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3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3个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农村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长篇鬼故事长篇恐怖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

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第一篇-聊斋鬼故事之赵媒婆

河南彰德有个赵媒婆,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家里的生活也称得上是小康了。

郡中有一个豪强,想要娶吴秀才的女儿,就花了一大笔钱请赵媒婆撮合,赵媒婆贪图钱财,花言巧语,骗得吴秀才的女儿嫁给了豪强,嫁过去之后,才知道被媒婆骗了。

吴秀才想自己一个清白的读书人家,怎么和那样污浊的人家结亲,十分愤怒,把赵媒婆扭送到官府,官府进行了严厉惩办。

经过了这事,赵媒婆心里虽然有些愧疚,但得到了钱,也感到很满足,便立下决心改行,再也不给人说媒了,便离开闹市,回到自己家羡河铺,避免人家来打扰。

一天,赵媒婆又从城里的女儿家回去,跨着一头驴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天已快要黑了,忽然见到一个青衣女从小路迎上去,问道:“不是专门给人说媒的找姥姥吗?”

赵媒婆道:“正是的。”

青衣女道:“那就请姥姥调转头,跟我去,我家主母正有事要找你。”说完,上前给赵媒婆带路。

赵媒婆想自从上次惹上麻烦之后,很久就没有给人说媒了,不觉嘴有些痒了,心想看着青衣女的举止,定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婢女,想着心里又热乎起来,想跟着她去,一定又能得到一大笔酬金,不妨在做一次媒人,心里想着便得意起来,便乘着驴子,拉着握着髻绳跟在青衣女的后面,从小路斜行,渐渐地就看见一条青石板路,两旁绿树成荫,一会儿就来到一处巨大的宅子前,门庭高大壮丽,气派非凡。

青衣女道:“老爷有事外出,还没有回来,家里的僮仆大半也跟他去了,家里没有什么男子,姥姥直接进去就行了。”说着把赵媒婆的驴牵来绑在门前的树上。

进去便是一处大庭院,旁边的亭子几个婢女老媪正坐在那里闲话,见赵媒婆进去了,大家都高兴起来,说:“宁宁请得媒人来了!”立即争相跑进去报告,一会儿传出话来说:“快进来,夫人正等着你呢!”

赵媒婆跟着她们走了几重庭院,才来到正室。

那位夫人倚着靠枕坐着,大约四十多岁,赵媒婆向她拜了两拜,夫人叫她坐下,然后夫人就把自己的家世说出来,道:“我家本是大名府的郑氏,流寓到此地,丈夫为卢侍郎,已死去很多年了。所以叫婢女去请你,只因为三儿已二十多岁,仍还没有媳妇,你能给他们找到一门亲事,我定会有重赏。”就叫三郎出来,生得玉树临风,英俊无比。

赵媒婆极力称赞道:“无论公子心里怎么样,就凭这样的相貌,便可以使天下的公侯门黯然失色了。要是老身能在年轻三十岁,拼死也要给公子做个小妾。哪家有闺女,哪有不愿意找做女婿的?”左右的人,听了都笑了起来。

夫人也笑着说道:“难怪婆子是个行家,说起话来,这样犀利。只是老身想要聘娶的是东边薛参政家的女儿,也是一个世家,如今薛参政已去世了,他的夫人牛氏,选择女婿甚是苛刻,并且很多疑,她的女儿许配了人家,往往说定了,都准备迎娶了,她又反悔,婆子你看看能不能办到?”

赵媒婆道:“老身生平,不喜欢说模棱两可的话,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前去一说,必定会带给你好消息。”

夫人见她如此说,很高兴,让赵媒婆吃喝饱了,就催她快去说。

赵媒婆想选个吉利的日子再去,夫人道:“事不宜迟,迟了,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变故。”赵媒婆不敢不听从她的话,就答应前去。

夫人仍让宁宁作伴,陪赵媒婆前去。向东大概走了二里多,就到了薛家的住处,也是一处巨大的宅子,泡钉兽环大门,壮丽无比,看门的人只有一个老媪,就给她们进去通报。

一会儿,就叫她们到房里去拜见牛氏。

赵媒婆把自己的来意向牛氏都说了,牛氏道:“老身也听说她家的三郎,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只是没有亲眼见到。”

赵媒婆道:“人品相貌都没得说了,老身一生见到的人也多了,还见过如三公子一样,才貌兼备的。将来要是不能大富大贵,算老身走眼,让我把我眼珠挖出来,发誓不再相天下的士人。”

牛氏道:“你不要赞扬得太甚了,老身心里已经答应了,只是小女去探望她的舅母,三天后才能回来,请你传话给他们母子,打点彩礼来,大约清明节之后,就能把嫁妆准备好,然后就来迎娶。儿女都各自长大成人了,无事耽搁下去,也不是个了局。”

赵媒婆见她这样说,满意地点头。

牛氏又接着说:“你也不必来往奔波,年老了,路又迂回曲折,这样劳劳碌碌,我们心里过意不去。况且你不辞辛苦,只是想得到酬谢的礼物罢了,老身这就奉赠给你,再来也就没有了。”于是,就取了二十两银子送给赵媒婆。

赵媒婆心里欢喜,又向牛氏拜了两拜,并且奉承她说:“真的是大家与小家不同,明白事理,做事情也快。”

牛氏听了很高兴,就准备的酒菜,款待她和宁宁。桌上的果盘里有杜梨,味道十分甜美,赵媒婆乘机用手帕卷过来,收到袖子里去。喝了几杯酒之后,就感谢牛氏的款待,并向她告辞。牛氏有叮嘱了几句,叫他家快准备婚礼,赵媒婆都恭敬地答应了。

回去之后,赵媒婆摇着扇子,扭腰摆动着衣服,一脸得意之色,指着宁宁对夫人道:“夫人只管问她,老身应不应得到格外的赏赐?夜已三更了,来回往返五六里路,和牛氏委婉地说了一两句,就使牛氏放下原来的心意,答应了,还急切地等着你们去下聘礼呢,在清明节之后,你们就能迎娶过门了。”

夫人笑着说:“你这老妖精也太唐突了,哪见有女儿嫁人,而如此急切的,你得了她家二十两银子,也不算薄了,可是老身还是要加倍赏赐你。”

于是,赵媒婆又得到了四十两银子,和一段红色的绸子。

一会儿就听到远处传来寺里的钟声,夫人道:“夜深了,婆子也该回去了。”仍然让宁宁送她走,正好在门口遇到三郎,赵媒婆就和他开玩笑说:“公子,老身给你办成了好事,是不是有什么赏给老身,让老身给你多说好话。”三郎笑了笑,没有回答她。

等到了路口,宁宁就把她的驴交给她,就返回去了。

赵媒婆一边赶着驴子,一边说道:“夫人也太吝啬,赏给一壶酒,两碗饭,一张床,让我吃饱喝足了睡个好觉,也不是什么难事,竟然半夜把我赶走,真是的!”

等她到了家,鸡已叫第二遍了,天慢慢地开始亮了。

儿子和媳妇都还没有起来,赵媒婆就砰砰地敲门。

儿子光着脚出来开门,感到很奇怪,母亲为何那么早就回来了,在那里嘀咕。

赵媒婆道:“你且把驴牵去,待会儿慢慢告诉你。”

接着媳妇也起来看,赵媒婆到室内坐下,喝着茶,就把自己一夜所做的说出来,向儿子媳妇炫耀,儿子媳妇在一旁倾听,赵媒婆的眉宇间的欢喜之色,越发得意。

她的小孙子听到人说话,从梦里惊醒过来,叫着他的母亲,媳妇哄骗了他一下,可他仍然闹着不睡。

赵媒婆道:“不要啼哭,姥姥给你带好果子回来了。”把手帕取出来,放在桌上,只见有水从里面渗出来,赵媒婆道:“鲜果放不久,可惜放在袖子里揉坏了。”

叫媳妇把手帕打开,只见里面包着十几只蝌蚪,像一团墨汁,还有一两只在蠕动,都大吃一惊。

赵媒婆立即取出两家赠给的银子,都变成了冥钱,丝绸也是纸的,她如同一段木头一样站着,过了好久,感觉喉咙发痒,呕出来一升多污浊的水,无数的树叶,才明白自己遇到鬼了。病了半个月,脸色才恢复正常。

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

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第二篇-谁出租了我家祖屋

孙荣轩在城里买了一套房,按揭的。自己每月的工资交了月供,只得靠老婆的工资过活。如此一来,日子就过得紧巴。有时候从老婆手中要钱花,心里真不是滋味。于是他想到一个主意:卖掉祖屋。

孙荣轩的父母均已过世,乡下的祖屋空着。房子虽说是砖木结构的,但位置还不错,时下正值新农村建设,说不定还能卖个两三万块钱,解解燃眉之急。再说了,没有人住,房子闲着也是一种浪费。

孙荣轩做好打算,于一个周末回到乡下,先找到一个本家堂哥,让他放出售房的消息去。

当天晚上,他把一间房子收拾干净,住了下来。说实在的,到了真要卖房这关头,心里还真是有些舍不得。父母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这里的山山石石、花花草草他都是那么熟悉。可一旦卖出去,自己家乡的这条根就算彻底断了。想到这些,孙荣轩心里空荡荡的。

忽然,孙荣轩隐约听到西面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哭声。他心头一怵,侧耳去听时,却没有了,可能是听错了。

他翻个身,正要入睡。女人的哭泣声又传来了。这回,他听得很清楚。孙荣轩头皮开始发麻,怎么回事呢?只听那哭泣的女人边哭还边诉说着什么。孙荣轩脑海中浮现出儿时的一幕:自家屋后的那家邻居,男人特别厉害,动不动就打骂女人。那家的女人就像这样哭诉。想到这,孙荣轩不再害怕,安然入睡。

第二天早晨,本家堂哥派儿子过来请孙荣轩过去吃早饭。路过屋后,邻居家的院子里竟然满是荒草,门户紧闭,显然很久没有人住了。一问侄子,才知道:这户人家的老两口两、三年前就被接进城里享福去了,院子已经空了很久。

孙荣轩嘴唇发干,心里隐隐发慌。到了堂哥家,他把自己的疑惑告诉堂哥。堂哥笑道:“没事。你如果害怕,今晚就让小三子陪你过去睡。”

当晚,孙荣轩叫上侄儿小三子一起住到老屋。小三子白天玩累了,一躺下就呼呼入睡。孙荣轩辗转难眠。起初,他注意着西面屋子的动静,可一直没听到什么。快至子夜时分,他正欲朦胧睡去,西面屋子里又传来女人的哭声。孙荣轩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轻推一下小三子。小三子含混地“嗯”了一声,翻个身又呼呼地睡去了。他试着叫了几声,小三子也不回应。

孙荣轩本想不去理睬,可是西面屋子里的哭声越来越响。他趴在窗子上一看,西面屋子里有朦胧的灯光射出来,有人?

孙荣轩壮着胆子下了床,轻轻推开门,来到哭声传出的屋子门外。

只听一个女声哭着说:“我们以后上哪去呀?”

又有一个苍老的女声道:“是呀,怎么办呀?”

一个男人安慰道:“别哭了,办法总会有的。”

孙荣轩心想: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未经允许住进了我们家。他推门进去。屋子里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正在安慰女的。见孙荣轩进来,吓了一跳。

孙荣轩生气地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私自住进了我家?”

那中年妇女半掩着脸抽泣着:“我们不是人,而是鬼魂……”

鬼魂?孙荣轩仔细一看,果然,这对夫妇脸色苍白,浑身上下竟无一丝人气。他吓得后退几步。

中年男人道:“你不用怕。鬼也有善鬼和恶鬼之分。我们不会害你。我们原来是住在城里的。近几年城里的房价大增。房地产商发了疯似的征地。我们的墓地被夷为平地。我俩无处可去,流落至此。有一对乞丐夫妇将这间空屋租给我们栖身。可是昨天,听说你要卖掉这几间房子。天下之大,我们也再没个去处,恐怕又要过漂泊的日子,所以在此伤心……”

孙荣轩大着胆子问:“我听见还有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她……”

男鬼道:“她在你的身后。”

孙荣轩一回头,两张苍白的脸猛然出现在他面前,着实吓了他一跳。原来是一对老年鬼夫妇。看看他们似乎也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孙荣轩心里安然了许多。

老妇人说:“我们夫妇是对面东屋的租户。这两天,你来了,我们被你的阳气所迫,不敢进屋,就躲在这里。”

孙荣轩说:“这屋子是我的。你们说的乞丐夫妇凭什么租给你们?”

中年男鬼道:“我们来时,乞丐夫妇二人就住在这里。房子转租给我们后,他们就离开了,四处乞讨生活。我们也不知道其中的隐情。”

他们是谁?一对乞丐怎敢转租我的房子?他对男鬼说:“你们可以想法让我见见他们吗?”

中年男鬼为难道:“他们四处行乞,不好找。不过,我们找找看。你明天晚上再来吧。”

这时,天慢慢亮了。两对鬼夫妇的影子慢慢淡了,他们静静地离开了。

孙荣轩疑惑了一天。晚上,他迫不及待地来到西屋。两对鬼夫妇都在。中年男鬼道:“乞丐夫妇我们找到了。但是他们不想见你。”

“为什么?他们是谁?你们带我去吧……”孙荣轩急道。

四个鬼为难地对视了一下。

“我必须弄清其中的原委。如果你们带我去,我就不卖掉房子,让你们栖身……”

“真的?”中年女鬼惊喜地问道。

孙荣轩郑重地点点头。两个男鬼还是有些犹豫,但经不住两个女鬼的催促,只得勉强答应了。

两对鬼夫妇带着孙荣轩向庄子外面走去。穿过一片树林,走过一块田地,来到了一座水泥桥边。

四个鬼向孙荣轩一示意。孙荣轩走向一个没有流水的桥洞。里面果然有一对乞丐夫妇。他正要上前质问,却突然呆住了:乞丐夫妇看他的眼神竟是那么熟悉。

他颤声道:“爹,娘。你们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老两口眼中含着泪水,说:“孩子,这几年你过得好吗?好久没有见你了,我们想你了呀!”

孙荣轩泪流满面:“爹,娘。你们……”

老年男鬼上前道:“孩子呀,三年前,一场大水冲垮了你爹娘的阴宅。二老无奈,回到了生前的阳宅里,可日子同样过不下去,只得把房子租给我们赚几个钱。他们就这样将就着过日子。今天晚上,我们找到他们时,他们怎么也不来见你,怕你见了难过……”

中年男鬼说:“你进城了。可也不能忘了祖宗忘了根呀。听你爹娘说,三年来,你一趟老家也没回来过,也没给他老两口上过一次坟呀。你住在城里,你安心吗?人啊……良心啊……”

孙荣轩的娘说:“你们别说了。孩子有他的难处,我们不能拖累他呀……”

孙荣轩愧疚难当,“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多少次了?不知多少次了,他听到父母说这句话。上完大学,自己分到了城里时;自己结婚时;有了孩子时,父母都是这样说的。如今,阴阳两隔,父母依然是这句话。

是呀,爱你的人,即使他做了鬼,也会依然那样地爱着你,依然那样地理解你。

可是自己呢?自己简直就不是人。每天忙于应酬、忙于工作,从未想起过年过节的时候回来祭奠一下自己的父母。

他知错了,把头深深地叩向那片曾经养育过自己的乡土……

以后几天,孙荣轩回了一趟城,借来一些钱,请人重修了父母的坟墓。坟墓修成那天,他给父母烧了很多很多的纸钱。

祖屋他也没卖,不单单因为他对那四个鬼的承诺。他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走到了人生的尽头,让他感到有所羁绊的依然是自家的那座老院子,而不是那间被称为“某单元某号”的水泥笼子。老宅永远系着他的“根”,永远是他灵魂栖息的地方。

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

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第三篇-手链惊魂

下班后,周易通走进本市最有名的珠宝行“翡翠轩”,迎面碰到老板黄钱多,正牵着性感得让人喷血的美女出来。他刚想转脸避讳,黄钱多倒不在意,小眼一眯,笑呵呵地跟周易通打招呼。现在的人真薄情寡义,老婆患病死亡还不满一个月,他就跟美女打得火热。

明天就是老婆的生日,周易通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能买得起的礼物。他垂头丧气地走出“翡翠轩”,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先生,你买铂金手链吗?比里面便宜多了。”周易通抬头一看,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拦在了他面前,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墨镜男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白色的铂金手链,对他说:“这个可是正宗的铂金,价钱不到里面的一半,跟里面卖的东西完全一样,不信你可以拿到里面问问。”周易通犹豫了一下,问他为什么要卖?那人叹了口气说:“我买来送给女友做订婚礼物的,可现在用不着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周易通半信半疑,可又舍不得这个好机会。那人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诚恳地说道:“我把手链交给你,你到里面问问,如果是假的,可以不买!”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周易通拿着手链,并没直接让售货小姐鉴定真假,而是问有没这样的手镯?售货小姐接过手镯看了一下,说这是她们珠宝行专卖的首饰,让他去专柜看看。周易通心中有了底,看过价格后,他掏空了身上的钱财,买下这只手链。

前两天,周易通因琐事跟老婆刘莉吵了一架,直到现在老婆也没有原谅他。老婆早想买个手链,因为手头紧,一直没买。这次他要借助生日礼物,缓和两人的矛盾。回到家,果然不出他所料,老婆见了手链,非常喜欢,戴在手上舍不得退下来,于是就原谅了他,以至于周易通提出从明天开始出差半个月,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很快半个月就过去了。傍晚时分,周易通回到家,第一眼看到刘莉,让他大吃一惊。原来那个面色红润、精神饱满的老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容憔悴、双目红肿的妇人。周易通不明白,短短半个月,老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心疼地问老婆怎么了,刘莉挤出一丝微笑说:“没什么,这几天太累了,吃不好睡不香,所以才这样。”周易通建议老婆到医院去检查,刘莉盯着他看了好大一会儿,才略显生气地说道:“我又没病,查什么!”

见老婆这么说,周易通也没再坚持,他看到老婆手腕上的铂金手链不见了,就问她怎么没戴,刘莉说戴它做饭不方便,收起来了。出差这些天不容易,连个安稳觉也没睡过,吃过晚饭,周易通洗洗澡就睡了。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他因为内急,醒来后刚想去卫生间,却发现老婆不见了。他以为她也去了卫生间,就静静地等待。可他一等二等,迟迟不见老婆回来,周易通忍不住了,只好去卫生间方便。卫生间的门虚掩着,里面灯并没亮。方便之后,他才感到不对劲:老婆哪去了?

他焦急地连声呼喊,却始终不见回音。周易通看了一下挂钟,已经午夜十二点了,老婆能去哪儿呢?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逐个房间搜寻。所有的房间都没有她的身影,就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刘莉竟然从阳台上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周易通刚想抱怨老婆几句,可她的走相却让他大吃一惊,与其说是走还不如说是“跳”,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再加上她一身纯白色的睡衣,活脱脱就是电影恐怖片里的“僵尸”。若不是在家,说不定周易通早就逃之夭夭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汗毛倒竖。为了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易通喊了两声“老婆”,刘莉依旧充耳不闻,好像他根本不存在。突然一个词在脑海中闪现:“梦游”,难道老婆患上了梦游症?周易通听说梦游症患者梦游时很难唤醒,为了不强行唤醒给她造成很大的心理负担,他让开了路。

刘莉前面走,周易通后面跟。到了卧室,刘莉往床上一躺,很快就进入梦乡。老婆怎么会突然得了这种怪病,周易通躺在床上辗转难睡。第二天早上,他拐弯抹角地向刘莉询问了半天,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吃过饭,周易通去公司报到。交差后,因为担心老婆,他请假去了医院。路上,一个高个子男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他,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医生告诉他,刘莉的梦游症可能是过度劳累引起的,不需要治疗,只要合理安排休息避免紧张焦虑就会好的。回家路上,那人依然不紧不慢地跟着他,周易通故意在街上兜圈子,几次都没有甩掉。

到了家,周易通为了舒缓老婆的压力,抢着做家务,还不时说笑话逗老婆开心,但刘莉依然心事重重。吃午饭时,刘莉问周易通铂金手链的事,周易通怕漏了底老婆不高兴,就信口开河起来,说他费了很多心思,亲手为她挑选的礼物,手链是他全部的爱。今天的刘莉好像跟以往判若两人,周易通说的越好听,她的脸色就越难看。他很想问老婆是怎么回事,可一想到医生的嘱咐,也就没有张口。

晚上,在周易通的劝说下,刘莉早早睡了觉。朦朦胧胧中,一个白色的人影飘到周易通跟前,长长的头发遮住脸面,看不清面目。“见鬼了”,他心中一紧,急忙想站起身来,可无论他如何使劲,手脚却纹丝不动。白影慢慢低下头,透过浓密的头发,周易通看得清清楚楚,那人只有一只眼睛长在额头,嘴里两只獠牙锋利无比,血红的嘴巴越张越大,很快就布满了整张脸。周易通吓坏了,他猛一激灵,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原来是做了一个噩梦,周易通长出一口气,刚想用手去揉眼睛,发现两手竟然被绳子捆在了一起。他挣扎着想坐起来,却看到老婆正站在床头,两眼直愣愣地望着他,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表情。老婆梦游症又犯了,周易通不忍心让她受到惊吓,就没有呼喊。他正想翻身起来,刘莉一只手突然扬起来,那把锋利无比的切菜刀被举向头顶,周易通魂飞魄散,用颤抖的声音喊道:“老婆!老……婆!你怎么了?我是你丈夫啊!你可千万不要……砍呀!”刘莉没有一点反应,手中的菜刀狠命地向他砍来。周易通没想到老婆会真砍他,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他无可奈何地闭上了眼睛。

十秒之后,周易通并没有感到疼痛,睁眼一看,老婆已经收起菜刀,慢慢转身去了厨房。周易通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见刘莉离开,他赶紧用牙咬开手上的绳索。大约过了两分钟,刘莉回来,翻身上床,呼呼大睡起来。

周易通哪敢再睡,起身到了卧室,一直坐到天亮。等刘莉起了床,他就把这两天遇到的怪事全部告诉了她,并要求刘莉立即去医院检查治疗。刘莉听了,沉默了片刻,淡淡地说道:“咱们离婚吧,这种病很难治,我不想连累你。”周易通一听,深情地说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刘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边哭边说:“你差点儿要了我的命!”周易通一边安慰她一边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莉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给弟弟打了个电话。很快,在研究所工作的弟弟赶来,他看到周易通,两眼瞪得很大,模样甚是愤怒。没等周易通发问,他就凶巴巴地说:“你的铂金手链有五个珠子里暗藏着致命放射物质,差点儿要了我姐的命,你为什么如此狠毒?要不是姐姐拦着,我早就报警了。”

周易通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老婆的憔悴并不是劳累所致,而是受辐射所致,她的“梦游症”是为了试探他是不是真要害死自己。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周易通对妻弟说:“戴上铂金手链,我们一起去警局。”

到了警局,周易通把买手链的事向警察和盘托出,他提供了卖手链人的照片,当时为了防止买到假货而偷偷用手机拍下来的。警察根据线索,很快抓到了卖手链的人。卖手链的人交代,他是个盗墓贼,手链是他从一个刚下葬不久的妇女坟墓中盗出来的,放射物质不是他放的。

通过调查,警察破获了一起谋杀案,一个人竟然用这个铂金手链杀害了他年老色衰的妻子,让周易通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杀害妻子的凶手竟然是他的老板黄钱多。

以上就是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