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5篇

本文5个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恐怖鬼故事短篇公交车惊悚短篇鬼故事儿童、惊悚短篇鬼故事100字、适合寝室讲的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第一篇-地狱的常识

喝过孟婆汤,脑子就被格式化了,做人的时候记住的很多常识都空白了,大量新常识被复制进来。

奈何桥边,一个“灵魂工程师”告诉我,这些常识,每一个灵魂都要牢牢记住,决不能违背。

新常识很多,但有一个主体思想,那就是:地狱在伟大领袖阎罗王的领导下,已成了三界中最美好的世界,最适合灵魂栖居的家园。地狱中实行的“灵魂集中制”,是最能够体现“以魂为本”思想的灵魂管理办法,它使每个灵魂都感到无比的幸福。

“那我就永远生活在美好的地狱了噢耶!”我傻傻地说。

“不行的,”灵魂工程师严肃地说,“由于我们地狱太美好了,太多的人想下来,所以,你们只能享受三百年幸福的地狱时光,然后就得投胎做人,把位子腾给新的灵魂。”

“那天堂呢?”我问。

灵魂工程师脸色一变,声音压低,凶狠地说:“在地狱里千万别提这两个字!那可是邪灵恶魔居住的地方,那些犯了十恶不赦大罪的人,死后才被解上天堂!那上面有刀山火海,还有百亩油锅,那些恶灵们过的,都是水深火热牛马不如的生活!你想上天堂吗?”

“不想不想。”我打了个冷噤。

“这些常识,你可千万记住,违背了常识,就要被送上天堂的!”“灵魂工程师”最后说。

就这样,我在地狱里过上了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可慢慢地,我脑子里,又有一些有悖常识的东西在滋长:为什么地狱里一点空气都没有,让灵魂感到窒息?为什么地狱里暗无天日,让灵魂难以分清黑白?为什么地狱里这么阴冷,冷得每个灵魂都在瑟瑟发抖?

我感到恐惧。这些常识,为什么没人向我解答?

我不敢去问“灵魂工程师”们,我想向遇到的每一个灵魂探讨,可他们一听,脸上立刻出现一种深渊般的恐惧感,什么话都不说,赶紧飘走。

终于,有一次,一个灵魂主动飘向我,关心地问:“听说你对地狱有疑问?”

我如遇知音,连忙点头:“对对,你能告诉我这些常识吗?”

“你跟我来。”他二话不说,扯着我就向前飘。

没多久,我感到一阵灼热,接着,眼前出现一团红色,热浪扑面——不对,这不是传说中天堂才有的百亩大油锅吗?

我刚想逃跑,来不及了,我的“知音”将我交给两个守在油锅边的牛头马面,面无表情地说:“该灵魂违背了常识,把他扔下去,七七四十九天后再捞上来……”

……(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不知道多少个世纪过去,我出了油锅,又上刀山、下火海,这时我才知道了一个新常识,灵魂会痛的,而且痛到灵魂深处。我想死,可灵魂不死,只能不间断地受着煎熬……

最后,那个“知音”来了,问我:“你还有疑问吗?”

“没有了。”我摇摇头,看都不敢看他

“你觉得地狱怎么样?”

“地狱就是三界中最美好的世界。”

“很好,你又有常识了。你走吧,再违背常识,我会让你魂飞魄散的。”

我千疮百孔,在地狱里四处飘荡,没有灵魂敢跟我接触。慢慢地,我也发现了一些跟我一样享受过刀山火海待遇的灵魂,他们只敢在远处,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一走近才发现,他们的嘴巴竟然被缝上了!

我嘴上不说,可心中依然有疑问,而且还是更大的疑问:“为什么地狱里也有油锅也有刀山火海?为什么不允许灵魂有独立的思考?他们怕什么?为什么幸福的地狱里会有告密、诱供,以及未经审判的惩罚?这些能有常识的解答吗?”

一连串的为什么,搞得我比在油锅里还受煎熬。可我也学乖了,也把嘴用针线缝上,防止漏一个字出来。

有一天我飘到一个地方,那里灯火通明,金碧辉煌,我听到里面觥筹交错和丝竹悠扬的声音。我刚想飘近,一个牌子挡住了我,上面写着:“阎罗后宫,闲鬼勿近,违者打入畜生道!”

我识趣地想飘开,这时两个灵魂对话的声音飘来,让我大吃一惊:

“真是能吃能喝,什么时候才完哪,困死了!”

“估计快了。他们要赶在寅时送三太子上去,那时天门打开,省事多了。”

“送完老三,伟大领袖的所有儿女都在天堂了,他不感到寂寞吗?”

“你以为啊,他老人家常住天堂的,只是偶尔下来地狱训训话,给我们这些灵魂指引指引一下方向……”

为什么?为什么阎罗王要把他的儿女送到天堂受苦?这里面有什么有悖常识的东西没有?不行,一定要弄个清楚。

冒着再次下油锅的危险,我躲在阎罗宫后面的草丛中。

寅时到了,阎罗宫门大开,一队灵魂飘了出来,果然都是雍荣华贵之辈。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到了天堂,别只顾着玩,要好好学习啊!”我悄悄跟在后面,他们往上升,我也跟着往上升……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头上越来越亮,罩在地狱上方的天罗地网开了一个口子,我跟着他们从那口子升了上去……

一下子,我眼睛睁不开了,阳光灿烂,鸡犬相闻,原来是在人间!我正在考虑要不要留下来,可他们还在往上,我也跟着往上……

我们穿过云层,便听得一阵金鼓齐鸣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南天门到了!一群天使出来,把阎三太子迎接了进去,趁着南天门关门的一刹那,我也从门缝钻了进去——

天,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阳光和煦,花香鸟语,空气沁人,悠扬的乐声在空中若隐若现,天使虽然也在飘,但他们飘得那么的轻盈,仪态万方,跟地狱里的灵魂完全不一样。在他们脸上,没有恐惧,没有阴森,有的只是慈爱的微笑……

原来,我被常识骗了!

正在这时,一个天使朝我飘来,看了看我,微笑着说:“你是第一次来天堂吧?不管你是怎么来的,天堂欢迎你!不过,在天堂里生活,有些常识,你是不得不知道的,也是不能违背的,让我来告诉你吧……”

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第二篇-救与自救

今天是他30岁的生日,在今早上班前梁太太就叮嘱梁先生下班后马上回家,说会给他一个大惊喜。满心欢喜的梁先生一整天都沉浸与快乐当中,盼着下班时刻快点到来。

然而就在梁先生准备下班之际,上司却因梁先生提交的文档上的一个错误而要求他加班完成。尽管梁先生千百个不愿,但碍于上司的命令不得不留下来继续工作。

在梁太太的电话第四次响起后,梁先生的工作才完成,当他拿起公事包跑出公司门口时,却发现乌云压顶,开始下起雨来。

“该死的鬼天气” 梁先生一边心中咒骂一边顺手抽起公司前台处的一叠报纸顶在头上,冲出了公司门口往停车场方向跑去。

尽管公路上车子很少,但梁先生依然保持着正常车速。一是因为他性格较为稳重;二是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根本就开不了快车;三是太太时常在耳边不停唠叨开车一定要小心谨慎。

雨越下越大,视线越来越模糊,路况几乎不可见,而前面五百米就是个九十度的拐弯。说也奇怪,这拐弯路段经常发生车祸,都不知撞了什么邪,而听附近一些老人说,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在此游荡所致的。想及此,梁先生更是放慢行车速度。

然而就在此时,前方十米开外突然出现两点红光,穿透雨帘射进梁先生眼中。梁先生突地一惊,旋即又定下心来,因为他模糊地看到前方像是一辆货车的模样,那两点红光必定是那车的刹车警示灯。

梁先生的车子缓缓前进,他已经证实了自己心中所想,真的是辆车子。可是奇怪的是那货车为什么在公路中间突然停下来,难道抛锚了?就在梁先生猜测的时候,车子又开始启动了,然而只是颠簸地滑行了几步之后,刹车灯又亮了。

“搞什么?”梁先生心中疑问,想着从拐弯外围超过那货车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车子慢慢地驶过,梁先生侧着头瞪大眼睛张望。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整个人都吓呆了,一个急刹车把汽车踏得熄火了。

接着微弱的路灯,他看到了驾驶座上的司机像着了魔一样不停地挥动着双臂,抓起一切可以拿起的东西疯狂地乱扔,像是要驱赶走什么可怕的东西。而满地的鲜红此刻已经覆盖了整辆货车的车底,在雨水的充斥下诡异地向四面八方蔓延。而这鲜艳液体的来源就在那货车的尾部,一个小小的躯体静静地躺在那儿,不断向外涌出的鲜血昭示着她/他生命正在流逝。

“救,救人,救人”大脑像短路了一样一片空白的梁先生本能反应就是去救人。他不管不顾地冲进雨中却又原地返回,关键时刻他忽地记得了报警求助。

浑身颤抖着的梁先生最终克服了恐惧,爬进货车底下去查看伤者的情况。

是个小女孩,圆嘟嘟的小脸此刻却苍白得令人心碎,紧闭着双眼了无生气。此情此景,梁先生反而镇定了下来,他伏在小女孩耳边说着鼓励的话语,重复着一遍又一遍。即使那司机凄厉而尖锐的叫喊声诡异得让人心寒,却不曾动摇他要陪在那小女孩身边的心。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听到那熟悉的警车与救护车的鸣声了,一簇光亮扫在了梁先生的脸上,梁先生在强光的照射下紧紧地闭上了双眼,用那已经沙哑的声音竭尽全力说了句“你们终于来了”便放松了神经,昏迷了过去。

再次醒来恍如隔世,而警察也依照惯例找梁先生录口供。在梁先生叙述着自己的所见所做的时候,那警察震惊不已。他将当时的道路监控视频调了出来给梁先生看,视频是红外线的,因下雨的关系画面模糊不清,但仍然能看出事情发生的经过。

监控视频里,货车在超速行驶,在货车从拐弯内侧想要超过自己的车子的时候,前轮突然打滑,货车失去控制一头撞向路边的电灯杆。而货车尾部因惯性作用横着向前摆了过去,撞击在自己的车子上。过了大概两分钟,梁先生看到自己从车子上下来,冲到货车的驾驶舱将那司机抱了出来放到地上试着抢救,而自己同时还伏在地上,在那司机耳边不停地说着什么,直到警察的到来,他就此昏了过去。

梁先生浑身不受控制地哆嗦着,他不敢相信那视频上的是自己,明明事情经过不是这样的。那警察拍了拍梁先生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再将一部手提电脑放到他面前,一篇报道映入眼中,在自己一家人搬到这里来的前三个月,两母女在那拐弯处遇上车祸,司机故意再次碾压导致小女孩当场死亡,而母亲悲痛交加也当场自杀身亡。而报道中的那张照片,正是自己所见到的那个小女孩。

梁先生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如果他当时没有下车去救人的话,那么他的下场会不会也跟那货车司机一样——再也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走出公安局,梁先生迎向朝自己走来的妻子和儿子,伸开双臂,紧紧地将他们涌入怀中,心里那般慰藉。

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第三篇-群鬼乱舞

“这帮人真是的。她们是退下了闲的没事干可是我们明天还要上班呢,这么吵怎么睡啊!”张莉抱怨道。“没办法这些人谁拿他们也没办法。打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张莉的母亲无奈的道。

他们说的是跳广场舞这帮大妈们。

这的确是个连政府也头疼的问题。

张莉家的条件很不错在本市有三套房子,现在由于广场舞大妈扰民的问题他们决定搬家了。因为经常上夜班睡不好实在是个很大的问题。

小五是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以前在一家民用炸药库当保安,后来因为他发病被开除了,张莉离他家不远而且小五为人也热情经常主动和她打招呼一来二去也就成了熟人。

张莉搬离以后还是经常看见小五。因为他们新搬的地方离原来的小区并不远而且有个很大的菜市场。很多人都到这里来买菜小五也不例外。

但是张莉发现现在的小五好像病越来越严重了,经常神神叨叨的。而且嘴里总是说着一句话:“要炸死那帮跳广场舞的老娘们。”当然一个疯子的话是没人当真的。

一直风平浪静的静海市在一个晴朗的早晨爆出了一条轰动的新闻。安平小区发生了特大爆炸事件。一个人向正在跳广场舞的人群中投掷爆炸物导致多人死伤。

张莉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前不久住的小区里。她更不敢相信的是那个投掷雷管的就是小五。

小五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几个月以后这件事也渐渐的不再有人提起毕竟大家都是健忘的。

天气渐渐的转凉了,张莉发现自己的厚衣服还放在安平小区的房子里。因为明天要穿所以她要赶着去取,虽然天已经很晚了。

张莉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小区再也不像从前那么热闹了,自从发生爆炸以后大家能够避免的尽量不在晚上外出。

张莉取了衣服出来发现竟然有几个大妈在跳舞,那音乐声震耳欲聋。但是奇怪的是放的并不是什么流行歌曲,而是像哀乐一样的东西,听起来凄凄惨惨的令人相当的不舒服。舞者的舞蹈也看不出有丝毫的欢快而是缓慢而僵硬倒是跟音乐很配。

张莉认出了其中一位刘大妈,她曾经和自己的母亲是同事。虽然不怎么来往但也应该算是熟人。张莉跟刘大妈打了个招呼,刘大妈没有丝毫的反应依然机械的扭动着腰枝。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既然刘大妈对自己爱答不理张莉也不好太热情悻悻然离开。

第二天晚饭的时候张莉对母亲讲了这件事。“尽胡说这孩子,老刘早就在那次爆炸中死了你怎么可能看见她呢?”“是真的。大半夜的跳舞我很确定就是刘姨。”张莉很肯定的说,要你实在不相信的话我明天中午把她请来你亲眼看看怎么样?”“好啊。”母亲有点打赌的意思  。

乘着中午休息张莉来到了安平小区找刘大妈到家里做客。但是不巧的是张莉敲了半天的门也没人回应看来没人在家。

为了向母亲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张莉吃过晚饭再一次来到了刘大妈家。

张莉的敲门声惊动了邻居。一个男人脸色难看的告诉她刘大妈早就死了而且他老伴比她死的还早这屋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在住。张莉和男人辩论说昨天晚上还看见刘大妈了。男人奇怪的看了白了他一眼使劲的关上了自家的门。

张莉还不死心决定今天晚上再去找刘大妈。

晚上十一点关掉了了电视以后张莉出了门朝着安平小区的方向走去。

结果还是令他失望。小区的空地上什么也没有除了路灯就是偶尔行色匆匆的人。似乎他们在害怕着什么。

张莉等了一会儿正要失望的离开不料他刚转身诡异的音乐声响了起来。一群老太太机械的扭动着身体,好像他们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张莉看到了刘大妈果然在里边,她兴奋的走了过去,想要告诉她,母亲想跟她叙旧明天到家里坐坐。

这次的刘大妈没有像上次那样的冷漠还不等张莉开口就对着她幽幽的说出了四个字“还我命来。”

音乐停了所有的广场舞者向她围拢过来。她们瞬间变得有的五官不全有的没腿没脚还有的连头都没有。张莉急了忙喊:“我和你们无怨无仇为什么要害我?”还是刘大妈:“难道不是你怂恿小五向我们扔炸药吗?还想抵赖。还我命来。”

张莉被群鬼撕碎了。

原来这起爆炸的始作俑者正是张莉。他利用小五曾经的炸药库保安的身份偷来了雷管。再利用小五的精神疾病向人群投掷雷管。而做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她恨这些每天吵她入睡的广场舞大妈。

张莉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却终究没有逃过天理昭昭。

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第四篇-鬼市场

2009年4月5日晚上十点,好不容易做完领导交代给的任务,我伸了个懒腰,收拾收拾东西出门。 走出楼门抬头看天,才发现今天的夜晚特别的黑,不大圆的月亮被一层薄薄的云雾遮掩,星星也都似隐似现,阵阵阴风吹过,身上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心里骂道:该死的领导,让我加班加到现在,他却早早回家舒服去了,又赶上这让人不舒服的天气,唉!赶紧回吧,老婆肯定在等着骂我。成天累个半死,钱还多挣不下一分! 推上自行车我使劲往快骑着,远在郊区的家得用一个小时才能赶回去。一路上看不到半个人影,两旁的高楼大厦全都漆黑一片。奇怪,往常都是通宵不灭的,怎么今晚齐刷刷的都关了。不由得心里冒出一股寒意。 骑了将近一半路程的时候,发现路旁的一个农贸市场内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不对啊,这都快十一点了怎么还有人在做生意、买东西?正好家里没菜了,老婆让我回家路过市场时买点菜回来,还说这么晚买不到了,没想到市场还开着,这下不用挨老婆骂了。 想到这儿我推车进了市场,转了一圈发现所有的摊贩都不认识。不应该啊,我经常在这里买菜,大部分摊贩都认识,原因是我为了买又便宜又好的菜,常常把市场转上两圈才买,以至于小贩们一见我就说:转两圈再过来啊,给你留点好东西。 今晚的小贩竟然一个都不认识,虽然有人买有人卖,但是没有一个人买完东西后离去,也没有一个小贩因为快午夜了而收摊回家。

带着疑惑我走到一个菜摊前,对菜贩说:“西红柿多少钱一斤?” 菜贩回答:“五毛”。 怎么这么便宜?前天我买的时候还一块五呢。“那给我称二十斤”我一看有便宜可占就赶紧对菜贩说。 菜贩麻利地称好二十斤西红柿装进袋子里,我接过来放在车筐里放好。从口袋里往出掏钱,发现只有一张五十的了。我把钱递给他,他看了一下挠挠头,又看看我然后说:“我不收这种钱。” 我一听就急了,说“那可不是假的,你再好好看看。” 菜贩扭身从钱箱里拿出一张钱币递给我,说“我们这里只收这样的钱,你看看。”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冥府银行,五十亿。正面画的是阎罗王,反过来一看画的是丰都城,右下角写着冥界2009年4月5日。 阎罗王、冥界、丰都城,这不都是死人呆的地方吗?我怎么会在这儿?难倒我已经死了吗?越想越害怕,汗珠子一下就把前胸后背打湿了。 这时,市场里所有的人都举着大把的鬼票冲着我说:“我们用的是这种钱,你有吗?” “我没有、我没有!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我的心都快要蹦了出来,说话声音在打颤。 菜贩凶相毕露,恶狠狠的说:“没钱就想买我的菜,你找打是吧。拿钱!”说完一脚踹了过来。 我赶紧躲开。谁知菜贩一脚踹到摊位里边的小火炉上,明亮的炭火呼啦倒了出来,立刻把脚底的草帘点着了。只见菜贩愣在那里不动了,任凭火苗往起窜。火苗很快变成大火,顺着摊位蔓延开来,市场内所有的人立刻乱了起来。喊的、叫的、哭的、闹的,慌忙收拾自己的东西,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到要灭火和往外跑。 我慌忙往市场门口跑,突然觉得脚脖子被人抓住了。低头看见那个菜饭伸着已经被烧焦的双手紧紧拉着我,从焦黑的嘴唇中发出“给钱、给钱”的声音。

这下可把我的魂魄给吓了出来,连忙用手掰、用腿摔可怎么也甩不掉。再看其他人全部被烧死躺在了地上,我的神经绷到了极限。突然一根被烧断的横梁砸在我的头上,再快昏厥的刹那我看见所有的人全部站起走了过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到有人叫我,睁开眼发现我躺在了医院里,旁边站着一个老汉。通过老汉我知道了事情经过。第二天上午他路过市场门口发现我躺在地上就把我送进了医院。老汉说:“五年前的4月5日这个市场曾经着过一场大火,烧死了很多人,当时在里面的人一个也没出来。后来市场原址重建,逐渐又繁荣了起来。没想到让你遇见了那个鬼市场,可能因为昨天是清明的缘故吧。”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老汉。 老汉嘿嘿一笑“因为当时我就在市场里面,而且是我放的火,谁让他们欺负我。” 他当时也在里面,岂不是他也被烧死了!想到这儿头上又被惊出一头汗水。我战战兢兢的问他:“你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 老汉掏出一个打火机打着,阴森森的笑着说:“你说呢?”说完把床单点着了。我拼命地喊救命、救命!但是只能听到老汉的鬼笑声。

“醒醒、快醒醒!”,我睁开眼看见老婆在摇我的脑袋。“是不是又梦到噩梦了?”老婆问我。 我定了定神,拉开灯看手表,上面显示:2009年4月5日、22点、清明。

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第五篇-午夜的姐

做人不要有恶念,勿以恶小而为之。否则,轻则失去一切,变得一无所有。严重的话,代价有可能将是你的生命!

魏东升出狱了,10年前,因为抢劫强奸妇女,他被判处了10年有期徒刑,成为了阶下囚。经历了3600多个漫长的日夜,魏东升终于熬到了重获自由的那天。可是,出狱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老婆孩子变卖了所有的家产,离开了他。就连父母也不愿意认他这个儿子。没办法,魏东升只得在工地上出大力赚钱,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

长期的铁窗生活,使魏东升变得自卑而麻木。他恨父母,恨妻儿,更恨这个毁掉了他人生的社会。“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那个骚娘们当初勾引自己,自己也不会因为一念之差而犯下大错,该死,都他妈的该死。每当想起往事的时候,魏东升总会恨得牙根儿发痒。他没有反认真省过自己,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别人。时间一久,他的内心就变得越来越黑暗,越来越扭曲.....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劳累了一天的魏东升终于下班了,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拎着中午喝剩的拿瓶白酒,摇摇晃晃地走在大路上。天色已经很晚了,街上行人也都渐渐地散去了,只有那昏黄的路灯照耀着树木的影子,慢慢地晃动着,好像一个个潜伏在黑暗中的幽灵。

“唉,做人真累,这日子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魏东升无奈地望了望黑暗的天空,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着。走了没多久,魏东升发现,前面的路灯下停着一辆红色的出租车,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靠在车边,看样子好像是个的姐。

“这么晚了,估计是在等着拉客人吧。魏东升一边想,一边打量着女司机。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恶念——玩一玩她!自从进监狱后,魏东升就再也没有碰过任何女人,内心极度饥渴的他已经难以压制住强烈的欲望了。魏东升扔掉酒瓶子,狡黠地笑了笑,慢慢走向了女司机。

见有人来,女司机连忙迎了上来,热情地招呼道:“师傅,您打车吗?要去哪儿?

“哦,去城外,走吗?

“走的,走的,您上车吧。女司机打开了车门,魏东升一屁股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女司机也迅速地坐进驾驶室,发动了车,车缓缓地开走了。

“这大半夜的,你一个女人家,开夜车不害怕吗?魏东升一边直勾勾地盯着女司机的胸部,一边心不在焉的问道。

“嗨,那能有什么办法呢?家里条件不好,老公身子骨也不行,孩子还小,用钱的地方太多了,我不趁着这时候出来赚钱,恐怕全家都得喝西北风了。女司机苦笑了一声,接着话茬问道:“师傅,您呢?这么晚到城外去干嘛呢?

“哦,我,我家住在城外,今天单位加班,我没赶上夜班车.....魏东升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是吗?那您也蛮辛苦的啊。

“呵呵,不都是为了赚钱养家吗?要么,谁还愿意出来遭这份罪啊.....

两个人随口说了几句,车里便没有声音了。女司机自顾自的开着自己的车,而魏东升则不时地用眼睛色眯眯地瞟着她。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城,不一会儿就到了郊外那片小树林附近。

小树林四周没有路灯,也没有其他人和车辆经过。见时机已到,魏东升飞快地摸出放在衣兜里的水果刀,一把架在了女司机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道:“把车给老子停下!”

“师,师傅,您这是干嘛呀?女司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但为了保命,她还是老老实实地按照魏东升的要求停下了车子:“师傅,让我走吧,你不是要钱吗?我把钱都给你,放了我吧!

“呵呵,放了你?魏东升贪婪的咽了几口唾沫,红着眼睛说:“哥哥我不要钱,要的是你的人。蹲了10年大狱,我还没动过女人呢?说完,他脱下了外套,像条饿狼一般扑向了女司机.....

“不,不要,你这个臭流氓,快放手!女司机一边拼命地挣扎,一边大声呼救,魏东升害怕有人听到,便用手死死地掐住女司机的脖子,并把她压在身子底下。也许是掐的太用力了,女司机挣扎了没多久,就不动了。

魏东升伸手碰了碰女司机的鼻子,发现她已经没气儿了。不过他并不紧张,对一个蹲过十年监狱的强奸犯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情。“死了就死了,正好可以舒服一下呢。魏东升猥琐地笑着,慢慢地解开了女司机的衣扣,脱掉了她的衣服.....

“啊!这,这是.....当魏东升解开衣服的一刹那,他顿时吓得脸色煞白,借着惨白的月光,他看到,女司机身上,根本没有肉,全是森森的白骨,白花花的蛆虫不停地在骨缝的空隙中钻进钻出,看起来异常恐怖!

魏东升感觉胃里一阵恶心,他明白自己撞了邪,来不及多想,他打开车门就要往外面跑,却不料背后伸出了一双冰凉的手,猛地抓住了他的衣袖。

魏东升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发现女司机正坐在他的背后,冷冷的笑着,瞳孔里闪着像鲜血一般的红色异光。

“啊,你,你......魏东升吓得面如土色。女司机诡异地笑了几声,忽然愤怒地吼道:“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抢了我的钱,玩了我的人,最后还把我抛尸在这荒无人烟的坟地里,我恨,我恨啊!你们都该死,都该死!说完,她狠狠一使劲,把魏东升拉进了车里。片刻之后,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暗夜的寂静.....

第二天清晨,几个下夜班的工人路过小树林的时候,发现树林外停着一辆很大的纸车,车里坐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已经死去了。警方勘查现场后,发现该人系本市居民魏东升,有强奸犯罪前科,但死因不得而知,因为命案现场除了这辆诡异的红色纸车,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好像从来没有其他人来过一样.....

以上就是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