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5篇

本文5个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哄女朋友简短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女朋友、惊悚短篇鬼故事小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2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第一篇-火葬场的噩梦


风,冷冷的吹,犹如利刃,凌乱地刮着王经理的皮肤。王经理哈了口白气,搓搓手,把风衣裹得更紧些,背靠着路灯,等待着出租车的到来。

王经理在某家公司上班,薪水不错,人也还算英俊。谈过不少女孩子,但都没有符合他要求的。目前还是单身,岁数接近30了。

现在正值寒冬,王经理背着一包东西,似乎怕被冻坏,王经理用白布包裹的严严实实。他掀开包裹的一角,确认了东西的情况,裹好继续等车。略微的,嘴角翘了一下。

天还真冷啊,王经理点了根烟环顾四周,身边的环境蒙上了一层灰色,失去了色彩与生气而且静的可怕,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分外清晰。这一条街的路灯都坏了,只剩下他背后的那盏残灯忽明忽暗,似乎是年久失修了,终于灭了。王经理彻底沉浸在黑暗之中。他抬头看看天空,月亮已被云层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星星能时不时的从云层的缝隙中窥看这片大地。四周依旧是静,静的可怕;一就是冷,冷得彻骨。王经理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背脊一片冰凉。

一道光划破眼前的黑暗,王经理猛的一惊,一辆红色出租车悄然无声的从黑暗中出现在王经理面前。随着引擎的声音嘎然而止,李师傅了呵呵的下车了,老李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寒暄一番后,他热心的帮王经理把东西搬到后备箱。

老李从事这行十几年,自从孩子高中后,和一帮痞子学坏了,成天向家里要钱。后来听说是换了个班主任,总算是乖多了,学习也认真多了,现在老李干活勤快多了,为了孩子大学的学费,老李更加努力的赚钱了。故现在大半夜的老李还努力的找着生意。今天忙活了老久,钱也赚了不少了,本想收工回家了,赶巧遇上了王经理,心想今儿个运气不错啊。这才乐呵呵的,不过接下来老李乐不出来了。虽然小王去的地方很远,且说好回程的路费也一并付,可以赚不少钱,但老李心里不是滋味。那里是活人步入坟墓的转站——火葬厂。

火葬厂远在郊外,那儿人烟稀少,且附近就是坟地。有不少灵异古怪的故事从那传出。老李听同事们说过,以前也有一个司机师傅,姓刘,由于家里不景气,大半夜的还出来接客人。也遇上个去火葬场的,刘师傅也没多想就接下了,到了火葬厂那客人给了张红票子,刘师傅也没太在意,还找了钱给她,结果回去的路上他才发现刚才那张钱是冥币,是死人用的,他气呼呼的回去找那女的讨说法。结果,空旷的火葬厂空无一人,会有悼念大厅中央的棺椁内躺着一个人,他凑近看了看,要命啊,就是刚才那女的,手里还攥着刘师傅找的零钱。可把刘师傅给吓坏了。

后来,刘师傅就不见了,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搬走了,总之是音信全无。现在,在这辆同样前往火葬厂的车上,老李隐隐的开始害怕了。刚才他帮小王搬东西时就有点怀疑了,那包东西,无论是大小还是手感都让老李隐隐的怕起来,后座上的小王一定有古怪。而且从刚才到现在,小王一点动静都没有,仿佛死了一般。

他开始后悔了,刚才小王搬东西时,那大小,那手感,都让老李感到奇怪和诧异,他觉得身后的小王也许是个杀人犯,因为那包东西怎么想都只能想到尸体。老李哆哆嗦嗦的偷偷向后视镜瞄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老李的心吓得跳出来,一股恶寒随着浑身的战栗从老李的心脏处扩散到全身。后座上,小王的脸如同白纸,一双没有眼珠的眼睛直直的听着老李,由于没有了嘴唇,白森森的牙齿抖动着发出咯咯的诡异笑声,那笑声如同冰冷的利爪削刮着老李的心房。

一正急刹车的声音传出,王经理一脸诧异的看着满头大汗的老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老李揉了揉眼,缓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仍在发抖的双手勉强握住了方向盘,过了许久,老李才恢复平静,强装镇定的继续开车。鬼大爷:

老李一开除了市区,现在正往火葬厂行进,由于没有岔路,只需将近30分钟就能到达,这路和几年前一样依旧未铺水泥,依旧没有路灯,路边的梧桐早已退去了树叶,只剩下光秃秃的犹如地狱鬼爪般的树枝在寒风中诡异的舞动。而原本被云层包裹的明月不知何时冒了出来惨白的月光使得周围更加阴森恐怖,没有意思生气,就连老李也不太清楚自己还算不算活人了。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了,他感到不安了,这路有这么长么?

时间早已超出了老李的预算,可路得尽头是更遥远的路,似乎没有头了。恐惧悄无声息地涌上心头,老李不住的揉眼睛,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嘭!嘭!嘭!后备箱里蓦地传来了敲击声,老李的心也随着敲击声一下一下地越跳越剧烈。“可以停车了!”一只只剩白骨的冰冷的手随着这幽幽的如同地狱鬼使勾魂般的声音轻轻地搭在了老李的肩上。

老李“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车里踉跄的滚了出来,他再也受不了了,心里随即有了某个念想,“我会——死在这里!”他向后倚在一棵大树上,他那发抖的双腿已经无法站立了,他惊惶未定的盯着车内。王经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老李,他慢慢靠近并扶起了老李,一脸的关切。

老李是彻底怕了小王,他到底是人是鬼啊,无意间发现,自己已在火葬厂门口了,明明刚才还怎么开都到不了尽头,他还不容易平静了下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确定自己还或活着。小王给了老李好几张百元大钞,似乎是连回程的钱也算在内了,然后就自个背起包裹径直向火葬厂走去。

月依旧明晃晃地照着大地,鬼爪般的树枝依旧在舞动,老李仔细检查了那几张钞票,吁了口气,不是冥币。他抬起头望向小王的背影时,一阵阴风夹杂着树叶的沙沙声与那小王身上的隐隐的尸臭宛如戏弄老李的鬼手一般带着似有似无的冷笑掀开了小王背后的白布。一张在月光下显得更加惨白的脸裸露在老李面前,那是张只有眼白的在狞笑着的脸,就是这张脸,刚才下的老李魂都快散了;就是这张脸,从刚才到现在一只盯着老李;也就是这张脸,成了老李心中永远的噩梦。

那是王经理的脸,他还在对着老李诡异的笑着,老李再也受不了了,他发疯似得冲上车,迅速离开了火葬厂,他想早点远离这个噩梦。可现在,噩梦继续着,老李可算知道为什么小王要付回程的钱了,后座上,王经理捧着一个精美的小盒子,一脸诡异的笑着……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第二篇-追魂索命


贾彬守在产房门前,心急如焚,他在等情人何兰将他的儿子生下来。可突然杨医生出来对他说:“产妇难产,只能保一条生命,是保大人还是小孩?”贾彬毫不迟疑就回答说,保小孩!医生瞧瞧他,点点头就转身进了手术室。一袋烟功夫后,杨医生走出手术室,告诉贾彬产妇死了,他儿子活了。可眼下他还见不到儿子,儿子被送进了监护室。何兰的尸体,他不忍心看,就让护士直接送去了太平间。

贾彬暗自高兴,一箭双雕的计谋终于成功了!情人死了,今后她不会再来纠缠他了;同时,贾家终于有了传宗接代的香火。他跟老婆结婚几年,一直没生育,已是他的心病。没想到他绞尽脑汁,竟以这种奇特方式得到了一个亲生儿子,他能不谢天谢地?然而,贾彬回公司才高兴了几个小时,傍晚时分,他突然接到医院杨医生的电话,说他儿子不见了。贾彬大吃一惊,急忙赶去医院。刚到医院又听杨医生说,刚才值班护士去太平间发现产妇的尸体也神秘失踪了。贾彬顿时惊出了一头冷汗:这是怎么回事?!杨医生和值班护士都无言以对。贾杨二人又赶去太平间看了看,何兰的尸体果然不翼而飞。这一连串突发性迷团,不仅诡异蹊跷,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杨医生吓得话都说得不顺溜了:“这……这可怎么办?”贾彬也惊怔不已:“会不会是诈尸?”杨医生不置可否,事已至此,他也拿捏不准了。他想了想反问贾彬:“会不会是何兰家人所为?”贾彬否定说,不可能!何兰家在外地,她从没提过本市有什么亲戚。两人又心怀鬼胎猜想:是有人蓄意营造恶作剧?还是他们的罪恶勾当露了马脚?他俩猜来猜去,也没理出个头绪。案发后本应该报警,可贾杨二人心虚作崇,一致认为冷处理为好:先不张杨,静观其变。

贾彬心神不宁的回到家,屋里显得空荡荡的,静得出奇;堂皇装饰和毫华摆设丝毫没减少他内心的恐惧,反而生出一种下地狱的感觉。贾彬老婆回香港探亲去了,他无心吃饭,就身心疲惫地躺在了沙发上。他心里反复琢磨着这起稀奇古怪的事情:提出一个个疑问,肯定又否定,否定又肯定,来回折腾,最后脑袋模糊成了一片空白……

突然,贾彬觉得自己是在一条古道上行走,他要赶回家去,可是绕来绕去愣是找不着家门,天都快黑了,他心急腿软,汗流浃背。猛然听背后有人喊,他回头一看,是何兰抱着一个赤溜溜的婴儿向他追来了:“贾彬,你这魔鬼,快快赔我母子的命来!”贾彬吓得屁滚尿流,转身就跑,可任凭他如何使劲,那双腿就像踩在了棉花上,根本迈不开步。何兰越追越近,贾彬似乎听到了何兰匆匆追赶的风声和喘息声;贾彬再一回头,只见伴着婴儿手舞足蹈的叫声,何兰那只五爪金龙已迎面抓来……

贾彬“啊”地一声尖叫,猛然惊坐而起,全身已被汗水浸透,原来是一场噩梦?贾彬抹了一把汗水,拍拍脑袋,有气无力地去了洗手间。他打开水龙头,任凭热水喷淋,似乎要把心里的惊恐全部冲掉。当水蒸汽漫过墙上那面镜子,贾彬映入镜子里的倦容,恍惚间竟变成了何兰满脸渗血的面目。贾彬不禁一拳砸碎镜子,惊呼着窜了出去……

接连好几天,贾彬都神经兮兮,噩梦不断。白天上班忙着还好;晚上回家,就像进了坟墓,压抑得气都喘不过来。他明明清楚是自己吓自己,可他还是不能忘记那些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就像魔咒入身,恶鬼附体,赶也赶不走,逃也逃不脱。若再这么下去,他肯定会疯掉的。这可如何是好?贾彬想来想去,决定主动出击:找出真相,揭开迷团。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第三篇-午夜照相馆


刘海涛是个大学生,读的是三流大学,就为了混一张大学的毕业证书。

他家里有钱,他刚刚踏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刻,家里就已经给他买上了房子和车,甚至他爸爸连他毕业以后的工作单位都给他预定好了。

所以,刘海涛对于自己以后的生活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在大学的这段时间里,他每天不上课,整日的泡在网吧里玩游戏,无所事事。

到了大三那年,他转性了,再也不去网吧里通宵玩游戏了,开始出去逛酒吧,泡妹子了。

这样一来,在学校的寝室里居住就有些不方便了。

为此他特意在学校的附近租了一所公寓楼,既不耽误学校里的任何活动,有不耽搁他吃喝玩乐,两全其美。

这已经是大四的最后一段时光了,还有一个月,他就将走出学校的大门,步入社会了。

对于他来说,步入社会之后将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自由了,凡事都有他老爹管着,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他决定,要充分的利用这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好好的享受一番。

每天夜里,他都和一群狐朋狗友在酒吧歌厅里通宵达旦的狂欢,到了白天之后,他就躺在床上睡大觉。

“叮铃铃……”

手机闹钟响了,将正在床上睡觉的刘海涛叫醒了。

他打开闹铃提示一看,原来是照毕业照片。

他想起来了,是原来在一个寝室里的哥们给他打的电话,告诉他今天12点要去照毕业证上贴的免冠照片。

他害怕自己玩过了头,特意设置了闹钟。

可当他起床之后才发现,现在居然是晚上十二点。

刘海涛一拍脑袋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他定时的时候太匆忙,将晚上十二点看成了白天十二点,导致时间错乱,定时错误,他睡过头了!

明天就要交照片了,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这可咋办?

明早起床再照的话,肯定来及了,要是明天八点之前交不上照片,那就没有毕业证了,回到家里,他老爹还不抽死他啊!

刘海涛拿起手机,打开了百度,搜寻了一下,看什么地方有夜间开门的照相馆。

别说,刘海涛的运气还真不错,刚打开百度地图,就找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照相馆。

刘海涛简单的梳洗了一番之后,锁上房间的门,转身出去了。

那个照相馆距离他现在居住的公寓并不算太远,而且,有手机的定位导航,很容易就能找得到。

二十分钟之后,刘海涛走到了这家照相馆的门前。

这家照相馆不是很大,可现在里面的人还不少,还在排着长长的队伍。

看这些人的打扮,都像是一些学生,看来和他一样错过照相时间的人还真是不少啊!

刘海涛走进屋里排队。

可今晚照相的人挺多的,而且毕业证上的照片要求也很高,所以照的就特别慢。

刘海涛在队伍里站了一会之后,就感觉小腿有些发酸,就离开了队伍,找一个椅子坐下了。

摄影师有一个单独的小屋,这些排队的人,轮到谁照相,谁就会走进摄影师所在的小屋里。

刘海涛坐在椅子上东张西望,等待着照相。

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后,还有五个人就轮到刘海涛照相了。

他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一个十分怪异的事情。

他发现,这摄影师所在的小屋子里不停的有人进去,却没有看到有人走出来。

从他排队到现在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也差不多有三十几个人进去了,别说那么一个小屋子,就算几十平米的大屋子进去这么多人,也会憋闷的。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第四篇-悬疑故事之催眠缉凶


李丽红毕业前夕,到S市精神病医院实习。刘副院长是李丽红父亲的朋友,所以对她格外关照,把她安置在了一楼给朱医生当助手。朱医生是精神病科的权威医生,副院长希望李丽红能跟着他多学点东西。

从办公室出来,走到花园拐角,李丽红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女孩长得十分清秀,用小树枝在地上画着,一遍又一遍。

李丽红问一旁的白医生关于那个女孩的情况。白医生叹了口气,说她是被警察送来的,警察发现她时,她手里握着匕首,浑身鲜血地站在墙角,而床上躺着一具尸体,正是她妈妈。在看到来人的瞬间,她拼命尖叫,接着就休克了过去,凶器上到处都是女孩的指纹,但审讯却一无所获,因为女孩已经痴痴呆呆,再没说过一句话。听人说,女孩以前学过画画,还得过全国一等奖。

这个女孩子引起了李丽红的兴趣,从她的眼睛里,李丽红似乎看到了恐惧。精神病院人手少。当天晚上李丽红就被安排值夜班。翻看着病历,李丽红知道那个女孩叫陆晓婷,正是朱医生负责的病人。

不知不觉,看完所有病历,已是凌晨,她终于支撑不住,裹了裹衣服,准备回家。刚走出办公室,却看到角落里有两间平房亮着灯,似乎有人影在晃动。深更半夜,那儿怎么会亮灯?李丽红好奇地走过去,发现门关得紧紧的,绕过门,她走到窗前,窗子狭小,但窗帘没有拉严。从窗帘缝里,她看到朱医生坐在一个台子前,而台子上半躺着的正是陆晓婷。李丽红吃惊地张大嘴巴,朱医生在干什么?

陆晓婷闭着眼,朱医生声音低低的,似乎在为她催眠。

“你躺在浴缸里,半睡半醒,你觉得舒服极了,真想永远地睡一觉……就在温热的水里,像在软软的床上,你手里的匕首朝着自己的手腕刺去……”

李丽红感到震惊,朱医生竟然想在催眠中让陆晓婷自杀?这太可怕了,李丽红后退两步,一不小心,被脚下的杂木绊倒,她赶紧爬起来躲到房后,心跳得犹如擂鼓。门开了,朱医生出来张望,半晌,他关了门又回去了。

回到家,李丽红倒头就睡,醒来已经是中午。父亲拎着几样小菜回来。吃着饭,她问父亲,知不知道三年前一个女孩杀死母亲的案子,女孩叫陆晓婷。

父亲是刑警,有这样的案子他当然记得,果然,父亲点点头,说那个案子是同事办的,案子一直没破,办案人员在等女孩开口,可那女孩受了刺激,三年了,仍然没有说过话。

再到医院,李丽红格外注意朱医生和陆晓婷。陆晓婷仍然喜欢用树枝画来画去,李丽红观察了许久,给她拿来了纸和笔。却冷不丁被朱医生拦住:“为什么要给她画笔?万一她伤到了自己或别的病人怎么办?”

李丽红说笔是图画笔,没有尖,不会伤人的。朱医生冷冷地叫她把笔和纸收起来。

走出朱医生的办公室,李丽红越想越觉得可疑,她决定铤而走险。找到刘副院长,李丽红开门见山,说陆晓婷三年没有开过口,应该换个医生,刘副院长有些为难,说朱医生一直主治陆晓婷,病情虽无起色,但也不好让别人插手。

“我不想再跟着朱医生。陆晓婷在他手里一定治不好的。”

“为什么这样说?”

李丽红明白自己说漏了嘴,急忙说这只是自己的直觉。刘副院长叹了一口气,说他想办法把陆晓婷转给白医生,这样李丽红的实习任务就是配合白医生为陆晓婷治疗。

尽管朱医生对刘副院长大发雷霆,可陆晓婷还是转给了白医生。

在李丽红的建议下,白医生为陆晓婷单独设了一间病房。李丽红每天几次到她房里,给她拿来图画纸和各色水彩笔。“你可以画出你所有想画的,过去发生的事情也可以画出来,不管怎样,我希望能做你的姐姐或者朋友。”当李丽红把画笔送给陆晓婷时。陆晓婷看着她,眼睛里似乎有火花一闪,但随即熄灭了。

午睡过后,李丽红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陆晓婷。她画了一所房子,画了一个在床上被捆着的女人,接着又画了一个哭泣的女孩。李丽红看着这些画,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当陆晓婷开始画第四张时,上面竟然出现了隐藏在黑暗中的怪兽。

陆晓婷反复地画,翻来覆去就是这四张。李丽红心想,如果被捆绑的女人就是陆晓婷的母亲,那么哭泣的女孩应该是陆晓婷,可黑暗中的怪兽又是谁呢?

“接下来呢?这个怪兽,它想吃掉谁?”李丽红耐心地开导她。

陆晓婷突然拿起笔,用力在纸上画了一个图案,这个图案几乎让李丽红惊呆了。

女人赤身裸体,怪兽正伏在女人身上撕咬着她的乳房,女孩惊吓过度,呆呆地站在床边。陆晓婷画完,扔掉笔跳到床上,一下子用被子蒙住了头。

李丽红看着画,疑惑不解,突然她想到了个办法,既然陆晓婷对过去感到恐惧,那么为什么不试着为陆晓婷催眠,在睡眠中让她把事情的经过画下来?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


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第五篇-焚尸间


小凌是个大学毕业生,正在找工作,是拥有阴阳眼的人,从小就能看见鬼,所以从小他们村里的人都惧怕他,认为他是个灾星,处处都躲着他。

他在六岁时,交了一个鬼朋友,名叫小罗,当时它告诉他是被人迫害而死,所以阎王爷让它上来报仇,它一直在等待时机。

当小罗认识小凌时,一口咬定他就是传说中的斩魂人,刀枪不入,可以看透对方是人是鬼,还可以杀死鬼,一开始,小凌还不信,后来在医院焚尸间的那件事,令他难以忘怀,更加确认了自己就是斩魂人。

小凌找了一个在医院焚尸间的工作,上岗第一天,一直在焚尸间工作的张老头儿便把工作明细从头到尾给他讲了一遍,结果他听得都快睡着了。就在这时,焚尸间的门开了,一名医院工作人员嫌弃地推进来了一具尸体,还说:“这具尸体不正常,赶紧火化掉!”说罢,便转身一溜烟离开了。“喏,去背上那具尸体,焚烧了。”张老头儿抽了一口烟,悠悠地说了起来。

小凌听到这句话,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吓得缩在了一起。于是,他试探性地问了一下张老头儿,确认了安全之后又问了一下一直在身边的小罗,小罗也点了点头。这下,他才背起了那具尸体,一步一步走向焚炉,可是,渐渐地,他每走一步,就感觉身上的尸体越来越重。他回头一看,乖乖你个隆地洞,这具尸体正瞪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看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毛。

他大叫一声,急忙把尸体从背上甩掉,“嘭!”的一下像炮弹一般撞到了墙上,然后又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嘶吼着朝小凌冲了过来,很快,更多没焚烧的尸体也活了过来,朝小凌冲来。小凌想向张老头儿求助,可他猛然发现张老头儿是这些尸体的首领!现在他正坐在担架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些“尸体大军”攻击小凌,小凌不得不反抗,横踢,侧踢,竖劈,回旋踢……他把他在跆拳道学的所有招式都用上了,可只是打烂了这些尸体,褪去尸体外衣的“尸体”们,其实是一个个黑球,他曾经了解到,这些黑球都是饿死鬼,攻击力极强,专门喜欢攻击人类并食用。

小凌又想向小罗求助,但他发现,小罗内心的怨气被这些饿死鬼触发了,渐渐地变得大了起来,变成了聚怨鬼,跟巨人一般,朝小凌扑过来。这时,小凌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泛着血色的大刀。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他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挥舞着大刀斩杀着数量巨多的饿死鬼,可他毕竟没有完全掌握这股力量,不久便还是败下阵来,身上伤痕累累,他绝望了,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突然,一股紫煞气从天而降,继而出现的是鬼界的审判者——死神!它挥舞着死亡镰刀,刀起刀落,刀锋所到之处,鬼都魂飞魄散!聚怨鬼见死神在斩杀它的同伴,愤怒了,咆哮着向死神冲了过来,还召唤了众多厉鬼,恶鬼!死神一开始只能防守,可后来,它凝聚了鬼力,开大了!旋转着镰刀,掷了出去,像回旋镖一样,所有鬼都被斩得魂飞魄散,而聚怨鬼则被死神用以狂斩斩死,只剩下了一滩黑水。而张老头也好不到哪儿去,被死神带回了鬼界加以惩罚。

小凌看完死神斩杀完这些鬼,吓得尿了一地,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之后发了疯,到处诉说这件事,当时死神本想留他一命,但只要他守住这件事,可现在这样,它便又来到人间,一刀斩杀了小凌。可趁着这个机会,张老头儿又逃离了鬼界来到人间的焚尸间工作,一个月后,在张老头儿所在的医院的焚尸间,又来了一位年轻人……

以上就是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短篇鬼故事大全五十字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