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恐怖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短篇恐怖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超吓人、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短篇、古代鬼故事大全短篇广西深山鬼故事短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短篇恐怖故事

短篇恐怖故事第一篇-故事审核员

每一篇故事,都倾注了作者的心血,咱们不论作品本身优劣好坏,当审核作品的你如果任凭个人心情去驳回一篇文章的话,当心作家的怨念可能就已经缠绕着你了。

嘿嘿嘿嘿,一声怪笑声,王刚从噩梦中惊醒,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七次从梦中惊醒了。这一切还得从他的工作开始说起。

王刚是一名网络书籍审核员,他刚做这份工作的时候,非常认真。随着时间的推移,懒惰,马虎,便也随之而来。

因为半个月前,女友的分手,使他更加焦躁不安,审核作品的时候,看的内容不会超过三句。

十天前,有一个刚刚接触写作的同学,不停地修改着被驳回的作品,一次又一次认真地修改。

王刚:嘿,还挺有意思,我就是不让你通过,看你能怎么样。

于是这名年轻的优秀作家,放弃了。。。一丝人眼看不到的黑气又汇聚在了王刚头顶,慢慢地浮现出一个骷髅,随之又慢慢地变化出各种牛鬼蛇神。

这天,王刚又被那该死的噩梦给扰醒,于是便起床打开了电脑审核起了作品,他突然萌生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嘿,我就是要让那些差的作品过,好的就是不让他过。

又审核完了几片作品后,黑气不断地向他头顶汇聚,突然电脑屏幕出现大片雪花。

“怎么回事,这破电脑刚修的又出问题了?又得花钱修”,他拍了几下电脑后,终于不再有雪花,突然!电脑屏幕像是被一双手撕开,一双沾满鲜血的手伸了出来,“嘿嘿嘿嘿,现在到我审核你了”。

短篇恐怖故事

短篇恐怖故事第二篇-红项链

晚上,我去医学院教室上自习。

偌大的教室,算上我一共4个人,各据一角,如隔着天涯海角,好像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味道的狐臭似的。其实这样挺好,互不影响,心里轻松自在。

此时,学校迎新晚会正在进行,音乐开得很大声,喧闹,热烈,青春,肆意,我不争气的思绪又被拐到了十万八千里外。心中闪过一丝不快。罢了,我从书包里掏出本闲书,随意地翻着。

一阵凉风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侧头一看,旁边的两扇窗户大敞着,外面的黑树影也冻得直发抖。嗨,这才刚到秋天啊!我起身地滑动窗户,尽量不发出声响

站在阶梯教室的后面,我像村长一样牛哄哄地环视四周,那三位同学岿然不动,老老实实埋头啃书本。人没变,不多也不少,我有些高兴又有些失望,慢慢蹭回座位,举起闲书惬意地看。

“擦擦…擦擦…”伴随着黑板笨拙的“吱扭”声,我头皮一阵发紧,从书中抽出眼睛瞄了一下—有位女孩在细致地擦黑板。粉笔的白灰被一点点地不留情面地吞噬掉,留下一片黑漆漆的空白。

虽说主动擦黑板是件好事,但这个时间点…很突然。也许她是寂寞了,我没再理会。就这样,天空落雨般的“擦擦”声持续了十几分钟,后,戛然而止。她擦得可真仔细啊!转身,拂手,把板擦放在桌角上,我注意到她白净的脖子上围了一圈很别致的红项链,只是我坐在倒数第二排,看得不甚清楚。

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走下讲台,径直“哒”到前排一名男同学身边,我突然发现她并不是我们“四人帮”成员,那么,她什么时候进来的?我咋一点声音都没听到?可她走路分明有声音啊……

没等我乱糟糟地想完,她冷冰冰地对那个男生说:“请你让开,这是我的座位。”声音不大,却透着理直气壮的清晰,在空旷的教室里掷地有声。男生莫名其妙地抬头看她,愣了三秒,透过他的后脑勺,我猜想那表情应该蛮尴尬。

“我从下午就在这里了,也没见你占位,不应该吧?”男生不甘示弱,语气傲慢,丝毫没有退让。

气氛异常。女生脸色苍白,红项链显得像洛神花一样红。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开了。

男生抻个懒腰,伸直腿,带着胜利者的不可一世。女孩迈过一个个台阶,在我斜后方坐下,安静得不发出一丝声响。

我感到空气中的冰慢慢解冻,似乎有点回暖的迹象,便又举起了闲书,慢悠悠地吞吐着村上春树的小说。人在优哉游哉的时候,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转眼9点半了,我打算收拾书包回宿舍了。

突然,教室前面“咔”一声钢铁断裂的尖锐声音,吓得我把书一扔,却见电风扇垂直地冲男生头顶砸了下来,他显然吓呆了,来不及躲闪,左胳膊上和腿上各被劈出一道明晃晃的血痕,伴着金属碰撞地面的脆声!

惨啊!一桌的红,一地的红,一身的红,我们惊在原地,感觉不到腿的存在,他慌慌张张地朝这边瞅了一眼,拖着隐约现白骨的胳膊踉跄跑出教室,滴滴答答的血淋着大地,啊,像极了在地面飞的红丝线风筝!

我拍了下头,还是回不过神来,与同样愣住的两位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早提醒过他。”一缕淡定冰冷的声音从我斜后方传来。是的,我怎么能忘了她的存在。这奇怪的存在。我想逃,却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慢慢转身,盯住她沉默如谜的脸庞,苍白的脖子,以及红的像血的项链。

不,那道深不见底的血色伤口。

短篇恐怖故事

短篇恐怖故事第三篇-鬼婴缠身

传说,被堕胎的孩子都会一直跟在他们父母的身后……

从医院回来,我和女朋友都很沉默。毕竟,打胎从各个方面来说都不是好事。

人流手术还算顺利,但是也有一些比较奇怪的地方,那就是手术打掉的“东西”。女友怀孕一个月,本以为打掉的东西,应该类似于肉球式的性状,所谓受精卵本来就该是球状才对。

但手术结束后护士给我看的东西,却让我大吃一惊——那是一个不足5厘米的黑色婴儿。假如是受精卵逐渐分化成胚胎,会有初步的人型,这我能够理解。但——

“为什么会是黑色的?”我充满疑惑地询问护士。

“正常的,不用担心。”护士说着话,口罩和帽子间的眼睛却有些躲闪。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疑问。回忆我和女友“亲密”日期,这三个月来就只有一个月前的一次。那天,我刚从外地回来,身心俱疲,女友却很反常地要主动亲热。并且,在医生的诊断书上,胚胎发育情况似乎是两个月……

躺在床上,我一直都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满脑子全都是那个黑色的婴儿,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燥热。

起身看了女友一眼,对方似乎已经睡熟。

我忽然想到冰箱里还有一罐没打开的啤酒,便起身去拿啤酒。

打开冰箱门,冰凉的空气从冰箱中涌出来。拿出罐装啤酒,却意外发现啤酒冰箱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玻璃瓶。

玻璃瓶里装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仔细端详,才发现瓶子里赫然装着——那个黑色的袖珍婴儿!

这东西怎么会在我家里!

呆立许久,虽然一头雾水,但我是颤颤巍巍地将玻璃拿出来,决定把这东西扔掉。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从我身后冲出来,一把抢过了我手中的瓶子。

“你别碰我的孩子!”女友将瓶子护在胸前,看向我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女人的眼神彻底寒了我的心,此时此刻,我再也不想糊里糊涂地过下去,“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

“想知道孩子是谁的?去问问你最好的兄弟吧!”女友冷冷地说道。

听到对方承认,我精神几近崩溃,“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

“和你谈恋爱之后,你陪我的时间就越来越短,公司同事下班都有男友接送、周末都有老公陪伴。你想过我的感受吗?”面对我的质问,女友依旧是振振有词。

我顿时失去了再和这个女人废话的兴趣,穿上外衣外裤,我起身便离开这间房子。

夜凉如水,我的心却比夜色更加沉重、更加黑暗。在大街上,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一直走到我们过去经常约会的公园门口,我才恢复意识。

看了一眼手机,时间竟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电话响起,是女友的号码。望了望过去我们常坐的长椅,我又想起她种种温柔来。

也罢。即便是分手,也要把话说清楚才行,终究,我们曾相爱一场。

“你在哪儿?我现在好害怕……”女友用颤抖地声音说道。

“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分手吧!”没有理睬女友的撒娇,我知道,这一次我必须要硬起心肠。

“你快点回来吧……呜呜呜……我看到黑色的婴儿在客厅里爬了爬去,真的好可怕……”女友哭泣着说着这些话。

“什么?”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女友话里的意思。

“嘿嘿哈哈……”电话那边传来婴儿般清脆的笑声。

电话被挂断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我狂奔着向家里跑去。

打开大门,女友躺在客厅中央。双腿间流着鲜血……

……

短篇恐怖故事

短篇恐怖故事第四篇-刷牙曲

夜摇摇欲坠,乌云朵朵,对面大楼里响起了一曲诡异的儿歌。

向上刷,向下刷,不可随意胡乱刷,刷刷刷刷……

儿歌到了后面,声音越来越噪杂,而睡在摇篮里面的小婴儿,听到这曲刷牙歌,乐的手脚乱晃,单手指着对面一栋牙医诊所,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小时候有过多少童谣、儿歌陪伴着我们成长,都是天真悦耳的歌声,可是……

可是,大家也没有深究歌声背后的内容,竟然是……

或许,这类儿歌却存在了你我从未没有过的诡异世界……就如发生在对面大楼的一首刷牙曲。

张峰是对面大楼的老板,开了一家牙医诊所,这夜天已经黑了,张峰起身,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八点三十分钟,轻叹一声道:“唉,今晚又超时工作。”

张峰脱下了白大褂,看着办公桌上的全家福,心想道,已经好久没有和爸爸妈妈联络了,好挂念他们。

只是近来牙医诊所实在太忙了,张峰抽不出身,所以才会如此。

张峰看着窗外的夜色,听着刷牙歌,只听“兹兹”一声,光亮的电灯闪了一下,屋子变得一片漆黑,可是诡异的歌声还在继续。

向上刷,向下刷,不可任意胡乱刷,啦啦啦……

张峰按了按电灯,果然不亮了,开始抱怨起来:“这大厦太陈旧了,电线又出问题了。”

“嘀嗒。”张峰又按了按电灯开关,还是不亮,屋子里黑黑的,只有窗外射进来一团微弱的光,把屋子照的蓝幽幽的,显得鬼气森森,让人不寒而栗。

“唉,电箱总是在这个时间失灵,管理公司的技术工人检查过,总说没有问题,我真是白付管理费了。”

张峰一人自言自语,拿着手电开始巡视诊所,只见诊所里空无一人,张峰叹气,准备下班回家,不过还是不放心,又对准开关,啪嗒一声。

只是这次电灯居然亮了,只见在屋子里居然坐着一位女人。

张峰心里猛惊,喃喃道:“怎么候诊室还有病人。”

向上刷,向下刷,不可胡乱任意刷……

诡异的歌声还在继续,屋子的电灯虽然亮了,只是似乎电力不足,一闪一闪的,加上沙发上坐了一位衣着肮脏,满头乱发的女人,到让张峰的心里砰砰直跳。

“小姐,你怎么还在诊所。”张峰看了看地上,女人是有影子的,落下一口气,胆子也大了,走了过去,再次说道:“小姐不好意思,已经过了应诊时间,麻烦你明天再来。”

女人一头乱发篷在脸上,头上有很多脏脏的碎屑,只见女人半猫起头,诡异的看了一眼张峰,让张峰倒吸了一口凉气。

女人带着一只白色的口罩,可是白色的口罩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已经很脏了,就好像从垃圾桶里捡起来的,并且女人身上还有一股酸臭味。

张峰看着女人的眼睛,鼓胀的很大,眼角处有很多红血丝,她终于开口了:“向上刷,向下刷,我听到诊所还有歌声才进来的。”

“不好意思,小姐,护士已经下班,我……我可以先帮你登记,明天第一个给你看……”

女人似乎怒了,刷的一下猛回头,怒目瞪着张峰,眉毛高挑,隔着口罩说道:“我打从日本老远回来,就是对于医生你的信赖,你就此拒接病人,你会觉得安心吗?”

女人的眼神让张峰觉得好恐怖,加上屋子里的电灯一闪一闪的,张峰脸一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了下来。

“我明天要坐早班飞机回日本,以你的技术,没有护士也不见有影响的。”

口罩女冷冷的看着张峰,眼神中放出一股杀气,然而张峰听着口罩女隔着口罩发出的声音,古里古怪的,手心都是汗,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你好像很害怕似得,怕什么呢?”

张峰摆了摆手,故作镇定,说道:“我不是怕,你说出名字,我先找你出你的记录。”

口罩女报出了姓名,叫做慕容忆蝶。张峰开始翻查着所有有关的资料。

短篇恐怖故事

短篇恐怖故事第五篇-废村见鬼

我是农村的孩子,初三毕业放假了,在家里待着,我们村后面不远的地方有个废弃的村子,不知有多久没人住了,当时鬼使神差的去了那个村子,结果回家后……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爷爷奶奶出门去了,我一个人在家,碰巧村子停电了,电脑玩不成,手机没电了,便想着去那个村子看一下,说走就走,当时也没想什么,鬼使神差的就跑去了,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那里,村子里只能看见几座土砌成的墙,其他的全都倒了,往前走了一会,到处都是残缺的土墙和碎瓦,就想着往回走。

毕竟一个人在这里怪渗人的,快要走出村子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土墙下烧着一堆火旁边坐着一个人,我来的时候没看见有人啊!这个人难道才来的,我过去和他打了个招呼,不是我们村里的,他招呼我坐下,我看着他旁边有个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的啥,他说自己是来野外找三桃菇(野蘑菇)的。

我于是和他聊了好一会儿,东扯西扯,和他说话的时候我感觉有一股寒气,好像有个人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我一样,不过当时没注意,我看着地面上,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但当时没想出来,过了一会我说,我得回去了,走的时候和他握了握手,当时是夏天,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强烈了。

不过没多想,一路哼着小曲回去了,到家了发现已经来电了,爷爷奶奶也回来了,本来都挺好的,可是晚上我睡觉的时候,想了想,突然觉得凉嗖嗖的,心扑通扑通的跳,我想起来哪里不对劲了,当时是夏天,夏天天气本来就很热,那个人为什么还要坐在火面前呢。

而且我坐火面前居然没感觉到热,在往下想,整个人都不好了,地面上我只看见了我的影子,他没有影子,难道我遇见鬼了,就在这时,我感觉房间里多了一股寒气,整个人像素在冰窖里一样,房间角落里传来了低低的说话声,我回过头去,啊!啊!啊!啊……

我现在依旧在世界漂浮着,进到了一个房间,发现你正在坐在电脑前,请你回头看看我好吗……

以上就是短篇恐怖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短篇恐怖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89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