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校园鬼故事5篇

本文5个短篇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长篇、校园恐怖长篇鬼故事、校园有关的鬼故事、日本校园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短篇校园鬼故事

短篇校园鬼故事第一篇-红齿

疑云

冷枫下课后回到寝室,把手中的书本像废弃的卫生纸一样随手甩在了墙角。环视了一下宿舍,冷枫发现整个宿舍中只有李涛一个人,他正在电脑桌前坐得笔直,双眼出神地望着窗外的什么东西。

“就你一个人啊,周成和张伟呢?”冷枫问。

等了一会儿,不见李涛回答,冷枫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走到李涛身后,拍了拍李涛的肩膀问道:“又在看哪个美眉?看得像丢了魂似的!”

李涛却依然呆滞地望着窗外,身上的肌肉绷得很紧,冷枫甚至能感觉得到从他的肩膀上传来的微微颤抖。

冷枫有些疑惑地望向了窗外,冷枫他们的宿舍位于学校偏僻的西南角,除了一大片茂密的树林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建筑与之相连,此时的窗外,夜幕笼罩下的树林在晚风的吹动下仿佛一只只张牙舞爪的魔怪,随时欲扑人而噬,透发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李涛,你到底在看什么?”冷枫疑惑地问道。

“他的牙齿是红色的!”李涛缓缓地说道,或许是由于巨大的恐惧,他的声音听起来竟有些发颤。

“你说什么,什么红色的?”

“他的牙齿是红色的……”李涛依旧神情呆滞地机械重复着。

一瞬间,冷枫感觉一股寒意爬上了脊背,他摸了摸李涛的脑门,手上传来的感觉就像是摸上了一块冰!

“李涛你是不是病了?你等等,我去给你买点药!”冷枫转身向寝室外跑去。

当冷枫手中拿着药再次回到宿舍中的时候,发现周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躺在床上看书。而李涛之前所在的地方却只剩下了一张空空如也的木椅子。

“周成,看见李涛了没有?”冷枫望着那张空椅子,有些疑惑地问周成。

周成放下手中的书,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冷枫说:“他不是今天一早接到家里的电话,已经坐火车回老家了吗?”

“不可能,我刚刚明明还……”

“我正想问你呢,刚刚你一回来就不停地对着那张空椅子说话,我叫你也不理,就和中邪了似的,怎么了,见鬼了?”周成没心没肺地调侃着。

冷枫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周成,眼睛几乎瞪到了极限,足足呆了半分多钟,一条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才将冷枫游离的意识拉回了身体。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眉毛瞬间拧成了一团。

手机屏幕上只有一句很简单的话,却看得冷枫毛骨悚然:他的牙齿是红色的!

冷枫看了一下发件人,竟是自己的室友张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张伟也会和李涛一样说着这些不明所以的话,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冷枫毫不犹豫地回拨了张伟的电话,却被告知对方已关机。冷枫不死心,又按下了李涛的号码,却同样得到已关机的提示,一股不祥的预感慢慢涌上了冷枫的心头。

短篇校园鬼故事

短篇校园鬼故事第二篇-恐怖校园之回魂虫

一、

墨雪坐在大巴上,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景色,墨色的眼中有着吸引一切的哀凉,蓦然,一道血色从她眼前划过,凭着本能,她快速地打开窗户,将头伸了出去,下一秒,一辆大卡车快速从旁边奔过,顿时间,鲜血四溅。“啊~”墨雪从梦中惊醒,她下意识地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待发现自己刚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梦中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头颅被削了下来,血流满地,脖子上方血如泉涌。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第一天,因墨雪的强烈要求,她独自一人来到这个自己理想中的学校X大,拿着自己的宿舍牌号104,慢慢地向宿舍楼走去。

“嗨,大家好,我叫墨雪,从今天起我们就是舍友了,还请各位多多指教。”笑的一脸灿烂的墨雪一进门便将自己的行李放下,热情地与其他三个人打招呼。

“你好,我叫蔡一倩,我是三号床,正好在你下铺,其他两个,一号床名叫王莹,二号床的叫刘欣怡,以后多多关照了。”蔡一倩小跑到墨雪身边,笑眯眯地将她领到她的床边,“话说你还真漂亮呢,脸又白,眼睛好像星空呢,这么漂亮的眼睛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墨雪是个美女,这是毋庸置疑的,想当初初中高中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男生给她写情书,送花表白,却都被她一一拒绝,原因无二,只是因为不合适,对于她的赞美,她只是轻轻地扬起了嘴角,没有说话。

“我这人说话比较直,你别在意呀!来,我来帮你铺床。”蔡一倩吐吐舌头,俏皮地说道。仍然在收拾东西的其他两个人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她一眼,接着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从头到尾,墨雪都没有听到她们说过一句话。

因为是刚来报告,所以一般而言并没有什么大事,躺在床上的墨雪拿着手机跟家人打电话报平安,听着电话里爸妈温柔的话语,墨雪的心流过阵阵暖流,原本有些微担忧的心也渐渐地放松了下来。

蔡一倩本人非常活泼,属于那种不动就难受的主,短短的时间内就与墨雪成为了好朋友,而宿舍中的其他两个人则仍然是一副冷冷的样子,或许说是神经质也不为过,相处快半个月了,墨雪还没有跟王莹说过一句话,倒是跟刘欣怡交谈过几次,说不是热情,但也不算是冷漠,大学生的自由时间很是充裕,而这天,又是无聊的周末。

“嘿嘿,我们出去玩吧。”刚放下手机的墨雪陡然间看到一个放大的人脸在床边出现,顿时间被吓的心脏漏停了几拍,待看到来人是蔡一倩时,长呼了一口气,没好气地说道:“你想吓死人呀你,你说我们能去哪里玩?”

“听说学校的后山挺好的,我们去那边吧,王莹,刘欣怡,一起去吧。”

墨雪注意到,王莹在听到后山的时候身体陡然间颤抖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刹那,但是仍然让墨雪觉得奇怪。

“后山最好不要去,你们难道没听过后山闹鬼的事情嘛?”倒是一直听她们说话的刘欣怡慢慢地坐起来,幽幽地说道。

“怎么个闹鬼法?”一听到这种八卦的事情,蔡一倩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奔到刘欣怡的床边,满脸兴奋地看着她。

接下来的时间内,刘欣怡在蔡一倩强烈的好奇下,说出了这个学校所发生的事情。

两年前,也就是她们的上上届的一个女生,被她的男友抛弃,多次挽留无果的情况下,终于打算放弃,那一天,她约了自己的男友见面,没想到来人除了她男友之外,还有其他几个人,女生对于男友的这种行为感到非常愤怒,一怒之下冲上前去殴打男友,谁承想尾随而来的两个男生上前阻止,抓着她的手就是一阵痛打,竟活活将人打死,她的尸体被埋在后山,被人发现的时候,她的尸体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剧当时看到的人说,她的一只眼睛泛着黑血,无神地望着前方,似乎是在看着什么东西,另一只眼睛则是完全地空洞,衣服上面全部都是血渍,两条腿更是被生生地打断了,那血腥的模样让见过这场景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一连做了好几天的噩梦才渐渐回过神来。从此之后,凡是到后山的人时常会听到那凄凉的哭声,久而久之,闹鬼的说法就这么传出来了。

大家听完之后安静了许久,久到墨雪以为今天就要这么过去之后,蔡一倩同学突然跳起来,喊到:“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去玩,没事的,就当历险好了。而且现在是大白天的,有什么好怕的,有我在,绝对没事的。”

“可是~”刘欣怡犹豫地开口,还没等她说完就被蔡一倩打断:“没事的,我们一起,有事我担着。”

就这样,在她左劝劝,右劝劝的攻势下,墨雪与刘欣怡两人竟然同意了这个要求,而王莹则是死活不愿意去,于是一行三人往后山进发。

在进后山的必经之路上,立着一块明显的牌子,上面写着:禁止入内。

一入后山,刺骨的寒意便迎面而来,虽然仍然是夏季,但在这里,仍然有入坠冰窖的感觉。还没完全进去,墨雪便有点想回去,“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这里也太寒了。”

“来都来了,不好好看看也有点对不起自己,墨雪,你要是觉得怕就跟着我吧。”蔡一倩拍拍自己的胸脯,一副豁出去的模样。

“吱~吱~”

“什么声音?”刘欣怡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就在不远处,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在狂跑着,刚刚的声音就是她踩到树枝发出来的。

“原来这个时候还有人跟我们一样呀。”看到还有其他人,墨雪的神经也稍微放松了一点,这么一想,身上似乎并不是那么冷了,看到蔡一倩一脸惊恐的望着那个女生的背影,墨雪也经不住好奇往那个方向望去,这一望,可把她给吓着了,那个女生竟然没有双腿。

短篇校园鬼故事

短篇校园鬼故事第三篇-窗帘是拉开的吗?

我所在的高中是建在一片墓地上的,自然这里就少不了那些关于鬼的故事!

我上高中一年,报考我们学校的考生特别多,学校录取的人数也历年来最多的。本来学校的教室就不是太多,加上大量新生的加盟,我们班被迫分到了五楼。那是五楼唯一的教室,据说教室已经有5年没有学生在那里上课了,而且关于这间教室有着不少令人毛骨悚然传言!

我的高中生活就在这间教室里开始,一个星期过去了一切是那样的平静,可能那些传言都只是谎言吧!换座了,我的位置靠窗户了,可以好好俯视一下学校了,学校的操场很大草坪也很好,看着球场上纵横驰骋的学友们,脚痒痒的。周五我和几个新认识的同学约好放学后踢球,早早收拾好了书包就等着放学了。

终于放学了,在别的同学走后我们几个飞快的换上球衫和球鞋,风一样的冲下了楼。那天的天气很好,有些微风,我们一直踢到天快黑了才结束。大家还都意兴未尽,定好周六早晨六点再来,回到楼上拿了书包才恋恋不舍的散去。早晨我第一个来到操场,不经意间抬头看了看我的教室,不会吧!我座位边的窗帘我记得清清楚楚明明是合上的,而且我是最后一个走出教室的,怎么会?怎么会?现在窗帘怎么会拉开了呢?难道?不会的!世界上没有鬼的,肯定是哪个同学回来取东西了,但他为什么把窗帘拉开呢?别去想那些了,同学们来了该踢球了,可我心中想着那窗帘。

又是周五了,我们又像上周一样约定放学后留下来踢足球。一边踢球我一边看着那扇窗户,看看这次那合上的窗帘还会不会再拉开,眼睛每次都告诉我没有。哎!自己想的太多了,都是信息时代了自己还那么迷信,其实那些鬼魂之类都只是自己吓自己罢了。天黑了,大家回到楼上拿了书包散去了,这次我又是最后一个走出了教室,而且我把那扇窗户的窗帘合上了。我走到教学楼传达室的门口,一个声音传过来,“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呀?”传达室的大爷对我说道。“哦,大爷您好!我马上就回家。”我突然想起了那窗帘,“大爷,上周我们走后有没有我们高一16班的同学回教室呀?”“怎么了?”“没有什么我的足球丢了。”我找了个理由推搪他。“不知道,好象你们走后没有人进过教学楼吧!再说谁会到那个教室去呀!我记得不大清楚了,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哎!”他的叹息和话语让我刚刚消逝的念头又一次涌起了。“大爷,您在我们学校多少年了?那间教室怎么了?”“十年了,整整十年了。那间教室吗?别说了,挺可怜的!”我还想问,但他的眼神告诉我他不愿说。“大爷,那你今晚帮我看看有没有人在我走后进教学楼好吗?”“你这孩子,好吧!”回家吧!妈妈在等我吃饭呢。走出楼门我仔细看了看窗帘,是合上的!

短篇校园鬼故事

短篇校园鬼故事第四篇-最后一间寝室

第一章 噩梦开始

大家好,我叫李清羽,三中的一名语文老师。自从8月25日新高一开学之后我们这些老师便开始了忙碌的日子。我担任着1209班班主任的职责,负责带领1209班取得辉煌成绩。

1209班有着我60个兄弟姐妹,他们个个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洋溢着欢快的笑脸,每每看到我时都会:“羽哥,羽哥”的叫着,让我感到了久违的家人的亲切。

时间飞逝,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我也对09班有了一定的了解,09班共四个寝室,男女生各两个。而噩梦恰恰就开始在女生621寝室。

事情是这样的:10月10日晚上,和往常一样。下了晚自习后,学生们都返回了寝室,而我们老师也是在10点左右查寝室。查完寝室后,我住在了121这个为老师准备的寝室内。大概凌晨12点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喂,是李老师吗?快点来6楼一趟,621出事了!快点!”挂了电话之后,我立即向6楼跑去。

“出什么事了?”来到6楼我便向学生询问情况。

“羽哥,萍儿,萍儿她自杀了!”

“什么?萍儿自杀了?为什么?”萍儿是09班的文艺委员,成绩中上,平时总是开开心心的看不出有什么伤心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自杀了呢?我满是疑惑的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有谁看到了?给我说说当时的情景。”

“老师,我看到了。”说话的是津津“11点半的时候,大家都睡了,我看到萍儿坐在窗户边上,面色苍白,看着我的床铺。我当时吓坏了,闭着眼睛不敢出声,后来我问萍儿怎么了?没想到,萍儿竟然从窗户那儿跳了下去,我吓得叫了一声,大家都醒了过来,我们才打电话叫你过来的。呜呜……”说着说着,津津竟哭了起来。

“报警了吗?”我问道。

“报了,报完警之后才给羽哥你打的电话。”回答的是申慧璇,一个有点神经质的女孩。

“大家不要慌,等警察来了再说。”

“嗯”“好的”“哦”,几个女生回答道。

10分钟后,警察终于来了。

“你好,我是王雷,公安大队一队的队长,请把情况说明一下。”

“好的王队长,事情是这样的……”我向王队长说明了一下。

“小张,准备一下,我们去现场看看。”

来到命案现场,我吓了一跳,萍儿血肉模糊的身上插满了玻璃,死不瞑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看萍儿的脑袋,我当场吐了出来。头皮被割掉,脑浆与血水流了一地,场面恐怖至极,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除了眼睛什么也看不出来。

“王……队长,这小女孩死的也太……”小张说到。

“的确,我办过那么多起案子,但是这一起,实在让我胆寒,实在是太惨了!”

“王队长,这应该是自杀吧。”鬼大爷鬼故事

“嗯,毕竟是学生,可能是压力太大了吧。小张,你上去给她们做个笔录吧。”

“好的,队长。”

“名字?”小张询问到。

“张璇。”

“死者死亡之前,你在做什么?”小张继续询问到。

“我在睡觉。”张璇回答道。

“那,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吗?”

“没有。当时我在睡觉,听到津津尖叫后,我才被吓醒。”张璇说道。

“哦。”小张说道。“好了,没事了,叫下一个进来。”

“张璇,有事没有。”张璇出来后,津津问到。

“没事,魏龙娟,你进去吧,该你了。”张璇说道。

“哦。”魏龙娟起身去做笔录。

小张看到魏龙娟坐下,便开始了新一轮的询问:“名字?”

“魏龙娟。”魏龙娟显得有些害怕。

“没事,别害怕。”小张看出了她的害怕,便安慰道。“我只是问你几个问提,你和死者有什么过节吗?”

“没有啊,我们关系还挺好的。”

“那你们寝室其他人与死者有什么过节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寝室的人关系都挺好的。”

“哦,好的,没事了,你出去吧。”小张对魏龙娟说道。

询问过其他几人后,小张回到了王队长的身边说明自己询问来的情况。

“小张,有发现吗?”王队长问到。

“没有,除了王津津看到死者跳楼以外,其他人当时都在睡觉。王队长,我想这应该是一起自杀案件吧。”小张如实答道。

“嗯,来人,把尸体带回局里。李老师,那些女学生,我怕她们会因为这起案件而感到害怕,她们就靠你们校方来安慰了。”王队长对我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倒是麻烦你们了。”我说到。

“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指责,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就先回去了,有情况再通知我们。”王队长客气的说道。

“好的,王队长。”送走王队长他们后,我便来到了621寝室。

“大家不要害怕,都一点多了,早点睡吧。”我对学生们说道。

“嗯,李老师你也去睡吧。”申慧璇说道。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我便听到有的学生就在谈论昨天晚上的事情。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621寝室死人了!”女生甲说道。

“是吗?不会是被哪个男的抛弃了吧,哈哈。”女生乙无耻的说着。

“谁知道啊,听说死的可惨了,还是死不瞑目呢。”女生甲打了一个冷战。

“唉,那个男的惨了,怕会被鬼缠身啊。”女生乙继续八卦着。

听着学生们的八卦理论,我来到了萍儿的死亡现场。一个疑问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621的玻璃完好无损,萍儿身上的玻璃是哪儿来的?

短篇校园鬼故事

短篇校园鬼故事第五篇-消失的两小时

惊魂录像

我一个激灵,从一片混沌中苏醒,看到墙上的挂钟已指向了午夜零点。

果然又是这样!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从几天前开始,我就发现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变化。就好比今晚,我十点时明明坐在寝室的书桌前,可随即就感觉意识变得模糊起来,那感觉就像是梦魇。我能意识到自己周围正在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可身体却丝毫不受控制。直到两个小时后,我才浑身战栗着清醒过来,可大脑中却只剩下了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碎片。整整两个小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从我的记忆中消失了。

深吸了一口气,我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机——这是我为了弄清自己在丢失的两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特地放在那里的。所幸,手机的摄像功能仍在运行着。

我用手划动屏幕,将影像时间拉回了刚刚坐在书桌前的时刻。顿时,我的双眼瞪到了极限。

影像中,我的双眼渐渐地变得空洞,凝滞得像是一个死人。突然,我转过头冲着手机的摄像头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那笑容让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我可以确定,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笑容,至少那绝对不属于我。

突然,影像中的我霍然起身,开始以一种无比诡异的姿势向寝室门外走去,然后渐渐地消失在了灯光昏暗的走廊深处。直到两个小时过后,我才又动作僵硬地返回屋中,只是双手之上已沾满了血污。接着,我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抓起窗台上的暖水瓶开始清洗手上的血迹。滚烫的开水浇在我双手的皮肤上,顿时泛起了阵阵白雾,可我的嘴边却始终挂着一抹让人胆寒的微笑。随后,我默默地回到书桌前,浑身剧烈地一颤,意识的光芒重新回到了我黯淡的眼中。

我感到背后开始阵阵发凉,而地上残留的水迹以及起满水泡的双手似乎都在证明着我在录像里看到的一切都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我盯着手机屏幕中仍在徐徐播放的影像,一颗心仿佛都要跳出了嗓子眼儿。然而就在这时,更可怕的一幕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就在那段影像即将结束之时,我依稀看到一团人形的白影正站在昏暗的走廊中,向我的背影幽幽地窥视着。

定格,放大……

顿时,冷汗瞬间布满了我的额头。那是一个身着白衣的诡异女人,由于像素与光线问题,她的脸就像是铺了一层碎花瓷砖的地面般模糊不清。

但我却仍能清楚地看到,她的双脚正悬浮在离地面一尺多高的半空。

以上就是短篇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短篇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7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