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5篇

本文5个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讲给女朋友的短篇鬼故事、吓女朋友的鬼故事短篇、短篇鬼故事真实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女朋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第一篇-“梦中梦”之明悟

李月是一位全职妈妈,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全家全靠她丈夫每月挣得那点钱来救济生活。

最近三天李月一直无法安心睡眠,一直盯着床上的女儿,总感觉她的女儿是。。让她不由后怕,想起了三天前发生的事。

事情追溯到三天前:

“警察同志,我女儿不见了,估计是让人贩子拐跑了,您快帮忙找找吧,求求您了!”。李月声泪俱下的哭道。

“你别急,慢慢说,在哪不见的?现在失踪几个小时了?根据法律,只有失踪24小时才能立案!”警察说。

“今天早上我带我女儿去恒源广场逛街,大约9点左右,我去了下百货大楼的卫生间,让我女儿在门口等我,可是我一出来,我女儿就不见了。警察同志,求求您了,帮忙找找吧!”李月再次痛哭。

“可是现在才9点45,远远没到法定立案时间,要不你先留个联系方式,再等等,如果您女儿找不到回去的路却找到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警察说到。

“好吧,那谢谢您,我该怎么办啊。。我。。我。。”李月哭着说到,但心情似乎平静了下来。

“你先回去吧,如果24小时还不见你女儿,再来报案吧”警察说完,李月低着头走了。

下午6点,天色已黑,李月正在家中休息,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李月接听了电话。

“您是?请问您找谁?”

“您好,我是公安局的,您是李月女士吧?”

“是,我是,您有什么事吗?”

“今天上午您不是来报案说女儿丢了嘛。就在刚才,您女儿找到了我们,现在就在我们警局,身体表面没什么大碍,不过精神上好像有点不稳定,您快来接您女儿回家吧。”

“啊,真的?你没骗我”李月惊讶的大声说到。

“呵呵,看您激动的,是真的,您快点来吧。小女孩一直哭着说要妈妈。”

“好。。好的,我马上来”李月吭哧的说,之后挂断了电话,久久不动,身体颤抖不已,脸已完全变形。想了想昨天发生的事情。

“难道昨天全是假的?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恩,应该是这样!”李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之后下楼奔着警察局跑去。

到了警局,说出了来由,就让警察带到了内堂。刚进内堂,就听到了一阵哭声,“我要妈妈,呜。。”那声音明显就是自己的女儿的。“还好,昨天确实是做梦,还好”李月呐呐自语。

“小姑娘。你看谁来了”警察对小女孩说到。

“啊,妈妈,妈妈,我总算找到你了,您放心,我肯定不会离开您的视线了,保证让妈妈安心,嘿嘿”李月听的心里咯噔一下。。

“呵呵,小姑娘真孝顺,知道妈妈担心着急,立下保证了!真乖,小姑娘,下次可别。。”警察进行了滔滔大论,可是李月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完全沉浸在刚才女儿说的那句话中。

就这样,李月把女儿领回了家。

回到现实:

李月正在回忆着,突然看到女儿坐了起来,瞳孔中留着血,面对面的问:“妈妈,您为什么要杀了我?难道我不乖吗?难道就是因为我吃了弟弟的糖果?您这么喜欢弟弟,那么我就让他在你面前死无全尸!”说着就朝床上的小男孩扑去。

“啊,不要,你住手,老公,醒醒,老公”无论李月怎么叫,她老公都不醒。

这时,只看到。女儿手里拿了把锯齿,就是她把女儿杀了的那把。

“妈妈,您看好了,给我纠正下错误,您当时是不是这样杀我的?”说着就拿锯齿一点一点的把小男孩的头割了下来,然后是四肢,最后是刨开肚子。。

“妈妈,是不是这样啊?啊?哈哈哈”

“妈妈,该你了”说完奔着李月直扑而去。

“啊。。。”伴着一声惊叫声,李月从床上站了起来,看了下躺在床上的儿子,以及躺在地上的女儿,想了想刚才的恐怖的梦。

走到女儿身边,轻轻的把在地上熟睡的女儿抱起,平稳的放到了床上,明悟的笑了!

作者寄语:重男轻女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形势,有感而发,写了这篇文章。本来想写恐怖悲伤的结局,但是最后改了主意。我觉得母亲的顿悟更能体现我们做孩子的希望!我想出很多结局,如果想看其他结局,我会在后面的文章补充上来!谢谢支持!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第二篇-多事的夜之手机

“累死哥了,终于搬完了。”黑皮站在自己新租的房子门前,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不停的喘息着。“他妹夫的,这么多东西自己搬五楼,真够哥们一呛。这都晚上七点多了,才弄完。”休息了片刻,他打开了房门,开始往里一样一样的倒腾东西。

“不过话说,这屋子装修的还真不赖啊,还有100多平米,租我一千一个月,还真不贵,这次赚大发了,嘿嘿。”说完,自己叼上一颗烟,开始安排各类东西,正安排着,就听着好像有人敲门。“奇怪啊,我没告诉过别人我搬这啊”

打开门一看,一个看着能有六十多岁,穿着古老中山装的老大爷站在门口。“你好,大爷,请问你有什么事情么。”老大爷看着他,默默无语。过了许久猛地瞪大了眼睛“走,赶紧走!离开这里”他大声的喊叫着,给黑皮也吓了一跳。“大爷,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今天刚搬来的。”老大爷重重的哼了一声“不走,就等着后悔吧。”说完,转身就上楼走了。黑皮摸摸头“真是个怪老头。”

等收拾好屋子,已经是快十点了,黑皮一个飞身,把自己重重的扔到了床上“累死了!搬家这事,还是少经历几次的好。”说完昏沉沉的睡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耳边,传来了抽噎的哭声,细细听来,应该是个女的。黑皮迷迷糊糊地的说了句“谁呀,这么烦。”说完又准备睡觉。过了不到十秒,黑皮蹭的从船上蹦起来了。“我操,什么情况。”黑皮跑着打开了灯,四下望去,没有一个人。“不会是做梦吧。应该是做梦,对对……”这个“梦”可是给他吓的不清,满头大汗。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声音“嗡……”

听上去是这样的低沉,就像手机震动的声音。黑皮咽了口口水,向自己的手机慢慢的走了过去。拿起来一看,奇怪,没有来电啊。就在这时,刚才响起的手机震动的声音也消失不见。“真他妈的怪了。”肚子在这时候很不和时宜的叫了起来。“忙了一晚上了,饭还没吃呢。”穿好了衣服,拿起手机,准备出门吃饭,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看,没有什么异常,关上门,走下了楼。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关门的一瞬间,屋子里再次响起了手机震动的声音。

“老板,二十个串,一个腰子,十个板筋,一个花菜,一个鸡架,五瓶啤酒。”“好嘞,先生先吃点花生毛豆。”服务员,满脸笑容,端来了一盘。“哟,哥,看着眼生啊,不是这个小区的吧。”“恩,新搬来的,就住在二十号楼,252.”“二十号楼  252?”听见这话服务员脸上的笑容一僵“哥,我给你取串去。”说完,转身就走了。黑皮也没在意,慢慢吃着,慢慢喝着。越合计越不对劲,又把那服务员叫了回来。“刚才你怎么听见我住哪脸色不对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老弟!”服务员,干笑了两声“没事,没事,哥,我那还有活。”“站住。”黑皮有点不愿意了,坐下,说完有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说出来,都给你。”服务员有点害怕了,黑皮一米九的个子,又长年健身,往那一站跟个铁塔是的。“哥,别生气,我说,我说还不行么”说完,收下了钱,坐了下来“哥,跟你说吧,二十号楼252不干净。以前在那住过的,不是自杀了就是疯了,邪性的狠。哥,我话就说到这,怎么办你自己合计吧。”说完就走了。

黑皮坐在那,有些不知所措。他又想起了门口那个老头,让自己走,难道他也知道点什么,所以不让自己在那住?想了想“哼,老子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操,我还偏不信了。”

吃过东西,自己又回到了家里,索性,把屋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又四下看看。“我爸说过我八字重,生辰好,不惧鬼神。就算有我也不怕。”说完脱了衣服,就走向了浴室。

洗着洗着,放佛又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音,于是关掉了水龙头,打开浴室的门,四下听听,根本没有声音。于是又回去继续洗。一直到洗完澡,看了会电视,在趴到床上,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大概自己多虑了,恩,服务员的大概也是听说了,不管了,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黑皮又被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吵醒,拿起手机一接,一个低沉的女子声音传了出来“晶晶。。晶晶”“喂,谁啊?什么晶晶,我是你大爷!操!”说完,把手机挂了,直接关机。扔到了床头。过了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再次响起,黑皮愤怒的坐了起来“还他妈的让不让人睡了。”说着,拿起手机接听。“喂!!晶晶,我是你妈晶晶,别再打电话了。操!”说完关机,又趴下了。刚趴下,又猛的坐了起来。不对,刚才我关机了,怎么响了?我手机什么时候调的震动状态啊?这下子,真是彻底睡不着了。身上渗出了一层的冷汗。“我操,不会真这么邪门吧。”

这下,彻底睡不着了,黑皮连忙起床,打开了所有的灯,打开了电视,拿着手机坐在客厅里,这下,干脆把手机电池也拿了下来。过了一阵,又传来了手机震动的声音。自己那没有了电池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一个未知号码来电,手机不停的震动着“啊!~~啊啊!~”吓的黑皮蹦了起来,拿起手机直接仍了出去。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第三篇-我的老师是鬼将

噔噔.....噔噔噔......

一阵急促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新老师推门而入。

鹅蛋脸,柳叶眉,丹凤眼,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

教室中的一群”虎狼”看着来人,哈喇子流了一地,想必现在早已垂涎三尺。

但此时只有我一个人忐忑不安,因为我知道来人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民教室,而是一位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女人,早在阴间的时候,我就曾见过她。

那时的她是镇守鬼门关的巾帼女将,身着黑色皮衣,手握金刀阔斧,虽然是一介女流,但在地府中的地位却不容小觑。

我忐忑地看着来人,不知道她此次前来是不是抓我回去的?

同学们看着女人身材高挑,长发飘飘的样子,一脸的惊讶状,有几个稍显调皮的还吹起了口哨,略有戏弄之意。

女人站上了讲台,眉毛锁在了一起,扫视了一边台下的我们。

“同学们,原先给你们授课的地理老师因突发性疾病,暂时不能给你们上课,所以由我代劳了,本人年纪不轻,不便透露,名字倒也容易记,姓柳名如苏。”

女人不拖泥带水,一气呵成,简明扼要地介绍了自己。她的举手投足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初次在鬼门关见到她时,那份威风凛凛的模样。

“好了,剩下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将课本翻到第27页,今天我们来讲地壳运动这一节,所谓地壳是指两个相邻的板块所形成的融合地带,全球有七大板块......”柳如苏的话一下子将我拉回了现实。我看着讲台上款款而谈的柳如苏神思恍惚起来。

不知道何时,我听到一声声连续地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等我回过神来时,恰巧看到流苏站在我身后。

“同学,上课要专心,思想不能抛锚,我今天第一天来这个班,你好歹给个面子。”柳如苏眼神犀利,表情中显出不悦来。

我点头,“嗯,知道了。”但神思还停留在那些有关前世的记忆中.......

地府中,轮回是按等级来排列的,身前名声显赫,身居要职的鬼魂,秦广王会安排着早点投胎转世,而身前家世贫贱,穷迫潦倒的末等鬼魂,须待八百八十八年才可以轮回。

我等不及,受不了阴曹的暗无天日,于是我利用自己从茅山学了的一点皮毛道术,以矫健的身姿翻过了望乡台,爬过了三生石,最后在途径孟婆庄的时候,恰巧看见了眉眼如画的孟婆之女——夏子英。便在孟婆庄逗留了几天。

在那些日子中,通过和她攀谈,与她建立了深厚的友情,最后竟然发现这样美艳的一个女子心中也怀揣着去阳间一遭的梦想。

我们私下里一商量,一拍即合,将孟婆端来的一碗孟婆汤,私下里换成了一碗甜水,循着前世的记忆从轮回隧道中再度转世为人。

但当我来到阳间时,我才发现,这里已经是21世纪了,后来问一个街头算命的先生,才知道阳间的一天是阴间的七年........

我寻觅了很多年,却一直没有找到夏子英,不知道她投生在了何处?

“喂喂.......你又发呆!”又是这个令人懊恼的女人的声音。

“什么事啊,我这不是在听课嘛,你好烦啊。”我顶撞了这位新来的女老师,骨子中的放浪不羁还是改不了。

“咦”周围传来一声声讶异的声音,同学都面面相觑地看着我。

果真,柳如苏气的花枝乱颤起来,指着我,吼道,“你,下课后,来我办公室。”

“哼,见就见,怕你不成。”

周围很多的同学向我投来了怜悯的目光,我明白,他们都在幸灾乐祸。

晚自习后,我来到了柳如苏的办公室,发现她爱答不理的样子,索性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挑衅地看着她说,“柳大人,想不到时隔多年,你还是来了,这次,怎么地,是要抓我回去还是又有什么别的打算?”

柳如苏将手中的笔转起了圈圈,晃得我眼晕,我真要发火,她站起了身,走到了我跟前,“哼哼,你以为你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地府,我就发现不了了?”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第四篇-画室的白裙子女孩

小珍是国画班的新生,国画班的画室在第九栋的顶楼,那是个不怎么干净的地方。

去年,九栋有个女孩子跳了,为她的爱情献上了娇小的生命,是那样的不值得。

从那以后,九栋就开始有一些传言了,其中顶楼女厕的传言最为恐怖,什么照镜子背后有碎石躺着啊,洗手的时候龙头里落出头发啊,听着相当慎人。

当然,这些传言,小珍并不知道,这天晚上,她一个人在画室画画。

她从高中起就喜欢这样了,特别喜欢一个人静静画一晚上的这种感觉,偶尔用手机放放音乐啊什么的,十分惬意。

同寝的学姐也不好将这些可怕的事告诉她,因为小珍画画水平很高,而且人也很认真努力,她们不想用这些事就打扰她。

所以这天晚上,小珍又一个人在画室呆着了。

夜半,两点。

小珍正聚精会神地描绘一棵大树。

咔咔!

门打开了,她有些奇怪地回过头,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

待她转过身时,只看到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背影,她坐在靠门口的那个位置,静静打开画纸,然后拿起其他工具。

小珍为人比较沉默,见对方不想说话,她自然也不会打招呼,于是,就这样画了一整晚。

天蒙蒙亮的时候,小珍终于画完了这颗比较杂乱的大树,她回头一看,那个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没有多想,小珍准备回去睡觉了,早上九点还有课。

上课的时候,旁边的敏学姐也是她隔壁床的室友,问道:“小珍,昨晚怎么样啊感觉?”

小珍微微一笑,道:“还好啊,画室挺安静的。”

敏学姐勉强笑了笑:“那就好,那就好。”

小珍只当是学姐人好,并不知道敏问这个问题的深意,当然,她也没有说那个女孩的事。

就这样,小珍连续一个月都在画室画画,那个女孩每天都悄然出现,也悄然消失,小珍从来没见过她的正面。

对这样一个“夜友”她其实挺好奇的,但女生的矜持让她始终没有开口打招呼。

当然,还有一件值得奇怪的事,那个女生似乎每天都穿着白裙子,由于距离比较远,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都是那一套,也许是对方就喜欢白裙子呢?

这天晚上,小珍又在画室开工了,但画着画着的,她突然想到了那个女孩,好奇心开始一点一点地影响她的注意力,终于,她有些受不了心底的小猫了。

她决定趁着那个女孩没来,过去看看她的画。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女孩应该是坐这边的。

小珍自言自语地走到印象中的那个位置,这里放着张木桌,木桌上面用画布盖着,不知道上面放着什么。

小珍看了看门口,然后将画布拉开三分之一,下面那张画纸是鲜红的,难道画的是玫瑰花?

她又拉开了些,看见一双洁白的脚,上面沾着点点血迹,这似乎是一副比较重口的画,画的是一个女孩躺在血泊之中。

小珍皱着眉,走回了自己的坐位,那个从背后看上去如此纯洁的女孩,怎么会画这么重口味的画呢?

这和小珍的主观臆测完全不一样。

时间,两点。

咔咔!

门又打开了那个女孩走了进来,一如既往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小珍,干坐了一下,有些内急,便起身离开。

去厕所的路灯是坏的,一闪一闪的,令人不觉有些惊疑。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

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第五篇-镜花水月

雨丝细绵的郊外,雾气浓郁,

一辆老旧的士在缓慢地行驶,车身随着崎岖的路途颠簸着。头发花白的司机嘴叼着烟,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摇开了手摇窗,往窗外抖了抖烟灰,再抬头看了看倒后镜里的我。“小伙子,你要去向西路,4号?”我望着那左右摆动的雨刷,随口应了声“嗯”,老司机看了几眼倒后镜的我,又低下头继续开着他的的士。的士在一栋双层套房门前停下,从窗口望去,映入我眼帘的是那佈满落叶的庭院,接着是庭院中那耸立的一棵枯树,而枯树旁就是我托人找到的一栋廉价出租的套房。当我知道它的租价和看到屋主传来房子的照片时,我二话不说就下订了,还恐屋主会反悔,立刻在第二天早上就先交了一个月的租金。

老司机帮我将行李都搬下车以后,望着房子前的那枯树,愣了愣,接着低下头递过我给他的钱,说了句“小心点”就开着的士走了。我挠了挠头觉得这老司机说的话好奇怪,这时兜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喂,永安?怎么样,房子如何?”电话里传来我的好友思境的声音,“还好吧,从外观上来说啦,里面就不清楚了,还没进去”我一面应着他,一面用扛着行李的胳膊推开院子前的小篱笆门。“你那里好吵哦,还有别人吗?”“嗯?”思境的这句话搞得我摸不着头脑,看了看寂静的庭院,我答说“没人啊,是线路不好吧,有杂音,哈哈”“是吗?最近我电话都这样,怪怪的,啊,不说了,你先打理好你的行李吧,晚上再接你出去吃哦,拜拜”挂了电话,我将行李搬了进屋内。一进屋,就是一个小客庭,摆着几张沙发和小茶几,再往内走就是厨房和厕所,接着上到二楼,二楼只有两间各踞一侧而且房门呈对立的房间,可奇怪的是,门前都像被人写了些类似符咒的字在上面,我本身是个无神论者,对于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当然不屑一顾,扭了扭左边房的门把手,奇怪,被锁上了,右边的却能打开。房间靠窗处摆着一张飘亮的木床,床头还雕了些花之类的装饰,打开窗我才发现那枯树好贴近我的房子,盘旋交错的枝桠随着风摇曳,那面向我的尖端,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支,随时都能穿透我的脑袋。我将行李随意的摆放在角落后就躺在床上,想说小睡一回儿,没过多久就伴着那凉爽的微风睡去。

梦里,我隐约地看见了她,身着白衣裳,一头飘逸黑发,瓜子脸蛋,月牙弯儿般的眉毛,水溜溜的大眼睛,翘鼻小嘴;在窗口外照耀进来的月光点缀之下,犹如仙女下凡,美仑美奂,微笑的坐在床边看着我。“是你吗?真的…是你吗?琪,你过得还好吗?”一丝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我伸出双手想将眼前的她拥入怀中,以拥抱倾诉思念,结果抱了个空,狼狈地跌了下床。一抬头才发现她已经站在门边,指了指我对面那上锁的房间,笑了下就扭开那房间的把手,走了进去,留下还傻站在哪的我。我望着那倘开的房门,和那漆黑如墨的房内,我努力的睁大眼睛,却还是望不清房内的景象,月光的光线慢慢的被黑暗之流吞噬,慢慢的逼近于我,我想逃走却发现动弹不得,直到黑暗之流已经逼到眼前,却突然惊醒了过来。我喘着气,汗早以浸湿我的后背,一看床边,有一双像是踩过水的脚印留着,然后从我的床边走着走着,我从床上爬起,跟着那脚印,来到了那被上锁的房门前。我扭了门把,门,竟然,缓慢的打开…

和梦里一样,黑漆漆的房内什么也看不见,我举步向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说能借助手机荧幕的光线来照明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房门在我身后却被大力的关上!我吓得转过身来,急忙向前去扳动那门把手,该死,怎么也扳不开!到了最后,我放弃了,背着门壁坐了下来。将手中的手机,荧幕面向前方,却发现了另一个我,不,该说是一个我的倒影。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驻在化妆台上的一个铜镜,我身体凑了过去,以手机荧幕的光仔细端详。那铜镜边缘似乎有些被烧过的痕迹,而那化妆台有被白蚁侵蚀过的洞孔,台上的灰尘也厚得告诉我它有一段时间的弃置了。我擦了擦铜镜上的污迹,镜里的倒影还算清楚,却发现在镜子中映现的不只我一人。她微笑着站在我身边,手臂拐着我,身上穿的是我们第一次相见的连衣裙,笑容还是那么的甜美,以蝴蝶结绑着的马尾显得她更加的可爱,我头转向一旁,空荡荡的,没有她的踪影。“永安,永安!”她的声音从镜里传来,我望回去,“我想吃雪糕!巧克力的,巧克力的,我们一起去买好吗?”她在镜子里踊跃的问着我。“好啊,我们一起去买吧。”我哽咽的说着我们六年来几乎每次在一起都会说过的话,然后牵着她从镜子里伸出的手,随她去了,这一次,绝不会放开……

双层套房一撤的寂静,枯树随着风的力量,在空中划划起舞,屋子的大门,只能进得去,却出不来。老旧的的士在刺耳的煞车声中再度停下,枯树舞得更加起劲,似是欢迎着另一个房客的到来。司机看向那大屋的窗口,愣了愣,叹了一口气,一如往常地说了句:“小心点”就开着的士走了,从第一次的极力相阻到后来心知徒劳无功的扬长而去,司机早已明悟,这些房客,生命中的归宿,早已注定在此;他们放不下的,唯有在镜中花,水中月里得以平息,也许只有这样,才算无憾吧。

以上就是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