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3篇

本文3个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可以吓女朋友的鬼故事长篇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长篇鬼故事大全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

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第一篇-月圆月缺人不全

又是一年的中秋团圆节要到了,和所有人一样,张小开向单位请好了假,买好了一大堆过节用的东西,提前一天就开着车带着老婆孩子往老家赶。

归心似箭谁都想一路平安无事的早点赶回去和家里人一起团圆,可是现实却未必就能够如愿以偿,很不幸由于一场大雨,完成了泥石流山体滑坡,将唯一一天回家的路给堵死了!

现在外面又黑有冷,已经等了大半天的时间了,说好两三个小时就能够疏通的交通,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还没有任何疏通的迹象。

小开的小女儿已经裹着一件厚厚的大衣躺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小开的妻子也斜靠在椅子上打着瞌睡,小开心中此时已经是焦急万分,却又毫无办法,车前车后都是”长龙”想要原路返回也根本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只有坐等!

这时候小开听到车外传来一阵骚动,一开始还以为是谁等的不耐烦了在发牢骚,仔细一看原来是有人来兜售食物。

这时候小开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于是就向兜售食物的人买了一些吃的,所卖的东西,只是一些方便面,面包矿泉水之类的,价格却贵的要死,一个三四块钱的桶面,里面加上一根火腿肠泡上一点儿热水,就卖二十块大洋,这简直就扯上和趁火打劫没啥区别。

可是事到如今也只能情愿被宰,毕竟小开也不缺那几个钱,饿肚子的滋味也确实不好受!

让小开想不到的是,就算是这么高价又劣质的食物竟然还是限量销售的,每人每件商品只限购一次,小开说自己车上还有小孩子,能不能特殊照顾一下,在多给了十元钱的情况下终于多给了两根火腿肠!

小开将乱七八糟的东西塞进口袋,小心翼翼的端着三碗泡面回到了车上,叫醒了熟睡中的妻子和女儿。

小女儿已经睡得有点迷糊了,用手揉着惺忪的睡眼天真的说道:“爸爸妈妈我刚才梦到我们已经到了爷爷奶奶家了,他们给我先把们做了一大堆好吃的,我刚要吃你们就把我叫醒了”。

听了女儿天真的话语,夫妻两个互相看了一眼会心的笑了,妻子笑着安慰道:“路马上就要通了,我们很快就要到爷爷奶奶家了,来先把面吃了吧,爸爸还给你买了火腿肠~!”。

一家三口简单的吃过晚饭,车子还是拥堵的长长的不见少,小开看到好多人都已经下车,聚在一起无聊的抽烟聊天消磨时间,于是小开也拿着自己的香烟下了车。

香烟可是男人间交流的好东西,和几个烟友聊天小开了解到,本来路是可以很快疏通的,但是在发生滑坡的时候有几辆车正好驶过,为了救援那些遇难的车辆才导致清理进度慢了许多。

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天黑之前,道路被疏通了,小开算了算现在赶回去还不耽误吃晚饭,虽然在路上呆了这么久,但是没够及时在过节当天回家,一家人能够团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由于时间太久拥堵的车辆太多,清理了路上堆积的石料之后,疏通车辆也是一个难题,小开开着车就像是一只蜗牛一样,在崎岖不平的路上行驶着。

十几分钟后小开开车经过了事发现场,那里还能够看到一些被掩埋或是没有来的及清理的车辆残骸,还有几个白大褂正在往救护车上搬运受伤的遇难者。

“爸爸妈妈,那个小姐姐的鞋子和我的是一样的~!”小女儿指着车窗外说道,这种血腥场面怎能让小孩子看到,被小开妻子急忙捂住了双眼。

历尽艰辛小开一家终于赶回到了老家,家中的二老等他们等的那真是花都要谢了!

也不知道二老将饭菜热了多少次,现在吃起来还是温热的,而且依旧是相当的美味可口,这顿团圆饭吃的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从一开始持续到最后!

饭后收拾妥当,按照过节的习惯,大家在院子里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摆上几盘水果点心,一壶香茶,当然少不了的就是那一大盘美味的月饼!

仰望着挂在夜空中的明月,家人喝茶吃着月饼,小女儿最喜欢吃的就是哈密瓜味道的月饼,为此爷爷奶奶给她准备了好几块儿,当小女儿拿起一块月饼的时候,忽闪着两只可爱的大眼睛盯着月饼看了好久才缓缓说道:“我的月饼少了一块儿”。

大家一看果然小女儿手中的月饼缺了一块儿,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咬掉了,又像是不小心碎掉了,于是又拿出了另一块儿,可是这一块儿也莫名其妙的少了一点儿。

“奇怪我刚才吃那块儿也好像少了一点儿,我以为是碎掉了”小开的妻子说道。

“不会这么巧吧!”小开手中此时正拿着一块儿少了一点儿的月饼,一脸惊奇的说道。

张小开的老爸老妈都是年纪古稀的老人了,正所谓见多识广,当发现这一怪现象的时候,两个人的脸色同时一变,互相对视了一眼,却又很有默契的没有把事情的真相给说出来,不过现在二老的笑容看起来不像刚才那样自然了,笑容下面似乎掩盖着巨大的悲伤和难过。

“我就和你爸说这月饼要买贵一点的,可你爸说这东西已经没人喜欢吃了,随便买几块意思意思就可以了,你看这下可好,买来的月饼不是缺就是少,要不就是碎的~!”

“爸,妈没关系的,过节嘛图的就是个团圆,至于吃不吃月饼也就是那么个意思,只要我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不就挺好的嘛,再说了这月饼除了少了一小块儿之外,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你们说是吧?”这话是小开对妻子和小女儿说的,母女两个也马上点头表示同意,并且还狠狠的咬了一大口手上的月饼,做出一副很喜欢吃的样子。

“碎掉的月饼更好,不需要用牙齿咬”小女儿又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刚才有些阴郁的气氛,又瞬间变得欢快起来。

当晚一家人在院子里带到很晚,直到后半夜才各自回屋休息去了,儿子一家在路上颠簸了这么久,又睡得这么晚,刚闭上眼睛就睡着了,可是老两口却无论如何也闭不上眼睛了!

“他爹看样子新闻里说的是真的,我们的孩子们全都因为那天的泥石流~!”说到这里老人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孩子他娘,别难过,事已至此,做什么也都晚了,我们还是等孩子们自己发现自己已经去世了之后,我们再告诉他们真像,然后我们一起陪着他们去那头儿,这样我们在那边又是一家子了!”。

“月圆月缺人又怎么会全呢,只希望他们二老能够活的好好的,这样我们在这头也就安心了!”张小开躺在床上看着熟睡中的小女儿,对一旁的妻子说道。

原来张小开和妻子在小女儿发现几个白大褂抬着一个穿着和女儿一样鞋子的小女孩上救护车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自己一家子已经在那次泥石流中不幸遇难,只不过他们还是不放心家里人,坚持要回来和二老过个团圆年!

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

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第二篇-灵女

现在,由七当年读中学的学校的东北面,高高矗立着一幢新楼,新楼西边挨近着学校的北门,东边却挨着一座早已荒废的别墅。由七每当从旁边的水泥路经过,仰望着那幢新楼,脑海里的思绪总会无端被牵引过去,深深念起当年在那里经历的一点一滴,以及,那个身影不太清晰,却十分清新的女生,她总是站在四楼靠近东边的扶拦角落里,手里抱着几本书,目光有意无意看向远方,像是在等候着什么人的到来。

我仍然记得,那天的是一个大晴天,万里无云的天空,日光很猛,气温很高,夏天的味道浓郁而且强烈充斥着整个校园。当时,我们学校正在申请在上省一级中学,各项准备接受领导评估的工作都在紧张而且变态中进行着。说是变态,因为我们整个高中三个年级的学生,都要参与进去,于是,每天七节课的时间,我们就有三到四节课是在运动区域里,或者大礼堂,篮球场,图书馆之类的地方,主要是搞卫生什么的,校长说,要让校园时刻保持着高度的整洁。

由七当时是很不情愿的,因为这样会占用我们许多的学习时间(虽然由七并不是一个十分爱学习的学生),我想,除去班上一些不爱学习的调皮鬼,没有学生会喜欢的。碧儿就曾不止一次向我抱怨,“学校老是这么搞,我的英语成绩都要一落千丈了。”其实,不单是她的英语成绩,由七的总体成绩也一落千丈了。但是学校就是要这么搞,我能有什么办法?老是上着课,就有级长或者主任来叫,“唉,高二B班的,电教室那边的玻璃太脏了,叫几个学生去擦擦,否则领导来检查了,出了什么问题,谁也担当不起。”

每当听到这里的话,由七就很不开心,因为,不能看书了。但是几个正在打磕睡的睡神,或者偷偷玩着手机的调皮鬼却喜欢得像打进五十瓶兴奋剂,一下子精神起来,毕竟可以离开这个苦闷的教室,到外面的世界去疯玩了。于是三五成群,在由七的带领之下,在电教室那边乐不思蜀。

由七之所以会每一次都要隆重被请出去,乃是因为由七是班里的副班长,又是劳动委员,更是团支书,所以职务如枷索缠身,想逃都逃不了的。

我一向是反对学校老搞什么升级工程的,什么市一级学校,省一级学校,在由七的眼里,都不过是一堆废物。只要教育搞得好,学校的等级又何必在乎有多么高。现在,为一个“省一级中学”的牌子,把全校师生搞得鸡飞狗跳,惶惶不可终日。

虽然学校的升级工程搞得很紧张,但是放学后,我依旧过着自己的闲适日子,习惯漫步在校园里,在为上省一级而新建的四百米环形塑胶跑道上慢慢散步,享受着夕阳撒在身上的慵懒意味。气温虽然依旧炎热,但是临近傍晚,不时吹过几阵晚风,也感到几分凉爽舒适。我轻轻撩起长发发梢绕在耳根后面,一步交叉,一步向前,轻微低微着头,嘴里无意轻哼小曲,心里一片清宁。

金黄又略显轻薄的暮色像流水侵染着校园,青色的足球场已经空无一人,寂静的焕散起一层令我沉醉的光影。长长的跑道,红色的塑胶透散出一股冲鼻的气味,据说这条新跑道花费两百万人民币,这样的投资的确很辣心脏的。我站在上面,不禁觉得整个人都珍贵起来。抬头看过北边,那里的新楼已经初有规模,外面的墙壁都印上光鲜的美丽瓷砖。学校开大会的时候,有一个领导曾说过,这是一幢新的科技楼,是代替原来的B楼的功能,只要峻工落成之后,里面电脑室,音乐室,生物实验实,物理化学实验室,电教室等多功能教学课室都会一应俱全,骤时,我们这些学生就能到里面上课,享用省一级带给的好处和优势。

显然这是很美好的未来,我记得,在我读初中的时候,那个地方仍是一个简单的单车棚,供我们学生停靠单车的,旁边则是一个杂草丛生的荒芜三角地带,紧紧挨着一座早已人去楼空的小别墅。

我慢步踱过去,小别墅还在的,并没有被村里拆掉,和运动场的东北角仅有一道破败的围墙相连,中间有一扇锈得不行的拱形铁门相通。上面缠爬着三四种藤蔓植物,我站在铁门的面前,看进里面。那里面是小别墅的庭院,庭院早已不露本色,地面的石板因为年代久远,几乎被杂草从中翘起,各种由七说不上名字的杂草在岁月的滋润之下,生长得疯狂,茂盛得十分不可思议。两株魁梧高大的皂荚树像侍卫一样守在小楼的两侧,那幢小楼,粉黄的墙色,薰红的瓦壁,挺欧式的建筑风格,细细看着它的精美,觉得也不是现在的作品。它在这里矗立多少年,其中埋藏着怎样的逝去记忆,恐怕只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土一埃才可能知道。

我看着铁门已去锈掉光色,就算是有钥匙也不可能打开的铁锁,不禁这样想着。在最后一缕夕光在庭院里隐去,那一片杂草立刻像川剧里的变脸,向我展露出一股沉重而且略有哀伤的气息。我的心绪又感到几分低沉的挥散,于是悄然转去,离开了校园。

第二天,天气依旧晴好,天好蓝,干净清新的味道扑鼻而来。我们上午的时候,才上到第二节,我记得好像是电子商务的课程,本来是要上电脑室去学习的。班主任一来到课室,就把我们带到了新科技楼那里,同来的还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级组里分配下来的任务,我们班要和A班一起负责清洁新科技楼的四层所有教室,我们班负责的东边五个教室。”班主任领着我们全班同学,一边走一边吩咐道:“等一下子,我和曾老师带领男生一起把教室里面的废物全部清出,由七,你就负责领着女生把灰尘打扫干净,用清水拖净地板……”

班主任似乎每一次都要和我兵分两路的,在她的眼里,我就是这班女生们的头儿。但是,这一次,我的思绪显然是没有听从他的话,而是想到——新科技楼吗?我一手拿着扫把,一手提着地拖桶,眼睛不禁抬起,看向新科技楼。它就像一座就要脱颖而出的青春美少女,一身洁白的光鲜气息,在明媚的阳光中,静静焕散出活力。在清新的阳光洒落的四楼,靠着东边的那个角落,在我的视线里,出现一个身着白色上衣,扎着双马尾辫子的女生,手里似乎还抱着几本书,静伫在那个扶拦的角落里,好像在等候着什么人。

我恰要问碧儿是否也看见那个女生时,当一转眼过去,那一切恢复自如,好像从来没有什么女生出现过在那个地方。我的心一下子跳动起来,莫非那个新科技楼也有灵异的故事?还是只是我的错觉,是阳光给我的眼眼糊了一个弄儿,是A班的同学也来了?可是,刚才经过他们的教室,A班的学生不都在上课吗?

碧儿用狐疑的大眼睛盯着我看,“怎么了?由七,你叫我看什么?”

我苦然一笑,摇摇头,“没了,没什么?就是今天的阳光很晒,有点儿像我们在军校那时……”

碧儿轻轻挽着我的手臂,一脸的甜笑,“是呀,就像那时的我们……”

我们都不禁要想起那个时候,自此之后,我和碧儿开始慢慢走近。她说,因为我,她在班里也不再是孤独一人,也有了朋友,有了欢乐的回忆。望着碧儿的甜笑,我自个儿也慢慢勾起一抹浅淡的,温和的微笑,一股暖暖的感觉流动在心窝里。

我们一班子的学生,说说笑笑来到新科技楼的四层。这里无处不散发着水泥,石灰的味道,走廊上一滩滩干掉凝固在地面上的水泥迹,扶栏壁上却一层雪白的石灰,好像建筑工人才刚刚离开。一整排的教室全部大门紧锁着,十分静寂,所以这里压根不可能会有人光顾的,那么刚才看见的女生是?班主任把我们引到最东边的五间教室,他一一把门打开,里面立刻冲出一股刺鼻的化工味道,应该是漆胶或者跟石灰绞夹在一起的混合气味。大家,特别女生都有意无意要掩着自己的鼻子。

每一间教室的地板上都布着米粒厚的,甚至更厚的灰尘,有些教室里还堆着一些残留的杂板,烂胶桶之类的东西。看样子肯定是建筑工人不要了,留在这里当垃圾的。

在班主任的“命令”之下,男生们便像阳光下萎谢的花草,有气无力走进教室里,把里面的废物垃圾全部清扫出来。我们女生便三五成群堆在一旁等候男生们完成之后的任务,班上的女生大多靠在西边的走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和碧儿,还有几个文静的女生则紧挨在东边的扶栏角落,我在校道走的时候看上来,就是在这个角落看见那个女生的。我站的位置,就是刚才她站的位置。可是,我并没有任何感觉,也许那一刻真的只是我的错觉。

阳光刚好从东边透过扶栏的空口,折成一道散光,洒在走廊的一角,扬起的尘埃金光烁闪,铺成一片跳腾而起的金色的地毯。我转过身,俯视下望,新楼和别墅似有一墙之隔。目光悠悠前移,便停驻在昨天看过的那座小别墅身上,“原来在这里可以看得清楚!”我不禁感叹,兴奋起来。

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

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第三篇-墓中无人

这一天,我闲来无事,就打算在古董铺子里淘点玩意儿。一个戴帽子的人忽然拍了拍我肩膀:“看看这个纸头?”我心里一惊,“纸头”是盗墓行里的行话,就是字画的意思。没错,我以前也是个盗墓贼,现今洗手转行做古玩玩家。

我展开卷轴一看,居然是“书圣”王羲之的《临河序》。在古玩一行中,我爱字成癖,登时心里大动,脸上却不动声色,只说:“咱借一步说话。”那人帽子压得低,看不清面目,随我来到一家僻静茶馆。我轻声道:“您开个价?”那人道:“算得上真?这可是正经八百的片儿。”我说道:“我只能说是不算假。这种货铲地皮是铲不来的……”那人忽然摘下帽子,露出一张方脸来,哈哈笑道:“南国兄,三年未见,你还是这般刁滑。”

“刘兄弟,你怎么未了?”这人是老相识,叫刘金,是我当年倒斗合作最多的搭档。

拉完家常,我将《临河序》递还给刘金。刘金却不接,说道:“再去捞回金,去不?”“倒斗”、“捞金”在行话里都是盗墓的意思。

“我说刘金呀,我劝过你多少次?这倒斗是人神共愤、断子绝孙的事,可一不可再……”

“这次是唐高宗的唐乾陵。”

我可以对八辈祖宗发誓,自打我认出刘金,我心里早就打定主意,不论刘金说什么劝我去倒斗,我都会毫不犹豫地严词拒绝,除了……除了这个唐乾陵。

乾陵是唐高宗的陵墓。据历史记载,唐太宗临死时嘱咐儿子将“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贴》给自己殉葬。后来,盗墓贼温韬一个月内连盗一十七座唐朝皇室陵寝,将里面的片头逐个翻查,就是没有《兰亭贴》。最后只剩下乾陵未盗,原因是当年温韬准备挖乾陵时突然风云变色,地动山摇。他以为是神灵作怪,心中也发虚,就此收手。于是从那以后,很多人就推测《兰亭贴》很有可能在这乾陵中,因为唐高宗也很喜欢书法,他很可能没有遵照唐太宗的遗嘱陪葬《兰亭贴》而是留给了自己。我多年来研究文墨丹青,对历朝历代书画的来龙去脉都很了解。

我突然想起一事,问道:“你的徒儿李峰呢?”

“他呀,道行不够,我们早就掰了。”李峰是刘金的徒弟。我洗手后刘金多与李峰一起倒斗。

刘金似乎看出我已经动心,说道:“这张《临河序》,虽然算不上书法中的精品,好歹也是‘书圣’的大作,就算是兄弟给你的见面礼。等事成之后,你我按老规矩办,怎么样?”

“老规矩”就是五五分成,再加上《临河序》这么大的手笔,由不得我不动心,况且念及那“天下第一行书”的风采,心里就像猫爪子挠似的痒,于是缓缓点了点头,心里念叨:“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刘金不愧是行里的高手,洛阳铲、黑狗血、糯米、蜡烛、绳子各种工具早已经准备停当。刘金还递给我一柄长刀,说道:“留着防身。”他自己也拿了一把。我抽出长刀,撮嘴一吹,顿时寒气扑面,是把好刀。

天刚一摸黑,我与刘金就悄悄摸到北郊皇陵。我捻起地上的土凑到鼻子上闻了闻,果然是过了千年的古墓,这摸土的本事是我的另一绝。

在此之前,刘金早已经摸清了墓口,盗洞也挖开了一些,只需顺着往下挖就万无一失。穿了三层墙,我俩才挖了进去,幸好没遇上金刚墙。“金刚墙”是古代的能工巧匠特地为守墓用黏土做成的硬墙,坚硬似铁,遇上就麻烦了。刘金用绳子拴住蜡烛,探了探空气,说道:“好了,可以下去了。”

我俩依次缒进墓穴,不知道怎的,我头皮一阵阵发凉,多年没倒斗胆量也变小了。刘金叹息一声:“好大的墓室啊!”这也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墓室,皇帝陵寝,果然非同小可。

我举步往里走,刘金一把拉住我:“小心有机关!”将随身的木棍一根根扔了出去,“嗖嗖’几声,射出无数暗箭。“吱”的一声,将一只大大的墓鼠钉死在墙上。这玩意儿在墓里吃人肉为生,又肥又大,一对长长的獠牙露在外面,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与刘金一前一后顺着木棍落地的地方过了暗箭区。行了一阵,眼前出现一根根石桩,石桩下是满满的一池水银。水银能保持尸体常年不烂同时也有剧毒,人落进池子里,绝无生还。

我端详了一阵石桩的排列次序,暗暗点了点头。

“你看出门道了?”刘金问。

“这是奇门遁甲的路数,这些石桩大部分是死桩,只有八个是活桩。踏上活桩,桩才不会下沉,错踏上一个死桩,那就必死无疑。”

“我来走,你来算。”刘金说,“我相信你。”

这等于是把命交在了我手里,我自然不敢大意。掐指算了一阵,看的分明,这是八卦阵里的“奇门止归”大法,变化繁复,有时必须走三步退一步。

我精于计算,我想这也许就是刘金找我合作的重要原因。

“慢着刘兄,水银里似乎有东西!”水银像活物似的来回流动,流过之后,池底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断蠕动。

刘金急忙止步,瞅了瞅,说道:“这是殉葬唐王的尸首,被封在水银里常年不坏,时间久了,难免生尸蚣。放心,它们出不来。”

过了石桩阵,一个高大的红色木棺就暴露在我们面前。我轻轻敲了几下棺木,声音清脆,心里又多了几分信心:果然是楠木的。在古代这种名贵的木材只有皇亲国戚才能用。

刘金一脸的郑重,先将事先准备好的糯米酒在棺材盖上,再把几道灵符贴上,吐了口黄酒,双手一推,那棺材盖平平飞出,“轰”的一声,溅起尺高的飞尘。

我与刘金不约而同地往棺材里望去,登时喜出望外:满满的一棺材冥器,奇珍异宝也不知道有多少。

刘金欢呼一声,拿麻袋就往里塞。刚装了两只金杯,棺材里“呼”的一声,坐起个东西来,一身黄衣,平举着黑乎乎的双手。被它一冲,冥器落了一地。

刘金嘶声叫道:“粽子出来了,快溜!”我被吓得头皮发麻:这是什么粽子,连灵符都封不住。双腿像灌了铅似的,居然挪动不了半步。眼瞅着粽子的一双黑手已经摸到了脸颊,我嗅到一阵恶臭,突然灵机一动,一矮身就钻进了棺材底下的架子洞里。

正在暗自庆幸躲过一劫,左手触到什么黏糊糊的东西,又细又长,似乎是条死人腿,这棺材底下居然有什么东西比我先到。我吓得五脏六腑整个翻了个儿,正准备大声呼救,那“东西”忽然捂住我嘴巴,低声道:“别做声,我们一起出去。”我登时大为放心:“原来是个同行。”当下拼命点头。

那粽子跃出棺材,跳来跳去,撞得棺材“嘭嘭”响,可双腿不能打弯,也就不能奈何得了我,我转身去追刘金。

刘金正急得团团转,没我的指导,他根本过不了水银池。粽子跳的好快,瞬息之间就飘到刘金面前。他一声惨叫,脸上已经被划破了五道血痕。刘金喊道:“南国,哪个是活桩?”可我自身难保,哪里还敢吱声。刘金强踏上石桩,刚踏上一个,那石桩就沉了下去,我惊叫一声,眼见刘金就要落进水银池。没想到刘金的身手也真了得,危机间“刷”的一声抽出长刀,竖着扎进池子里,刚好撑住身子,那水银只差一线就触着他的鼻尖。

以上就是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