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鬼故事民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北京鬼故事民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播讲、取自民间的鬼故事、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北京鬼故事民间

北京鬼故事民间第一篇-古墓娇娃

栓柱家住在一个小山沟里。这一天,嫁到山外的姐姐生了孩子,爹娘走不动了,栓柱就带上鸡蛋红枣什么的,去给姐姐道喜。吃了喜酒,回到家中,栓柱有些累,倒头就睡,睡到半夜,听到屋里有动静,猛一睁眼,见炕前站着一个大闺女,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见栓柱醒来了,闺女责问:“你凭什么朝我的房顶上撒尿,把房子浇漏了?”

栓柱揉揉睡眼:“大姐,我今天去山外了,哪有工夫尿你的房子?再说,我怎么尿得着你的房子?”

闺女一瞪眼:“还嘴硬!我感觉到漏水,急出来制止,你都离开了,只看到你的背影。绝对不会错。”这时候,院子里传来鸡叫。那闺女说:“我得走了,明天再说。”说完,就不见了。

剩下栓柱一个,坐在炕上,越想越纳闷儿:院子里有狗,门上有栓,这闺女是怎么进来的呢?屋里没灯,却看得清清楚楚……可能是个鬼!栓柱好一阵害怕,可想想那闺女长得跟画上人儿似的,心里又痒痒了,栓柱老大不小了,还没人给提亲呢,若是能娶得这么俊的媳妇,这人算没白活一世。

天明了,栓柱什么也没跟爹娘说,悄悄顺着去山外的小道寻找,边走边回忆。想起来了,在山垭口的一棵老杨树下,他可不撒过一泡尿来咋的!栓柱来到那老杨树前细看,哎呀,乱草丛中果然藏着一座坟,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年,塌得几乎看不出坟头了,而他昨天那泡尿,的确把坟头给浇出了一个洞。栓柱就跪在地上祷告:“这位大姐姐,昨天是我无礼,您别怪呀,我给您修修。”就一捧一捧地用手挖泥土,将那洞堵上,还把荒草给拔了。

晚上,栓柱回家吃过饭,刚吹了灯,就见屋里很亮,那闺女不知什么时候又站在炕前。笑眯眯地说:“小哥哥,谢谢你帮助我修了屋子。”面对如此美貌的女子,栓柱此时一点也不怕,大着胆拉了一下闺女的小手,吃惊地说:“哎哟,你手这么凉!”闺女笑笑:“沉睡地下多年,哪能不凉。”三说两说,栓柱就拉着她上炕,钻进了被窝。

栓柱一觉醒来,日头照着窗纸,身边那闺女早没了影儿。打那以后,闺女天天晚上来跟他睡觉,问她姓什么叫什么,闺女只笑不回答。栓柱自从结识了这么个漂亮女鬼,真像换了个人儿似的,浑身是精神。爹娘商议:“这孩子改了懒毛病,整天乐呵呵的也不再跟咱们别扭了,给他办个人吧?”就托媒婆在当村给保了一家媒。谁知道跟栓柱一商量,栓柱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高低不答应。爹娘奇怪了:“前些日子赌气,连活都不干了,闹着要媳妇,给他说上,又不要了。什么病这是?”

夜里,闺女又来找栓柱,栓柱跟她说了保媒的事。闺女脸一耷拉:“你的事,你做不了主?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不好?”这一晚上,闺女脸上没开晴,鸡没叫,就悄悄离开了。

闺女夜里不来,栓柱想得要命,就去那老杨树下,说了不少好话。晚上,那闺女又来了,说:“你虽然愚笨些,但人蛮好的。我不跟你一股见识就是。”两人和好如初。

说话间,栓柱的姐姐满了月,按风俗,回来住娘家。夜里,姐姐就听到弟弟屋里似乎有说话的声音。姐姐悄悄出门,舔破窗纸往里一瞅,嗨,弟弟正搂着个大闺女睡觉呢。姐姐吓出一身汗,把这事跟爹娘说了:“这么偷偷勾引人家闺女,要吃官司的。”

庄稼人最怕的是吃官司,爹娘赶紧把栓柱叫起来,反复逼问:栓柱瞒不住,只好照实说了:“我自己找的媳妇,又不用花钱张罗,你们别管了,”姐姐道:“你说得轻松。大活人怎么能跟鬼睡一个被窝。她身上阴气重,过不了一百天,你就会病倒在床,什么大夫也治不好的。”

栓柱害了怕:“她死缠住我不放,这可怎么办?”

姐姐一咬牙:“我有办法。”(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姐姐马上捎信,请马巫婆来驱鬼,这马巫婆神通广大,据说她没有驱不了的邪,没有镇不了的妖。

夜里,那闺女又来到栓柱的房间,又耷拉着脸:“你还算个男人吗?怎么一两句话都藏不住?当初不是你拉我上炕的,怎么反而说我死缠住你,马巫婆明天要来拿我是不?我等着她拿好了。”说罢,一扭身子,就没了影儿。

马巫婆来了。好家伙,羊皮鼓桃木剑,披头散发就跳将起来,跳着跳着,马巫婆剑也扔了,裤子也掉了,出尽了洋相,她脱下一只鞋子,左右开弓,抽自己的嘴巴子,边抽边说:“我有罪,我装神弄鬼哄骗大家的钱财,其实大家的好多事,是有人暗地替我打听清楚了的,我借神仙的语气说出来,丧良心啊。今后你们再看我骗人,谁见谁打我。”嘴巴子抽肿了,还不住手。

马巫婆狼狈逃走了。栓柱一家人吓得直哆嗦,这女鬼可真厉害,马神仙都让她治了,那栓柱落她手里,能有命吗?晚上,把栓柱藏在菜窖子里,上面压上谷草。洒上辟邪的黑狗血。

可是,栓柱在菜窖里蜷缩到半夜,突然眼前一亮,那闺女又站在了他面前,栓柱吓得浑身发抖,自己对不住她呀。女鬼冷笑道:“你不用怕,好歹做过夫妻,我怎么可能害你呢。菜窖里这么潮,待上几天,不用我动手,你自己就瘫了。”栓柱一睁眼,这不是又回到热炕上了吗?

女鬼说:“我本是前朝官员的女儿,不幸夭折,葬在这荒山野岭。都怪我耐不住寂寞,跟你有了一段荒唐的姻缘。其实你算什么,连个大字都不识……我真后悔啊。”女鬼的眼泪扑拉拉落在了胸前,“我是鬼,却尽量做出人样子,岂不知你们为人的,尽出鬼点子,反而不如鬼!”

栓柱跪在地上,希望女鬼能原谅他,跟他重归于好。女鬼叹道:“缘分尽了!你且记下某年某日,到我坟前抱你的儿子。你这辈子没什么出息,就等着沾儿子的光吧。”栓柱还想苦苦哀求,一抬头,人去屋空,只他孤零零一个跪在地上……

栓柱牢记着那个日子。到时候,去了老杨树下,就看见坟台上有个红包儿,那是女鬼平时常穿的衣服,包里有个白胖的婴儿,正蹬着腿玩呢。

那婴儿长大成人,考上了状元,做了官。栓柱当了老太爷子,自然沾光享福喽。可是尽管他整天焚香祈祷,那女鬼连个梦也没再托给他……

北京鬼故事民间

北京鬼故事民间第二篇-钟馗捉鬼图

一、鬼戏

宛宗古刚刚在画院里洗完了画笔,后蜀国皇帝孟昶就派太监急宣他进宫。宛宗古和黄荃号称是后蜀国画院的双璧,黄荃善画花鸟翎毛,而宛宗古却善画人物。

宛宗古跟着小太监一路急走,他一边小心地问:“不知道皇帝宣我,有何要紧的事儿呀?”

小太监连连摇头,低声说:“宛画师,圣上找您何事我还真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圣上躲在绘天阁中,已经一天没有出来了!”

宛宗古被小太监领进了宫门,他直奔绘天阁而去,孟昶是个风雅的皇帝,他不仅成立了画院,让画师给他做画,他一高兴,还会到绘天阁中,亲自涂上几笔。但孟昶躲在绘天阁中,一天都没有出来,这样专心做画的情形,可真是不多见。

宛宗古刚刚走进绘天阁,身穿便装,衣襟上还粘着几点墨迹的孟昶就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说:“你帮朕看一眼这幅《钟馗捉鬼图》。”

宛宗古来到了绘天阁中,他往宽大的红木画桌上一看,只见一幅新画《钟馗捉鬼图》被摆在了桌子上。画作上只有两个人物,一个钟馗,一个小鬼,钟馗圆睁双目,一手抓住小鬼,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挖小鬼的眼睛,而那个小鬼一脸惊悸,已经被钟馗凌厉的神态吓蒙了。

孟昶不无得意地说:“朕的《钟馗捉鬼图》画得如何?”

宛宗古围着这张画转了几圈,他说:“这张画画得不错,只是……”

孟昶之所以找宛宗古,就是因为他天生耿介,从不谄媚,每一次都是直言不讳。宛宗古告诉孟昶,他画的《钟馗捉鬼图》虽然笔法上无可挑剔,但钟馗的表情却画得不对。

钟馗捉鬼,表情为怒,那是一股悲悯苍生,除恶务尽的怒气。而孟昶所画的钟馗,虽然钟馗神态威猛,但它脸上的神情却为一副恶相……孟昶有个妃子名叫花蕊夫人,最近花蕊夫人噩梦连连,梦中经常有鬼魅相扰,孟昶画这幅《钟馗捉鬼图》,就是为花蕊夫人辟邪之用。

宛宗古讲完了孟昶画作的毛病,孟昶也是连连点头,他问:“如何能画出钟馗为苍生捉鬼的怒气呢?”

宛宗古虽然善画人物,但画神仙鬼魅,却非所长。他想了想说:“皇上,您看过鬼戏吗?”

鬼戏是后蜀国的一种野戏,流行于市井民间,不仅需要演员唱念做打俱精,而且还得会喷云吐火的手段,其中唱鬼戏最有名的就是佘家班,他们现正在成都府的四福戏园中演出,佘家班班主最擅长演钟馗,看完了佘班主的演出,估计孟昶就能画出合格的钟馗来了!

孟昶听完宛宗古的提议,点头说善,他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然后领着两名武功高强的侍卫和宛宗古,四个人从偏门出了皇宫,直奔四福戏园而去。

北京鬼故事民间

北京鬼故事民间第三篇-柴火堆里的黄大仙

这也要提到早些年东北的农村,村子边上有这么一家,本来是个无宝户,也就是没儿没女的,后来亲戚家过继给他们一个姑娘,算是给他们老两口养老送终的。

虽说是过继来的,但跟亲生无异,一家过的也是有滋有味的,不过毕竟是姑娘,姑娘大了就要嫁人,而且还是嫁的远离老两口的城市。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这话说的总是没错,姑娘多次要求两位老人去跟他们同住,但老两口一来住不惯城市的楼房,二来也是怕给姑娘姑爷添麻烦,所以嘛,老两口还是规规矩矩的住在农村。

说到这,不是姑娘没有孝心,孝心是有的,也得老人们领才是,话说这头一年姑娘和姑爷回家看望他们老两口,还别说,这小两口还挺孝敬,买米买面买豆油,钱是一点没掖着藏着,使劲给老两口花,农村都要烧柴的,就这几天姑娘和姑爷一起商量,这爹妈腿脚力气不如以前了,所以姑爷开着小车进山,就拉出来不少柴火,和妻子一起把院子里的柴火垛摞的高高的,整个看起来就是全村第一高的建筑物啊。

也就是怕他们走后老两口没啥烧的,说到这,龍信给大家个小提示,就是这故事就跟柴火垛有关系。

老头是聋了,眼睛也开始花了,老太太算是硬朗点,地里活还能干干。

平日里就把老头子一个人扔在家,老头子就坐在躺椅上,摇着……耳朵边贴着个大收音机,放的最大声音,听着评书。

就是这一天,老头依旧听着单田芳的评书在椅子上打着盹,这时候在他家里就听见厨房一顿“叮duang”各种锅碗瓢盆杂乱的声音,可是老头我不说过么,他聋啊,根本听不见,后来只听见一声巨响,把老头子从摇椅上吓的跳了起来,他急忙去屋子看,一看自己家的荤油坛子被打翻了,荤油坛子就是农村人杀了猪之后用他们的肥肉练成的油脂,用于做菜的。

原本是平整结块的荤油,上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小爪子的印子,老头心想这难道是只大耗子么?

事情过去一年多了,姑爷始终把自家的柴火垛摞的高高的,这次回来的不是两口人了,变成了三口,老头老太太有了他们的大外孙子。

说来也赶得巧,等小夫妻回来,老头子就闹了点毛病,两口子也只能撂下孩子给老妈先带着,他们就架着老头去了医院。

老太太抱着大外孙子,可是就由于老太太岁数大了头脑有些不济,结果就出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本来逗着外孙子好好的,就听见外面有卖豆腐的,老太太好吃这口,就赶紧端着小搪瓷盆,拿了点钱,还嘱咐着外孙子说:“大宝贝孙子,姥姥一会儿就回来!”

不过出去半天豆腐没买成,卖光了,反而和同村的聊了起来,聊来聊去,自己就忘了还得看孙子这一回事儿,都说岁数大了脑力不济果真不假,等到聊到自己姑娘家的时候,这才想起来外孙子自己还在家,这都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老太太一想,立刻就抽了两下自己的嘴巴。

搪瓷盆都丢了,鞋跑掉了一只,急忙回家,只见自家炕上,这么一瞧,心就凉了半截,外孙子没了……让自己给看丢了,农村不比城市,每年在农村鸡鸭鹅狗伤到婴儿的不在少数,而且还有不少人贩子选择在这里下手。

眼看自己的宝贝孙子在炕上就没了,吓的老太太赶紧去找,眼看老太太光着的那只脚都磨出血了,也没看见外孙子。

再待一会儿姑娘,姑爷他们就回来了,这可跟人家两口子怎么交代,外孙子出了事儿,自己还能苟活在世上么?也别等人家来找了,干脆死了算了,哪有脸见自己的姑爷姑娘啊。

老太太这根绳子都弄好了,准备要上吊,双脚就在板凳上一站,就要奔赴黄泉的时候,就听见自家院外的柴火堆上面竟然有一个小孩儿在那啼哭起来……老太太急忙去看,果不其然那,正是自己的宝贝孙子,心里这个乐啊,一看这外孙子还挺高兴,老太太简单的瞅瞅他碰没碰着,伤没伤到,只看宝贝孙子啥事儿都没有,只是小手里抓着一撮黄色的毛。

老太太这时候向自家的柴火堆里看去,只见深黑的柴火缝隙里面有一对小眼睛正看着自己。

老太太当即心领神会,对着柴火堆就是鞠了一躬。

索性是虚惊一场,但是老太太明白还好有“它”不然那自己可能就真的奔赴黄泉了。

当晚老太太端了一碗香喷喷的鸡肉放在柴火堆那里,第二天早上一开门,就看见那只碗和筷子工工整整的放在自家的门前。

日子终于回到以前了,不过现在老太太只要家里做什么好吃的,就会端去柴火堆上放着。

最有意思的是,当时他家取水的是口洋井,每当水缸里的水见底了,第二天就会听到自家洋井上面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不多儿会自家的缸就满了,老太太听在耳朵里乐在心里,她知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老头子还拿着那个老式收音机,趴在耳朵上听着,自己微微的动了动摇椅,开始摇着,在葡萄藤下打着瞌睡。

这功夫你们也会看见一只黄色的动物趴在老头摇椅下面也打着瞌睡,时不时推动着老头的摇椅,要说这动物是什么,黄皮子一只,就是那个住在柴火堆里的黄大仙,现在嘛,它也算是这个家里的一员了,有什么老头老太太干不动的活,它就会来帮助他们,作为回报老太太经常做些好吃的犒劳犒劳它。

北京鬼故事民间

北京鬼故事民间第四篇-女鬼报恩_民间鬼故事_鬼大爷故事网

徐州有一个菜农名叫吴根有,家境并不十分富有,一年四季靠种菜为生。他虽然没读过书,但从小聪朋伶俐,为人又忠厚善良,因此,街坊邻居都非常喜爱他。

这一年,吴根有二十岁,一天,他从城里卖完菜回家,走到半路,忽见一对夫妇抱着一个婴儿在路边啼哭,哭声凄惨,催人泪下。吴根有听了也不由心中难过,上前问道:“你们是哪里人?为啥在这里痛哭?”

夫妇俩听了,哭得更伤心了。

吴根有劝解了半天,夫妇俩才勉强止住哭泣。

男人说:“我们是从山东逃难来的,想卖儿还债,但看着怀中孩子,又心中不忍。想到伤心处,便哭起来了。”

吴根有说:“孩儿尚小,又在哺乳之中,你们作父母的怎忍心抛舍而去呢?”

男人说:“孩子是我们的亲骨肉,我们怎忍心抛弃不管呢?只是这孩子跟着我们,迟早也是饿死,想给他寻找一条活路罢了。”

吴根有说:“你们究竟欠了别人多少钱?”

男人说:“二十两银子。”

吴根有说:“卖孩子能得多少钱?”

男人说:“有一个大户人家愿出三十两银子。”

吴根有说:“我今天卖菜得了一些银子,又收回往日欠帐,共有三十多两。我全都送给你们,你们拿二十两银子还帐,剩余的你们拿回家去过日子吧,这样你们也不用骨肉分离了。”说罢,将腰间装银子的褡裢解下来,递给了他们夫妇。

这对夫妇对他感激涕零,视同再造父母。跪在地上朝他拜了又拜,说:“今生今世报不了你的大恩,死后变鬼也要报答你。”吴根有慌忙把他们扶起来,看着他们一步三回头地走远了,才转身回家。

后来,吴根有一天到晚忙着种菜卖菜,也没再遇见那家夫妇,这件事便淡忘了。转眼二十年过去,吴根有人到中年,已满脸胡茬,人也长得老相了,且又娶妻成家,有了两个孩子,那件事更是忘了个一干二净。

常言道:三贫三富不到老。这年春天夏天,徐州一带大旱,人们都活不下去了,纷纷外出逃难。吴根有上有年迈父母,下有未成年的孩子,不好撤手不管,一走了之。因此只得在家里苦熬岁月,靠挖野菜,剥树皮糊口度日。时间长了,山上的野菜挖完了,树皮也剥光了,菜园里更是连菜苗也没一裸。一家老少饿得皮包骨头,眼花头晕。

吴根有看着这副惨景,忍不住鼻子发酸,眼泪直淌。心想: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迟早全家人都得饿死。可怜父母辛苦一世,老了还要受这份罪。他想了几天,便决定把两个孩子送到山里丢了,省点口粮来孝顺父母。

这天傍晚,吴根有见父母已经上床睡熟了,便牵着两个孩子出了门,一直走到深山里,左转右转,差点自己都找不到路。两个孩子又困又累,就在一块大石头上睡着了,吴根有起身准备独自回去,这时袖子被人扯住了。一看,是个年轻貌美的少妇站在他身边说:“你为啥要丢掉这两个孩子呢?”

吴根有见这妇人十分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一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硬咽道:“我有什么办法呢,日子过不下去。”

妇人说:“活不下去也不能埋掉自己的孩子呀!你把孩子埋掉了,孩子的妈妈不气死才怪哩。”

吴根有两眼一红,哭道:“孩子他妈去年就死了。”

妇人想了想说:“你一双手劳动,养活一大家人,确实也够艰难的。我看这样吧,既然你的媳妇不在了,我给你作媳妇吧。”

吴根有连忙摇头说:“使不得,使不得。”

妇人说:“怎么使不得?”

吴根有说:“我现在一家人都养不活,哪还敢再添一张嘴呢?”

北京鬼故事民间

北京鬼故事民间第五篇-古代鬼故事之翡翠连环

一 引子

一个夕阳昏昏的傍晚,一个草台戏班子搭了起来。

简单的舞台上搭着紫红色的布幔,颜色已经有些陈旧了。布幔当中一张匾,写着戏班子的名字。自然不是什么名班,可是对于这经济落后的小镇子来说,如此的戏班子足以怡情了。

时值明末,正是中国古代戏曲的繁荣时期,除了昆曲这样的正统腔调之外,一些地方小戏也开始发展。于是,经常有简单的戏班子到小城镇去,架起不大的草台,置办简单的行头,咿咿呀呀地倾吐着才子佳人的传奇故事。

夕阳完全沉入西山,台下已经坐满了看客。这个时候,一男一女走上了舞台,男人坐在台侧拉起了胡琴。女的已经抹了淡淡的胭脂,脸上贴了简单的片子,她道一个万福,和着琴声开始唱戏。

一字一句,都是珠圆玉润的声音,台下便有人赞叹:“这个叫凤蕊的唱得真好!能来我们这样的小地方唱,真是不容易啊。”

也有人说起她的身世,“身边拉琴的是她丈夫,据说两个人的感情好得很呢。”

然而,议论声很快就低下去了,大家望向戏台的目光开始充满了诧异。在灯光下,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不对劲──凤蕊身上的行头很简单,可是她头上有一枝发簪,翡翠的,却幽幽地闪着夺人心魄的光。

“她头上的发簪是真的!是上等的翡翠!”台下终于有个人叫道。

顿时,台下的人都开始议论开了。要知道,戏子的头面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样薄利的戏班子里居然出现了用真翡翠装饰的头面,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豪举!

众人开始喝彩了,不仅仅赞她的唱腔,还赞她的头面。

凤蕊有些得意了,没有哪个女人会对称赞无动于衷。她身边的男人也更卖力地拉着琴。只是,没有人注意到男人脸上闪过的那一丝冷笑。

突然,凤蕊不唱了,她向前走了几步,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线牵引一样。然后她停在了台中央,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

恰在这个时候,台上传来了一声巨响。那块悬在布幔当中的匾额突然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地砸到了凤蕊的脖子上。

凤蕊应声倒地,血从匾额下流了出来。紧接着,她头上的发簪一晃,整个头颅从脖子上齐齐地断了下来。

“天啊!”台下的人都被这一幕吓住了,四散而逃。

混乱当中,断了头的凤蕊并没有死透。她那没了头的身体还在挣扎着,一只手在地上拼命地摸索,像是在寻找什么。

终于,她的手摸到了那滚落在地的发簪,身体一阵抽搐,随后归于平静。

二 不能收的翡翠

目光拉回到现代,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孟溪雪正无聊地站在柜台前。大学毕业后,孟溪雪继承了家里的翡翠店,店里不仅加工玉料,还回收和出售翡翠。现在翡翠的市价涨得很厉害,孟溪雪的收入比一般的大学毕业生都要高很多,她很满足。

不过,翡翠这东西有灵性,孟溪雪在收翡翠的过程当中也总是遇见诡异的事情。

对于孟溪雪这样的年轻女孩来说,这些诡异的事情总会成为一些抹不去的阴影,让她时时心里不好受。

比如,前不久孟溪雪收了一个翡翠的手镯,手镯一看就是老坑老货。孟溪雪当时很开心,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的售价为何如此便宜。然而,就在收了翡翠的那个晚上,孟溪雪睡着之后听到有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耳边说:“还给我……还给我……”这声音幽幽的,似乎还裹着一丝凉风。

孟溪雪好不容易从梦中醒来,她不敢睁眼,便伸手推了推在自己旁边的男朋友李晓磊。李晓磊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那个诡异的女声就不见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孟溪雪实在是睡不着了,于是她把李晓磊弄醒,唠唠叨叨地说着话:“收这些翡翠真是危险啊,谁知道每件翡翠上有没有什么邪门的事呢?更重要的是,我不能死,我还没和你结婚呢。”

李晓磊听了这话之后突然开心起来,他一把拉住孟溪雪的手说道:“可不是嘛!我们还没有结婚呢!既然你对收翡翠这件事如此忌惮,那么结婚之后我来接手这个店吧,你可以安心地做老板娘。接手这店以后,我准备扩大规模,然后开始几个新的项目。现在翡翠的行市这么好,我相信咱们一定能够抓住时机,发一笔大财……”

黑暗中,孟溪雪听着李晓磊那兴奋得发抖的声音,从中她不仅听到了一个男人的雄心壮志,同时她也听出了一丝不对劲儿的东西──对于李晓磊来说,结婚更多的是想拥有那个潜力无限的翡翠店,而不是孟溪雪本人。

孟溪雪叹了一口气。她和李晓磊的爱情从大学时期就开始了,现在即使发现了什么不可靠的地方,她也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务之急,是把那个诡异的手镯卖出去。

几天后,孟溪雪终于把那个翡翠手镯卖给了一个不信邪的老外,可是那件事情的阴影还在心里。

孟溪雪相信翡翠会记录其主人前世的事情,如果是好事也就罢了,怕就怕记录的是一些血光之灾!

以上就是北京鬼故事民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北京鬼故事民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