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5篇

本文5个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儿童短篇故事、简短的鬼故事段子短篇恐怖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第一篇-致命的情敌

李鑫华在云道中学读高二。这天,是星期四,现在是第三节晚自习时间,离他铸成大错那天已经过去了六天。然而就算时间一天天过去,也清洗不掉旧迹,清洗不掉他心里后续而来的恐慌。因为,已经连续几天的夜里,熄灯睡觉夜深人静之后,他梦到了他。

然而,并不止这样。他后来“见到了”他。

李鑫华和他,是情敌关系。他,叫刘文杰。他们两个,在同一个班。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虽然表面上两个人都表现得很大度,说谁追到了就是谁的,不能够使绊子。但是实际上两个人依旧暗自各种较劲。就在上周五,也就是六天前……

六天前,刘文杰送了他们同时喜欢的那个女生一个很贵重的礼物,那女生竟然也收下了。李鑫华心里嫉妒心顿起,那天下午放学后就以一个理由把刘文杰骗到了学校的池塘边。而刘文杰那个时候还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

那个池塘边上都是石头,年久滑溜溜的,上面都一层青苔了。而且这个池塘四周的坡度都是相当的陡,如果掉下去之后如果没有人救助,再上来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李鑫华自然是看中了这一点。而那一天,刚好中午的时候下过雨,那池塘壁的石头,更加是滑得不可开交。

李鑫华趁着刘文杰不注意,转身绕到刘文杰身后,伸手就是一推……

情敌没有了。

一个生命就此陨落。

蓄意谋杀。

接踵而至的就是他的内心的恐慌。他怕被警察发现是自己干的,他更怕他喜欢的那个女生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对他敬而远之。他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当初怎么那么的冲动。可是时间不能倒流,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后悔药。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无法恢复,只能尽力弥补。

然而,事情远不止如此。恐慌过后他开始夜夜做梦。噩梦连连,噩梦里,每个噩梦的主人公都是他自己,他在被刘文杰的鬼魂追杀!每次半夜都被吓醒来,每次醒来都是一身的冷汗。你以为这样就没了吗?错了。这还不足以让他极度恐慌。

就在前天晚上,也是半夜。和大前天晚上一样,他照常被噩梦吓醒,一身冷汗。他感到有点不舒服,再加上突然间产生的尿意,他准备去卫生间上个厕所。

路过墙上的镜子时他扭头想看一看自己的发型,结果却是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白色衣服的人。看那苍白的脸,不是刘文杰还能是谁?!

他吓得一个激灵,分心脚下没有踩稳,啪嗒一下整个人摔到了地板上。冰冷的瓷砖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环视了一下四周。然而除了空气什么也没有。他再度壮着胆子看向镜子的时候,镜子里面却又也是什么也没有了。

时间过去了两天,他仍然对此耿耿于怀,并且打死不在晚上再去卫生间。可是,这也不能够避免鬼魂的来临。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乃至性命。

叮铃铃~

在他的发呆中,作业还没有做完,第三节晚自习就已经结束了。没办法,回家去做吧。他是通学生,家离学校也就几分钟而已。失神地摇了摇头收拾东西关好教室门窗电灯风扇出了学校的大门就往家的方向走去。

外面秋风萧瑟,由于这里比较偏远,整条路上都不见几辆车,只有两排昏黄的路灯在矗立着。

走着走着,他感到身上冷了起来,便把身上的秋季校服又裹得紧了一些。可是众所周知秋季校服的单薄,在萧瑟的秋风中是没有什么卵用的。

然而随着这裹紧一下,他感觉到了口袋里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硌着他腰上的肉,那感觉怪怪的。

他腾出手来向口袋里面去掏,然而掏出来的却是……一块表!这是刘文杰的手表,他把刘文杰推下池塘那天戴在刘文杰手上的手表!自从刘文杰死后他就没再和刘文杰的家里人打过什么交道,那这块表是怎么到自己口袋里面来的?!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吓得赶忙一甩手,表从手中飞了出去。可是不偏不倚,却正好落到了下水道排盖的上方,从那缝隙里面掉下去了。

四周风仍然在吹着。见四周没什么异样他又继续赶路。他现在只想回家。看起来他好像没什么事,然而此刻的他实际上已经是惊弓之鸟。

走着走着他好像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影,看起来好像也在往前赶。周围没一个人冷冷清清加上极度恐惧的情况下,能够出现个人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加快脚步赶过去,那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单衣在秋风中赶路。李鑫华奇怪无比,这难道不觉得冷嘛?可是他也没想太多,赶上那人之后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想打个招呼然后一起赶路。

然而李鑫华没有料到的是,那人转过头来,他竟然听见了嘎吱嘎吱的骨骼的摩擦声,如此机械!转过头来之后,原本站着的他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那张脸……赫然就是刘文杰的面孔!

“你-要-干-嘛?”那“人”竟然开口说话了!然而随着他开口,七窍里竟然一齐都流出水来,混合着暗红色的血。“你…还…要…再…推…我…一…次…么?”

“刘文杰”转头不转身,可是脑袋依旧在脖子上,只是脖子已经成了一个麻花。他就这样朝着李鑫华逼了过来。

“不……不要杀我……我……我……知道错了……”李鑫华口齿不清语无伦次。然而已经没用了。李鑫华想跑,可是却发现浑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只看见那个“刘文杰”一点一点地俯下身来,脖子突然断裂,一股子血水朝着他的脸奔去……

仿佛有腐蚀作用一般,惨叫之声顿时不绝于耳。然而,却是没人听见了……

不要用非人的竞争手段竞争,不然即使赢了,代价也不会小。付出的,可能甚至生命。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第二篇-鬼魅列车

我走路一向低头从不看天空。可惜火车站旁边有个浅水洼倒映着一片天。我不经意一瞥,看到水里倒映深邃的天空中那颗太阳居然生出一只尖角,好邪恶的感觉!我马上眯眼看天上,太阳依然是安分的圆形,没一点棱角。

它在装假!

我一脚踩碎了水中的太阳……无数个邪恶的碎片在诡异地笑……

我不理它,继续向车站候车厅走去。

来送我的女朋友徐颢菲说:“你踩水干嘛呢?还小孩子脾气呀!”

我也没理她,继续向车站候车厅走去。

上车了,我说:“再见,徐颢菲!我很快回来!”

车缓缓开动的同时,一个头发散发着很浓郁啫喱水味道的女孩走过来,坐在了我对面的靠窗位置。火车开始匀速行驶,她开始试图开车窗却打不开,我起身帮她拉开了一点。凉风吹进一点后空气舒服多了。我斜睨到她在看着我微笑,她头发挽得很有型。

我突然有个奇怪的念头:我帮她打开了窗户,她说谢谢你,然后纵身跳出去香销玉殒……

呵呵……真是胡思乱想。

“谢谢你!”她果然这么说,不过她没跳车。

我摘下耳机看向她说:“不用谢!”看着她,我突然睁大了眼睛——她很像我以前的女朋友张好寒!怔怔凝视着她,我突然有些感伤,因为张好寒就是乘火车时失足掉进了铁轨中……

“你怎么了?”她还是微微笑着看我。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尴尬地笑道:“啊!没事……啊……对不起我一闻香水昧就会头晕……”

她说:“我最怕头发乱,这是啫喱水的味儿。开窗户没事了吧?”

“嗯,不晕了!”火车上挺无聊。我们俩开始聊天……

过了高邑车站,火车高速行驶,马上就到石家庄了。天空突然间变暗了!像阴天一样黑,窗外的景物都是模糊的黑影。天气预报没有阴天下雨呀!是日全食?奇怪的是车厢里依然安稳,没一个人惊慌失声为此惊诧。

难道……莫非只有我自己感觉天突然变黑?

对面的女孩平静地坐着看惊慌失措的我,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害怕了。我弱弱地问对面的她:“天怎么黑了?”她平静地说:“是啊,天怎么黑了。”说着她把头探出高速行驶的列车窗外查看……我忙说:“快坐回来别那样多危险呀!”她依然探在车窗外,肩膀都探出去了,她说:“没事!”

“别这样了,你不是最怕头发乱吗?快坐回来,你那样在窗外头发都吹乱了!”我甚至就要站起来拉她了。

“是吗?那你看看我头发乱了没有?”她边说边把肩膀缩回车内……

我眼睛瞬间迸得滚圆,心脏似乎一下子冲破胸腔爆到体外——她的头居然没有了!

“我头发乱了吗?”她没有头的躯体问我。天空恢复了晴朗,邪恶的太阳依然在天上炙烤大地。车厢里其他人好像都看不到没有头颅的她,也看不到惊诧恐慌面如纸色的我。我明白了。

我被孤立了!

恐惧湮没了我的三魂七魄之后,我渐渐恢复了平静。我看着她,怔怔地说:“你没有头,所以你头发没有乱。”

“可是你头发乱了呀。”她没有头颅我却感觉到她在笑,“我来帮你整理一下。”

她那没有头颅的身体把手伸向了我的头……

我的头颅飘然离开连接了26年的躯体。没有任何知觉。

她没有头颅的身体抱着我没有身体的头颅,我的头颅看着对面座位上没有头颅的我的身体……

第二天。当地报纸上有这样一则新闻:

昨日,一名男子在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上贸然把头探出车窗,被铁路沿线护栏把头颅刮掉,头颅去向不明,据铁路工作人员分析可能是被高速列车碾碎……

新闻上并没有提到那个坐在我对面长得像张好寒的女孩。而且还有,我的头颅并没有被火车碾碎。

过了很长时间之后,我的女朋友徐颢菲找了一个新的男朋友。

有一天徐颞菲坐火车去石家庄。车上人很少,她对面坐着一位长得很像我的男孩。车里很闷,男孩把车窗拉开了一点……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第三篇-半张人脸

最近,我中邪了,别问我为什么,如果你连续一个星期做同样一个恶梦,你也会觉得你中邪了。

那是个,很荒凉的梦,四周是荒凉的一片,只有一个女人,用修长森白的手指着我,然后她的手开始流血,直到半个身子化为血水,然后她挣扎着用另外半个身子继续指我,最后也化为血水,只余下悬浮在空中的头部,死死盯着我看。

每次,我都会吓醒,被她脸上那种扭曲的痛苦吓醒,醒来后,脑子里都还残存她那狰狞的眼睛,迟迟不敢入睡。

实际上,我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但接连一个星期的梦,让我的胆气化为飞灰,只剩下了如潮的恐惧,泛滥心海。

找了很多民间方士,没人能对我的情况说出个所以然来,如果不是身边没有任何不祥的事发生,也许,我早就崩溃了。

但就算一切如常,再继续梦下去的话,我估计会疯掉吧?

事实上,我现在就有些疯了。

一个发疯的人,是很可怕的,我自己都感受到了自己的可怕,有时候,我在街上看见一个女人,她其实是指着我身后,但我会想要将她杀死,彻彻底底地杀死!

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智制止我,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为了避免自己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我不得不向公司请了一个月假,将自己关在了家里。

如果有人来我家,他肯定会被吓死吧?

因为我将那女鬼的画像,贴满了整个房间。

是的,我将她画了出来,而且每天一张。

十几年的功底使得她的画像异常恐怖,以至于刚开始我自己都不敢看。

你问我为什么要画她?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样做会让自己感觉好一些。

第十六天的时候,恶梦停止了,她不见了,虽然梦里已经荒凉一片。

我开心得像一只迎春的喜鹊,至少早上醒来的时候是这样的。

下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我见到了一份包裹,它静静地呆在门口,令人奇异的是,并没有快递员。

我静静地看着它,它也静静地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那种它在看着我的感觉。

事实上,我并没有网购什么东西,这包裹来得蹊跷而令人发毛。

我关上门,没有理会它,带急促的敲门声随即响起。

我立马拉开门,门外除了那个包裹以外,什么也没有!

“砰!”

我用力摔上门,任凭那敲门声在房间里回荡。

这还不是撞鬼!?

我变得有些歇斯底里,本来有所好转的精神,又被拖入了崩溃边缘。

鬼是吗?

想到那个女人,我又有些疯了,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一直被她纠缠!

“砰砰砰!”

“砰砰砰!”

敲门声一直没停过,还越演越烈,现在就像是在踢门一样。

我用枕头捂着自己,蜷缩在沙发上,是的,我很害怕,但我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害怕,这真是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

终于,我不堪折磨,精神又崩溃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拆开了包裹,里面放着个黑色口袋。

我伸手进去,那是一种粘稠的感觉,仿佛什么东西刚凝固不久,慢慢地,我将它拿了出来。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第四篇-恶鬼姐姐(二)

灵雅来到柳雨家,柳雨严肃的说:“灵雅,你真的想好了?如果你的运气不错,你就可以像曾经那样快乐的生活。可是如果你的运气很不好,你将会开启阴阳眼,还有可能会成为一个道士。你真的决定了?”

“啊?嗯!我决定了,我一定要佩戴上这个阴阳木,我要去找那个名梦嫣的可爱小女孩,我要问清楚缘由!我要知道她为什么要缠着我,不肯放手。我相信,她一定会告诉我一个确切的理由!让我安心!”灵雅有些稚嫩的面孔充满了坚定。

柳雨有些惊讶,还有一丝无奈,她淡淡的说:“我们世家也会些引灵之术,我们可以让你在那里待3个时辰,3个时辰过了,你还没有找到回来的路,你将成为一傀儡,也就是所谓的植~物~人~!”

“如果我找到了回来的路呢?那又会如何?”

柳雨无语……说:“你个蠢货!如果你成功的回来了,阴阳木当然会认你为主人了。它可就会保你平安的哦,辟邪专用物,哈哈!”

“叮咚” “叮咚” “叮咚”

“雨姐姐,姐姐,我是玉柠啊,我来找你们,你们都不在吗?”

“来了,柠儿,等会,你雨姐姐还有我就来!!!”

……

灵雅异常平静地躺在沙发,柳雨摆弄着引灵之物,并无话说。就连一向活泼的玉柠,在此时也是沉默的。

灵雅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就像死了一般,只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可以看出她还活着,房间里静得要命,滴答滴答的钟声异常清晰。

柳雨瞪着眼睛咬着嘴唇,点好了一种香,熏香飘出来的味儿异常迷人……灵雅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最后,闭上了双眼……

“嘿嘿~嘿嘿~”灵雅仿佛听到了小孩子的嬉笑声。哦,是个小女孩!

“妹妹……妹妹……灵雅妹妹……你来陪姐姐了?既然你来了,就不要离开了,若是你离开……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空灵的声音一直漂浮着,漂浮在灵雅的耳朵边。

“你是谁?你出来!不要装神弄鬼!”灵雅壮着胆子吼道。

“咯咯咯咯咯咯咯……灵雅妹妹……我是梦嫣呀!我是你的梦嫣姐姐呀!咯咯咯咯咯咯咯,好妹妹,你来了就不要走了。留下来,我就会原谅你。咯咯咯咯咯咯咯。”耳边漂浮着梦嫣阴冷的笑声。

“不!我不要!拜托,你放过我!我回去给你多烧点纸钱。原谅我好不好?”灵雅已经吓破了胆,用乞求的声音可怜兮兮的求饶。

“你休想!”

外界

这支香已经燃烧了1/3,眼看马上就要燃烧尽。玉柠哭了,声音颤颤的,嗲嗲的:“555,香就要烧尽了,姐姐,姐姐她还没有出来,姐姐她到底怎么了?”

玉柠不断的摇晃灵雅的身体,哭着大喊:“姐姐!你回来吧!玉柠再也不会和你拌嘴!绝对会乖乖听你的。你回来吧!”突然,玉柠好像想起了什么,跑到柳雨面前。“扑通!”玉柠跪了下来,抽泣着说:“雨姐姐,求求你,求你,求你救救姐姐!香就要燃尽,姐姐会回不来的!求求你,救救她吧!我为你做牛做马都行!”

柳雨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但是看她灵光光的眼神,好像已经想到了办法。

『未完待续……』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第五篇-灵魂河流的深处

痛感令人窒息,阿绯觉得意识与身体已经抽离。明知道是梦境,场面仍让人心有余悸。地板上的的血开始冒出绿色的泡泡,那些泡泡越升越高,越升越高,穿过屋顶,穿过云层,“嘭”的一声开出满天冰冷的花。

场景在一瞬间转换。没有高楼林立,没有霓虹闪烁。目之所及,尽是山川河流。阿绯置身于大片的彼岸花丛,有一种亲切的熟悉感。青衫男子丰神俊朗,衣袂翻飞,有着世家子弟的风范;红衣女子眼含秋水,长发如诗,透着大家闺秀的气韵。男子神情温暖,轻折一枝红花别入女子发间。女子低头,含羞不语。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远古的记忆也将苏醒。

那对男女相携远去,阿绯想呼唤,喉咙像是上了一道厚厚的枷锁,竟发不出半点声音。那些红得能滴出血的彼岸花一朵接着一朵枯萎,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山峦隐去,眼前只剩一条没有尽头的河。

时间自然不能倒流,然而记忆可以回溯。阿绯心里存在太多疑问。她的影子去哪儿了?为什么从自己身体里流出的血会变成绿色的?为何这里的一草一木如此熟悉?那个出现在梦里的人是谁?那个青衫男子是谁?那个红衣女子又是谁?此刻她是否该去寻找河流的尽头?

好像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吧。所有的一切指引着阿绯来到这里,目的显而易见,不要辜负了他的这番良苦用心才好。最初的恐惧与惊慌失措已不复存在,只遗留下身体上若有似无的痛感。一种强烈的求知欲与好奇心驱使着阿绯的脚步,走向河流的深处。

其实阿绯不会游泳,因为小时候有过溺水的经历,接近死亡边缘的威胁,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可能没什么巨大的作用力,然而时间越久,恐惧俞盛,心里留下的阴影弥久不散,以至于后来怎么样都学不会,只好放弃。

河水渐渐没过头顶,童年的经历又一次回到眼前。那一次也是影子太过调皮,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跑到河面上跳舞。请相信一个小孩子的真挚感情,那时候阿绯没有朋友,也没有大人般小小的私心。

她心急地想要把影子拉离危险的区域,可她忘了那是河面。“扑通”一声,阿绯同影子一起掉进了河里,越是拼命挣扎,越是往下沉。在她即将精疲力尽的时候,一个路过的好心人将她捞上了河岸。

这一次,也许再不会那么幸运了。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