这些东完全没有压力,后来陈浩又想买一辆摩托车,陈浩的老娘也给拿钱,反正只要儿子在身边就行了。

于是陈浩每天晚上骑着摩托车,跟着他的那些小伙伴去村外的公路上兜风。这天四五个小伙子去县城里闲逛,吃晚饭的时候喝了点酒,便骑摩托车回家。

几个小伙子在回来的公路上狂飙,因为这段公路是通往下边几个村子的,白天的时候车就特别少,到了晚上基本就没有车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几个小伙子都把摩托车骑的飞快。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大家都来到了村口,却发现陈浩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回来。大家便嘲笑陈浩,认为他肯定是不敢骑的这么快,所以落后了,大家也没有多想,便各自回家休息。还有好心的特意去陈浩家,告诉陈浩的父母说陈浩骑的慢,在后面呢,得晚点回来。

可是一直等到了第二天早上,人们也没有见到人回来。这下陈浩的老娘慌了,找到昨天晚上跟陈浩一起玩儿的小伙子,跟他们说陈浩一夜未归,想让他们帮忙找找。那几个小伙子听完也很着急,便跟着老人一起出村去找。

大家沿着公路两侧的排水沟,一路向县城走去,走出了十一二里,来到了雅哈木村附近,远远的就看见公路旁边停了一辆警车,路边的防风林带里为了好多人,不知道在看什么。于是几个人快步上前,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陈浩的父母挤进人群里,警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不让村民靠近。陈浩的父母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白布,远处还有一大块白布,不知道底下盖着什么。就向旁边的村民打听发生了什么。

原来雅哈木的一个村民早上去地里干活,路过这里的时候发现排水沟里有一辆摩托车,便走近去看,结果在离公路四五米的防风林带里,看到了一个小伙子躺在那。这位农民还以为是昨晚喝醉酒的小伙子躺在林带里睡觉,便好心的想叫醒小伙子,结果一拍,发现小伙子居然已经去世了。

吓得这位农民赶紧跑回家报了警,警察来了确认小伙子已经死亡,便控制了现场,维持秩序,等着做鉴定的人员过来给鉴定一下,看看是肇事逃逸还是意外事故。

陈浩的老娘听到这里,心里就咯噔一下,便央求警察让自己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可是警察却表示只能给他们看看摩托车,死者是不允许他们看的。可是当看完了摩托车,陈浩的父母全都哭天抢地,因为那辆摩托车正是陈浩的。

最后鉴定人员把尸体和摩托车带回了县里检查,又在县城检查过。最后得出结论是肇事逃逸,而死者,经过家属辨认,正是陈浩。

陈浩死后,他老娘便疯了,经常身穿孝服去雅哈木儿子去世的地方坐着,嘴里念念叨叨的说一些想念儿子的话语。后来雅哈木的村民也都认识这个老太太了,有好心村民看到她在路边坐着就给她送一些水和吃的。陈浩的父亲经常是隔天才来把她带回去,可是用不了几天,老太太就又会出现在事故现场。

这天午夜,住在哈拉海的货车司机孙立,开着货车回家。哈拉海是个比白音还要靠北五六里的村子,在这条公路的尽头。

孙立点上了一支烟,还盘算着这一趟跑长途赚了多少钱。可是一想到出车那天在雅哈木撞上了一辆摩托车,就觉得晦气,赚的钱除了修车用掉的,基本所剩无几了,一会到家了,可怎么跟老婆交代。

想着怎么编谎话哄骗老婆,孙立又来到了雅哈木出事的那个路口。这次孙立没敢像出车的时候把车速开的那么快,而是放慢了车速,因为他怕再像之前那样从拐弯的另一边突然冲出一辆摩托车。

慢慢的开着车,孙立便顺眼往上次撞到摩托车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看,可把他吓坏了。只见一个白衣人跪坐在那里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孙立吓得赶紧加快车速,逃也似的赶回了家中。可是自从到家,孙立就一病不起,去医院也没治好。最后只能请村里的大仙来给看看,大仙来了之后,孙立就把自己如何撞死人,又怎样把死人拖到路边的林带里,又是如何见鬼,都如实跟大仙说了。

结果大仙告诉他,晚上趁着没人,去出事的地方给死人烧点纸,好好认个错,让对方原谅你,就可以了。

以上就是鬼故事带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带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