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3篇

本文3个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农村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

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第一篇-找上门的黑猫

她从宠物市场便宜买来的,根本不是黑猫,是褐色的杂斑纹花猫。而她弄这只猫来,不过是想让猫阻止一个人自杀……

这天早上,保姆林秀琴把双目失明的贺老太推到阳台上,开始整理房间。在贺老太的枕下,她看到一瓶安眠药,于是咬牙切齿地低语道:“这么快就想死了!不行,你得给我活着,再活三个月。”

这三个月对林秀琴很重要。林秀琴早年丧夫,一个人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孩子的境遇都不好,尤其是女儿,未婚生子,孩子又是先天性心脏病,女儿不能出去工作,两个人的衣食住行都指望着她的工资。

就在几天前,女儿来电话,说给林秀琴重新找了一个工作,也是伺候老人,工资相当丰厚。林秀琴就明白了,现在有些空巢老人找保姆其实也是找伴侣,只是不给名分,一起住着,只给经济上的补偿。她虽然心里不愿意,可是钱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女儿说那家人的孩子从国外回来探亲,三个月后回去,到时她搬过去就行了。林秀琴现在突然发现贺老太有心自杀,这三个月她去哪里弄钱养活那两口人呢?她必须阻止贺老太自杀,只要推迟三个月就行。

这一天很平静,吃过晚饭林秀琴推着轮椅,带贺老太去散步,到路口时,贺老太突然叫住她,冷冷地说:“晚上我脚凉得很,去给我买个水袋。”

超市的门口搬轮椅很吃力,林秀琴把轮椅放好就自己进去了。出来时,一抬头正看到贺老太的轮椅正滑向车水马龙的路口,那里有个小下坡,轮椅越滑越快。林秀琴“妈呀”一声扑出去,在轮椅颠下马路牙子时,她胖大的身躯正好拖住轮椅的进程。

贺老太空洞的眼睛盯着前方,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可是林秀琴明白,贺老太这是跟她死磕上了,发现药不见了,在想别的办法。

第二天早上林秀琴去买菜,回来时正看到贺老太的轮椅在厨房,平时她是不会到这里来的。林秀琴快步走过去,麻利地把煤气关好,又一阵风似的把贺老太推出房门。

这一天林秀琴过得提心吊胆,她得想办法了。她要让贺老太不多不少,再活三个月。

贺老太睡了以后,林秀琴爬起来,蹑手蹑脚地来到储藏室,搬出一个小红木箱子。这是贺老太的宝贝,隔断时间就会让她搬到卧室,关上门打开来看。箱子里的东西不出她所料,是一些旧相片和物品。林秀琴看了一夜,终于想到了办法。

这天,贺老太要去社区医院测血压,在楼门口,贺老太竖着耳朵警觉得像只老猫头鹰,她问:“什么声音?”

是有声音,细细的像婴儿的啼哭,林秀琴过去看了看,说:“一只小野猫,守着楼门口不走。”

但当她说完,推起轮椅,猫的叫声变大了,更加凄厉。林秀琴犹豫了一下,说道:“怪可怜的,先喂着吧。”说完不由分说去把猫抱来,往贺老太的怀里一放。

猫好像很冷,身子一直在哆嗦,突然有了点温暖,就往贺老太的怀里拱了拱。这次散步时间很短,回到家林秀琴匆匆给猫倒了点牛奶在碟子里。它把鼻子嘴一起伸进去喝得仓促,呛得打了两个喷嚏。

林秀琴忍俊不禁道:“咪咪慢点。”

贺老太冷冷地说:“叫妹妹吧。”林秀琴又是呆了呆,才明白,这是给小猫起的名字。

贺老太突然又问道:“什么色的猫?”

“黑的。”林秀琴漫不经心地说。贺老太没有再问,自顾自进房间听电视剧去了。

自从妹妹进门,贺老太也不太搭理,不问也不抱,只是人安详了很多,总像竖着耳朵在听什么。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妹妹吃得肚子滚圆,跟林秀琴亲昵得很,没事就在她的脚边蹭来蹭去,林秀琴突然觉得生活变得轻松了。

贺老太和妹妹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每天贺老太在阳台时,妹妹就蜷在她的怀里,慵懒地晒着大肚皮。林秀琴的心彻底放下了。

时间过得飞快,妹妹的肚子越来越大,离林秀琴合同期满的日子也越来越近。这天她买菜回来,刚到楼下,女儿的电话就来了,嘱咐她把这边的事办利索,那边只等她过去了。林秀琴得意地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下,正讲得嘴角冒白沫,突然哗啦一声响,窗子打开来,一只猫横空飞出,落地时一声惨叫,绝尘而去。

吓得呆在一边的林秀琴半晌才明白过来,那是妹妹。她的心一惊,知道刚才是得意忘形了,这通电话是在楼下打的,旁边的窗户里面就是贺老太的卧室,她的眼睛看不到,耳朵灵着呢。

虽然她胆怯,终究要面对,贺老太咄咄逼人,咆哮道:“你以为你是谁,你一个蠢老太太能操纵我的生死?你以为你是谁?”

林秀琴诺诺地说:“没有,我没做什么呀。”

贺老太冷笑道:“你以为给我找只猫,告诉我是黑色的,我就能好好活下去了?我就不让你如意,你们都算计我!”

从这天起,贺老太说到做到,已经是万念俱灰,不肯出门,也不肯吃东西。人越发瘦得皮包骨了,妹妹则一点音信也没有。

林秀琴不敢离开贺老太身边,人也熬得憔悴不堪。这天她坐在厨房择菜,看着空落落的脚边,不知怎么就叹了一口气。突然门口有轻微的声音传来,林秀琴像装上了弹簧,人一下飞了出去,拉开门,果然是妹妹。它的身体滚圆,脸却小了一圈,大大的眼睛盯着林秀琴,泪光晶莹。林秀琴乐得声音都变了,忙不迭地喊:“妹妹回来了!”

贺老太失了常态,连声问:“在哪儿呢?在哪儿呢?”林秀琴把妹妹放在贺老太的怀里,她用手抚了抚,眼角就湿了,嘴里喃喃不知说了什么。

林秀琴给妹妹弄饭,又烧水想给它洗澡,没想到妹妹饭不吃一口,突然一声紧一声地叫个不停,声音越来越凄厉。林秀琴看着它屁股下粉色的东西,突然明白了,叫过贺老太抖着声音说:“这猫,要下崽了。”

晚上,有三个滑溜溜软塌塌的小猫崽来到了人世,妹妹的情况却不太好。

凌晨三点多,妹妹身体滚烫,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林秀琴慌了神,叫道:“怎么办?要不我去小区门口的兽医院看看?”贺老太忙说:“快去。”

兽医给了林秀琴一支药,让她给妹妹打了。其他的事就听天由命了。林秀琴只好拿着药回来。不管贺老太愿不愿意,林秀琴把妹妹往她怀里一塞。贺老太枯瘦的手死死按下去,妹妹慌了,一直拼命扑腾,在贺老太的手上胳膊上挠了许多伤口。林秀琴哆嗦着把药推完,人都要虚脱了。没想到就这样给妹妹捡回一条命来。

以后的几天林秀琴和贺老太一边照顾小猫,一边照顾妹妹,给两只小猫送葬后,妹妹和另外一只小猫终于活了下来。这几天中,林秀琴的女儿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催,她如果再不过去,那边就要换人了。可是林秀琴硬是给回绝了,她不能扔下妹妹这样走了。

这天正好是合同期满,一大早,她磨磨蹭蹭走到贺老太卧室的门口向里面探头探脑。

贺老太向她招了招手,指着桌上的一沓钱说:“给你结算了,还有身份证。”这是林秀琴没想到的,贺老太这么痛快。

贺老太见她不动,提高了声音说:“你不就盼着这些,我都给你了,快别让我再看到你!”

林秀琴伸手飞快地把钱和身份证拿到手,飞也似的回到房间,把东西收拾好,可是又慢下来,坐在床边发呆。半晌,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进到厨房开始准备午饭。

中午饭吃得很沉闷,贺老太也不问她什么时间走,也不理会妹妹,吃几口饭就发呆。林秀琴铁了心,从那天起不再接女儿的电话,她安心地买菜,安心地做饭,看着妹妹一天天胖起来。

贺老太终是沉不住气了,叹着气叫林秀琴过去,说:“你应该走了,你要做的都做好了。”

林秀琴低着头,轻声说:“他们也没找新保姆来,我走了你们怎么办?”

要是换从前,林秀琴说到贺老太儿女的一个不字,她就会暴跳如雷,可是这次她没有发脾气,落下两滴泪说:“我是个老累赘,不记得就不记得吧,你能替我费一次心,给我找只猫来,我已经知足了。”

林秀琴这才知道,这个眼睛看不见的老人,心里亮着呢,她从开始就明白,妹妹不过是林秀琴从宠物市场便宜买来的,根本不是黑色,是褐色的杂斑纹花。而她弄这只猫来,不过是看到贺老太年轻时的相片,那时的她意气风发,一张脸饱满有活力,身边有个方脸的汉子,他们的身边,总有一只黑色的猫。从贺老太的日记中得知,这猫是她结婚第一年时养的,叫妹妹。

贺老太想放弃的是没有尊严的生命,她对儿女已经失望了,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丝留恋,可是林秀琴硬生生把一只没人愿意要的小猫塞给了她,让她割舍不下。林秀琴的生活何尝不是如此不堪,为了生计去给一个没见过面的老头儿当伴侣,没有保障的未来,都要用数得清的票子清算。

贺老太和林秀琴一直不说话,愣愣地坐着,直到妹妹饿了,在她们之间钻来钻去,她们才动起来,又鲜活得像两条生命了。

“秀琴,把合同再签一下吧。”贺老太的声音很温和。林秀琴的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她记不清多久没人叫她秀琴了。

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

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第二篇-替换大脑

萧亮今年十七岁,因为小时候的一场大病,给他的身体及和大脑智力发育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他时而正常,时而木讷地像个傻子一样。学习成绩也一塌糊涂,学校里的师生都在暗中叫他傻子。但在父母心中,不管儿子如何,他终归是自己的心头肉。父母并不期望萧亮能够出人头地,儿子能够好好地活着就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清明节的时候,萧亮随父母去乡下的墓园给去世的祖父扫墓。给爷爷磕完头后,父母留在爷爷的墓碑前,准备酒水和鲜花。萧亮则一个人溜溜达达的在墓园里闲逛了起来。

天空是阴沉的,不时吹来细细的凉风,刮起了细小的尘土和许多未烧尽的纸钱。因为长期无人打理,野草长满了坟头。地上落满了枯枝败叶,整个墓园显得冷清而荒凉,对了,这里是死者们安息的地方,不需要什么生气和喧嚣。。。。。

萧亮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墓园南边。这时,萧亮好像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响。他连忙顺着声音的来源找了过去。走了没几步,萧亮在一处破败不堪的坟墓前停了下来。那声音好像就是从这座坟墓里传来的,可是这附近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萧亮慢慢蹲下身子,看着自己眼前那块已经被岁月侵蚀得看不出字迹的墓碑。墓碑上的照片里,一个戴着眼镜,眉清目秀的男孩子正在开心地笑着。这男孩看起来也就和萧亮差不多的年纪。只可惜命运无情,英年早逝。萧亮仔细地打量着那个男孩的照片,忽然感觉浑身有些发冷,一种从未有过的压抑感席卷了他的全身。

萧亮起身想要离开,突然,他的耳边忽然响起了诡异的笑声。萧亮心里一惊,连忙抬起了头,他惊异地发现——墓碑上那个戴眼镜的男孩笑了,那笑声就是从墓碑上传来的!萧亮恐惧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感觉大脑一阵疼痛,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萧亮的父母把墓碑整理干净后,发现萧亮没了踪影。他们赶紧到处找萧亮。找了好半天,他们才在墓园南角的一座破败的坟墓前发现了萧亮,萧亮安静地站在坟墓旁,一句话也不说。

萧亮妈妈走到萧亮跟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说道:“儿子,咱们该回家了。萧亮这才反应过来,跟着父母往墓园外走去。萧亮的父母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转身的那一瞬间,萧亮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令人难以察觉的诡异笑容。。。。。

回到家后,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萧亮妈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饭,一家三口围坐在饭桌前。父母不断地给萧亮夹菜。可父母发现,饭量一向很大的萧亮,只吃了很少的一点饭。

于是,萧亮爸爸关切地问:“儿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哦,我吃饱了,没什么胃口。。。。萧亮回答,忽然又说道:“爸,妈,我要跳级!

什么,听到儿子的话,萧亮的父母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刚上高中而且智力有缺陷的儿子竟然会提出跳级。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为了不打击儿子的自尊心,萧爸爸小声地说:“儿子,你当真要跳级?”

“没错,这几天就帮我办了吧。萧亮说完,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只剩下了父母坐在客厅里发呆。

几天后,萧亮如愿以偿地跳到了高二级部,他的老师和同学都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存在智力障碍的傻子,竟然敢跳级,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他们心想:“这傻子一定会后悔的!

可事实却重重地砸碎了全校师生的预言。自从跳级后,原本考试垫底的萧亮像是吃了神药一样。学校成绩一路飙升,几次考试中竟然一度在高二年级名列前茅。萧亮的父母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自己的儿子难道是真的开窍了吗?怎么一下子从傻子变成了学霸呢?他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但也不好意思问儿子。

在高二级部只上了半个月,萧亮再次作出了跳级到高三的决定,他对父母说:“我今年要考大学!父母听了,紧紧皱了皱眉眉头,虽然儿子的学习突飞猛进得连他们都感觉不可思议。可再过不到二十天就要高考了啊?如果现在跳级,肯定不可能考得上。

萧亮的父母决定劝说儿子放弃,可萧亮倔强的很,铁了心要跳级。父母没有办法,只得答应了他的要求。

上了高三后的萧亮再次创造了神话,他进班级的第一次模拟考就拿了全级部第一名,此后的学习中,萧亮完全颠覆了全校师生对他的印象,成绩一次比一次优秀。两个月后的全国高考中,萧亮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南方一所知名的科技大学。

儿子考上了重点大学,对一般人来说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萧亮的父母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发现儿子越来越不对劲。自从清明节扫完墓回来后,儿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且不说他智力上的飞跃,就连性格,饮食和作息习惯也和以前完全不同,他变得冷漠了,在家里除了吃饭,睡觉,几乎很少和父母说话。不再是以前那个虽然有些呆傻却阳光乐观的萧亮了。但是,对于儿子改变的原因,他们始终琢磨不透。。。。。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萧亮爸爸去外地出差了,萧亮一个人待在卧室里。萧亮妈妈则在客厅里给萧亮小苹果。儿子马上要去念大学了,还是让他多享受享受在家的快乐吧。萧亮妈妈把苹果削完,走到了萧亮的门前。

萧亮卧室的门没有关严,萧亮妈妈刚想敲门进去,却听见屋子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于是她悄悄把眼睛凑到门缝里看,可眼前的一幕顿时吓得她毛骨悚然——萧亮坐在写字台前,手里拿着一个干瘪的人脑,得意地诡笑着:“虽然你的身体不怎么样,但是配上你萎缩的大脑也太可惜了,还是我的大脑才最聪明,哈哈哈。。。。。

萧亮的妈妈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她一把推开房门,严厉地说道:“你不是萧亮,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哈,还是被你发现了啊!萧亮放下那个干瘪的人脑,说道:“我的肉体还是萧亮,可我的大脑却是属于我自己的!怎么样,比你愚笨的儿子强得多吧!

“你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萧亮妈妈哭嚎着说。

“你的儿子永远都回不来了,“萧亮”拿起那个大脑,疯狂的笑着:“你看,这不就是他的笨脑子吗?

“ 你,我跟你拼了!萧亮妈妈愤怒地冲了过去,用削苹果的刀刺向了“萧亮”。但是,“萧亮”却毫发无伤。

萧亮妈妈吓得面如土色,而萧亮则不屑地吐了口唾沫,随后恶狠狠地说:“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现在,你就下地狱陪你的笨儿子去吧!说完,他伸出手,死死地掐住了萧亮妈妈的脖子。萧亮妈妈痛苦地挣扎了几下后,就停止了呼吸,她死不瞑目。。。。。

“萧亮”恶毒地狂笑了起来,随即化成了一阵白烟,飞快地飘出窗外,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作者寄语:当你发现你身边的人突然一反常态时,你需要小心了。。。。。

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

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第三篇-恐怖校园故事之拖把

压抑而沉重的六月终于过去了,拿到了A大的录取通知书,我觉得身轻如燕,做什么都是笑呵呵的。整整一个假期没有作业,一个劲儿的疯玩,比起高考时那不是人过的日子,真是有天壤之别。转眼间暑假就过去了,我怀着对大学生活的美好憧憬来到A大。

不愧是全国文科类院校的代表,校园里到处鸟语花香,随处可见碧波粼粼。古色古香的建筑掩映在婆娑杨柳中;相依相偎的情侣在树阴下的石凳上窃窃私语。一切都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大学生活和高中时有许多不同。首先是住校,这真让我向往。长这么大,我还从未离开过妈妈身边超过一个月呢!我们的宿舍楼是位于校园中心偏北的一栋新盖的六层楼。灰色的表面看起来有点儿黯淡,但里面的一切设施都是崭新的,还带着股新刷的油漆味。

拎着行李爬进二楼的宿舍,才发现我是第三个来报到的。一共六张床,靠窗的两个下铺都已经被人占领,我只好爬了个上铺。收拾了会东西,便和下面那两个女生聊了起来。她们和我是一个系的,一个叫金灿,却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另一个眼睛大大的叫闵雅玲。我开玩笑地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哑铃”,她也不生气,只是以牙还牙地叫我“铁饼”。不一会儿,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我们正坐在床上唧唧喳喳。门开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伸了进来,吓了我一跳。哑铃哈哈大笑,我才看清原来那是一个女生的一头卷发,不仅有些恼怒地推了她一下。那个女生跟着我们“呵呵”笑了几声,开口说道:“零三级文创三班的,一会儿去三教一三九开会。”

“Yes.Madam。”哑铃刷地站了起来,很严肃地敬了个举手礼,又乐不可支地倒在床上。

一三九是一个挺大的教室,有我们高中教室的四倍那么大。里面坐了一百多号人,讲台上一个胖胖的老师和一个女学生在说些什么。哑铃拉着我找了个位置坐下。很快,我们和那一小片就打熟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讲着高中时的逸闻趣事。只有前排的一个女生,不声不响,也没有转过头来。我有些奇怪,伸手想拍她肩膀,一个同学拉住我:“嗨,不要动她。”

“为什么?”我更奇怪了。

“她是个怪人。”她向我吐了吐舌头:“我们来了半个小时了她都不跟我们讲话,问了也是白问,什么话也不说,估计是让高考给逼疯了。”

我有些反感她说话的口气,但也没说什么。那女生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大概站起来会到腰那儿吧,但是不够亮泽。我琢磨着有时间和她聊一聊,向她推荐一下潘婷润发精华素什么的。她可能只是有点儿自闭。我想:只要有人愿意陪她说说话就会好一些。

还没等我有机会和她讲话,如火如荼的军训就展开了。我每天累的好像游了三十公里的泳,一回到宿舍就瘫倒在床上,哪有工夫去管其他的事。于是,我慢慢地把这个奇怪的女生淡忘了。

宿舍里的厕所是公共的,就在我们屋的旁边,所以晚上上个厕所什么的也比后面的宿舍方便了许多。只是每到半夜两三点左右,就会听见模模糊糊的动静,好像是两个人说话的声音。我这人睡觉浅,一有点儿动静就醒,心里不禁很气愤:哪个人三更半夜不睡觉,天天在外面聊天,打扰别人好梦。但想归想,我可懒得半夜爬下床去质问。迷迷糊糊地,也能将就着睡到天亮。

还有一件让我觉得奇怪的事,就是我从未见过有人打扫厕所。有一次我跟哑铃讨论这个问题,她打着哈欠不耐烦地回答我“”笨!白天不打扫自然是晚上打扫了。这点都想不到。“

”晚上?“我猛地想起晚上的动静,恍然大悟:原来是打扫厕所的阿姨晚上在聊天。

来A大也有三个多月了,我逐步适应了大学里的环境,和大家也熟悉了起来。惟独那个奇怪的女生,她上课时从不发言,也从不和别人说话,我甚至从没有看见过她去吃饭。不过我知道了她住在与我们宿舍隔三个门和一个厕所的二一四。听说她宿舍的人都不跟她讲话,干什么都不叫她,还说她精神有毛病。这让我觉得她很可怜。

我对哑铃说:”咱们去找她说说话吧,看她怪可怜的。“

哑铃尚未开口,金灿早已抢着说道:”你们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她是个哑巴。“

原来如此!鬼大爷鬼故事

大概是晚上吃的水煮肉辣椒放的太多,我一趟接着一趟地跑厕所,吃了三片”泻立停“也没管用,一直折腾到一点多钟。这不躺下还没半个小时,我的肚子又咕噜噜地翻江倒海,没办法,只好抓起手纸往厕所冲。

刚解决完毕,便听见门外一阵讲话声。我不禁喜形于色:这次上厕所真是一举两得,刚好碰上了天天晚上扰我清梦的两个阿姨,可以解决我半夜翻来覆去的苦恼了。

我把门框推开一条缝,却发现整个厕所里只有一个背对着我在拖地的阿姨。我糊涂了,刚才明明听到了两个人的声音啊!我又仔细地揉了揉眼睛,没错,真的是只有一个人。大概……另一个阿姨在外面吧……我给自己找了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

我正要出去,只听见阿姨问:”嗳,今儿个几号了?“

我探头向外面看了看,走廊里空无一人。那她应该是在和我说话了。可是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呢?我有些奇怪,难道她背后还长着眼睛不成?

刚要张口回答,早有一人抢先一步:”二十四号了。“

咦?哪里来的人声?不是从我这边发出的,可那个阿姨那儿只有她一个人啊!

我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个阿姨却转过来了。我赶忙向她微笑,她也向我微笑。她大概有四十多岁吧,长的很和蔼。

我正要向她讲晚上睡觉被打扰的问题。她先开口了:”婷婷,你看,有人来上厕所嗳!“

”婷婷?“我茫然地望了望四周,并没有一个人影。

”是吗?那我们该拿她怎么办呢?“声音是从地上传来的。我往那儿一看,只有一个黑乎乎但是圆不溜秋的拖把。可是拖把上缠的不是布条,一丝一缕的,倒有些像人的头发。

我感到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起,腿肚子也开始哆嗦了起来。

圆圆的拖把自己转了个角度,露出一截惨白的下巴和没有血色的嘴唇。嘴唇一开一合:”那,把她也做成拖把好了。“

”天啊!“我好容易回过神来,飞跑着奔回寝室,死死地把门顶住。冷汗湿透了我的睡衣。门外传来脚步声,还有拖把在地上摩擦时发出的”沙沙“声。我赶紧把门反锁,抖抖索索地爬到床上,捂在被子里发抖。

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偷偷从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

门慢慢地开了一条缝,走廊里橘黄的灯光照射进来,在屋子正中的桌面上产生一条不停滚动的光带。

我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一只黑乎乎的手伸进来,打开了电灯开关。

”快起来啊!救命啊!“我吓得狂呼乱喊,其他人却毫无动静。任凭我怎么喊叫,她们都只在被窝里呼呼大睡。

”完了。“我绝望了,惊恐地盯着那扇木门。

门开了,打扫厕所的阿姨笑眯眯地站在外面。她的身后,立着那只拖把。长长的黑发顶在一根棍子上,说不出的怪异与恐怖,从头发的缝隙中露出的那只眼睛,闪着邪恶而贪婪的光芒。

”过来吧,让我把你也做成拖把。“阿姨微笑着,向我伸出手。

”不!“我恐惧地大喊。一面抓起能抓到的东西狠命地砸向她。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她的脸色变了,头发根根直竖起来,长成了尖尖的两个耳朵的形状,嘴里呲出了两颗巨大的獠牙,眼睛也变得血红血红。她伸出两只长满倒刺的爪子:”但是,我还是要把你做成一只完美的拖把。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她抓住我的胳膊,使劲把我往外拉。我一面挣扎着,一面尖叫:”不……“

”不什么不啊?“我一下子坐起来,听见哑铃的声音。

以上就是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情侣睡前鬼故事长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