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潮汕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视频、民间女鬼故事、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南平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潮汕民间鬼故事

潮汕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棺材店崔老板

据说这是爷爷的爸爸给他讲的故事,当然很久远了。在一个小村子的集上,有一家棺材店,老板姓崔,由于人缘好,服务态度诚恳。家家办丧事都到他家买棺材。好几年,崔老板踏踏实实做生意,日子过的平实和宁静。

可是突然有一段时间,来崔老板家买棺材的人多起来。崔老板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能多挣几个辛苦钱,难过的是小村子里暴死的相亲。有一天,店里生意很好,崔老板一忙就忙到天黑了,想想家里的妻子还等着自己吃饭。也顾不上什么,匆匆和守店的伙计交代几句就踏进夜色里。崔老板的家在山北边,绕过村溪就是。

月亮贼亮贼亮的,崔老板急匆匆的往家走,路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刚上河淌的崔老板远远就见前面溪边小道有个黑影。崔老板觉得挺好,路上终于能有个人搭个伴了。就迎着走了上去,近了才看见是个女人。那个女人穿着红红的小袄,花裤子。

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纳鞋底呢。崔老板上前搭腔“大妹子,怎么不回家啊,在这做活能看见吗?”那女人抬起头“哦,崔老板啊,月光亮着呢,能看见。我刚从大嫂子家做活回来,就崴脚了,走不了,等着天亮吧,再走。”崔老板是个热心肠也不忍心自己走。和女人说了几句,就决定先背她回家,天亮再找大夫。女人也没推辞。

崔老板紧紧衣服就把女人背在身上,好在人不重,就慢慢走起来。边走还和女人拉家常,可是走了一会就发现女人越来越重。他想可能是走的累了,就咬咬牙坚持着,也是,一个大老爷们连个女人都背不动,多让人笑话。

好在家不远,看见家里亮亮的灯光,崔老板来劲了,几步走进院子。边扶着那女人,边敲门。一会媳妇匆匆来开门,开门就傻了,冲着崔老板嚷开了。“你干什么呢?背个大棺材板子?”崔老板急了“路上帮忙的大妹子,人家崴脚了”媳妇说“大半夜的说胡话,你自己看看”崔老板放下大妹子,转身也傻眼了,愣愣一个大黑棺材板子。浑身冷汗,崔老板赶紧把路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媳妇。媳妇也害怕了。两人忙把棺材板子好好抬到院子里放好。进屋拿了些香,纸钱,食品恭恭敬敬地放在棺材板前,拜了拜,弄完赶紧进屋睡觉。一夜无事。

第二天,天亮了,崔老板叫上几个壮小伙到捡棺材板的地方看去了。发现离大石头不远的地方,有个旧坟被扒开了。也没有墓碑。棺材已经漏了,没有盖板,棺材底的大钉子全脱了。里面一个腐尸都爬满蛆,破烂的红衣服被虫子咬得七零八落的。崔老板一看这光景,立刻召集自己的伙计从店里抬来一个好棺材,大家帮忙着处理了坟墓。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忙了一天大家终于把新坟弄好了。因为旧坟没有墓碑,崔老板在新立的墓碑上给死者启了个好听的名红衣娘娘。

后来的后来,这个村就太平了,没那么多人暴毙了。崔老板依旧过着平实的日子,据说后来崔老板的儿子出息了,做了大官。搬出了那个小村子。但是他们每年都会回去给“红衣娘娘”上坟。

爷爷告诉我,好人多做善事,好人自会有好报。

潮汕民间鬼故事

潮汕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梁四爷

我不知道小伙伴们有多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特别是北方的农村。我是其中一个,北方的农村邪事挺多,小孩受到了惊吓高烧不退,医院打针吃药治不好,婴儿夜啼彻夜不停,体质弱的容易撞邪,这些事情时有发生。金庸小说里常写,毒物三米之内必有解药,这样阴阳才能平衡,世间才能和谐,天下才能太平。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所以北方的农村几乎每个村子的村头都会有一座小庙,庙里供奉各种各样的神像。就像小庙一样,每个村子几乎都会有几位能够治邪病的先生!每每村子里小孩子丢了魂,大人撞见先人,婚丧嫁娶选时辰,初一十五祭天神都会叫上先生,到小庙里烧上一炷香念叨念叨,接上一些香灰冲水服下,基本上这些医院治不好病就在本村子解决了。

2009年我在山东德州东开发区干高速公路的测量放线工作,项目部就在德州东区大约七八里路的地方,距离一个叫梁水井的村子很近,所以有幸听到了这村里传奇人物的故事。

这个村子和所有北方农村一样,村子里有庙有先生。村子里有位远近闻名的光衮先生,具体姓名不知道,只因姓梁,家中排行老四,十里八乡的乡亲都尊称他梁四爷。据说梁四爷不但法术高强,而且武艺也超群,特别有一手掌心雷的绝技,见鬼杀鬼,遇佛屠佛,好不厉害!在德州一带很有名气,如果德州的小伙伴知道他的话可以顶一下了。

话说这梁四爷名声在外,几十年来治好了无数的邪乎病人,古人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更何况梁四爷做的是得罪鬼神的事情,所以历来梁四爷只驱邪不收妖。给鬼怪留后路也给自己留退路,基本上得了怪病的人只要请到梁四爷,可以说人到病除,连鬼神都给他三分颜面!

所以常会有达官贵人开着小车来请梁四爷给家人驱邪纳福。

这一年的大年三十天落黑,梁四爷贴上门神,堵上拌门棍,准备放关门炮,院门前驶来一辆豪华轿车,特意来请梁四爷出门看病。中国人的风俗过年是头等大事,就算是千里之外都要赶回家过年,哪里会有除夕夜出门的道理,梁四爷想拒绝,但是他看出了轿车来者不善的架势,为家人安全的考虑,梁四爷依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上了轿车!

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轿车停在了一处豪宅门前,房屋金碧辉煌,左右佣人林立,檐下大红灯笼高挂左右,窗明几净,绝对是一处富贵气派人家。进门去,大厅左右各两排太师椅,坐满了断胳膊瘸腿的病人,男女老少,有丫鬟有小姐,有公子有仆人。正中间八仙桌东侧主位上坐着一位老妇人。那老妇人不待梁四爷走进厅来,就用龙头拐杖指着他怒骂着,我胡家与你梁四爷无冤无仇,这么多年你打伤我胡子胡孙这么多人,我老太婆一忍再忍,你却一进再进。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你把这些病人治好也就罢了,治不好,我生饮你血,生吃你肉!

梁四爷假意治病,立在大厅,面朝外站立后,口念咒语,翻身双手轮番使用掌心雷,炸得这一家子胡子胡孙血肉翻飞,可谓是肉掌到处狐头滚,脚踏之处鲜血流!不一会就被梁四爷收拾停当了,没有一具死尸只有一屋子的死狐狸。

待梁四爷杀将结束,哪里还有什么高梁花栋大屋,自己竟然置身于一座古墓之中,进来的大门也只是一孔盗洞而已,梁四爷沿盗洞爬出古墓,已是大年初一,找到有人烟的地方打听,竟然是在山西境内的山中。

身无分文的梁四爷一路乞讨,走回了德州梁水井的时候,已是五六月收小麦的季节!

可能有人会问,为啥狐精会不早不晚,偏偏在大年三十的时候,去找梁四爷的麻烦?大家都知道三月清明,七月鬼节的时候阴人游阳世,殊不知大年三十除夕夜才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一天。

潮汕民间鬼故事

潮汕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宝镜异事

话说隋炀帝大业八年,王度见皇帝暴虐,朝政腐败,就辞官返家了。回家途中寄住在好友程雄家里。这天一早,王度漱了口,洗了脸,刚坐下来揽着自己的那面宝镜梳发,只听见背后“扑通”一声。王度转身一看,见程家丫鬟鹦鹉莫名其妙地跪在门口,一脸诚惶诚恐。她花容失色,体似筛糠,直打哆嗦。好一会儿,她才颤抖着站起来,嘴里碎碎念叨着什么,头也不抬地出了房门,竟连洗脸水也不倒了。

鹦鹉是程雄的贴身丫鬟,十七八岁,长得俊目细腰,花容月貌。王度见她吓成这般模样,心存疑惑,在屋里转了一圈,猛然间瞥见那面宝镜,一拍脑袋道:“是了!莫非……她是妖怪?”

原来,那面宝镜是好友侯生送给王度的。该镜横阔八寸,椭圆状,背面正中卧一只麒麟,为镜鼻;绕着麒麟按东南西北四方列有龟龙凤虎四大祥兽;最外一圈则围绕二十四个字,乃是廿四节气的象形字。据说这是轩辕十二镜中的第八镜,有它在身边,诸邪不侵。

问了程雄才知道,两个月前,有个客人在他家小住,随身带有丫鬟一名。当时这丫鬟正病得凶,那客人起身时,她尚动身不得,于是就留下她当了程家的丫鬟。这丫鬟就是鹦鹉。

王度沉思片刻道:“小弟藏有宝镜一面,今晨揽镜时,她一见镜就惊慌失措,想来非妖即怪,程兄既然也不知她的底细,却容小弟试上一试。”

于是王度取来宝镜,揣在怀里,派人将鹦鹉叫来。不一会儿鹦鹉进两步退一步,战战兢兢走了进来。王度自怀里取出镜来,正要打开布包,鹦鹉已脸如死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里叫道:“大人饶命!主人饶命!小的什么都说!”

王度收起布包,缓缓说道:“要饶你的命也可,你当先老老实实交代,随后化出原形来,否则定让你不得好死!”

鹦鹉跪在地上簌簌发抖,沉吟半晌,眼泪汪汪道:“小婢乃千年老狐,华山府君见我已能变幻,就将小婢驱逐出来,许配给了柴华为妻。不想柴华为人粗鲁,小婢与他情不投意不合,于是逃了出来,路上被一姓李名无傲的男人抓住。小婢一急二累,竟然病得不轻,这才留在此地,成了程家丫鬟。小婢虽是老狐成精,却从未害人,只想做个普通人度过此生,岂料竟遇到这面天镜,要逃也无路啊!”说到这里,她大哭起来。

王度见她说得可怜,语气缓和下来,对鹦鹉道:“你若真的未曾害过人,虽是老狐,老天也自有好生之德,说不定能遂你的愿呢。”程雄在一旁道:“王兄此言差矣,人无害妖心,妖有损人意,却是轻饶不得。”

鹦鹉抹干眼泪,楚楚可怜道:“小婢自知逃匿幻惑,神道所恶。主人要小婢死,小婢不敢不死,只求主人赐小婢一醉而死吧。”程雄遂吩咐摆出酒菜,请来邻居朋友,让鹦鹉入席与大家一起饮酒。

鹦鹉已知自己气数将尽,一改惊慌恐惧,反而有说有笑。酒过三巡,鹦鹉已醉态娇慵,星眸微展,站起身来弯腰一拜道:“平日里多有得罪,且容小婢为各位跳个舞、唱个歌助兴。”说完了,踉跄着脚步翩翩起舞,边舞边唱:“宝镜宝镜,哀哉予命!自我离形,而今几姓?生虽可乐,死必不伤。何为眷恋,守此一方!”唱完,又向在座各位拜了一圈,然后扑地倒下,转眼间化成了一只毛色好像火焰一般的赭黄色狐狸,歪头死去。  此事虽说让人伤感,却也无可奈何。

转眼到了八月十五,王度已回乡多日。这天,一个名叫袁侠的中年人前来拜见,道:“兄弟此来,一是想见识见识王兄的宝镜,二是带了一柄宝剑,也请王兄指点。”

只见袁侠的宝剑长四尺,剑连于靶,靶盘龙凤之状。左文如火焰,右文如水波,拉出剑身一看,宛如一条银电,寒光耀目,冷气侵肌,实乃非常之物。据袁侠说,每月十五,天地清朗,若将此剑置之暗室,其光可照数丈。

王度大喜道:“今天不是正好十五吗?何不今夜就试上一试?”

果然这天天地清霁,王度与袁侠一起进了暗室,请他拔出剑来,自己取出了宝镜。谁知此镜一取出,镜面立即寒芒耀彩,光照一屋,而那把宝剑在它的映照之下,反变得黯淡无光。

袁侠大吃一惊,连叫:“请快收镜,请快收镜!”说罢收起剑,拱拱手,头也不回地走了。王度觉得这事颇为蹊跷,莫非这厮意图伤害宝镜,见此镜实在太过神奇,不仅伤不了它反而会伤及自身,便一走了之?这人已走,王度也只是心里这么一闪念。回想前后,这厮倒真有三分妖气。

岂料怪事再次发生。才过了小半年,王度家门口来了一个尼姑,生得又矮又胖,蚕眉细眼,巨鼻掀唇,穿着一身黄麻布的短装。王度的弟弟王量正好出门,见她长得古怪,便邀她进屋吃斋。那尼姑举手行礼,谢了布施,上前一步说道:“贫尼净莲,施主尊宅内似有镜子一类的宝物,不知可否借与小尼一观?”

王量吃了一惊,道:“大师何以得知?”

那尼姑道:“不瞒施主,小尼胡乱学过些符咒法术,颇识宝气。数月前夜间经过施主家,见到屋上碧光连日,绛气属月,此宝镜之气也。”

王量请示了哥哥,取出宝镜,交给尼姑。尼姑边看边道:“这镜有好几种灵相,想来施主尚未得知。若以金膏涂在镜面上,再用珠粉擦拭,举起它来照太阳,就连墙壁都照射得透。”

潮汕民间鬼故事

潮汕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死裁缝报生仇

一、裁缝缝头

明末清初,盗贼横行,世道极不太平。

杭州城外有一座村庄,名叫周家堰,村民专事蚕桑,还产丝绸,比较富庶。周家堰里有一个手艺极好的裁缝周宏,平日里专门替达官贵人裁制袍服。

这天,周宏正在铺子里缝制一件丝绸马褂。他的儿子刚被送去县城的私塾读书,他想,那些富家子弟都有马褂,可不能让儿子在同窗面前堕了面子。

突然,村口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周宏打开窗户一望,顿时手足冰凉:原来,一伙蒙面山贼杀进了村子里。

山贼挨家挨户洗劫,他们握着亮闪闪的兵刃,见一个杀一个,不留下任何活口。

大惊之下,周宏急忙扔下手中的针线,拔腿要从后门逃走。可是,他很快被一把冰凉的刀挡在了胸前……

山贼已经闯进了裁缝铺子,一个全身黑衣,绑着头巾的头目提着一把七孔大砍刀,架在了周宏的脖子上,恶声道:“这村里手艺最地道的裁缝就是你?”

周宏脸色煞白,点了点头。

黑衣头目朝门外喝道:“抬上来!”几个山贼就抬着一具无头尸体来到了门边,那头目又从包袱里提出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说:“这是我大哥,被官兵追杀砍断了头颅。现在,你把他的头和身子缝起来!”

周宏吓得六神无主,颤声道:“我、我只是一个缝衣服的,不会缝、缝人头……”

黑衣头目冷冷地说:“我大哥要厚葬,怎么能让他身首两处?你缝不了也得缝,否则就要你的脑袋……”说完,他挥起大砍刀,一刀劈碎了旁边的木椅子。

周宏淌着大汗答应下来。深知今天凶多吉少,周宏想起还在县城私塾读书的儿子,定了定神,从桌子下的两个簸箕里胡乱抓起了一把东西,拿在手心。

几个山贼将那具无头尸体抬上了桌子。周宏咬紧牙关,拿起针线,一针一线地将那人头与尸体缝了起来。黑衣头目带着手下去洗劫其他村舍,只留下一个山贼看守。

周宏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趁看守的山贼不注意,假装在旁边的马褂上抹血,偷偷写下了血字……

两炷香过去,桌子上的人头与尸体已经缝好了,一打量,竟如从未断头一般。

黑衣头目洗劫一番后,又回到了裁缝铺子。他命人抬走尸体,一边举起大砍刀,一边狞笑着对周宏说:“你手艺不错啊……”

周宏忙跪倒在地,说:“求大爷放过我一命。我儿子尚年幼,妻子早年去世,若我死了,儿子就成孤儿了……”

周宏话音未落,黑衣头目大刀一挥,他已身首异处,躺在了血泊之中。

黑衣头目冷笑:“虽然你很可怜,可大爷干完这一票,就要金盆洗手了。只有死人才不会报官!”说完,他带领一众手下,抬着那具尸体和大批金银珠宝逃往深山……

潮汕民间鬼故事

潮汕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古代聊斋之锈红颜

花无龄,当朝丞相花野云之女,正值二八年华。说到这花无龄,恐怕京城没有谁是不知道的吧。暂且不论她那显赫的家世,单单是她那美貌的容颜,已在京城各大名门望族中被津津乐道,也正是因为这样,慕名而来的求亲着可谓是络绎不绝。

花野云在朝中的地位可是不容小觑,她的妹妹花曦云位列当朝皇贵妃,皇帝很是宠爱,风头直逼皇后。除此之外,花家能保有这现在的风头,也是因为花家出的几名将军。他们便是花野云的三个儿子:花无彦、花无海、花无烈。这三位将军为朝廷冲锋陷阵,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自然也保证了花家的泼天富贵。花丞相对花夫人一往情深,一生不曾纳妾,所以,三子一女皆是花夫人所出,而这花无龄正是花家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孩儿。想也知道,作为丞相府唯一的千金,这地位自然是与众不同。花丞相和花夫人最疼爱的便是这位花小姐,这唯一的掌上明珠,让她那三个文武双全的哥哥也经常眼红,但也无济于事,毕竟,对于这个唯一的妹妹,他们也是百般的爱护,不容任何人欺负她。而这花小姐也不辜负父母亲的栽培、兄长的呵护,自小便随着那些名人大家学习琴棋书画,所以到了这个年纪已经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花丞相和花夫人看着这样的女人也很是欣慰。

但是,近几日却有一件事时时的盘桓在两位家长的心头,不能散去,那便是女儿的终身大事。都道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咱们的这位丞相千金、万里挑一的女子自然也是不愁嫁的,那么两位担心的是什么呢?原来,最近也不知道是谁放出了风声,说是丞相要为他那唯一的女儿花无龄选婿,大族家的适龄公子自然是忍不住了。要知道,这花无龄是什么人,那是当场丞相花野云的女儿、当朝贵妃的侄女儿,若是攀上这门亲戚,这一辈子怕是富贵躲都躲不掉了。若是撇开母家的家世不谈,光是这花小姐自身的条件,也能吸引也大群的豪门公子:那倾城的容貌、曼妙的身姿、横溢的才情,这无一不是这些少爷公子心中对另一半的期望。所以,本就繁华的京城更是因为这件事炸开了锅……这丞相也纳闷,自己虽然有过给女儿择婿的想法,但终究没有付诸实践,这些人又是从哪里知道这样的消息了呢?但是也容不得丞相多想,毕竟现在声势闹得这样大,怕是不有个结果,这事儿不能善了了。花丞相和花夫人几经思虑下,终于做出了决定,他们决定为女儿公开选婿,最优者得之。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京城豪门又沸腾了,就连皇帝都极其重视这件事,所以派太子亲临现场,足可看出花家在朝廷的地位。

花小姐怕是最后知道这件事的了。她的面上没有一丝的情绪,不知是开心还是伤心,旁边的婢女看自家小姐一声都不言语,不仅在一旁轻轻的叹了一声:想自家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又姿容出色,老爷夫人又疼爱的如珠如宝,平日里哪里让她随意出门。若不是那一日二公子从军中归来,硬是要拉着自家小妹去郊外散心,小姐有怎么会邂逅那王家公子?这位王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尚书王儡之子,当然这地位并不低。但是说巧不巧,这位王尚书和花丞相在朝中却是最不相与的一对。王尚书嫉妒花家的财权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他经常无事生非说什么丞相权倾朝野、只手遮天,但是丞相却不放在眼里,而皇上也不放在心上。两家竟是如此的交恶,自然不会有意结为亲家。有件事怕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自那日王公子与这花小姐见过之后,两个人的心里都是无法自拔的思念,又碍于市井之人的言语,所以两人一直书信沟通。这件事怕是只有他们身边最亲近的仆人才知道吧。如今这花丞相居然要为花小姐择婿,那花小姐心中会是何种滋味……

这择婿的现场真委实宏大,集聚了很多豪门的少爷公子,他们文斗、武斗,各显神通。其中,一位眉眼清秀、身量尚轻,眼中却极具锐利的公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他文能睥睨唐宋先贤,武能比肩威武将军,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夺得头筹。正在众人为这位公子道喜的时候,台下的一阵怒喝驱散了所有欢喜。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尚书王儡。没错,刚才的那位公子正是王儡唯一的儿子王羲。知道实情的花丞相也很是震惊,自己自然不想和这个飞扬跋扈又心胸狭隘的人做亲家,一怒之下,他当即决定将女儿嫁给输在王羲手下的户部侍郎之子方尚,而王尚书也宣称儿子与那礼部尚书之女也早有婚约。即便王羲百般不悦,但是父命难违,一切看似尘埃落定……

独坐屋中的花小姐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轻轻笑道:“父亲终究是容不得他的……”言语之间极尽哀愁。怀着这样的心情,她竟踱步走出花家大院……

也是那日之后,丫鬟们再也不见自家小姐白天出门,只是晚上为小姐上晚饭的时候才会看到小姐倚坐在窗前,向东望着,那方向自然是——王家府邸。看到这样的女儿王丞相自然难过,但是如果真的要他将女儿嫁给那王家他更是不能,而那方家也是大门大户,又与自己交好,女儿嫁过去自然也不算委屈。想到这里,他的心也平静下来……

仿佛是有意而为之,花家嫁女儿、王家娶媳妇居然弄在了同一天。正当花夫人满心欢喜的来到女儿屋子看女儿准备怎样之时,却看到她的贴身丫鬟慌忙出来。从她嘴里得知,花小姐居然不见了!这个消息一出,花丞相慌了神,这女儿是去了哪里?他赶忙吩咐家奴四处找寻。自家找不到就去附近找,可是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而本应去迎娶新娘的王羲,一上马,马儿竟然撒开腿就跑,那方向分明是去花府。接近花府的时候,他看到了那找寻花无龄的队伍,而那马儿竟自停在了一个冶炼刀具的屋子旁,只是那里的人已经走尽,但是仍旧能够感觉到屋子里散出的滔滔热浪。王羲心道不好,快步走进去,走到一个角落的冶炼池时,他不禁大喊出声——那池子里分明包裹着一个人!如今也随着那铁水的凝固变成锈人!虽然已经锈的看不出容貌,但是那人手腕上镯子的纹路赫然昭示着,这就是花家千金!闻声赶来的众人也是一脸的恐惧,那花家二老更是泣不成声……王羲已然说不出话,他恨自己为何不能随这一缕芳魂而去……

花家小姐花无龄,二八年华、美貌无双、文笔风雅,为京城豪门意识追捧,最终竟随一池铁水逝去。自此,这铁铸的容颜结束了她十六年的芳华……

溶入这铁水,她承受的是何种痛苦啊!但是,若是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那中心痛怕是更为剧烈的吧……

以上就是潮汕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潮汕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