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简短鬼故事短篇鬼故事大全鬼故事大全短篇150、爱情短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第一篇-百鬼传之枉死鬼

卞城王一脸凶狠,坐在一张黝黑发亮的大桌子后边“啪”惊堂木这么一响。

吓得吴海全身一哆嗦,望着这大厅内,左右手两边,站立着几十个牛头马面,一双双大眼睛,就这么怒视着吴海。

吴海还是个孩子,哪里见过这场面啊!浑身发抖,咬紧牙关,哆哆嗦嗦憋了六个字出来:“阎,阎王爷你好。”

卞城王“啪”用力一拍桌子,怒吼道:“大胆,吾乃卞城王,你这个贪玩的小鬼,连我卞城王的名号也没听过?”

这下吴海想不通啊!卞城王?没听过,从小到大也只听说过阎罗王,完了,完了卞城王看样子发火了,吓得吴海立马跪倒在地,胡说八道起来:“卞城王爷饶命,我还小,刚刚上初一,估计爷爷你的事迹是初二的课吧?”

卞城王内心欢喜,对着身旁判官的耳朵,轻声问道:“现在阳间的教学课本上,有提到我了?”

判官憋了憋嘴,自己也不知道实情,不敢乱说,可这卞城王,他脾气不怎么好啊!自己也不想惹他发火,于是凑到卞城王耳根前,轻声细语的回道:“这阳间,早就出了好多书籍记载我们的丰功伟绩,不过这教科书,我想因该也有吧!不然人们死后,都跟这小鬼一样,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卞城王听到这里,心里有数了,立马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仰了仰头,一副骄傲自满的表情,问道:“小鬼,那教科书上是怎么写我的?”

哎呀!这卞城王还真信了,吴海看卞城王面露笑容,这下紧张情绪,总算得到一丝缓解,跟着说道:“卞城王爷爷,我那知道啊!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还读初一呢?那可是初二的课程。”

哎呀!就是啊!这下给卞城王心里打了个结,这可如何是好,不知道真相,晚上又得失眠了。

吴海见这卞城王好奇心如此之重,他灵机一动,哭闹着,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呜呜呜!卞城王爷爷,都怪我,我不该贪玩,这么早就死的,不然就可以给卞城王爷爷你讲讲课程的内容了,呜呜呜!要不卞城王爷爷你放我回去吧!等我念完初二,我再死回来,给爷爷你讲。”

“大胆小鬼,来到卞城王殿前,居然还想回去。”判官怒吼道。

卞城王沉默不语,心中仍在纠结。

“呜呜呜!我还这么小,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我冤枉啊!呜呜呜!”

“能来枉死城的,谁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你贪玩早死,与生死薄死亡年龄不符,应当判处在枉死城中做工,直到你与死亡时间相符合为止,才得转世为人,本判官现在宣判……”

“啪。”判官的话还没说完,卞城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怒吼道:“这里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吓得判官立马停止宣判,低下头战战兢兢的说道:“爷,你说了算,当然是你说了算。”

“回去啊!我倒是能让你回去……”

卞城王还没说完,旁边的判官插话道:“爷,这可不好弄哦!这枉死薄上,已经写上他名字了。”

吴海听在耳朵里,心里正乐呢!这判官还真是碍事“唉!”吴海叹了口气,悲观的说道:“ 既然卞城王爷爷办不到,那我还是安心留在枉死城,当个苦力算了。  ”

卞城王憋了憋嘴“哼哼。”他清了清嗓子,看着旁边的判官问道:“这枉死城,可是我做主?”

“爷爷,这这这……”

“他是死于何时?”

判官翻了翻枉死薄,回道:“公元2013年。”

“哼哼!3改成8会改不?”

“……”判官沉默片刻,轻声说道:“哦!这个会。”

“我给你五年时间,你要把所有阳间关于我的事迹,给我记下来”卞城王突然加重语气吼道:“五年,如果你不给我死回来,等你死后,我就打你下枉死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最后句话,说的铿锵有力,威严耸立,旁边的判官听了,都直哆嗦。

吴海那里知道什么枉死地狱啊!能回去,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嬉皮笑脸的回道:“卞城王爷爷放心,这五年我一定用工读初二,以报答卞城王爷爷的重生之恩。”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第二篇-鬼事连篇之猫怨

晚间十二点过后,我刚下夜班,一出楼梯口竟发现道路两旁的路灯没有开,四周一片漆黑,偏偏最近我总是骑着刚刚买过的山地车,而山地车我并没有裝灯。

夜色漆黑,路上出奇的静谧,这在以往是有来往的车辆的,今晚却破天荒地没有车辆行驶,我想打辆出租车的希望也破灭了,只能骑上了我那无灯的山地车。虽然夜色黑暗,也不是没有一丝光亮,我借着微弱的月光行驶在空旷的公路上。

刚开始的时候,我骑的很慢,渐渐的我适应了这微弱的光泽,速度也越来越快了,再加上这段路非常的平坦宽阔,我很放心的驰骋在属于我一个人的公路上。

然而,正在我骑的兴起的时候,一个黑影从路旁跳了出来,无巧不巧的我碾压了过去,随即我便听到“喵嗷……”一声凄惨的惨叫,我慌忙刹住了车子,跑步折了回来。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到一只灰色的猫趴在公路上,它的整个脊背好像被我压断了,它趴在那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寂静的夜里突然有只猫在惨叫,的确有些渗人。

不都说猫有九条命吗?它应该不会死吧!我本人是不喜好家畜的,尤其是猫,看到它,我甚至有些反感,我本能的想要撤走。突然看到它那夜色下泛着绿油油的光的眼睛,虽然知道这是有科学根据的,但还是莫名的有些畏惧,我匆匆的骑上了车子远远的离开了。

回到家里,我满脑子都在想那只猫,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妻子被我的翻滚吵醒了,问我怎么回事,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这件事情。

她听后嘲笑着对我说:“一只猫就把你折腾成这样,你又不是故意压的它,那只猫还能吃了你吗?”

我听后觉的她说的有道理,想想便释然了,很快我便在床上沉沉地睡着了。

这晚我做梦了,梦中我竟变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小老鼠,我的后面有一只猫在追赶我,那不正是我轧过的那只灰猫吗?我拼命的狂奔着,那只猫却总是锲而不舍的一路追着我,我紧张的要命,生怕它一口吃掉我。

然而,在前面一堵墙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只得停了下来,转头看去那只猫离我越来越近,我的身体顿时瑟瑟发抖,上天无门的我眼睁睁的看着那灰猫向我扑来,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啊!”我被异常真实的梦境惊醒,抹了一把额头间的虚汗,我顿时有些后怕,仿佛我真的要被那灰猫给扑杀。妻子被我再次惊醒,她问我怎么了,我说:“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没事,你继续睡吧”。

我实在是无法继续安睡,生怕再次做那徘徊在生死一线的噩梦。突然觉的有些尿急,我急匆匆地往厕所跑去,可是就在厕所里我突然觉得后背喘气的声音,好像有个人在我后面。我的心头陡然一紧,猛的回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有,只有我自己粗重的喘气声。

可是就在我上完厕所洗手的时候,我竟然从镜子里看到一只猫,闪烁着绿油油的眼睛,似乎在瞪视着我。我的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我匆忙打开了灯,也许这个时候只有那灯照的光亮才能压制我内心的恐惧。可是,当我再往镜子里看去的时候,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我悬着的心这才缓缓的平复下来,兴许我是出现了幻觉。

后来的几天,我再也没有做过此梦,我以为事情就此平复下来,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停止。就在某个夜晚,我开着车在下班的路上,自那次轧猫事件后,我再也没有骑过自行车。

这个夜晚出奇的静,路道两旁的路灯没有开启,幸好,我今天是开着车的,也不知怎的,我的心中竟感到一丝莫名的不安,总觉的将要发生不好的事情。

就在我行驶到那段我曾经轧过那灰猫的路段,突然一道灰影从路旁飞出,嘭的一下撞在了我车的正前方的挡风玻璃上,那灰影猛的被撞飞了出去,我的心头陡然一紧,猛得踩下了刹车。漆黑的路中央,我的车子停在这里,在远光灯的照射下,我看到那是一只灰色的猫,它竟然没有受伤,黑夜中两只绿油油的眼直盯着我,盯得我心头本能的一颤,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有些恐惧。

突然之间它猛的向我的车子扑来,它扑在了正前方的挡风玻璃上,两只锋利的爪子不停地在挡风玻璃上抓挠,“啊”我一声尖叫,本能的想要躲避,我的头猛的磕在了方向盘上,痛的我龇牙咧嘴,这时我这才发现有挡风玻璃的阻挡,它一时半会是进不来的。

但我的内心却是惶恐不安,我突然想起我曾经轧过得那只猫,又是在此路段,该不会是……,我不敢再去想象。它正在不停地抓挠着挡风玻璃,一道道的爪痕清晰可见,每抓一下都发出难听刺耳的滋滋声,我的心里直发毛。我慌里慌张地去启动车辆,却总是发动不起来,猛然之间,正在抓挠车辆的那只灰猫突然不见了,我的内心咯噔一下,总觉的它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某个地方,随时会跳出来袭击我一般。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第三篇-傒囊

《搜神记》卷十二有这么一段话:“……两山之间,其精如小儿,见人则伸手欲引人,名曰傒囊,引去故地则死……”

江南的三月,烟雨蒙蒙,让人仿佛伫立在大雾之中,世间的一切仿佛都变得迷蒙,让人看不透这湿气之后,是怎样一种场景。

在通向京城的路上有一座大山,此山没有名字,是一些进京赶考的书生必须经过的一座山。还有三个月便是殿试的日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书生走在山中的小路上,脸上闪过一丝信心与兴奋。是啊,他柳无恨是会试第一名,现在已经是贡士的他自然对这次殿试很有信心,不说考个状元也是榜眼,绝不可能再低。如此想着,他脸上又是一阵憧憬。甚至都觉得这雨也是充满了诗情画意,他索性把书篓收了,冒着雨前行。

天渐渐的黑了,而雨却是越下越大,柳无恨重新撑开书篓,还是被淋得浑身湿透直打哆嗦。突然他眼前一亮:远处有一座庙,用来遮风挡雨正好合用!他赶紧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到了那个庙宇门前。进了庙先跪拜一番,然后点燃了香案上的小半截蜡烛,也不嫌弃脏乱,躺在破落的草席上默默地借着烛光看书,很快累了也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柳无恨做了一个梦,惊醒的时候梦里的场景依然是依稀在他眼前回荡,使他冷汗出了一身也是浑然不觉。梦里还是那个庙宇,他一个人在看着书,却不知门外一个人,不,应该说一个小孩子已经慢慢接近。月光冰冷,一双稚嫩的小手缓缓推开了庙宇的门,发出一声“吱呀”一声轻响,打破了夜的宁静。柳无恨从书中的世界回过神来,看向门外。那里站着的是一个小女孩,大概六七岁的样子,一双大眼睛无辜的望着柳无恨,隐约间有一点水花从眼中闪过,却没有流淌下来。她的两手食指在胸前轻轻触碰,活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般,用充满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柳无恨,对这复杂的眼神柳无恨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感觉,因为这眼神让他心酸,让他心软,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感受,就那么默然出现在心间,让他防无可防。

他放下书,脚尖落地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仿佛害怕一出声就会惊吓到那个小女孩一般,在她身前缓缓蹲下来,用手轻轻擦了擦那眼中氤氲的水雾,用他此生最大的温柔,柔声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了?你的爸爸妈妈呢?”女孩不说话,只是歪了歪脑袋,似乎在想柳无恨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一样,一会儿过去了,正当柳无恨想再问的时候那个小女孩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抱住柳无恨,纤细的双臂紧紧抱住柳无恨的脖子。柳无恨感到背后有滚烫的液体落在脖子后面,他一惊,赶紧拍拍小女孩的背,安慰她。过了一会儿她渐渐安静下来,柳无恨立刻重复了一次刚才的问题,顺便加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小女孩揉揉眼睛,还是不说话,轻轻对着柳无恨招了招手,然后转身出了门。

柳无恨有些踌躇,他不是不知道大半夜的山里会有各种鬼怪,可是眼下这个小女孩一个人就那么出去他多多少少有些不放心,而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那个小女孩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好感,似乎特别喜爱一般。最后,他一狠心一跺脚跟着出了门。

这一切说来漫长,实际上不过柳无恨的几个念头,一闪而过。门外的雨已经停了,地上一片泥泞。小女孩走的不快,但是柳无恨怎么追也追不到,只能与其间隔丈许的距离。她后脑仿佛有眼睛一般,柳无恨加快脚步,她也就走的快点,柳无恨放慢,她也就慢下来。就那么一前一后的走,也许有半盏茶的功夫,小女孩便带着柳无恨来到一处树林,林子里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小土堆,借着月光可以依稀看出是两个坟墓,上面长满了杂草,也看不清上面的字,两个坟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坟墓,高约一尺,不仔细看根本无法看出。柳无恨心里闪起一丝不安,却看到小女孩走到那个小坟墓前面,转过身对着柳无恨再次招招手,转身走入树林。柳无恨赶紧追上去,就当他打算绕过那三个坟墓的时候,异变突起,中间的那个小坟墓突然张开,从里面伸出一截枯骨,生生拽着柳无恨就进了坟墓……

一切都发生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树林子里几只乌鸦发出怪叫,划破了月光飞向远处……

柳无恨心下一阵惊惧,他后悔自己为什么深更半夜还要鬼使神差的出来,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着那个小女孩,他后悔为什么看到坟墓觉察到不对的情况下还不回去……可是,后悔有用吗?

就在他惶惶不可终日,奋力寻找出口的时候一道光冲破了黑暗,他赶紧转过身,是一对年迈的老人,老头子看起来,也就是知天命的岁数,穿着深蓝色长衫,头发挽起来,一只手托着烛台,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意味;老妇人面容苍老,露出慈祥的笑容看着柳无恨。柳无恨突然就想家了,想年迈的爹爹,想那已经故去的娘。那老妇人步履蹒跚走到柳无恨身前,拉着他的手向里走,柳无恨没有挣扎,他也不想挣扎,就那么被拉到一个桌子前,几个凳子在烛光下看起来已经腐朽,桌子虽然朴实无华却也干净。老妇人拉着柳无恨坐下来,沙哑的开口了:“你不必害怕,我等虽然不是人,却也不会有害你之心,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进京赶考的学习吧,今晚不如就住在这里,明早再赶路不迟。”柳无恨本能的想拒绝,但是一种魔幻的声音在他耳边若有若无的缭绕:“留下来,留下来吧。”于是柳无恨不受控制的回答:  “那,小可便叨扰了。”

这一坐,做了多久他不知道,只知道那老妇人告诉他的都是关于他们一家三口的事情:小女孩名叫滢滢,四岁那年他们一家三口被歹人所害,尸体也没有寻到,所以成了孤魂野鬼,在这地方受苦受罪入不得轮回,老妇人请求柳无恨有时间一定寻到他们的尸骨安葬,他们才能入轮回,再世为人。柳无恨忙不迭的答应,这时候滢滢端着一个盘子进来了,那老头子也是如此,滢滢眼中更是露出一丝兴奋的眼神,柳无恨并没有觉察到,依然和老妇人谈话。突然那老妇人话锋一转,对柳无恨说:“我看,你一个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想来味道一定不错,嘿嘿……”说着露出怪笑,从桌子下抽出一,把尺长的刀,对着柳无恨的肚子就刺,柳无恨感觉到了痛,温热的液体不断的喷出,眼前的三个鬼也变了模样:都是一副枯骨,骨头也不知经历了多久岁月的冲刷,有些泛黄,就那么牙齿“咯咯”响着靠近了柳无恨。这时候柳无恨一惊,然后就醒了过来。

天已经大亮,柳无恨擦擦脸上的汗水,暗道幸好是个梦。摇摇头收拾好东西背着书篓出了庙,出门前他还不忘对着佛像拜了拜。

走了几个时辰,柳无恨突然发现前方的一片树林一模一样心中暗道不好,赶紧转身就要离去,却不想转过身却看到了一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与梦中皆是一模一样,伸出小手缓缓一推,柳无恨便被身后开启的墓门所吞噬,留下一连串的惊叫在空中回荡,惊飞了几只乌鸦……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第四篇-实事怪谈录之透尸

李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的八点了。

一个人在深山里守墓,确实非常的恐怖。而且又是在这遍野横尸的森林,稍稍走几遍就可以看见一个无名碑。

死者是李庆的远方亲信,守墓是村里的习俗,守墓比守灵还要重要得多,而且要守七天的墓,以此安慰死者的灵魂。并且在此期间,守墓者是不允许下山的,都要在坟墓的正方向搭一个小帐篷,七日的吃住必须在这里度过。要不是祖母苦苦央求,李庆是不会接下这种邪门的差事的,考虑到家族中诸多男丁尚未成年,而成家立业的男丁大都脱不开身,如此一来,这事就落在了还未娶妻的李庆身上。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李庆想想就觉得高兴,谁不想马上离开这邪门的地方啊。李庆从包里摸出两个馒头坐在一边的小石丘上吃了起来,虽说死者是李庆的亲戚,但事实上也不是那么熟络,仅仅只是在过年的时候见个面而已,李庆对死者也不是太了解,只知道死者是被谋杀的。

死者是个女的,二十七八岁,叫梅簪,丈夫是个残废,育有一个儿子。梅簪未嫁之前是村里闻名的大家闺秀,之后因为梅簪执意要嫁给家境贫穷的恋人,她的父亲就和她断绝了来往,从此不相往来。渐渐地,梅簪就适应了各种农作生活,早起晚睡,任劳任怨,还生了一个健康的娃娃。但这毫不影响她靓丽的脸庞和曼妙的身材,村里有个小混混就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轻薄她,以至于最后梅簪被侵犯后不堪侮辱而悬梁自尽。

这对于梅簪的家人来说是件丑闻,所以梅簪的尸体是不允许被埋在那个村子里的,因此才将尸体搬到这里埋葬。小小的石碑上贴着梅簪的一寸小头像,李庆忍不住凑上去看了一眼。“真是个美人!”李庆感叹到,“可惜了,可惜了……”李庆狠狠的咬了一口馒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梅簪的相片发呆。

夜幕降临,这深山依旧延续着安静和神秘,李庆躲在帐篷里休息,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浪费掉呢……”李庆色心四起,悄悄的爬出了帐篷,走上了那个安放棺材的小土丘,村里的习俗是死后四十九天才可以下葬,所以这棺材只是照例弹上了几条墨线而已,李庆打开了棺材门,梅簪静静的躺在里面,“果然是大美人!”李庆迫不及待的爬了进去,已经是炎暑难耐的夏季了,可这尸体竟然没有一丁点的腐烂,而李庆却没有留意到这个细节,脱裤子脱衣服就干起了事。

蠕动没多久,棺材门忽然自己关上了,李庆吓坏了,死命的撞,但狭小的空间找不到任何一个支撑点,李庆侧过头,忽然发现眼前的梅簪慢慢的睁开了眼,嘴巴里吐出各种恶心的小虫子,小虫顺着李庆的手臂爬上了李庆的脸和脖子,然后爬进了李庆的耳朵和嘴巴,李庆痛苦的挣扎着,梅簪恶狠狠的盯着李庆,李庆闻到了各种恶心的臭味,梅簪一点一点的腐烂,尸体被各种小虫子占领,尸油一滴一滴的渗了出来,李庆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发疯似的到处乱撞,小虫狠狠的咬着他的眼皮、耳蜗还有舌头,梅簪死死的抱住了李庆,一口狠狠的咬在了李庆脖子上的血管,血腥味四处弥漫,李庆想要叫出声却怎么样也发不了声音,全身都僵住了,任凭梅簪摆布,梅簪飞快的吮吸着李庆的血,直到李庆变成了一个只剩下骨头的干尸……

第二天傍晚,李庆的祖母带着一班人上山寻找李庆的时候,才发现李庆一丝不挂的掉在一棵大树的下面,尸体干瘪毫无血色,五官狰狞恐怖,尸体上布满各种小虫子,臭味四溢。而贴在小墓碑上梅簪的照片,仍旧保持着甜美的笑容。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

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第五篇-死亡录像之全部要死

我们村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村里有一个叫二蛋的男人,死在了自己家的炕上。听说是在半个月之后才发现的尸体,当时警察破门进屋的时候,全部都吐了。死的时候七窍流血,后来听说是送到医院里,才发现是心脏骤停,说是受到了惊吓死的。后来因为他是光棍。家里也没有什么亲人,这件事也就被大家忘记了,成了一个悬案。

但是没有过多久,村里又一次出现了大事件,听说又一个男人死了。也是一个光棍,这次出事了以后,村里就炸开了锅,大家都觉得是村里搞新建设,破坏了风水,所以有了血光之灾。当时的村里的领导看到这样的事情,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偷偷请了风水先生。风水师傅来到村子里一看,四周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说,这里四周漂浮着奇怪的黑烟,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冤屈的事情。

村里的领导说,大师啊,我们村里也没有出过什么死人啊,哪里来的冤屈,这段时间突然死了两个人,弄得整个村子里人心惶惶,大师,你一定要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事情啊!!,风水师傅说,收了你的钱财,我肯定会帮你把事情搞定的。村领导激动的握着风水师傅的手说,那就拜托你了。

风水师傅走到一个空地,右三圈,左三圈,然后带了点了五支香,然后忧心忡忡的说,一切都看天意了。过了几分钟,风水师傅看了看地上的五根香说,三长两短。心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村子里肯定有事情在隐瞒。风水师傅对村里的领导说,我看了看四周,不太敢确定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你还是给我三天的时间吧。

村里的领导说,那就麻烦你了,大师。风水师傅,回到自己的屋里的时候,对着空气说,你都已经跟来了,还躲什么躲,不出来。突然,屋里的相框还有杯子突然都打碎了,掉了下来,空间中弥漫着一种恶臭。一阵阴阳怪调的声音传来,“我不想伤害你~~你不要~~多管闲事~如果你敢多管闲事~那就得~~死!!!!!!!”,说到死这个字的时候,整个屋子都在震动。风水师傅说,你到底为什么要害人?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你伤害那么多人,你就不怕下阿鼻地狱,投不了胎吗?,“

哈哈哈~哈哈哈~投不了胎~我不怕~他们害死了我~他们都得死!他们得给我陪葬!!!如果你要管的话,你也得死!!”

突然狂风大作,一把刀落在了,风水师傅的手边,“这算是给你一个警告,少管闲事!!”(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以上就是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关于床下的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