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大全3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3个长篇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长篇恐怖鬼故事29篇、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鬼故事长篇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长篇鬼故事大全

长篇鬼故事大全第一篇-古怪琴谱

有个年轻人叫凌浩歌,在一家咖啡厅做兼职钢琴师。这天,他发现家里的钢琴音不准,便在网上找了个姓包的师傅上门调音。

包师傅竟然是个满头银发的老者,瘦削精干,拎着一只箱子,进门就礼貌地先脱了鞋。凌浩歌连忙弯腰给他拿拖鞋,这时,挂在脖子上的玉蝉掉了出来,被眼尖的包师傅瞥到了,随口赞了两句。玉蝉是凌浩歌家祖传的,见包师傅有兴趣,就索性拿出来给他细看,包师傅小心地欣赏了一会儿,便走到钢琴前开始调音了。

凌浩歌去厨房倒了杯茶,回来时,包师傅说在钢琴里发现了一份琴谱,他随手递给凌浩歌后,继续埋头调音。

凌浩歌诧异地接过,琴谱是手写的,没有曲目名,纸张一看就有些年头了,肯定不是自己的琴谱。凌浩歌默读了一遍,不是自己熟悉的曲子,甚至可以说根本没听过。

一个多小时后,包师傅调好了音,凌浩歌付了钱便迫不及待地在钢琴上弹起来,弹着弹着,渐渐一发不可收,音符如潮水般汹涌澎湃,优美却哀伤。这是凌浩歌第一次弹这个谱子,却似曾相识,有种道不明的力量诱使他根本停不下来。“咚”,最后一个音落下,琴音戛然而止,他突然感到一阵哀伤,胸口好像有东西堵着,咽不下,吐不出。他又反复练了数遍,才意识到这个“琴谱”不一般。

他立马给当初买钢琴的琴行打了电话,对方说二手琴都是四面八方收来的,旧主人不可查。他又给几个音乐学院的老同学打了电话,随口哼了一段问他们熟不熟,大家都说没听过。于是,凌浩歌给第一页琴谱拍了照片,贴到万能的音乐论坛上,希望网友们能给出答案,可一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回应。

这天凌晨一点四十分,街上冷冷清清,凌浩歌兼职的咖啡厅也快打烊了,只剩老板在吧台算账。凌浩歌看看还有二十分钟下班,不如再练练琴。咖啡厅的钢琴比家里的那架要高档很多,凌浩歌突然有了弹一弹那首无名曲的兴致。于是,他开始凭着记忆弹奏起来。

由于钢琴位于大堂深处,而且弹曲太过投入,凌浩歌根本没有留意到,此时此刻,两名蒙面歹徒推开了咖啡厅的门,悄悄把枪对准了吧台的老板,命他噤声掏钱。随后,一名歹徒发现了大堂深处的凌浩歌,冲他走过去,而此时,凌浩歌仍在忘我地弹奏曲子的高潮……

说也奇怪,这琴声像是有魔法,两名歹徒听了,跟中了邪一样,竟然把来到咖啡厅的目的抛之脑后,双双呆立在那边,一旁的老板抱头捂耳躲在吧台下瑟瑟发抖。

凌浩歌畅快弹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回头却看到一个持枪的蒙面歹徒在距离自己不到三米的地方呆若木鸡,他吓得一下瘫在钢琴旁,手足无措,却见那蒙面歹徒突然一个转身,和同伙一起奔出了咖啡厅。

等他们走后足有五分钟,老板才颤颤巍巍地从吧台下爬起来,与凌浩歌面面相觑,不知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两名持枪歹徒怎么没有抢一分钱就失魂落魄地跑了呢?

凌浩歌回去后,翻来覆去睡不着,琢磨这是怎么一回事,他隐约觉得和他当时正在弹奏钢琴有关,难道琴谱真有什么不祥的能量?

这天傍晚,晚报上的一则新闻引起了凌浩歌的注意,说是今晨五点多,本市发生一起跳楼事件,两名死者是邻省一直在逃的抢劫惯犯。曾有目击者看到他们在凌晨两点前后从某咖啡厅出来。警方初步认定案犯是畏罪自杀,详细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再看新闻配图,正是昨夜在咖啡厅见到的两名歹徒。看到这,凌浩歌倒吸一口凉气。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咖啡厅里只有寥寥几个客人。凌浩歌百无聊赖地弹着琴。这时,一个酒醉的客人上前恶言挑衅,让凌浩歌弹点新玩意儿。凌浩歌心生厌恶,真想冲过去揍那人一拳,可一个念头突然在他心里闪过:你想听点儿新玩意?那就让你听听我的“无名曲”好了……想着,凌浩歌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端坐下来,开始弹奏那首奇怪的无名曲……

不过才弹了几个小节,刚才那个讨厌的无赖,已听得脸面狰狞,两眼充血……而远处几位客人和店里的服务生,也都转向了钢琴的方向,个个目瞪口呆,脸色灰暗。

凌浩歌却越来越有快感,曲子刚要进入高潮,突然,有人大吼:“住手!不要弹了!”大家如梦初醒,一脸茫然,而兴致正高的凌浩歌被人当场喝止,非常扫兴,皱眉望向来人,却是大学里的教授隆文成。凌浩歌说:“隆教授,怎么是您?”

教授一脸惶恐,语速飞快:“不能弹啊,这是首魔曲,它的高潮段落听后有可能会使人致死,演奏者也会大伤精气。”

凌浩歌一听“魔曲”两字,不由一惊,他急忙等待教授的解释。教授补充道:“这是失传的魔曲《第十三级台阶》!”

凌浩歌听到这,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第十三级台阶》这个曲名,他不陌生,相传是英格兰某无名作曲家所作,据说,闻者有可能万念俱灰,甚至走向绝路。因为此曲夺去了太多人的生命,作曲家销毁了乐谱,从此销声匿迹。

“那天听几个学生说起你在询问一首曲子,他们给我看了琴谱,我就认出来了,我以前做研究时曾听过最开始的几小节,真是邪门啊!”隆教授似乎心有余悸,“你是从哪儿弄到这份琴谱的?”

凌浩歌细想了好一阵,突然一个起身,拿起电话—他想到一个人。没错,知道琴谱来历的一定是他,调音师包师傅!可是,包师傅的电话却成了空号。

在隆教授的建议下,凌浩歌当晚就烧了琴谱,删了帖子。他本以为,琴谱的来历将永远是个谜,直到他收到了包师傅的来信—

凌先生:

我想你就是我要找的人。那日看到你脖上挂的玉蝉,如果没有猜错,你就是少爷凌仁清的曾孙。请原谅我以这样的方式赠你琴谱……

原来,包师傅小时候在凌家打杂。凌仁清少爷是当年少数在西洋留过学的作曲家和演奏家。日军进城后,久闻凌少爷大名,军中少佐亲自请他去演奏。凌少爷沉默良久,同意了,但有一个要求:需三日后在军中设大宴,届时必当亲临献奏。日军少佐答应了。于是,凌少爷废寝忘食,闷头写作。三日后,他换上一身素服,只身赴宴。凌家人都以为凌少爷再也回不来了。没想那日夜半,凌少爷竟回来了,并执意让全家老小连夜收拾行李远走高飞,而他自己,选择了自尽,以保全家人。

包师傅在出逃时顺手拿了凌少爷最后的这份琴谱,一时起了贪念的他曾想着,日后用凌家少爷亲笔写的琴谱换些钱财,但当他知道凌少爷自尽的消息后深受触动,并为自己的行为羞愧不已。于是,数十年来,包师傅一直保留着琴谱,就盼有朝一日能奉还给凌家的后人。

包师傅一直为自己当年的行为汗颜,所以最终选择用写信的方式向凌浩歌解释一切。包师傅说,他虽然会调琴,但不懂演奏,没有机会弹奏少爷生前最后的杰作,还望凌浩歌能好生收藏。

凌浩歌捏着信,好容易把各个细节串连起来:太爷爷留过洋,应该像隆教授一样看过《第十三级台阶》的原谱。那三日,太爷爷一定是在拼尽全力回忆他当时看到的谱子,记录下来,然后带着杀人于无形的“毒谱”潇洒赴宴……

凌浩歌端坐钢琴前,想到自己曾被魔曲迷了心窍,险些害了无辜人的性命,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长篇鬼故事大全

长篇鬼故事大全第二篇-中午十二点

你有过这样的情况吗?不管你是不是一个人,你都感觉世界只剩下了你一个人,其他人都像是被隔在另一个空间,也许是我们进入了一个空间……

因为最近即将参加一个考试,我留在了淮阴,白天在工学院看书,晚上住在我哥家。有段时间我起的玩,哥哥家里的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我总会听到传说中的玻璃球的声音,不止一次地听到这样的声音。玻璃球滑过楼板,曾今儿时最普通的玩物却在如此安静的空间里让人头皮发麻……传说,楼板上的玻璃球声是眼珠滚动的声音,是死神对楼上即将死去的人的召唤。我特地去查了百度百科,百度解释是犹豫霉菌进入了混凝土管道,将钢筋与混凝土分开,钢筋由于受应力作用,会与混领土摩擦发出玻璃球滚动的声音。可是这样一个新房子真的会这样吗?隔壁房间,侄子的小闹钟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声像要贯穿进这个空间的每一个角落。肯定是我神经质了,连刷牙都觉得背后阴风阵阵,总有门把扳动的身影,洗脸抬起的那一刻,镜子里总会有黑影略过,也许这都是我很不切实际的胆小产生的幻觉吧。

中午的图书馆安静的让人眼皮累倒极点,又是这种如此安静的感觉,太阳光照的我眼发晕,后背却冷的流冷汗。我转头看看一位女生站在书架中将捧着一本书《何必把爱情当成命》,我头皮一嘛。阅读区的阳光充足,图书室里却是开着灯不见阳光的地方。微弱残冷的灯光静谧地打在她身上。

她朝我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眼神深邃,却报以微笑的清纯姑娘。她放下书,往图书室更里面的地方走去。我抬起头看看太阳,舒了一口气,对自己说这是一个没有鬼的世界,是我脑子想太多,胆子太小了。我嘲笑自己一定是小时候鬼片看多了。

我现在都记得小时候看的那些鬼片,那些在今天看来很虚假的影向却像是被刻在脑子里一样,如此地清晰。从油锅里走出来还转到眼珠僵尸,让老鼠啃食发出嗷嗷叫的腐尸,各种青面獠牙的僵尸……这些影像总会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

有一个电影叫《你身边每个角落里的鬼》,当然我是没看过的,以我现在胆量来说我是不敢看的,光听名字够我怕的了。淮工同学的宿舍不在校内,我每次晚上都会送他回去,再自己骑车回家。宿舍的门口是学院路,路上是高大浓密的法国梧桐。傍晚的阳光照落,树荫覆盖着正个马路,光线穿过树荫照在我的墨镜上,一秒钟,不,是0.5秒的闪现。我左眼的眼镜上出现过一张支牙阴笑的脸,眼睛被刀从上而下划了一个血淋淋的刀口,眼珠都被划开的脸。是停下等红绿灯的那一瞬间,我的目光是停住在路边一个老式小区的阳台上的,阳台上挂着吊兰,长长的叶茎几乎掩盖了整个阳台。我浑身麻到忘记了动弹,心脏被吓到了要炸开般地跳动。怎么呢?这是怎么呢?我问自己,红灯亮起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明明只有那红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幻觉?是因为处于放空状态,胡思乱想了吗?

真是越怕什么,越有什么事会来。二嫂跟我在小区里莫名讲起灵异的事件,说外甥的奶奶一日早上醒来猛的坐起对媳妇吼到:“哎呀,你要死啊,干嘛把个人头放在桌子上啊”,可桌子上其实什么都没有。大家当是玩笑,我听了却是各种不安。

人神经涣散的时候,脑电波会进入异次元空间,让自己的眼睛收集来自不同世界的东西吗?听说的三岁前的小孩是可以看见鬼的,即将糜世的老人也会看到,二者的共同点在于神经的集中点都不只在于这个世界,涣散的精神状态会让人的脑电波自然地进入了异次元空间?小孩小时候经常会莫名地不停哭泣,生病,一些很奇妙的土方法,比如帮孩子驱鬼,喊魂,给老祖宗烧纸,这些方法看来是可笑的,却又真的会有奇效,很多人说这是心理效果,然而未明世事的孩子知道什么叫心理效果吗?几年前外公即将去世的时候,呕血,喊痛。儿女们很是心疼,一些懂异事的人说是索命的鬼来带外公走,外公不愿意被打了,让母亲和姨娘烧纸请求他们好好地外公走。几张纸一烧,外公真的走了。三百多米里外的田野路上,两个穿着军大衣的人拖着一个老人往坡上的坟地里走,至少我真的感觉我看见了。火花的时候,大家看外公最后一眼,灵布翻开的那一刻,我瞎的半死,外公竟然睁着眼。

故事还在发生,我想的越多越不安,过去的事情让我对这几天的奇怪现象产生了怀疑,这真的是我幻觉吗?晚上的小区也出奇地安静,一幢幢高楼为在一起,中心的绿化场没开灯,黑的不行。我骑着电动车,高高楼房耸立于月光之下,被残冷的月光照出来阵阵钢筋混凝土的寒气。3号楼的楼顶上,有人站在楼顶上,她就一动不动,高楼的风吹起的她的长发,长裙。我推车迅速地跑向电梯,我不敢看,不敢多想,不管她是不是想轻生的女人,也许我再多看一眼,我自己都会被吓死。电梯开来,速度很快,瞬间到了3楼,崩的一声停在了3楼,电梯门开了,没有人,我按的是11楼。电梯门好像卡住了,一大半的门在3楼打开,却有一小部分是卡在3楼电梯口的下部的。难道这是非正常的式的打开?我犹豫到底要不要关门继续上去。我无法思考,脑子像被电击了一样晕乎乎的,我抖着手按下关门键,电梯摇摇晃晃跑到了十一楼。我迅速放下包去洗个热水澡,我一定是神志不清了。热水冲洗着,包围着整个身体,后面却一直发冷。

第二天的晚上,我在图书馆待的晚,图书馆晚间10点关门,9点10分,我准备离开回家。图书馆的地砖是那种红红绿绿的小岩石体做成的,大厅上方是铁架撑起的玻璃。“滴答,滴答,滴答”,又是这种声音,可这不是钟声,更像是从高度低落的水声。滴答,滴答……我摇了摇头,声音还是存在,也许是水龙头没关好吧,我也不敢多想,迅速地往前走,只往前多走了7步,水滴在了我头上,手一摸,是红色的液体,我整个人懵了,眼前的地砖瞬间开始变红,是血水,血水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大。我不敢抬头,我只感觉,这一刻我的心脏已经快停止了跳动,生命快停止了呼吸。头顶的玻璃哐当一声破碎了砸了下来。

那个读书的女生,手里还拿着那本《何必把爱情当成命》。“同学,麻烦你帮我把书还回去好吗?”我整个人继续崩溃到了极点,我想哭,我想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我的心在问自己,我是不是要死呢?她这就么躺在地上,满脸是血,还用那牙齿已脱落的嘴对我笑。“为什么你可以看见我?”她问我。我如何回答,我只想能动一下我的腿,让我逃离这地方。“看来你是由传说中的阴阳眼,也就是有特殊的脑电波,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深吸一口气,你就可以动力,可以说话了,你现在脑子脱离了真实世界,没有氧气进去了。”我深吸一口气,果然我身体有感觉了,我狂喊了一声,可坐在图书馆的阿姨却好像听不见任何声音。“你放了我吧……”我祈求她。她从地板上上飘起来,身上的血都自然消失了,她穿着一条白色的睡衣裙子。对我说,只要你愿意帮我,我会帮你带走你身上特有的脑电波。“她对我说。”我,我,我怎么帮你,你放过我吧“我对她说。”你掉头看看,你今年刚好23周岁,是阴气最好沾上你的时候,你最近一定看到很多东西了吧,今晚是这个月的十五,你能看到会更多,不信你看看外面“她对我说。我转头看向们门外,我的天,好多人,大人,小孩,老人,他们都齐刷刷地阴冷地看着我。我脑子要炸开了一样,他们的眼神锋利到要刺进我的脑子一样。”我不信,这世界上哪有鬼!“我怒吼。”你不信,你今年是23岁,今天是你出生月的第十五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明天5月16号是你的生日吧,等到你出生的那天你来到这个世界那一时刻,外面那些所有的无法投胎的灵魂都会来抢夺的你的肉体,寻求重生,因为你可以在阴阳界自由来回,这样他们拥有了你,等于有了重生,我现在只想投胎,离开这个地方,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从上面摔下来吗?因为我就是在从上面跳下来死的,他伤害了我,我刚考上大学,就做了他的女朋友,我怀孕了他不但不想承担责任,还说我是野婊子,小孩肯定不是他的,说我这种女生应该去死。我极度伤心,就跳了下来,我这一死,怨气太重,根本无法投胎。我只能去投阴阳炉,可是我不甘心,所以我必须每年每天的今来跳楼,增加自己的阴气,不至于太虚弱,被他们勾走。“我似乎已经没有理由不相信她的话。”你要我怎么帮你?“我胆战地问。:”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去见找一样东西,你再带我去见一个人,只要怨气没有,我就可以去投胎了“。我不敢往外面走。:”没事,鬼是无法接近人的,因为他们碰触不到人,你是个体,不到明天晚上他们是碰不你的“。她对我说。这一切难道是梦吗?我问自己。我隋她离开了图书馆,图书馆楼梯下的小女孩瞪着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右腿残缺。朋友跟我说过,不久前,一位小女孩在他们学校玩耍被汽车压死了。

长篇鬼故事大全

长篇鬼故事大全第三篇-乡村诡事之驱鬼

黄河发源于青海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曲,它浩浩荡荡,气势磅礴地流过了诸多的省份。当然也包括一些偏远的小山村。我家就坐落在黄河中游的一个荒凉地带,世世代代都是靠着黄河水的养育才得以繁衍生息。这个故事有关于黄河有关于那片土地。

那还是爷爷年轻的时候,当时真值大跃进时期,全国各地大炼钢铁。各家各户的一些铁制用具都被生产队集中到一起后投进了一个更大的半椭圆型的熔炉里,没日没夜地添柴加火,寄期望于将这些破铜烂铁熔铸成一件件坚硬的冷兵器,打到台湾,收服祖国的大好河山。可最后,冷兵器没有锻造出来,倒是滋生了一匹匹难民。

由于生产工具的无端浪费,爷爷他们荒废了农业,又加上西北那几年连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农民只得忍饥挨饿,过着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有一天爷爷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了,就伙同同村的几个玩伴去黄河岸边的湿洼地带准备打捞一些水产带回去煮着吃。据爷爷说,那天晚上,月朗星稀,天空明净的像一个纯洁的少女。他和铁蛋(三爷的乳名),二娃(我爷爷的一个玩伴,不过早已经过世了)一起悄悄地拿着自己织好的网兜去了坝子口。他们到那边的时候,河面泛着月色的光,波光粼粼地一片,洼地的草丛中偶尔传来几声“呱呱”的蛙叫,气氛显得幽静极了。

爷爷他们将网兜抖开,打了一个结后,扔进了坝子里,等网兜全部浸在了水中,爷爷就掏出了随身带着的烟斗自顾地抽了起来。同来的铁蛋也是一个老烟鬼,看爷爷抽的津津有味,嘴馋了,腆着脸向爷爷讨要。爷爷也不吝啬,从布兜中随手抓了一撮烟叶递给铁蛋。他接过后,将烟叶混合在纸张中,卷成了一根手指长的烟棒,满脸惬意地陶醉在了吞云吐雾中。正当他们抽的有味的时候,爷爷突然感觉网兜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网住了。爷爷很兴奋,单从挣扎的力道来看,网住的肯定是一个大家伙,说不定是一只大河蟹啥的,带回去可以美美地改善一顿伙食了。二娃也发现了河中的异样,和爷爷一起用劲地去拉网兜。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能够将网兜中的东西打捞上来。爷爷急了就喊在一旁还在吧嗒吧嗒地陶醉在烟雾中的铁蛋。爷爷喊,喂,铁蛋,你个浑球,还不过来一起拉。铁蛋听了,这才醒悟过来,屁颠颠地跑过来,合三人之力去拉网兜。终于网兜慢慢地浮出了河面。爷爷他们都屏气凝神地看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大家伙这么沉?不多时,爷爷透过白茫茫地光亮看到网兜中网着一个浅绿色的物什,很大的一团,由于已至深夜,光线不好,爷爷并没有确切地看清那是什么。

铁蛋在前面拉,爷爷和二狗在后面用劲,将那团浅绿色的东西拖到了岸边。爷爷俯下身去看,顿时一股腐臭的气味直冲脑腔,铁蛋厌恶地赶紧捂住了嘴巴,口中嘟囔着,“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臭?”爷爷瞥了一眼铁蛋,示意他小声点,要是惊动了生产队长他们,事情就不好办了。其实当时爷爷是留了一个心眼,他想这团浅绿色的东西看上去湿哒哒的不堪入目,但说不定是什么稀奇的宝贝呢。

二娃好奇地用手指去触碰这团东西,感到软软的,滑腻腻的,周围布满了一层层褶皱。三人都惊奇不已,铁蛋问爷爷,我们急嗤忙慌地鼓捣上来的这个东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爷爷也哑口无言,只是愣愣地看着,说不上个三五六来。最后爷爷在征求了铁蛋和二娃的意见后,将这团东西带回了家里,想等着日后有了苗头再拿出来。

可是,事情万万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当晚爷爷回去后,用艾蒿熏了一下臭味后背着奶奶将它藏到了床底下。第二天爷爷他们装着若无其事地去上工,到晚上大约是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奶奶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口中咿咿呀呀地开始说起了胡话,爷爷被吵醒了,一睁眼便看到奶奶披头撒发,形若鬼魅似的手舞足道着。爷爷也惊了一跳,高声问奶奶“喂,孩他娘,这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发什么神经。”奶奶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仍然咿咿呀呀地口中念念有词,到最后,奶奶竟然一头扎进了灶膛,胡乱地拨弄起温热的灶灰来,一边往自己的脸上头上抹一边说,“好冷呀,好冷呀。”爷爷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怕奶奶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就在床底下找了个尼龙绳子将奶奶反手绑在了屋里的房柱上。然后惊慌失措地赶出门去找队长和铁蛋,二娃他们。当大家都慌里慌张地感到爷爷家里的时候,看到奶奶耷拉着脸皮,蓬头散发地倒悬在房柱上。样子可怜而凄楚,爷爷心里一紧,跑过去抱起了奶奶。

队长早年的时候,跟随者村里的一个阴阳大师学过一些通灵术,看了奶奶的样子,也惊呼了一声。然后立马将大家分散开来。她向爷爷说:“看她婶子的样子多半是被河鬼给附身了,得赶紧驱灵,如果不及时,她婶子恐有性命之忧。”爷爷听了,当下就乱了分寸,抓着队长的说,“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你可一定要救救孩他娘啊。”队长挥了挥手,安慰爷爷说先别慌,大家都按我的吩咐做,奶奶还有得救。

队长命令铁蛋去抓了队里的一只雄壮的红冠公鸡,又叫二娃去厨房里挖了半碗小米来。然后,让爷爷虔诚地跪在奶奶跟前,点上三株香后,毕恭毕敬地插在小米上。接着队长又从案台上拿起菜刀,将红冠公鸡按在地上,用刀尖挑破了鸡头上的皮肤,取了几滴鸡血后,淅淅沥沥地全滴在了小米上。这时奶奶身体猛地一震,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队长看到这个状况,一个健步冲到奶奶跟前,手按着奶奶的天灵盖,断喝道,“泣血蝇虫笑苍天,长驱鬼魅不休战,破!”

奶奶终于从混沌中清醒过来,看着一屋子面面相觑的人,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爷爷长舒了一口气,将奶奶手上的绳子解了下来,轻手扶奶奶坐下后告诉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爷爷看奶奶回归了正常的状态,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定了下来,他起身向队长道谢,并嘱咐大家早点回去。说“没事了,没事了。”

队长看爷爷躲躲闪闪的眼神,知道爷爷心里一定藏着事,就没有跟着大家一起离去。他等人都走完后,才悄悄地问爷爷是不是沾惹了什么脏物?爷爷想了一会儿,将那天前一晚上的事情告诉了队长,并从床下拿出了藏着的那团东西。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队长看了那团东西,当下脸上煞白的一片,他指着那团东西,哆哆嗦嗦地说,“你.....你.....怎么将他弄到家里来了。”爷爷从队长紧张的表情上看出来这一定不是吉祥之物。追问之下,才知道,这团浅绿色的软软的滑腻腻的东西,竟然是一层层卷裹着的人皮。

第二天,一大早爷爷就将这团人皮投掷到了河沟里,从此后,他再也不敢乱在河沟里打捞东西了。

以上就是长篇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长篇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