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5篇

本文5个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听的、新疆民间鬼故事、民间流传的真实鬼故事、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第一篇-棺材仔

清朝末年,重庆长寿河街地区有一“安乐棺材铺”,老板叫“棺材胡”。他的老伴刘氏去世后,他独自将儿子胡万生抚养长大。

胡万生在棺材铺,自幼沉闷寡言,大家都叫他“棺材仔”。棺材仔19岁那年,父亲“棺材胡”也离他而去。因为经历太多与死亡有关的事情,面对父亲的离世,棺材仔显得异常平静,他静静地为父亲处理了后事。

这天,棺材仔来到李记酒庄,买了一坛老酒和一斤猪头肉。回到“安乐棺材铺”后,他无意中发现这坛酒有些异样:封盖上竟然贴着一张黄底黑字的符咒。

他随手扯下符咒,启开封盖,一股浓浓的青烟幽幽飘出坛口,幻化做一张老人面孔……棺材仔正大为错愕间,那面孔张嘴大笑起来。当青烟散尽的时候,棺材仔的面前出现了一位身着青衫的瘦削老人。

棺材仔很快镇定下来:“老人家,你何苦藏身于这小小的酒坛之中?”

老人闻言,神色顿时黯然:“年轻人,实不相瞒,我乃货真价实的酒鬼,酒中之鬼……”

“哦……老人家请坐,晚生洗耳恭听……”棺材仔说。老人皱了皱眉头,道:“你这里……一点酒也没有吗?

棺材仔歉然道:”确实一滴酒也没有,要不,我出门买一坛回来,你我喝个一醉方休!“老人环顾四周,摆摆手道:”不必如此麻烦,我看这方石制棺材还不错,让我把河街最好的酒引过来……“

老人说完,左袖轻轻一挥,那石棺的棺盖便无声无息移向一侧,露出尺把宽的口子,不一会儿,石棺内汩汩有声。老人颔首抚须道:”酒来了……“

棺材仔半信半疑,快步走到石棺前,把头探进去一看,神了!石棺底部赫然出现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眼洞,一股清冽的酒水正不断上涌,扑面的酒香诱得他蠢蠢欲动。不一会儿,酒位上升到石棺容量的八成左右,泉眼渐渐消失。

棺材仔喜不自胜,大喊一声:”好酒!“随即转身抱起空酒坛,从石棺内打起满满一坛酒,接着,他取来两个酒碗,和老人相对而坐。

一大碗美酒下肚,老人打开了话匣子:”我是关口人,姓张,名继海,我年纪轻轻便因酒量惊人而威震一方,大家都叫我酒鬼张!65岁那年,我和邻县的一位酒中豪客赌酒,喝了一天一夜,最后,我胜了他,却因太过兴奋,又接连喝了两坛烈酒。第二天清晨,我醉死在这酒里乾坤中,做了名副其实的酒鬼张……后来,做了酒鬼的我经常到李记酒庄偷酒喝,不久便被酒庄的老板李大头发觉,这李大头从前是一游方道士,他设计抓住我,用符咒把我困在酒坛中……

“我在这小小的酒坛中一困就是十多年,李大头把酒坛藏于地窖角落里……三年前,李大头因病去世,李记酒庄被他的儿子转给本家兄弟李二狗。两天前,李二狗叫一个伙计到地窖取些陈酒,那伙计无意中发现禁锢我的酒坛,不及细看便抱到了柜台之上,然后被你买下……棺材仔,来,我敬你,是你亲手揭去该死的符咒,救我酒鬼张于危难之中!”

棺材仔呵呵一笑:“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你我喝酒便是!”

一番痛饮之后,酒鬼张一脸真诚地说:“从今往后,无论什么事,只要你开口,我一定竭尽所能帮你!”

棺材仔叹息一声道:“大家都觉得我家的店铺太过晦气,我从小就没有朋友,请你今后有空多和我喝喝酒,说说话,怎么样?”

酒鬼张笑道:“当然可以。”

两人对饮至天色微明,酒鬼张抬头望望窗外,起身道:“棺材仔,大哥我得告辞了,七日后再相聚!”接着,酒鬼张看了看墙角的一排纸扎人,笑道,“棺材仔,大哥送你一个如花美眷,如何?”言毕,他化作一股青烟离去。

棺材仔本没把这话当回事,可翌日傍晚,他正欲动手造饭时,忽然听到墙角发出嘤的一声。他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明艳动人的纸扎美人朝他走了过来。

棺材仔猛然回想起酒鬼张那天所说的话,顿时醒悟:“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酒鬼大哥送给我的如花美眷!”美女点点头,柔声道:“棺材仔,你一定饿了吧?”

棺材仔笑道:“姐姐,请你稍候片刻,我到厨房弄一桌可口的饭菜,然后你我共进晚餐……”

美女嫣然一笑:“还是让我来吧!”说着,她冲面前的小饭桌轻轻吹了口气,刹那间,七八个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呈现在面前。

棺材仔大喜过望,他转身从石棺里打起一坛酒,乐呵呵地问:“请问姐姐芳名?”美女坐在饭桌前,沉思片刻道:“我没有名字,我是你用纸扎的,你叫我紫嫣吧!”

当晚,长年冷冷清清过日子的棺材仔仿佛做了一场美丽的春梦:宛若天仙的紫嫣姐姐陪他喝了很多酒,还为他弹奏动人心弦的琵琶曲,然后,她轻解罗裳,与棺材仔同床共枕,极尽缠绵……

次日,当棺材仔从梦中醒来的时候,身旁空空如也,紫嫣姐姐恢复了原形,静静地站在墙角,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

此后,紫嫣姐姐准时变作真人,陪棺材仔吃饭、喝酒,为他且弹且唱,和他相拥而眠。

忽忽数日,夜夜如此,转眼便到了和酒鬼张会面的日子。当晚,紫嫣姐姐和酒鬼张同时现身,棺材仔对这位老大哥道不尽地千恩万谢。三人一同饮酒说话,其乐无穷!

不久,七夕来临,当紫嫣姐姐现身的时候,棺材仔笑吟吟地牵着她的手进入内屋,只见屋内红烛明耀,灯笼高挂,正面墙上贴着大红喜字。

“棺材仔,你这是?”紫嫣姐姐又惊又喜。

“我要与你拜堂成亲!”棺材仔如同变戏法般取出大红盖头。

恰在此时,一股青烟飘过,酒鬼张也现身了,他“嘿嘿”笑道:“两位新人赶快拜天地,我酒鬼张也好顺便讨点喜酒喝……”

紫嫣姐姐含羞不语,任由棺材仔把大红盖头盖在自己头上……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第二篇-仙人衣

旧时民间,市井妇人,有“三姑六婆”之说。而生活在民国初年、东北边镇栖云堡的柳婶,则身兼多个行当,既是撮合男女亲事的媒婆,又多少懂些祈福禳灾、收惊叫魂的师婆手段。但其最拿手的,则是稳婆,替临盆产妇接生。

据传,柳婶活了一辈子,少说也接生了上千个新生儿,自然没少遇到大大小小的麻烦。有脐带绕颈的,有胳膊腿儿拧一块儿的,还有打横放挺死活不肯露头的。不管状况多棘手,只要柳婶到场,这儿摸摸,那儿揉揉,轻声慢语,三下两下,保准母婴平安。因名声在外,故来求柳婶帮忙的人自是络绎不绝。就像这天傍晚,又有一个腰身佝偻的老太急慌慌叩响了门环。随着吱呀声起,门开了,柳婶的儿子侯传顺迎了出来。“这是柳婶家吧?我是来求柳婶救我儿媳的。”老太忙不迭地说着,抬脚就往门槛里迈。不料,侯传顺叹气摇头,拦住了她:“老人家,实在对不住,请回吧。我娘她年迈体弱,走不动了。”

老太一听,禁不住老泪潸然而下。柳婶要不去,儿媳难产,定闯不过鬼门关。而侯传顺说的也是实情,母亲柳婶年事已高,大夫也称没多少时日了。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和老太说话的工夫,柳婶竟强撑着走出了屋:“传顺,带上娘用的家什,把咱家的独轮车推过来。”

“娘,大夫说……”“娘没事,走吧。”柳婶打断儿子,颤巍巍坐上独轮车,又招呼老太头前带路,匆匆隐入了沉沉暮色之中。兜兜转转,一路急行,约莫小半个时辰后,侯传顺推着柳婶停在了一间茅屋前。不待下车,就听几声撕心裂肺的痛叫撞入了耳鼓。老太愈发慌神,双膝一屈要跪,“老妹子,别这样,快搀我进去。传顺,你在这儿候着,别动地儿,有事我招呼你。”柳婶边叮嘱边往屋内走,很快就来到了产妇床前。“别怕,柳婶来了,不会有事的。”说着,柳婶伸手揭开了盖在了产妇身上的薄被。当她去掀产妇的内衣时,站在身旁的老太突然叫住了她,“柳婶,我,你……”老太支支吾吾,欲言又止。“你想说啥?”问话脱口,柳婶业已撩开了产妇的内衣。只一眼,便惊讶地叫出了声:“怎么会这样?”“娘,你咋了?”侯传顺在屋外问。“没、没啥事,你别进来!”柳婶喊。

哪能没事!产妇的身下似已血崩,血污斑斑;身上则密密麻麻长满了尖状刺瘊,一根根胜似绣花针,格外尖硬扎手!“柳婶,没吓着你吧?”老太愧疚解释道,“我儿媳妇得这怪病已有些年頭了。郎中说,叫啥枯筋箭,不传染。”枯筋箭,也称刺瘊,千日疮,但不害及性命,也不传染。柳婶定定神,挽起袖子,有条不紊地忙活起来。

长话短说,柳婶接生的能耐的确了得,工夫不大,此前折腾得产妇死去活来的第一个小婴儿便呱呱坠地。没错,是第一个。柳婶给产妇止了血,手一摸,当即断定她怀的是双胞胎,肚子里还有一个。“老妹子,恭喜你啊。如果我没断错,应该是龙凤胎,你孙子孙女都有了。”柳婶说着,又帮产妇调整身位,鼓励她再使把劲。可是,柳婶的推断出现了大差池,这厢刚剪断第二个婴儿的脐带,便听产妇接连发出几声呻吟,又生下了第三个孩子!是三胞胎!不,是两男两女,四胞胎!

忙到月上枝头,又一次母婴平安。不过,沉疴缠身的柳婶却累得够呛,气喘吁吁歪靠在床边,连迈步的力气都提不起来。老太很是过意不去,握住柳婶的手说:“辛苦你了柳婶。方才我想过,看能不能帮你,可是……”“这命啊,是上天注定的,改不了。”柳婶笑笑,坦然说道,“我这辈子能活到古稀之年,能给你儿媳接生,也知足喽。传顺,你到门口,背我出去,咱回家。”

辞别老太,侯传顺推着柳婶往家走。走到半路,柳婶开了口:“传顺,娘想叮嘱你两件事。”“啥事?”侯传顺问。“你得先发誓,不让娘失望。”柳婶说。侯传顺是个大孝子,毫不犹豫地回道:“儿发誓,娘的话,儿子一定记在心上!”“第一个,不准埋怨,更不准记恨请我接生的老太;第二个,忘了今晚这事,不准对任何人提,也不准再来。别问为啥。”

留下这话,坐在独轮车上,柳婶睡着了。一觉睡去,再没醒来,走得安详平静,一点儿罪都没遭。乡亲们都说,柳婶替人接生,渡无数母婴过鬼门关;又给人撮合亲事,祈福禳灾,积的都是阴德,所以才会寿终正寝。侯传顺则悲恸不已,跌坐在灵堂里,一连数日如失了魂,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等送母亲出了殡,他病倒了,病得很严重,胃脘疼痛,反胃吐食,连口稀粥都咽不下。加上灵堂地面潮湿,跪坐太久,痔漏也犯了,肠风下血,没两天就瘦削得脱了相,只剩下一把骨头。家人见状,又急又慌,乱了方寸。就在病重乱投医的时候,一个驼背老太太走到了侯传顺的病床前。

侯传顺微微睁眼,认出她就是那晚请母亲去接生的老太。要不是她,母亲定能多活些日子。可母亲留有话,不得埋怨。心下想着,侯传顺没好气地问:“你来干啥?”“把它焙了,研成末,与黄芪煎水喝。”老太说完,放下一包物什走了。家人打开一瞧,是件“仙人衣”,也即是刺猬皮。请来药铺掌柜掌眼,掌柜细细观瞧,顿时连声啧叹:“好东西啊!啧啧,至少是活了五百年的刺猬,才会有这般仙人衣!水煎成汤,只需一碗,保你药到病除!”

侯传顺听在耳中,忽地想起母亲去世前的叮嘱。还有那晚,在屋外,他听到了母亲的惊呼和老太的解释。什么枯筋箭,刺瘊,分明就是仙人衣!产妇长着仙人衣,那不就是刺猬吗?再者,世间寻常妇人,又有几个能生四胞胎?母亲也是师婆,一定瞧出了名堂,知她们是在山中修行的刺猬,法力低微,勉勉强强能幻化人形,甚至尚不能隐去仙人衣,这才叮嘱他不得前去骚扰。

尽管如此,老太还是来了,知恩图报,褪了仙衣为他医病。而此前曾听说,刺猬若没了仙人衣护体,修行将风险陡增。一念及此,侯传顺顿觉眼窝发热,心头五味杂陈……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第三篇-聊斋故事之过河

捎信

傍晚,流苏从姨妈家往回赶。最近,因为和许栋梁的事,流苏和爹娘闹别扭呢!爹娘非要她嫁给比她大10多岁的南格庄大财主家的少爷马春龙。流苏家虽是有钱人家,和马家比起来却是天壤之别。可她真正喜欢的人是和她青梅竹马的许栋梁。因为心烦,所以她到姨妈家住了几天。下午,她觉得左眼老跳。俗话说,左眼跳祸,右眼跳财。莫非栋梁出了什么事?所以,她晚饭也没吃,就从姨妈家往回赶。

天已经有些黑了,风刮得道两旁的树呼呼地响。这时,忽见前面来了群人,向这边走来。因为光线很暗,看不清有多少人。他们脚步匆匆,像有什么急事;流苏站着没动,想等这伙人走过去再走。她听到了这伙人一边走一边说说笑笑。流苏很奇怪,为什么看见他们走,却听不到他们的脚步声,也不见一点扬起的尘土?

“是流苏吗?”流苏正惊愣,听到了许栋梁的声音。

流苏睁大眼睛向人群里望去,果然是许栋梁。不过,许栋梁并没有朝她走来,而是和同行的人们往前走。

流苏喊:“栋梁哥,你去哪儿?”许栋梁说:“那地方很远,说了你也不知道。”流苏又问什么时候回来,许栋梁说:“不知道,到那儿后我会给你捎个口信的。”流苏很奇怪,许栋梁又说:“流苏,去给我妈捎个口信,叫她捎双鞋给我,我穿的这双挤脚。”流苏大声问: “你妈妈知道往哪儿捎吗?”许栋梁说知道,就融进了人群中。人群走得很快,一晃不见了。流苏很伤感,也很奇怪,为什么许栋梁对她如此冷漠呢?

流苏进家,爹娘笑脸迎了出来,劝她嫁给马家当少奶奶去。流苏哭着说自己非许栋梁不嫁,刚才,她还看见许栋梁了呢!爹娘齐声问:“你看到许栋梁了?”流苏点头,爹说:“许栋梁下午死了,你怎么会看见他呢?”流苏说她还和许栋梁说话了呢,娘这才告诉她,许栋梁下午得暴病死了。流苏想起许栋梁跟她说过给他娘捎话,就跑着去了许栋梁家。

许家门外围了不少人,流苏走进了院子,院子当间停着一口棺材。流苏走进屋中,许栋梁的尸体直挺挺躺在尸床上。许栋梁果真死了,难道她遇见的是许栋梁的鬼魂?一股寒气从流苏的后背涌起。许栋梁的妈妈很冷漠,问流苏来干什么,流苏将遇见许栋梁让她捎口信的事说了一遍。流苏话刚说完,许栋梁的妈妈哭了起来,告诉流苏,给许栋梁换寿鞋,穿了好半天才穿进去。因为天热赶着第二天下葬,现做已经来不及了。

流苏很害怕,晚上,她觉得有人在握着她的双手,朦胧中发现许栋梁坐在她的床边。许栋梁告诉她,他已经穿上合脚的鞋,走路轻松多了。不用捎口信了,他自己回来看看她。

“嫁到马家吧!”许栋梁说,“那儿才是你的归宿。”

这时,她听到了鸡叫声,握着她的手松开了。流苏揉眼细看,床边空荡荡的,哪有许栋梁的影子?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第四篇-鳝王

马厩村的紫香芋在嘉兴一带是有名的土特产。它状如鸡蛋,皮红肉紫,生食甘甜爽口,煮之清香糯滑。每到十月的上市季节,来村里收购的商贩是一拨接一拨,就连上海的客人也专程驱车前来采购。

穆老汉每年都在屋西面的田里种植一亩左右香芋,产量也就几百斤,但收入却足够半年的生活费用。他种的香芋不仅外形圆润饱满,口味也比其他村民家的要高出一筹。据市农科所张高工的调研,穆老汉的香芋之所以品质优异,应该得益于良好的生态环境。不知道什么原因,穆老汉的芋田很少看见红虫。红虫的成虫特别喜欢啃食紫香芋的幼根,如果不及时驱除,不仅严重影响产量,也会影响紫香芋的外形和口感。于是,每到芋苗出土的时候,村民们就用农药来除红虫,这样就影响了香芋的品质。

今年入夏早,穆老汉不敢掉以轻心,几乎每天要到田头转转,再过半个月,芋苗就要探头呢。

这天午后,穆老汉披着外衣,拿着烟袋,沿着芋田慢慢转了起来。在芋畦间的水沟来回了几圈后,穆老汉的手里多了几条拇指粗的鳝鱼。

穆老汉除了香芋种得好,捉鳝鱼的功夫也是一流的,他从6岁开始跟在爷爷屁股后面开始学习抓鳝鱼,到现在已经50多年了,一直没有停歇过。这几年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野生鳝鱼数量剧减,以前满是鳝鱼洞的芋艿田里,现在只有零星几个。

在一个芋田角,穆老汉突然蹲了下去,细细察看起来淤泥上的印痕。这是一条两指宽的爬痕,光滑平整,一看就是鳝鱼爬的。“这么大的爬痕,怕有五六斤重啊。”穆老汉自言自语地说“难道它又回来了啊?”

早些年的时候,穆老汉的芋田搬来了一条大鳝鱼。这家伙非常狡猾,在芋田里打了好几处洞穴,平常很少出来觅食,也不知道它靠什么为生。这些年穆老汉一直想逮住它,却始终没能如愿。

于是,穆老汉沿着田埂,察看起来。终于,在芋田深处的一个角落草丛里,穆老汉找到了洞穴。洞穴正位于一棵老柳树的根部中央,一半浸在水里,一半被树叶掩盖着,如果外行人,根本是无法发现的。“快成精了!”穆老汉骂道。穆老汉轻轻地返回了田埂,不由地兴奋起来了。如果能顺利逮住的话,至少可以卖一千块前,这样可以买箱好酒来喝喝。但穆老汉也知道,对付这条大鳝鱼,自己得好好琢磨。

回到家后,他找出一根笔芯粗细的钢丝,在磨刀石上打尖后,用炭火灼烧,最后用老虎钳弯成了一只大大的硬钓钩。穆老汉将大钓钩插在泥土里“去铁腥”,鳝鱼的嗅觉很灵敏,一旦嗅到金属气息,肯定不肯就范。然后,穆老汉又来到榆树下,挖出了一条肥硕的“红地龙”蚯蚓,放入一个装有泥屑的木盒里。

来到洞穴边,穆老汉慢慢蹲下来,将盖在洞口的树叶轻轻拔开。好家伙,洞口足有拳头一般大。穆老汉将“红地龙”完整地装在钓钩上,又从木盒里钩出一条半死不活的青蚯蚓,轻轻地搁在洞口后,用草杆打起了波纹。

过了几分钟,洞口的水位突然降了下去,那条青蚯蚓也跟着掉了进去。穆老汉瞅准时机,右手将钓钩快速地伸了进去。

一阵强劲的拉力从钓钩上传到了穆老汉的右手,显然鳝鱼咬钩了。穆老汉用力拉着,却不能移动半分。“好大的劲头啊。”穆老汉吃了一惊。突然,穆老汉右手被向下一拉,感觉一阵刺痛,钓钩尾部的钢丝圈已经深深嵌进食指的皮肤里了。

穆老汉(鬼故事:转载请保留!)连忙伸直食指,钓钩被拉进洞里,随即又被顶了出来。穆老汉拔出钓钩,蚯蚓已经被吃掉了。

穆老汉沮丧地回到家,将手指包扎了一下。“看来只有用‘鳄鱼夹’了。”穆老汉清楚,那家伙受此惊吓,肯定不会再上钩了。穆老汉从杂物间翻出了已经生锈的“鳄鱼夹”,擦拭后浸泡在水里。“鳄鱼夹”其实就是由弹簧驱动的铁夹子。由于夹子内侧布满了象鳄鱼牙一样钳钉,一旦弹簧被引线触动,猎物断无脱逃的可能。以前大鳝鱼多,穆老汉就在鳝鱼的必经之路布上这种机关,收获颇丰。

三天后的一个傍晚,穆老汉将“鳄鱼夹”悄悄地放置在洞穴的边上,将细细的引线横在水沟中。如果那家伙出来觅食的话,肯定会从这里游过的。

过了一个礼拜,穆老汉才来到洞穴。令他吃惊地是:“鳄鱼夹”依然张着大嘴,居然没触动!“那家伙难道不饿吗?”穆老汉心想。于是他在边上仔细察看,最后终于看出了端倪。它居然是从芋畦上面爬过去的!“真成精了。”穆老汉喃喃道,背后不由发凉。

当穆老汉再次站在洞穴前的时候,手里拿着一瓶农药,那时早上从隔壁家讨来的。当他拧下瓶盖的时候,又犹豫了。这种“下三烂”的做法,要是被别人看见了,肯定要嗤笑的。但最终杀死鳝鱼的决心终于。

当强烈的农药气味扩散开来时,穆老汉抽着烟,紧张地盯着洞口。半个小时后,洞口出现了一团阴影,还没等穆老汉看清楚,“噗”地一声,一个硕大的鳝鱼头伸出了水面,足有一根筷子高。那家伙浑身黄灿灿的,头有大人拳头般大,身体比人胳膊还要粗;更令人惊奇地是,原本尖扁的嘴巴变得圆厚,脑袋上还有一小个肉疙瘩——“鳝王!”穆老汉惊叫起来。穆老汉听爷爷说过,有些大鳝鱼到了一定的年头,脑袋上会鼓出一个肉疙瘩,那是鳝王,及其罕见。它狠很地盯着穆老汉,一动不动。从皮肤上的黏液来看,显然已经中毒。穆老汉慢慢靠近,突然伸出铁爪一般的双手,死命掐住了鳝王的脖子。但穆老汉显然低估了鳝王的能量。只见它扭动了几下身体,一口咬住了穆老汉的食指。“啊——噢——”穆老汉发出一阵嚎叫,跌坐在沟里,眼见食指已少去了半截,水面渐渐地成了血红色……

听说穆老汉逮住了鳝王,附近村民纷纷前来看稀奇。张高工看了也啧啧称奇,最后将鳝王的尸体买去做了标本。

十月,紫香芋的收获季节。但今年穆老汉的香芋不知什么原因,被红虫啃食的厉害,根本卖不出什么价格。穆老汉把情况和张高工反映后,张高工想了一阵,说:“在制作鳝王标本的时候,发现肚子里有很多未消化的红虫。你杀死鳝王后,导致红虫大量繁殖,你又没有及时防治,祸害了香芋。”

穆老汉听了,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

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第五篇-鬼咒

编者按:神奇的民间传说,有一定的虚幻性,问好作者,祝写作愉快。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农民叫蒋二。他生性倔强,从来不信邪,不听别人劝告,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就是十头老牛也拉不回来。

开春时节,正是庄稼人开荒种地的大好时光。那时候,人稀物博,肥沃的土地多得很,人们都在有选择地开垦着好地块播种,希望当年就能有个好收成。蒋二却与众不同,偏偏要选择一个有坟莹的地方种谷子,他就不信老人讲的那地方有鬼,去不得。更不相信他就得不到收成。于是,他开始了辛勤的劳作。先是把有坟墓的周围清理了一遍,还拜了一拜山神,然后就挥起了镐头一镐一镐地开起荒来。第一镐下去,没有一点感觉,第二镐下去,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蒋二心里话:吓唬谁呀?哪来的鬼?这样一想自然就更来了干劲,就又挥起了大镐,用力劈下了第三镐,这镐下去,只听得“咔”地一声,蒋二就感觉到了镐头被劈到了一个什么东西上给夹住了,大镐遇到的阻力通过镐把的传导把蒋二的两个手臂都震得发麻。他用力拔出镐,镐头就连同那被夹的东西一起连泥带土地给带了出来。蒋二近前一看,立刻浑身长满了头发!这是一颗人头骨,镐头正是从那眼睛部位的窟窿处劈进去的。蒋二不由得也害怕起来,他用力地甩了几下镐头,本想把那人头骨给甩下来,可是,人头骨却死死地沾在镐头上,任凭他怎么变着法地甩动,而那人头骨就是不肯从镐头上下来,这让蒋二由害怕又就得气愤了。他脑子里那不信邪的劲“腾”地一下就占据了上风,气得他满地里转窝窝,两只眼睛四处寻找着有没有一块硬的东西,他要用那硬的东西把镐上的人头骨给砸下来。他转了好几圈,终于看到地头果真有一块很大的石头,便提着镐头几步奔了过去,没好气地抡圆了镐头便砸将下去,这时,只听一声脆响,那头颅骨就从镐头上掉下来了,还碎成了好几块。

蒋二提起镐,看都没看一眼,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种谷种谷,吃不到你口。

蒋二一愣,停下来四处看看,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那碎了几块的人头骨散落在石头上闪着白花花的寒光。

蒋二不宵于顾地看了两眼,溢出得意的冷笑:真是你说的?就算是你说的又乍样?就凭你这几片碎骨头就能不让我种这地?哈哈哈,那可是太小瞧我蒋二了!走着瞧吧!

蒋二正要转身走开,可那人头骨却真的说话了,而且,不停地重复着那句话:种谷种谷,吃不到你口……

蒋二这回可是听得真真切切。他这倔人怎能容忍一堆人头骨对他这样如此放肆?!便折回身来,愤怒地扬起大镐,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人头骨砸得粉碎。边砸还边在嘴里嘟囔:我再让你说,我再让你说,让你说,让你说,我偏要吃到嘴给你看看不可。

果然,粉碎的人头骨再没有作声。

于是,胜利的蒋二也从此一路风顺地开了这块土。而且,那年又正赶上好年景,蒋二的谷子获得到了大丰收。

丰收后的蒋二面对如此的好收成甚是喜悦。喜悦之余,他突然想起了那人头骨说过的话,“种谷种谷,吃不到你口”,心里就立刻象塞了一块棉花,堵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望着这丰收的谷堆,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想要证实一下,究竟自己到底能吃上还是吃不上?于是,他又专门回到那块地里,从石头上捡了一块大的人头骨拿回家,放在木垛上。他要当场试一试,看他到底能不能将谷米吃到口。

他令家人磨好了谷子,作成了香喷喷的小米饭,摆在了人头骨旁的饭桌上。吃饭前,蒋二冲着那块人头骨问道:你都看到了吧,蒋二我今天就要吃给你看,到底是谁吃不到口?

蒋二自信十足地端起饭碗,正要往嘴里吃,那人头骨却又发话了:种谷种谷,吃不到你口。

眼看就要到嘴的香小米饭就是吃不到口,这不是胡扯吗?蒋二一头丧气,顺手拿起大镐,只一下就把那人头骨砸得粉碎,碎片四溅。

我再听你说!我再听你说!蒋二瞪圆双目看着那块人头骨。

可怜的人头骨此时莫说说不出来,就连一块骨片找也找不到了。

蒋二看到此,气消了,这才觉得肚子也饿了。于是,蒋二最后就要做一件事了,那就是享受胜利果实了。于是,蒋二便以胜利者的姿态盘腿而坐,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小米饭,大口吞食起来。

结果,一口还没咽下去,就被一块碎人头骨剌中了咽喉!

果然,蒋二没有吃到那谷。

以上就是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6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