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3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3个长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陈默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长篇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第一篇-惊悚夜宴

小幽在店里忙得不亦乐乎,此时正是客源最高峰的时候,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连忙拿起电话按了接通,电话里传来杏子熟悉的声音:“小幽,A同学从国外回来,今天晚上几个在附近的高中同学一起聚餐。七点正,在彩虹饭店,包厢是405厢名为秋香,每个人都必需准时到,你别迟到啊。”没等小幽回答,她自顾自说完便挂了电话。

六点四十分,小幽看到顾客渐渐稀少了,忙结算了一天的帐单,还好,比昨天提高了一个点,她满意地放下笔,收拾好银子和单据,一看时间正好,便关了店门,取了电车往彩虹大酒店驰去。

傍晚,公路两旁边的人们都在悠闲散步,和风轻轻地拂着小幽的头发,一阵惬意的风袭来,小幽不由自主地甩了一下长发。彩虹大酒店座落在县城的郊区,四周都是树林,环境幽静,生意兴隆。车子往前直开二十分钟,再拐了个角,彩虹大酒店就出现在小幽的面前。一座高耸雄伟的建筑物,周围全是郁郁葱葱果树,树上挂满了果子。

晚茶设在四楼,小幽走进电梯,按了一下四楼,电梯缓缓地升了上去。不一会就到了四楼,一个身着红旗袍的服务员,把小幽领进了包厢。同学们早等在那里了,见到小幽,同学们七嘴八舌地挤兑起来,有的说小幽胖了,有的说瘦了,有的说变漂亮了。一时众说纷纭,小幽都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一时语塞,只是呵呵地笑。是啊,这把年纪还没嫁人,肯定有人说闲话了,剩女啊。恰好这时A同学打了圆场说:“今晚难得聚在一起,看来近的都到齐了,远的就别无他法,只能短信或电话问候了,大家都这般年纪了,能够聚在一起说说话,也很荣幸了,希望大家珍惜相聚的时光,接下来,我们可以说些发生在自己身边有趣的事或所见所闻,或笑话什么的,或让人惊悚的故事也可以。”话音刚落,同学们响起了一片掌声,个个热烈响应。“我建议玩游戏时用一个啤酒瓶放在餐桌上旋转,转到谁的面前停下,谁就开始说。”B同学说。

接下来游戏开始了,啤酒瓶从A同学开始,他把桌子用力一拨,桌子旋转了起来,大家屏息等待,看最后啤酒瓶花落谁家。桌子转了三圈,啤酒瓶缓慢地在B同学面前停下了,高中时期,他一直是个不善口头表达的人,但这次他却胸有成竹,样子好象早有准备,看到同学们关切期待的眼神,他不慌不忙地说了一个令人惊悚的故事。

我自从高中毕业后,本来想再复读的,可是考虑到家里的兄弟姐妹众多,家里的生活困难,看到两鬓斑白的父母亲,日夜操心,我便打消了复读的念头,刚好表哥介绍我去他朋友的木片厂帮忙,便毫不犹豫地收拾行李,第二天便去木片工厂报到。开始了打工生涯,整天在突突的拖拉机声中渡过。老板人倒也诚恳生意也稳定,这样的打工生活倒也无忧坦然。

就在八月十五这一天,因为我回老家路途遥远,也不打算回家。老板安排我和一个老头(大伙都叫他老莫头)值班。忙了一天,终于决定晚上好好犒劳自己,老板发了月饼给我,也配了茶叶,我受宠若惊。开手扶拖拉机在木片厂区內拉木片给工人们晒,工资可观又包食宿,也不怎么辛苦。因为节日,这一晚老板让我们早早收工了,山野一片静悄悄,平时吱吱喳喳的鸟儿也安静睡去了。一时间很静,静得我心头发毛,其它附近搬板工人也回家过节了,只有我和老莫头在看守这木片工厂。

这时正值八月十五,月色分外的亮,我坐在厂房简陋的宿舍门口,望着硕大的月亮出神,想着家中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无味地喝着刚泡的相思叶茶,突然感觉尿憋得慌,便往侧边的林子里走过去小便,月色亮堂堂的,我看到一棵棵树影在晃动,忽明忽暗的。刚拉完小便,便听到一个声音在怒骂:“是谁这么缺德!竟然在我身上撒尿!”我听到说话声,却不见人影,心里一阵发毛,忙连声说了几个对不起。慌不择路逃回了宿舍。跟我一起看守厂房的老莫头早已打起了鼾声。看到老莫头,我惊魂未定的心才稍放松了下来。想起刚才林子里的那说话声,我也无心喝茶赏月,忙收拾好茶碗往屋里走。

就在这时,耳边却又响起一个娇柔的声音:“这么快休息了?放弃这么好的月夜,可惜了。陪我再坐一会如何?”我听得头皮发麻,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女人的更何况是夜晚。想起刚才在林子里的说话声,我心里有些发毛,不敢转过身子,也不敢接过话茬。我当时想迈开脚步回房间叫醒老莫头,可我怎么也抬不起脚,两条腿象生根了一样。一口冷风吹来,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转过了身,妈呀!你们猜猜怎么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子站在我面前,我一下子惊呆了,就象聊斋里写的那些狐仙子一样,此时我也不怎么害怕了,就算是鬼,她也算一个漂亮的女鬼,怕什么?我当时是豁出去了。然后,我和她就一起坐了下来,边聊天边吃月饼喝茶赏月了。我们谈了很多,但大概内容都忘了一干二净。后来我被那个仙女逗得大笑,因为大笑声把老莫头给吵醒了,他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揉着眼走出来。他纳闷地问:“你在和谁说话。”我脸色煞地白了,连忙掩饰说:没有啊,是你在做梦吧?……其实我本来想和他说和……但好象有人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说出话来,喉咙好象被东西梗住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干活。”接着老莫头又说:“前些天公路上发生一起车祸,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开着电车,被一台大货车给碾死了,听说从头上碾过,剩一撮头毛,惨不忍睹,哎!现在的司机为了贪快!开车又猛,作孽哟!我睡去了。”“你也早睡去吧!”末了他又叮嘱了一句。自老莫头出来,那仙女不知躲哪去了。月光下,不远处,我四处寻找了一下,就在工厂的大门口前我看见半空悬挂着一个只有毛发,下身着绿色的东西在我眼前晃动,接着是一副骷髅头……我吓得昏了过去……第二天,我便回来城里重新找工作,和你们一起在这里了。我说完了,B同学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同学们都呆住了,感觉毛骨悚然。还是A同学打破沉默,说这个太惊悚刺激了,换个好笑的。小幽还没回过神来,还沉浸在恐惧之中,感觉一股寒气从背脊凉到脚。

接下来啤酒瓶又开始旋转了,这次停在能说会道的C同学面前,只见她清了清嗓门,便滔滔不绝地说起来。C同学家境还可以,自从考上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一个边远的小镇的豆奶厂里上班。这间豆奶厂规模小,大概只有三百几人左右,其中家属也占有百来个,刚来时听说这地方经常闹鬼。因为我刚来到这里,什么也不知道,后来渐渐了解一点皮毛。这个豆奶厂,效益不怎么好,加上豆奶厂那个环保设施不处理好,四周臭味连天,苍蝇满厂飞,我很不情愿呆在这样的地方,但生活总是不如人愿,刚分配的工作也不好调动,也只好以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面对这样的环境和工作生活。住在我隔壁的王大婶是厂里出了名的大嘴巴,如厂里稍有一些有关某某的传闻,如果让她闻到风声,她便四处添油加醋地说,逐渐让小事情夸大变成了大事情。

长篇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第二篇-猛鬼电影院

“秦总,你说什么?你想把王朝电影院结业了?”一家豪华的餐厅内,一个身穿阿玛尼西装的中年男子冲着另一个穿着杰尼亚西装的中年男子狂吼道。他们的衣着和穿戴非常之奢华,一看便知道是腰缠万贯的商人。

“李总,你不要那么激动。”秦总见餐厅里的人不约而同的投来不满的目光,连忙按住了激动不已的李总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有话慢慢说嘛!你在这种高级场合里大吼大叫的,有损你的形象啊!”

“我能不激动吗?”李总怒气冲冲地说道,“我在王朝电影院可是投资了两千多万!现在开业还不到三个月,我连成本的零头都还没有赚回来,你贸贸然把它结业了,那我投进去的那些钱岂不是全部打了水漂!”

“这个我当然知道!”秦总摇头晃脑的说道,“王朝电影院要是结业的话,不光是你有损失,我也有损失,而且我的损失比你还大——我可是投了五千多万进去呢!”

“既然大家都有损失,那你为什么还要把它结业呢?”李总生气的说道。

“李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秦总忽然用相当诡异的口吻说道,“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有鬼?秦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之所以想把王朝电影院结业了,是因为有观众向电影院的经理反映说,电影院经常闹鬼。”

“经常闹鬼?”

“是的!”秦总似乎有些害怕的说道,“比方说吧,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告诉经理说,有一次她带自家的小孩看午夜剧场,她们刚刚进去影厅的时候,明明看见影厅里只有五六个人。但是当她们中途上了个洗手间,回去影厅时,却惊奇的发现影厅的门口放了一块写着‘全厅满座’告示牌。她们进去一看,发现原本空空荡荡的影厅竟然全部坐满了人,而且那些人的脸部都是一副烧焦了的样子,非常的恐怖,吓得那个少妇慌慌张张的带着孩子落荒而逃。”

“秦总,你是在跟我说聊斋吗?”李总不高兴的说道,“这也许是那个少妇觉得电影不好看,才故意撒了这么一个弥天大谎来欺骗经理,让经理把电影票的钱给退了。”

“你说那个少妇骗人?那好,我老婆说的话,就不应该是骗人了吧?”

“什么?难道你的老婆也在电影院里遇到鬼了?”

“没错。”说这话的,并不是秦总,而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贵妇人,这个贵妇人的穿着相当的奇怪,眼下正是炎热的夏天,她却穿着厚厚的棉衣,还不住的哆嗦着。

这个奇怪的贵妇人一坐在秦总的身边,李总便迫不及待地说道:“秦太,你这是怎么了?大热天的你穿什么棉衣啊?”

“没办法,我生了重病,病了一个多月,现在还没有好。”秦太哆嗦的开口道。

“病了一个多月?秦太,你得是什么病啊?”

“她是被鬼吓病的。”秦总语出惊人道。

“被鬼吓病的?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了。”秦太慢慢的讲出她的遭遇:

“一个多月以前,我和几个好朋友相约在王朝电影院里看午夜剧场。看到一半的时候,我有些内急,于是走进影厅旁边的洗手间里。那洗手间很奇怪,墙壁上,地板上,布满了灰尘,厕格的木门残破不堪,洗手盆上的水龙头锈迹斑斑,一点也不像装修了不久的地方。”

“由于我急得很,因此我对这些反常的地方没有在意。我打开第一个厕格的大门,正要走进去,却猛地看见一个披头撒发,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子在厕格里背对着我。这种情况我自然是觉得自己太莽撞了,连忙对那个女人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匆匆的走进了第二个厕格。”

“我解决完问题后,便走到洗手盆那里准备洗手。这时我通过洗手盆上面的镜子,看见那个女人从第一个厕格里走出来,缓缓的走到我的身后,整个人低垂着头。我本着为刚才的莽撞行为道歉的念头,回头对着那个女人说道,不如你先吧!”

“谢谢!那女人冷冷的回答了一句后,慢慢的抬起头来。当她整个脸部呈现在我眼前时,我顿时吓坏了。天哪,她竟然没有五官!不用说了,这个女人百分之一百是鬼魂。我大喊了一句‘鬼啊!’便跌跌撞撞的跑出洗手间,跑回我的座位上去。”

“有鬼!有鬼!我惊慌失措的拉着一直坐在我旁边的好朋友说,试图从她哪里得到安慰。我的好朋友没有安慰我,而是用一种很凄惨的声音问了我一句,你见到鬼了?”

“是的!是的!我回答道。”

“哪那只鬼是不是长得跟我一模一样啊?”

“什么?我吃惊地说道,急忙看了一眼我的好朋友,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我整个人马上昏了过去——我的那个好朋友,居然和那只女鬼一样,没有五官!”

“那后来呢?”李总追问道,“你是怎么逃离现场的?”

“我不知道。”秦太摇摇头说道,“当我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身处在医院里。由于惊吓过度,我在医院里足足躺了大半个月,才得以出院,但是身体依然非常的孱弱。”

“听到了吧,李总。”秦总说道,“我就是听了老婆的遭遇,才下定决心宁可那五千多万打了水漂,也要将王朝电影院结业。”

“李总,话可不能这么说。”李总不紧不慢地说道,“正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和你天天跟说的这些,我本人持保留的态度。”

“那你想怎样?”秦总有点恼怒的说道,“难道你想观众因为在王朝电影院里看个电影,就被鬼活活吓死?”

“我当然不想了。”李总说道,“我要亲自到王朝电影院走一趟,看看是否真的如同你们所说的那样,如果是的话,我就同意结业。”

“随你便。”秦总扶起他的老婆,“你如果不同意的话,就自个经营王朝电影院好了,我不管。”

秦总说完这句话后,扶着他的老婆走了。

看着秦总离开的身影,李总打从心底里鄙视他:“真是个胆小鬼,这么一点破事情就吓得不想干了。现在这个时势。电影院可是个暴利的行业,谁放弃了谁是笨蛋!”

鄙视归鄙视,要想让电影院成为能够下金蛋的母鸡,就必须将那些破事给解决了。李总本着“绝知此事要躬行”的态度,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也即是午夜时分,来到了电影院。

“给我一张午夜剧场的电影票。”李总走到售票口,递给售票员一张毛爷爷。

“好的。”售票员面无表情地接过钱,看也不看,便扔进抽屉里,然后把电影票交到李总的手上。

“是了。”李总问那售票员道,“最近电影院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

“没有。”售票员生硬的回答说。

“那生意呢?电影院的生意可好?我问的是午夜剧场。”

“还好吧!一个影厅五千多个座位,基本上坐满人。”

“是吗?听你这么说,电影院的生意还蛮好的嘛!”

那售票员没有回答李总的问题,冷淡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去。

“我就说嘛!”李总自言自语地说道,“电影院生意这么好,怎么会闹鬼呢?”

他拿了电影票,走进了影厅里面。那影厅和售票员说的一样,基本上坐满了人。

李总对此很满意,心里暗暗庆幸自己亲自过来视察,不然的话被那秦总一番胡言乱语唬一唬,就把生金蛋的母鸡给白白扔掉了。

他坐了一会儿,电影还没有放映,于是他便动了到洗手间去看一看的念头。

洗手间很干净,没有秦太所说的奇怪现象,更加没有那个没有五官的女鬼出现。

李总由此更加确定了,秦总夫妇说的全是谎言。

他简单地洗了个手后,便回到影厅的座位上去。

他回来得相当的及时,他刚一坐好,电影便开始放映了。

“先生,能不能借个火给我啊?”李总正看得津津有味,冷不防背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我想抽根烟,但是没有带火来。”

“真是的!烟都记得带来,怎么打火机就忘记带来呢?”被人打扰了,李总心里当然不高兴,但是借火的人毕竟在他的地盘消费,他怎么着也要帮一下人家。

“给!”李总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头也不回地递给后面的人。

那人没有接过他的打火机,而是继续对他说道:“先生,能不能借个火给我啊?我想抽根烟,但是没有带火来。”

“我不是给你了吗?”李总不耐烦的说道。

那人依旧没有接过李总手上的打火机,而是继续重复刚才那句话。

李总火了,他“哗”的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过身去对着那个人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嘿嘿!我要你身上那三把阳火!”那个人傻笑两声说道。

那人笑起来的时候,面目特别的可怕,整张脸扭曲得非常之厉害,而且身体散发出阵阵刺鼻的烟熏气味。

“你是什么东西……”李总惊恐的问道。

“我?我是当年被烧死在这里的冤魂!”

“你是冤魂?”

“不仅仅是我,这整个影厅里的人,都是冤魂!”

“什么?”李总大吃一惊,急忙环顾四周,他发现那些刚才还活生生的人,此刻全部变成了血肉模糊的鬼魂,它们和眼前这只冤魂一样,身体散发出阵阵刺鼻的烟熏气味。

秦总说对了,王朝电影院确实闹鬼闹得非常之厉害。

长篇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第三篇-旗杆前的十字架

尚中是A县最有名气的一所初中校,也是许多六年级毕业生梦寐以求的初中去处。然而,每一届的七年级新生都有一个共同的疑惑,那就是:为什么学校升旗台的三根旗杆前的旋风建筑上会有一个金黄色的大十字架?且十字架上还挂着一个包裹成球形的鼓鼓的红布?刚开学一段时间,七年级同学们几乎天天都在议论旗杆前的旋风设计,议论那个十字架。

不管是哪个班,都有学生询问老师关于这方面的问题,但那些老师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愣了一下,然后就说是为了突出学校的特殊地位才这么设计的。而且,老师还把自己班的学生狠狠地训了一顿,说什么有时间瞎扯不如多看点书,并且散发了班规,这第一条就是禁止议论学校的十字架旗杆方面的事。就这样,经过老师们的一番说教和禁令,同学们也都渐渐地不吭声了。

然而一个叫谢铮的男生,对这件事仍旧耿耿于怀,他对自己的好兄弟刘希豪,郑磊说:"你们就没发现么?这些老师们对于旗杆的回答几乎都一个样。"郑磊是个大大咧咧的人,马上说道:"孩纸,你想多了,回答一样就证明旗杆的设计就是独显我们学校的风格嘛~要不然怎么凸显我校的特殊地位呢^o^"刘希豪沉默,没说什么。谢铮看刘希豪沉默的样子,白了郑磊一眼,接着说:"我看没那么简单,既然是凸显地位,为什么要禁止我们议论?还有,那些老师一听到我们问这个问题,都是愣了一下才回答,并且语速比较急促和紧张,似乎是在躲避什么一样。"

"这么说,好像是有点不对劲。"郑磊若有所思地附和。沉默的刘希豪终于发话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说不定会牵扯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先想办法找找线索吧。"………后来从八,九年级的学长学姐们那儿得知,1995年,一名初三的女生在学校上晚自习时,在图书馆内突发心脏病,因为该女生一直比较叛逆,专门和老师对着干,而且打扮得不像个学生的样子,所以老师们对她印象很差。

当时老师看到她一直捂着左胸部喊痛,说想去医务室,以为她又是找借口溜出去鬼混,便毫不理会。谁知过了几分钟后,图书馆内的同学们啊的尖叫了起来,纷纷嚷嚷:"死人啦!死人啦!",老师才去那女生旁边看一下情况。只见那女生脸色惨白地趴在桌子上,竟没有一丝血色,眼珠瞪得大大的,充满了怨恨,此时,她已停止了呼吸。老师当时也吓了一大跳,心想:不至于吧,这下可闹出人命了…没想到,学校居然为了顾全自己的名声,竟然利用人际关系,让公安局封锁了消息,并且还让全校师生保密,那个老师也就被拘留了20天就继续回校工作了,仅仅给了家属10万元精神损失费,就把女生的尸体火化了。在那个年代,迫于权的威胁,家属们也只好作罢。

但诡异的是,自从女生死后,接下来的3个月里,22号那天晚自习中,图书馆都会莫名死一个人,不论男女。而且他们的死状都一样,仿服都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死时的面部表情都很狰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死时都是趴在桌子上,和那女生死时的动作一模一样。这就不禁让全校师生提心吊胆了起来,又想起了那个女生,就连校长也开始有些焦虑不安,担心越来越多的学生死亡,到时候,那件事迟早要被抖出来,学校的名誉就一败涂地了。于是,校长去请了一名道士,依据道士的说法,在学校旗杆前,修建了旋风建筑物,且在上面设计了一个金黄色的大十字架,虽然十字架是用来镇吸血鬼的,但是,只要在十字架上挂一个用红布包成球形的桃木剑的碎片,加上小桃树枝和染有公鸡血的符咒就完全可以镇住女生的怨气(被雨淋湿了也一样奏效),最后,晚自习也被取消,图书馆也从未开放过,且上了锁。果然,从那以后,学校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事件,一直都是平平安安的。

郑磊好奇地问:"那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都知道这件事?"

一个八年级学姐回答:"这都是一届一届流传下来的,这都是八,九年级众所皆知的事了。只是不当老师们的面说出来罢了"

"我就知道这个学校不简单,"谢铮说着,"只是没想到和图书馆也有关系,难怪学校的图书馆一直关着门的。"

刘希豪对此事是半信半疑,就说:"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去图书馆看看?" 九年级的学长好意地劝告:"还是算了吧,万一出事了可不好。"

但迫于好奇心,他们三个最终还是决定在晚上一起去图书馆看个究竟。这天放学后,他们三个在晚上10点多的时候,趁家人睡着,偷偷地溜了出来,因为这天学校停电,所以他们都拿了台手机。然后翻墙进了学校。一进校园,就感觉有股凉风袭来,使他们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晚上的校园静得出奇,令人感到不安。郑磊迟疑地问了句:"真的要去图书馆吗?万一真的碰到鬼怎么办?…"谢铮心想,这个时候可不能打退堂鼓啊,要不然之前的一切都白忙活了。便硬着头皮说:"来都来了,能不去吗?"刘希豪也附和道:"谢铮说的对,还是去看看吧。"就这样,三个人打开手机的光,接着月光来到了全校师生避之而过的图书馆门口。图书馆的窗户紧闭,窗帘都拉了下来,他们无法看到图书馆的内部。"咦!你们快来看这门!"刘希豪招呼着他们两个,谢和郑一听,马上跑了过来。原来,图书馆的门上的锁没有锁好,就是那样挂着,看起来像上了锁一样。他们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忐忑不安地推开了图书馆的门。"切,原来学校那些传言都是骗人的啊,一点事都没。"郑磊用手机照射了一下四周,和普通的学校图书馆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许多灰尘而已。

"是吗?" "是啊。"

"咦,谁的声音啊?"郑磊觉得莫名其妙。 "郑,,郑郑郑磊,,你,你后面。"谢铮和刘希豪顿时结巴地说不出话来。"我后面怎么啦?"郑还是一头雾水。

等到郑磊往后看时,瞬间变了脸色。因为,一个穿血红色长裙的女生正悬在半空中,长发直垂腰间,整张脸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无半点红润之色。眼眶乌黑,嘴唇发紫,睁着眼直直地盯着他们,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份诡异的微笑:"呵呵,终于又有人来陪我了,这该死的道士把我的魂魄困在这图书馆里多年,既然我出不去,你们来了就别走了吧."

"妈呀!!真的有鬼啊!!!来人啊,救命啊!!"

他们三个惊慌失措地大声呼喊着,争先恐后地往门口跑去,想逃出去,可不知从何时起,门被关的严严实实,怎么也打不开。"你们别白费力气了,呵呵,开不开的"

"我们与…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们?"林希豪壮着胆子说道。

"就凭你们不该进了这该死的学校,呵呵,迟早有一天,我要让这学校的人都给我陪葬!"说完,飘向了他们……………"呵呵,都给我死吧"………

"

据本市记者报道,A县尚中中学于4月22号晚,有三名七年级男生在图书馆不幸因心脏病死亡,但根据这一案件,牵扯出了1995年一名女生及该段时间多名学生死亡案件,本市公安局已将A县公安局局长以受贿罪拘捕,服有期徒刑10年,尚中校长和牵涉其中的老师免其职位,服有期徒刑7年,并赔偿死亡学生家属共计

120万元,将尚中学校查封,在校学生一律迁至万兴中学。"

以上就是长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长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