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3篇

本文3个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农村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鬼故事长篇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长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

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第一篇-尸笑谜洞

楔子

帽灯不断晃动的三角形光区里,一双脚惊恐不安地前后交替着。伴着刺耳的警报声,被闪烁的红灯照亮的矿洞宛如一只怪物的肠胃般蠕动着。背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工友向前奔跑,他呼出的气又粗又重。

不可抗拒的疲倦还是让他的脚步慢了下来,他侧身让背上的人落到地上,然后双手撑着地面,四肢不住地颤抖。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又看了看已经没有意识的工友。这一看他的头皮炸开了,一抹诡异至极的笑正在已经没有意识的工友的脸上蔓延,像一双无形的手在撕扯他两边的面皮,这张曾经熟悉的脸一瞬间变得如同人皮面具般狰狞可怖。

他浑身打着颤,手脚并用地向后退去,恐惧而紧张的血液冲击着他的鼓膜,像挥之不去的死亡鼓点。但不断向后退缩的他没有发现,就在他的头顶上,一个诡异的物体正慢慢爬了过来……

深洞探秘

“我们……真的要进去吗?新闻里说这个矿井里曾经死过人的。”

张婷站在男友朱家鹏身后,看着眼前黑漆漆的废弃矿洞害怕道。

“新闻里也说他们是死于枪伤,这儿哪来的枪?”赵著丹带头往里面走去,“再说,咱们玩的不就是猎奇吗?”

他身后的宋育文也跟了上去,另两人没法,也朝里走去。

四个人趁假日想来个猎奇计划,这个废弃的矿洞,便是赵著丹找到的。

大家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去,此时距离洞口已经有200米,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像某种巨物的呼吸,听得人心惊胆战。突然,正在拍照的宋育文一阵尖叫:“看……看那边!”

他指着正对着的一面矿壁,四束光聚集到一起,在这高强度的光线下,大家恍惚看到了一个人影。准确来说,那是一具尸体,被扭曲着塞在矿壁上,就像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挤压在上面似的。

“啊!”张婷尖叫着扑在朱家鹏怀里,不住颤抖。赵著丹则兴奋地从背后掏出短镐,开始在地面矿壁上凿起来,随着碎石屑纷纷落下,一具和周围的矿壁变成同色的尸体显现出来,他的上臂有一段烂得千疮百孔的布料,勉强可以辨认出那是一段连着臂章的袖管,下半截大概已经烂掉了。

赵著丹凑近看,艰难地读出臂章上的字:“7连?他张大嘴回过头,看着同样惊讶的同伴说,“这是个……军人啊!”

枪声响起

当将尸体挖出来后,大家在尸体留下的人型坑里还挖出了一把锈蚀的步枪。宋育文小声地念叨起来:“7连,好耳熟!”

“会不会是那个‘失踪的7连’?就是电视上前段时间播的一期节目,说的是1948年为了应对集宁战役,山西的大军阀阎锡山在大同这一带布署过一部分兵力。但是……其中的一支连队却神秘失踪了!”

大家都不禁感到一阵战栗。

“但是军队怎么可能失踪到矿井里?”

朱家鹏猜测道:“我猜是这样的,军队失踪在一个山洞里,这个矿井则刚好横切山洞。矿洞开凿时会把挖开的矿壁夯实,并且用支柱撑起矿顶,大概当时工人开矿时没有注意到这具尸体,结果尸体就被夯实在矿壁上了,要不是宋育文的闪光灯还真发现不了!”

赵著丹叫了起来:“照你这么说,从这里挖下去肯定会有一个洞喽!”

大家一阵兴奋,拿着短镐对着那一块开始凿起来。不知凿了多少下,朱家鹏感觉到刺穿了什么,他吃惊地向后一拖,突然带出了一个洞口。四人把光线向里面汇聚起来,他们都惊呆了,这狭小的洞中躺着大量的尸体,尸体重重叠叠地向远处蔓延,大多穿着破烂不堪的军服,而且他们手中还拿着各式各样的枪支,大为壮观。

赵著丹几乎是本能地向前迈步,却被宋育文一把拉住:“别进去,很危险!”

“你忘了新闻里说的,三名工人是死于枪伤……枪伤!这枪是哪来的,我们眼前就是,但开枪的人是谁,你想过吗?”宋育文一边说一边向里面看,一具军人的尸骸正伏在机枪上,深陷的眼窝显得诡异。

“谁开的枪?不是那个失踪的工人吗?”赵著丹不解地问。

“不可能。首先没有动机,其次,有一批工人逃了出去,他们肯定也报案了,这个工人往哪里跑,难道向里面跑?开枪的……”他顿了下,不知道用“人”合不合适,“开枪的也许是别的什么!”

“这……”朱家鹏和赵著丹面面相觑,看看地上的尸骸,又看看宋育文。

“拍个照咱就走吧,这事太邪乎,出去就报案!”宋育文让他们闪开,掏出相机,对准洞里,闪光灯亮了一下。在矿洞被照亮的瞬间,宋育文却注意到一片阴影移动了,他的心骤然颤动了一下。

“我就进去看一下!”赵著丹很兴奋地朝里面走,他最想摸的就是那架马克沁机枪,带回去就是文物啊!

看着赵著丹没事,朱家鹏也跟着进去,连一贯胆小的张婷也走了进去。赵著丹手里拿着一支枪,回头对着傻站在那的宋育文,嘴里模拟着枪的声音:“嗒嗒嗒!”

“啪!”一声剧烈的暴鸣,震得人耳膜发痛,宋育文身后的洞壁升起了一片烟尘。站在他面前的朱家鹏哆嗦着嘴唇说:“不……不是我!”

开枪的不是朱家鹏,也不是赵著丹,宋育文注意到两人身后那把被一具尸骸抱在手间的马克沁机枪正冒着烟,来不及多想,他冲三人吼起来:“出来,快出来,开枪的在你们背后!”

“什么……”三人被这不可思议的事实震惊了,甚至呆呆地准备转头看一眼。

“跑!跑出来!”宋育文叫道,三人这才立即丢下枪向外冲,等他们出来,宋育文不由分说把他们推到一边,“嗒嗒嗒”,背后的矿壁上迅速腾起一道烟尘,那是被机枪扫射出的一道线,一道死亡的线!

强抑住心头的恐惧,四个人弯着腰向矿洞出口方向跑去,突然,头顶一声巨响,然后骇人的一幕发生了,伴随着巨响,碎石和土块在他们面前倾泻下来── 一道坚实的由碎石块组成的墙壁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怎么会这样……”大家几乎被吓傻了。

“没时间抱怨了!都过来!”宋育文坐在地上,手里摆弄着照相机。

“你们看下这个!”宋育文举起相机,上面显示的是他刚刚对着“武器洞”里拍下的照片。

“这没什么啊!”照片里不过是一堆尸骨和枪械。“仔细看!”宋育文快速调动了几次,在这样的切换中朱家鹏猛然间注意到一个细节,他惊叫出来:“有个东西出现在这里,机关枪的扳机这儿!”

宋育文把这个地方放大,三人看到在第二张照片上,那挺机关枪的扳机处多了一样东西,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用细长的一部分勾住了扳机。

“这是什么?”朱家鹏问。

宋育文沉默了一会,最后说:“如果这不是幽灵,那只能是一种东西……蝎子!”

“蝎子?”赵著丹的脸上露出了牵强的笑,“开什么玩笑!蝎子向我们开枪,我告诉你,蝎子是不会生活在洞里的!”

“会的!”一个声音坚定地说,三人回头,看见张婷站在那,“但不是现在的蝎子……这东西叫……玄武纪洞蝎!”

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

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第二篇-无头女尸

刚刚搬过家的郑力邓淑霞夫妇,为了与邻里之间处好关系,决定一一上门拜访四周的邻居。

然而就在他们拜访最后一家人的时候,就在郑力上前敲门时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一推,门发出吱呀一声,灰尘从门框上落下。透过阳光可看到屋内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像是很久没人住的感觉。

“有人吗?”郑力问道。等了许久没有人回答,但夫妇俩知道这幢楼房是有人的,因为他们来时明明看到二楼的阳台上有一个女人坐在那。

“有人在家吗?我们是刚搬来的新邻居,过来拜访一下。”邓淑霞又喊道。然而,没有人回应。

邓淑霞感到有些奇怪,转头看了看郑力,郑力也感到疑惑。两个人一致认为这家人出了什么事,又或者有人生病出了状况。

于是,两夫妇决定上楼去看看。两个人踩着吱吱作响的木造楼梯,来到二楼,缓缓的打开了一间卧室的房门,

却发现阳台旁边放着一张摇椅,椅子上坐着一个长发女孩。

郑力说:“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 我们刚刚一直敲门,都没有人出来,我们以为您出了什么状况,所以我……”

郑力闭上了嘴,因为他发现那只是个人偶,再仔细一看,房间到处都摆放着娃娃跟木偶。

两夫妇走了过去,那人偶做的很逼真。不然他们也不会错把人偶当作人。邓淑霞不自觉的摸向人偶的脸,很光滑,极像是真人的面皮一样,这是一件完美的人偶。

可就在她撤回手时,没想到偶头却掉了下来。邓淑霞吓了一跳,让人感到诡异的是,夫妻俩竟看到那头颅下竟然有血有肉,不由得浑身一凉,然后两夫妇就急匆匆地离开了这栋房子。

当晚邓淑霞就发了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就在当晚她做了一个奇怪而又恐怖的梦。

梦里她又到了白天去过的那个无人的楼房,进入楼房之后她竟然下意识的向着楼下的地下室走去,似是有什么人再召唤她。

地下室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她不由得打起了冷颤,意识到将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还我头来……还我头来……”

邓淑霞头皮发麻,身体不由得往后退却。然后她就惊骇的看到一具无头的尸体缓缓的向她走来。

尸体身上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腐肉,器官耷拉在身体外,白骨清晰可见,颈项上往外咕咕的冒着血,它正一步步的朝着邓淑霞走来。

虽然这具尸体失去了头颅,更是没有了嘴唇,但从她的身上却还是传出了声音,“还我头来……还我头来……”

邓淑霞害怕至极,眼睁睁的看着那尸体向她走来,而自己由于害怕,身体却僵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直到那具尸体靠近她的身前并伸出血淋淋的双手时,邓淑霞就会大汗淋漓的吓醒。直到三天之后,邓淑霞这才退下了高烧,身体也恢复正常。

但是,那个噩梦她却始终无法摆脱。还我头来四个字始终萦绕在她的耳旁,她快疯了。

直到有一天,郑力找人看过妻子后得知,妻子邓淑霞做的梦,很有可能是死去的冤魂对她发出的一种求援的信号,而他们必须直接面对。

最终,在郑力的劝说下,郑力陪同着邓淑霞进入了那个地下室。

如同做的梦一样,一入地下室一股刺鼻的腐臭味弥漫而来,温度骤然下降,再加上四周一片漆黑。邓淑霞不由得紧张害怕起来,她怕那具女尸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前,那句还我头来始终缠绕在她的耳边,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好在有郑力在她的身旁。

打开了手电,郑力紧紧握着她的手缓步朝着里面走去。突然,一个黑影从她的脚下窜过。

“啊……”邓淑霞失声尖叫,一下投进了郑力的怀抱。

灯光照去,郑力看到,原来是一只灰色的老鼠。郑力极力安抚着她,说道:“宝贝没事,只是一只老鼠。”

邓淑霞长长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原来是老鼠啊!吓死我了。”

腐臭味越来越浓,两人屏住想要呕吐的感觉,继续往里面走去。

这家楼房的地下室很大,没想到在这宽阔的地下室内里面还会有一个小套间。小房间的门是敞开着的,腐臭正是从那里面传出的。

目之所及,站在外面里面的东西一览无遗。

两夫妻惊骇的看到,在那狭窄的堆积着杂物的小房间内,就在杂物堆内,一具腐烂的不成样子的无头女尸安静的躺在那儿。之所以看出是女尸,完全是从暴露的器官,还有尚未腐烂的裙摆中看出来的。

女尸身上血肉外翻,铮铮白骨清晰可见,身上更是爬满了令人恶心的蛆虫,几只老鼠爬到尸体之上,撕咬下零星的碎肉。

尽管两个人早已做足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吓到了。那恶心的场景,再加至难闻的味道越来越浓郁,两个人实在忍不住,赶忙躲到一边呕吐起来。

“老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邓淑霞掏出手绢擦了擦嘴说道。

郑力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是你梦中遇见的那女尸嘛?”

“与我梦中所见几乎一模一样。”

“那就对了,看来的确是这无头女尸有意引我们来的,我们现在就报警。”

之后的事就是警察一系列的调查取证,并且对郑力夫妻俩也做了问询。

郑力夫妻俩只是说他们是无意中发现女尸的,对于做梦遇鬼这一系列的让人不相信的话,他们自然是不能说得,因为没人会相信那荒唐的说法的。

郑力夫妻后来才了解到,那幢存放人偶玩具的房子内,起先也是住了一对年轻的夫妻。

丈夫热衷于制造人偶,不过,他对于自己所作的人偶始终感到不满意。直到有一天,他彻底疯了,为了制造出完美的人偶,他竟然残忍的割下了妻子的头颅,最终制造出了完美的人偶,就是郑力夫妻俩在阳台见到的那人偶。

后来,丈夫从癫狂中苏醒,竟然发现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他非常后悔,但他没有向公安自首,而是畏罪潜逃了。跑之前他把尸体扔到了地下室,那人偶摆到了阳台,以此来制造家中有人的假象。直到郑力夫妻俩发现了那具女尸之后,人们才知道那幢楼房内原来一直留有一具女尸。

不出几个月,一直留意此事的小两口听说警察将那潜逃的男人抓了回来判了死刑,那具女尸的冤屈也算是昭雪了。

自此之后,邓淑霞再也没有做过那奇怪的梦。后来,那栋楼房突然发了一场大火,整个楼房焚烧殆尽。再邓淑霞想来这场大火一同烧尽的是那无头女尸的怨气,那女尸的冤魂也随着这场大火飘散离去了。

(故事完)

作者寄语:故事本身并不恐怖,但我想要说的是,每年莫名死去不为人知的人不在少数,而那些人也没有故事里那样幸运的被人发现,相反很多石沉大海,失去了踪迹,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人的生命很脆弱,很短暂,不求做一个对社会有意义的人,但求珍惜生命,大家千万要爱惜自己,保护自己,使自己真正做到善始善终。

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

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第三篇-挣冥币的男孩

随着清明节的临近,老徐的花圈寿衣店变得忙碌起来。今年,一种用金纸折的元宝特别受欢迎,但是得靠人工来折,而店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几乎天天都要忙到半夜。本想招个人帮忙,可就这点活儿,给钱少了人家不干,多了他又嫌亏 。

这天,他刚折了三箱元宝,中午就全卖光了。有一个客人除了要一套寿衣和大量的纸钱外,还要一箱元宝,可老徐实在拿不出来,结果人家什么都不要了,他心疼了半天。

傍晚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个10来岁背着书包的男孩,个子不高,很瘦,脸色苍白得像是一个病人。

“请、请问,你这儿要雇人吗?”男孩很腼腆,说话时微垂着头。雇用这么小的孩子,被人知道可不得了,这可是童工。

老徐皱着眉头打量起他,穿那么好的衣服还用打工?那身耐克运动服,他孙子也有一套,得两千多块呢!想到这儿,老徐心里很不是滋味,自从儿子死后,他已经有一年多都没看到孙子了。

“不要。”见老徐断然拒绝,男孩急了,说,“我不要真钱,你给我那个就可以。”男孩指着摆在柜台上的冥币。老徐一惊:“你开什么玩笑?去去,这不是你该玩儿的地方。”任他怎么轰,男孩就是不走,眼巴巴地看着他。

老徐不耐烦地说:“得得,算我倒霉,你是不是想给亲人烧纸?我送你一些吧。”老徐拿了一个黑袋子,往里面装了些冥币,递给男孩,“给你,这些应该足够了。”

男孩却不肯接,他看了看地上用来折元宝的金纸,拿起一张就折,老徐愣住了。没过一会儿,一张金纸就被男孩蹂躏得皱皱巴巴,老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抢过来,说:“得这样折。”

教了好几遍,男孩终于学会了。老徐眯着眼看着男孩认真地折着金纸,嘴角一撇,心想,你愿干就干吧!这两天老徐经常熬夜,因此感冒了,吃完药老是犯困,他靠在椅子上,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已经是晚上9点了。没想到男孩竟然还在,原本空着的纸箱子快装满了。老徐惊讶中带着些惊喜,问:“你怎么还在?不怕家里人着急?”男孩低下头,小声说:“我跟奶奶说去同学家写作业,我现在要回去了。”

老徐犹豫了一下,从钱包里拿出一张20元的钞票递给他,男孩却说什么也不要,眼睛一直盯着冥币。老徐见状,试探地问:“你真的只要冥币?”男孩点点头。

“这可是你自己要的,别回头说我欺负你。”老徐边说边把刚才装好的黑塑料袋递给男孩。男孩低着头说了声谢谢,然后又说自己叫杨小莫,明天晚上还会过来,说完转身就走,也不管老徐同不同意。

只是两三个小时,又不用给钱,应该算不上雇用吧!顶多是帮忙,老徐这样想。

一连几天,杨小莫总是在晚上7点左右过来。进门也不多说话,坐下来就开始折元宝。老徐有时觉得无聊,想跟他聊聊天,问三句也回不了一句,弄得老徐后来也懒得再开口了,两人默默地各干各的活儿。

杨小莫离开时,老徐会给他两小捆冥币。每当这时候,杨小莫的表情都变得有点诡异,像是兴奋,又像是痛苦。渐渐地,老徐心里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怪怪的。

这天,老徐忍不住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要这么多冥币干吗用?就算是上十座坟都够了。”

杨小莫的嘴唇轻轻动了动,但是没说话,他把冥币塞进书包,往门口走去。在他开门离开的瞬间,老徐发现外面下起了雨,他犹豫了一下,拿起靠在墙根的一把伞追了出去,然而门外已没了人影,怎么走得这么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的关系,平时人车如流的街道此时静得吓人,老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慌忙返回屋里。

自从开了这家店,老徐几乎是吃住都在这里。杨小莫走后,他简单地吃了点东西,打开电视,边看边折元宝。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鬼片,老徐看着看着,后背突然蹿起一股凉意,身子越来越僵硬。

鬼片里讲的是一个鬼到阳间打工挣钱,那个鬼每天天快黑时出来,不要真钱,只收冥币。怎么跟杨小莫这么像?以前他听人说过,寿衣店阴气重,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儿子死后他决定开这个店,他觉得这样能离儿子近点。

现在想想杨小莫一直以来的表现和他毫无血色的脸,那真的不是一个正常十来岁孩子该有的脸色。

第二天,杨小莫像往常一样准时出现在老徐的店里,老徐坐在离杨小莫最远的地方,眼睛紧紧地盯着杨小莫,越发觉得他不像正常的孩子,因为他太沉默了。

8点,杨小莫把最后一个折好的金元宝放进箱子里,站了起来,看着老徐,打算离开。老徐心头莫名地一颤,忙拿起两捆冥币装进黑袋子轻轻地扔在杨小莫面前的箱子上。杨小莫拿起袋子转身就走。

老徐想了想,跟了上去。老徐的店开在老城区,往西走就是城里,往东走就是郊区,而杨小莫走的方向正是郊区。他们来到一个叫林庄的地方,借着月光,老徐眼看着杨小莫走进了一片树林。他不敢再往前走了,心里有说不出的恐惧。老徐仓皇地逃回寿衣店,反锁上门。这一夜,他一直睁着眼到天亮。

怕杨小莫再来,老徐在下午3点的时候就关了店门,他在公园坐了几个小时,直到过了8点才回店。回去后看到店门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爷爷,您去哪儿了?”老徐眼前一暗,不由得又紧张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老徐天天这样躲出去,回来时门上都会贴着一张纸条,每次的内容都不一样,起初是疑问,后来却变成了关心。

老徐有些郁闷,这要躲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这天早上,店里突然来了一位中年女人,她把一个纸箱扔到老徐面前,怒气冲冲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连孩子都要骗,也不怕将来下地狱!”

老徐被她骂,感到莫名其妙,傻傻地看着从纸箱里滚出来的几十捆冥币。“你是?”老徐惊讶地问。女人看起来很瘦,脸色跟杨小莫一样苍白。

“我是杨小莫的妈妈,我昨天才知道小莫天天到你这儿干活儿,你竟然拿冥币来糊弄他,你还是不是人呀?”女人说话很不客气,老徐急了,让她把话说清楚。

从女人的话里,老徐终于明白了,杨小莫的妈妈为了挣钱养家,顾不上管他,他就以去同学家写作业为由,偷偷到老徐的店里打工,她还说家里人都活得好好的,要冥币没用,让老徐给她换成真钱。

老徐没办法,拿出三百块钱,她嫌少,老徐只得又多给了两百,她这才不情不愿地走了。

老徐自嘲地笑了笑,虚惊一场,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神,都是自己吓唬自己。看来也没必要再躲了,这些日子耽误了不少生意,一想到这个他就心疼。

下午4点半,杨小莫又来了。他的脸上流露出担忧:“爷爷,这些日子您上哪儿了?您没事吧?”

老徐尴尬地摇了摇头,说:“哦,对了,你以后还是别来了,否则你妈非把我这儿拆了不可。”

杨小莫沮丧地“哦”了一声,声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把冥币藏在我家后面的树林里,还是被妈妈发现了,结果全拿走了,要是早点烧给爸爸就好了。”他失望的样子让老徐有点不忍,顺手拿了几捆冥币装进黑塑料袋要送给他。杨小莫却摇了摇头,说:“这恐怕不够。”老徐哑然失笑,问:“那你想烧多少?”

“我奶奶说,我爸爸喜欢钱,得给他烧好多好多,他才不会去拿别人的钱。所以我要挣好多的‘钱’烧给他,可是,我妈妈不许我烧,她说他不是我爸爸。”

老徐苦笑:“你还想在我这儿干?这可不行,算了,算我倒霉,这些都给你吧!你以后别再来了。”他把杨小莫妈妈还回来的一箱冥币全给了杨小莫。

见老徐如此坚决,杨小莫脸上流露出失望:“我不白要,这些‘钱’算我借的,我以后一定会回来还的。”

杨小莫真的不再来了,店里又剩下老徐一个人。打那之后,每到晚上7点,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往门口看,总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

清明节这天,老徐去给儿子烧纸,在墓地里意外地看到了杨小莫,他的面前有很大一堆还带着火星的灰烬。老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墓碑上的字,杨远山,这不是上个月刚刚落马的副市长吗?当时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说这位副市长知道自己要被纪委调查后,偷偷卖了家里所有的房产,带着钱和小三开着车准备跑路,结果不幸遭遇车祸,当场死亡。杨小莫的妈妈受到牵连,被单位辞退,现在的她在郊区租房住,靠到处打工挣点小钱。

难怪杨妈妈会恨杨远山,也难怪杨小莫要那么多冥币。老徐鼻子一酸,泪水湿润了双眼。

杨小莫看到老徐愣了一下,问:“爷爷,你也来烧纸?”

老徐说:“是,和你一样,我也要烧很多很多,这样他就不会再觊觎别人的东西了。”老徐说这话时,眼睛看着面前的墓碑,那是他儿子的墓碑。两年前他的儿子还是风光的局长,因为贪污东窗事发,跳楼自尽。儿媳受不了别人的白眼和嘲讽,带着孙子去了别的城市……

以上就是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