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5篇

本文5个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短的民间鬼故事、闽南民间鬼故事传说、民间鬼故事、听民间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一篇-聊斋志怪之续灵记

晚清年间,黑龙江兴东道所辖的落霞岭发生了一桩令人咋舌的怪事:“病篓子”季伦恶疾并发,死了,享年三十有二。

生老病死,本是人之常情,且季伦自幼便弱不禁风,从头到脚一身病:肺痨哮喘,筋痿体虚,一天要不喝两大碗黑乎乎的汤药,就连炕都下不了。他能赖赖巴巴捱到而立之年,当算是造化,大限,何怪之有?对此说法,比邻而居的伯父季忠义也深信不疑。

季忠义的二弟,便是季伦的父亲,生前做皮货生意,走南闯北赚下了万贯家财。后不幸遭遇山匪打劫,枉送了性命:季伦的娘也因悲伤过度,没撑多久便撒手人寰。灾祸降临那年,季伦还不满8岁。季忠义身为伯父,自是合情合理、当仁不让地接过了抚养“病篓子”侄儿的重担。当然,一同接过的,还有二弟的偌大家业。

如今,该死的终于死了,该来的也终于要来了!这日,是季伦的头七,走在去往祖坟的路上,季忠义乐得心花怒放。可眨眼工夫,他又吓得心惊肉跳,腿软肝儿颤——

前脚刚进坟地,就听侄儿墓中传出了“咚咚咚”的敲击声。其间,还伴有一阵紧似一阵的干咳!

确信不是做梦后,季忠义愈发惊骇,“扑通”跌坐在地:“你都咽气七八天了,还胡闹啥?赶紧上路吧。”

尽管季忠义的嗓音颤得都变了形,可墓中人还是听出了他是谁:“大伯,我还没死呢,快挖我出去啊!”

接下来,入土数日的“病篓子”起死回生,爬出棺材拍拍屁股,摇摇晃晃回了家,这档子事,是不是很怪异?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吱呀呀”一撬开棺材盖,顿有一股怪味扑面而出,熏得那几个帮忙挖坟的小伙子直皱眉,但沁入肺腑,又觉通体舒爽无比。

当晚,季忠义请来了落霞岭所有的坐堂医,给季伦诊病。战战兢兢一番折腾,结果出来了:季秀才既非死人,也非诈尸的活死人,他就是个活人,身染多种疑难恶疾、时日无多的病人。可一晃儿,三个月过去,季伦虽瘦削得像麻秆,那口气却没断:又一晃儿,半年过去,季伦不但躲过了黑白无常。脸上还现出了几丝红润!这下,季忠义坐不住了。尚未琢磨出良策,一个绰号叫冯四指的乡民鬼鬼祟祟摸进了院。

这个家伙,好逸恶劳,嗜赌成性,原本殷实的祖业,没几年就被他输得家徒四壁,还因拖欠赌债被人剁掉了一根手指,故名冯四指。

赌鬼登门,必无好事。季忠义冷脸问道:“你来干什么?”“喂,少给我绷脸装正经。你以为你叫季忠义,就重情重义啊?”冯四指嘿嘿笑着凑上前,“我是来帮你忙的。给季伦提亲。给季伦说媒,让他成家立业,这是帮忙吗?摆明了要坏我的好事!季忠义当即抢过话,硬邦邦下了逐客令:”不送!“可转念一合计,又喜不自禁地叫起了好:”冯兄弟,不知这与季伦定姻缘的女子是?“”怀碧。我冯四指的亲生闺女!“

不得不承认,这冯四指真够混账无耻丧良心的——就季伦那糟烂体格,想挺过洞房花烛夜,当求上天保佑。等他两腿一蹬翘了辫子,他老爹留下的百亩良田和万贯家财,必须得分我一份。我不贪,五五开。季忠义一听,炸了庙:”做梦。一九!“冯四指据理力争:”四六。你看,我把闺女都搭进去了。“”二八。不行拉倒!“成交!商议妥当,择日不如撞日,第二天,两人就以冲喜的名义,敲锣打鼓,把季伦和怀碧姑娘送进了洞房。与此同时,季忠义没忘了偷偷翻出早就为侄儿备下的寿衣,在大太阳下晒了晒,以备急用。

长话短说。转眼便过了大半年,季伦不只活得好好的,小两口的感情看上去也不赖,幸福得像掉进了蜜罐儿。紧接着,又一桩天大的喜事接踵而至:怀碧居然有了身孕!

这天深夜,季忠义找来冯四指,愤愤质问道:”瞧瞧你出的馊主意。事儿闹成这般模样,你说该怎么办?“”嘿嘿,认了呗。“冯四指得意地回道,”反正我是季伦的岳丈。每个月,他得孝敬我几两银子去耍。“”耍你个头。“季忠义陡然沉脸、咬牙发了狠,”弄死他,我和你五五分成!“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是个满肚子狼心狗肺的赌徒。午夜时分,季忠义和冯四指带上一包毒药,翻墙进了季伦家的院子。不等站稳,院中忽地亮起了几盏小灯笼。

”一,二,三,四。真怪,怎么是绿光?“冯四指边点数边往前凑。天,不是灯笼,是两只黄皮子,正歪着小脑袋瞅他!”黄鼠狼进宅,来者不善。“”哼,老子也非善茬。去,撬门。“季忠义催促道。

轰跑黄皮子,三下两下,冯四指便挑开了门闩。迈进门,眯眼四望,两人登时呆立当场——火炕上,小两口睡得正香,但季伦的枕旁,竞蹲坐着一只黄皮子。但见它张口吐出一粒樱桃般大、泛着柔和白光的物什,缓缓送入了季伦的嘴巴。续灵!黄皮子在给季伦续灵延命!

据民间传说,体态轻盈美丽而又性情狡黠的黄鼬与狐狸、刺猬等被尊为”五大仙“,或”五显财神“。黄鼬,即黄仙,也被唤作”黄二大爷“,神通可不一般。

万分惊愕中,季忠义率先醒过神,冲冯四指做了个狠毒手势:想要这辈子吃喝不愁,那就一不做,二不休,连人带那邪物一起毒死。上!

上!两人做梦都没梦到,身后,院子里,顷刻间冒出数十上百只黄皮子,”呼啦“扑上……

暗夜消散,天色放亮,季伦家的院子里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季忠义和冯四指不知中了什么邪,一个瘫了,口眼歪斜失了声:一个疯了,满山岭乱跑。说来更有意思的是,两人勉强熬到五十出头就先后踏上了黄泉路,看似有今日没明天的季伦却活到了耄耋之年,儿孙绕膝好不快活。至于个中原委,有人猜测,在被药渣填满的沟壑之下,住着一窝又一窝的黄皮子。季伦满身是病,服用的中药种类多之又多。许是歪打正着,那些生了这病那病的黄皮子吮吸了药渣残汁,竟都好起来。人心虽不古,浅薄诡诈,诸如季伦的伯父季忠义,怀碧的亲爹冯四指,可它们却心念恩情,还打洞进入季伦的墓穴,含药救命。也难怪,棺椁一开,乡亲们会闻到阵阵异香……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二篇-乡村鬼故事:给鬼接生

以前村里有一个接生婆叫柳阿婆,柳阿婆的接生手段很高,在我们这一带很有名气,十里八村要生小孩的人家都来找她接生。

有一天半夜里,柳阿婆和老伴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急促敲门声惊醒。柳阿婆开了门一看,一个气喘吁吁的年轻人非常着急地站在门外,说自己的妻子要生了,请她快去接生。柳阿婆回到屋里和老伴说了一声,就收拾她接生用的剪刀,药物之类的东西,然后和那个年轻人一起急匆匆地上路了。

虽然是半夜,天上的大月亮明亮亮的,不用拿手电筒也能看清路。柳阿婆在那个年轻人的带领下走了很远的路,而且越走越觉得有些慌凉,她经常在夜里给人接生,走惯了夜路,所以也不觉得怕,只是觉得不对劲,就问那个年轻人什么时候才能到他家里。

那个年轻人说马上就要到了,安慰她不要急,果然没有多大会儿,那个年轻人就把她领到一户人家的门前,只见这户人家红砖绿瓦的,看上去很富裕。那个年轻人敲了敲门,很快一个身穿古装的丫鬟提着个绿灯笼开了大门,朝年轻人恭恭敬敬地说:“少爷,你回来了。”

借着灯光,柳阿婆才看清楚那个年轻人也穿着一身古代人的衣服,不禁心里纳闷,就愣住了。

那个年轻人看到柳阿婆愣不住不动,就朝她解释说:“阿婆,不要怕,我们一家人都喜欢古人的衣服,才会穿成那样的。”

柳阿婆听他解释的也在理,心里顿时也亮堂了,就跟着他朝屋里走去。进屋里后,柳阿婆看到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漂亮女人正躺在床上不停地捂着高高隆起的肚子呻吟着,看样子她确实要生孩子了。

只是自从柳阿婆进了这间屋里后,感觉到屋里阴风阵阵的,让人浑身发冷。柳阿婆盯着躺在床上那个要生孩子的女人,担忧地对那个年轻人说:“屋里太冷了,等会她生过孩子后,对她的身体不好,你在屋里烧一盆火,也好让她暖和暖和。”

那个年轻人摇了摇头,很诡异地朝柳阿婆一笑说:“阿婆,她平常身子弱,晒不得太阳,经常住在阴暗的屋子里,已经习惯了这种冷,你快给她接生吧。”

柳阿婆听他这样说,也没有多想,就让那个年轻人准备开水,开始给那个年轻的女人接生。没有过多久,那个年轻的女人就生下一个胖乎乎的女孩。那个年轻人见到母女平安,就很高兴,为了感谢柳阿婆,就给柳阿婆很多钱。

柳阿婆回到家里后,很兴奋地跟老伴说:“老头子,刚才那个年轻人很慷慨,一下子给了我很多钱。”说着,她就掏出来那些钱给老伴看。她老伴看到那些钱,当时就吓住了,她手里拿的哪里是钱啊,全是冥币。

老两口看到这些冥币又惊又疑,决定第二天去找那个年轻人。

第二天,天刚朦朦亮,老两口就上路了,按照昨天夜里走的路线,老两口找到了那个大概位置,可是那里根本没有人家,只有一座老坟。

后来柳阿婆听住在离那里最近的人家说,那座老坟是明朝一个官家少爷的坟,那个官家少爷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夫妻俩新婚燕尔,非常的恩爱,可是他的妻子命薄,结婚一年后就难产死了。他也由于思妻成疾,没有过多久,就命赴黄泉了,于是他的父母就将两人合葬在一起。再后来,生活在这一带的村民经常会在夜间看到他们夫妇俩的鬼魂从老坟里飘出来,在这一带游荡……

柳阿婆这才明白那天夜里看到那对夫妇和那个丫鬟为什么会穿着古人的衣服,原来他们就是古人的鬼魂,自己更是来到老坟里,给鬼接生了一回。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鬼妻

上古年间,某一地区连年自然灾害,地里收成很少,人们的吃喝就成了问题,很多人因冻饿或疾病而死。这一带的人们大多外出逃荒。大韩庄的韩喜财一家三口,小两口和一个七岁的女儿,也都被饿的皮包着骨头。实在没办法,喜财就和妻子商量:今年又是个旱年,光在家里死等也不是个办法,不如自己出去找点事做,挣点钱养家糊口,妻子也说:也只好如此,你出去也容易,无论能否挣到钱,都要早点回来我们娘儿俩等着你,死也要死在一起。喜财说:傻话,出去是为了活的好一点,我们要各自多多保重。

喜财别过妻子女儿,未带分文,所有能吃能用的都留给妻子女儿,自己一路乞讨,大约走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找到一点事做。这一日来到了一座镇上,喜财又渴又饿,晕倒在地,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一位老人坐在身旁,看他醒了,老人很高兴,问他姓什名谁,家住何处,为何到此。喜财道出了自己的不幸,老人很是同情,给他做了些吃的,这才有了精神,和老人拉起了家常。

这位老人叫刘风来,六十多岁了,非常和善,老两口开了一个鞋店,并无儿女,生意虽不很好,但也能维持生计。老人说:如果找不到别的事,就在我这里学做鞋吧,吃个饱饭没问题,老人也正想收个关门弟子,喜财很高兴,就留在了店里,他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老人的所有手艺,他对二老很孝敬,很诚实,二位老人也很喜欢他。喜财特别勤快,不但学会了男鞋,女鞋,童鞋,同时还不断创造一些新样品,很快这个鞋店在这一带出了名。老人一高兴。就收了喜财做干儿子。此时,他们也积攒了一些钱,喜财想起了家里的妻子女儿,就和干爹干娘商量,回家看看她们娘儿俩,二老很同意,就给他买了一匹好马,练习了几天,自己也骑熟了,和大白马也成了好朋友,带上些钱准备上路,干爹还说:“家里如果还是不好过的话,就把她们娘儿俩接过来吧,转眼就三年了也不知道她们怎样了”。

再说喜财的妻子和女儿,就没有他这样幸运了,两人吃糠咽菜,积劳成疾,就盼望喜财快些回来,如果能挣点钱回来,哪怕是能喝上一碗粥,娘儿俩的病也会好的,等啊,盼啊,两人站在门前,脖子伸的老长,眼睛瞪得老大,女儿不停的喊着爹爹快回来,爹爹快回来吧,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半年后的冬天,寒风刺骨,娘儿俩终于站不住了,女儿也喊不出声了,娘扶着女儿,回到屋里,对女儿说,儿啊,睡觉吧,做个好梦,兴许一觉醒来,你爹爹就回来了,娘儿俩抱在一起,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过来。

村里本来人就不多了,饥寒交迫的也没人各家窜门,所以很久也没人知道她们娘儿俩的死亡,后来就有人听到她们家总有哭声和叫声,非常瘆人,认为他家闹鬼了,离他家近的就都纷纷搬走了,大家都不知道喜财去了哪里,所以对这一切喜财并不知情。

这一天,喜财一大早出发,快马加鞭往家赶,心里很兴奋,自己终于挣到了钱,妻子和女儿可以跟着自己去享福了。赶到村里已经到了大半夜,韩庄三年来没有变化,反而觉得非常凄凉,破破烂烂,一片漆黑,很快走到自己的家。一推门开了,奇怪,半夜三更门怎么没插,进到院里,啊!杂草半人高,喜财立刻倒吸一口凉气,院里一颗枣树,把马栓到树上,本想直接进屋,又怕吓着她们娘儿俩,就喊着女儿的名字:“玲儿,玲儿她娘,我回来啦!这时就听屋里一片尖叫:啊!先生回来啦!爹爹回来啦!把个喜财听的毛骨悚然。随后妻子和女儿披头散发,破衣烂衫,尖叫着跑出来,这时大白马突然跳起了前蹄,长嘶一声!吓的母女俩后退一步,稍作稳定,马上说:先生进屋,爹爹进屋。喜财看到女儿还是三年前的样子,并未长大,认为可能是饿的,一进屋就有一股发霉发臭的味道,令人恶心。屋里发出一闪一闪的幽幽蓝光。喜财说:”这是什么光,快点上灯“,就听妻子说:”我们快三年没点灯了,没灯油,我先给你做点吃的吧,我们还有肉,煮肉吃吧,玲儿那肉来!“玲儿马上从脸上扒下一块肉来,一下子成了一个骷髅头,喜财立刻吓傻,再一看,妻子把大腿往灶膛里一伸,灶里立刻冒出了蓝光。喜财马上明白,这娘儿俩完了,今天见鬼了,赶快逃。就说:”我出去买灯油和一些用品,马上就回来“。这时白马已经挣断了缰绳,叼起喜财就往外跑。只听后面一片尖叫:先生回来!我等了你三年啦!爹爹回来呀!马儿只是拼命往前跑,喜财也早就吓昏过去,等他醒来后,白马已经把他放下,后面也已经没有了动静,知道是白马救了自己一命。

回到鞋店,把这一切和干爹干娘说明,大家都非常痛心,这母女太可怜了,死后连个收尸的也没有,冤魂不散哪!喜财也很伤心,休息了两天,就和干爹干娘商量,打算回家把她们娘儿俩葬了。老人说:”应该,什么也别干,先把这个事办了去吧“!喜财骑上白马,赶在白天来到村里,请了些和尚道士,买了寿衣纸钱,该买的一应俱全,大家清除了院子里的杂草,看到屋里两堆白骨,喜财痛苦了好长一阵子,向妻子女儿做了忏悔。亲自把她们收殓好,并为她们超度了灵魂,埋葬了!

入土为安,以后相安无事。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四篇-聊斋故事之嗜烟如命

黄炳安是一个瓜农,他家的瓜地三面环水,长满芦苇,白天一个人看瓜都有些心虚,到了夜晚就更加让人害怕。别人不愿意来,所以,整个夏季只有黄炳安一个人夜晚睡在瓜地里。

一天夜半,黄炳安刚刚入睡,忽闻瓜棚外“沙沙”有声。黄炳安疑是偷瓜贼,便拿起床边的木棍,假装睡觉,等待着前来试探情况的瓜贼。

那声音一直响到瓜棚的门前才停了下来。黄炳安借着朦胧的月光一看,只见一位弯着腰的老头正往里看。老头脸色青白,月下没有影子,大鼻,没有下巴。

黄炳安知道遇到鬼了,头发不由直竖起来,身子颤抖不已。

鬼见黄炳安久久不说话,便咳嗽了两声,说道:“老弟,行行好吧,我烟瘾来了,借袋烟给我抽吧!”鬼的声音非常恳切,脸上似乎还挂着笑容。

黄炳安哪敢应答,只是颤抖着,手里的棍子不知何时已经从手中脱落,掉到了床边。

鬼见黄炳安不应答,便一直走到床边,拿起黄炳安的烟袋,按满烟叶,手捏起瓜棚边半根秫秸,一掰两节,上下一擦,竞擦出火来。

鬼点着了烟,蹲在黄炳安的床边,深吸一口,两肩窝深陷下去,闭上眼,头摇了一下,身子随着一抖,打了一个冷战,那样子好像是被烟叶深深陶醉了。好大一会,才有烟缕自他的鼻孔飘出来。

黄炳安稍稍放心,原来,这鬼只是借一袋烟抽罢了。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于是,便大胆说:“老哥,尽管抽吧!”

鬼点头,连夸黄炳安烟叶劲大。就这样,黄炳安每夜都与鬼抽烟拉呱,就像是一对好朋友。远近瓜地的瓜都有被偷现象,唯独黄炳安的瓜一个未少。

一天,黄炳安上街卖瓜,遇到觉明寺的一个和尚。和尚口念“阿弥陀佛”,围前堵后,缠住黄炳安不放,口口声声说黄炳安身染邪气,不久将要大祸临头。

黄炳安非常害怕,跪下请求和尚相救。

和尚详细询问了黄炳安的前因后果,随对着黄炳安耳语了片刻。黄炳安听了和尚的话,连忙摆手不应,说自己胆子太小,实在下不了手。

和尚笑了,随手从衣袋里取出一粒药丸,命令黄炳安当场服下。黄炳安服后,一袋烟工夫,顿觉胆气冲天,一点也没有害怕的心理了。

当天夜里,黄炳安从猎人那里借来一杆鸟铳,装足火药。夜半,鬼又来了。他当着黄炳安的面,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说:“每夜吸了老弟不少好烟叶,无所报答。这是我生前所用的碧玉烟嘴,你戴在身上可以永保平安!”

黄炳安接过烟嘴,借月光一看,烟嘴碧中带翠,中间隐隐约约有一小儿嬉耍,且面带笑容。

鬼看见黄炳安接过烟嘴非常高兴,也随着兴奋不已。他见黄炳安床边靠一长物,就问黄炳安是干什么用的?黄炳安说:“这是庄上一个烟鬼的大烟袋!”

鬼马上央求说:“我生前嗜烟如命,从未吸过这样的烟袋,望老弟让我尝一尝。”

黄炳安一听,喜从心起,他请鬼坐于床前,双手捧住铳身,自己从烟窝抓出烟叶,假装往烟袋里装烟叶。他见鬼已将铳口含进嘴里,准备吸烟。急忙一扣扳机,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黄炳安哪里还敢细看,急忙转身,往家狂奔。

到了家里,黄炳安从墙上的窗户里遥看瓜地,只见瓜地里火星遍地,上下跳动。天亮以后,黄炳安吆喝一大群人来到自家瓜地,只见瓜秧都被扯断了,瓜也被踩踏得遍地淌水。

从这天之后,黄炳安再也没有碰到过那个烟鬼。

第二年,黄炳安上梯子掏墙角麻雀窝里的小鸟,不慎蹬倒了梯子。黄炳安以为这一次定会腿断臂折。未想到着地之时,下面似有人相托,自己竟然毫发未损。

黄炳安突然想起鬼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急忙掏出腰间的碧玉烟嘴,只见玉里面的小儿已断了左腿,面目也变成了痛苦的样子。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

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五篇-狐死首丘

碎布地图

1933年冬,距离“九一八”事变已有两年了,日军在中国东北的势力一步步扩大,几乎将它整个收入囊中。

战果像一针鸡血,刺激得许多军官大呼要进一步为天皇“尽忠”,不过佐藤忠二少佐的心情并不好。虽然日军人数不少,但“满洲”实在太大,想要取得更好的成绩,实非易事。

且不说日军对当地地形不熟,那些时不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自称抗日义勇军的支那人就更让人头疼了。这不,前几天就有两个小队遭到夜袭,糊里糊涂地上了黄泉路。

为了避免这样的损失,日军只好不断扫荡。不久前,日军派出的奸细发现野猪梁子村明里暗里给义勇军提供资助,就带人去搞了个“三光”。佐藤现在的新军营,就在野猪梁子村的旧址上。不过,几次扫荡也改变不了敌明我暗的事实,佐藤使劲揉了揉鼻梁,眼前的局势迫切需要改变……

一声枪响打断了佐藤的思考。难道是敌袭?佐藤扔下地图,披上大衣,拿上手套,阴着脸走向房门。

“少佐!”熊田少尉迎上来,递上一块碎布,只见那张碎布上画着一些标记……

佐藤心中一凛,很明显那是一张地图,是支那人的探子吗?

“人呢?”

“下官已派熟悉地形的士兵追击了!”

“你也跟上去,我随后带一队人马,做你们的后援。”佐藤紧了紧大衣的衣襟。

“哈伊!”熊田敬了个军礼,跑出了军营。

没想到这一追竟追了三四个小时,熊田拼命督促那几个小兵,也只能勉强跟上那人的背影。他一度以为马上就要追上了,可那人影子一闪,消失在一片密林之中。

“不好!”熊田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大树参天,山石嶙峋,是打埋伏的最佳地点!刚才只顾追击,却忽略了周边的环境。

枪声,又一次响了,而且不止一声。

熊田喊了声“卧倒”后顺势一滚,隐蔽在一棵大树背后,听这枪声,他以为身边的兄弟会死伤几个,没想到众人都毫发无损。

熊田探出脑袋,看到了那个人,他站在一块山石旁,手里拿着一杆老式火枪,只露出半个身子。

屏住呼吸,熊田拉开了枪栓,正当他准备抠动扳机时,旁边一个人突然挡住了他。熊田正要发作,却发现是长官佐藤。

枪声响了,支那人又开了三枪,是对天上开的,动作老练纯熟。

“看,”佐藤扬起白手套,指了指旁边的大树,“他就开了三枪,每枪都正中树上的野臬。他如果想杀你们,你们早死了。我倒是好奇,他想干什么。”

说完,佐藤大声用汉语喊道:“我是他们的长官,在此场合可以代表大日本帝国军部与你对话。”

说完,不顾熊田的阻拦,佐藤只身从隐蔽的树后走了出去。

那人见状,也放下枪,向佐藤走来。他果然是个支那人,一脸络腮胡子,身上有股野兽皮子被烟草熏过的臊臭味。

佐藤问:“你是过来干什么的?”

那人说:“我是来转场子的。”见佐藤不解,又补充说,“就是到处打猎,今年到那个山头打猎,明年到这个山头打猎。”

以上就是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北京民间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5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