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的校园鬼故事5篇

本文5个超短的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恐怖鬼故事片、校园鬼故事402女生宿舍、校园十大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小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第一篇-幽灵画室

1

学校的画室在教学楼的东南角,是一个不大的教室,画室在晚上的时候基本上是没有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经常闹鬼。

管理画室的是一个姓李的老师,李老师在晚上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把门关上,但是每一次在第二天的早上,门都会被奇怪的打开,而且总是把画室里面弄得乱七八糟,但是只有一幅画竟然没有被弄坏。

这幅画已经放在这里很多年了,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也没人愿意知道,更加没有人管它,但是这幅画却是出奇的干净,没有一丝灰尘。

画上画着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不大,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很可爱的蹲坐在石头上,后面是一个树林,前面是大海,风吹拂着连衣裙,和她黑色的发丝。

刘子杰是从外地转来的学生,在中美学院学习,也就是美术学院的简称,关于学校是怎么样的传说他并不知道,或许他根本就不想知道。

七点钟学生陆陆续续的从画室走出来了,这是学校在晚自习下课的时间,也是特意给中美学院的人准备的,让他们早点回去。

李老师这个可爱的老头也拿着锁走了过来,虽然第二天早上门也会开的,但是,他还是要锁门,这可能已经是他的习惯了。

李老师拿着所走进了教室,他看到了微弱的灯光里似乎有一个影子,那个影子在不断的动弹着,真是奇怪了,难道这么早就过来了?李老师胆怯的走了过去,他拿起了身边的棍子走了进去。

他看到了一个人坐在画室里,手里拿着一支笔疯狂的画着什么。

“天呐,你在画什么!”李老师几乎是疯狂了,他赶紧的走了过去,一把抓起正在画画的刘子杰:“你为什么要画这幅画。”

刘子杰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赶紧的回过神:“我就是看着这个画很好,就想临摹一下,怎么有问题吗?”刘子杰画的正是那个小女孩的油画,画的很像。

“赶紧走,下课了,不能留在这里。”李老师说。

“为什么?”刘子杰不解。

“不为什么,下课了,就是应该马上走人,赶紧的。”李老师没有给刘子杰一个回应的时间,他赶紧的把刘子杰推了出去,然后把门锁上了。

刘子杰更加的疑惑了,为什么画室也要锁门。

李老师拿着木棍走了,当然他还不忘记看看刘子杰,,看了一眼,然后就走向了他的办公室,门被关上了。

刘子杰无奈的摊了摊手:“这是奇怪。”

于是他准备离开,但是刚刚走了一步,突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是锁开了的声音,那个声音伴随着清脆的响声,是锁掉在了地上。

刘子杰赶紧的回过头,他看到了门果然开了,停顿了一会儿,里面的灯也亮了,只是拉着窗帘,没看见里面是谁。

“真是奇怪,这个李老师,不让我进去,他奶奶的,他自己倒进去了。”刘子杰愤恨走了过去,刚走到门口,一个画架竟然飞了出来,砸在了外面,差一点砸到了刘子杰的身上。

紧接着一些画纸开始漫天飞了,到处都是画纸。鬼故事guigushi.org

刘子杰悄悄的探过了脑袋,他看到了里面一个人正在用自己的手不断的摧毁着这些画,那是一个中年的男子,他的手干枯无力的样子,却把整个的画室掉了个,但是就是留下了那张画,那张小女孩的画。

他拿起了自己的眼镜布,然后轻轻的擦着画上面的灰尘,突然他的眼睛一转,看到了身边的那张和这个画一样的画,这是刘子杰画的,一样的画作,是一样的,每一个都是一样的,而且似乎比这张原来的更要传神。

刘子杰有些得意自己的画了,他甚至想要笑起来了,但是还是憋了回去。

突然男人开始说话了:“你画的很好,似乎我我的还要更完美。”

“啊,已经被发现了吗。”刘子杰很怀疑自己的耳朵,看来那个男人果然是在跟自己说话。于是刘子杰走了出去:“你画的很好,我只是临摹了一下。”

“不,你画出了感情,我看的出来。”男人的声音有些冰冷。

“我,对啊,小女孩很可爱,我竟然把她看成了自己的孩子,在画的时候我的鼻子有些酸酸的感觉,所以就画出了这个效果。”刘子杰笑着说。

“画画,就是要找到这个感觉,你已经画出这个感觉了。想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吗?”

“嗯。”刘子杰点点头。

“她是我的女儿。”男人默默地说。

“能猜到。”刘子杰说。

“但是她死了。”

“死了”

“对,死了。我是这个画室的老师,那年的秋天,我在画室里作画,可是……”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第二篇-夜半失踪

莫名其妙被抓

高尊因为和寝室长李米奇吵架,被强行调到最近颇受争议的“鬼”寝。不用说也知道,这是李米奇在背后搞的鬼。

707男寝上下一共四个铺位,和其他寝室格局有些不同,这间寝室的门窗相对,阴气十足。此刻,三个萎靡不振的男生各自窝在床上向他行注目礼。高尊觉得他们的目光里仿佛有一些说不清的内涵,像是一种警告。他也乏了,简单整理一下床铺就要睡觉,然而刚躺下就被一声惊叫声吓得坐了起来。

对面的小眼镜哆哆嗦嗦地指着寝室门上贴着的那张白纸说:“第一条。”

似乎是担心他听不清,上铺的小瘦子又重复了一遍小眼镜的话。高尊满腹狐疑,起身走到门前盯着门上的寝室条例,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不可卧睡”四个字。

“什么意思?”他问。

小瘦子轻咳一声:“简单说,就是不能躺着睡觉。”

“我靠,不能躺着睡?难不成要趴着睡?这是什么狗屁规定。”高尊说。

“不管你怎么睡,反正就是不能躺着。”小眼镜嘀咕。

“那你们都怎么睡?”高尊饶有兴趣地看着寝室里的人,想起明天就是愚人节,他忽然明白了。

“坐着睡。”三人像商量好似的异口同声回答,这更加肯定了高尊的想法,他们就是变着法想耍他。

熄灯了,寝室里漆黑一片。高尊不动声色地坐在床上,隐约能看见对面两个黑影直挺挺地靠在墙上,裹着被子的他们看起来像刚立起不久的新坟,格外疹得慌。寝室门上贴着的那张白纸被门风吹得幽幽飘起,像有人故意撩拨似的动起没完。纸张固有的清脆声音此刻变得异常沉闷,听得人心里发毛。

窗外的风呼啸着,给寝室平添了几分鬼气。在躺与不躺之间,高尊果断选择了前者。他实在太困了,眼皮像被人倒了胶水,死活睁不开。刚躺下没几分钟,就听见上铺的小瘦子和对面的小眼镜在窃窃私语。

“我就说了他不会信,你还非要提醒他。”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高尊最后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了。他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高尊醒来后还没完全睁开眼睛就被吓得又闭上了。怎么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这一定是个梦。可腿上的疼痛感告诉他,有人真真切切地踩着他,而且很重,他感觉腿都快要断了。几秒后,他猛地坐了起来,四下无人,只有一排排小号桌椅整齐地摆放着。他竟然躺在教室里,还是一间看起来像幼儿园的教室。墙上贴着花花绿绿的小画,上面一双又一双的眼睛夸张地瞪着他,他想动却不能动,想喊又喊不出。

就在这时,一双腿走到他的跟前,他努力瞪大眼睛,却只能看两条雪白的小腿。它在他面前停住,瞬间化成一条血绳向他扑了过来,死死地勒住他的喉咙,他被吓醒了。

天还没完全亮,高尊早已睡意全无。他抱起掉在地上的被子,该死的,什么时候从床上掉下来的?正想着,寝室里冲进几个穿保安制服的人,他们像抓贼一样把他按在地上,压得他腿都快要断了。

“终于抓到这个偷被子的损贼了,园长您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其中之一的保安说。

高尊懵了,一觉醒来他怎么会跑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还被当成了贼?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第三篇-地狱卡

【01】

刚开学不久,陈柏的学校便有一条轰动性新闻出现。事件最早始于网上的一个虐狗帖子。最近几年,虐待动物新闻引起了网民们很大的讨论,一旦有人敢发布类似的消息,网民看了必定群起攻之。就在暑假期间,一家大型论坛网站里出现了一条帖子,上面公布了几个中学生蒙面虐狗的照片,帖子一出,群情激奋。

那条帖子的发帖人是一个游客账号,帖子详细地发布了几个中学生虐狗的画面,惨不忍睹。那几个学生全部都蒙面,手上拿着烙铁和刺钩,不断地伤害地上那只小狗。当他们将小狗的眼睛弄瞎鼻子弄伤之后,又将狗绑住,剪断了它的尾巴。最后,几个蒙面的学生竟然活活地将那只狗烧死,而且从脸上仅露出的眼睛看出表情是痛快而喜悦的,很为自己所做的事而自豪。从头到尾的画面令人不寒而栗,尽管只是照片,但所有浏览该帖的人似乎都能听见画面中那只小狗的哀号。虐狗画面当中,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全部都蒙着头套,而他们身上则穿着陈柏学校的校服。通过这一点,网络上开始了大面积的人肉搜索,网民们纷纷呐喊,说一定要将这几个人渣搜出来,好好替他们爹娘教育教育孩子。

开学之后,陈柏学校里几乎所有师生都在议论这件事。有的人坚持说那几个孩子就是本校的,通过画面上他们的局部表情和笑容可以辨认出来,那些人说自己还见过,可一旦谁让他们指认,他们又无话可说。而相当一部分的人都说,这一定是个阴谋,在这个阴谋论横行的时代,阴谋实在司空见惯。为什么要蒙面?蒙面之后还穿着本校校服?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栽赃!纯粹是为了搞臭我们学校的名声!那些人振振有词地反问:“如果真是我们本校的人,那只能说这些人不但是人渣,而且脑残弱智,都蒙面了你还穿着校服出来晃悠?”

陈柏和张昆是在翻墙出校上网后详细浏览了这张帖子的,两人一边看一边咒骂,将几个孩子以及其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看完那张帖子,两人又去了本校的贴吧,果不其然,每个帖子都围绕着虐狗帖展开讨论,吧主还发了一个召集令,发起了一个“寻凶护狗”的活动,希望大家能够找到照片中的学生,还事情以真相,并且号召大家爱护动物。至于如何爱护动物,跟帖里倒是没有多少人提及,大家的愤怒都集中在虐狗本身上,差不多每个网民都以义愤填膺的语气说要抓住这几个孩子。

贴吧里藏龙卧虎的人一下子都出现了,有什么技术分析帖,分析那个游客账号的IP地址。还有真相,说自己花了大量时间确定那个帖子就是原帖,并非转发,那么该发帖人的照片来源则是事情的关键。当然其中不乏许多的水楼帖,什么排队咒骂人家全家虐狗不得好死。更多的帖子,则是本校与外界之间的争论、对骂以及各种各样的人身攻击。许多人特意跑来挑衅,骂该校为垃圾学校,骂学校只能培养垃圾人才。

如果说发帖人是为了搞臭学校,那么,目前,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第二天回学校,陈柏和张昆睡了三节课的觉,直到体育课才去上。学校管理严格作息紧凑,体育课是唯一的喘息机会。去排队的路上。张昆对陈柏抱怨说:“昨晚看帖子看得我都有阴影了,刚才上课时做梦梦见的全是虐狗的画面。”

陈柏笑说:“看来你心灵很脆弱嘛。”

“我小时候养过一条狗的,很可爱,通人性,每次我放学回家它都在门口等着,有时候我走了,它就像孩子一样趴在门口看着我,又爱卖萌又爱闯祸,可惜后来死了,记得那是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次我相当难过。”

“你觉得是怎么回事?”陈柏问,“是有人利用这几个孩子想栽赃我们学校,还是说虐狗人还真是我们学校的?昨天看帖子时我都在想,这几个人现在看到所有人都在咒骂自己是个什么心情,痛快吗?感觉很变态。”

“我倒觉得发帖的目的是其次,我觉得可怕的是那几个孩子的笑容。”张昆说:“我看画面上几个孩子应该是初中部的吧,最大不过十五六岁,怎么虐起狗来居然那么开心,而且一点也不手软,他们虐狗时那个兴奋的样子,我看了觉得恶心。”

“是啊,怎么那么残忍,稍微有点人性的也干不出来。”

“所以说他们是脑残型人渣。”

全班人到齐后,开始做准备活动,然后列队慢跑两圈。慢跑时,还有人在议论虐狗的事。陈柏都觉得有些烦了,回头看那几个人几眼,差点儿踩到前面同学的脚。就在陈柏低下头的一瞬间,他看到地面上有一张手机SD卡。陈柏平时很爱听音乐,专门买了一个音乐手机,消耗掉半年的私房钱。可就在上个月,手机的SD卡突然读不出来了。陈柏郁闷得都想把手机卖了。刚才那惊鸿一瞥,陈柏记住了那张卡的位置。两圈跑完之后,陈柏赶紧沿着刚才跑步的路径往前找,生怕别人抢先把那张卡拾走了。

陈柏跑到发现SD卡的地方,在地上搜索了一圈,幸好卡身很小,不容易被人发现。陈柏庆幸地将卡拾起,回头一看,张昆正朝自己走来,赶紧将卡揣进了兜里。

当时陈柏绝不可能意识到,他的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地狱的大门。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第四篇-白女孩

夜里,B校13楼某层13室的A女生偶然去洗手间。经过水房时,她看见昏黄的白帜灯光下,有一个穿着睡衣的女生在照镜子。那人几乎都把脸贴到镜子上了,呆呆的,一动也不动。最特别的是,那女孩的皮肤是如此的白——以至于看不出任何的血色。

出来的时候,A看见她还站在那儿,没有任何变化。A忍不住喝道:“你神经病啊?深更半夜照什么镜子?”……没有反应。就在这时,A忽然想起这样的情形好象在哪儿听说过……

……

n年以前,这座楼里住着女生Z,她是个很漂亮的女生,有一大堆男朋友。她今天跟这个去跳舞,明天又跟那个去看电影,北京全城的地方都被她玩遍了。无论走到哪里,都象众星捧月一样跟着好多崇拜者,无论想做什么,都有人侍候在她的鞍前马后。听说曾有人为她动刀打架,还有人为她跳楼。(不过肯定未遂,B校不大有跳楼成功的先例)快乐的生活永远与Z相伴,她好象从不知道生么是烦恼。她好像生来就是到这个世界来享受的,又好像天生就是B校男生永远的痛。

可是有一天,Z忽然得了白癜风——一种皮肤病,没法治愈的。过了不多久,Z的脸上就清一块,白一块,像大花脸一样可怕。她的男朋友有的离开了她,有的还偶尔来看看她,可是总时带着一种惋惜或是恐惧的神情。再也没有人和她约会了。

Z也变得越来越忧郁,她开始经常不去上课,整天躲在寝室里不敢见人,由她的室友从食堂给她带饭来。班主任和室友为了帮她振作起来着实想了很多办法,大家藏起了寝室里所有的镜子,说话时也总是避开那些可能使她伤心的话题。事实上,有一个时期Z确实也好转了很多,偶尔也和大家一起说笑两句。可是当她又一次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时,她几乎都快疯了。她开始变得神经质,跟谁都不说话,每天夜里都跑到水房去连续几个小时照镜子——一动也不动。有一天,一个室友无意中说了一个“白”字,Z就歇斯底里的冲上去扼住了她的脖子,好多人才把她们拉开。

从此,更没有人敢理她了。Z也整天呆呆的,象没了魂似的。送回家去不几天就死了。

……

想到这个故事,不由得A大了一个冷战。这时,照镜子的女孩忽然转过了身来——她的眼睛大得象个灯泡,直勾勾的不会动。皮肤白得可怕,嘴唇全都烂掉了!两道血水从眼里流下来——原来她一直都在哭。A的心跳都快要停住了。

——我是不是很难看?——阴森而带着哭腔的声音。

——谁说的?你很漂亮呀。——A知道,遇到怨灵时,如果大惊逃跑会使它想起自己已经死了,因而加害于你。

——呜呜……你骗我!你们都骗我!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很难看。——Z一激动,血水就从牙缝里流出来。她朝着A又迈进了一步。

——没有!没有!!我从来都不说谎的!!!

——真是这样吗?

——不信你可以去向我们班的XXX去问。她可以证明,我是有名的说话不会拐弯的老实人。——现在,Z的每一个愚蠢的问题对A都是莫大的折磨,她想,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会抖起来了。那可就全完了。

——谢谢你。——Z的脸上终于漏出了欣慰,倦怠的神情,它的影子也渐渐有些淡了,像是要溶于空气中去了。她似乎是微笑(她已无法准确表达这种表情了)了一下,冲A挥了挥手。

A悬着的心终于也稍微落了地,她也挥了挥手,向她习惯的那样,说道:“白白!”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

超短的校园鬼故事第五篇-指爪恶咒语

长长的指甲

校篮球赛决赛现场,看场里只有坐在角落里的郭明和萧炎没有被篮球吸引。

郭明小声说:“萧哥,天气越来越热,用不了几天那具无头尸体可就臭了!”

萧炎谨慎地看了看周围,大家都在专心看球,没人注意到他们说话。萧炎低声说:“尸体防腐方面我有的是办法,不会臭的。你给我把他看好,别弄丢了。”

郭明说:“尸体怎么会丢?”

这时有人从过道里挤过来,在萧炎耳边说了几句话。萧炎的脸色一变,看来不是好消息。

郭明问:“出什么事了?”

萧炎说:“你出来的时候尸体还在?”

“那还用说?我亲自检查的,还在我床下呢。”

萧炎说:“也就是说现在你宿舍里只有那具尸体?”

“那当然!怎么了,他还真活过来跑了?”

萧炎说:“那倒不是。刚才咱们的人从你宿舍门口过时,听见里面有人在挠玻璃。”

郭明顿时觉得头皮有点发麻,说不出话了。难道说还真的有诈尸一说?不过他毕竟不算胆小,很快镇静下来说:“也可能不是尸体在挠玻璃,而是别的什么人躲进了宿舍。但是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是回去看看为好。”

萧炎摇摇头,说:“不行。比赛结束再回去。”

“萧哥,你不是不喜欢篮球吗?”

萧炎说:“我不是在看篮球,而是看一个人。你有没有注意到文学院6号球员很奇怪?”

郭明这才把视线投到球场上,果然,那个6号右手的指甲非常长,而且明显经过精心保养。这样的指甲打篮球一定非常不方便,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郭明说:“这人我知道,叫姜瑜寒。据说以前从来不打篮球。但是最近因为被发现三分球超准,所以破格推荐到院队的。但是在院队里表现很一般。”

萧炎低声说:“这小子今天凶多吉少。”

话音刚落,文学院队传球失误,篮球直接打到姜瑜寒的手上,那片长长的指甲从手指上脱落下来。姜瑜寒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萧哥,你怎么知道他会出事?”

萧炎小声说:“这是”指爪恶咒“。”

挠玻璃者

郭明吃了一惊,但更让他吃惊的是萧炎居然预感到要出事。不过他没有问萧炎是如何做到的,因为萧炎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人,他总能让你吃惊不已。

上周,萧炎找到郭明,说在校外的垃圾箱里发现一具没有头的尸体。通过身上的证件确定是文学院学生罗昌盛,双手的手指都已经被割掉,而且身上挂了块牌子,上面写着:挠玻璃者死!

萧炎请郭明暂时保管那具尸体,他自己去调查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炎身手很好,很快就从慌乱的人群中穿过,来到场地中间。郭明则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萧炎知道郭明的父母都是医生,耳濡目染学到很多常识,低声问:“他伤得怎样?”

郭明瞧了瞧地上的姜瑜寒,摇头道:“没救了。真奇怪,不就是砸了手一下吗,怎么会死呢?”

萧炎趁众人慌乱的时机,捡起地上的篮球掂了掂,然后匆匆离开了。

两人回到郭明的宿舍门口,身后并没有人跟来。操场方向的嘈杂声更乱了,看来不出郭明所料,姜瑜寒已经死亡。

郭明好不容易跟上萧炎的脚步,喘着气问:“萧哥,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炎说:“姜瑜寒的队友是故意砸他的。你也许不知道,姜瑜寒和罗昌盛是合友,这事一定有关联。另外,刚才我试了一下那个篮球。你猜里面有什么?”

郭明想到宿舍里罗昌盛的尸体没有脑袋,颤声说:“不会是头吧?”

萧炎点头说:“从分量上看,就是人头。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是什么挠你的玻璃吧。”

话说到这儿,他们忽然听到宿舍里面的玻璃上真的发出一阵阵尖锐的声音,好像有人用指甲用力地挠着。郭明吓了一跳,说:“里面真的有人!”

锁还是完好的,如果有人躲进去恶作剧,是怎么进去的呢?如果没人,那就只能是罗昌盛的尸体复活了……

战战兢兢地打开门,宿舍里却没有人。郭明掀开床下用来掩护的纸箱,发现尸体依然乖乖地躺在床下,没有移动。

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窗户上尖锐的响声更强了!萧炎过去检查了一下,说:“是这个在作怪。”

郭明也凑过去看,只见窗台上有半截手指,不过它好像有生命一样,正在诡异地扭动着,不停挠动着玻璃。站远些看就会发现,它挠过的轨迹组成这样一句话:“挠玻璃者死!”

以上就是超短的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超短的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