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鬼故事民间在线听、民间鬼故事杂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一篇-旧巷棺材铺

民国时期,各地都流行土葬,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嘱咐家里人注意风水,一定要葬在宝地,这样不仅仅对死去的人好,而且也对后代子孙好。因为土葬盛行,所以棺材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孙家就是靠棺材发家致富的。旧街是双溪镇最小的最旧的一条街,平时谁也不愿意靠近旧街,但是一到家里有什么倒霉的时候,或者有人死了,就一定要到旧街去,尤其是要找旧街街尾的孙家。

旧街的店铺,做的生意大多数都是“死人生意”,所以开门的时间很短,早上日上三竿了开门,晚上在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要关门休息,祖祖辈辈都是这么传下来的。到了孙阳这一代,已经不那么重视传统了,乱世里生活不好过,生意自然就不好做了。不过人总是要吃饭的,孙阳就想把旧街棺材铺的名号打起来,这样才有活路。特别是这个时代,土匪,官匪,军匪出没,死于非命的人也特别多。穷人家买不起棺材,但是稍微有一些资本的人家,就会希望买一副棺材。旧街棺材铺的机会来了,谁能够没有棺材?

这一天如同往常一样,孙阳吃完了早餐才慢悠悠的开门,一直等到了太阳快要下山了,也没有一个顾客上门,正当他准备关门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双手,就扒在门口上。孙阳的心跳了一下,他想起来去世的老父亲跟他说过的许多棺材铺的禁忌,可是也没有说过这样的……鬼上门了啊……孙阳打算强行关门的时候,那双手露出来更多的部分了,看得出来是女性的手臂,还有细细的声音:“老板,等等,我要买……买棺材。”

“你走你的阴间路,我做我的活人生意,”孙阳不敢看,就这么说。一般而言鬼怪不会为难棺材铺,否则就是在毁自己的路。这时候,她出现了,是一个穿着破烂,皮肤白皙,黑色的长头发散着的女子,她竟然噗呲的就笑了:“你说什么呢?我是来给我弟弟买的……我弟弟,病死了。”说到这里,她又悲伤起来,眼睛立马就红了。

孙阳这个时候才有胆量看她,原来是一个清秀的姑娘,看得出来是逃难而来的,也许之前还是一个大家闺秀。这个乱世,太多的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了,孙阳动了恻隐之心,竟然又把棺材铺的门打开了,说:“进来吧。”这时候夕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没有了光亮,幸好天还没有非常黑。女子身后有一个小拖车板,不用说板上放着的一个男人就是她死去的弟弟了。

死人不进棺材铺,这是祖传的禁忌。孙阳不是不明白,但是看着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大晚上带着一个死人在大街上晃荡,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棺材铺已经开了几代人,也没有听说过出什么事情,也不见得祖辈们都遵守规矩,孙阳决定破例了。

孙阳不仅仅让女子进了门,而且主动的把她的弟弟拖了进去,就放在大厅里。大厅两边放着的都是棺材,中间的灵位处敬供着贡品,孙阳说:“把他先放在这里,明天天亮了再处理,你看行吗?”

女子自然是感激涕零,进了门就千恩万谢,还说:“我叫孟莉,我弟弟叫孟辰,我们家原本是在北平的……没想到一路逃难就到了这里,弟弟自幼身体就不好,没想到前不久就……”说着说着,孟莉就又哭了起来。孙阳一看这哭的梨花带雨的,心疼起来,赶紧安慰,说:“没事,孟姑娘不必难过了,如果姑娘不嫌弃,这棺材铺也是你家,孙某人虽然没什么家底,多养一个人还是做得到……你弟弟,我也会当做自己的弟弟来对待……”

孟莉没想到孙阳这么热情,更加感动了,泪眼朦胧的说:“谢谢孙公子,孟莉以后为您做牛做马,为您洗衣做饭,今晚的晚饭还没有做吧,我这就去做。”孙阳心里自然是满意的,他收留孟莉怎么可能没有点私心,在这个乱世,娶个媳妇何其困难,而且他就是一个卖棺材的,没钱没有地位,还不吉利……孟莉长得又那么漂亮,用一副棺材换一个媳妇,值得了。

趁着孟莉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孙阳开始观察起她死掉的弟弟——孟辰。听孟莉说,孟辰已经死了好几天了,她一直也没有找到人帮忙,可是又不能把弟弟丢在路边暴尸荒野,所以一直用拖板拖着。孙阳觉得有点儿奇怪了,孟辰身上一点儿死人的气味也没有,虽然呼吸没有了,身体也是冰冷的,可是身上就是没有气味……现在是夏天,按道理说早应该臭了……

这时候孟莉从厨房走出来了,说饭已经做好了,她问孙阳:“怎么了?我弟弟怎么了?”孙阳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想了想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没准……她弟弟身上真有什么事情,但是她不知道,说出来也是徒增烦恼,不如解决了之后再说。棺材铺旁边就有高人,平时卖点寿衣糊口,经常出去云游……估计也快回来了。

“吃饭吧,明天我就把你弟弟下葬,”孙阳为了让孟莉安心,这么说。不得不提,孟莉做饭的手艺非常好,孙阳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还伸手去碰孟莉的手,发现孟总手也是特别的凉。孙阳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孟莉的手怎么也跟她弟弟的手一样……

“被你发现了呀?”孟莉笑了,这么说,她身上倒是有一股臭味,孙阳一直以为是逃难的时候没机会梳洗,所以发臭。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孙阳想说话,想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他觉得头晕眼花,意识模糊。他意识到了,饭菜里下了药。这个时候,应该死掉的孟辰坐起来了,和孟莉相视而笑。他们一起坐在桌子旁边,把手伸向了孙阳……

传说,在民国时期有一种“流尸”,即已经死亡的人,还能够保持自己的形体,游走在世间,再以活人的阳气为食,保持自己的形体……孟莉和孟辰,就是这样的流尸。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二篇-月亮妲己

苦竹村又发生了婴儿失踪案件。后来婴儿在离村子不远的小山坳里找到了,但仍是神秘死亡。和前几起失踪案一样,婴儿嘴边沾满了白色的液体,肚子鼓鼓的,像是吃的很饱的样子。经查证,那种白色液体乃是女人的乳汁,并无毒性。可见孩子不是毒死的,那么到底是怎么死的呢?法医仔细观察,发现孩子鼻子两侧发青,推测可能是在喂乳汁过程中,孩子被抱得太紧,以致无法呼吸窒息而死。是谁竟然如此狠心,害死这些懵懂婴孩呢?人们议论纷纷,可谁也说不出 个所以然来。

这已是第六起婴儿失踪,村里人心惶惶,特别是家有尚在襁褓中婴儿的,更是日夜守护在孩子身边,生怕夜里睡着了,孩子又莫名失踪。县里也一次次派人来查,可总是毫无头绪,婴儿也照样失踪。

苦竹村有个年轻的渔夫叫张庆,常年背着渔网和鱼篓在附近村子或更远一些的水塘里打鱼。有时去的地方远了,不免回来时天就完全黑了。一日,张庆又晚归。因为这次收获颇丰,他边走边得意地唱起不成调的歌谣。当时,一轮明月正高悬在天空,照亮了回家的路。突然,他听到后面似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妈呀!真可谓是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一个女人浑身赤裸,披头散发,特别奇怪的是她的那对乳房鼓鼓的,大大的,似乎占据了大半个身体!谁家女人竟然如此奇怪,毫无羞耻之心?张庆正待大声责备这个女人,突然看到女人那张毫无血色和表情的脸,特别是女人正一步步走向自己……张庆吓得大叫一声,晕倒过去。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妻子正焦急地守候在床边。原来他已经昏迷好几天了。那天还是村里早起拾粪的刘大爷在河边发现了昏迷不醒的他,当时他嘴边尚流淌有乳汁,肚子也是鼓鼓的……在家调养了十几天,张庆的身体渐渐康复了,他也渐渐记起那晚的情景,记起那个有着一对鼓鼓的大奶子的女人,和她的在月光下惨白得没有表情的脸。他记得那个女人一步步走近自己,将奶子塞进了他的嘴里……

从此之后,张庆打鱼再也不敢晚归了,他怕再碰到那个奇怪恐怖的女人。一日,他到附近的风来村打鱼,因为天热就到一户人家讨水喝。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热情地给他舀来一大瓢凉水,并叫他到堂屋坐坐歇口气。他难却老人的好意,就进了堂屋。突然他看到了屋里挂着的一个年轻女人的遗像,蓦地便想起那晚那个女人的脸,这分明就是那个女人的遗像!张庆顿时吓得两腿发软,可还是艰难地开口问老人家这个女人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婆婆叹了口气,神色凄苦地说,这是她苦命的儿媳妇,儿子常年在外打工,只留下婆媳两个在家种田艰苦度日。就在三年前的一个夜里,怀孕的儿媳突然要生了,婆婆赶紧叫来村里的接生婆,可接生婆忙活了半天,还是没生出来,原来是难产!婆婆只好求助村里的几个年轻小伙子帮着把媳妇抬去十几里路外的卫生院。可没想到还是晚了,媳妇在路上就疼死了过去……“真是造孽呀”!老人已经是泪流满面,“如果当初我提早就把她送到医院去,她就不会死,孩子也不会死,她是那么爱孩子啊,可是却……”老人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张庆心软,连连劝着老人。原来这个女人是个苦命人啊,可是既然她死了,为什么又能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那么那天看到的一定是她的鬼魂了?

张庆越想越害怕,便赶紧背着鱼篓跑到青山寺找德海方丈去了。青山寺离苦竹村大概有30公里,那里香火很旺。德海方丈德高望重,不仅有一副菩萨心肠,而且还能通古今,且有捉妖降魔之术。找到方丈,张庆便将心中疑惑尽数说出。方丈听毕,捋着胡须说道:“这是月亮妲己在作怪。因为她生前喜爱小孩,却难产而死,所以她很不甘心,心中郁结着一股怨气,从而不能顺利投胎。于是她总是偷来别人的孩子来喂奶,来满足自己畸形的母爱。如果实在没有找到小孩,她也会对成年人下手。她总是在每月十五月亮正圆的时候出现。虽然她是为了满足母爱,可却因此害死了不少婴孩,故将她与心狠手辣的妲己并称,为月亮妲己。”听到这里,张庆想了想,村里的婴儿失踪确实每次都是在十五,而自己那日夜归,也正好是十五。

在又一个月亮高照的晚上,月亮妲己又来偷村里一户人家的孩子。早已埋伏在暗处的德海方丈用稻草编织了一个小孩放在了床上。等到月亮妲己得手要走的时候,德海方丈敲着木鱼说道:“走吧,你的孩子已经给你了,你该去投胎了。再造孽害人,我绝不会放过你,你只怕永远只能做个孤魂野鬼了。”

月亮妲己听到方丈的话,惨白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她抱紧怀中的草孩子,迅速消失在暮色中。从此之后,村里再也没发生过丢婴儿的事情了。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三篇-废墟

据说在我们镇上的某个地方曾经有座废墟,那里面的草长得人一般高,而附近山清水秀,却长年的没有活物,那里死一般寂静,不过听说每当深夜时分那里就经常的会传出一些女人的嘀咕声或是婴儿的啼哭声。

听说过去曾经有个单身汉声称如果谁肯出一百两银子,他就敢去废墟住一宿,而后来真的有人出了一百两银子,而旁人劝那汉子让他不要去冒险,可是那单身汉还是去了,结果一去不复返。

几天后,他的尸体就让人发现死在了废墟里。而且那汉子的死状非常恐怖: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里透出恐惧,仿佛看到了十分恐怖的事情,舌头紫紫的吐出来十几公分长,就像是被人扯出来的,脸上写满了痛苦……

镇上的大人们从来都不准孩子们去那边玩,说那里有鬼,而久而久之那里也就成为了禁地……其实我别人说过这个废墟还有着另外一个故事:那就是这座废墟的来历。

从前,镇上曾经有个大地主叫做黄金山,而他的家里特有钱,不过他并不是本地人,而是逃荒到这里来的,因为秀才出身的他有那么点学问,而且长得也算端正,被地主家的女儿相中,入赘进入地主家,成了人家的上门女婿。

据说,黄金山到地主家不到半年的时间,突然的闹了瘟疫,一夜之间地主家里面八十八口人除了黄金山以外是无一幸免。结果当时许多死者家眷联名上告黄金山,怀疑是他下毒。而自从那大地主死后,黄金山就成了镇里的地主,他拿出些钱给死者的家眷,又收买了当地的父母官,所以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偏僻地区,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黄金山年近四十了却膝下无儿,这说来也怪,黄金山连娶了五个老婆,可是没有一个能熬到三个月的,不是自己上吊就是跳河自杀,所以镇上流传着好多种说法,有人说这是报应。也有人说是这是黄金山喜新厌旧,把老婆给杀了……

而尽管黄家有钱,但是为人粗暴又小气,况且还出了这件事,就更加没人再敢把女儿嫁给他了。

后来有一天,镇上面来了一位老妇人带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长得也很漂亮,眉清目秀的。那老妇人告诉别人,因为家乡里面闹饥荒难以求生,没办法才流落到此地,并且声称自己也活不了几天了,不想让女儿跟着自己受苦,所以希望能够找户好人家收留自己的闺女。

当黄金山得知这一消息后,立马吩咐家里的李总管去打探虚实,并且还给了他一百两黄金,叮嘱李总管:如果那女子长得确实漂亮就把她带回来,把钱给那老妇人打发她走。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那李总管果真带回来一个女子,家里的女佣们都为这女子的美貌而惊叹,而男仆则暗地里为那女子今后的命运所担忧,当然黄金山更是乐得合不拢嘴,恨不得立马就抱得美人归。

黄金山当即满心欢喜的筹备婚宴,而且破天荒地请来了全镇的人吃流水席,而且还声明不收礼金,所以当天的婚礼办得是热热闹闹的。而黄金山也不想浪费时间,一门心思的只想着自己的美娇娘,众人也都是心知肚明,几个来回下来便催他回新房去陪那新娘。

“美人,我来了。”借着酒劲黄金山想的全是那回事。

“你终于来了……我等得你……好辛苦……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足足等了十年了”声音凄凉而清晰,像从地狱中传出来的。

“你是谁,你是人还是鬼!”黄金山几分醉意全没了。

“老故人,你怎么连我你都可以忘记呢,我可是十年来时时刻刻惦记着你啊,我就让你看看我是谁。”一阵鬼诡的冷风吹进来,新娘的红盖头被风吹开来,蓬松而杂乱的长发下,二个窟窿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红红的舌头垂落到了胸前。

“救命啊,有鬼啊。”黄金山认出来了,那就是曾被他下毒毒死的结发前妻,地主的女儿。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当年我们家对你不薄你却对我们下毒,还独吞我们家的财产,你回头看看你身后,后面那八十七个鬼魂都来找你的,今天就是你偿还这笔债的时候。”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只要放过我一定会好好供你们的。”望着慢慢围上来的鬼,他们嘴里还嘀咕着:”还我们命来,还我们命来……”

黄金山想逃,哪知腿却不听使唤动都动不了了,喉咙里像被什么卡住了,无论他怎么叫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看着自己的肉被一块,一块,一块的啃掉,心脏也被挖了出来……

接着房子着火了,火势很猛蔓延的也特别快,大家都抱头鼠窜往外逃生,哪里顾得上去抢救那些价值连成的宝贝,就这样这场大火把所有的财富也一齐埋进了废墟。曾有人试图想从里面挖宝贝,可是不出半个月就莫名的失踪或者莫名的死去,再后来再也没有人敢打废墟的主意。

当时这场大火成了人们饭前饭后的话题,也各有各的说法,有人说:那场火不是一般的火,是鬼火任凭水怎么泼都泼不灭反而越烧越烈。也有人说:那晚他去厕所的时候似曾吸到有人大叫有鬼,可是只听见一声,当时他以为是幻听,所以没在意,现在想还来还心有余悸。还有人说:是当时死得不明不白的地主一家来寻仇的……”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第四篇-庭院幽深处

话说叶家在本地也是名门望族,富庶一方。叶大老爷有一儿一女,发妻死后并未续弦。几年前,叶大老爷病逝,少爷掌管叶家,将叶家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叶府仍是一派繁华必盛之象。

不料一年前的元宵节发生惨事。一个长工喝醉酒睡在柴房里,被不知哪里飞来的炮竹点起大火活活烧死。半年后,欲与叶小姐结亲的杨公子来叶府过文定礼时,多喝了两杯酒,去如厕时竟跌落井中溺毙。正值二九芳华的叶小姐伤心之余,放出话来说,此生宁可诵经念佛不再嫁人。

一年内两人横死,谣言渐起。不时有仆人称在夜间见到鬼魂,府内人心惶惶。叶府闹鬼的各种离奇事甚至传遍全城。叶少爷索性另购置一处大宅,举家搬迁。叶小姐却不肯走,说不相信有鬼怪,如果真有,那她更应留在这里陪伴杨公子阴魂。

叶少爷好话歹话说尽,也奈何不了叶小姐。只好先任她居住在此,其他家小仆从都搬迁到新府。

原本热闹的宅子一下变得冷冷清清,再加上叶小姐身体虚弱,极少出门,宅院大门常常紧闭深锁。日子久了,被鬼魂之说缠绕的大宅更显得孤僻阴森。

听说里面阴魂不散啊,本地人面带惊惧地警告。

然而,还是有人不顾提醒,迈步走进叶府的大门。

这一天刚过正午,偌大的宅院里人稀声悄。

轻微脚步声响起,一个老妈子领着一个年轻女子穿过两重院落,走上长长的回廊。年轻女子神情愁苦,蓬头垢面,然而满面灰尘下,清秀的五官依稀可见。老妈子五十岁左右,纹丝不乱的发髻下,是一张瘦削的脸;紧抿下撇的唇角和犀利的目光,显得严厉而刻薄。

两人穿过回廊,直走到第三进院,见到一排后罩房。老妈子在一扇雕花木门前站定。

“小姐,那丫头我带来了。”隔着门,老妈子躬身请示一声,轻轻推开房门迈步入内。

女子慌乱地用脏污的袖口抹抹脸,又理了两下乱莲蓬的头发,这才小心翼翼地跨过门槛。

屋内门窗紧闭,点了蜡烛,却让人感觉更昏暗。烛光映照着一扇精美艳丽的花草屏风,一个衣饰华美的小姐站在屏风前面。空气里漂浮着淡淡的薰香。

女子低头不敢乱看乱动。目光所及,可以看到小姐的下半截碧绿纱裙,和柔软纱裙下一双鹅黄底的锦鞋。两只鞋头上各用五色丝线绣了一只展翅欲飞的鸳鸯,十分精致可爱。

女子垂头看着自己布鞋上的洞眼,略感羞愧地向后退了一小步。

“你……是叫金荷吧?”小姐轻声发问,娇滴滴的声音有几分娇羞腼腆。

“是。”

“当啷”一声闷响,屏风后似乎有什么器物重重翻倒在地。金荷一怔,却不敢抬头。小姐颤声问:“哎呀,刘妈,……咳咳,是不是老鼠?”说完,又是一连串咳嗽。

金荷听见刘妈向屏风处走去又折回。

“是一个花架子的腿折了,我明天吩咐老赵买个新的。天有些凉,小姐把这件外衣披上吧。”刘妈的声音殷勤而温柔。

小姐又咳了两声才开口,“听刘妈说,你是苏北逃难来的。唉,苏北今年又闹饥荒呢。刘妈,你记不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也有不少灾民逃难到我们这儿……”

刘妈附和,“我记得,小姐。”

“真可怜。”小姐轻柔的声音里有几分同情,“你就留在这里做事吧。我身子不太好,不怎么管事。府里大小事,都是劳烦刘妈打理。你凡事听她吩咐就是。”

“谢谢小姐收留,我一定努力干活。”金荷低声回答,心里暗自松一口气。

梳洗干净的金荷,被刘妈领到二进院东厢的一间房。房间虽简陋却很宽敞,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杂草丛生的庭院。在庭院中央,几只鸟雀站在一口水井的井沿上,叽叽喳喳地啼叫,给死寂的宅院带来几分生气。

金荷有些惊讶──这么大一间房竟是自己一个人住。

“府里有很多空房间,你不必大惊小怪。”刘妈似是看出金荷的讶异,冷冷地开口,“我住在小姐隔壁,也就是后罩房西面第二间。小姐身体不好,喜欢清静。她一直都是由我来服侍的,她的东西也全部由我打理。我有什么事,自会吩咐你。府里的规矩,你可以慢慢学。但须记住最重要的两条:第一,关于叶府有些乱七八糟的瞎话,不许跟着乱嚼舌头;第二,除了我,府里的仆人,谁都不许擅自进入小姐住的第三进院。若犯了任何一条,你就会被赶出叶府。听清楚了吗?”

说最后一句时,刘妈的声音突然提高,雪亮的目光紧盯住金荷。金荷心里一惊,不自觉低头,“听清楚了。”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

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五篇-引魂灯笼

夜又一次降临了大地,小孩提着个灯笼在伸手不见五指地路上走着,红烛透着笼纱将光投向以自己为中心的片隅之地,那仿佛是天地之间唯一的亮处……

1

据顺治《颍上县志》载:“白马湖,县东南四十里,正阳乡,水中有洲,上建白马寺,今洲与寺俱无。”

故事就此而开始——

白马寺与渔民随大地沉沦,被掩埋在地底深处。之后千百年岁月更替,人事翻新,原来的故地又迁来崭新的面孔,随之在那地上生活着。

近年来诡异之事渐起,村外有片浩瀚的湖,曾有人夜晚在湖水之上看见一个古镇的景象,古镇里有房屋、马路、桥梁,其中的人往来不息。

有一天夜里,村民们突然听见从远处传来熙攘声,仿如闹市。有个胆大的村民叫做唐守国走出村去,竟然看见有一个街市氤氲在湖对岸萤萤的绿光中,街市上人潮涌动,人们熙熙攘攘地售卖着货品。

唐守国跑回家中猛喝了一口酒,鬼使神差般地担起准备明天去集市上售卖的一筐红薯走到了那个集市。在昏暗的绿色荧光中,唐守国瞅着那一张张苍白的脸对着他露着诡异的笑……

第二天早上唐守国湿漉漉地担着个空担回来了,之后村里人都在传唐守国用一筐红薯去跟野鬼换了一个金龟,村民们都跃跃欲试,只是几天后唐守国突然昏迷不醒了。

自从唐守国昏迷以后,人们总能在村外的湖面上看见一盏灯在茫茫黑夜向着远方悠荡。

2

岁月轮转,转眼过去了三十年,唐守国的孙子唐杰今年已经八岁了,唐杰的奶奶从小就在爷爷的床前跟唐杰讲爷爷失踪前的事。她说那时她们一家三口,由于唐守国的疼爱,虽然日子过得紧巴些,可是过得很幸福。有段时间也是缺钱缺得紧,有天晚上唐守国就跟什么迷了心窍一样大晚上担了一担红薯就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唐守国全身湿漉漉地担着空空空如也的担子疲惫不堪地回来了,然后又匆匆忙忙地带着唐杰奶奶去到县城的当铺,竟然当场拿出一个金龟,换了许多钱,然后又带着疑惑的唐奶奶置办了好多东西。

接下来的两天里,唐守国匆忙地将家里的地全种上了种子,直到那天晚上唐守国把唐杰的奶奶叫到跟前,唐奶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守国,你到底答应‘那些东西’什么了?钱我们退回去不要了。你不要离开我跟儿子好吗?”

唐守国不舍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说道:“秀,父亲从小就告诉我‘愿做一无私人’,我不为什么,就为给你们母子积点阴德,让你们一生一世不虞匮乏!”

那天晚上,唐守国就无缘无故地昏迷不醒了,直到今天已经整整过了三十年。

3

这一日是元宵,小唐杰提着个灯笼在屋外玩着,突然见着远处也有个灯笼在夜空中飘荡着,仿佛是在走一条独径小道上,一直朝着同一个方向,慢吞吞地移动着。

小唐杰以为是同村的小伙伴,迈着小腿就飞奔了过去,就在他将要抬脚迈进那眼前的一大片银光中时,突然从远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不要过来!”

那声音跟着漂浮的、闪着荧光的灯笼一起慢慢靠近了小唐杰,等灯笼来到身边时,唐杰看见了那提着灯笼的人,竟然是爷爷。

小唐杰小心翼翼地问来人:“爷爷?你是爷爷,你不是一直躺在床上的吗?”

唐守国仔细看了看唐杰,激动地要搂上去,可是自己如今只是一缕魂魄,怎么能抱得住自己从未见过的孙子呢,唐守国显得颓废,“孩子,你怎么会来这?你奶奶还有你爸爸过得好吗?来,慢慢跟爷爷说说。”

这一夜,就在村里人闹翻了天找唐杰的时候,爷孙俩聊了一夜。那一夜,小唐杰终于知道了爷爷为什么会在床上躺了三十年没醒。

原来,鬼市夜唐守国的一筐红薯被一个白衣女子用一只乌龟换走了。刚准备要走,突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将唐守国围起来,唐守国以为要命丧于此时,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身边跪着的秀丽白衣女子拉着唐守国的衣袖,泣诉道:“恩公,我等皆是这地底白马寺里的魂魄,千年前此处大地沉陷,被掩埋在了地底深处,幸亏有白马寺在地下生出的一片灵域,我们才有个安魂立魄的地方,不至于就此消亡。可是如今那灵域渐近萎缩,我们的庇身之所也将不复存在,大家想逃出去,奈何地底暗黑无凭,根本找不到出路。所以,我们想恩公能提着灯笼指引我们找到出路,我们来世必将结草衔环相报。”

唐守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拒绝了白衣女子的哀求,而那些魂魄并没有过多阻拦,仍旧任唐守国自行离去了。唐守国刚出去,天已经渐亮,他拿出那只乌龟已经变成了金龟。

唐守国想:是啊,这都是些良善而又无辜的鬼魂,即使濒临绝境也没想过强迫别人或者妄害别人性命。我应该帮他们!

就这样唐守国魂魄出窍在湖中做起了引路之人。

4

第二天大人们在湖边找到了小唐杰,所有人都道是神灵保佑,而小唐杰什么也没对奶奶跟父亲说。第二天夜里,奶奶把小唐杰放到床上,没过多久小唐杰就沉沉地睡下了。

只是,没人能看见此时有一个跟唐杰一模一样的人儿从唐杰身体里钻出来,在门口提起一个灯笼,向着远方另一个飘荡在湖面上的灯笼飞去。

“爷爷,我陪你!”小唐杰飘在湖面上,仰着头对爷爷说。

爷爷无奈地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孙子道:“走吧!”

这天夜里人们又在远方看见了灯笼,不是一盏,而是一前一后、一高一矮的两盏,光更亮,这样仿佛后面能看见有两道白影跟在灯笼后面。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小唐杰跟爷爷一同醒了来……

以上就是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96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