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短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搞笑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短篇鬼故事恐怖200字鬼故事带短篇、惊悚短篇鬼故事超恐怖、短篇鬼故事真实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搞笑短篇鬼故事

搞笑短篇鬼故事第一篇-悬念故事之看见

一、婴儿大哭

很多人都说,婴儿可以看到些奇怪的东西,只是他们说不出来。

今晚,宝宝的怪异行为终于到了顶峰,只要妻子安安靠近她,她便哭得声嘶力竭,仿佛要吐血一般。

“她,她不肯吃我的奶,也不让我靠近,一抱她就哭。”安安看着我,不安地道。

“小孩子嘛,也许有点认环境,过几天就好了。”我安慰她道。

母亲抱着宝宝哄着,宝宝笑得正开心,转眼看见妻子,顿了顿,突然又大声啼哭起来,声音比刚才还要惨,还要凶恶,还要用力,就好像不认识妻子一样。

哭了一会儿,母亲惊呼起来,宝宝的皮肤竟开始泛红,一点点起了小疙瘩。母亲吓坏了,搂着她在怀里轻轻地拍着。

我站在门口看着宝宝,越看越觉得心里一阵阵发毛。我不知道她刚才到底是在害怕妻子,还是害怕别的什么东西。

妻子愣愣地看着她好一会儿,忽然埋头冲了出去,跑下楼梯。我呆立在漆黑的走廊里,随着她的远去,宝宝的哭声又止住了。

我站在门外,看着一直搂着宝宝低声哄着的母亲。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我觉得她侧了侧头,眼神若有似无地飘了过来,像是在提醒我那些她跟我说过的事情。

最近宝宝的行为变得有些奇怪。最初我也没有过多地放在心上,只觉得带小孩这种事情交给女人来做就好。

其实刚开始时,她只是偶尔不肯给妻子抱,也不喜欢吃妻子喂的奶。我以为只是小孩跟着奶奶住久了,认人而已。

我工作繁忙,早出晚归,妻子刚生完孩子,月子期间需要静养,母亲就自告奋勇接下了照顾她和宝宝的担子,让我们一起搬到了她在乡下的房子里。

礼拜一我很晚才下班回来,家里静悄悄的,没开灯。

我蹑手蹑脚进了屋,经过客厅正准备上楼,忽然身后幽幽地传来母亲的声音:“我有事要跟你谈。”

我被她吓得几乎喊出声:“妈,你别一惊一乍的行不?吓死人了。”

“别说那么多,你跟我过来。”

我被母亲不由分说拉进了一楼的书房里。

“到底怎么了?”

“你老婆有古怪。”她斟酌字句,微微沉吟了一会儿,接着开口,“我怀疑宝宝在她身上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妈……”我绷紧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有些无趣地打了个哈欠,伸手揉了揉眼睛。

母亲不喜欢妻子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早在我带当时还是女朋友的妻子回家时,母亲已经明确表示不喜欢她,而且理由还让人难以接受:

母亲找个相师算了一卦,卦象,上说,妻子和我命格相冲,如果非要在一起,会给我招来祸事。

“你没发现宝宝很不正常?哪有孩子害怕自己妈妈的?儿子,你别怪我迷信,有的东西该信还得信,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她还想说下去,可我已经没什么兴趣再听下去,干脆开口打断了她:“妈,行了,你就是不喜欢安安而已,别说这些不靠谱的了。我困了,上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二、吵架

安安曾在休息的时候,跟我抱怨肩膀酸疼,说是生孩子留下来的后遗症。

那时我正躺在床上,从报纸的上缘处抬眼看着她。她歪头揉着肩,整个人背对着阳光,面部轮廓显得异常模糊。

我忽然想起看过的泰国鬼片,学摄影的男人一直说脖子疼,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拍下了自己的照片,才发现脖子上一直坐着个冤魂。

虽然我现在在安安的脖子上看不到任何东西,可如果是宝宝,躺在婴儿床里,用最干净的眼睛抬起头往上看安安,她会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吗?

宝宝一直闹到很晚才消停,我把母亲和安安留在家里,带她去了医院。等回家时,宝宝身上的红疹已经消得差不多了。

母亲径自抱着宝宝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绝口不提那天跟我说过的事情,但她的目光总是若有似无地飘向我。

我让安安先回房去,主卧里开着灯,不知道安安一个人在做什么。

我跟着母亲进了她的房间。昨天下午,母亲打电话给我,再度提起找个师傅到家里看一下,当时我很忙,便语气很不好地挂了母亲的电话。

“妈。”

母亲正坐在婴儿床边轻轻地摇着,我走过去挨着她坐下,她也不看我,嘴里哼着歌哄宝宝。

我低头看着宝宝,伸手轻轻抚了下她的小脸。

宝宝已经睡熟了,呼吸均匀,模样安然。她的睫毛很长,长得很像安安,擦过我的手指时带来像蝴蝶翅膀一样弱不禁风的触感。

“妈,昨天的事,对不起了。”

母亲抬起头来看着我,目光似有埋怨,可更多的却是担忧:“要不,明天我找个师傅来看看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我顿了良久,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说出一句绝对会被过去的自己指着鼻子嘲笑的话:“好。”

搞笑短篇鬼故事

搞笑短篇鬼故事第二篇-短小故事四篇

玩手机

作者/发条橙

别人都说长时间玩手机不好,可小军却总吹嘘长时间玩手机是一件好事。他还举例子说:有一次晚上在路上走,结果突然肚子疼,他便找了个公共厕所走了进去。

他上厕所的时候一直玩手机,又是聊天,又是刷微博,还看了十几章小说。这么东一弄西一弄,没想到竟然玩了一个多小时。他赶紧解决好,一抬头,竞发现一个女鬼趴在那隔间的门上,脚钩在门板上,头下垂着。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好不恐怖。

小军正想大叫,夺门而出,哪想那女鬼哀怨地来了一句: “喂!你别走,扶我一下。这姿势弄一个多小时了,脑充血了,有点儿晕……”

小军无语,便帮了女鬼一把。

周围的鬼纷纷都接着猜测道: “然后那个女鬼就把你杀了?”

因为小军是以鬼魂的形态在这儿讲的。

“不不不。”小军摆摆手, “那女鬼本来是想害我的,可是我厕所上了一个多小时,人家也趴累了,我帮了她一把,她还答谢了呢!”

“那你是怎么死的”众鬼问。

“唉,说起来都是眼泪啊!我在马路上一边走一边玩手机,结果没看红绿灯,被车撞死了。”小军哀怨道。

“哈哈!那你还说玩手机好?”众鬼取笑他道。

“这还真没说错。”小军神秘地一笑,突然大喊一声, “老婆,快出来。”

不一会儿,一个红衣女鬼飘了过来,对小军亲热地笑道: “相公,”

小军自豪地道: “要不是玩手机,我能娶到这么好的鬼老婆吗?”

等到最后

作者/念衡

这是一间昏暗的屋子,蔡林发现周围还有好几个人也像他一样被绑在柱子上,垂着头,虚弱无力。

一声清脆的铁门声响起,几个青面獠牙的高大恶鬼走了进来,说: “你们几个跟我走,我们是阴间派来的刑罚官,负责来上面研究新式的地狱刑罚。你们就先做个实验品吧!但是放心,会留你们一条命的。”

几个高大的恶鬼分别牵着一个人,在一条狭窄的通道里走着。

第一个房间,里面有两个大木桶,一个装着冰水,另一个装着沸腾的开水。一个恶鬼提着一个人,先浸入冰水中,再浸入开水中,出来后用力撕下了那个人身上的皮。

“这个是为生前骗过别人的钱,让别人去过水深火热生活的人准备的。谁去试试?”其中一个恶鬼开口说道。

蔡林看得头皮发麻,悄悄躲在了后面,殷勤地说: “鬼大哥,我不急,我等到最后就行。”

一个男人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

第二个房间,里面坐着一个女鬼和一个男人,女鬼正拿着一根针在男人的皮肉上缝着。

“这个是为生前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准备的。生前说过多少句坏话,死后都会用多少针线一一缝在身体上,让他永远承受那些恶毒语言的煎熬。谁去试?”恶鬼严肃地说。

蔡林认为鬼差一定是把最有可能成功的刑罚摆在前面让人去试,后面的刑罚一定是成功率比较低的,承受的痛苦相对也会小一些。

又走过了好多个房间,最后只剩下蔡林自己了。恶鬼带着蔡林来到一个房间前,房间里面有一个人正在吃着大块大块的腐肉,周围还有苍蝇围绕,那个人吃了几口后就恶心得吐了。

“你是最后一个了,就这个吧!”恶鬼把蔡林推了进去。

“谢谢鬼大哥,吃点儿烂肉我还承受得住,嘿嘿!”蔡林笑着走了进去。

“这些肉不是给你吃的。”一个声音忽然从蔡林身后响起,只见一个拿着大菜刀的恶鬼正站在他身后。

“你要做这些烂肉。把你剁碎后放到腐烂,再给那些生前不珍惜食物的人吃。这是新式的双重刑罚,你这种什么事情都往后躲,想要等到最后捞点儿好处的人,最适合做烂肉,放到散发恶臭后才有价值。”拿着大菜刀的恶鬼补充道。

搞笑短篇鬼故事

搞笑短篇鬼故事第三篇-逃出鬼蜮

战争中,我的战斗机被敌人击中,带着火线,我落入太平洋中,我没有跳伞,因为我的腿不能从飞机座舱拿出来,落入海中的一瞬间,我意识到我离死亡仅一步之遥。

瞬间,我落在一座城堡的墙头上,下面有很多士兵,他们都很颓废,一点战斗的意识都没有,我被人一脚踹了下去,落入到那些士兵当中,我重重的压在一个士兵的身上,他愤怒的抬起头,啊,是我的战友,我立刻抱着他的肩膀说:“你还没死啊。”当我紧紧抱着他时,我看到他身后有另外两个战友。

这时,一只手穿过了我的胸膛,一阵剧痛让我立刻把抱着的战友推开,他居然拿着我的内脏有滋有味的吃起来。更离奇的是,我居然没有死。我迅速往后退,这些士兵个个跟僵尸一样向我走来。后面是无边无际的大雾,大雾里有什么我不知道,但这是我唯一的生路。

我捂着胸口朝大雾跑去。但是我感觉我的腿很沉重,我越想快跑越发现迈不动腿,我的动作跟那些士兵僵尸似乎一样,我抬起一只脚,他们抬起一只脚,我放下一只脚,他们也放下一只脚。

经过艰难的挪动我进入了大雾,进入时,我发现那些僵尸士兵调头往回走去。

我在大雾里艰难的挪动着,大雾里原来是战火中牺牲的平民,他们尸体叠罗在一起,各种恐怖的死法都有,他们眼神中充满着愤怒与不甘。鲜血已经将大地染红,脚踩上去不是流水的哗哗声,而是毫无声息的粘稠感。

我忽然意识到这是我轰炸的那个村子,轰炸时我很兴奋,看着村子的人一个个倒下,我很兴奋,而且我还冲着战友打响指,甚至我还说过,都去见鬼吧!

我怎么会来到这里,我忽然感到口渴,这浓雾里我看不到水源,我有种要喝地上血的冲动,我忍了又忍,忽然一个人冲我喊:“救命!救我。”声音微弱,我一步步挪过去,当我走到他跟前时,他用极其惊恐的眼神望着我说:“不,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接着便昏过去了。

我虽然很饿,但是我是不会吃人的,可为什么我的嘴里流出来想要吃美味的口水。我忍不住的把头凑过去闻了闻,好香啊,简直是人间极品美味啊。

我只轻轻一掰,那人的手指便脱落了,我咀嚼着,真是美味啊,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人的手指是这么好吃。

吃了一截手指,他彻底勾起了我的食欲,我咬断了他的脖子,喝着他的血,吃着他的肉,我感觉这样很享受。

等我把他吃的只剩骨头时,我立刻清醒,我都做了些什么?我怎么会吃人呢?我这是怎么了?

一抹嘴上的鲜血,我吓的瘫坐在地上。

浓雾里出现了许多的铠甲士兵,他们检查着每一具尸体,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我立刻屏住呼吸躺在这些尸体中。

听着一个铠甲士兵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开始紧张起来,本来他踹了我一脚便走开了,可刚走开,他又回来了,他把脸凑了过来。一股恶臭迎面扑来,一种低沉而有力的呼吸声渐渐传到我的耳膜,他张开嘴朝我吹气,立刻我有种要支持不住昏睡过去的感觉。

“哦,啊!哇哇!”远处这些士兵的统领朝这边吼道。我眼前的士兵一把抓起我,用无比巨大的力气把我扔向那个统领。那个统领拔出腰刀,要将我劈成两半,又一次临近死亡,可是这时,我摸到了口袋里的一把枪,我迅速拔出来朝那个统领射击。

只一枪那个统领便倒地,黑色的血液顺着弹孔流了出来。周围的士兵立刻朝我涌来。呼呼一阵锁链声,我的两边锁骨被刺穿,并被锁链牢牢锁住。又是一阵剧痛,锁链上泛起丝丝电光,不久我的身体完全麻木了,我只能任由他们拖着我走。

那个统领又从地上爬了起来,甩甩脑袋,过来就给了我一脚。我立刻吐了一口鲜血,令我惊奇的是,我吐的也是黑血。

那个统领把锁链拿到自己手里,大手一挥,我就像个溜溜球一样被高高甩起,然后又重重落地,地上被砸出一座大坑。我在大坑的底部,向外看去上面就像一个宽大的井。

那个统领把脸伸到井口处,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这是一张眼珠外凸,满脸皱纹的脸,他没有鼻子,只有两个呼呼冒气的孔。他开始拖他的锁链把我往上拉。

被重重的砸下来的一瞬间我意识到这种训练我接受过,当时也是让教官把我两边肋骨用铁链锁住,只是他握着锁链转圈,速度起来后将我重重的打在墙上,一面墙被我打出个大洞。

根据训练,我任由这个统领把我往上拉,我像个死人一样毫不反抗,当他拉我上来的一瞬间,我一抬头,“啊——!”两只手指直接插入他的眼中,落地后我双手一用力,直接将锁链拉断。看着捂着眼疼痛的头领,我一拳便打掉了他的头颅。

搞笑短篇鬼故事

搞笑短篇鬼故事第四篇-世外桃源

对新疆有些了解的朋友应该知道,新疆北部(北疆)水草茂盛,森林,草地,湖泊遍布,气候也好一些。而南部(南疆)就差远了,基本就是荒山,沙漠和戈壁。但有人却信誓旦旦地宣称,在南疆戈壁深处发现了一块水草丰美的绿洲,还有蒙古族同胞居住。那个人,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老李。

那是1993年,老李在若羌县某局当司机。若羌县位于巴音郭楞州境内,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地理位置十分偏远。至今,那里的人口只有不足8万人。但这个县却极大,相当于5个浙江省的面积,真正的地广人稀。当然,这里辽阔的土地,清一色是戈壁荒山还有沙漠。

那是93年夏的一天,老李送某局的领导去库尔勒赶火车去乌鲁木齐开会。当初沙漠公路还没修成,从若羌到库尔勒最快也要两天。送完领导,老李又休息了一天,然后开车回若羌。

行了一天,还很顺利。但到了第二天下午,眼看快到若羌了,前方的道路确被施工队堵住了。上前一问,原来道路两旁的山塌方了,把路全堵死了。只能走便道。老李没法,只得拐到一旁的便道处。那虽说是便道,但严格算只能叫车辙。由于塌方来的突然,养路段的师傅只能用大货车先在一旁的山谷里轧一条小道绕过去,作为临时的通路。

那便道也着实难走,老李开的是普通桑塔纳,在柏油路上开开还算可以,但到了这里,路面极为崎岖,老李的普桑只能慢慢开着,稍有不慎就有翻车的危险。开了约两个小时,还没有走出去。老李慌了,这便道怎么那么长啊,是不是走错了?老李停了车,头伸出窗外望了望,这一望,老李发现,前面的车辙印,没了!!

这怎么可能?明明紧跟着车辙印走的啊?怎么就没了呢?老李慌了,赶忙下车,看了看走过的路,只有他一辆车的辙印!老李想,糟了,走岔路了。于是,老李又调转了车,开回去准备再找那要命的车辙印。老李开回去七转八转,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便道的车辙印了。老李也是个老司机,确信自己走得路应该没错,但,为什么路就没了呢?老李百思不得其解。转了大约一个小时,眼看着天暗下去了,就是找不到路。老李不得不承认,他迷路了。这时,他已经是又饿又渴,车上的水早就喝完了,当时手机还远未普及,老李知道,要是今天走不出这里,那可就糟糕了。

就在疲惫的老李马上就要绝望的时候,忽然发现旁边的山下有一条很隐蔽的小路。老李大喜过望,有路就有希望!老李不管那么多,开车来到小路的入口处,那路很窄,处于两座山的缝隙处,只能容两辆车并排走过。老李没多想,将车开了进去。

这是一条下坡路段,老李开了一个小时,天已经全黑了。幽幽山谷,只有老李一辆车,在这神秘的路上走着。老李心里有些害怕,但他坚信,这条路,一定能通向有人的地方。很奇怪的是,这路一直是下坡,而且坡度还挺陡,看地势,这路似乎通向一个盆地,但老李在若羌呆了十几年,没听说有什么盆地。但现在不容老李多想,开到尽头才是首要任务。

大约又开了半个小时,突然老李觉得眼前豁然开朗,两旁的山没有了,变成了巨大的下坡,路也没有了,融入了下坡之中。而这下坡通向的地方,黑幽幽什么也看不清。老李心一凉,难道又错了?但既然

走到这里了,就继续沿着坡下吧。

由于是下坡,老李开得倒也轻松。也不知开了多久,老李已是饥渴难耐,就在老李快撑不住时,下坡不见了,车开在了平地上,终于到头茂密的松林!奇怪了,若羌是 全国出名的干旱少雨贫困县,哪来的松林啊?老李下了车,只觉脚下软软的,仔细一瞧,竟然是草地!

老李看了看周围,这是哪里啊,周身都是茂密的松树,自己竟然置身于松林之中!有松树和草就一定有人!老李不顾疲惫,先把车放在原地(前面的路没了)向松林深处走去。

走了不一会儿,就看见了亮光,老李终于见到了希望,走近了亮光,原来是一个蒙古包,老李敲了敲门,蒙古包里走出来一个蒙古族老太太,老李比划着说明了自己的经历,老太太倒也和善,让他进了蒙古包里,给他砌了一碗茶。老李看看四周,蒙古包里设施十分简陋,没有电,用一盏不知什么年代的煤油灯照明,显眼处挂着一幅成吉思汗的画像。这里似乎只有老太太一人居住,老李又比划着说明今晚要留宿,老太太笑着答应了。指指自己,又指指蒙古包外,摆出睡觉的姿势,老李明白老太太今晚把蒙古包让给他住,而自己另寻住处。老李挺感动,这里的人真朴实啊。

这一晚老李没吃东西,喝了几碗茶就呼呼睡去了。第二天一早,老李起来到了外面,再一次被身边的美景惊呆了,这是一处位于深山里的草原和松林,到处绿意盎然。远处稀稀落落的有几个蒙古包。羊群在远处山间的草地上吃草,几个蒙古族牧民骑着马向远处走去。不一会,老太太回来了,给他端来了奶茶和酥饼。老李早就饿了,狼吞虎咽吃完。

吃饱喝足,老李比划着问了问出去的道路,老太太摇摇头。老李有些失望。他又问了问周围几个蒙古族人,他们都不知道。老李觉得很奇怪,他们难道不出去吗?老李没办法,不能耽搁了,反正也吃饱喝足了,老李决定自己找出去的路。

老李从车上取下水壶,从老太太那灌了一壶水。开上车,原路来到昨晚进来的那条下坡路上。老李想,原路找回去,或许有希望,不行再回来。走到下坡路的路口,老李又看了看那片美丽的草原和松林,怎么也想不通在荒凉的群山深处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土地。感慨一阵,开车开进了那条神秘的路。

上坡比较吃力,老李开了半天,才从尽头出来。由于天还早,又吃饱了肚子,老李精神倒不错,拐了几个弯,很快就发现了便道上的车辙印。老李顺着车辙,这次没有迷路,顺利开了出去。

回到若羌,老李问了很多人,但都没打听到那片地方。他们还认为老李在开玩笑,这干旱的鬼地方怎么可能有草原和松林呢?老李没办法,也就不问了。

后来,老李特地开到了当初迷路的地方,想再找到那片土地,但是诡异的是,那山谷里的下坡路,再也找不见了。

至今,老李还念念不忘那个梦幻般的地方。他相信,那个神秘的美丽草原,还隐藏在若羌附近的深山里,隐藏在这个以干旱缺水著称的国家级贫困县境内深处不为人知的某个地方。

搞笑短篇鬼故事

搞笑短篇鬼故事第五篇-墓边的鲜花采不得

我特别喜欢花,对花的香味情有独钟。看到好看的花时,总会情不自禁的采下来带回家,独享那美丽的小生命。因此家里每天都摆着各种各样的鲜花,不过是从路边摘来的。

清明节这天,我随父母去为祖父母扫墓。坟山上扫墓的人有很多,献花的人更多。我扫墓时看着那些摆在墓碑前的鲜花,真是娇艳美丽。但是就放在这里给一群尸体太可惜了,我待会拿一些回去不会有事的吧。

大约过了两小时,墓扫的差不多了,父母决定要离开。这时,我对他们说道:“你们先走吧,我还想再留下来陪陪爷爷奶奶。”爸妈无奈地笑了笑,说“好吧,待会记得跟上来啊。”我看着他们转身要走,满意地笑了,突然妈转过头来对我说:“对了,千万不要带走这里的任何东西啊,否则会惹祸上身的。”真是迷信,带走什么还会惹祸上身?简直可笑。心里这样想着,我嘴上却应道:“嗯,好的,你们慢走啊。”

看着他们的背影逐渐在我眼前消失,我赶紧转过身,开始物色带走的花束了。现在扫墓祭拜的人大多都回去了,只有个别晚来的还在。四周遍地都是花束,五颜六色的,散发着醉人的香气,看得我心里直痒痒。

“这束白菊花挺好看的,就你了。”我从地上抱起一束白菊花。刚抱起一束,忽然看到对面的坟堆上长着一朵格外鲜艳的蓝色花朵,弱小的身姿在风中轻轻摇曳着,不时有阵阵的清香扑鼻而来。

好特别的香气,太美了,我要得到它。说完扔下白菊花,朝蓝色的无名花走去。因为花长在坟堆顶部,有点高,我太想得到它了,便踩着坟堆去摘它。摘到之后,我欣赏起它来,干净的蓝色似水一般,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如月光一般,那香味时浓时淡,如少女的体香一般,简直让人沉醉。

我拿着蓝花,满足地下了坟堆,背对着那坟堆的墓碑离开。却不知墓碑上一个缥缈的少女身影浮现出来,看着我的背影,邪邪地笑了。

我得意地拿着花回到家。爸妈看着我手里的花,惊讶地问我,手里的花哪来的。我不敢告诉他们真相,便说:“这是我在回来的路上摘的,很好看,对吧。”妈长吁了一口气,说:“还好,不是从坟山上带来的,不然就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了。”听她这样说,我笑了笑,说:“没事的,妈,现在哪有什么鬼神出没啊。”边说着,我已经把蓝花插进了一个花瓶里,放到客厅的茶几上。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时,我还在睡梦中。而那瓶蓝花,却悄然发生了改变。蓝色的花瓣慢慢散发出了黑气,弥漫在小小的房间中,娇艳的花瓣也迅速变黑,仿佛烧焦了一般,流出了黑色的散发着恶臭的液体。不久,花完全化为了一滩黑色液体。液体咕噜噜地冒着泡,其中一个泡泡越来越大,在几乎有人的身形那么大时,突然破裂,砰的一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我。

听到这么大动静,我很害怕,不会是小偷吧。蹑手蹑脚地爬下床,向客厅走去。但是,看到客厅里那副情景,我立刻后悔了。客厅里黑气弥漫,中间的玻璃茶碎成了玻璃渣,地上是一滩黑色粘液,里面依稀有几条蛆虫,恶心巴拉地蠕动着。

看到这一幕,我也知道个大概了,我招惹了所谓的不干净的东西。我想逃,岂料一转身,就看到了一张诡异恐怖的脸。半边脸覆盖着蓝色皮肤,散发着诡异的蓝光,半边脸是风化地不成样子的骷髅,里面还有蛆虫蠕动着。我的脸和它的脸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看着它那恶心的面孔,我胃里一阵涌动,酸水直想往外冒,无奈那鬼空洞的双眼直盯着我,这种情况下,我当然想跑了,可身子却像定住一般,动弹不得。这只鬼看着我,喃喃地说道:“看到我的花了吗...我的花不见了.....看到我的花了吗.....”突然嘶哑着吼道:"是你!你偷了它——我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的!”我惊恐地看着它,眼泪直往外冒,如今要命丧黄泉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乱采花了。

我害怕地闭上了眼,感觉到全身上下越来越痛,如刀绞一般,原来死是这么的痛苦,当初因为我的摘采而死去的花想必也是如此。然后便没了知觉。

当我再次睁开眼,意外地发现自己还活着,奇怪,动不了了——我被禁锢在了一座坟堆上了。不远处,一个女孩两眼发光看着我,“好美的花,我要得到它!”

以上就是搞笑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搞笑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