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3篇

本文3个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睡前鬼故事给女友的长篇鬼故事长篇超吓人4000字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

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第一篇-我的审讯异事

这是我真实接触过的最诡异的案件,我至今也说不清。

他刚被抓进来的时候,一直哭着喊着自己什么都没干,可是被他砍成重伤的同学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很费劲地向警察指认他杀人的事实。

一天前,一所高校寝室里,一名男生砍伤两名舍友,其中一位伤势过重不治身亡了,警察抓住他的时候,事实上他并没有跑,待在凶杀现场,白色的衬衫沾满了血,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砍刀,眼神呆滞,嘴角流着口水。

“按理来说,已经有受害者能够指认凶手了,证据确凿,一定能够结案定罪了,但是李警官你为什么还来找我呢?”我放下茶杯,稍微将脑袋歪向一边,以表示我的疑惑。

“说是这么说,但是奇怪的是,凶手一直口口声声喊冤枉,在大量证据面前,一直不肯认罪。”李警官叹了口气,接着说,“另一个关键是,动机是什么?”

李警官:“我们调查过他这个人,只是一个普通在校大学生,平时为人老实,和舍友关系也没太大矛盾,不至于要下这么狠的手吧!”

我眼睛四处瞟了下,思忖一会儿,跟他说:“难道你们没从他嘴里抠出点什么信息?”

“什么意思?”李警官安安静静地盯着我,脸部有些抽搐,带着些不安。

“我是说……”我环顾周遭,靠近李警官耳边说,“严刑逼供?”

李警官哭笑不得:“你可别开玩笑了张教授,我们不搞那一套!”

缓了缓,李警官松口气,讲道:“这不是没办法吗,所以才来找张教授你啊,好歹我们也是老同学了,帮帮忙,你给分析一下。”

我哈哈大笑:“李警官你客气了,我能帮的肯定帮,警民合作嘛!这样吧,要是方便的话,你把他资料给我看下,我好帮你分析分析。”

李警官把一份文件交到了我手里,走前千万嘱咐我别泄露出去。

我现在是警官学院犯罪心理学的教授,但还是头一回接到直接接触到案件的工作。夜晚降临,天黑得挺快,我打开桌角的台灯,翻看一叠厚厚的档案。

从照片上看,他是个挺清秀的男生,皮肤白皙,鼻子高挺,典型的小鲜肉,身份信息没什么特别的,家庭条件一般,而且是个独生子,估计现在他的父母应该很着急吧。

他的寝室,有三个舍友,不一样的是,三个舍友都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唯独他是计算机专业,据说是因为宿舍不够,刚好他又是多出来的那个单数,所以只能将就分配到其他学院的宿舍里。

这会不会是一种异己心理?我心里嘀咕着,仔细想想看,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人才有勇气去杀人,一个小小心理并没有那样的威力。

自我防卫?莫非……我翻了翻卷宗,按照受害人的说法,当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三个人在宿舍做着自己的事情,另一个舍友和女朋友出去了。然后,他莫名其妙地拿起不知哪来的刀,朝着舍友砍去……

如果受害人说法属实,那么在没有受到任何威胁的情况下,他为什么要主动伤人?

翻看了一夜,喝完了三杯苦涩的咖啡,把档案都翻烂了,大概上有些许眉目了。

第二天一早,李警官安排我和那个少年见了一面。在一间阴暗的审讯室里,一个警察把他带了进来,把手铐一边拷在桌子上。我示意李警官出去,让我和他单独谈一会儿。我相信两个人之间的谈话,有利于让他敢于说实话。

我打开桌上的台灯,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脸色很苍白,看起来这几天特别的颓废。

我试探性地问他:“杀人的感觉,对你来说怎么样?”

我闭口,他情绪显得很激动,嚷着:“我没有杀人,人不是我杀的!”他一喊,吓得李警官赶忙进来查看情况,我对着李警官摆了摆手,表示没事,让他出去。

“所有罪犯一开始都会说自己无罪,你这样辩白不会觉得很无力吗?”

他不说话,我继而问:“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我说了我没有杀人。”他看起来很不耐烦,一副不想再和你谈下去的样子,我必须让他继续说下去,直到露出破绽。

“警察们明明就看到你浑身是血,手里还拿着凶器,现在你怎么反而说人不是你杀的呢?”

“我在说一遍,人不是我杀的,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认的!”

“人就是你杀的!”我大声吼回去。

“但是我没有杀他们的理由!”

“你有!”我喊完这一句,接下来我要冷静地跟他分析,“事发当时,你在干什么?”

“帮人写代码。”

“那你的舍友在做什么?”

他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一个在玩电脑,另一个在弹吉他。”

“他是不是一边唱歌?”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你怎么知道?”

“我查了你的资料。”我把档案丢在他面前,“你大学前的成绩都很优秀,可唯独有一门课,你始终不及格,那就是音乐课,我走访了你身边很多人,据他们讲,你就是一个音乐白痴,对吧?”

“那又怎样?”他冷冷地问。

“海德的平衡理论认为,人对一个单元内两个对象的看法一致时,他的认知系统呈现平衡状态,当对两个对象有相反看法时,就会产生不平衡状态。这种不平衡将会引起个体心理紧张,产生焦虑的情绪。”

“什么意思?”他似乎抱有好奇心。

“也就是说,爱屋及乌,相反的,假如A讨厌B,则会觉得B的某个朋友也不好。”我喝了一口水,接着说,“你讨厌音乐,刚好你们宿舍三个舍友都是音乐学院的学生,他们常常在宿舍里唱歌,做着你最不喜欢的事,这种厌恶的情绪逐渐从音乐转移到他们身上,于是日积月累,这就成了你杀人的动机了”

他看起来对我的解释并不满意,可是他并没有立刻反驳我,而是很无助的眼神看着我,慢慢地说:“其实我很讨厌他们唱歌,特别是在我些代码的时候,他们唱的很嗨的样子,真的好烦。每当这个时候,我都特别暴脾气。但是我不可能就因为这样杀人!”

“费斯廷格说,人们在心理上的矛盾和失调都会造成情绪上的不愉快和紧张,人们就会产生一种内驱力,去世自己采取某种行动以减轻或消除这种不协调。”我幽幽地说,“这就成了你杀人的动力。”

他摇了摇头,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不像是警察。”

我说:“我是一名心理专家,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真相了吗?”

他笑了笑,说:“告诉你真相,说了你会信吗?估计你会把我当成疯子吧!”

“对我,你什么都可以说!”我给了他肯定的眼神,他摇了摇手,叫我靠近点讲话。

我把耳朵靠近他,他在我耳边轻轻地唱:“do、re、mi、fa……”

我一脸恐慌,要知道,他根本就是个音乐白痴,但是,我也学过一些声乐,他唱出来的音无比准确,根本不是一个音痴。

他呵呵地笑,笑得令人发毛,他的笑容已经变了,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没错,人是我杀的,我认罪!”他一字一顿地说,竟然连语气都变了。在我发呆之际,警察已经将他带走了。

李警官紧紧握住我的手,连声感谢我让他认了罪。我心里反而不安起来,刚才的气氛忽然就变了,让我触不及防。我问李警官:“当初他喊冤的时候,都跟你们说了什么?”

李警官略微思考了一下,淡淡地说:“他好像说了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他被鬼附身了,人不是他杀的。”

鬼?……

过了几天,李警官打电话邀我一起吃顿大餐,餐桌上,李警官跟我说起一件奇怪的事情,他听别人说,那个认罪的少年在监狱里忽然又反悔了,拼命喊他是被冤枉的,你说奇怪不?他明明那天在法庭上都认罪了。

我略有思考地走了神,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冤枉了一个人,反而放走了一个罪犯。事后,我冷静告诉自己,这只是错觉。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便把这件事写进我的日记里,希望以后有人能给我一个正确的答复。

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

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第二篇-惊悚故事之死亡温泉

玛丽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手机突然响了,是保姆丽莎打来的。丽莎说:“太太,他们去女人坊买了衣服,现在在老渔翁吃海鲜,你过来吗?”玛丽说:“还不是时候,你继续盯着。”丽莎“哦”地挂了电话。玛丽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红酒醇中带苦,就像她的婚姻。

玛丽和约翰半年前结婚,两人共同打理父亲留给他们的罗马假日度假村。约翰又高又帅,嘴很甜,婚前把玛丽迷得晕晕乎乎,让她欲罢不能,所以相识仅三个月就嫁给了这个男人。玛丽原以为,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可自从父亲不幸溺水身亡,约翰没了老丈人的管束,狐狸尾巴马上就露出来了。他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哄女人,度假村的诸多事宜都得玛丽一个人费脑筋。

窗外一阵凉风袭来,玛丽打了个冷颤。丽莎又来电话了,她说:“太太,他们离开老渔翁,进了凯宾斯基大酒店,我守在门口,你要不要过来?”玛丽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现在是七点过五分,她咂了一口红酒,说:“你盯着,他们还会有行动。如果半小时后还没动静,再给我打电话。”

丽莎是一年前来她家的,聪明伶俐,很得玛丽喜欢。所以这次找人跟踪约翰的事儿,玛丽想也没想,就把重任交给了她。丽莎跟踪了约翰半个月,就理出了头绪——约翰在外面真的有女人!玛丽非常气愤,但她没把问题直接挑明。“捉奸拿双”,她要在约翰鬼混时将他逮个正着,然后将他扫地出门。只有这样,父亲苦心经营半生留下的产业才能保全。

七点二十分,玛丽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是丽莎发的:“太太,你真神了。他们在房间换完衣服,又出门了。我跟随着呢,有情况给你电话。”玛丽放下酒杯,换了一身素装。分手时最好不要穿得太艳丽了,她想。

十多分钟后,丽莎打来电话,说约翰进了度假村。玛丽一阵心悸,没想到自己前脚刚离开,约翰就带着小情人到那儿快活去了!“你继续监视,我马上到!”

度假村建在市郊弗罗德山脚,依山傍水,风景绮丽。弗罗德山是座死火山,周边常有温泉冒出,玛丽父亲当年正是看中了这一优势,才在弗罗德山脚投资兴建了度假村。

玛丽驾车来到度假村。因为淡季生意差,只亮了稀稀落落几盏路灯,欧式风格的建筑在月光下显得面目狰狞。约翰的车停在路中央,很恣意的样子,玛丽将车横在他的车前,死死挡住了它的去路。来到贵宾区,丽莎迎上前来,说:“主人,你可来了。他们进了‘春宵一刻’包间,咱们要不要现在就冲进去?”

玛丽走得气喘吁吁,她歇口气,问:“他们进去多久了?”

“不长,十分钟的样子。”丽莎递给她一瓶水,“主人,你别动气,先喝口水吧。”

玛丽接过水来润了一下口,回头对丽莎说:“你去车上将我的相机取来,我要将他们的丑态拍下来。”

丽莎去了。楼道内只亮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黄,若明若暗。玛丽蹑手蹑脚走上前去,隔着门听。里面只有“哗哗”的水声,约翰像沉睡了一般,没一点儿声响。

丽莎将相机拿来了,玛丽小声叮嘱她说:“咱们现在一起冲进去,我去抽那个女的嘴巴,你把看到的都拍下来。反正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你不用给我留情面。”丽莎轻轻地点了点头。玛丽慢慢转动门把,突然“砰”的一声,踹开大门。

房间内水汽氤氲。约翰赤裸着上身,很惊讶地转过头来。玛丽四处搜查了一遍,愣住了。里面只有约翰一个人,并没有小情人!

“怎么回事?”约翰厉声问。

“这……这是怎么回事,丽莎?”玛丽转过头来,诧异地看着丽莎。

丽莎将相机丢进了温泉池中,说:“亲爱的,都到这份上了,你还演戏啊?去见上帝之前,怎么也应该让玛丽死得明白吧。”

约翰笑呵呵地从温泉池里爬起来,一把搂住丽莎,丽莎趁势给了他一个热吻。玛丽惊愕地看着他们,气得打着哆嗦说:“丽莎你……原来你们才是……”话没说完,玛丽只觉得头晕目眩,她努力控制自己,冲上前去想给她一巴掌,丽莎只轻轻一闪,就躲过了。玛丽重心不稳,一下子栽倒在地。

“别白费力气了,玛丽,我在你刚才喝的水里放了一点点迷药,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四肢无力,全身不听使唤了?”

丽莎得意地笑着,缓缓脱去外套,露出一身名牌内衣,“女人坊的内衣真不错,我穿着比你好看吧?”

玛丽瞥了她一眼,不屑一顾地转过头去。约翰从橱窗中拿出两个高脚杯和一瓶葡萄酒来,然后斟上。约翰仰起脖子一饮而尽,说:“玛丽,你不是想拍我拈花惹草的事儿让我出丑吗?哈哈,你永远都没机会了!我马上就会送你去见上帝。”

“杀了我,你们也跑不了!”玛丽愤愤地说。

“怎么会呢?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引你来这里吗?哈哈,让我慢慢告诉你吧。”约翰大笑着说,温泉的主要热量来源是地热水,最近地壳运动频繁,地热水不稳定,极易出现爆冷爆热现象。如果此刻,一个人泡在温泉里,很有可能被灼伤,甚至活活烫死。“所以,待会儿等我们快活完了,我就将水抽干,然后换上烧开的水,再把你泡在里面。你动弹不得,会像死猪一样,全身烫得皮都掉下来……大家都会认为是意外,没有人会怀疑你是被谋杀的。”

玛丽全身一阵痉挛。她万万没想到,跟自己同床共枕了半年之久的人居然会想出这么阴毒的杀人方式!她盯着约翰,大声问:“我和你之间究竟有何深仇大恨,你要这样对我?”

约翰摇着头,说:“没有仇恨,相反的,爱却有不少,只是我们很早就盯上你了。”

原来三年前,约翰和丽莎进城打工,拼搏了两年,还是一穷二白。一次他们路过弗罗德山,看到度假村,顿时被眼前豪华的建筑装修迷倒了。约翰当时想,要是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那该多好啊!碰巧这时,玛丽和父亲从度假村出来,坐上奔驰走了。心理上严重不平衡的他俩闷闷不乐回到出租屋,商量暴富发财的计划。三天后,丽莎突然辞工到玛丽家做了保姆,并要约翰把玛丽追到手。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两个月前,你父亲突然溺水身亡,其实不是意外。那天,他喝了点酒,四处瞎逛,不幸看到了我和丽莎之间他不应该看到的东西,所以我只好将他推下温泉池……”

“你这个畜生!”玛丽怒目圆睁地瞪着约翰。她自小丧母,父亲是最疼她的人,现在,凶手就站在自己跟前!

约翰抱起丽莎,一边狂吻,一边撕扯,双双进了温泉池。突然,约翰和丽莎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怎么回事?我……我的头怎么这么晕?”

玛丽却突然从地上站起来,看着温泉池中赤身裸体的一对男女,恨恨地说:“其实,我早就怀疑你们俩有染了,所以我早在这屋中所有的酒里下好了药,要不然,我怎敢单独前来?”

约翰一脸愕然:“你……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们的?”

“为了偷腥,你把我的美容胶囊换成了安眠药,你以为我不知道?”玛丽冷笑一声,“那天,我不舒服,没服胶囊就早早躺下了。你上床时,推了我几把,当时我头很沉,懒得理你,你以为我被‘安眠’了,转身就溜了出去。我很纳闷,偷偷跟出去,只见你进了丽莎的房间。当时,我气血翻涌,本能地想冲进去,可当我走到门口时,我听见了你们俩的对话,也知道了你们的关系和秘密。我明白凭我一己之力,要想名正言顺地将你们扫地出门,非常不易。把你们逼急了狗急跳墙,只会适得其反,没准还会惹来杀身之祸,所以我一直忍着找最合适的机会……我故意将跟踪的事交给丽莎,就是想打草惊蛇,看一看你们俩还能玩出多少花样来,没想到,你们俩竟是如此恶毒!”

约翰和丽莎面面相觑。丽莎指着玛丽,惊讶地问:“你……你刚才不是喝了我给的水吗,怎么可能没被迷倒?”

玛丽冷冷一笑,说:“你忘了我让你去车上拿相机?你一走,我就将水全吐了出来。”

丽莎无力地靠在温泉池沿上,玛丽继续说:“我也告诉你们一件事儿,你们不知道吧,度假村的所有温泉其实早在我父亲去世那天就都突然断流了。为了不影响生意,我只得启用应急设备,现在每个温泉池其实都是在靠蒸汽供热。我本来不想杀你们的,可现在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一会儿我就去控制室,将这里的蒸汽加大,让你们好好享受一下蒸汽浴。”

玛丽话音刚落,大地突然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地壳开始运动了,玛丽心有余悸,她回过神来,准备去控制室,这时,她突然看见,温泉池中“咕噜咕噜”冒起了气泡,水像烧开了一般,雾气霭霭,烟云袅袅。约翰和丽莎直挺挺地漂在水面上,脸扭曲着,严重变了形,肤色还渐渐发白。

“这是怎么啦?”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一下子缩了回来,“哇,水真烫!”玛丽忽然记起了约翰刚说的一番话……

第二天,保安在“春宵一刻”的温泉池中发现了约翰和丽莎的尸体,赶紧报了警。警察找上门来,想询问一些问题。玛丽头也没抬,就脱口而出说了这样一句话:“像他们那样丧尽天良的人,老天爷都不放过,真是死有余辜!”

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

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第三篇-哈德逊河畔-鬼屋

一九六七年七月一个大热天,我第一次看到我们的房子。   那是一幢饱受风吹雨打的维多利亚式旧屋,已经空置七年。结实的石基环生着齐腰长草;木瓦盖的房顶向下倾斜。可是我跟着房屋经纪和外子乔治一进入宽敞的客厅时,就知道那是我的家。  乔治那时已在纽约市内工作,文件一签好,就搬进这幢房子。我则穿梭来往于我们在马里兰州的农舍与新居之间,关闭农舍,装修新居。有天下午,附近的儿童玩球玩得好好地,突然停下来问我几个问题。对,我们买下了这幢房子。对,我们有孩子,一共四个,不过要到下星期才搬来。当我告诉他们可以进来瞧瞧,两个小男孩连忙退缩,其余的格格笑了起来。  "人家说这幢房子里有鬼,都怕得要命。你可知道你买了 一幢鬼屋?" 那天傍晚,给我们装自来水管的水管匠,走来问我:"艾克雷太太,你打算在这里待很久吗?"   "我待到四点半钟,鲍勃。五点钟我要驾车去接我丈夫。怎么回事?有麻烦吗?" 鲍勃犹豫了一下。"那倒不是,艾克雷太太。我不断听到楼梯上有脚步声,楼上有人走来走去。前两天我跑上楼梯去看,起码有六次,什么人也没看到。我现在得走了,可是我不想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瞧着鲍勃站在那里,年轻、高大的个子。他真的在担心。我强自微笑。"别替我操心,鲍勃。我总得要一个人待在这里的,现在习惯一下倒好。"   那天晚上,我和乔治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我把上面两段谈话讲给他听。他神色凝重地点点头,钻到被子里去了。我上床躺在他身边时,看见厅里的灯还没有关。我叹了一口气,又从床上爬起来。   "你到那儿去?"乔治问我。   "当然是去关灯。"    "让它开着吧。"    我看了他一眼。"你是从什么时候起,开着灯睡觉的?"    "从我搬到这儿来的第一晚,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睡吧!"   说着他转过身去,背朝着我。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我真猜不透这些蠢男人和这幢可爱的老房子到底有什么过不去。我倒感觉到挺吉利的。于是尽管有脚步声也不去睬它。我发现有这么一个警觉的人昼夜二十四小时担任巡逻,未尝不使我安心。反正所有的老屋都是吱吱嘎嘎响的脚步声。  有一天平静无风,悬吊在餐桌上空的那根电灯线,无端摇摆起来,跟着又忽然停止,就像有只看不见的手把它抓住似的。法国式双扇玻璃门猛然打开,窗子突然大开,谁也没有去碰到门窗,有几个朋友确实见到。乔治把那些玻璃窗都关起来钉牢。我们十五岁的长女辛西亚看见玻璃门开了,就轻轻地走过去关上。乔治常常出门,碰到这样的时候,我就会通宵看书,直到凌晨,甚至把灯都熄了,在屋里走来走去。  有个冬夜,我站在 餐厅窗口,凭窗观赏哈德逊河上的景色。树叶都已脱落,河对岸灯光点点。大班济桥上的灯随着桥拱起伏,宛如一串钻石项链在静静的河上放光。我站在那里欣赏此良宵美景时,突然感到左边一阵森寒。有个人正在我左边站着,而且站得很贴近。我慢慢转过头去看时,不禁毛发直竖,根本没有人站在那里。不过的确有个什么东西在那里站过。   "河边景致真美,是不是?"我大声问。我一开口,就不再毛骨悚然了,身边的鬼物也就没有对我构成威协。我们继续站在那里凭窗远眺美景。过了几分钟,我转身走开时,那个隐 形伴侣也跟着走开,陪我穿过餐厅。我走到门口时迟疑了一下,它也迟疑了一下。   "谢谢你陪我观赏美景。现在我要去睡觉了。晚安。"我独自穿越过道,身体抖颤着进入卧室,顺手关上房门。我居然进入睡乡,而且睡得很甜。辛西亚一向不贪睡,可是现在,她甚至在我和乔治下床以前,就已经起身把衣服穿好。  "妈,真有点邪门,"她对我说, "每天早晨,到了一定的时候,我的床就开始震动。如不立刻起身,床就会震动得更加历害。辛西亚并不害怕,甚至也没有不安。不过她本来希望在圣诞节期间每天早晨能够睡个懒觉。我们偶然想到的办法也许不合逻辑,可是很有效。那夜睡觉以前,辛西亚向她那个隐形闹钟大声解释情况。结果她在假期内每天早晨都起身很迟。   几年来,我家装修过多次。有好几次我以为任何自重的鬼都不会肯忍受那种敲打、尘土和混乱,不过奇怪的事情继续发生。客厅里的窗户突然敞开,把许多客人哧了一跳。我们这些行家,会在关窗户时若无其事地低声说一句"够了,别再闹了" 通常那天晚上就不会有别的事情发生。  等我们把木窗框漆好,窗闩修好以后,麻烦事也就停止了。不过到了夏天,有时我喜欢把那扇窗打开,让鬼好好闹一阵。有一天,我决定髹那间浅灰色的客厅。我坐在二公尺半高的梯凳顶上正要动手,忽然觉得有人在注视我。那种感觉并不陌生,但还是有点使人心神不定。我知道乔治正在上班,孩子们还没有放学。 我转过头向后一看,屋里没人。我又开始工作。不过那种阴森森的感觉依然没有消失,于是我就大声说:"我希望你喜欢这个颜色。希望你看见我们对这幢房子所进行的装修觉得满意。这幢房子刚盖好的时候,一定非常美。"   我一面说一面继续髹,不过我感觉到注视我的那对眼睛正对着我的后脑勺看。  我转过头去。"他"端坐半空中,在没有生火的壁炉前面望着我笑。他两手抱膝,翘脚坐着,一面点头身子一面摇晃,带着微笑慢慢隐没,一会儿就不见了。我知道,他对我家在这幢与鬼共有的房子里花许多钱装修,颇为赞许。他的相貌如何?我从没见过像他那样神情快活又结实的小老头。红润圆脸,一头银发,浓密白眉下有一对炯炯有神的蓝眼睛。他穿一身浅蓝色套装,一尘不染,短外衣没有钮扣,袖口从手腕卷起,露出褶边的衣料。颈上结了一条有皱褶的雪白宽大硬领巾。短裤长仅及膝,下面穿了白色长袜,脚上穿着装有带扣,擦得雪亮的浅口黑鞋。真的,我那天没有喝酒。油漆气味也没有使我发晕。我也不知道那时何以会看到他,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然而我知道他那天在这里好像很开心,我很高兴遇见了他。   辛西亚听了我描述那位鬼老头,很感兴趣,因为她那鬼室友则完全不同。有两三次她看见一个戴头巾的瘦削身影,中等身材,她十分肯定是个女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有朋友说在我们家里遇到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房门关了会开,空房里有人说话,感觉有人对你注视, 甚至有人叫你走开。可是直到一九七四年我的表弟艾尔弗莱德,带着妻子英格丽和女儿到我家作客,除了我们以外,才有别人看见我们家里的鬼。他们在我家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吃早饭时,英格丽端着咖啡,双手震颤不已。她说在天亮以前就已醒来,知道屋里有人走来走去。跟着,她看见法国式玻璃门前有个男人的身影,穿着美国革命时代的长外套,头戴撒白粉的卷曲假发。他走到床尾,背着英格丽坐在床上。床垫陷了下去,就像有人坐在床边一样。跟着这个身影在半空中打开一本大书。那本书发出光亮,就像光从里面点着似的。那个身影一页一页翻阅,好像在找什么。最后他把书合上,站起身来不见了。  在我们这样的房子里,总会发生一些小故事让我们左思右想。有一次,乔治的火腿三明治在他工作时突然不见了。看他脸上的表情,先是迷惘,跟着是愤怒,以为我们之间有人居然把他辛苦得来的三明治吃掉了。我们始终没能使他信服,我们谁也没有碰他那份三明治,不过大家最后都同意,吃起来津津有味的火腿三明治,自古以来就使人馋涎欲滴。  我们房子里的鬼,使我们生话多姿多采,前后已经九年了。儿子乔治从大学回到家里,一如辛西亚,每天早晨都给床震惊醒。另一个儿子威廉的床只震动过一次,那次他住的是辛西亚的房间。女儿卡拉李的床铺从来没有震动过,因为她每天起得很早。但是卡拉李正在寻找一个鬼,她觉得那个鬼不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最近我丈夫曾在过道里看见一个身影,可是他从地下室上来时就消失了。他只看到那个身影的一只脚,穿的是柔软鹿皮软靴模样的便鞋。   此外还有我们所谓鬼送的礼物。辛西亚出嫁时,家里忽然出现了一把小银钳子。后来我们第一个外孙出世时,又出现一枚婴儿戴的浮雕金戒指。我们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家里何以会 有这些东西。   结果我们变得喜欢这类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样使我们觉得过去、现在和将来有密切的关连。这些无从捉摸的幽灵,好像通情达理,十分体贴,有趣之至,只是偶尔令人觉得可怕。现在我们都在纳闷:如果有一天必须搬家,能有办法把我们的鬼友也带走吗?  本文转载自鬼网

以上就是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7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