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鬼故事校园5篇

本文5个电话鬼故事校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小说下载、校园鬼故事短篇贴吧、校园短篇鬼故事、日本校园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电话鬼故事校园

电话鬼故事校园第一篇-楼里的姑娘

到考试阶段,本来教学楼就会通宵开放。而电专的教学楼却无论如何不会开灯超过10点,一到10点之后,该教学楼那边就会漆黑一片,只有里边值班人员的宿舍亮着灯。因为在该教学楼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那时具体是什么年代已经无人知晓,只知道确实发生过……有一位刚进校的男同学,进入该校时抱有远大志向,想要出人头地,因此读书相当的用功。那时,适逢考试,该同学在该教学楼二楼自习到深夜大约2时许。虽然是在考试阶段,但自习到深夜2点的同学毕竟不多,因此当时教室里就只剩下该男同学一人。人毕竟还是人,学习到这么晚总是会觉得累,因此该同学就趴在课桌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迷糊之中,他听到该教室后门有人进来了,由于好学的人很多,因此他也没在意,继续睡他的觉。睡着睡着突然觉得有人在推他的肩膀:“同学,同学,醒醒,醒醒,”他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原来是一位女同学,身着一席白衫,好象还蛮漂亮的,她正用求恳的眼光注视着他,“你能不能跟我出来一下?”这个男生心想,难道我真的走了桃花运,真的读出个颜如玉。他迷迷糊糊地就跟着这个姑娘出去了。

在下楼的时候,女孩子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迷糊之中,他好象觉得这个女孩不是在走,而是在飘。他以为自己还没睡醒,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仔细一看,这个女孩下楼时还真的是在飘,而不是在走。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嗡”的一下,也不顾什么了,拔腿就跑,一口气跑会宿舍,推醒室友,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室友被他从睡梦中吵醒,一肚子不高兴,都说这是他看花了眼,大家说了一会就都睡了,他想想,鬼,太飘渺了,一定是自己看花了,也就睡了。是夜无话。

次日夜晚,该男生又在该教学楼自习到深夜。这天晚上,他又习惯性地呆在昨日的那个教室。开始也没什么,但到了深夜之后,他心里就开始发毛,东瞅瞅西望望,深怕再发生什么事。但一直到2点30分还是没什么动静,于是他也就渐渐放了心,迷迷糊糊又打起了盹。就在这时,同样的事又发生了,又有一个白衫女子走了进来,用同样的手法,同样的语调央求他出去。男生浑身一惊,心里就对自己说:镇定、镇定,世上无鬼!跟着该女孩就出去了。这次他对女孩的走路进行了仔细的观察,发现她不仅是下楼,在走路时也在飘。这下可把他吓坏了,拔腿就跑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之后,他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同学,他的同学听后,虽然还是不太相信,但想想,不可能两天都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因此决定第二天陪他一起捉鬼。这天晚上,他们几个人商量好由该男生在昨天的教室自习,而别人在该教学楼外的树林中等。到了晚上2点的时候,该男生越想越怕,想要走,但想想外面这么多人,如果自己逃出去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于是只有硬着头皮等下去。这次,他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东张西望,希望不要再发生昨天的事。突然他看见那个白衣女子又从后门飘了进来,他吓得腿都软了,但还是挣扎着跑出了该教学楼对着他的同学们大叫:她来了,她在后面!但他的同学们却只看见他一个人在那边大喊大叫,然后他往现在的草场门大桥方向跑,跳入了边上的河中.

电话鬼故事校园

电话鬼故事校园第二篇-如阴随行

惊魂跳链

陈潇没事儿的时候喜欢在寝室里刷微博,看着一条条微博给自己刷出来的僵尸粉,他就会有种虚假的满足感。现在很多人和他一样,喜欢从微博上一文不值的粉丝数量中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满足。

231寝室本来有四个人,但是这学期陶路和顾晓尚一起到校外租房去了。而另一个室友杜晓天这些日子在临近的工大谈了一个女朋友,有事没事就跑出去。所以很长的时间里,寝室里只有陈潇一个人,这也给他上网刷微博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这天天气有些阴沉,晚上杜晓天又出去了。陈潇一如既往地在寝室上网,这时微博上忽然跳出来一则广告评论。

对于陈潇这样一个所谓的“微博控”来说,带着链接的中奖广告他是不会搭理的,但是这条评论链接前面的几个字却一下子打动了他的心——想看看那晚在学校里奔跑的牛仔服是什么样子吗?

陈潇的心“咯噔”一下,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

这条评论说的是大学里的一个恐怖传说。传说在某一天夜里,学校的操场上出现了一个奔跑的人。他绕着操场跑了成百上千圈也不停下来,后来一个老师走过去一看,结果被吓疯了,也加入了奔跑的行列中。因为那个老师看到在奔跑的根本不是人,它没有脑袋,没有四肢,那是一身旧旧的牛仔上衣和牛仔裤!

之后,夜奔的牛仔服又有几次被学校里的人撞见。无一例外,撞见的人都死了,是奔跑累死的!

传说虽然不能当真,但学校却对夜晚时段的管理极其严格,绝对不允许学生在宿舍楼关门之后出入,而且对违规者的处罚非常严重,是任何大学都比不了的。因此,很多学生都相信那个传说是真的,其中就包括陈潇。

现在忽然有人说,可以让他看到校园夜奔的牛仔服,陈潇怎么能不怦然心动昵?

想了几秒之后,陈潇把鼠标移到了链接上。他点击链接后进入了一个视频网站,页面开始自动播放一个视频:

那是一个月光昏黄的夜晚,空旷的商大操场占满了整个画面。虽然什么都还没有出现,但是陈潇的身上还是不由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进度条无声无息地向前推进着,终于,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从显示器中渗透出来,严严实实地把陈潇包裹住了。

一个人影慢慢地进入了画面,似乎由远及近地跑向摄像头,越来越近。终于,陈潇可以完全看清楚了。

那是一个无头无四肢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旧旧的牛仔服里支撑着。它奔跑的样子滑稽而诡异,让人不寒而栗。那绝对不是魔术,那是鬼!

牛仔服跑了一圈又一圈,陈潇看得冷汗涔涔。这时候,突然又有一个人走进了画面。

那似乎是位老师,他手里拎着一个明亮的手电筒,朝着那个奔跑的“人”走了过去。终于,他们碰面了,陈潇从静默的画面里似乎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尖叫,然后那个老师就跟着牛仔服一起跑了起来,一圈、两圈……

陈潇觉得自己的衣服都湿透了,这并不是一个多么血腥恐怖的画面。但是因为它的真实感,还是让陈潇前所未有地恐惧紧张起来。

两个“人”又向着镜头跑过来了,就在他们跑过镜头的时候,那个老师突然扑过来,一下子就抱住了镜头。然后陈潇又一次在静默中听到了声音,他听到那个老师大声对自己喊道:“救我……”

陈潇“啊”地一声,跌坐在了地上。电脑骤然黑屏了。

电话鬼故事校园

电话鬼故事校园第三篇-厕所的水鬼

编者按:老大意外倒地,让人惊悚的一幕,厕所里出现了人形,谁也不知原因出自何方。文笔简洁,如果再惊悚一些会更有可读性。

一走进这宿舍,哥几个就感觉高中三年是白读了。楼层高地方小,巴掌大的窗户还坏了块玻璃。更值得一提的是,四人间的寝室就只有厕所的一个自来水龙头,想要洗个热水澡还得提个大水桶到一楼接开水。一向过惯了舒服日子的老四一脸惆怅的问道:“咱这是回到了原始社会吗?”

“喂,老四,是不是你又忘记关水龙头啊,老是这样,下次罚你搞卫生。”

“大哥,怎么又怪我,我可是好几天没碰它了。”老四一边打着游戏一边不满地抱怨。

说也奇怪,经常兄弟几个从外边回来就听到哗哗的流水声,为此都不知道被检查卫生的阿姨批评过多少次。老大走到厕所想把龙头关上,拧了好几下都没用,便只好找宿管来修理。刚把宿管大爷请上来,水龙头却奇迹般的关上。宿管以为自己被耍了,狠狠地把老大训斥了一顿,而老大却傻傻的把目光停在水龙头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向喜欢恐怖故事的老二又在兴高采烈的说着自己最近看的一部小说。几个大男生都是典型的无神论者,他们只会把鬼故事当成笑话。

正当寝室的“卧谈会”结束之时,厕所传来了水流声。

“哪个家伙又没长记性啊,谁开的龙头谁去关。”老三迷迷糊糊的说着。

一分钟后都没有动静,只听到几声有点假的呼噜。没办法,床位离厕所最近的老大只好爬了起来。打开厕所的灯,他却发现水龙头安静的处着,一滴水都没有流下。想到白天的状况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第二天傍晚,老三又在抱怨了。

“现在这水桶的质量真是越来越差,打了一桶开水上来,一提到厕所就剩了半桶,我都换了好几个了。”

这时寝室其他几个成员都停下手中的活望着他说:“我的也是。”

老三愣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关上了厕所的门。

正值六月,到处干旱,学校几乎天天都要停水,水龙头似乎成了一个摆设。但是老大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不管有多干旱,厕所的地面永远都是潮湿的,那天老二还滑倒摔了个四脚朝天。

有天晚上,寝室其他几个都去参加联谊活动,就老大一个人留在寝室上网闲逛。他突然在校网上发现了一篇帖子,讲的是建校以来学校的一些重大伤亡事故。

某年某月某日,512寝室某同学跳楼。某年某月某日,403寝室某同学出车祸……当他看到最后一条的时候,摇了摇头,真的难以想象,竟然还有散步时不小心掉进湖里淹死的。可是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个寝室号,天啊,617!

老大立刻感到一阵寒意直达心头,但好歹也是男子汉大丈夫,哪能被这些事所吓到。

他打开寝室厕所的灯,想接点水洗个冷水脸,却记起已经停水好几天了。

厕所的地面还是那么潮湿,突然,他感觉有水滴到自己头上,抬起头一看,天花板上好大一片水渍。老大惊呆了,害怕了,他怕的不是水渍,而是水渍的形状。只要不是瞎子,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那是一个人形,而且,而且……而且那个人形马上露出了一副狰狞的嘴脸,老大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从那以后,617寝室就少了一个人,谁都不知道老大哪去了,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过原本属于老大的床位总是有个人形的水印,厕所也是一如既往的潮湿。

电话鬼故事校园

电话鬼故事校园第四篇-夜行者之歌

如果你到过我的大学,那么,你一定听过“肖悦”这个名字。

肖悦是我们大学的名人,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他是一个业余的网络主播,每到傍晚下课,他就会坐在寝室的电脑前,直播网络游戏。后来,直播网络游戏不流行了,聪明的肖悦转而开始了户外直播。 那个时候,进行户外直播的人很少,肖悦的粉丝因此暴涨。说是户外直播,其实,肖悦的直播节目只局限在校园内。每到晚上,肖悦就会打开手机上的直播软件,追播那些游荡在校园黑夜里的情侣。每次,他都会对那些情侣施行一些善意的恶作剧,博观众一笑。

当然,每当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最快乐的还是肖悦。因为在晃动的镜头之中,你总是能捕捉到肖悦那阳光般的笑容。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肖悦的直播风格忽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不再追播那些情侣,而是追播一些独自在学校里游荡的人在直播的过程中,我们再也听不到肖悦的笑声,而是时常听到他惊恐的喘息声。

当镜头无意中掠过肖悦的脸时,你会发现,他的脸上,只有深深的恐惧。

肖悦究竟在干什么,他为什么不再进行恶作剧?渐渐地,大家都对他的直播失去了兴趣,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直到有一天,我们在肖悦的直播节目里,看到了方慧萍的脸。

肖悦的直播节目很受我们女生的关注,因为他是一个很帅的男生。每天晚上,我们都会聚集在电脑前,看肖悦的直播。可是,那天晚上的直播,却不太对劲儿。 直播一开始,我们就看到肖悦躲藏在一个花坛里,而在花坛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穿白衣服的女生——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都很开心,以为肖悦终于要恢复他的节目风格了,那个女生,一定是在等自己的男朋友。

可是,看着看着,我们都隐隐感到有点儿不对。因为,我们隐隐听到了肖悦紧张的呼吸声,而且,他不停地压低镜头,似乎是怕那个女生发现他。

过了一会儿,那个女生忽然转过头,冲着镜头看了过来。只听肖悦发出一声惊呼,直播就戛然而止。

就在这时,我身边的一个室友尖叫一声,坐倒在地上。

“怎么了?”我急忙去扶她。

“那是方慧萍!”那个室友颤声大叫, “你们没有发现吗?那是方慧萍的脸!”

“方慧萍是谁?”我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害怕。不过,我已经注意到,身边的几个室友脸色都已经变得苍白。

“方慧萍……就是一个月前死去的那个女生。”其中一个室友小声说了一句。

刹那间,我的后背一阵发麻。

我终于想起来了,一个月前,有一个女生因病去世了,我记得这个女生姓方,却不知道她的名字。

出现在肖悦直播里的那个女生,就是方慧萍?今晚,肖悦是在追播一个鬼魂?

我忽然想到了肖悦最近直播的风格——他所追播的那些孤独的人,从没有露过脸。而且,每次追播这些人之后,肖悦都会悄悄离开,似乎是怕被那些人发现。

难道,肖悦最近的几期直播,都是在追播鬼魂——追播那些游荡在我们学校的鬼魂?

说到这里,你应该知道肖悦是如何在我们学校成名的了吧?他之所以这么有名,不是因为直播,而是因为直播鬼魂。

方慧萍的脸出现在直播里的事情不胫而走,不止我一个人认为肖悦是在故意直播那些鬼魂。一些喜欢猎奇的同学,已经开始期待肖悦的下一次直播。

可是, “方慧萍事件”之后,肖悦就放弃了直播。从那天晚上开始,他的精神状态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他开始变得郁郁寡欢,那张帅气的脸日渐消瘦下来,他的脸上,就像是蒙上了一层黑气。

不过,事情并没有因肖悦放弃直播而结束。不久之后,一些好事的男生,开始研究肖悦前几期的直播,接着,一价名叫“夜行者地图”的地图就出现在了校园里。

原来,那几个男生,从肖悦的直播里找出了鬼魂出没的地点。这些地点分别是操场、餐厅后面的小巷、教学楼旁边的旧屋、篮球场、公共卫生间后面的草丛、公告牌旁边的花坛。他们甚至绘出了一幅鬼魂出没地点图,因肖悦进行直播的网名叫“夜行者”,这幅地图自然而然地被称作“夜行者地图”。 学校里的每个人,都难免会在夜晚的校园走动,谁也不想在校园里撞到鬼魂。于是,几乎每个人都想得到一份“夜行者地图”。那几个制作地图的男生,嗅到了商机,很快, “夜行者地图”的复印版开始在校内论坛开卖。

我也曾买过一张“夜行者地图”,并不是怕撞到鬼魂,而是它多多少少能带给我一些安全感。

但不久之后,这张地图构建的安全感却被打破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傍晚。我的室友陈静忽然拿着地图冲进了寝室,她的脸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珠: “你们听说‘夜行者地图’的事情了吗?”

电话鬼故事校园

电话鬼故事校园第五篇-黑骨

1

所有的窗帘都拉拢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也各自点上了一根蜡烛,烛火摇曳,将围坐在书桌旁的那四个女孩的影子,拉得一会儿长,一会儿短。

四个女孩都伸出了一只胳膊,四只手重叠在一起,在手的下方,铺着一张纸。纸的中央画着一幅乾坤图,乾坤图下则是两个红字:“是”与“否”。在这张纸的边缘,写着密密麻麻的篆体小字,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出这些篆体小字乃是百家姓。

一眼就可以看得出,她们正在玩笔仙。不过,如果再看仔细一点,就可以看到四个女孩交叉握着的,并不是笔,而是骨头——黑色的骨头,细长,扁平,闪烁着令人难以捉摸的光泽。

当黑色骨头开始在纸上缓慢游移,发出沙沙响声的时候,坐在正东的女孩眼中一片迷茫,轻声问道:“是你吗?雪儿,你回来了吗?”

沙沙的声响在继续,黑色的骨头游移到了乾坤图下的“是”。

围坐在桌边的四个女孩,脸色顿时变得凝重。坐在正北的女孩问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黑色骨头沙沙地游移到了百家姓,在“李”字停留了片刻,又来到“黄”字,接着是“赵”,最后来到了“吴”。

“是你,雪儿,真是你回来了!”正北的女孩露出欣喜的神情,她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个分贝:“告诉我们,是谁逼死了你?别再让我们背黑锅!我再也不想被人指指戳戳了!”

可在这时,黑色骨头开始旋转,不停在纸上旋转,坚硬的骨头戳破纸片,发出吱吱的刺耳声响,就像汤匙使劲划过搪瓷碗一般,尖锐得让人头皮发麻。

四个女孩吓得脸色苍白,坐在正西的女孩开始求饶:“雪儿,如果你什么也不想说,那你就别说了……”可坐在正北的女孩却叫道:“雪儿难道你想害我们吗?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你是被我们逼死的!”

“啪嗒”一声,刺耳的吱吱声戛然而止。黑色的骨头竟然碎裂成两截,四个女孩同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天哪,请鬼容易送鬼难!黑骨断了,雪儿想留在我们身边,她不肯走了!”赵雅兰恐惧地发出一声尖叫。随后,女孩们同时哭泣,幽幽凄凄的哭泣声汇合在一起,钻出窗缝,袅袅地漂在夜空中。

几只栖息在林梢的鸟蓦地飞向黑暗夜空,不住发出阵阵哀鸣。

2

雪儿已经死了一个星期,她用白色绸缎绕过悬在天花板的吊扇扇叶,打了个死结,然后将脑袋伸入绳结中,踢翻了脚下的圆凳。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自杀,就连与她住在同间寝室的李馨、黄舒洁、赵雅兰和吴薇也不知道。但学校里很多人却认为,也许雪儿是因为遭遇了校园暴力,无法逃脱而选择了轻生。至于欺凌雪儿的人,多半便是她那四位看似温柔的室友。

校园有传言,据说一间寝室里如果有人自杀,同寝室的室友会因为心灵受到冲击而无法平静心绪参加考试,所以学校会酌情取消考试,直接让她们免试过关。而事实上,李馨、黄舒洁、赵雅兰和吴薇都不是那种喜欢读书的学生,终日耽溺于玩乐之中,要想通过考试本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校园里出现这样的流言也是情有可原。

可只有她们自己清楚,虽然她们平时与雪儿的关系并不好,但却从未对这个每天晚上都待在自习室里读书的女孩做过排挤的事。李馨的家境比较好,每次从家里带来了好吃的,总不忘与雪儿分享。黄舒洁长得漂亮,有不少帅哥资源,也曾主动提出要给雪儿介绍男友。赵雅兰爱打扮,几乎每周都会买新衣,有穿腻了的衣服还会送给雪儿。吴薇倒是和雪儿走得比较远,她才转到这间寝室没多长时间,但她肯定不会莫名其妙给雪儿脸色看。

所以这次雪儿的自杀事件,以及之后校园里传出的流言,顿时令四个女孩手足无措。在寝室里叽叽喳喳讨论了几个晚上之后,阅历较多的李馨提出了一个办法——请笔仙,最好是请出雪儿的鬼魂,让她自己说出是被谁逼死的。只有这样,才能洗清背在她们身上的沉重包袱。

可当李馨提出请笔仙的想法后,黄舒洁期期艾艾地说:“谁能保证请笔仙的时候,就会请来雪儿的鬼魂?如果请来了其他鬼魂,又怎么可能知道雪儿自杀的原因?”

而李馨却若有所思地说道:“听说,如果用死者的遗骸来当做请笔仙时的媒介,也就是手中同时握着的那支笔,就可以请来死者的鬼魂。”

遗骸,也就是死者的骨头。李馨还说,这是她从一本古书里看来的请鬼秘法,据秘法里的说法,寻来死者的遗骨之后,还要用墨水将遗骨染成乌黑的颜色,才能请来遗骨主人的灵魂。

说来也巧,雪儿自杀后,大概她的父母不愿睹物思人,竟没亲自来学校领走雪儿火化后的骨灰,而是让校方把骨灰盒快递回家里去。但无论哪家快递公司,都不愿接受一只黑漆漆的骨灰盒。听说这个消息后,李馨主动出面告诉校领导,她愿意走一趟雪儿的老家,把骨灰盒送到雪儿的父母手中。当然,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打开骨灰盒,寻找一根遗骨,涂黑后请来雪儿的鬼魂。

现在,骨灰盒就摆在寝室的一张空床上,李馨亲自从骨灰盒中取出一截扁平细长的骨头,用墨水染成乌黑。可谁都没想到,就在四个女孩请笔仙的时候,那截黑色的骨头竟然断裂了。

以上就是电话鬼故事校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电话鬼故事校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