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5篇

本文5个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宿舍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1000字、惊悚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短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第一篇-我就在你后面哟


高考前夕,晓非常头疼,毕竟她对英语一窍不通,一听到有人读英语就想睡觉。

在她很费脑的琢磨一个英语题时,她手机响了,号码竟然是她的考号,怀着惊讶她接通了。

“喂,谁呀?”晓问。

“明天英语考试的答案是******”

“啊?你是哪位?你怎么会知道的?”

“嘟....嘟...”

电话那头的人已经挂了,晓觉得声音有点耳熟,却不知道是谁,随后放弃了之前正在琢磨的英语题睡了。

高考时,脑海中有一股魔性的声音让她回想起昨天的通话,但她还是想自己试试。望着空白的试卷,晓的眼神有点空洞,毕竟没一个是她会的。“死马当活马医,反正都不会做也只能乱写,就相信昨天的那个人吧。”晓想。

领成绩单时,她发现自己英语考的异常的好,她惊讶的拨通了上次那个手机号,可这次手机里传来的就是“您好,该用户是空号,请查询再拨。”可不就,那个谜一样的号码拨打过来了。

“你好!我想知道你是谁,为什么你会知道高考英语的答案啊。”晓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说。

“哈哈,傻妹妹,你忘记我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这次的语气明显亲切了很多。

“啊?姐姐!你现在在哪,我好想你啊!”想到两年前因一场事故而失踪的姐姐,晓又激动了起来。

“我在哪?就这么想见我啊。”

“对啊对啊,我好想你。”电话这边的晓点了点头,“姐姐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

“我的乖妹妹啊,不要来找我了。”

“啊?为什么?”

“因为......我就在你后面啊。”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第二篇-神经病


多多是一个才十几岁的青年,他是从外乡过来的,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而且他的头脑有些问题,有些神经质。每天只是傻笑着看别人,最里面实惠说两个字:“多多!”所以大家也就叫他多多了。

多多虽然是神经病,但是他从来不伤人,甚至是有些怕人,这样大家也都能和平的跟多多相处。村里有些淘气的小孩子,有时候还会用小石头扔多多,多多只会避让,也从来不敢跟他们还手。

大人们看见自己的孩子老是欺负一个神经病,都会将他们臭骂一顿或则打一顿,以此来警告他们不准再欺负多多。好心的村名还会给多多送一些吃的,多多十分可怜,神志不清,只能住在村尾的破烂房子里。

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多多其实是性格比较温顺的人,他有些怕小孩子,如果村里的大人给他东西吃,他会乐呵呵的对着你笑。但是如果他看见小孩子,就会露出害怕的神情,躲得远远远的。孩子们欺负他,他从来不敢还手,只能惊恐的大叫着,抱头鼠串。

这天,村子里来了两个陌生的男人,他们在跟村里的一个孩子说着什么,还给那个孩子一颗糖。孩子就高高兴兴的跟着他们走了,多多悄悄的跟了上去。两人拉着那个孩子,想要强行将孩子拉上旁边的一辆面包车。这时候多多像是发狂一样。他发疯一样的跑向那个孩子,两人看一个疯子跑来了,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但是多多不依不挠,跟两人厮打在一起,多多情急之下大叫:“多多!多多!”

可惜现在的人都还没有回家,没有人听见他的叫声。两人使劲的拖着小孩,多多也拖着小孩,小孩子呜呜的哭了起来。多多见两人的力气比较大,

就快要将孩子拉上车了。多多张开嘴咬在一个男人手上,男人吃痛,放开了多多,拿出刀子在多多的身上捅了两刀,另一个男人见事情闹大了,丢下孩子,和那个男人一起开车离开了。

多多躺在地上,腰上传来阵阵剧痛,多多哭了,他哭得很伤心,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下来,多多的两眼迷糊了。

多多其实不是这个青年的名字,是另一个小孩的名字,那个男孩才是真正的多多,但是这个男孩已经死了。

那天这个青年正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突然看见一个穿着破烂不堪,神经兮兮的男人,这个男人正追着一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满身都是泥土,显然被这个疯子追了有一段时间了,孩子放学的时间总是比较早,大人们都还没有下班,路上没有其他人,只有青年一个人。

小男孩还是被抓住了,疯子嘻嘻哈哈的笑着,一下一下打在小男孩的身上,小男孩撕心裂肺的叫起来,那个疯子征用手指一下下抓在小男孩的手臂等地方,抓出一道道血路子。小男孩疼得满脸苍白,汗水已经将他的头发打湿。

青年本来想要上前去救小男孩,但是那个疯子立即就抓住了青年的手又抓又咬的,青年吃痛,一脚踹开疯子,转身就跑。背后还清晰的传来小男孩痛苦的嚎叫声。青年不敢回头,一直不停的往前跑,直到再也听不见那个残忍的声音。

青年后来听父亲说,那个小男孩叫多多,是父亲一个同事的孩子。那天,多多遇见了一个疯子,那个疯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一直跟着追着多多打,也对哦,疯子的思维,正常是怎么知道的呢?

青年心理一阵的难过,如果自己可以坚强一点,帮多多赶走那个疯子,说不一定,多多就不会被疯子折磨致死。父亲说多多身上全是伤痕,死状惨不忍睹。青年觉得多多的死,多少和自己有一些关系,自己的懦弱造成这样的惨剧发生,是自己见死不救吗?可是自己的手臂也很疼的啊,青年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当时他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反抗呢?

这天青年放学回家的时候,感觉背后传来阵阵的凉风,后面似乎有人一直跟着自己。青年一步三回头,后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但是青年转过身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后面又会传来一阵脚步声。青年再次回头的时候,看见昏暗的路灯下,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青年一脸就看出来,拿就是前几天,被疯子打死的小男孩,多多!

青年感觉自己的脚开始发软,脑袋里一片空白,额头,手心不断的冒出汗来。青年家装没有看见,慢慢的往前走,他走了一段距离,在往回看,果然多多一直跟着他,还是女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自从这一次以后,多多就一直跟着青年,不管是上学,放学,吃饭洗澡,甚至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多多也是满身伤痕,一脸鲜血,支离破碎,眼神冰冷而幽怨的看着青年。

终于有一天,青年跪在多多面前,痛哭流涕的说到:“多多,我知道是我不好,我没有勇气去救你,害你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当时我真的没有勇气去和一个疯子反抗救你!我并不是见死不救,我求求你不要再跟着我,”多多任然不为所动,睁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哀怨的看着青年。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青年已经被多多折磨得神经衰弱了。他整晚整晚的睡不着,多多就站在他的床边,狠狠的瞪着自己。他也吃不下饭,因为多多就站在他的旁边,嘴里不断流出红黑色的乌血,青年甚至可以看见那血流进了自己的碗里,把白色的米饭,泡得猩红,并发出一阵阵恶心的恶臭,青年控制不住呕吐起来,直到胃里没有一点点东西。

青年就这样子憔悴下去,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终于有一天,这个青年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他失踪了。他就是现在被叫做多多的那个神经病,那个摆脱不了真正的多多的鬼魂的人。

青年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在医院里,身上剧痛无比,绑着纱布。多多就在面前,这次没有恐怖的样子,没有幽怨的眼神。其实多多长得挺可爱的,这是青年第一反应出的词语,多多正看着自己笑呢,然后多多消失了,青年知道,他永远不会在出现了,自己也解脱了!青年突然痛哭起来,哭得嘶声力竭。

伤好以后,青年离开了这个村子,回到了家中,他想自己以后一定能救更多的人!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第三篇-阴阳财


阴途遇鬼

当阿庆看到一身名牌、开宝马车拥着模特情人的卢大海,他简直惊呆了。这是从小和他光屁股长大的那个哥们?这是三年前还和他一起睡凉板床、啃咸菜疙瘩的卢大海?要知道,三年前两人还住同一间脏臭的平房,每天抠着脚丫子想着怎么赚钱,眨眼间,这哥们就发了?

卢大海也认出了阿庆。他一把抓过阿庆,不由分说将他塞进车,直接拉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那天点的菜,什么鲍鱼燕窝,什么龙虾鱼翅,阿庆基本都叫不上名儿。但那滋味儿,真的是没法提了。看着阿庆狼吞虎咽,旁边的模特不住地笑。阿庆有些不好意思,见盘子也被自己扫得差不多了,便急切地问卢大海这三年去哪儿了?卢大海弹弹粗大的雪茄烟,没回答他的话,问他是不是还住在当年的小平房?阿庆沮丧地点点头。当年,他还嘲笑卢大海,说他整天想邪的,不如安分守己过日子。现在想来,该被嘲笑的是他自己。

“我运气好,遇到了高人。所以,发了点儿财。”卢大海憨笑着说。

从小,卢大海就胖,人们叫他憨胖。阿庆也这么叫他,因为他实在是缺心眼儿,脑子憨笨,不取笑他一番都对不住自己。

阿庆忙凑近他,问:“跟我说说,怎么发的财?能不能拉我一把?小时候,你的弹弓可都是我做的。”

的确,阿庆打小就心灵手巧,远非卢大海可比。见卢大海不说话,阿庆满脸堆笑,一再央求:“你看,你开这么好的车,养这么漂亮的女人,我也不敢奢望像你。我只想有辆摩托车,能娶了老家的翠花。”

一边的模特见阿庆可怜,也在一边说情:“大海,我看你这个兄弟挺不错的。有钱一起赚嘛!”

女孩娇媚的声音起了作用,卢大海叹了口气,让她先回去,男人的事,不能有女人掺合。女孩不悦,但还是扭身出门,包房里,只剩了卢大海和阿庆。

卢大海坐到沙发上,沉思默想了一会儿,才告诉阿庆,他的生财之道算是旁门左道,发的是阴财。一听这话,阿庆愣住了:“你,你去盗墓了?”

阴财,不就是坟里的钱么?卢大海摇摇头说:“你知道我从小胆小,又笨,别说挖坟,就是从坟边走还打哆嗦呢!再说,那是损阴德的,怎么能干那样的事?”

阿庆不解,那怎么发阴财?卢大海站起身,说带阿庆去个地方。阿庆上了车,卢大海朝着郊外驶去。一路上,卢大海再三地问阿庆:“我带你去取阴财,但能否取成,得看个人的造化。如果取不成,可能还会破财。我当初要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冒险。你确定要发阴财?”

阿庆听了,在心里认定卢大海是吓唬他,便说:“没啥,我现在要钱没钱,要能耐没能耐,还怕冒险?我跟定你了。”

卢大海点头,没再说话。差不多走了两个小时,来到了一幢低矮的房子前。卢大海告诉阿庆,只需要跟在他身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高声叫。

阿庆有点儿紧张。穿过一间过道,沿着长长的走廊前行。卢大海似乎路很熟。走出一段路,卢大海递给阿庆一把米,让他撒到地上。阿庆不解,低声问这是干什么?卢大海悄声说这是喂财鬼。走出十几米,卢大海又递给阿庆一盅酒,洒在地上。这回阿庆聪明了,知道这是请鬼喝酒。

终于,走过了长廊,卢大海又给阿庆一个药丸吃,说:“吃了药丸,你就能过阴了。能看到阴间的事,你千万不要出声,否则得不了阴财,还可能回不来!”

阿庆吞下药丸,连忙点头。没过片刻,阿庆看到脚下开始轻飘飘地,像踩到了云彩上。接着,令阿庆惊愕的一幕出现了。他看到了牛头马面!要不是卢大海提前嘱咐过,他真的要叫出声来。太可怕了,想不到传说中的东西,竟然是真的?!

卢大海从他们身边走过,嘴里喃喃着,阿庆听到他似乎在数着步子。一直数到99,卢大海停住了。阿庆看到一堵墙,墙上密密麻麻地写着人的名字。卢大海从旁边拿起笔,郑重其事地写下“何家庆”三个字。然后,他带着阿庆原路返回。

回来时,阿庆看到了更为恐怖的一幕。居然,居然有成千上万个鬼魂在仰头看着那堵墙。那些鬼魂一律脸色惨白,可表情不一。有的兴奋,有的苦闷,有的垂头丧气,有的却是欢天喜地。阿庆也顺着那些鬼魂的目光看去,令他吃惊的是,远远地看那堵墙,每个人的名字都闪着或红或黑的光。他很快便找到了卢大海和自己的名字。他们都是红的,后面一串数字在一闪一闪。

终于回到了车里,阿庆惊魂未定,问那些鬼在干什么?卢大海莫测地一笑,说:“明天给我五百块钱,我去给你办个存折。你小子是发财还是亏本,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第四篇-你在找我吗?


王金科是XX市红特出租车公司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这一天,他照常在外面跑出租车客运,一直到天晚了,却还是没有拉到一个人。于是他决定去德园包点先买几个包子来填饱一下肚子,毕竟,这是大事,嘿嘿。

话说这德园包子铺过来买包子的人还真不少啊,王金科愣是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包子。回头一看,嗯,车还在。赶紧跑到车边上吃完东西,把塑料袋一扔,就要上车到处跑去揽客,这个时候,车子外面却是一个麻酥酥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客吗?”

“没有,”王金科心里一惊,这么麻酥酥的声音酥软到他骨子里面去了,“姑娘你要去哪里?”

“清风南路,去吗?”那姑娘答道。

清风南路,那还是有点远的。王金科心里一喜,这老天真照顾他,要不就没生意,一来就来一桩这么大的。清风南路到这里车程,少说也要个把小时吧。

可是,这姑娘怎么就突然出现了?他记得刚才从他买东西吃东西都没有见到她啊。算了,来者是客,说不定这里有几个巷子,从巷子里出来的也未可知。

王金科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位姑娘,标准的美人胚子,浓眉大眼的,小小樱唇,具体怎么个美法也一时之间描述不上来了,可是那就是美得让人吃惊。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灯一个个都已经亮了起来。忽然,王金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女孩脸色怎么如此的苍白?自己不会看错的,可是这到底是只是因为路灯灯光的映照产生的光的反射现象还是因为姑娘本来就身体不好形成的苍白脸色王金科就不得而知了。只是,这惨白惨白的,让王金科隐隐感觉有些不安。

按照出租车行业约定俗成的惯例,要是司机隐隐感觉不安,那这桩生意就不能接了,一定要婉拒客人。就算会面临拒载投诉也不能拉。一般来说,司机是不会遭遇拒载投诉的,因为以往司机在出现不安的感觉的时候,对方肯定不是善类。后来有一些好事者调查过这些事情,果然如此,那些让司机们出现不安感觉的乘客,是鬼!鬼!鬼!

王金科不知道是不知道轻重还是被迷惑了,他竟然不顾这条禁忌仍然要拉这个女子。在他看来,一方面,看着少女楚楚可怜的模样如果拒载他着实有些于心不忍,二来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是鬼呢对吧?再者说今天还没开张呢,放着这么大的生意不做,那这人真是脑子有毛病。可是,他忘记了刚才那女子是平白无故出现的,从他买包子回来吃包子到上车都没有看见这个女孩,这是王金科把车子发动以后才出现的,着实诡异。可是,王金科却把这些抛在了脑后。

“上车吧”王金科没有把她安排副驾驶,而是安排在后排座位,不过那女生也没说什么。王金科发动车子,然后就朝清风南路开去。一路上他开会儿车,眼睛还不时地朝车后面瞟两下,看看那个女的在干嘛。一路上相安无事,那女的一直靠在座位背上闭目养神。过了三十几分钟的时候,王金科又是一瞥,这一下,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把他吓得不轻。后排没人了!空空如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吓得他一个急刹停在了路中央。这下他车后面的私家车可就要骂娘了,突然来个急刹,差点就撞上。

王金科向后张望着,人呢?

这时候下面一个幽怨的声音传来,“你在找我吗?”吓得王金科又是一哆嗦。

视野里,一个女生头出现了,只是上面流着血。接着是身体,坐回了座位。“师傅你好好的干嘛要刹车啊,看,我头都撞破了!”

“你……你刚才干嘛去了?”王金科有些结结巴巴。

“系鞋带啊,师傅你急刹干嘛?”

王金科脸色顿时刷白,叫着打开车门就逃了出去。因为,他记得,女子上来的时候空手,而且穿的是高跟鞋,--怎么可能有鞋带!而且,就在刚才看向那个女子的时候,她头上的血液正汩汩流着,而且是黑色,还散发着一种难闻的味道,可是她自己却浑然不觉!

王金科吓得连滚带爬跑出去好远,后来车子被交警队拖走。王金科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去认领车,可是,走到一个没有太阳阴阴凉凉的拐弯处他习惯性地抬头看了看,却是一个熟悉而又幽怨的声音传来,“你在找我吗?”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


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第五篇-妈妈,花瓶


我是一个职业化妆师,这也没什么光彩的,毕竟我是给死人化妆的。

村里的人都说我长得标志,可我都二十七了也没有找着什么像样的对象,偶尔也能碰到那么几个,却很是嫌弃我的职业。因此我的父母也越是反对我干这行。可我认为,死人,也是希望自己能漂漂亮亮的,你认为呢?

就在昨天,我又接到了一个单子,奇怪的是这单的酬金非常高,可对方并没有提出什么特殊的要求。嗨~谁会跟钱过不去呢,白拿的钱我干嘛不拿。于是,我也没想太多,准备好明天要用的工具,便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早晨,我很早就去了那户人家家里。可刚走到他家门口的时候,呼…呼…呼…(风吹声)  我感受到了一股嗖嗖的冷风正迎面朝我吹来。奇怪…….我走了那么多户死者的家,从来没碰到过阴气那么重的!总感觉哪儿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儿!可这钱也收了,总不能打退堂鼓吧!我紧了紧手中的工具箱,一咬牙便走了进去。

这刚一进门,就看见一片碎玻璃渣子,碎玻璃大多数是呈白色和青色,倒像是个花瓶。正当我想喊着有没有人的时候,看见一个中年妇女瘫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她的脸色苍白,没有泪水,也看不见一丝血色,感觉。。。更像是个死人!再看她那凌乱的头发,像是一番争斗后还没来得及梳理。她双目无神得盯着她手里的照片,我依稀看见那上面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儿。在这之前,听客人说,化妆对象是个十岁的小姑娘,死于意外事故,也许就是这照片上的孩子吧。至于具体是怎么死的,她只是让我别问。

“啊!!!”我突然惊叫一声!我看见…她的手上全是血!而且…是已经干了很久的血!!正当我一阵寒颤的时候,只见那妇女像是立马找回了魂魄一般,猛的朝我一转,那眼神死死地盯着我,倒像是我杀了她女儿!我惊恐的对视了她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我害怕得马上问道:“那个…我…我是遗体化妆师…请问这里是…”还没等我说完,她又像变脸一般,露出了柔弱哀怨的神情,抢过我的话,说道:  “噢,化妆师 您来了。。。让您见笑了。。。”她用那惨白的面孔硬是挤出了一丝无奈,更让我注意的是,她那张嘴唇,已经干裂的露出了一条条深深的唇纹。

满脑子幻想的我,更觉得,她像是刚从沙漠里死过一回又爬回来的。我的天呐,这是得多久没有喝上一口水了……我立马回过神来,说道:“没事儿,阿姨。那个。。。您带我去你家姑娘那边吧。”阿姨点了点头:“哎!跟我来吧。”

于是我随着她走进了一条十分昏暗的过道,瞬间连空气都开始变的冷飕飕的!哪怕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可那感觉。。。多一秒都嫌多!

只见这位阿姨缓缓地扭动了门把手,随着 “吱嘎——”的一声,我缓缓看见了一个满地铺  着白色菊花的房间,再映入眼帘的,是一口小小的水晶棺材,周围点着一圈白色的蜡烛。豆大的火苗也随着开门时的风劲儿前后摇摆着,整个屋子的亮光也随之忽明忽暗。

阿姨打开了顶灯,转身对我说道:“化妆师,我家姑娘就在这儿,您…帮她化的漂亮点儿吧,她生前也特爱漂亮……”之后她盯着那水晶棺材,没再说话。“阿姨,您先出去吧,那我就开始了。”我还真不好意思打断她的眼神。“行…”说着还帮我带上了门。

我长吁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心想着,这个女人也真是可怜,女儿死了都没有什么亲人过来陪她。我提着工具箱走到了水晶棺材跟前,哇……这小女孩儿长得可真是水灵,即便是死了,脸上也还是能依稀透出些红润。长长的睫毛,浓浓的眉毛,小小的嘴巴,还有两支羊角辫,只是...乱了些。她穿着一条轻纱材质的、蓝色的公主裙,脚上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袜,还有一双粉色的娃娃鞋。那模样,还真的挺像个小公主。

“这不是挺漂亮一小姑娘么,还用得着化妆么.....”我一边嘀咕着,一边把工具箱里的化妆工具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当我正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断电了!整个房间又像刚才一样昏暗暗的...随着烛光的来回波动,忽闪忽闪的亮着。

“额...啊...啊!!!”我瞬间软了腿一下子扒拉在地上...  我看见!看见...蓝色的裙子正在慢慢地变成红色!不!是血...是血色!!然后!然后白色的袜子也被染成了红色!

我很想朝着门跑过去!可我根本起不了身!别说起不来...连挪动身子的力气都没有!  “妈妈...妈妈...妈妈...”只听见一股幽幽的呼喊声从棺材里传出来!“妈妈...花瓶!!...妈妈!...花瓶...”那声音越来越有穿透力!似乎情绪也越来越激动了!“姐姐...姐姐...你那么漂亮,我想比你还漂亮!呵呵呵...哈哈哈...妈妈说了...妈妈说了  让你把我化的漂亮点儿...你要听话...要听妈妈的话!!不然...妈妈会拿花瓶碎片扎你...扎你...好疼啊!呜呜呜...好疼啊!”

那声音...本该是很甜美的,可是偏偏从棺材里发出来!我慌张的环顾四周,很想大喊救命!可我非但没有看见半个人影,连喉咙...也紧得发不出声来!

我绝望极了!我感觉我会死在这儿!我感觉...死神已经把我死死的抓在手里了!我不敢往棺材那儿看!我怕突然蹦出个什么东西来!...不行!万一那东西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不是更恐怖吗!?我又哆嗦着扭过头去,微微了张开了眼睛缝儿瞄了一眼,确定没东西之后才敢瞪大了眼睛盯着那口  怪 异  的棺材!可尽管我再怎么睁开眼睛,前面的画面却愈来愈模糊...紧接着!我弱弱的看见棺材口有个黑色的什么正在晃动!“啊————!!”我再次惊叫了一声!只是此时我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恐惧!昏了过去......

以上就是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床下有鬼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