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的恐怖鬼故事超吓人短篇、睡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好看的鬼故事小说短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第一篇-鬼事连篇之真凶现身

黄泰死了,据说是死于车祸,然而经法医鉴定,他的死与车祸无关,确切的说是由于他的死导致的车祸。

他的死因竟是后脖颈的断裂引起的,脑袋几乎要掉下来,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的后脖颈没有外伤,泛泛的说并没有遭受重击,但整个后脖颈里面的颈椎确实断裂了。

他的女儿黄素素对于爸爸的死感到非常悲伤,然而悲伤之余她也留意到了爸爸的死因有些异于反常,联想到爸爸生前种种异常迹象,黄素素觉的爸爸的死可能与那些异常表现有关,她决定查出事情的真相。

在整理爸爸的遗物时,黄素素发现了爸爸的日记本,从日记本里黄素素发现了一些迹象。日记本里其中有一段写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她来了,难道这是她对我的惩罚,不会的,这不合乎科学的逻辑,也许是我想多了”。

她是谁,黄素素觉的这个女人就是致使爸爸死的那个人,我一定要查出这个女人是谁。然而接下来,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黄素素整理出了爸爸三十年前的遗物,是整整一叠的情书,情书里她的爸爸一直追求的是一个叫秦樱的女人。

然而就在这一叠情书的最底层保存着一张照片和一小叠信纸。照片中是爸爸和另一个女人的合影,非常的漂亮,不难猜出,这便是秦樱。而信纸上写的竟是爸爸对秦樱的类似于忏悔的道歉书,从这里面了解到原来爸爸在医学院的时候她和爸爸曾经是一对,是妈妈从她手里夺走了爸爸,她因为伤心离开了医学院。

“爸爸说的那个她应该就是这个秦樱吧!”黄素素觉的导致爸爸死的很有可能是这个女人。可是,怎么去找这个女人是个极具让人头疼的问题,根本没有线索。

根据黄泰情书的描述,秦樱不是本地人,要找她很不容易,只能从头查起。于是,黄素素找到了黄泰曾经读过的医学院,从那里了解到秦樱是H市封口镇的人。

黄素素匆匆赶去,顺利找到了她的家人,可是她的家人却告诉她,秦樱早就死了,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并且,黄素素了解到秦樱死的很残忍,是被分尸而死,事隔多年如今才被发现。

已经死了,那就断了线索,难道凶手不是她,黄素素顿时陷入了沉思中。爸爸一生之中没有得罪什么人,要说得罪也只有死了的这位,难道会是……黄素素不敢再去想了。

要说黄素素虽然是大学毕业,但她也涉猎过灵异之类的书籍,不同于黄泰,她觉的世界上是存在其它异类物体的,只不过存在于不同空间。此时的黄素素越发觉得爸爸的死与这死去的女人有关,不然,那种无法让人解释的伤害又是怎么形成的。

可这也只是黄素素的凭空臆测,并无证据可言。兴许是老天帮助黄素素一般,黄素素某日在家中翻看照片以此来缅怀爸爸的时候,竟意外的发现最近旅游时照的照片内,就在爸爸的身上,有一淡淡的虚影呈现,通过放大镜观看黄素素惊奇的发现那正是爸爸的初恋情人秦樱。

黄素素心头一寒,这岂不是与她猜想的一样,她果然是在寻仇,她是只怨鬼。这该怎么办,事情往往如此,不知道的时候一味探寻到底,当了解真相的时候,却是不知所措。

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人犯命案,找寻警察就可以,可是若是阴间的鬼犯命案呢,那就需要专办阴事的那些异能人士来处理啦!听说城郊的望鼎山上有一道观,香火旺盛,里面有一得道高人唤作云松道长,经常有人慕名而去,黄素素决定前去拜会一下,如果真的有高人的话,也好问寻一下是否是这女人害死了爸爸。

望鼎山一道观前,黄素素正站于此。黄素素抬头看去,只见门的正上方书写有“云松观”三字,倒是显的磅礴大气,不知里面是否有高人。黄素素迈步走进,观内寥寥几人,并无人们所说的香火鼎盛,许是黄素素来的有些早了。

“施主,师傅有请左厢房一叙”一道士打扮的小道童缓步走来朝着黄素素施了一礼说道。

黄素素一愣,莫非这云松道长早知道我前来拜会他,但她并未过问,跟着道童便进了左厢房。

一进厢房,映入眼帘的是一须发皆白,慈眉善目,身体微胖的老道士正盘坐在一蒲团上,怎么看怎么不像得道高人,黄素素有些迟疑地见了礼。

只见这老道士指着面前的蒲团笑呵呵的说道:“施主,请坐”。黄素素确实有些着急,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云松道长,我来这里是来问询这女子是否是害我爸爸的真凶……”边说着边拿出了照片递给了道长。

云松道长听完黄素素的讲述,看了看照片内的那团虚影,眉头紧皱。只见他拿出了一圆盘,放于掌心,刺破手指鲜血滴于圆盘内一指针上,只见那指针来回摆动,直到立于西南方向才停下。

云松道长突然说道:“此怨鬼已化为厉鬼,她正在不断的杀人,照此下去戾气越发沉重恐难收服,你快快随贫道下山去制服于她”。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第二篇-午夜约会

‘喂,哥们醒醒,别睡了,起来帮我个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假期,以为可以多睡一会儿,可是天不遂人所愿,宿舍的核桃,又不知道哪根筋短路了,我没有理他将被子盖住脑袋,接着睡,可是这家伙却是不依不饶,‘哥们,我有事找你,帮个忙总可以吧’‘别吵了,我还没睡醒呢,’我是实在受不了核桃的骚扰,坐了起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一点十分,‘你是不是有病呀,大半夜的,你想干嘛,’‘别发火,你说宿舍里就你和我两个人,哥们有困难你总该帮一下吧’这家伙一副无赖的嘴脸,看着就有种想抽他的冲动,我打了个哈欠‘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什么也不要,一会儿,我和一个女孩约会,你就当我的跟班,给我充充门面,也显得我有面子,事成之后好处大大的’这家伙实在让我窝火,点着了一根香烟,狠狠的吸了几口,顿时间烟草的香味,让我郁闷的情绪缓解了一些‘大半夜的,你是和人约会,还是和鬼约会,今天是中元节老实在家呆着,万一遇到了鬼,我可没功夫给你烧纸钱,再说了,你长得就挺猥琐的,你还让我这一个帅哥给你当小弟,充门面,你就不怕我抢了你的风头,让你曲终人散,最后伤心太平洋呀’

‘不会的,只要你去就行,事成之后,半年的房租我包了,这个条件挺诱惑的吧’‘成交,这个条件还可以,’半年的房租也不少钱了,没想到这个花痴型的人才还挺慷慨,

‘午夜的街道,空空如也,只有冷风在寂寞地吹着,我独自走在通往爱的阳光大道上,等待着缘分的降临,等待着,下一个缘分的渡口,与你重逢’夜深人静的街道,穿传来恐怖的野狼嚎,我的心脏实在受不了了‘别他妈唱了,大半夜的,你在把鬼招来’我的霹雳一声吼,终于让世界清净了,大街上依稀还残留着一些纸钱烧过的痕迹,一阵寒风吹过纸灰还在地上微微的打转

‘请挪一挪,不要踩我的钱’‘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突然间我愣住了,刚才的声音如此空洞,我和核桃互相对视了一眼,刚才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周围也没看见一个人影,难道,遇到了鬼,我和核桃一路狂奔,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停下来了,‘都是你小子害的,大半夜的非得约会,这下可好,差点和鬼来个近距离接触,’‘别着急,你看前面的别墅就是到了,我跟你说,这女孩是个富家千金,家里特有钱,他父母都在国外,这个机会不错吧,’

看着核桃这幅嘴脸,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你丫还真是一代名贱,’‘你这是羡慕,嫉妒,恨’

走了没几步,我忽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核桃,你不觉得挺奇怪吗,这一带的环境,我也挺熟的,什么时候这里多了一栋别墅的,我怎麽不知道呀,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片荒地才对呀’‘这个有啥好奇怪的,洞中方数日,世上已千年,现在的变化就是快,再说了,有钱人盖栋别墅,也是很快的,毕竟金钱是提速的动力嘛’

我不等不佩服这个家伙的口才,三斤半的鸭子,两斤半的嘴,人才,绝对是说相声的好苗子。眼前的别墅古香古色,朱红色的大门旁边挂着两盏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慢慢的摆动,‘你们终于来了,等你们半天了,我是冬雪,’别墅门口,一个一身古代装束的妙龄女孩,面带微笑,‘你好,我是核桃,这位是我的室友,终南’

走进客厅,里面豪华的装饰,琳琅满目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工艺品,几盆鲜花开得正艳,客厅正中央,挂着冬雪的一幅油画,简直让我目瞪口呆,恐怕自己干一辈子也住不起这莫豪华的房子,冬雪和核桃都是聊得挺投机的,我现在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不过现在的女孩也挺胆大的,难道他就不怕我们是坏人,看着他们两甜蜜的样子,我还真有点嫉妒,这天底下的好事,怎磨都让这家伙遇到了,这椅子还真不错挺舒服的,诶,这里哪来的灰尘,我站了起来,才看见原来只有自己坐的地方是干净,地面上满是灰尘,看起来有好多年没有打扫了,难道是自己的幻觉,这般半夜的自己睡眼朦胧的,还是喝点咖啡醒醒盹吧,放到嘴边刚要喝,一种浓烈的血腥味让我一阵作呕,看来自己都产生幻觉了,没办法,我只好到窗外去醒醒盹,夜风微凉,清醒了许多,透过窗口我向客厅里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当时就已经吓得我魂飞天外,原本装修豪华的客厅,此时竟然变得残破不堪,蛛网密闭,一派残破不堪的景象,一股腐烂的味道直冲脑门,原本琳琅满目的工艺品竟然变成了,堆冥器,正中央的相片,竟然是一幅黑白的遗像,我突然间想起来了,这一带的荒地里,有几座孤坟,原本美如天仙的冬雪此时已恢复了本来的面目,竟然是一具毫无血色的纸扎人,只是核桃这个花痴却浑然不知,依旧和她在甜言蜜语,正在此时,核桃的身后出现了几个黑影,正一步步得向核桃靠近,不好,核桃有危险,

我一个箭步冲了进来,可是奇怪的是,当我踏进客厅的一瞬间,周围的景色又恢复了原样,难道刚才在窗外,自己只是幻觉,我突然间的闯入,把冬雪和核桃吓了一跳,‘你没事吧,’‘没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别打扰冬雪休息了,’我拉着核桃不由分说就往外走,核桃虽然十二万分的不愿意,但是我死死地拽住他,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别说话,想活命,赶紧走’冬雪倒是挺客气,一直送到门外。

我拉着核桃一路狂奔,终于逃离了别墅,这一路上这小子不停的埋怨我,可是第二天中午当我们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只看见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前,立着一个纸扎人,上面有两个字【冬雪】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第三篇-带着鬼妓回家

郑盛德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男人,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世界有鬼,可是为了面子,每年一到清明,他依旧要去给他死去的父母扫墓。

这一年,郑盛德和往年一样,带着自己的助手拿着一大堆的香烛元宝,当然缺少不了那些最近几年才有的纸屋纸人。

郑盛德穿着西装,带着墨镜,满脸冷漠和这冷清的墓地格格不入。

郑盛德突然在一个叫周梦蝶的女孩的墓前停了下来,他从脸上取下了墨镜,看着坟墓,咯吱咯吱的直笑。

郑盛德的助手疑惑的看了一眼郑盛德,就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坟墓,原来坟墓上照片显示着一个满脸丑陋又胖的女孩,旁边用鲜血写着鬼妓两个字。

郑盛德看着那张照片,冷笑着说道:“难道鬼界,人都死光了吗?这么丑的一个女人也可以当妓女。”

郑盛德的助手讨好的笑着回答道:“经理,鬼界的应该不是人,而是鬼,我看啊,鬼就配拥有这么丑的鬼妓。”

两个人说完,就开始哈哈大笑。

郑盛德把手里的墨镜戴了起来,就大步流星的往他父母的墓地走去,只是他们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被他们嘲笑的那张照片上的那个叫周梦蝶的女孩,满脸恶毒的看着他们。

这也正常,凡是女孩,谁都不喜欢别人说自己丑陋,就连鬼也不会愿意的。

周梦蝶在听到郑盛德和他的助手杨春说自己丑陋之后,非常的生气,可是人鬼殊途,周梦蝶根本就不能直接复仇,她的前世因为自杀,所以她不能去投胎,只能留在阴间当一名鬼妓,来洗涤生前的孽障。

周梦蝶是个极端的女人,虽然她生前比较丑陋,可是大家别忘了,鬼是可以千变万化的,周梦洁觉得自己无法直接报仇,可是做为鬼妓多年,她当然明白男人的心里,她突然想到了要利用男人的占有欲来引起郑盛德和杨春自斗。

这一天晚上,郑盛德和杨春才刚从公司下班,就在公司门口遇到了一个嘴角带笑,眼角含春,身材非常的婀娜多姿,走起路来风情万种的女人。

郑盛德和杨春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么略带神秘的女人,郑盛德耍帅的甩了下头,走了过去,欣喜的说道:“小姐,有没有兴趣去喝一杯啊?”

陌生的女人抬起头来,用含情脉脉的眼睛看着郑盛德,郑盛德却觉得女人似乎在透过他在看着前方。

女人微笑着说道:“我叫周梦蝶,你呢?”

郑盛德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曾在那里听到过,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具体在那里听到过,他微笑着对周梦蝶说道:“我叫郑盛德。”

周梦蝶挽着郑盛德的手,妩媚的往前走去,杨春一直就对郑盛德不满,这一刻,更是满脸愤怒的看着得意洋洋的郑盛德,气愤的往路边吐了一口痰。

挽着郑盛德的周梦蝶突然转过头来妩媚的对杨春一笑,这一笑就把杨春的心给融化了。

杨春在心里发誓终有一天,他要爬到郑盛德上头,让郑盛德当他的助手,让郑盛德看着他的脸色行事。

这天晚上,周梦蝶陪着郑盛德度过了欢快的一夜,可是等郑盛德熟睡了之后,她就像是一股飞烟一样从窗户上快速的溜走,又化成了一股飞烟快速的从杨春的门缝里溜了进去,杨春一看到周梦蝶站在自己的面前,他还以为这是一个梦呢?

可是当他抱住了周梦蝶,全身冰冷的周梦蝶让他灵机一动,他拼命的亲吻着周梦蝶,周梦蝶的妩媚,让郑盛德和杨春愈来愈依恋她,愈来愈离不开她了。

可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让他们迷恋的妩媚女人,就是他们当时冷嘲热讽的那个又丑陋又胖的鬼妓周梦蝶。

就这样,鬼妓周梦蝶就像是只花蝴蝶一样,每天夜里都不停的在郑盛德和杨春之间飞旋着。

这一天,郑盛德和杨春突然发现让他们迷恋的周梦蝶消失了,从他们的生活里彻底的消失了,他们两疯狂的找着,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们两为了寻找这个妩媚的周梦蝶忽略了工作,结果双双的都被公司给开除了。

郑盛德一直都不知道杨春和周梦蝶的事情,可是杨春却知道郑盛德和周梦蝶的事情,杨春一直都认为周梦蝶的失踪和郑盛德有关。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第四篇-洞窟外的惊魂曲

一个阳光和煦的清晨,云彩在天空中自由地飘浮,泥土湿润芬芳,淡蓝淡蓝的天空让人无限神往远山的境界。在一片白茫茫的晨雾中,慢慢隐现一行6个人,戴着各自的头巾和面罩,骑着马匹,走向不远的森林中。中间那个是威利王子,梦幻般的眼神望着前方。每到这样的天气,6个人都要一起去出游,今天他们走得很远,来到了一片从未去过的森林。他们一行似乎不太顺利,因为普森总觉得后面有个矮矮的黑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地追随,很像是书里的魔鬼。

匿名的身份掩盖了他们贵族的身世,但是王子袖子上有个雄鹰的绣针标致,十分的精细漂亮,威武有神,这也是王子很喜欢这个绣标的原因。

“这是一个特殊的天气,森林里应该有很多野鹿一类。你们确定危险的动物都被赶走了吗?”王子问身边的人。

"我也不知道,头一次来这个森林里,我看如果不确定的话,我提前到里面转一圈。”雷斯林说道。

“我看这样也好,你觉得呢?莱新?”旁边的普森问道。

莱新抬抬手,作个幸运的姿势,在马背上鞠了一躬,“祝你好运,雷。”

说罢,雷轻轻地扬起马鞭,走进密林中,不久,就在大家的目光中消失了。

雷斯林——奥斯王国王子身边的卫士,也是王子信得过的朋友,擅长打猎、射击、爬山,游泳等户外活动,他的信念是“忠诚、勇敢”是领导心中的神。

莱新——著名的分析、策划谋士,没有官衔,性格悠闲,喜欢户外运动和诗歌,是王子很喜欢交谈的一个人。他相信:智慧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种乐趣,并不是用来获得名利的工具。

雷走了以后,过了大约有半个小时,百无聊赖中,莱新悠闲地吹着小曲儿,拿出自己发明的湿度计来测算空气中的湿度,便对周围的人讲:“这里湿度很大,森林附近的湿度大概比森林以外的旱地来讲大很多,你们谁知道是为什么吗?”

普森说:“因为森林里水多嘛。”

王子说:“为什么森林里水多呢?”

莱新说:“我想因为植物的叶孔吸收了很多雨水的缘故……"

"呵呵,因为这里的森林里有条大河。”

话音刚落,大家吃了一惊。雷斯林出现在大家眼前。他说:“这里有条大河,很清澈,很神秘,比我见到的任何一条大河都要让人神往。对不起,殿下,我刚回来了。”

王子说:‘我很高兴你活着回来了,而没有在我们的美景中陶醉得流连忘返,我看到了,你身上好像还多了很多羽毛。“

雷不好意思地说道:“一只大鸟飞过,又远远地飞走了,真可惜。在我身上掉落了一堆羽毛,还挺漂亮的。我想把这美丽的羽毛带回去,用来插在笔端或者帽子上,说着,拿着其中一根在自己的帽子上斜插着,笑道,“你们看,还挺好看!”

大家鼓掌,继续问他其他话题,把王子都忘了。

过了好一会儿,莱新发现了什么,突然对大家说:“王子呢?怎么没了?”

这时候大家看见,远处被丢下了一个小信条,用箭插在森林入口的木桩上,信条内容很简单:“我去森林游玩了,大家不要担心!”

五个人呆呆地立在那里,王子去了密林了!吉兰和波玻问:“咱们玩儿得忘了王子了,王子却一个人去了森林,不该会出什么事吧?”

普森说:“莫名其妙,仅仅十分钟时间,他就不见了!能跑到哪里去?”

这里要提的是波玻,波玻是残疾人,曾经在出事前曾是别的国家马术比赛的冠军,性格谦和,脸孔常常布满忧郁,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为了救一个人而失去了自己的一只手,从此就不能参加任何比赛了。后来到了奥斯国,成为了王子最好的朋友,也是最知心的朋友。有人说,是因为王子的同情心。也有人说,是因为波玻的神秘气质感染了王子。停下比赛和武术的他,专心于左手画画,也因此得到了王子“我心中最忧郁的天才画家”之称。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第五篇-血色玫瑰婚纱

A

初夏,天气将暖未暖,雨怡早早地穿上薄纱裙去上班。

长相柔弱生性浪漫的雨怡本不适应严谨理性的刑侦工作,但也正是由于她的浪漫情怀让她最终选择了当一名警察,她有英雄情结。但是她很快就发现当一名刑警并不是一件浪漫的事,烦琐枯燥的调查取证工作极度考验人的耐性,尤其是当案件没有进展和突破时,人就会处于焦灼烦躁的状态,所以刑警队的男人们就都恋上了烟。开会的时候,一人手持一枝烟,云雾缭绕星火闪烁处是男人深沉刚毅的眉眼,如果隔窗而望,雨怡肯定要驻足感慨:这真的是很有男人味的一群男人啊!现在,雨怡与他们共处一室,可是却被烟雾熏得灰下心来。

会议讨论的是一桩颇为头痛的走私涉黑案件,雨怡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来看关于这起案件的材料,涉案的是本市鼎鼎有名的一家企业负责人,雄厚的财力、显赫的社会关系,以及非同寻常的影响力,这些都让这起案件变得复杂不定。

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该继续调查,以取得更确凿的证据,在此之前不宜把案情太早公开,以免打草惊蛇。

另一种观点主张直接逮捕嫌疑人,突击审讯,

或许会有新的收获,即便没有,也能起到敲山震虎的功效。

队长张浩北就是后一种观点的坚持者,他说话的时候,雨怡忍了半天没忍住,被烟雾呛得剧烈地咳起来。张浩北不满地瞟了一眼雨怡。散会的时候,张浩北叫住抱着会议记录往外走的雨怡阴着脸说:麻烦你以后把感冒治好了再来上班,还有,刑警队不是时装队,用不着为了漂亮穿一点点衣服,冻病了耽误工作不说还得给你报销医疗费。

雨怡想反驳,可张浩北已经大跨步走了,走出老远还听到他的牢骚:早说了不能要丫头片子。

雨怡委屈得想哭,整个一个刑警队才她一个女孩子,不成想没得到特别的宠爱反而要遭受性别歧视。

B

在张浩北的坚持下,警队拘捕了嫌疑人,审讯的时候,作为记录员的雨怡也在场。

严俊东是那个嫌疑人的名字,雨怡没想到他会那么年轻,三十二岁,很多人还是懵懂未知,或者在辛苦打拼,而他已经是一家知名公司的老总。

审讯进行得很艰难,严俊东不是简单人物,张浩北用尽招数,他仍坚持不开口,只要求见他的律师。

毕竟是见过场面经过风雨的人物,不像那些小流氓,往警察局一带把脸一黑再把语气一硬早吓得什么都招了,严俊东仍保持着优雅自如的神态,相比之下张浩北更像一个黑口黑面的土匪,这样想着,雨怡不禁有点想笑,但到底忍住了,却没逃过严俊东的眼睛,他用含笑的眼神回应雨怡那充满笑意的神情。

因为证据不足,只得放人。

在刑警队的院子里,雨怡遇到了正准备离开的严俊东,来接他的司机已经帮他打开了车门,看到雨怡,严俊东停了脚步,笑容满面地打招呼:漂亮的警察小姐,是不是下班了,我能有幸载你一程吗?

雨怡微笑着说:谢谢,不用了。

严俊东也不勉强,坐车离开。雨怡心里有些犹豫,这样一个完美优秀的男人,真的会是犯下累累罪行的罪犯吗?

雨怡叹息了一声,转身时看到张浩北坐在车里看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样子。雨怡不想理他,反正已经下班了,谁规定下了班后还得和领导打招呼看领导脸色呀!雨怡从张浩北的车子旁边走过去,故意不看他。

雨怡心情舒畅地往公交车站台走去,没想到张浩北也开车跟了过来:上来吧,我送你。

谢谢,不用了。雨怡拒绝。

怎么啦,嫌我的车没人家的豪华吗?张浩北冷笑着说。

哼!这男人说话怎么跟女人似的阴阳怪气。雨怡心里想着,看到张浩北已经停了车,并且开了车门,于是,也就只好坐进去,她把车门重重地一砰,以发泄心中的怨气。

张浩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怎么,被人家说中要害,气急败坏呀,还以为谁没看见,在审讯室你们就眉来眼去的,人家可是钻石王老五呀,怎么着,弄个阔太太当当,省得在咱们这小地方里受苦受累啊,

张浩北咻……雨怡本来想骂他来着,无奈从来没有骂过人,一气一急,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下来。

张浩北慌了神,忙找纸巾给她擦眼泪,找了半天也没有找着,最后把手臂往雨怡面前一伸,雨怡也不客气,抓住张浩北的手臂就在他的衣袖上擦眼泪。雨怡哭够了,张浩北的衣袖也湿透了,张浩北甩着自己的手臂说:哎呀呀,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回我算领教了,我要是结婚买房子,十层以下的我都不考虑,免得我老婆一哭起来,我要往楼上搬被子。

雨怡忍不住笑起来,但仍恶狠狠地说:别臭美了,谁敢嫁给你做老婆呀!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