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清朝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短篇民间鬼故事、有声民间灵异鬼故事、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闽南民间鬼故事传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清朝民间鬼故事

清朝民间鬼故事第一篇-祭鬼姻缘

登州的楚秀才,只二十二三岁,生的俊俏,只是家贫如洗,平时并没有什么朋友,有一年清明,他和家人一起去郊外给祖先上坟,其中有一所祖坟并不在同一条路线上,为节省时间,家人便交代楚秀才单独去祭拜那位祖先,然后再集合到一处。

楚秀才便分了些纸钱贡品,独自去了,因往年也来过,倒还是轻车熟路,到了祖先坟前,楚秀才斩除了杂草,叩拜起来。因贡品纸钱拿得多了,走时并没有用完。行不远,楚秀才见大路旁有个土堆,很像是破败的坟墓,走近看时,果见地上有一块破碎的墓碑,依稀可见字迹,也不知是哪家的祖坟,恐被忘却了好些年月。

楚秀才本想一走了之,正待离去时又转念一想,这谁家的祖坟,也忒惨了些。顿时心中有些不忍,就在那破败的坟前将剩下的纸钱贡品都祭拜了,这才回到家中。当夜,楚秀才梦到一青衣老者对他施礼道,我的后辈已经遗忘了我,但这不是有心的,并不能责怪他们,你能祭祀我这个孤魂野鬼,实在太令我感动了,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如今我的玄孙任莱州知府,他的女儿和你一般大小,我有心做主许配给你,不知道你意下如何?楚秀才在梦中回答他说道,谢谢你的美意,但是你的玄孙是知府,如何又看得上我这穷酸秀才呢?

老者笑道,你并不知,他的姑娘有失心疯,不似个常人,你再将你我之事告知,他如何又不答应呢!楚秀才道,谢谢老伯的美意,但我家境贫寒,如何能娶个病人回家呢?这并不妥。老者听完又笑道,你大可放心,这病世上的郎中本治不好,而今我那坟头生有一株青色的药草,你拿回家中,等到它的叶子变黄后,会有虫子停在上面,这时叶子会卷住虫子,你再等三日,摘下后用水煎服,能治那失心疯病,这并不是虚言,还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楚秀才醒来后,觉得这梦实在太过真实,便又往那老者坟前打探,果然见有一株青色小苗,形状怪异,并不曾见过,楚秀才便将它移植在家中。

又过了一段日子,楚秀才打听到莱州知府的姓名,又听说知府千金是个疯子,这都与那梦中老者所说的无异,思索再三,楚秀才还是前去拜访了知府,知府听说后,也十分惊讶,慌忙与秀才一同到那坟前一看,果见墓碑上所记录的与自家的族谱吻合。哭道,我那高祖父是那时有名的神医,因年代久远,墓葬何处不知踪迹,今竟访得,实在是他在天有灵啊!说罢就询问秀才有何要求,将尽力满足,楚秀才就将姻缘之事说了,并言道这是你高祖父之意!知府听后叹道,这若真是他老人家之意,如何敢不从,只是小女有疯病,我怎么能连累你呢!楚秀才笑道,这些事我早就知晓了,并不嫌弃,只希望你能同意这门婚事。

知府见说,也十分高兴,便选了个吉日将女子嫁到楚秀才家中,陪嫁了不少的财物,邻居都笑他,说他找个疯子成亲。楚秀才并不与人争辩,每日就将那青苗好好打理,快入秋时果见叶子变黄,一天,楚秀才刚走到哪青苗前,只见有一个全身发着光的虫子,只蚊子大小,停在黄叶上,这时只见那叶子突然卷成一团,虫子被挤死在里面,楚秀才见状大喜,又等了三天,方才将虫子摘下煎水,其妻服后果然痊愈。这样的事情,真是太让人觉得惊奇了。

清朝民间鬼故事

清朝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神针韩二爷

韩二爷是韩家庄祖传的老中医。据说,他有一门绝学,叫鬼门十三针。遇上谁家大闺女小媳妇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只要韩二爷一到,银针一摊,被鬼、妖附体的人,立即蔫不拉几不那么发疯发癫。韩二爷就嘱咐病人家属一人一只胳膊夹住,一根三寸多长的银针带着风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笔直地插进头顶穴位,夹着病人的家属,一般都会觉得身旁凉风一抖,病人霎时堆偎倒地,呼呼大睡,醒来全然不知发生过什么,第二日,就与旁人无二了。

韩二爷不光针灸驱鬼,还巡诊出诊,把脉看病。那年头,电灯还没普及,手电筒还是稀罕物件,韩二爷春节去天津看亲戚,捎回来一个手电筒,三大节电池,一打开,一道雪白的光柱能照到十几米。因为电池不好买,得跑三十几里到黄骅县城才有的卖。所以,一般出夜诊,韩二爷别看随身携带,也不舍得用,好在每个巷子胡同,闭着眼睛都能摸回家,自然不用借助手电筒。

韩家庄很大,分南庄北苑,西村东堤。韩二爷住在北苑,通往南庄的路旁有个大水塘。话说这天,南庄张玉苍的媳妇,突然发起癫狂,口口声声说自己冤屈,非要找个明白人说道说道。时近半夜,张玉苍无奈,只好上门来求韩二爷。韩二爷二话不说,别上针包,背起药箱,带上手电筒,跟随张玉苍到了他家。

那张玉苍的媳妇,一见韩二爷,不光不害怕,反而面露愠色,高声叫:“快点,韩二,你有本事把我从这娘们身子里扎出来,我就从此再也不来韩家庄闹事!”韩二爷目光如炬,并不多言,摊开银针包,嘱咐张玉苍和他儿子夹住女人的双臂,嘴里嘟囔了句,畜生,看你还敢招人害人!今儿,我就处置了你!只见,银针一抖,犹如天女散花,齐刷刷射向女人,人们还没来得及看清,女人的头顶,耳下,左右肩胛骨,人中,印堂,双手虎口,都是颤巍巍的银针,闪闪发光。

女人登时紧闭了嘴,却还在怒目而视。韩二爷紧走了几步,左手忽的撩起女人的衣襟,探手伸进女人的右腋下一摸,口里紧喊玉苍,来抓住你媳妇的胳肢窝!张玉苍不敢怠慢,一双满是老茧的手死死攥住了女人的胳肢窝。只听女人一声怪叫,哎哟!韩二,你真成,赶紧撒手!张玉苍觉得手里有个圆鼓鼓的包在涌动。韩二爷厉声喝道,畜生!走是不走?说着,取出一根比别的银针都要粗长的大号银针,狠狠扎过去……

女人惨叫一声,声调软下来,带着哭腔,韩二爷爷……我走,我走……

韩二爷面色一缓,却叮嘱张玉苍不得松手。一边继续喝问道,从哪里走!

女人戚戚哀哀地说:从烟囱走吧!(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那好吧,韩二爷一使眼色,张玉苍的儿子立即会意,抓了一把白面撒到灶口。

韩二爷银针不收,凛凛地注视着女人,说,玉苍,松开你的手吧,让这畜生逃命去吧!

随着张玉苍的手一松,一道红光闪现,照的屋子里通红一片,女人随即噗通歪倒在炕上,呼呼睡过去。众人急忙前去灶口一看,果然,灶口的白面上有脚趾印记,还好像有血迹滴滴。

韩二爷面无惧色,说,那畜生受伤了,想必不会再来招惹了。随即开了一副安神定神的药方,递给张玉苍,嘱他明天取药熬了给媳妇喝掉,再也不要让媳妇动怒生气,她这是生气给成精的黄鼬附上了身。

张玉苍千恩万谢,这时已过午夜。韩二爷并不需要张家护送,自己深一脚浅一脚摸黑往回走。

走到水塘边,却发现水塘里有异常响动,侧目一望,一串白色灯笼在跟着自己走。韩二爷走多快,灯笼就走多快,韩二爷知道这是给东西跟上了。常言道,行夜路之人,双肩之上各有一盏灵灯护佑。你千万别回头,你回一次头,一盏灯就灭,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会随之前来捣乱。韩二爷深知此道,并不回头,端正了身子,打开从来不用的手电筒,一道白光犹如一道护体神符,大踏步往家里赶。也是奇怪,那串白灯笼随之不见了。

韩二爷回到家,刚一进门,就见韩二奶奶怪笑一声,哈哈,韩二,我等你多时了!

韩二奶奶平时温柔娴淑,从来没有大言语,今儿是咋啦?韩二爷稳住心神,细一打量韩二奶奶,只见她面如枯槁,说话是从鼻子眼里哼出,并不见嘴动,双手舞动,前仆后仰。韩二爷不由怒目圆睁,怒斥道,畜生,胆敢冒犯到爷爷头上来了!划拉,银针一抖,只见一片银光飞溅,嗖嗖冷风不断,韩二奶奶惨叫不断,直到倒地昏睡,屋子里顿时安静得只有根根银针落地可闻。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光大亮,韩二爷才被门外嘈杂的人声惊醒。

韩二爷走出门外不由得大惊失色,就在他家的大门台阶上,蜷卧着一只硕大的金色黄鼬,七窍流血,她的身旁还趴着一只小黄鼬,小黄鼬身上插着一只土制小箭,也已经绝气身亡。

韩二爷不由得冷汗湿透长衫,那只小黄鼬,明明是前几日自己野地圈猎,射中,逃掉的啊!

韩二爷沉默良久,找来一个箩筐,既不做解释,也不回答众人的询问,在人们诧异的目光里,把黄鼬母子的尸体装好,走到离村子十几里外,找了一处风轻水静的地界掩埋。

从此,关张封针,全家迁出韩家庄,不知去向。

清朝民间鬼故事

清朝民间鬼故事第三篇-自杀少女

06年的4月4号那天我在市中心那里等朋友,后来朋友来电话来说那边有事来不了,而这大热天的又没其他的什么可逛的,只好去进网吧里面消磨时间.

我上网的时候喜欢安静,所以特意选了个比较靠近角落的地方.而旁边好象除了个MM就没其他人了,偶怎么说也是个男淫,有MM肯定会要打量一翻了.就见她穿着一件很薄的半透明衣衫,坚挺的乳房....呃...估计怎么也有C-CUP吧,下身是紧身牛仔裤衬托着修长的双腿,脸只能见到侧脸,但是白皙的皮肤和漂亮的面孔的确是蛮养眼的风景.

而她也好象注意到我了,往我这边撇了一眼,我也就不好意思在继续打量,打开可乐吧玩起自己的水果来.

"你在玩水果?我记得几年前玩过,但好象不是这样的吧"旁边的那漂亮MM主动的过来搭话,而我脸上有点发烧.

"恩,玩了几年.但是新水果弄得是越来越烂了,只是进去挂挂,和老朋友聊聊天而已"我的眼角膘到她显示器上播放的恐怖片实在是有点太血腥了,而为了能有更深入一点的话题,我仔细的定了定神想辨认一下那是哪一部恐怖片,但是始终也没看出来.估计是新出的吧...可是本人也自认为是恐怖片忠实的"粉丝",这样的新片怎么能会错过?

见我再那看得出神,她问道"你也喜欢看?"

"啊,没错!我非常喜欢恐怖片,这是新的?我怎么没看过."

"恩~新的,来一起看吧?"

她站起身走到我的后面,用那绵软纤细的手拨开我抓着的鼠标,伏下身子,我都能感觉到她的呼吸,而我脸上有些发热.说实在的自打从学校的懵懂初恋后就再也没了这种感觉.而她正在用我的QQ搜索很熟练的把她加了好友,她QQ叫"梦".而我也觉得我今天就像是做梦一样.

这时候过来了一个不识趣的网游推销员向我这边走来,她也只好回到自己的座位.我心里狠狠的诅咒着这个不识趣家伙,AB你个C的,什么时候来不好~非得这时候.我也只能随便的的应付了几句,毕竟是在美女面前不能出丑.还得到了一张游戏试玩卡.

这时候我那朋友来了电话,说是要我过去找他,他正在一家餐厅门口等我,我只得遗憾的和这个PLMM道别了,而临走的时候我们还互相交换了手机号.

写到这...估计各位都觉得不过个是普通的艳遇而已吧...但是后来的事就奇怪了.

等我到吧台结帐的时候,那网管问我一个人在那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的赶什么呢.我还以为他没看到,也没在意.等和朋友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朋友问我是在哪个网吧上网,我回答是在万豪,然后就听他说二月份的时候有个女的在那个网吧通宵的时候割腕自杀了,就坐在角落里,没人看见....

我感到自己在发抖....你们知道吗?当时在餐馆里听完朋友说的后我是一阵一阵的发抖.....

[难道那网管的话是真的?我是在自言自语? ]

[而那游戏推销员为什么不向旁边的那MM推销游戏?而是选择视而不见? ]

[她看的那恐怖片为什么我的电脑里没有? ]

而我选择忽视这件事情,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信那个?或许那网管没看见呢,或许游戏推销员推销的枪战游戏不适合女生,或许她看的是在线电影.呵呵~~,或许我是多心了....

当天夜里10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了她的电话....

"你好,有什么事么?"我很是谨慎,尽量说的有些公式化,不能让她感到有暧昧的言语.说实在的,当时我心里也很怕...

"你今晚有空么?,我们一起到酒吧喝杯酒.别拒绝我哦,这可是我第一次约人哦~."

我在想,假如她不是那个的话...那我就亏死了,但是假如她是的话,我又该怎么办呢.10秒钟的静默后,我决定答应她,并且选择拉上偶的朋友一起去.

....

之后的事情是水到渠成.我那朋友能见得到她,而且我们一起聊得很愉快...

二个月时间的相处已经让我们行影不离了.但是当我们同居在一起之后,很多反常的现像让我感到有些不可思异..

首先,她白天的时候很少出去,除非那是阴天.

而切她没有任何的朋友,除了我,基本就不和其他的人交流.而更多的时候,别人都是选择对她"视而不见",我就怀疑,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回头率怎么会这么的低呢?

而且她每天吃的东西非常的少,甚至有的时候不吃东西,只说喜欢看着我吃....

每个月的15号那天她都要消失,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也根本联系不上她.可是第二天早上7点的时候她就准时出现在家门口.

而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呢,上个月的十二号,我看到一条新闻,内容说是关于网吧安全管理的,并且引用了上次网吧的自杀事件进行报道.得知上次那网吧自杀少女的尸体至今都无人认领....所以我决定15日的那天,在她离家的那天,去一次存放尸体的太平间...

等我到了太平间,经过再三的要求,管理员终于同意让我进去了.我按日期找到了3具,一具男的.两具女的.我看的第一个..不是她..看第二个..紧张.

管理员缓缓打开了停尸柜.妈呀.我吓了一大跳.连喘气都不敢大声.这个女不就是她么?而且,而且她的面色还很红润,就像个活人一样.这时我才想到:她约我出去总是会靠我很近,而且每次回到家我都会疲倦不堪.而且要过好几天才渐渐好转.难道?难道她吸了我的阳气?这时,我隐隐看到她好像在动.我打开罩子,把手往她鼻子那伸.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她还有呼吸...我害怕至极.马上收回手,把脸转过去,管理呢?管理怎么不见了?我想叫出来,可是我又不敢.极度的恐慌中,我想我是不是正在做梦?而不知是什么力量使我把头又转了过来.尸体!尸体!那个尸体不是她了.而是变成那个管理员了.怎么变了?

"叮叮铛~~~叮叮铛~~~铃儿响叮铛~~~"

.哦~~~该死的手机居然这时候响.胆乏.可是却不得不接.也许这个电话会为我解开所有谜团.

"喂?"

"今天有空么?"

什么?今天是15!她居然在15号找我?

"恩"我答到.

"我在门口呢你快点下楼啊"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算了吧,今天没空我在外面呢"

"我来找你"

"不好吧,这里你不````"

"我到了.我在太平间楼下呢"

....

清朝民间鬼故事

清朝民间鬼故事第四篇-聊斋故事之陪嫁丫头

京城的时雍坊,经常有人在那里卖儿卖女。一次有一个带着十岁的女儿来出卖,举人舒树堂见那女孩容貌姣好,就用三十吊钱买了下来,给她取名叫梨花。

梨花渐渐长大,真是出落得艳丽无比,天生一副秀美的容貌,浓妆淡抹,对于她都不需要。那些小草野花,随意摘来插在她头上,简直就和画上的美人一般,其他的女丫头效仿她,也学着她那样做,反而是东施效颦,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并且梨花生性非常灵慧,一家人对她都非常怜爱。

舒举人有个女儿,小的时候就许配给了德公的次子。等到舒小姐出嫁的时候,舒家就把两个丫头作为陪嫁,跟着舒小姐一起嫁过去,梨花就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叫春棠,也是一个貌美的人儿。

舒小姐则偏偏特别喜欢梨花,德公家的公子对梨花也很优厚。作为陪嫁丫头,作为小姐的陪嫁丫头,是可以和小姐的丈夫发生关系的,成为其丈夫的侍妾的,因此,公子多次想和梨花亲近,奈何梨花时时小心地防卫着,不让公子接近,要不是找借口推脱或是和小姐呆在一块,好让公子不能下手,舒家小姐倒也劝过她,她总是模棱两可地回答。公子多次用言语挑逗她,梨花还是不为所动。

后来,德公到粤西去赴任,从张家湾买了四条船,德公和夫人坐一条,德公的幕僚尚介夫坐一条,仆人从属坐一条,并作为供应膳食的厨房,还有一条就是公子夫妇和梨花、春棠坐的了。

四条船,走的时候,就像一条接着这一条行走,停靠的时候,就横排成一排。

一天傍晚,船行走到了吴城,便停靠在那里。当天晚上,月光明亮,如同白昼。

德公的幕僚尚介夫苦于闷热,五更天了,睡不着,还起来乘凉。那时候,众人都静静地睡下了,尚介夫忽然听到第三条船上,有门的声音,尚介夫以为是盗贼一类的强人,尚介夫就偷偷地站起来,靠近过去看,见到是一个女子起来站在船沿边,然后站在那里小解。虽然隔着两只船,因为月光明亮,尚介夫还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女子竟然是一个男子。尚介夫再仔细一看,竟然是梨花,心里便觉得十分怪异。在心里暗想着,梨花十岁到了舒家,现在已有十八岁了,在舒家的时候我也认得,哪还会有什么假呢?可是那船又是公子坐的船,人又是梨花,而出来的梨花竟然是一个男子,种种疑团在心里,实在想不通。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到第三条船来吃早饭。尚介夫观察梨花,也看不出什么来。大家吃完之后,就离开了,尚介夫一个坐在船舱上冥想。

德公有个姓张的老仆人,也一个人坐在船头,在那里兴叹,并且自言自语道:“我已六十岁了,阅历也不少了,为何我没有见过的事,总是接连不断地出现呢!”

尚介夫见他这样说,觉得奇怪,就追问他。

老仆人道:“鸦头梨花,人是女子而声音却很雄厚,我真是想不明白。”

尚介夫道:“你老,见多识广,熟谙世上之事,我有一个疑惑,拿来向你请教可以吗?”

老仆人道:“是什么让你感到疑惑,你说说吧!”

尚介夫看近处没有人,才低声把昨晚看到的事告诉老仆人。

老仆人听他说了,惊讶地说:“我本来就很怀疑事有蹊跷,为何不能去和老爷说说呢?”

尚介夫道:“我本来想去说,只是想到自己在他属下做事,不适合和干涉人家家中之事,因此便缄默不语了。”

老仆人道:“这是什么话,先生不早说出来,恐怕就要出怪事了!”

尚介夫道:“我想先告诉公子怎么样?”

老仆人道:“可以,我可以先去和他说说。”

当晚,船停靠在了青山,老仆人请求见公主,走到公子的船上,然后对公子说:“二爷,你知道家里有妖怪吗?”

公子笑着道:“你说什么呢?”

老仆人道:“妖怪不在别处,就在二爷船上。”

公子感到很奇怪,老仆人就靠近他,在他耳边,告诉他其中的怪事。

公子听了,感到十分惊骇,就进入船舱,询问自己的妻子,妻子也是瞠目结舌,感到很奇怪,过了许久,才感叹道:“怪不得她如处女一样守护着自己的身子,而且十八九岁了,都还没有来那个,我也感到很疑惑,现在这样,一切都明白了。”

公子立即把梨花叫来追问,梨花一脸羞涩的样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公子把门关起来,想要查验,梨花极力抗拒,公子乘着伸手探摸他的*,果然是一个男子,公子大怒,道:“分明是男子,为何欺骗说女子,混进来做丫头,跟我去见老爷。”

公子带着梨花等来到德公的船上,德公也错愕不已,叫人下人排列两旁,刑具也摆在左右,准备追究其中的原委,梨花见这样,心里便害怕起来,才留着泪着把实情说了出来,道:“当年,被饥寒所迫,为了生计,父母卖儿卖女,当时女子价格比男子多十来倍,因此父母才把我打扮成女子,只望能多卖得几个钱。现今事情暴露了,我知道罪该万死。只是自想也没有做什么非法的事,还请求保全我的蝼蚁之命,当极尽忠义报答老爷的大恩。”

德公怜悯他的遭遇,并且辨明他果然是童男之身,也就原谅了他,还叫他剃发改妆,恢复男儿身,改名叫珠还,用来记住这件奇异的事。全船上的人,没有不感叹这件事出奇怪异的。

到了任所,因为觉得珠还聪慧敏捷,就让他掌事看门,十分的能胜任,德公待他也十分优厚。那个姓张的老仆人没有儿子,德公就叫他认珠还为儿子,并且把春棠许配给珠还。珠还和春棠平日熟识惯了的,如今变为夫妻,自然十分恩爱。

公子本是个少年好奇的人,在珠还结婚的当晚,偷偷跑到他的窗外去偷看,在隐隐约约的灯光之下,说真是一幅绝妙《折春图》。现今,珠还和春棠已抱上孩子了。

清朝民间鬼故事

清朝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聊斋故事之水生

这天,船夫老鲁很早就收了船。他拿了个陶碗,用北屋墙根泥调了河水,仔仔细细地涂过三遍。涂完最后一遍,太阳只剩下最后一点亮光。老鲁在衣襟上胡乱擦了下手,颤颤巍巍用火镰打着了油灯,放在小方桌正中央。又俯身从舱里捧出一瓮酒,再给自己拿了一个陶碗,把两个碗都斟满。于是,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老鲁开始等。

秀才赵三水是沿着河边走过来的。河边青草萋萋,但是他不能离开河水一丈以远。所以他只能踩着泥泞一路走过来,不过白衫飘飘,身形倒也不慢。老鲁隔了很远看过去,就见到两点幽蓝火光飘过来,急忙坐直身子,小船因此轻轻摇晃,酒碗里都是涟漪。赵三水轻轻一跃,无声无息,跳入船舱,在涂了泥的陶碗前坐定。老鲁说:“晚来,先干!”

赵三水举起陶碗一饮而尽,河面上扑哧一声,酒香四溢。他顶门和左肩头浮着两团幽蓝火焰当即大盛,露出一张雪白泛青的面孔来。那火光只是一闪,马上又黯淡下来。尤其是左肩上的那一朵,明灭不定,看上去随时可能会熄灭。老鲁装作没有看到,拿起酒瓮续酒。赵三水定定地望着面前的酒碗:“此夜一过,还有七天。”老鲁顿了一下,手里的酒急泻而下,溢出碗边:“倒快了。”

说话间,秀才左肩上的火焰“噗”的一声就此熄灭。老鲁扭过头去,装作没有看到。耳边却听得赵三水幽幽叹道:“命若悬灯。”老鲁接口说:“你都已经死了,哪里还有什么命?”赵三水大笑:“也是啊,你不说,我都忘记自己是水鬼了!”两个人再满饮一碗。老鲁放下碗,望向赵三水:“还有七天,想好了吗!”

赵三水拿着酒碗,眼神迷离,摇头道:“我命数如此,奈何如此,只能如此,又何必拉生魂来替换呢?”老鲁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秀才,就算七日后魂飞魄散,不入轮回,你也情愿?”赵三水斜了老鲁一眼:“若是来人不喜欢喝酒,你岂不是寂寞?”老鲁抿嘴点点头:“说得也是,满上满上!”

三天后,一行人来到河边,雇了老鲁的船,请他驶到河心。其中一个妇人对着河水哭喊:“三儿,三儿,跟娘回家吧!”众人陪着一边抹泪,一边抛洒纸钱。老鲁冷冷看着,不发一言。一会儿,秀才赵三水顶着一小团幽蓝火光从水里冒出来,手里举着一片纸钱,快要戳到老鲁的鼻子上了:“这上面有我名字!有我名字!是我娘亲来了吗?!”见老鲁不回答,赵三水疯了一般绕着小舟团团乱转,于是阴风四起,纸钱飘飘,不再落向河面,而是旋转着飘向天空。

一颗妇人的眼泪落下来,掉落在赵三水的手臂上,立即灼起白烟。赵三水愣了一下,右手举着纸钱,摊开左手向前伸出去。看着眼前悬空不同的一枚纸钱,母亲的泪水不断滴落,儿子的手掌上全是灼穿的孔洞。老鲁看着赵三水斑驳的手掌拂过妇人的面庞,径直穿了过去,没有丝毫阻碍。看着那妇人的手在空气中徒劳地胡乱挥舞。一次次从赵三水身体里经过,却连命魂灯都不能扇动。

突然,水下跃出十几个黑影,伸手抢夺纸钱、香烛、元宝。赵三水大急,想上前阻拦,却被它们团团围住,拳脚相加,打得躺倒在地,攥着那张纸钱,蜷成一团,哀哀地哭。老鲁站起身来,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拿起祭奠的酒碗一饮而尽,伸手举起一根白蜡烛,一口酒喷将出去。只见一团火球直直打在那群黑影身上,熊熊燃烧起来,顿时惨叫声、哀号声四起,黑影们忙不迭四散而去,潜回水中。其中一个黑影恨恨地扭头喊道:“老鲁,就你多事!你护得了秀才一时,你护不了他一世!四天后,你为他超生吧!”老鲁转过头来,只见鼻青脸肿的赵三水拿着皱巴巴揉成一团的纸钱站在水面上,纸钱慢慢飘过来,他的娘亲伸手拿过来,然后再次伸出手去,松开手指,纸钱却不曾跌落,还是浮在半空。赵三水托着纸钱,再次慢慢送到母亲面前。他们就这么一次次重复,看着空无一人的对面笑着流泪。

四天后,一张小方桌,两碗酒,两个人对坐,一盏蓝色魂灯明灭不定。老鲁举起酒碗:“秀才,你是个好人,这碗酒,我送你一程!”赵三水微屈前身行礼:“这些日子承蒙您的照顾,可惜我马上就要魂飞魄散,已经没有来世,不能结草衔环报答你了。”老鲁怒道:“说这些有的没的干吗?喝!”月上中天,酒瓮已经空了。老鲁摇摇晃晃又搬出一瓮,小舟边上黑影重重,发出不满的嘘声。赵三水有点诧异:“老鲁,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老鲁暴喝一声:“滚!”四周顿时肃静了许多,老鲁说:“我耽误他们晚饭了,等你魂飞魄散,他们就要来分食你的灵体。”赵三水惨笑着问:“老鲁啊,你说他们是撕了吃,还是切了吃?”老鲁反问:“这又有什么区别?”赵三水答道:“如果撕着吃,多半会打起来,这些祸害打死一个少一个──全死了最好,免得逼人拉人下水找垫背的。”

老鲁大声喝彩:“秀才,说得好!”言讫,一掌拍开泥封,把一瓮酒全部倒在了身上,伸手在油灯上一过,顿时整个人开始燃烧起来。老鲁大叫一声:“秀才,看我的!”脚尖一点,人就如同一只燃烧的火鸟扑向黑影。片刻工夫,所有的黑影都被击杀或者烧死,而老鲁也沉入了水底。赵三水急忙沉入水底找寻老鲁,却看见老鲁左右两肩加上头顶,各有一盏蓝色命魂灯亮起,笑着对秀才说:“我来替你,你可以托生去了。”一瞬间,秀才头顶的命魂灯炽盛,变作了金色,整个人开始慢慢漂浮起来。赵三水想说话,但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老鲁平静地对赵三水说:“下一世,再来找我喝酒,记得一定要用北屋墙根泥涂过酒碗,否则鬼会举不起来。”

以上就是清朝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清朝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