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凄美的爱情鬼故事短篇、农村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吓女朋友的短鬼故事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第一篇-死亡木头人

我在一所高中上学,我的同桌林佳很奇怪,每天上课偷偷的在书桌里摆弄木头人,林佳这个人,平时也不怎么说话,表情特别阴暗,我也很难和他说上几句,放学之后他把他的木头人放在包里。

偶然的一天,我瞧见了他的木头人,栩栩如生,那个人很像他,甚至可以说就是他,这我也没觉得奇怪,怪不得他爱不释手整天摆弄。

午休大家在教室里追赶打闹,班长跑的最欢,撞到了林佳,同时,林佳手里的木头人掉在了地上,断了,头和身体分开了,林佳捡起了木头人转身就走了,班长还没来得及和他道歉。

第二天,我又见林佳手里拿了个木头人,这个木头人,依然栩栩如生。这个人,不像林佳,是……是班长……怎么可以这么像!

我心里突然涌上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出,下午上课的时候,班主任急急忙忙的从教室跑出去了,出事了,班长出车祸了,在医院抢救,我看了看林佳,那一瞬间的表情,诡异。

我突然觉得班长凶多吉少。果然,班主任回来带来的消息就是班长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

晚上的时候,我跟着林佳,想看看他到底是何方来路,被他发现了,我开门见山,问他,为什么要杀班长?林佳淡然的说,我没有杀他,他死的时候我不还是坐在你的旁边么。

我不死心,那木头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木头人是班长?而班长却又离奇的死了?

林佳不紧不慢道,哟,呵呵,平时没看出来你这么细心啊。既然这样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我就告诉你,因为他先杀我我必须要找他陪葬,下一个陪葬的人,是你!

我听见这话心里毛骨悚然,跑着回家了,到家里心里久久不能平复,我不知道他的木头人到底是有什么威力又会怎样,但是,不得不防啊,彻夜未眠,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木头人,木头人,木头人,呵呵,木头人,好,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到了学校我像平常一样坐在林佳的身边,不经意间和林佳对视,他的眼神告诉了我,好戏即将开始,不出我所料,他的手里又多了一个木头人,那个人,是我,是我自己,栩栩如生的我。

我心里那一刻,不害怕是假的,提前准备了打火机和汽油,抢了他手里我模样的木头人就跑,边跑边烧,见他手里还有木头人,我心急了,什么也不管不顾了,抢过他的木头人,倒上了汽油就点着了,那是个头和身子断裂的木头人,烧尽的那一瞬间,林佳消失了,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回到班里问大家林佳呢?他们说,咱班根本就没有叫林佳的啊,你同桌是班长啊,班长出车祸死了啊……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第二篇-还我器官

吴明一边连声地道着“谢谢”,一边满脸得意地从医生刘奇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吴明刚刚拿到医院的化验单,结果显示为——尿毒症。也许这在普通人看来是个晴天霹雳,但在吴明眼里这就是少赚一次钱的事。钱这东西,吴明早就不需要了,他做生意已经有十几年了。十几年,纵使做的是普通生意,十几年也应该有了不薄的家底,更何况吴明做的是不要本钱的生意!

吴明和刘奇有多年的交情了,也许他们不是朋友,但他们互相需要对方,互相惧怕对方,他们都有把柄在彼此的手里。刘奇答应一定会帮他,其实也是不得不帮,他和吴明搭档倒卖人体器官和尸体已经快五年了。

五年前,他还刚刚从医学院毕业,没人没钱,读的又不是多么顶尖的大学,于是他和许多大学生一样一毕业就面临着失业,不得已在一家殡葬公司做些缝合尸体类的活维持生活。而他和许多大学生不一样的地方是:没人会像他那样需要钱,父亲去世,母亲重病,兄弟姊妹一大堆。俗套的故事却真实的发生在刘奇身上。而那是的吴明已是腰缠万贯,阅人无数,当他一看到刘奇时,就知道他有多需要钱。他告诉刘奇,他可以让他很快有一大笔钱,并且可以让他进入市里最大的医院工作。

虽然刘奇也犹豫过怎么会有如此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还偏偏让他赶上了,可他真的是太需要钱了,所以他还是选择了冒这个险。吴明当然没有骗他,他给了刘奇他承诺的一切,但刘奇也成了他永远的奴隶,当然是其中之一的奴隶。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只要做了一次就会有把柄留下,就足以让你随时身败名裂。

话说回来,过去仅仅两周,吴明收到刘奇的短信,告诉他找到适配他的肾源了。当然不是来自于活人的捐献,这么短的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捐献。死者是一个从很高的脚手架上摔下来的农民工,刚送来的时候人还活着,但是凑不够交手术费的钱,他只能一边痛苦的哀嚎着一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与活力一点点的从躯体流逝出去。等他死后,趁他停在太平间的时候,刘奇偷偷溜进去,将他的肾偷了出来,并妥善保存。

话说吴明收到刘奇的短信后,便以最快的速度住进了医院,并花了大把的毛爷爷请院长将自己的手术安排在了三天后的早上。说来也怪,自从吴明住进医院的第一天起,他就在不停的做一个相同的梦,说是不停的,是因为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个画面:一大群被开膛破肚的尸体围在他的病床边上,突然像是听到了谁的号令似的,一齐从血泊里站起来,向吴明慢慢的靠拢,肚子里的肠子还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拖出一条条血线,连在一起像一张血织的大网,要将他紧紧围住,那些人的嘴还机械的一张一合的,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音调说着:“还我肾来”“还我肝来”。

每当此时,吴明便被吓得一激灵地坐起来。他也知道自己做死人的生意迟早是要遭报应的。可是世间的事就是这样,一旦做了,不是你想停就能停得下来的。即使他不再需要钱了,可是他做的到底是非法的勾当,少不得要堵住一些人的嘴。他也不是不怕,只是怕也不得不做。现在他只盼着手术能早点做,好尽快的离开医院这种阴气深重的地方。

吴明入院三天以后,手术如期进行。主刀医生是刘奇,他本就是个聪明好学又肯吃苦的人,只不过是他上学的地方实在是太过穷苦落后,他才没能考过好点的医学院,才给了吴明这种奸诈小人的可乘之机。而在这所市里最大的医院,他有充分的时间与充足的资源来学习,仅仅五年就从一个靠关系进来的不入流医学院毕业生成长为这所医院里最优秀的外科医生之一。

手术进行得出乎寻常的顺利,手术中没有任何意外出现。然而令所有人惊讶的是,吴明手术后的当天晚上就死了。而且死相极其恐怖,竟将早上随刘奇查房的护士吓晕了一个。也难怪,吴明全身上下都没一个好地方,面皮全都翻起来,露出森森的白骨,肚皮也都被破开,肠子流到了地上,而里面的各种器官也都不易而非,腿上的状况则更为恐怖,一层皮全都不知去向。而据知情人透露,法医检查后发现吴明身上的伤全都是在他死前造成的!也就是说吴明相当于被凌迟处死的!

所有人得知吴明的死讯时,都显得惊讶于害怕,唯独刘奇长舒了一口气,他终于不再用做吴明的奴隶了!终于摆脱的他的束缚与威胁!做起事来更是精神头十足,屡屡得到领导的表扬,病房里一个漂亮的女病人也频频想他暗送秋波,真实事业爱情两得意。

可就在刘奇春风得意的时候,却毫无预兆地在他值夜班的时候,死在了他的办公室里!无论是死状还是死因都和吴明死的时候一模一样。而两人的死因却怎么也查不出来,成了当地一桩悬案。而这所昔日市里最大的医院也随之萧条。据一个值晚班的女护士说,当她路过刘奇以前的办公室时,听到有尖细的声音说:“哈哈,又弄死了一个。我们被抢走的器官很快就可以都找回来了!”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第三篇-7月15的白雨伞

我要讲的故事,就是发生在多年以前的一个鬼节。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高考落了榜,只好去找补习班再来一年,可恶的是当年考的成绩实在是太对不起国家的培养,连重点高中的补习线都没到,只好到郊区的一个普通高中“进修”,我在学校的附近租了一间平房,骑单车上学只要20分钟。房间很小,一张床,一个写字台,如果我回来把单车放进房子的话,那基本就没什么空间了。

由于是在郊区,我这里经常停电,还好学校要求每天都要上晚自习,晚上停电的时候也可以和其他人聊聊天。

我正发呆一样的看着她,她似乎有些心慌,手一震,橡皮掉在了地上,我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去拾那块橡皮,不经意我碰到了他的手,好冷,她缩回了手,我把橡皮放在了桌上,我才发现到这个女孩的皮肤很白,甚至是看不到什么血色,可能是教室里日光灯的关系吧,我没有仔细想很多,对她笑了笑,她终于对我的努力有了回报,给了我一个淡淡的笑。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寒意,刺骨,甚至叫我觉得全身毛孔都张开了。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立刻,我发现了这阵寒冷的来源,前排的一个男生正在看着我,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当时他的眼神,怨恨而狠毒,我的胸口仿佛被一块巨石压住一样,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他站起来,走到我身边,但那双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我,我拼命的想摆脱他的眼神,但不知怎么回事,我使出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把自己的眼光从他的眼睛上拿开。

“她是我的!”他用一种缓慢而无力的语气说了这句话。我张大嘴巴想说些什么,可是说出的话自己都听不见,“算了,放过他吧”那个女孩淡淡的说,男生的眼光终于离开了我的视线,顿时我有中如释重负的感觉,迅速的离开了这张桌子,在旁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我回头看了一眼女孩,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坐到了教室的最后,再也没敢抬头看那个男生,再看了几本漫画以后,我看表已经11点多了,陆续有人离开了自习室,剩下用功的学生已经不多了,我注意到那个男生已经不见了,女孩的座位也是空的,估计已经回家了,想起刚才的情景,我不禁嘟囔着:“见鬼了”,收拾了一下东西,我背着包离开教室下了楼。

在我去车棚取单车的时候,我习惯的跟看门的大爷打了个招呼,奇怪了,平常天天见的那位和善的大爷今天没来,帮我开门的这个我从来没见过,我满怀疑虑的推了车,蹬了几步就上路了。

外面果然已经开始下起了雨,我是从来不带雨伞的,我把衬衫脱下来,缠在单车的把手上,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很舒服。今天晚上格外的宁静,路上没什么车辆,我索性离开了人行道,把单车骑到了马路中央,路灯有些昏暗,忽然远远的我看到前方有两个人影,是一男一女,共用一把白色的雨伞,看起来挺亲热。

慢慢的近了些,我认出他们就是刚才在教室碰到的男生和女生,“哼,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还走在大路中间,不怕被车撞啊。”想起来刚才狼狈的样子,我不禁有些恼火,于是想到了一个报复的办法。

我狠踩了几下踏板,在经过他们旁边的时候突然伸手打掉了男生手中的雨伞,然后一阵狂笑而去。我一边骑车一边回头看着男生慌忙的拣雨伞替女孩遮雨,心里得意万分。

就在那个男生拣雨伞的时候,突然一辆卡车从后面疾驰而来,强烈的车灯照在我的眼睛上,我急忙将车往旁边一拐,卡车呼的一声开了过去,我赶忙回头看他们,只看到路边的白色雨伞,而男生和女生都不见了。

“奇怪,一定是走在旁边的人行道上了,我返回刚才恶作剧的地方,还是没发现他们,我从地上拾起了雨伞,”下次见面再还给他们吧,差点害人家被车撞“我心里有些内疚。

我家的附近有个商店,每天晚上路过的时候我总要买一些东西回去做夜宵,虽然今天下雨,我还是照例走进了这家商店,随便买了些东西,我发现商店的电视正在放刘德华演唱会,于是我饶有兴致的边看电视边和卖东西的小姑娘聊天,演唱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快0点了。

我哼着歌走出商店,发现我的单车居然不见了,“靠,今天是怎么了,碰到这么多倒霉事!”我骂骂咧咧的回到我的小屋里,妈的,又停电了,摸黑洗漱完毕,我关好门准备睡觉。

外面还在下雨,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突然,一声巨响,狂风把门吹开了,我一骨碌从床上跳了起来,看到那个自习室里的男生正站在我的面前,闪电照进了小屋,他的脸雪白雪白的,他伸出手抓住我,我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感觉浑身都是力气但却无能为力。

他仍然用那种恐怖的眼神看着我,我感到心在狂跳,心脏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意识也渐渐模糊……慢慢的,我清醒过来,是做了个梦吗?门还是开着,天已经亮了,好象已经过了上课的时间,我看了一下表,桌上的闹钟停在了凌晨0点。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第四篇-另一个“老婆”

“快点呀!动作这么慢。”酒店门口,从一辆保时捷上下来一位贵妇模样的女子华丽丽,她头戴花式帽,手上还抱着一只加菲猫。不停的催促着身后之人。

这人正是他们刚好结婚不到一个星期的老公正南,这次的旅游作为他们的度蜜月假期。

倘若不是因为老一辈人有什么指腹为婚的习俗的话,要让华丽丽嫁给他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华丽丽家中坐拥上亿的生意,嫁个亿万富翁这种事就扯得太远了,再怎么说至少也找个门当户对的,现在倒好,家人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非得把华丽丽家人一个素未门面的陌生男人。

刚开始华丽丽就已经很不喜欢他,根本不把他当老公看待的,对他总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把他当跑腿的。

正南的虽然家境贫寒,但父母都是对事不对人的,只要正南有哪里做错了,家公家婆还是帮理不帮亲的,正南也不敢多说什么,难得有这样相处融洽的家庭。

可是华丽丽却没有感谢,反而经常在背后念叨起二老的不是,说什么人家都结婚了,自己的家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这些话她都是直接当着正南的面说的,也不怕他发脾气,不过华丽丽不怕他真发脾气,他要离婚更好,可他就是如一个没脾气的人,无论自己怎么过分的叫他,他总是嬉皮笑脸的去做每一件事。

“给我两间房。”酒店里,华丽丽对酒店人员说。

像这种五星级酒店里的管理,只要有人来就会有侍童来帮他们搬行李的,华丽丽却以自己的行李很昂贵不放心给外人搬为由,整整5.6个大旅行箱都由正南一个人完成。

门口拖着一大堆行李进来的正南已经是满头大汗。

他看着华丽丽手上的两枚钥匙,眼神暗淡了一下,接过钥匙,脸上再次出现笑容:“那我们走吧。”

“走什么走?谁要跟你坐同一部电梯,你坐那一部,我先上去。”说完,也不等他反应,华丽丽一个人坐着电梯便上去了。

一边在一旁酒店的人员嘀咕不断,正南直接把他们屏蔽了,这种情况他也不是第一次碰见了。

房间很宽敞,房里设备齐全,正南把属于华丽丽的行李送到她房里,人还没进去,就被轰出来,重心不稳的摔了个底朝天。

路过的看到整个经过的其他顾客都捂嘴偷笑,正南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直径朝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他知道自己家境不如华丽丽,甚至还比不上她的百分之0.1,他苦恼着,自己曾经是个大好青年。

在正南25岁的时候,他其实是结婚过的,他的妻子小晴是跟正南在念大学时候认识的校友,是一人温柔贤淑,知书达理的女人。

刚娶进门的时候,父母一开始也都蛮喜欢她的,把一切好吃的东西,对女人滋补的补品都留给她吃,简直就把小晴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看待,小晴的父母也开心自己的女儿嫁了这么好一户人家。

小晴所到之处,几乎每个人都对她称赞有加的,夫妻两人的感情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恩爱,正南出现在哪里,两人的身影都是手牵着手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样的生活仅仅只维系了两年,两年的时间,足够让急着想要抱孙子的公婆两人丧失理智,他们公婆两人开始怀疑是不是小晴的身体有问题,逼着她去医院做全面检查,检查报告出来是一切正常,公婆两还不信,到处去求一些偏方,让小晴喝,也没有效。

起初看到自己的妻子小晴被父母这样对待,他心痛,经常让父母别做一些无谓的事情。

在父母的挑拨离间下,正南渐渐麻木了,对小晴也不在是以往那副关心的嘴脸,听信父母话的正南开始晚归家,有时候彻夜不归家,他态度上的转变,小晴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公婆对她冷嘲热讽,丈夫对她白眼相对,小晴除了因为一些不知名了偏方吃后身体每况日下,之外还得承受着心理的摧残,她好几次想要跑回娘家,但为了给婆家留点面子,她还是选择忍辱负重的呆下去。

而正南的父母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竟然过分到在外面乱造谣说小晴以前堕过胎,所以一直都没办法再怀上孩子,这话让来看望小晴的姑姑听到了,告诉了小晴。

听完之后小晴还正常跟姑姑聊聊天,拉拉家常什么的,直到送走姑姑的当天晚上。小晴趁着所有人都休息做着美梦的同时在户外的一颗大树上吊自杀了。

正南的父母丧心病狂到只是给她弄了张草席放到野外就让她自生自灭了。

昨晚又一宿没回,拿着检查证明回来的正南一进门就喊声大叫,问题是出在正南这里。

因为是正南自己日夜应酬的原因才导致小晴不能生育,只要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有孩子的。

屋里空荡荡的,小晴没回应,房间里也没有。

走出房门刚好遇上外出归来的双亲,一问之前,得知小晴因为受不了折磨而自尽,正南发疯的跑到暴尸荒野的小晴跟前,又是哭又是磕头的扇自己耳光。

任谁都拉不住,正南的双亲得知不能生育的原因是在自己儿子身上的二人更是懊悔不已,人已经死了也无能为力,他们带着悔恨度过。

正南直到七天之后家人把她风光大葬完毕,才肯回家。

他欠小晴的实在是太多,所以现在无论华丽丽做得多么过分,他都觉得在为自己父母逼死的小晴赔罪,把华丽丽照顾得无微不至的。

每天夜里他只要一听小晴生前最爱黄家驹的《谁伴我闯荡》眼泪就会止不住的掉落。

夜里,他又听着歌曲入睡。

房里飘着淡淡的薰衣草香气,此时此刻,他居然看到妻子小晴毫发无伤坐在他的床沿边上,微笑的为正南把被子盖好。

“老婆,对不起,对不起,你在的时候我没好好照顾你,对不起……”正南说到最后泣不成声,抱着自己的妻子小晴就是一阵哭。

小晴就任由他抱着像心疼孩子般的抚摸他的头发。

“叮咚!”门声不配合的响了起来,正南张开困意十足的眼皮,天已经亮了,他四处寻找小晴的身影,始终找不到,他失落的起身开门。

门外站着华丽丽的身影,她一变往日的大小姐模样,满面笑意,手上还带着早餐,十分温柔的对正南说:“吃饭了,老公。”然后迈开小步的走进正南的房里。

一阵清香略过,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掉的薰衣草香味。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第五篇-惊魂电影院

《惊魂电影院》上映有些日子了,每天的排片率并不高,说白了,就那么一场,安排在晚上的十点半放映,谁去看呢。谁叫此片导演是个不知名的小导演呢,能上映就不错了。听说票房较为惨淡,后来导演冯艺歌不堪压力,自杀身亡,没想到《惊魂电影院》成了他的遗作。在娱乐圈里引起轩然大波,各大娱乐媒体头条争相报道“传知名大导演冯XX自杀身亡”“传知名大导演X艺X自杀身亡”“传知名大导演XX歌自杀身亡”

冯艺歌的离去,经过各路媒体地大肆渲染,远远超出了《惊魂电影院》本身的惊悚,博得人们的眼球。我决定去看看,值当出了个份子钱。

每次去影院看电影的时候,不管人多人少,我都会选择最后一排座位。我不习惯背后有人,尤其在黑暗的空间里。身后不可控的东西太多,我怕有人在背后暗算于我,即便我知道这是病,可我控制不了。

网上订了《惊魂电影院》的电影票,从上座率看,几乎座无虚席。心中小小的忐忑,稍有平静。可以想象一个人看喜剧片在空荡的电影院里,估计心里也会有些含糊,甭说导致导演自杀的遗作了。

十点多钟到的电影院,大厅里空空荡荡没有什么人。有人在窃窃私语,眼睛不时瞟向吧台,眼睛里露出恐惧之色。我随目光转向吧台,工作人员各个披麻戴孝,不苟言笑,一下子气氛冷到极致。我靠,跟《惊魂电影院》够匹配,玩得够大。

旁边一对小情侣,正在闹情绪,女孩儿撕了手中的票,胆小不想看了,既然票都撕了,男孩也无可奈何。陪着女孩走出了电影院。

我内心也怂了,钱都花了,票都买了,我不能跟那胆小的女孩似的,临阵脱逃。扫视了周围,还是有一些人等着要看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给了对方勇气。一个电影而已,是假的。

《惊魂电影院》的海报在大厅里最显眼的地方,主演正是导演冯艺歌。海报里的冯艺歌正要从幕布中爬出,煞白的面容,狰狞的表情,一双要掉出眼眶的眼球,正在直勾勾地盯着我。心里不禁一紧,有些害怕。连忙转头看向另一张海报,一个衣着比基尼,风姿绰约,  酥胸半露的大美女也在直勾勾地盯着我,短暂的害怕,消失不见。

“观看十点半惊魂电影院的顾客请到验票处验票”听了三遍验票通知,我走向了验票处。心里还是想回头,想再看一眼海报上的美女。这一眼,彻底击中了我的内心,恐惧骤然而起,哪有什么美女海报,一直都是那张《惊魂电影院》的海报。这时,我发现海报中的冯艺歌,露出了獠牙,与之前看到的截然不同。我揉了揉双眼,宁愿相信自己眼睛花了。

排队等着验票,发现这次验票方式与之前大有不同,披麻戴孝的工作人员拿着小戳往票上印着什么。前面验票的情侣,正是刚才走出影院的那对,他们怎么又回来了?

我把电影票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看了看我,拿印戳狠狠地盖在了票上,血红色的一个“亡”字,扑入眼帘。“4厅,右拐”工作人员冷冷道。

走廊里的地毯,通常是比较松软的,这次走在上面,有种粘脚的感觉,似乎地毯下面有千百双手在试图抓住我的脚,我试着加速,这种感觉有所缓解。这时,走廊的尽头传来男人惊悚的笑声,笑声贯穿整个走廊,那里漆黑一片,屏蔽了所有灯光。让人毛骨悚然。

后面准备进场的人,推搡着我,“快点走不走啊”黑暗中翻滚着一个球体,由暗到明向我滚来,逐渐看清,是一个黑白相间的球体。到了脚底,我崩溃了,是一只血淋淋的眼球,眼球突然撞击到鞋,瞬间爆炸,血肉满处飞溅,贴在墙上,脸上,惊恐万分。后面的顾客,嘲笑道,“掉了一个爆豆,看把你吓的”他猛嘬了一口手中的饮料,突然没了声响,只见那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匆忙地指向自己的喉咙,喉咙肿成了一个球体,估计是爆豆卡在了喉咙里。他挣扎着,爆豆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脸憋得通红,呼吸困难,双手掐住喉咙想把爆豆赶出来,周围的人见到此番景象不知所措,有人拨打了110,有人拨打了999,有人拨打了120.

那人在地毯上翻滚挣扎着,双手死死地掐住自己的喉咙,突然,从他嘴里滚出来一个球体,哪是什么爆豆,竟然是一只眼球。

那人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缓缓地呼吸,衣兜的电影票划出。无神的双眼,死死盯着走廊的尽头。

披麻戴孝的工作人员,驱散了围观的人,把伤者抬到了别处。安慰着顾客,不必惊慌,继续观影。

影厅里的人,似乎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不是盯着幕布看广告,就是看手机。上座率与事先在网上看过的相差无几。我走向最后一排,此时,壁灯缓缓而灭,一束白光射向幕布《惊魂电影院》播放了。影厅的大门随即也关闭,我听到了上锁的声音。

我位置旁边恰巧是那对小情侣,他们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屏幕,没有任何表情。屏幕返回的白光打在他们脸上,阴森可见。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的短小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1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