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长篇大全3篇

本文3个鬼故事长篇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长篇恐怖鬼故事29篇、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哄女朋友睡觉的长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长篇大全

鬼故事长篇大全第一篇-坟村疑云

我家祖上姓罗,世代盗墓。我们所在的村子是一庞大的同姓家族,也都靠祖先心口相授的风水阴阳、夜探古墓之术为生。按理说秘术世代代传,但奇怪的是父亲从小忌讳我接触这些魑魅魍魉牛神杂术,叫我一心钻研学业。而我最终成为了这个村子唯一飞出去的大学生。

2012年9月13号这日,我正在省城大学报到,却突然传来了噩耗——老乡的村子突发泥石流,村子瞬间被乱泥吞噬,家父不知去向。

好似霹雳炸雷在头顶炸响。

我怀着焦急而复杂的心情,马不疲蹄地赶回老家。在县城花几张红票子请来当地的“鬼猪头“王二麻子这个大胖子和我随行引路。

9月15日,跋涉了一天,天色已暗,我们赶到离村子只隔几个山头的黑湖边。夹带着疲惫的潮流,两只腿象灌了铅,摇摇欲坠的骨架一下子瘫倒在软泥青荇上。

梦里,盗墓村的远处模模忽忽又是“婴婴”的啼哭,夹带着绝望的呼嚎,眼前是一片乱尸横野,流血成河,无数两眼蛊红的恶狗疯了一样发出嘶力的咬叫,在尸体上窜来窜去,甚至成群的撕咬着尸体,如麻如毛的尸蹩虫从恶狗和表情木白的人们的口中钻出来,看得我一阵的翻浆倒海。

火光,嘶鸣,行尸,还有远处影影绰绰的黑影,好象在对我发出无限的召唤,好象来自灵魂深出的渴望和欲求,把我的神魄引到无尽的深渊里……

一惊而醒,只有一轮白的可怖的月亮。

王胖子做在旁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说:“怎么着,哥们,做梦娶媳妇了?怎么虚汗直冒啊,肾不行啊!哈哈,要不我去湖里给你打两条肥鱼来补补。”

我没有理会他,从包里取出照片,审量起来,照片上,阴韵的夜气里站着一个断了左臂的人,脸上血肉斑斑,右手紧抓砍刀,他的脚下是一条惨死的疯狗,正是和梦中一样——狗瞪圆的红眼在照片上格外醒目。

而狗的旁边立着一块陈腐大碑,赫然写着“盗墓村”。

正在我全神贯注地看着照片,突然,一阵阴风袭来,寒得透进骨头里,余光里,似乎远处湖边的罂粟花丛里闪过一个白影。

刚才还打着哈哈的王胖子一下魂都丢了,小声嘟囔着:“他……他奶奶的,你看见那个是什么玩意没有?”

我的心一时也虚起来,道:“我咋晓得。”

这时,远处又传来熟悉的“婴婴”的啼哭,好象是个小女孩在断断续续的抽泣。

王胖子一下脸白了大半,说:“他奶奶个熊,早晓得当初我就不该贪那么点钱,和你来这个鬼地方。我早就告诉过你,这个地方是是非之地。闹鬼啊!我胖哥可不想为了几张毛泽东摊上这条肥命啊”

我白他一眼说:“去你的,别在这装神弄鬼。你哥我在这村子活了十几年了,怎么就没见过什么牛鬼蛇神。倒是你这胖子在这神神叨叨的。”

“嘿,你是不听棺材响不掉泪,告诉你…”一看我这冷笑不信的样子,反而突然激起了胖子的倔脾气,跳起来说:“不是跟你吹。就在25年前,25年前!我…”

我打断他说:“得了得了,谁听你在这胡侃。25年前你还在你爹裤裆里”

他却更来劲了,说:“不……5年前。5年前,那时我在这一片偏林里采珍贵野药讨日子,有一次,和同伴瘦子同行来这采药时,突然下起了弥天大雾,有路难回,天色又晚下来了。我们只好找地方寄宿。这附近,只有一个诡异神秘的盗墓村。当我和瘦子摸雾摸黑到那个村子时,你猜我们看见了什么?”

我不耐烦地说:“别故弄玄虚的,不就是一个村子嘛。”

胖子的神色突然紧张严肃起来,好象回到了一种不安暧昧的氛围里,说道:“放他妈的蛋,要是能看见什么叫好了!——什么都没有!我们到那的时候雾气已经消散,我们一看就楞了,哪有什么村子啊,只有一个大得无边的黑湖!百十户人的村子一下子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只有那个‘盗墓村’大碑还立在湖边!”

我听了心说好笑,我就在那个村子土生土长了十几年,村子消失过我咋会不知道,只当是胖子胡扯,但同时也对他讲的故事感兴趣起来,鼓励他继续讲。把他说的片段断断续续地在脑中拼接起来。

胖子和同伴一看到这黑湖就吓傻了,愣了几分钟,定神才发现远处湖中央仿佛荡着一叶小船,透出幽幽的暧昧的红光。

胖子心想,荒郊野外的,总算是看着个活人了。那肯定是哪家打鱼的船夫。于是大声地招呼小船,可喊了半天却没有一点动静。

胖子想,不买爷爷的帐就算了,爷爷自己游过去,先讨条鱼吃再说。

于是胖子瘦子二人拖着疲倦的身子向船游去。

湖水黑不见底,还散出浓烈的腥臭。鬼大爷鬼故事。

等游到了船边,胖子才发现,哪有什么渔夫啊,只有一条破败断船和半段船橹。

而反出红光的竟然是船上一个巨大浑浊的晶体,呈长方形大块,外面乳白稍泛青,里面隐隐地透着……蠕屈着一个红色的不知名的邪异的影子,似人非人,似蛇非蛇,看不真切。

瘦子说:“革老子!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龙蛋吧。”

原来此黑湖本隔盗墓村而卧断壁山下,面指天罡,背制地煞,所连迤俪曲径通幽,正是龙穴所遏之处,水源活而不竭,千年不旱,小城里早就有这么一个传说,因为此湖里伏有黑龙,所以这条湖才得以常年盈满。

再说胖子听瘦子说完,对他脑门心就是一掌:“你家的龙蛋长得那么得瑟啊?”

话是如此,但胖子心里也有几分虚惧和疑惑,对着晶体左右打量,里面的红光透出阵阵不安的暖热,又好象有难以名状的蛊魅吸引着胖子靠近。

“你看!”胖子突然大叫一声说:“这里面的红影会变。”

果然,瘦子凑近仔细一看,里面的红光好象在慢慢地蠕动着,变幻着奇怪的型状,弥散出奇异的暖香,渗进人的毛孔和血管。

“哈哈,我就说那是一个龙蛋吧。你看,这他妈和你在你娘的肚子里的时候是不是一个款式……”

瘦子说着,两人才觉得脑袋发涨,好象困意缭绕成烟雾久久盘旋在身体里,身子软得像一瘫泥。恍惚之间就没有了意识,倒在船上。

等胖子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血日残照,他惊异地发现,自己竟然躺盗墓村中,水泥地踏踏实实,周围像死了一样没有一点声讯,而昨天的那片湖和船早已无影无踪!

胖子晓得越慌越乱,想自己肯定是昨天酣睡大梦,聊以安慰自己后镇定下来,再往前一看,“盗墓村”的大碑立在远处,自己现在正是在村子的中央位置!

他越想越乱,想一定是他妈的被周公给涮了,正想着,才猛地记起瘦子呢,他回头一看,才发现昨晚的那个大晶体上贴着一张血脸,正瞪着自己,肉筋模糊,皮一抽一搭……

而瘦子,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鬼故事长篇大全

鬼故事长篇大全第二篇-夜半实验楼(上)

不记得什么时候来到的实验楼,或者说,我已经记不得是怎样来到实验楼的了。

那时应该是12点以后了吧(我所以这样确定是因为我是用自己的钥匙打开的侧门,而一般实验楼是11:30关门)。因为在楼外的小林子里已经吐过了,所以那时我已经清醒了不少,我扶着楼梯一点一点地往上走,脑袋里象有一个转盘在飞转,心里却象有一把刀在慢慢地割着我的心。

"完了,全都结束了。"我梦呓般痴痴地念着,摇摇晃晃地走上了三楼。几个小时前溪茹那平静的表情一直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你摔完了吗?我可以走了吧?"溪茹那双美丽的弯月眼平静地看着我,没有任何内容,甚至连轻蔑都没有。"滚。"我转过头去,盯着地上四分五裂的酒瓶和琥珀色的液体,那是我的心和血。溪茹刷地从座位上站起,头也不回地向门口走去,嗒嗒的皮鞋声象踩在我的心头一样,每一声都让我颤抖。在房间的门把开始转动的一霎那,我突然无法控制自己地大叫一声:"溪茹!",那股压抑了许久的感情的潮水象海一般漫过我的头顶,我的双腿不由自主地抖动,我的周身热血沸腾,我眼前的视线忽然一片模糊!那个苗条的身影只是停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地打开了房门,外面的吵杂声一下子涌起了这小小的客间,随着咚的一声门响,一切又归于平静,只是房间里空荡荡只剩下我一人。我的内脏仿佛一瞬间全被掏空,突然喉头一酸,泪水终于冲破眼眶的束缚,扑簌扑簌地掉了下来。我精心看护了四年的爱情,就这样结束在泪水中。

"完了,结束了。"每念一句,我就在自己的心口上划了一刀。我毫无知觉地游过漆黑的走廊,寂静的四周中听得见自己酸楚的心跳。好在我还记得我的实验室是走廊的最后一间,绿色的双开门在窗外透进的一点萤火中发着碧色的微光。

我花了十分钟用钥匙打开门,习惯性在伸出手在门后的墙上摸到了壁火,轻轻一叩,一阵嗡嗡声飞过,除了最里面的一盏,所有的日光灯都只在两端发出一点红色的光。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小鼠气味。我走到一个笼子前,笼子里几只小鼠挤在一起惊恐万分地望着我,全然不懂我眼神里的温柔。我宁愿是它们中的一员,如果笼子里没有失恋的话。满装着设备的柜子、一张长长的桌子、几把破旧的椅子、空放着的手术台、还有一把不知谁扔在那里的手术刀,处处充满死一般的寂静。我颓然坐下,心底翻起恶心的感觉。一切都已没有意义,我为什么活着?我悲哀地想着,要喝酒的想法又一次占据了我的头脑,我下意识地四处寻找着。

就在这时,我是指,就在我的眼光扫过门口时,那打开了一边的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影。在这夜半的实验楼里竟然会有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里,如果我头脑清醒地话,我一定会吓一跳的。可是我血管里的酒精烧掉了我的每一个意识,现在我只记得那是一个男人,四五十岁上下,高度和我近似,穿着一身白大褂,脸色苍白,眼窝深陷。

我向他挥了挥手:"有酒吗?"

他向我走来,随手从柜上拿下一个杯子,放到我的面前,一股啤酒的香气直冲我的鼻子。他的动作显示出他对这个实验室很熟悉。我惊奇地拿起杯子,啤酒的气味呛得我咳嗽了一声,于是我放下了杯子,用醉汉的眼神望着他,记忆告诉我,在这个实验楼里我没见过他。

"怎么不喝?"他看着我,皱了一下眉头,在我的身边坐下。

如果你们有谁有过喝醉的经历的话,你们一定明白我这时的心态。一个喝醉的人,如果没有人理,一般是不声不响,但一但身边有了一个人,他一定会表现得丑态百出、语出伦次。个中原因大概只有心理学家说得明白吧。

我蠛斜着看了他一眼,摇着头对他说:"你知不知道我很难受?"

他静静地看着我,点了一点头:"我看出来了。"

看着他平静的表情,我心底的悲伤突然蠢蠢欲动,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种交谈的欲望,让我把这半年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痛苦都倾泻出来。

"溪茹她走了。"我的喉头又酸涩起来,眼圈也渐渐发热。"她和那个帅哥去北京了。"说这句话时,我几乎哽咽失语。

"你被你的女朋友抛弃了。"对面的他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深陷的眼窝中闪着点点灯光。

"我们谈了四年恋爱呀,四年哪。"我向他伸出四个手指,"人能有几个四年哪?"

"是啊。人生能有几个四年哪。"他重复着我的话。"你爱她?"

"我爱她胜过我自己的生命。"我的眼前又渐渐模糊起来,四年中的一幕一幕电影般闪过我的脑海。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她抛弃四年的一切就象扔垃圾一样,把所有的爱都退给我,让我独自承受。

"她和别人好了?"

我点点头:"一个北京公子哥,除了会说、长得漂亮点儿、家里有点臭钱,一无是处。"

"她爱过你吗?"他的这句话在我心窝里狠狠捅了一刀,我抓住面前的杯子,死死盯着杯里面的酒:"我相信在去北京实习之前,她是爱我的。这不会错的。"

"善变的女人。"他叹了一口气:"喝口酒吧,喝了你就会好受一点。"

我楞楞地望着眼前的酒,就要往嘴里倒。可是就在这时,我的胃里突然升起一阵逆流,直冲到嗓子眼,我"哇"地一声吐了出来。白色的泡沫一下子覆盖了面前的桌子,包括那杯酒。

我听得见他不悦地"啧"了一声,又咳了一声。

我没有管那么多,这时我已经虚弱得无力抬头了,我把头伸进桌子底下,痛苦地说:"我现在活着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我本来指望和她共渡一生的,我们本来要养许多小孩儿的。"想起两年前的这句话,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呜呜地哭了出来。

那个声音从我的头上传来:"其实活在这个世界是很痛苦的,所有的事都和你设想的完全相反。失恋算什么?你往后走吧,越走痛苦的事越多。你参加工作,领导不赏识你,同事排挤你;你交朋友,朋友背叛你,朋友利用你;你想安心活到老?一过六十,什么病都来了,一般的病还好,若得了癌症什么的,疼也疼死你。"

"是啊,活着就是遭罪。"我附和了一声。

"我一看你就知道,你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那更惨,将来一关一关地多着呢,你失个恋就这样了,以后更难说了。"

听着他的话,我的心仿佛掉进了无底洞,在无边的黑暗中坠落。

"孩子,别哭了。"他的手放在我的背上:"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我受的罪比你现在的要多上十倍,惨上百倍。你要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没动。他继续讲下去:"很多年前,我就在这所实验室里任主任了。我那时是这个学校最年轻的副教授。本来我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女儿,我的生活过得美满自在。可是,就在有一天,一个我一直信赖的朋友向领导揭发我有叛国行动。根据就是平常聊天中的一些不注意留下的话把儿。他们搜了我的办公室,搞出了一些英文资料当成秘密文件交给上级,又到我的家搜出了我的日记,在上面找出了更多的反动语言。正好当时上面需要一个右派的典型,于是我被打成了右派,关到监狱里审得死去活来。我是一个搞学术的,根本受不了这种折腾,只好交待了我的所谓问题,更让我受不了的是,我的妻子,那个我曾经最爱的妻子竟然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婚!后来我才知道,她的新丈夫竟然就是告发我的那个朋友!"

我抬起昏沉沉的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根本没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反右倾应该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而讲话的人现在应该已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了!

他看着我,深陷的眼窝中有一丝深遂的光:"伤心之后,经过仔细考虑,我选择了解脱,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烦恼过,什么背叛,什么痛苦,都与我无关,我自由了。"

我迷茫地看着他,不知他在讲什么。

他仔细地盯着我,小心地说:"你要不要知道我是怎么解脱的?"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那种恶心的感觉又一次浮了上来,让我欲吐不能。

他拉过我的手,我跟着他从坐位上站起,我们一起走到了手术台边。他从手术台上拿起了那把手术刀,锋利的刀锋在日光灯下忽明忽暗地闪着。

"你拿着。"他拉着我的手,把刀交在我手上。"这样,轻轻一……划。"

鬼故事长篇大全

鬼故事长篇大全第三篇-惊魂录音

1.室友

我的室友陈曦是个很奇怪的男生,他性格孤僻,沉默少言,平时总是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情,很少和我们交流。和我在同一个寝室住了这么久,我们甚至完全不了解对方。

但是,这种情况从上个星期三开始,有了巨大的转变。

确切地说,这种转变,是从上个星期三的夜晚出现的。当时应该是深夜十一点左右,我睡得比较早,已经沉浸在了梦乡之中,突然,有人把我给摇醒了。

寝室的灯已经关了,我睁开眼睛,只能借着窗外的月光,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人影站在我的床前。

“你去不去‘407寝室’?”听到人影的声音,我马上就确定,他就是陈曦。

其实,我们所在的楼层,根本没有“407寝室”,所谓的“407寝室”是一个废弃的公共卫生间,它比较靠近406寝室,所有我们把它戏称为“407寝室”。陈曦半夜把我叫醒,显然是想让我陪他去厕所,这和他的性格完全不符。我略略感到有些奇怪,没有多想,就拒绝了他。

三分钟后,即将再次进入梦乡的我,忽然完全清醒了过来——因为我发现了这件事的奇怪之处。

“407寝室”之所以废弃,那是因为各个寝室的卫生间都加装了卫生设备。换句话来说,陈曦是没有必要去那里上厕所的。

他为什么会让我陪他去一个废弃的卫生间昵?

这件事虽然奇怪,但我没有深思。谁知道,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从那天晚上开始,接下来的几天深夜,陈曦都会叫醒我,问我同样一句话:“你去不去‘407寝室’?”当然,每次我都拒绝了他。

直到昨天晚上,我才发现了陈曦行为的恐怖之处。

昨天晚上,同样是十一点左右,陈曦再次把我给摇醒了。这次,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就翻身继续睡觉了。

当我闭上眼睛十秒钟之后,我忽然尖叫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慌忙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只见明亮的灯光下,根本就没有陈曦的影子。

我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害怕呢?那是因为就在当天,我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搬出了寝室。陈曦把我摇醒的一刹那,我迷迷糊糊之中,以为自己还住在寝室里。

额头一下冒出了冷汗,我战战兢兢地扫视了一下房间,只见门窗紧闭,根本不可能有人进来。一刹那,我想到了一个让我后怕不已的可能:这些天来,一直在深夜摇醒我的人,根本不是陈曦,而是有一个东西假扮了他。如果我真的和它去了“407寝室”,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再也忍受不了,拿出手机,拨通了室友白晓祥的号码。 白晓祥和我的关系比较好,在这巨大的恐惧之中,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

二十分钟后,白晓祥坐在了客厅里,他皱着眉头盯着我,听我说完了事情的经过。

当他听我提到我打开灯之后只是检查了一下门窗,忽然脸色一变,直起腰压低了声音:“你有没有检查别的地方,比如说床下?”

听到白晓祥的话,我背后一阵发麻——白晓祥的意思是,那个假扮陈曦的东西,有可能还躲在我的卧室里。

白晓祥见到我的反应,就知道我并没有细致地检查卧室,他慌忙向卧室的门冲去,想要把卧室的门给锁上。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卧室的门开了。

2.录音

我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

就在门即将被打开的一瞬间,自晓祥已经冲了上去,把门给锁上了。

做完这件事之后,脸色煞白的白晓祥坐回到了沙发。我们的目光都紧紧地盯着那扇卧室门。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晓祥终于松了一口气,紧张地向我看了过来。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从白晓祥的行为上我已经看出来,他知道些什么。或许,他能给我答案。

白晓祥没有回答我,而是掏出手机,摆弄了一会儿,就把手机递给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我才发现他让我看的,是一段录音。

我疑惑地点开了播放键,很快,手机里传来了几个男生说笑的声音。录音的音质比较差,根本听不清录音里的人在说什么。

白晓祥为什么让我听一段根本听不清内容的录音呢,这和我的遭遇有什么关系?

我越听越觉得迷惑,录音结束之后,我奇怪地看向了自晓祥。

“你有没有感觉这段录音似曾相识?”听完录音,白晓祥顺手把手机放在了茶几上。

经白晓祥这么一说。我居然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感觉。犹豫了一下,慌忙说:“这段录音,好像录的是某个寝室室友间互相嬉闹的声音……”

“对!这段录音,录的就是一间寝室的声音,”说到这里,自晓祥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不过,它所录的寝室,是‘407’寝室。”

我大吃一惊。

我已经说过,“407寝室”根本就不是寝室,而是一个废弃的公共卫生间,怎么可能会有人在里面嬉闹呢?

“这段录音,是住在我们宿舍楼的一个男生录下的。有一天晚上,他无意中听到‘407’寝室里传出奇怪的嬉闹声,当时正是深夜,那声音又非常怪异,男生马上就断定,发出声音的东西,根本不是人!”白晓祥叹了口气,继续说,“可是,当他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谁也不相信他的话。这个男生是个非常好强的人,他决定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于是,在某一天夜里,他悄悄在‘407寝室’藏了一支录音笔——可是,听到录音的人,还是不相信他的话。因为这段录音里的嬉闹境况,太像是在普通寝室里发生的。男生更加生气了,他决定做一件更大胆的事情,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那个男生在某一天深夜,守候在了“407寝室”的门前,当里面再次传来嬉闹声的时候,男生壮着胆子,向里面看了过去。

“他看到了什么?”我颤声问。

“你应该已经听出来了,录音里发出声音的,一共是三个‘人’。可是,男生却看到‘407寝室’里一共有四个‘人’影,其中三个‘人’影青面獠牙,显然是三个鬼魂,而第四个‘人’影,却背对着他。这四个‘人’影一动不动,男生看到它们的时候,那三个鬼魂还在发出嬉闹的声音,他马上就发现,自己所录下的声音,就是这三个鬼魂的声音……”

男生吓得昏倒在地。后来,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第四个“‘人’影,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和那三个鬼魂不同呢?在他的内心深处,问题的答案似乎触手可及,可是,他始终无法找到答案,因此耿耿于怀。

白晓祥苦笑了一声,继续讲述:”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想到了答案,答案就是:第四个‘人’影,根本不是鬼魂,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在自晓祥讲述的过程中,我唯一能够明白的是,”407寝室“住着鬼魂,根本不明白故事里的那个男生为什么会对第四个‘人’影那么好奇。当听到白晓祥最后的那句话时,我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那个男生是怎么断定第四个人影是活生生的‘人’的?“

以上就是鬼故事长篇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长篇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3507 Second.