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陈默3篇

本文3个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长篇超吓人4000字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鬼故事长篇大全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第一篇-诡店

故事发生在学校。

似乎每个班里都有个因为不爱说话或者什么其他原因被同学排斥甚至厌恶的女孩。不巧,偌大的班级,何清就成了这个人。

何清这个人其实没什么毛病,整日埋头苦干,苦于学习,但却不爱跟人交往,但人是个好人。因为她沉默寡言,同班同学不止几次地欺侮她了。要不就是撕毁她辛辛苦苦完成的试卷,要不就是时常对她冷嘲热讽。长期下来,原本只是沉默的何清变得阴郁。除了老师提问,大家再也没有听她说过一句话。因为她不讨喜,老师自然也不会总提问她,倒是多了几分讨厌。而同学们,本想激起何清的反抗,谁知何清一直逆来顺受,他们反倒自讨无趣,不愿意搭理何清。

于是这时候,那人就像一缕阳光注进了何清将要枯竭的善意。

来者孙承欢,交换生。

孙承欢阳光向上,又天生自来熟,很快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一片。甚至连何清也感觉到了他的善意,她不由自主地向孙承欢靠近,只不过总以失败告终。因为——

“承欢,你别搭理她!你刚来我们班不知道,她就是个闷葫芦,我小时候和她一个班,她还偷过我东西呢。”小学同窗孙悦悦一脸讥讽的看着何清。

何清一愣,看向孙承欢的脸色,不由自主就想解释。“不是这样的……”同学们的哄笑声却盖下了她的低声狡辩。倒是孙承欢静静地看着她,等她说完。

何清鼓起勇气,“孙……孙悦悦,你那支笔我解释过很多次了。你的笔在放学后掉到地上,教室里没有人了,我害怕同学们误拿才捡起来放进自己的书包,可我下午给你的时候你就说是我偷了你的笔。”

全部同学哄笑,嘲弄的看着孙悦悦,“想不到我们的孙悦悦明理不分啊!”本来是对孙悦悦善意的调笑,孙悦悦却当了真,气得脸通红,撂下狠话:“何清,你给我等着!”跑开了。

何清有些焦急地看着孙悦悦的身影,却到底什么也没说。偷偷看了一眼孙承欢,他也在看她。何清心底偷偷庆幸,至少笔的事情是解释清楚了吧。

何清变了。她偷偷地关注着孙承欢的一举一动。孙承欢成了体委,经常要让同学填表,免不了有几句话要说。每当轮到何清时,她会偷偷开心上一整天。

无疑,何清喜欢上了孙承欢。她攒出自己的零花钱在体育课上偷偷买水。

每当下体育课后,孙承欢身边总围着几个男生,“孙承欢,这是哪个美女给你买的水啊,怎么不给我们买?该不会是孙悦悦吧?她可是一直喜欢你。”

何清总是趴在最后一排的桌子上装睡偷听,孙承欢开玩笑,“如果这个女生站出来,我说不定就成了她男朋友了。”

每次都是这样,何清想站又不敢站,只有一颗蠢蠢欲动的心。

上课了,孙承欢发作业。

路过何清时,轻声道,“我知道是你。”

何清心跳猛地加速,慌忙抬头看向孙承欢,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女厕所和男厕所只隔着一面墙。

“承欢,我刚刚看到何清往你桌肚放水了,这么久来往你桌肚放水的人一定就是她、”熟悉的声音是班上一个男同学。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也不看看她什么样子,还想追我们承欢。”

何清看着厕所镜中的自己,有些错愕。头发油的可以炒菜,因为他们是寄宿制的学校,她人缘不好,抢不到热水。脸上爆着几颗痘痘,是前夜熬夜奋战学习的结果。五官倒是耐看,只不过被遮在了厚重的刘海下。

错愕的离开厕所,何清不想知道孙承欢说了什么,她没有勇气。

后来,送水事件出乎意料地没有在班里传开,又或许是传开但是何清不知道。

这天,何清路过一个小店,新开的小店。店里只有一个女人,但是店里的装饰很漂亮。何清情不自禁地推门进去。

那女人热情地迎上来,递给她一张海报。

何清接过海报,低头看着。

海报上是这家店的简介。这是一家很奇异的店,可以使学生外貌发生变化,提升人的气质,但是达成人的目标后,却需要收取一点点东西作为报酬。这些东西,是善心。

“心动吗?”那女人看着她,精致的面貌似乎有蛊惑人心从的作用。

何清下意识地摇摇头。

“那有需要记得来诡店找我。”那女人面色亲切招呼道。

离开,回家。躺在床上,冥思,入睡。

孙承欢走了!

他本就是交换生,交换期满了,自然离开。同学们都很不舍。

可是何清的学校也沿袭了其他学院的风俗,采取学号随机抽选,作永久交换生,但毕业证还是属于本校。相当于正规的走读。只不过不被上面允许。

若大的校园,何清竟成了这万分之一的幸运。

孙悦悦面露不屑,“何清,你别妄想着去了孙承欢学校勾搭他,我告诉你,他是我的!他是我的!小心我去你家报复你!”

她把何清想象的太高了。何清哪儿有这个本事。

何清突然注意起外貌来。她去了诡店。她想让自己变漂亮,提升自己的气质,哪怕失去一点点善心。

“承欢,听说我们班要来交换生了,你说会不会是个美女?”左翼看着落寞的孙承欢,想勾起他的兴趣。“你该不会喜欢上他们学校的女生了吧?”左翼惊叫着,“我实话告诉你,这次交换生很漂亮的!”

孙承欢看着左翼,不语。良久,“新来的交换生叫什么名字?”

“何清。”左翼道。

“何清?”孙承欢猛地站起来,“走去看看。”

“不会是你的同学吧?”左翼一脸鄙夷。

“可能是。”孙承欢抿着嘴,可疑的红晕飘过。

“不是她。”远远地看到了何清,孙承欢一脸失望。

远处的女生向这边走来,她唇红齿白,光洁的额头露出两道好看的眉毛仿佛会说话,她身材纤瘦,身上由内而外的书香气质。

“同学,306教室怎么走。”她轻轻拦住一个人,那人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

孙承欢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跟我来。”

孙承欢没有看到,何清的脸上是失望。她此刻想的,怕是,自己喜欢的人也只是注意外表。

何清的出现,使306班渐起波澜。腹有诗书气自华,再加上精致的面容,谁也会喜欢何清吧?

孙承欢很快向她表白了。

猝不及防的,何清有些犹豫,答应了。

孙承欢牵着何清的手,走在操场上。突然,孙承欢看着何清,“我以前也认识一个朋友,和你一样的名字,她很善良,我很喜欢她。可她不在了,她在另一所学校。”

何清哑然,他喜欢过她?

“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很喜欢她的善良,现在依然喜欢。我们分手吧。”

何清愣住了,她真想解释,她就是那个她喜欢的何清,可是她不善良了。

孙承欢离开了。

何清一个人漫步在操场,回忆着同孙承欢的点点滴滴,孙承欢是一个很热情的人,当初遇到自己也能说几句话,可自从她成了他的女朋友,他很少说话,甚至有些沉默寡言。

何清去了诡店。

“能把我的善良还给我吗?”何清低声道。

女人手里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她眉目张扬。

“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女人轻笑。“这么些年来,我四处奔波,开这家店,遇到过不少后悔的人。你是我见过最冤枉的一个人。”

“那你能让我变回去吗?”何清恳求。

“不能。”女人斩钉截铁地拒绝。“回去吧。他不会喜欢你了。他喜欢的一直是以前的何清。”

何清走了。

女人吞云驾雾。许久,店里又来了一位客人,正是孙承欢。

“你是我见过最冤枉的一个男孩。”女人望着他。轻笑。“何清一直喜欢你。你知道吗?所以你根本不必为了得到她的喜欢,不必为了见到她而失去自己的开朗。”

孙承欢失落地走出门去。女人看着他,突然高声道,“你的契约还没有生效!你不必因为自己沉默担心何清不喜欢你。”

孙承欢转过身来,眼睛里放出光彩。孙承欢自始至终都知道,他是何清心中的太阳,她才会喜欢他,所以他害怕。可如今……

孙承欢又追回了何清,两人恩恩爱爱,好不幸福,直到毕业两人也没有吵过一次架。

何清曾经和诡店老板签过一份契约:用善意换取容貌。孙承欢一直爱着何清,所以何清得到容貌的同时孙承欢对她的爱也没有变。

孙承欢曾和诡店老板拟过一份契约:用开朗换取何清的喜欢和何清在一起。

孙承欢的契约最后没有签成功,因为老板犹豫了。

她曾经做过很多坏事,斩断过很多情丝。“为自己积点儿德吧,月老姐姐。”尤听到当年稚童的声音萦绕耳畔,她真的犹豫了,最后,她烧了孙承欢的契约。她知道,没有这份契约两人也会好好地在一起的。

香烟烧到指尖,雨滴打湿门帘。老板的脸绝美,却又凄婉,她呢喃,“为自己积点儿德吧。”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第二篇-诡画

青年画家李凉卖掉几幅画后,手里有了些钱,从跟人合租的房子搬了出来。他新租的房子是套两室一厅,比较旧,但环境特别幽静。

房东一边数着李凉递过来的钱,嘴里一边念叨:“以前这里也住过一个画画的,是个女的,人长得特别靓,可惜……”话未说完,老婆狠狠掐了他一把。李凉笑道:“可惜怎么啦?”胖女人马上赔笑:“甭听他胡说,没什么可惜的。”说话时,胖女人眼中掠过一丝惊惧之色。

李凉不以为意。他天天关起门来作画。半年后,他的寸几幅风景画被选送到省里,参加全省青年画家作品联展,有几幅画一经展出,就被人定购了。

那天两个警察找上门时,李凉刚刚起床。年岁大点的黄姓警官显得很和气:“李画家,你别紧张,我们来是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前几天有个叫沈东的男子,在展览馆看你的画时出了点事。”

沈东对艺术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邪天是被女朋友硬拽着去的。当走到李凉的一幅作品前时,沈东眼睛突然瞪得老大,死死地盯着那幅风景画,惊呼一声:“天啦,怎么是她?她怎么在这里?”女朋友莫名其妙:她是谁?这上面画的明明是风景嘛。

女朋友哪里知道,那幅风景画此刻在沈东眼中,已经幻变成一个女人的头像。这女人冲着沈东笑,笑容轻轻淡淡,恍若娇羞的水仙。沈东脑子里一激灵,立刻想起来了,这女人是公司的一名员工,沈东对她动过歪脑筋,被她拒绝了。沈东找个借口把她开除了。后来听说她病死了。可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画上?

突然,这女人脸色沉了下去,双目如炬紧盯着沈东……沈东脸色惨白,全身直冒冷汗,突然大叫一声,转身朝外面冲出,恰被一辆疾驰而至的汽车撞飞……

沈东的女朋友坚持认为,沈东出事跟李凉的画有关系。李凉那幅画明明画的风景,沈东怎么可能看成了女人的头像呢?警方也觉得这事很蹊跷,可忙活了一阵,却没找到任何值得注意的线索。他们甚至请权威专家对李凉的画进行了鉴定,也没发现什么。警方最后怀疑,问题很可能出在沈东自己身上,他一定是在欣赏画作时,脑子里产生了幻觉。

一个月后,有个叫文忠平的私企老板坠楼身亡。文忠平的公司刚搬进新写字楼。一名手下知道他喜欢附庸风雅,买了幅李凉画的风景画送给他。手下把画挂在文忠平办公室,文忠平很满意,独自一人在里头欣赏。

突然,手下听见老板在办公室大喊大叫:“天啦!求求你,别过来,欠你的钱我全还你。”手下和几个同事使劲敲了几下门,没开,只听见老板声嘶力竭地惨叫:“救命啦!”

等手下撞门冲进去,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惊呆了:老板脸色煞白,眼睛直直地盯着墙上的画,全身哆嗦着一步步往后退,退到了阳台上。紧接着,他身子一歪,摔了出去,像一片枯黄的树叶,从5 1楼轻轻飘落。

后来,文忠平公司的员工私下里嘀咕:前不久,文忠平欠了一个供赁商几十万货款,那供货商多次讨要无果,一气之下跑到文忠平家服毒自杀。

临死前,那供货商撂下句狠话:姓文的,这笔账,我到了阴曹地府,也要讨回来的!我要让你拿命来还!看来,那供货商的阴魂附在了那幅画上,找文忠平讨债来了。

负责调查文忠平坠楼事件的,恰巧又是那姓黄的警官,‘他当然不相信这些鬼魂之类的说法。可文忠平跟沈东一样,都是看过李凉的画后出的事,这不能不引起他对李凉的注意。他于是对李凉展开了调查。(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李凉出身农村,自幼酷爱画画,只可惜连续几年报考美院都落了榜。从不气馁的他只身来到省城,拜师大一名美术教授为师,一边打工一边画画。他专攻风景画,专家评价他近两年画功日趋圆熟,构图清新淡远,用笔精湛细腻,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可他跟沈东、文忠平他们压根就没有联系,就像两条平行的铁轨,永远没有相交的地方。

不久,又有人出事了。出事的是个姓柳的外科医生。那天一进包厢,柳医生就被两个衣着暴露的妖冶女子搂住了。一个在他脸上乱“啃”,另一个则在他身上乱摸。她俩还一个劲地怪他,怎么这么久也不来看她们,是不是又被别的骚货迷住了。

一旁的妈咪嘻嘻一笑:“你们这两个妞真不懂事,柳医生一天要做好几台手术,今天是百忙中抽出时间来看你们的,你们还不知足,还敢哕里哕嗦!快抓住机会,陪柳医生好好乐乐!”

稀里糊涂地灌了好几杯酒,柳医生有些醉了,一抬头,看见墙上挂了幅田园风光画。“这,这是啥时候挂上的?”他说话舌头都有些打卷了。

一个小姐打着酒嗝说:“您没发现吗?咱们这包厢重新装修过,老板让挂上这画,说是格调高雅些。不管它,来,柳医生,咱们喝。”

柳医生一挥手挡开她,盯着画看了很久,他的酒一下全醒了,那张脸陡然变得没有一丝血色。

蓦地,柳医生大叫一声,腾地站起来,扭头就往外跑,结果慌不择路,撞在了门框上,口吐白沫,像只抽空的麻袋软塌塌地瘫在了地上。闻讯赶来的妈咪赶紧让人把柳医生送到医院急救。

临出门时,妈咪依稀听见孩子的笑声,扭头瞅了瞅墙上那幅画,惊异地发现,画上的田园风光不见了,一个七八岁小男孩的头像浮现在上面。小男孩嘴里挂着一丝阴冷诡异的笑容。但眨眼间,男孩头像又消逝了,画布上仍是那清新隽永的田园风光。

省城有名的“柳一刀”柳医生中了凤,嘴巴歪了眼睛斜了,说话吐字不清,半边身子动弹不得,只能一天到晚躺在床上,连生活都不能自理,更甭提拿手术刀了。

事过多日,那位娱乐城的妈咪,猛然想起,半年前在电视上看到过一则新闻,有个小男孩死在了手术台上。他父母怀疑是医生把他害死的,举着小男孩的大幅照片,跑到医院门口闹事。妈咪从画上见到的头像,就是那小男孩。听说给男孩做手术的,正是柳医生。

黄警官怀疑李凉作画的颜料有些问题,也许掺杂了某种致幻物质,能让人在欣赏画作时,产生幻觉。他从李凉那儿借来几幅画,盯着看了好几个小时,却没产生任何幻觉。

一名手下来找他,手里拿着检验报告:颜料中没有掺杂致幻物质,却检验出钙和磷的成分。黄警官皱着眉头说:“钙和磷的成分?什么意思?”

手下有些不安地看着黄警官:“怀疑,怀疑颜料中掺杂了人的骨灰。”黄警官惊得跳起来:“颜料里掺人的骨灰?”

夜已经很深了。李凉在QQ上跟人聊天。对方的昵称“仙儿”,是个女的。李凉是两年前跟她在网上认识的。仙儿也是画画的,两人有共同的爱好志趣,所以很谈得来,有时候一谈就是十几个小时。

李凉一直想跟仙儿见面,可仙儿婉拒了:“我是个见不得阳光的人。咱们就这样不好么?”李凉又提出视频聊天,仙儿也不同意:“留下一些神秘,彼此就多几分想象的空间。你难道忘了,想象永远比现实世界更加美好。”李凉没辙。

今晚,李凉把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怪事告诉了仙儿。他最后说:“仙儿,你说好不好笑,今天那笨蛋警官跑来跟我说,那几桩怪事可能跟我作画用的颜料有关,还说颜料里有人的骨灰成分。不过仙儿,我早就想问一问,你给我寄来的那些颜料为什么那样神奇?我每回用那些颜料作画,都感到特别有激情,画得也特别好。可我一改用自己买来的颜料,那股予激情就没了,画得也很糟糕。这是为什么?”

仙几很久没有答腔,接着,仙儿的头像变灰了。李凉急了:“仙儿,你干吗下线?”

从此以后,仙儿再也没有上过线。李凉非常苦闷。那天,他找出仙儿寄颜料来用的包装纸,在上面查到了邮寄人地址:新开路981号D区766室。他打了辆车直奔那儿。

新开路981号竟然是殡仪馆。这下,李凉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战战兢兢找到D区,那是存放骨灰盒的地方,766号存放着一个名叫王梦迪的女孩的骨灰。

李凉这时猛然想起,有一回跟房东喝酒时,房东说过,以前租住那套房子的画画儿的女孩,好像名字就叫王梦迪。那次房东喝多了,说漏了嘴:王梦迪被男朋友甩了,一时想不开吊死在了那房子里。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第三篇-蜡笔小新之无法前进的时间

你看过蜡笔小新没有,那个时而单纯时而活泼,时而又从他单纯的眼眸中片刻出现属于成人深沉的5岁小孩。

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蜡笔小新长大过呢,其实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他永远都是那么单纯那么活泼却永远都只是5岁的样子。

“还记得曾经有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妈妈对我说,小新给我出去买包饺肉回来"。

妹妹眨着大眼睛,好像再跟我说我也想去呢,哥哥带着我好不好?

“小葵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也是我唯一的妹妹,我还有一条狗它的名字叫做小白"

我记得那是个阴暗深沉的午后,我陪小伙伴们走在街上。这时候风间对我说小新,你快看那个纸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我顺着他的声音看过去,那是一个又黄又脏又破旧的纸箱子。当时我正在想会是什么样的东西装在这样的箱子里呢?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一只小狗的头从箱子里伸了出来。那是一只白色的,身材很短小的哈巴狗。

这么小的狗是谁这么狠心把它丢在街上呢?当时我疑惑的想道,他的全身灰绒绒的,好像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洗澡,所以毛色也开始泛起不正常的灰色。

我终于是忍不住了,它带回了家。

“小新你把什么带了回来”?

"嘘!小白不要说话哦,如果被妈妈知道的话她一定会把你给扔出去的"

小新,你在干什么?怎么还不过来?妈妈大声的对我叫道,我慌张的放下小白赶紧走了过去。

没、没有啊妈妈,我正在想今天晚饭咱们吃什么呢!

"真的吗?”真 真的,“看着妈妈好像不大信的样子,我努力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在平时只要我怎么做妈妈就一定会相信的,不管我撒了多么大的谎。

旺旺,旺旺。这时,隐隐约约的有几声狗叫声从我房间传来。

我无奈的低下了头,妈妈对不起!

妈妈慈祥地笑着,呵呵!小新我怎么会怪你呢!既然你把它带了回来他以后就是我们家庭的成员了。

给它取个名字吧!

我看他全身灰融融的,不过他以前的毛色应该是雪白的,就管它叫小白吧!

从那以后,小白就成了我们家庭的成员,每当妈妈做完饭的时候总是忘不了给它也盛点儿。

有一天妈妈刚做完饭,它就跑了过来,“旺、旺."

“呵呵小白也是饿了呢,只见妈妈发出像我把小白带回家那天一样慈祥的笑容。来多吃点,你一定要快快长胖哦。”

妈妈总是不厌其烦的给小白盛菜盛饭。嘴里呵呵地笑着说,小白你一定要快快长胖哦,见到这里我也很欣慰,妈妈对小白也是很好的呢!以前见过她半夜里拿刀瞄准爸爸的样子。

我还很害怕妈妈对小白不好呢,不过现在我知道我是多虑了,妈妈对小白多好呀!呵呵。

可惜好景不长,有一天,下午我回到家里。看到妈妈一脸呆滞地坐在地板上。手上脸上全都是血。手里还拿着家里的菜刀。刀刃上,还沾着一丝丝粘着血发白的肉。眼里流着泪水。

不停地傻笑着,“为什么要背叛我?呵呵呵呵”

那时候我还很小,不能完全理解那句话的含义。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坐在地板上,快起来地板上很凉的。”

我跑过去赶紧把妈妈给扶了起来,只见他用一种,像怨恨,像无奈、像狰狞的眼神望着我。眼里泛着的红色一闪而过。

似乎有什么消失的太快,我无法捕捉。

我只知道,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爸爸。每次我问起妈妈爸爸去哪了,她总是用十分狠厉的眼神看着我

“ 你爸爸不乖,我不要他了”

每当听见这句话我总是会特别害怕,“妈妈不要不要我阿"小心以后一定会乖乖听话、乖乖吃饭、乖乖睡觉、乖乖上学。

看到这里妈妈总是会叹一口气,然后俯下身来抚摸我的脑袋。“妈妈怎么会不要小新呢?只要小新听话,妈妈永远都会是小新的好妈妈”。

不久妈妈又告诉我,小新妈妈很快就会再给你生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你开心吗?

“ 不,我不要。妈妈有了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以后就不会再疼小新了”。

“ 呵呵,不会的妈妈怎么会不疼小心新呢”!妈妈一脸狰狞地向我走过来,“只要小新乖乖听话”。

“我听,我一定听妈妈的话,我往后倒退着,忍不住惊慌的大叫"

听到这里。妈妈才停住了脚步。

从那以后,一切相安无事。妈妈还是一如既往的每天喂小白吃饭,带它去散步给它换新衣服。

“她总是慈爱的看着小白,小白你一定要乖乖听话哦,不然妈妈可是会生气的"。

听到这里小白总是会浑身一个激灵,然后旺旺的叫几声。

妈妈没有管小白,转身自顾自的走了。

"真是的,每天给他'它喂这么多,它怎么还是不长胖呢?妈妈疑惑的说道。

直到有一天小白长胖了,很胖很胖。

当天夜里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从院内传出小白凄惨的叫声。和一串剁东西的声音。 旺旺旺旺。小白凄惨的叫着,我浑身好像被刀割着一样。很难受。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妈妈慈爱的对我说。如果你不听话,我会让你跟小白一样的!

那天夜里我没有睡,直到第二天醒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小白。

从那以后,妈妈总是会对我说多吃点儿小新多吃点,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和小白一样呢?

直到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妈妈让我出去买绞肉,家里的绞肉不够用了吧呵呵!

我的妹妹小葵,她好像也想跟着去呢,只见她用惊恐的眼神望着妈妈。

“妹妹也想去?好哥哥带着你”

午后的阳光总是这么静谧,好像天下一切罪恶的事情在他面前都无所遁行。

对于5岁的我来说什么是永远?保护好唯一的妹妹就是永远。

所以当我看到那个飞来的车子奔向她时,我就第一时间挡在了她的前面。

随着砰的一声。我知道一切都该结束了。司机惊慌失措的声音,妹妹天真无邪的哭声。妈妈类似怨恨、类似发泄、类似心痛的声音。

我都再也听不到了,“妹妹愿你快快的成长”哥哥还会在那个没有人的世界里默默的守护着你。

其实我从来都知道,妈妈为什么会那么恨我?

那一天爸爸搂着一个身形妖娆的女生走进了家里。对我说“小新你想不想换个妈妈"?我笑着说,好。

当时年幼,只以为爸爸是开玩笑的。就用玩笑的方式告诉了妈妈。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爸爸。

妹妹,哥哥会那个没有人的世界里默默的守护着你。跟你永远的生活在一起。

帮你抵御一切黑夜的寒冷。

(完)

作者寄语:本文乃是小舞根据蜡笔小新在网上流传的版本所编出,各位读者们不喜勿喷哦。

以上就是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