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鬼故事5篇

本文5个大学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致青春小说、校园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男生寝室、恐怖校园鬼故事鬼姐姐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大学校园鬼故事

大学校园鬼故事第一篇-厕所鬼局

这也是厕所?

余天在楼梯上狂奔,要不是他那个该死的寝室要维修管道,打死他都不会跑到外面去上厕所。

而且,传说那个老厕所闹鬼。

走进厕所,里面没灯,有一种臭鸡蛋的味道在里面扩散开。

余天不敢往里走,选了第二排的坑位就蹲了下来。

整个厕所里就他一个人,安静得有些可怕。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叹息声。

余天的汗毛立刻竖立起来,微微转过头,向后望去。

在他正后方的坑位上,有一个黑影。

太黑了,看不清脸。

“兄弟,你也来上厕所啊?”他一边想着话题,一边加速解决战斗。

没有人回答他,身后的水箱突然发出一阵巨响,余天的身体哆嗦了一下。

“你听说过这个厕所闹鬼吗?”后面的黑影突然说话了。

这回轮到余天不说话了。不会真的遇到鬼了吧,已经这么晚了,厕所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呢?

他不敢接话,正想提起裤子溜之大吉,结果一使劲,没站起来。

蹲时间长了,腿都麻了。

他听到后面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听说这里以前死过一个女孩,据说那个女的长得挺漂亮的,结果还是被男朋友甩了。这个女孩一气之下就在这个厕所里自杀了,她要诅咒所有来这个厕所的人。于是乎,这个厕所就开始闹鬼了。”

“她为什么不只诅咒那个甩了她的男生,真是笨死了。”余天忍不住说了句,然而刚说出来他就后悔了。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可是后面的那位又不说话了。

应该是吓唬人的吧,鬼能有那么多的废话吗?

一想到这儿,他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突然一跃而起,看向后面的坑位。

哪还有人啊,就只有一团黑色影子停留在那里。

那刚才的那位?

“天啊,还真是见鬼了啊。”他怪叫一声,向门口冲去。此时背后的水箱突然晌了起来,就像是有东西从里面爬出来了一样。

随后,身后传来了低沉的声音:“要想活命的话……”

余天一口气冲出厕所,没命地向宿舍楼里跑去。然而那个声音就像是在他耳边一样,不停地回荡着。

再然后,我们看到了瘫倒在门口的余天,听到了这么扯淡的鬼故事。

“不会是你进了女厕所,被女生装鬼吓出来了吧?”刘云笑着说,“作为大一新生,能用这种方式去追求别人,还真有你的。”

我也笑了笑,不过旁边的李明却沉默了好久,突然问:“你说的是宿舍楼旁边的那个老厕所吗?”

余天点了点头,气愤地说:“这货也算是厕所吗?没灯不说,还闹鬼。”

“可是我记得,那个厕所的入口早就被封死了啊,你怎么可能进得去呢?”

突然之间,谁都不说话了。

大学校园鬼故事

大学校园鬼故事第二篇-老师的艺术品

至今还记得林老师刚刚踏入教室时那种狂热的表情,还有这句像是带着魔法的话。

如果,我们都是林老师的艺术品的话,那他最后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呢?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最开始他一定是成功的。

至少在安死之前。

我们班是出名的问题班,班上都是问题少年。出名的没人敢管,出名的没人能管。为什么?我们常常想那些人凭什么自以为有资格可以决定谁应该被放弃?

冷漠的目光,嘲笑的表情,我们都习惯了。我们是问题班嘛,充满了问题。打架、抽烟、逃课,甚至盗窃。我们一直用最可怜的方式和世界软弱地对抗。

那时候,安是我们的领袖。我们从来没有在乎被谁抛弃,却担心被安放弃。如果说我们这样的班级曾有一个天使的话,那一定是安。

他是个很美的男生。人的一生一世总会遇见一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安是天使,却和我们这样的人在一起。

他常常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然后大家悄悄地跟着上去。当阳光越过简陋的操场,一缕缕洒在安和我们身上那一刻,每个人都会不自觉地向上一倾,像个纯洁的人一样。

安在这个时刻是最安静的,眼睛总是盯着很远的地方。

我们都相信,他的眼里,看到的是我们从来不会看到的东西。

林老师在成为我们班主任之前就很出名,解决过许多我们这样的问题班级。

所以,当他的脚步声在教室门口响起的时候,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个干瘪瘦小的老头子。

他的眼神,居然和我们一样空洞。

林老师蹒跚地走上讲台,显得有些吃力,就像所有被生活压迫着的老人一样无力。有的人爆发出几声嘲笑。他站在了讲桌前,看着我们。

“你们……”他细小的声音又引来了一阵哄笑。

“……孤单么?”

你们,孤单么?

你们,孤单么?

喧哗的教室突然定格般的安静。几个字好像一颗颗小石子一样敲打着所有人沉默了太久的心门。

我们并非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

你饿吗?你渴吗?你累吗?你想哭吗?

大学校园鬼故事

大学校园鬼故事第三篇-诡异的十一栋

十一栋位于武工院东门口,是我们学校内年份最老的宿舍楼,相传这里前身是一座卫校,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才转给附近的大学作为男生宿舍使用,关于这里一直就存在着很多各种各样神奇诡异的传说。据说,这里不论白天外面多酷暑难耐,可只要你迈进十一栋的大门就会立刻感到一阵寒意袭来,不是那种一阵阵的清凉,而是彻骨的寒意。不知道你去过太平间没有,就和你站在太平间外所能感到的那种寒意一样。在这里住过的学生都说这里不干净,有人会在午夜听见楼道里有女生窃窃私语的声音,可你缺一个人都看不见,有的声称在半夜惊醒的时候看见窗外有人影飘过……很多很多,但都由于无据可查,最终也不了了之。可关于十一栋时间最久,也最诡异的还是--118宿舍的故事……

陈刚是武工院今年大一的新生,下午报完到回宿舍收拾行李,刚一推开门就看见屋内乱糟糟的一片,一个年龄相仿的孩子正躺在床上玩着手机,见陈刚进来冲他咧嘴一笑,指了指自己;王涵,你了。成刚!两人握了握手算打过招呼,回过头去继续玩自己的手机。随手将行李放在唯一的空床上,环顾四周,仅有的三张桌子,大都残旧不堪,上面布满了大洞小眼。只剩墙角的的一张,上面落满灰尘,显得驳为陈旧,表面还较为完整,陈刚一把拖到自己床前,略家擦拭,随手扯出了下面的抽屉,却只见里面尽然躺着一条艳丽的女士内裤,拎在手里,陈刚一时愣住了,这不是男生宿舍吗?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一侧头,王翰正歪着头一脸古怪神情的盯着自己,顿时大囧,慌忙将手中的东西一把扔的远远的,急道;这不是我的,刚翻抽屉的时候,,,王翰嘿嘿一笑,不有分说的打断了陈刚,好了哥们儿,我懂得。

入夜,陈刚一个人对着黑漆漆的夜晚,翻来覆去,折腾了许久才睡着。刚一合上眼,只见一个身穿老式校服身材高挑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头发低垂看不清面容。伸出了一直惨淡的手臂骨冲着陈刚一个劲儿的挥着手示意他走近一点,陈刚像着了魔一样不由自主的向着女孩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一步两步,都可以看见她低垂的发丝下那只睁的惨白的眼球。陈刚突然感到一阵恐惧,拼命扭动着身体坚决不再往前一步,大声问道;你是谁?身体一下像重获自由一样停了下来不再像那个女孩走去。低垂的发丝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突然裂开嘴笑了起来,呵呵,的声音如果拉锯一样难听,。啊!陈刚一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脸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呼哧呼哧的喘了半天。望着漆黑寝室中其它几位舍友打着均匀的鼾声。陈刚却久久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那个发丝低垂的女孩。

第二天一大早,手机叮铃铃的响了十几分钟,陈刚才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胡乱披上衣服匆忙梳洗了下就向教师走去,今天可是报道的第一天。在课堂上,老师心致盎然的在讲台上说着,大学,社团,专业课。。陈刚却趴在桌上打起了呼噜。没多久,缤纷多彩的大学生活就让陈刚忘却了开学第一个晚上那诡异的梦境。过了没多久,寝室大规模调整,舍友们一听都纷纷主动报名。可陈刚却不为所动,天天上课逛图书馆,丝毫没有要搬的意思。没多久,辅导员就找到了陈刚,你寝室的同学都搬过去了,你怎么不搬。我就算了,搬寝室折腾人,再说一个人住着多清净。陈刚想都不想的回答。

晚上,看着空荡荡的寝室,陈刚也没了玩的兴致,早早关了灯就上床睡觉,却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踏实。过了好久才慢慢睡了过去,刚合上眼,突然一阵彻骨的寒意袭来,窗子竟然自己缓缓地打开,寝室内的温度,一瞬间下降了足有十来度。睡梦中的陈刚微微蹙了蹙眉,掖掖了被子。梦中的陈刚身处在11栋的楼下,可这里和自己印象中的十一栋似乎又不一样,周围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就在楼前的草坪上作者一个身着老式校服身材高挑的女孩正聚金汇神的看着笔记,娇美的面容上时而眉头紧蹙,时而欢喜。陈刚一时看得呆住了,感觉和眼前的这个女孩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个油头粉面的小伙子突然走进了陈刚的视野,自顾自的走到女孩身边坐下,女孩侧头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有点厌恶的往旁边挪了挪。男的丝毫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说道;我叫王权,权利的权,我哥是校主任,我叔父是这里道儿上的。说着还得意地翘起了大拇指。可女孩连头都不抬,王权一阵尴尬,又接着自说自话的问;美女你怎么称呼?你也是卫校的吧。女孩有点厌烦了;谭慧。说完侧过身子,将背影对着他。谭慧是吧,好名字,你今晚有空没,一起吃个饭吧。谭慧合上了笔记本,起身离去。可油头粉面的小伙却苍蝇般跟了上去,在她身后依然喋喋不休。眼看就要进宿舍了,王权忍不住伸手拉了一下,可换来的却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捂着脸上滚烫的掌印,王权冲着他的背影目露凶光,狠狠吐了口唾沫,转身离去。一翻身从床上坐起,看着黑漆漆的宿舍,陈刚才想起刚才是做梦,不过那个女孩面容却深深地留在他心中,那小子一看就不是善类,不知道他会干什么。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谭慧,谭慧,好可爱的名字。

大学校园鬼故事

大学校园鬼故事第四篇-一盒磁带

如果你捡到了一盒磁带,千万不要去听……

这是一座很老的三层红砖楼,和校园里其他的教学建筑不是很相配,它是学校的四号寝楼,里面住着300多个女生。

君,睁开眼睛,213寝室里一片漆黑。“阿茸,小晶?”没人在呀。一定是去上晚自习了,真是的,也不叫我一声。君一下子坐了起来。懒得去打灯,借着月光,君拿起书包,准备去图书馆找小晶和阿茸。

今天的天气鬼得很,一颗星星也见不着,不时的刮着冷风。路灯无精打采地照着路面,风很大,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像无数只鬼手在摇来摇去。君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到了图书馆,见到了管理图书的张老师,君忙问:“张老师,小晶和阿茸来了吗?”“来了,快去吧。”张老师笑咪咪地说。张老师原来是教古代汉语的,君她们三个学中文的小女生一有不明白的地方总去问他。

9点钟,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了,君因为来晚了,还在做最后一道题,并死拉着小晶和阿茸,不放她们走。

“谁让你们不等我的。”君头也不抬一下,不停地写着同,还差最后一句了。小晶气得翻着白眼,说:“你真好意思呀,谁叫你睡得像猪一样,怎么叫也不醒。”

“完成了,累死了。”君抬起头,看了小晶一眼。自习室只剩她们三个人了。

“快点吧,一会儿锁门了。”小晶这死丫头老催什么,跟个催命鬼似的。君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都装进包里。“好啦,走吧。”

这是什么?寝室里,君把刚才包里的东西都掏出来,准备重新整理一下,可是,她发现了一样不属于她的东西。

这是一盒磁带,没有带盒,没有带皮,没有A,B面,带子上有四个字:不要去听。

“是不是最后走的时候,收拾书包装进来的。”阿茸推测道。

君摇了摇头,不能呀,这么大一个东西,装进去我能不知道?

“不用管了,先听听吧。听听又没什么,反正又不是新的。”带子上的四个字使这磁带显得很神秘,小晶一向是最好奇的,她一定要听一听。

“听什么,又不是你的,别听了,上面不是写着不要听吗?里面不一定有些什么东西呢。我明天拿去给张老师,让他问问是不是有人丢了。”君说完,钻进了被窝。

“反正现在不知道是谁的嘛,听一下又不会坏掉,是不是,我们寝最最可爱温柔的阿茸同学?”

“我们寝最爱拍马屁的小晶,这事我不管,爱听就听好了。”阿茸笑着说道。

小晶换好了那件白色的睡衣,拿出了随身听,由于没有AB面,就把磁带随便地放了进去。“明天一早,我告诉你们都听到了什么吧。”

“你的头夹还没摘呢,急什么呀。”阿茸说道,那是小晶过生日时君送给小晶的礼物,红色的,很好看。不过看来,小晶是没听到,随她吧。阿茸也钻进了被窝。

熄灯。

大学校园鬼故事

大学校园鬼故事第五篇-校园怪谈之裂变

裂开的身体

“卢新杰,你站住!”林雯对着前面的黑影大声喊道,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由于刚刚下过一场雨,操场上有的地方还积着水,林雯的鞋子都被浸湿了。

前面的人走得很快,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林雯的叫声。他拐过女生宿舍楼,就飞快地钻进了一处暗影里。

林雯大步跑了过去。

卢新杰是林雯的男朋友,今天在上体育课的时候不小心把脚崴了,肿成了一个“大馒头”,林雯刚刚去看过他,还心疼得差点儿掉泪。可没想到,自己前脚走出男生寝室,就发现卢新杰居然在自己的前面,而且根本就没有受伤的迹象,林雯觉得自己被骗了。

快步跑进暗影里,林雯就看见卢新杰正独自蹲在角落里,低着头,好像在摆弄着地上的什么东西。

“新杰,你跑什么?”林雯没好气地大声问道,“你的脚不是崴了吗,怎么还跑得这样快,”

卢新杰一声不吭地蹲在那里,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林雯好奇地凑过去,打算看看他究竟在摆弄什么。

地上是一条足有拇指粗细的褐色的虫子,肉滚滚的身上生满了尖尖的肉刺,一张足可以吞下一整只蟑螂的大嘴,不停地向外吐出黏糊糊的液体,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林雯的身上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卢新杰的手里拿着一根细细的牙签,不停地拨弄着虫体,忽然,他抬起手来,把牙签深深地刺人了虫子的身体。

一股腥臭的液体从虫子的伤口处流了出来,虫子痛苦地扭动着。忽然,它的身体飞快地膨胀起来,就像一只被不断充气的小气球,居然胀到了半个乒乓球大小。紧接着, “嘭”地一声爆裂了。无数根尖刺弹出,有两根竟然刺人了卢新杰的脸颊。

卢新杰惊呼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才猛地抬起头来。

一瞬间,林雯被卢新杰的那张脸吓得魂不附体。那哪里是脸,分明就是一个在极快腐烂的肉球。两根尖刺就像两把锋利的小刀,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挥舞着,在切割他的皮肉。随着尖刺的划过,皮肉翻转过来,吓人的是,那里面的骨头居然都是黑色的。

卢新杰的一只眼睛被尖刺扎到了,那椭圆形的眼球从眼眶里鼓出来,并在迅速地萎缩。卢新杰惨叫着从地上跳起来,下意识地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顷刻间,整张脸皮都脱落了下来。

“新杰!”林雯大叫一声,却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他。

就在这时,林雯清楚地看到一条黑影从刚才那虫子爆裂的地方跳了起来,就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闪电般地扑到了卢新杰的身上,转眼间就融进了他的身体。

“新杰,有鬼啊!”林雯惊呼一声差点儿摔倒。

卢新杰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停止了尖叫。紧接着,他的身体就像刚才的那条虫子,迅速地膨胀起来。没等林雯做出反应,他的身体就裂开了。而那条黑影从他的身上钻出来,极快地消失在了黑暗里。

他也是追随者

林雯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等她从惊恐之中清醒过来,只看到卢新杰那分成了两半的身体,在地上蠕动着。很快,两半身体就爬到了一起,然后紧紧地合在了一起。

林雯被吓得双腿发软,连呼救的勇气都没有了,转身就逃。脚下传来一阵声响,她低下头,看到卢新杰刚刚爬过的地方,都是一条条带刺的虫子。

脚下一滑,林雯扑倒在了地上。

虫子的尖刺穿透衣服,深深地刺入了林雯的皮肤,顷刻间,就像有无数条蚂蚁爬上了身体,开始疯狂地咬噬。

眼看着那个刚刚聚合起来的卢新杰从地上站起来,一步步向自己走来,林雯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从不远处的操场上跑过来,一把拉起浑身瘫软的林雯,就向远处飞跑。

一口气跑到了围墙边的一处角落里,看看卢新杰并没有追过来,来人这才松开了林雯的手。

林雯看清了,救自己的居然是卢新杰的室友赵岐。

赵岐曾经也是林雯的追求者,只是后来林雯选择了卢新杰。为此,赵岐难过了好久,林雯的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你、你怎么来了,新杰他……”林雯颤抖着指着身后。

“别说话。”赵岐低声对她说道,“我都看见了,刚才我趴在窗子上正好看见你追赶它,而真正的卢新杰却还躺在寝室的床上。我就知道你是遇见鬼了,所以我才赶过来救你,卢新杰一会儿也会赶过来的。”

“你是说刚才的那个人根本不是新杰,只是一个和新杰长得很像的鬼?”林雯吃惊地瞪大双眼问道。

“当然了,你见过被劈开了身体还能活着的人吗?”赵岐反问道,可马上又安慰她, “你也别害怕,兴许你只是偶然遇到,既然它没有追来,就说明它没有恶意,起码是不想伤害你。等一会儿它离开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赵岐的话叫林雯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二人蹲在黑暗里,紧紧地盯着那条黑影。

果然,没过多久,那条黑影开始缓慢地移动,沿着操场上的跑道,向另一侧的围墙走去。

看着黑影消失在夜幕中,林雯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这才觉得自己的后背丝丝拉拉地疼起来。用手一摸,摸到了一大摊黏液,伤口处居然还有两根虫子的尖刺,深深地刺在皮肉里。

她觉得那刺在沿着自己的腰肌移动,所过之处,皮肤都翻了过来。

林雯强忍住疼痛,用手把尖刺拔了出来,扔到了地上。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两根尖刺竟然变成了两条虫子,并且极快地生长起来,转眼间就已经和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些虫子同样大小。

以上就是大学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大学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